(独家)《夏夜微凉我亦忧伤贺严印夏光》by一叶知秋小说免费章节部分阅读

发布时间:2018-11-08 17:30

在闲暇之余,我们都喜欢找点事情来做,渡过这段悠闲时光,而看小说就是很多人喜欢的方式,看好小说更为重要。今天小编为大家推荐的是由作者一叶知秋所著的《夏夜微凉,我亦忧伤》这本小说剧情精彩,对主角贺严和印夏光的描写生动形象,是一本不可多得的精品都市虐恋类小说。

夏夜微凉,我亦忧伤

推荐指数:8分

《夏夜微凉,我亦忧伤》在线阅读全文

夏夜微凉,我亦忧伤005 冷漠

崔律师拉着我的手并且轻轻揉搓着。

他不断的在跟我说:“要听话,知道吗?”

我知道,如果不听话,他一定会送我回去。

最后,他停在一道门前,转过身来看着我,打量一番过后,他取下了我头发上的皮筋,不断的抚摸着我的头发。

我鼓起勇气看着崔律师怯生生的问:“这是哪儿?”

崔律师明显愣了一下,他摸着我的脸说:“一个好玩儿的地方,只要你听话,我就会有很厉害的机会,一旦有钱了,我就给你买衣服穿。”

我听不太懂,可是崔律师将我孤儿院带走,那个可怕恐怖的地方,那么我就相信崔律师。

开门的是一个大腹便便的中年男人,他身上穿着浴袍,手里还拿着一杯酒。

我听见他说:“我他妈等半天了,干什么吃的你!”

崔律师似乎很怕这个男人,他点头哈腰的道歉,还将我拉扯出来,他说:“不好意思,李老板,路上出了点儿事情,喏,等待是值得的,这就是我跟你说的那个……你懂的。”

李老板略微低下头看向我,突然大笑了两声。

他拍了拍崔律师的肩膀,语气十分满意的说:“真有你的,你说的没错,是个美人坯子,放心吧,你的要求我都记着!”

李老板再三打量了我几遍,最后他小声说:“是雏儿么?”

崔律师点头如捣蒜,然后将我推了过去。

“夏光,听李老板的话,他让你干什么你就干什么,等下我来接你。”

那个时候我不知道雏儿是什么意思,更不知道李老板要对我干什么。

可是李老板将我拉进房里后,就关上了房门,我猛的转过身想叫崔律师,可是李老板狠狠的拉扯住我的后领子。

我意识到事情不对了,意识到我可能有危险。

李老板力气很大,他只是稍微用力就将我扛了起来,最后狠狠的扔在了床上。

李老板很胖,笑的时候脸上的肉都堆在一起,眼睛小小的,说话的时候,嘴巴里全是难闻的味道。

我撇过头缩到墙角,见我不听话,李老板很生气。

“他娘的,跑什么?你给老子过来,让我检查一下是不是雏儿!”

我摇着头,忽的一下就哭了,可是我不敢哭出声音,我怕这个李老板打我,像我爸一样。

“你给我过来!”他指着我,气的脸发红。

我摇着头,抱着自己的膝盖,眼泪打湿了我身上的粉红色裙子。

“臭丫头片子,给我过来!”

李老板面孔狰狞,我突然想到了以前村子里咬人的狗,它们生气的时候就是这个样子。

正当我失神的时候,李老板猛的一下扯到了我的手,他“嘿嘿”两声,然后用腿压住了我。

我才发现,他的力气是崔律师的好几倍,我根本动不了。

我惊恐的看着他,不由得抽噎出了声音,谁知道李老板一巴掌过来直接打在了我的脸上。

那种痛的感觉,快要麻木了,就好像我的脸已经不是我的了,火辣辣的烧红的感觉。

“哭什么?”

我紧紧咬住牙关,护着自己的胸口,我感觉自己就是待宰的羔羊,怎样的挣扎都是于事无补。

李老板对着我脱去了他身上的浴袍,露出了一个肥囔囔的肚子,肚子下面有一团黑黑的东西。

我第一次看见男人的身体,可是此刻除了害怕我只感觉到一种呼之欲出的恶心感。

李老板试图脱去我的衣服,他肥腻腻的触摸到我的皮肤的时候,我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不知怎么的,我反抗性的叫了出来。

“不要!”

可是李老板抓住我的手,倾下身来,在我脖子上乱蹭。

李老板的头发和胡茬让我感觉很难受,我想挣脱来逃跑,可是李老板似乎看出了我的意图。

“小丫头,你要是不从了我,你知道崔律师会怎么对你吗?”

我哭着摇头,不知道说什么,怎么办,我在想,如果我求救的话,会有人来救我吗?

我不明白为什么李老板和崔律师,他们都这样,突然,我感觉到下身有个很硬的东西抵着我。

我往下看去,发现李老板用手抓着什么,试图送进我裙子里去,我疯狂的挣扎,疯狂的踢腿。

慌乱间,我不知道踢到了什么,李老板捂着自己的下身嗷嗷叫了起来。

我松了一口气,往角落里躲,可是刚刚这下似乎激怒了李老板。

他发起怒来,像一头狮吼的狮子,而我就是他的猎物。

事情发生的太快,我发现自己赤身裸体的时候,好像激活了李老板某种特性。

他笑着看着我,发出满意的笑容,他摸了下嘴巴过后,揪着我的头发。

“放心吧,不会很疼吧,听话啊!”

我已经泪流满面,不停的求饶。

“不要,求求你,放过我,不要……”

然而,这对于李老板来说,更像是调味剂,他摸着我的脸,我觉得下身有什么东西在磨蹭着,而我紧闭着双腿。

就当我觉得自己没救了的时候,突然一阵急躁的敲门声响了起来。

随之而来的是警告的声音:“开门,警察。”

是警察!

李老板的反应比我更大,他像个跳鼠一般,从我的身上起开,然后他捡起了我的衣服扔给我说:“快,快穿上!”

我有点懵,只看见李老板迅速的套上了裤子和衣服,他骂了我一句,也也跟着穿上了衣服,可是衣服已经被撕烂了。

李老板警告我:“问你什么,你都不许说话,听见没!”

我抹去脸上的泪水,然后看着他打开了门,半响过后,我听见李老板吼叫的嗓门儿。

“哪儿来的小屁孩儿,你谁啊你!敢开老子的玩笑!”

不是警察吗?怎么会是小屁孩儿,我小心翼翼的探着头看过去,发现那个所谓的小屁孩儿是贺严,是哥哥!

哥哥看见我了,他比李老板高上一个头,但是更加瘦弱,我好害怕李老板是不是也会对他做什么。

可是贺严哥哥好像一点都不害怕的样子,他低着头,双手插兜,表情十分冷漠。

powered by 带字头像 © 2017 WwW.daizitouxi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