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结局)夏夜微凉我亦忧伤by一叶知秋小说第002章阅读

发布时间:2018-11-08 17:30

总有一些书可以触动我们的心灵,总有一些书可以改变我们的世界,总有一些书可以温暖我们的心,而这本一叶知秋所写的《夏夜微凉,我亦忧伤》就是这样一本书,可以让你感受不一样的心灵洗礼,不一样的世界,陪伴你渡过这个凛冽寒冬。

夏夜微凉,我亦忧伤

推荐指数:8分

《夏夜微凉,我亦忧伤》在线阅读全文

夏夜微凉,我亦忧伤002 让你干嘛就干嘛!

崔律师对我笑了笑说没关系。

我第一次坐小车,崔律师给我系了安全带,然后递给我一张湿巾。

“擦擦脸。”他说。

我知道自己脏的像个乞丐,身上还有难闻的味道,崔律师一定是好人才会带我走。

我擦干净了脸,他把我手上的湿巾扔到了窗外,他转过头看着我的时候,我发现他愣住了。

他似乎有些不相信的样子,不断的揉了揉眼睛,最后居然笑了。

“小姑娘,你叫什么名字?”不知道为什么,他笑的很开心,还不断的上下打量着我。

我咕哝着嘴说:“我叫印夏光。”

我不知道崔律师要带我去哪里。

车子从早上出发,一直到傍晚才停下来。

我看见眼前是一道大铁门,房子高高大大,藏在很多树木后面。

我看着眼前的场景,偷偷的掐了一下自己的手指,好疼!

这不是梦,这是真的,我好像在一个城堡一样的地方。

是不是白雪公主就生活在这里?

崔律师拉着我的手指着一个很高很高的铁门对我说:“以后,这就是你的家。”

我的家?

我跟着他走进去,我愣的不敢出声,甚至呼吸都有些屏着,我不可置信的踩着脚底下干净的路,然后我看到了自己脏兮兮的脚和已经破了洞的鞋子,很是自卑。

我的眼睛充满了对这个地方的好奇和忐忑,全都是些我从来没有见过的东西,亮亮的灯和滑滑的地板,这里比村长家还要豪华。

崔律师上楼给我拿了一些衣服,然后打开了浴室的门,他让我进去洗干净。

我点点头,看着自己发黑的指甲缝,有些不好意思的接过了衣服。

崔律师给我放好了水,然后关上了门,我这才从长久的紧张气氛中缓过来。

这是真的吗?

我摸着冰凉的瓷砖,感受着温热的水,我以前都是自己烧水洗澡,这个世界上竟然还有可以出热水的东西。

从浴室出来,崔律师就站在门外。

我低头看着自己的脚尖,手足无措,身上的衣服大了一号,我穿起来像个偷穿大人衣服的孩子。

崔律师拉着我走上楼,然后打开了一间屋子,他说:“这就是你的房间,喜欢吗?”

我的心里很激动,可是碍于胆小,我不敢叫出来,我只是睁着黑溜溜的眼睛看着这突如其来的一切,可是等我回头时,崔律师却关上了房门。

“以后你就叫我崔叔叔,我给你买了很多东西,床上是给你买的新衣服。”

他边说话边脱衣服,一双黑洞洞的眼睛贪婪的看着我。

一开始我不明白崔律师要干什么,是什么意思,直到他脱的只剩下了内裤,然后拿着新买的衣服试图脱下我身上大一号的衣服。

“别怕,叔叔帮你换衣服,叔叔想看看这衣服穿在你身上好不好看。”

我有些害怕的后退,因为我看见过我爸对我妈这样。

他脱下我妈身上的衣服,然后就开始打我妈,甚至我妈都声嘶力竭的叫喊出来了我爸也不停手。

那是我第一次对崔律师摇头,表达我的意见,可是崔律师脸色立马黑沉下来了。

“让你干什么你就干什么,否则我就把你扔出去!”

我头摇的更加凶了。

因为我不想回去,不想回那个潮湿的房间,回到那个我拼命跑出来的地方。

那个我不知道名字的女孩告诉过我,她说她看见过芳芳的遭遇。

芳芳被一个男人带走了,后来回来的时候,下身全部是血,路都不能走了,那个地方的男人还经常打她们。

我害怕崔律师真的把我送回去,我抱着自己的胸口,红着眼睛低了头,算是默认。

崔律师冷冷的笑了一下,那笑声让我觉得害怕极了。

他是天使还是恶魔?

崔律师粗糙的手指划过我的皮肤,那种战栗的感觉让我紧闭双唇,他脱下了我的衣服,突然用嘴吸住了我胸上粉红的点,然后将我紧紧抱在怀里。

他抱的很紧让我喘不过气,可是他的牙齿更加用力,胸口处传来疼痛,我忍不住了哼唧了两声,他却突然怒狠狠的抬头看我。

“哼什么?闭嘴!”

他好像突然变了一个人,说话时再也不是那温柔的大叔,像一头发怒的狮子。

我咬紧牙关,感觉到崔律师的手指探进了我双腿之间,在抚摸着什么,我很害怕,可是更不敢叫出来。

他将我抱在床上,褪去了我身上所有的衣服。

我感觉到小腹的地方有什么很硬的东西低着我,我小心挣扎,崔律师却突然捂住了我的嘴。

我快要呼吸不过来了,就在这个时候,门外“咚咚——”两声,有人在踢门!

崔律师似乎很紧张,他猛的从我身上起身,然后迅速穿好了衣服,与此同时,外面传来不耐烦的声音。

“快开门!”

这声音很少年气,外面的人依旧在不断的踢门,那声音让人的神经立马紧张起来,紧紧悬着。

崔律师往我身上丢了件衣服,恰好遮住了我裸露的身体,他着急忙慌的走过去开了门。

我颤抖着身子,不敢去看门外究竟站着谁,只听见一如既往低沉的声音。

“我要找东西。”

崔律师好像对门外的人尊重,或者说有些忌惮。

“找什么?要不要我帮忙找?”

我听见沉闷的脚步声,那人应该是走了进来,我感觉到一双犀利的视线好像在看着我,我害怕的抱着自己的膝盖,一直低着头。

“贺严,我给你介绍一下——”

“不用,不感兴趣。”

“我买了衣服给她,正准备看合不合适,你东西找到了吗?”崔律师似乎在解释,他走过来叫我的名字,我这才抬头。

我惊慌的想让我的视线寻找一个落脚点,然后我就看到了那个少年。

powered by 带字头像 © 2017 WwW.daizitouxi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