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诡宝迷冢东方云海瑶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发布时间:2018-11-08 18:01

《诡宝迷冢》东方云海瑶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这里有!《诡宝迷冢》讲述了东方云海瑶光跌宕起伏的故事,诡宝迷冢东方云海瑶光小说精选:回到家门口,我拧开门锁,顺手打开灯,笔直地走到客厅,在沙发上坐下,我抬起手捏了捏皱了一天有些发酸的眉心。席卷了我全身每一个细胞的疲倦。

诡宝迷冢
推荐指数:★★★★★
>>《诡宝迷冢》在线阅读>>

《诡宝迷冢》精选章节

回到家门口,我拧开门锁,顺手打开灯,笔直地走到客厅,在沙发上坐下,我抬起手捏了捏皱了一天有些发酸的眉心。席卷了我全身每一个细胞的疲倦,促使我将整个身体往沙发的靠背上靠,整个人都陷进了沙发里。

做笔录的时候,我并没有说我是接到老薛的电话后特地赶过去,只说我跟老薛约好了,所以我今天才会出现在那里。不是我不想告诉那些警察们关于老薛死前的那个电话,而是我深深地知道,与我的证词相比,那些警察更相信法医鉴定出来的结果。

想到法医的那个鉴定,我忍不住又坐直了身体,从茶几上摸过打火机,点了一根烟,烟雾,从嘴里吸进吐,直到一根烟吸完,整个人才慢慢冷静下来了。

老薛不可能自杀。

老薛儿女双全,全都被他送到国外读书去了,家里又有钱,古董生意更是做得风生水起,在这一行里也算是个名人了,他就是吃饱了撑的也绝对不会走这条绝路,更何况,之前他还给我打了那样一个电话。

可是,如果老薛不是自杀,那么他又是怎么死的呢?

我又不由自主地想起我去找老薛的时候,遇上的那个保安说的话,再联想到老薛发给我的那些地址,我“蹭”地一下子从沙发里站了起来,如果老薛和保安说的话都是真的,那么,岂不是说,在老薛死了之后,下一个死的人就应该是我了?

我一下子想到了上午的那场车祸。如果是平时,如果我没有因为老薛电话里的那一声惨叫而闯红灯的话,那么现在我根本就不可能安然无恙地坐在这里。

这么一想,我立刻浑身冰冷,视线不由自主地瞟向了窗外。

此时天已经黑透,窗外的路灯已经全部都亮起了。此时的天气不算好,起了风,我能看到路边的树枝在微微地晃动着。一个黑色的人影,站在从我这儿往小区门口数的第七盏路灯下

——这在平时,其实是再普通不过的景色了。

这个时间,天虽然已经黑了,但时间却还早。虽然有风,但风其实也不大,再加上现在天气已经渐渐热了,这点风刚好让人觉得很舒畅。不少吃过饭的大妈大婶最喜欢在这个时间出门散步。我家窗户正对着小区内的一条马路,看见门外路灯下有几个人影其实非常正常,可是由于今天所发生的一系列事件,致使我看到那道人影的时候,所有的动作都禁不住停下来了,我的眼睛死死地盯着路灯下的那道人影,怎么都移不开。

那道人影从我看见它起,就一直在路灯下,等我盯了它几分钟,它还在路灯下,一动也不动。我越看就越觉得那影子古怪,那要是个人的话,他怎么不动呢?会不会是我看错了,把什么别人搁置在那儿的静物看成了人影?

不知不觉间,我手里的烟燃到了尽头,我被灯头烫了一下,连忙回转身子将烟头摁熄在烟灰缸里,人也重新坐窝回到沙发里:肯定是自己看错了,不然,若真是个人的话,怎么也不可能站在那里一动也不动。

我这样想着,眼睛不自觉地又瞟向了窗外。这一瞟,我顿时惊出了一身的冷汗——窗外第七盏路灯下的那道人影不见了。

我几乎是立刻站了起来,走向窗户。

等我走到窗户边,视线比刚才更开阔了,我这才发现那道人影移到了第六盏路灯的下面。

我不禁皱起了眉头,是我想错了!那确实是一道人影,只是之前不知道什么原因,一直站在路灯下面没有动?

我刚这么想着,那道人影再一次地从第六路盏灯下面消失了。

这情形,哪怕就是我今天没遇上那么多事也会被吓一跳,更何况今天发生了这么多事。一瞬间,一股寒气从我的脚底钻了进来,一直爬到我的头发根。

不等我有所反应,那道鬼影又再度出现在第五盏路灯下面,接着它又再次消失,再次出现,消失,出现,然后又再度消失。

那道影子重复了六遍这个简单却让人背脊发寒的动作,每一次出现,都比之前要近上一盏路灯的距离,几乎不到一秒钟的时间,那道影子已经出现在离我这栋楼最近的一盏路灯下面。

不过它并没有在那盏路灯下停多久,几乎是一闪又再度消失,接着“啪”地一声,跳到了我的窗户上。

我的心随着那一声巨响狠狠地漏跳了几下,人也下意识里往后踉跄了一步,直接跌坐到地上了。

如果不是当初装修的时候我装的是双层钢化玻璃,我毫不怀疑这个人影会直接一下子扑到我身上来。

可是纵然它没有直接扑上来,那突然一下子出现并且扑过来的那种直观临场感依然让人心跳加速,恐慌不已。

随着我往后退开的那一步,我的视角拉开了,我这才看清楚这个黑乎乎的人影的真面目。

这是一个穿着像是寿衣一样的黑色裙子的女鬼。头发很长,几乎到腰。脸呈现出死人一样的苍白色,面部布满了铜钱大小的死人斑,一双眼睛几乎要掉出眼眶,眼白上更是布满了血丝,眼角还在不断地往下滴血水。

她一见我看向她,立刻咧开血一样的嘴巴冲着我笑了笑。

不过,她只笑了一下,便立刻发现自己根本就无法打开窗户爬进来,那笑容就那么诡异地定格在她脸上。随后她那双原本就已经装不住眼球的眼睛又是猛地一瞪,朝着我相当愤怒地呲起了牙。

一双同样呈现死灰色的手猛烈地挠着玻璃,发出极度刺耳的声音。

那女鬼在挠了几分钟的窗户后终于放弃了,又瞪着血红的眼睛狠狠地瞪了我一眼,这才突然一下又从窗户上掉了下去。

听到像是抽风箱一样的呼气声,我这才发现自己正张大嘴猛烈地喘息着,心脏以一种从未有过的速度和强度在疯狂地跳动,手脚发软。用手随便在额头上一抹,能抹下整整一杯的冷汗,整个人像是刚从水里捞起来的一样。

好半天我才回过神来,心惊胆颤地爬起来朝着窗户外望了一眼。

我们家是七楼,窗户下面的外墙基本都在路灯的光照范围内,一眼便能将外面的情形看个底儿透。那个女鬼似乎是真的走了,至少从窗户外望过去,哪儿都没有。

不过我仍然不敢打开窗户,只在窗前又站了好几分钟,确定那个女鬼不会再次突然跳出来外加平息了快得让人难受的心跳之后,我才起身去给自己泡茶。

其实晚上我一般并不怎么喝茶,可是今天我实在是需要一杯热茶来压压惊。

我刚将茶叶放进茶杯,还没来得及倒水,门外突然传来了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我刚刚才平静下来的心一下子又提到了嗓子眼,下意识里压低了声音问了一声:“谁?”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powered by 带字头像 © 2017 WwW.daizitouxi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