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章节)安凝黎墨白小说阅读_北忆梦初爱

发布时间:2018-11-08 18:01

《北忆梦初爱》是由“夏西”所创作,讲述了安凝黎墨白的感情故事, 她根本没有设计车祸害死他母亲,更不是想和他结婚而不折手段,他们之间的虐恋会有着什么样的结局。

你是陌路的伤

第一章 开始

安凝是被疼醒的。

当她被黎墨白一把从病床上拽下来的时候,她听到了一声尖叫,随之而来的是一阵混乱,紧接着,特护病房里便只剩下她和黎墨白两人。

刚做了心脏手术的安凝疼的连呼吸都困难,她面色惨白的望着眼前怒火冲天、她从小爱到大的男人。

“安凝,你就那么想嫁给我?”他冰冷的言语中带着刺骨的寒。

安凝的大脑有瞬间的空白,疼的倒抽了口凉气,“什……么?”

抓在安凝头发上的手猛地收紧,黎墨白就那么冰寒的看着她,嗓音更是让她止不住的浑身发麻,“小柔的心脏是不是很好用?”

小柔……

安凝倏地瞪大了眼睛,“小柔现在怎么样了?她……”

“怎么样了?安凝,到了这个时候,你还打算继续装下去?”

“……你,什么意思?”

黎墨白嗤笑出声,“什么意思?你制造了这场车祸,不就是为了小柔的心脏吗?好一场意外!”

小柔的心脏……?

她刚换的是……程柔的心脏?

黎墨白见不得安凝一副无辜至极的模样,他曾一度以为,她是这个世界上除了小柔以外最纯善的姑娘,却不想这只是一个披着人皮的毒妇!

砰的一声,黎墨白一把将她扔回到床上,“既然你那么想嫁给我,那我成全你。”

安凝疼的险些背过气去,她不知道黎墨白想要做什么,可她本能的拒绝,“不,我不嫁!”

她是很爱他,她从小到大的梦想就是可以嫁给他,可以给他生儿育女,可是如果要是以这样的情况嫁给他……那她不能嫁!

否则,她将会坐实他的猜测!

“不嫁?这可由不得你!”黎墨白笑的嗜血,“安凝,你早该知道的,从你开始设计小柔,得到小柔心脏的那一刻起,你就该知道,我会娶你!”

“……不,黎墨白,你不能……不可以……”

“不可以?”黎墨白冷冰冰的站在那里,眼底一片冰凌,“这世间没什么是我黎墨白不可以做的!我会让你尝到什么叫生不如死、悔不当初!”

黎墨白说到做到,当天下午他就拿着两个红本本重新出现在了安凝的病房里。

当安凝看到结婚证的瞬间,她便知道,她和黎墨白之间彻底完了。

她这一生,都不可能得到他的心了。

她没去问他是怎么拿到的结婚证,也没问他想做什么,她平静的接受了这一切。

她太清楚黎墨白这个人了,只要是他认定了的事情,那无论别人如何解释,他都不会多听半分。

就好比当年的车祸……

安凝一直以为,只要她乖乖的听话,安安心心的做黎墨白表面上的妻子就可以了,却不想,在程柔最后一个烧七的夜晚,一身酒气的黎墨白一把将她从床上扯起,随后不顾她的痛呼,扯住她的胳膊就往车库走。

“……你,你要带我去哪里?”被扔进车里的安凝一脸不安,她现在怕极了如此的黎墨白。

黑沉着脸的黎墨白却是突然笑了起来,他紧扣着她的手,力道收紧。

“带你去赎罪!”

第二章 跪下

近郊。

陵园。

深夜的陵园格外阴冷。

已经入秋的夜晚更是冷的让只着一件睡衣的安凝浑身止不住的打着寒颤。

黎墨白一把将安凝扔到程柔的墓碑前,他眼底赤红,嗓音更是冰冷绝情,“安凝,你怎么就能如此心安理得?嗯?!”

安凝被重重的摔在地上,疼的她不禁倒抽了口凉气。

还不等她缓过劲儿来,黎墨白一把扯住她的头发,充血的眼眸里满是恨意。

“回答我!”黎墨白手里猛地收紧。

安凝疼的头皮发麻,她面色苍白,嘴唇泛紫,“……回答你……什么?我什么都没做,我为什么要认?黎墨白,你为什么要让我承认我莫须有的罪名?”

啪——!

一记耳光毫不留情的抽在安凝脸上!

“还狡辩?!”黎墨白周身便是狠戾的气息,他一把掐住她的脖子,力道极狠,“你什么都没做?你做没做我不清楚?想要独善其身?想要安稳的过日子?你想的还真是天真!”

安凝痛的近乎麻木了,她此时甚至连挣扎都忘记了。

是啊,她天真的以为,只要自己老实本分不吵不闹,终有一天,他会看清楚看明白,所有的一切都不是她做的,他只是……误会她了而已。

可是终究是她太过于天真了而已。

程柔意外去世,她怎么可能会不难受?那是她自小到大的朋友!

可是自从程柔去世后,程家一家便恨上了她,她想不通、不明白,她明明什么都不知道,为什么他们会把所有的罪名都安排在她身上。

黎墨白手下的力道一点点收紧,他现在恨不能直接杀了手下这个蛇蝎心肠的毒妇!

可是不可以,她身体里还有小柔的心脏,她如果要是死了的话,那小柔就真的彻底离开她了!

想到这里,黎墨白好似突然醒悟了过来一样,他猛地松手——

他松手的一瞬间,险些快失去意识的安凝猛地大口大口的喘息,心脏剧烈的疼痛让她整个人的在蜷缩在地上。

可是她没哭没闹,甚至连一声疼痛的惊呼声都没有。

因为她知道,黎墨白不会帮她。

他现在恨不得她死。

“你还不能死,安凝……你不能死……”

模糊中,安凝听到了黎墨白的呢喃声。

她以为他终究还是舍不得她的,她以为自己多多少少在他心底还是有一丝分量的,可在她听到他下一句话的时候,她如坠深渊、遍体生寒。

“你死了小柔的心脏怎么办?你不能死,听到没有?你不能死,你必须保护好她的心脏,否则,我要你整个安家陪葬!”

看啊……

这就是她爱了多年的男人。

对她一如既往的,冷心绝情。

安凝,你为什么还要如此执着?

她紧捏着自己的胸口,用尽自己全身力气,她看着他,“……我不会死的,黎墨白,在所有的真相查明之前,我不会死!”

黎墨白见她还有力气对自己叫嚣,藏在眼底最深处的不安在顷刻间消散不见。

他一把拽起她玩,而后一脚踹在她的膝盖弯处,见她笔直的双膝跪下后,他眼中尽是快意。

“就在这里跪着,跪到天亮为止!”

第三章 黑哥哥,不怕

安凝已经没有了任何挣扎的力气。

她僵直的跪坐在冰冷的地面上,支撑在地上的手紧握成拳,她看着黎墨白的身影一点点的消失在陵园,直到彻底消失不见。

她没哭喊,没哀求,她就那么跪在程柔的墓碑前,定定的看着墓碑上程柔温暖的笑。

三年前,一场突如其来的车祸将她和黎墨白同时送进了医院,黎墨白为了护她,重伤,他的肾脏严重破裂,需要换肾。

安凝不顾家里反对,毅然去做了配对,到最后配对成功后,她在捐献肾脏的同意书上签下了字。

从医院里醒过来的她满心以为黎墨白脱离了危险后,他们就能幸福生活下去了。

却不想,醒过来后的他性情大变,他对她嫉恶如仇,甚至让她不要再出现在他眼前。

她不明所以,惶恐不安的问他到底出了什么事情。

而就在那时候,程柔走了出来,她说,因为她用一颗肾救回了黎墨白,她希望安凝能主动离开……

她还告诉她说,黎墨白和她在一起,不过是逢场作戏,他们早就已经在一起了,只是不知道该怎么和她说。

黎墨白现在之所以这样,是因为她不想再耽误程柔了,他要给程柔一个她所想要的人生。

如果……那颗肾是程柔的,那她的呢?

那她安凝的肾又去了哪里?

她又把肾换给了谁?

浑身上下的疼痛让她的意识彻底模糊,当她倒下的瞬间,她似乎看到了一道人影正急冲冲的向她走来,可她眼皮太沉了,在那道身影靠近前,她彻底的昏死在了陵园里。

……

黎墨白是被手机铃声吵醒的。

是个陌生的手机号,他拧眉直接挂断,神情极为难看。

可他刚挂断电话,手机再次传来了一阵铃声。

依旧是那个陌生的手机号。

黎墨白的神情极为难看,他头痛欲裂的起身,看到窗外泛白的天色后,方才缓过来已经是早晨了。

他接起电话,还不等他开口,手机那头已经响起了一阵略带慌乱的方言声。

电话是守陵园的工作人员打过来的,他说有个女的晕死在他们墓园了……

后面那人还说了一些什么,黎墨白并不清楚,他只听到那男的说了那女人已经被送去了医院。

然后,黎墨白自己做了些什么?

然后他紧捏着手机,来不及更换依然褶皱不堪的西装,神情冷沉的往车库走去。

直到他驱车赶到医院,在住院部找到满面通红、神情痛苦的安凝时,他的心竟然狠狠的抽紧了下。

他沉着脚步向病床前走去,直到他靠近了,才发现此时的安凝还处于昏迷状态,只是此时的她似乎在做着不好的梦,她紧蹙着的眉头、急促的呼吸无不让黎墨白面色泛冷。

她青白色的嘴唇一张一合的说着什么,他并不能听的太清。

鬼使神差的,他凑近她,侧耳倾听……

“……不怕……黑哥哥……不怕……柔柔……柔柔保护黑哥哥……”

顷刻间,黎墨白的呼吸骤然停滞!

漆黑的眸子紧锁在安凝身上!

“……柔柔……保护……”

砰——!

黎墨白不受控制的一把卡住安凝的脖子,在她猛然睁开眼睛的瞬间,他双目龟裂的问她:

“你是谁?安凝!你告诉我,你到底是谁?!”

安凝身侧的仪器疯狂的叫嚣着。

同病房的人们也都被黎墨白给吓着了,他们不敢去动那个一看就知道不是好惹的男人,只能慌乱的去叫医生。

当医生冲进来的时候,安凝险些因为失控的黎墨白而丧命!

“你在做什么?!”医生一把推开黎墨白,在看到一侧仪器上安凝的各项指标在急速下降后,他连忙让一侧的护士开始准备急救。

可黎墨白现在满脑子里都是安凝的那些话,他想要让安凝立马起来告诉自己,她怎么会知道那些!

她为什么会知道当年小柔对他说过的话?

安凝,安凝——!

第四章 她不准死

“快,立马准备电击!”

病房里乱成一片。

黎墨白僵直的站在原地,视线死死的落在那个好似失去了所有生机的女人。

他看着她被一次又一次的从病床上电击起来,又看着她一次又一次的落回到床上,如此反复……

她……不能死。

“救……她……”黎墨白的嗓子干涩的厉害,他一把拉住一侧的护士,“你们救她,必须救她——”

那护士烦了,一把推开黎墨白,“如果要不是因为你的话,病人现在的情况能到这一步吗?让开!”

“加大电压。”一边的医生兀然开口。

“……病人刚做了换心手术没多久,陈医生,我们要是……”

“加大!否则,她就完了。”

……

什么叫做,否则她就完了?

安凝会死?

不,怎么可能呢,她就是个祸害,是个十足的毒妇!

她不可能死的,她如果要是死了的话……

她如果要是死了的话……

黎墨白一时之间竟然不敢想,如果安凝就这么死了的话,那他该怎么进。

黎墨白有些慌乱的出了病房,他拿出手机,给自己的助理打电话。

当江成易接到黎墨白的电话的时候,整个人都愣住了。

“现在立马去给我查!”

“查,查什么啊老板?”江成易发现了黎墨白不对的嗓音,不管心底有多害怕,他还是问了出来。

“……十年前,安凝……不,把安凝所有的事情,从小到大的事情全都给我查清楚,然后告诉我。”

“好,好的老板。”

“三天之内……”黎墨白的眉头拧了起来,有些事情太过于久远并不好查,他顿了顿后,重新开口,“给你半个月的时间,我要关于她所有的信息。”

江成易暗中松了一口气,“明白了老板。”还好是半个月,不是三天。

音落,黎墨白便直接挂掉了电话。

而此时的抢救并没结束。

可他不敢走。

黎墨白连自己都不清楚,此时的他到底在惶恐不安些什么。

如果……安凝死了,那不是正好顺了他的心吗?只要从新给小柔的心脏找一个载体就可以了……

可是为什么,他竟会担心到连手都在颤?

一切都是因为小柔,只是因为小柔……

不知过了多久,久到黎墨白的腿脚都已经麻木了的时候,病房的门被人猛地拉开,出来的是那个叫做陈医生的男人。

黎墨白迅速上前,“……她……”他嗓子干涩的竟然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

陈医生摘下口罩,神情疲惫,“一会儿会把她转去特护病房,她的危险期还没过去。”

黎墨白紧抿着唇,神情紧绷。

虽然有些话不该他这个做医生的来说,但是陈医生终究还是没忍住,“我不管你和她有什么恩怨,但是她既然是我的病患,就请黎先生您暂时不要再靠近她了。”

黎墨白的面色瞬间冷沉了下去。

第五章 这不是你想要的吗

安凝做了一个很久远的梦。

久远到连她自己都快要忘记了的记忆。

梦里,有她儿时的伙伴,有欢声笑语,还有她的黑哥哥,那个将她捧在手心里宠着的大男孩。

她还梦到了她和他的黑哥哥一同被一个疯女人给关起来的时候,她所有的惊恐和慌乱……

当她梦到那个疯狂的女人卡住她的脖子的时候,安凝疯狂的挣扎着,她想要呼救,却好似有什么东西死死的捂住了她的唇一样,她喊不出哪怕一丝声响。

她要死了……

她马上就要死在她的手里了……

不,不——

黑哥哥——

黑哥哥救救柔柔——

砰——!

捂在她唇上的手好似在顷刻间消失不见。

安凝也在同一时间猛然睁开了眼睛!

她对上的,是一双赤红着的遍布狠戾之色的眸子。

是黎墨白。

安凝此时虚弱的连动弹都动弹不得,她想要叫人,甚至想要呼救,可她只能怔愣的看着站在自己面前浑身冰冷的男人。

她依旧记得,他掐住她脖子时的狠绝的神情。

在她彻底失去意识前,她才真正的意识到,他——黎墨白是真的想要让她死!

即便是,她身体里有着程柔的心脏。

“……安凝,你是怎么知道的?”

寂静的只剩下各类仪器声响的特护病房里,黎墨白冷沉的问她。

安凝看着他,杏眼中还带着梦境中没有散去的惊恐。

她不明白黎墨白在说什么。

“黑哥哥。”黎墨白兀然开口说道,“你从哪里听来的?!”

从哪里听来的?

安凝躺在病床上,认认真真的望着黎墨白。

不知道为什么,她现在即便是只能靠着这些冰冷的仪器才能生存下去,可她竟然想笑。

她的黑哥哥……

那个将她紧抱着告诉她永远不要怕的黑哥哥,此时竟然冷沉着脸站在她面前问她:你从哪里听来的?

多可笑啊。

安凝根本就说不出话来,她现在也不想和黎墨白多说一个字。

因为无论她此时说什么,他都是不会相信的。

既然如此,她又何必浪费口舌?

见安凝冷漠的闭上了眼睛,黎墨白心底蓦地涌上了一股子怒火!

他一把掀开安凝身上的被子,就在她惶恐的神情下,他解开皮带,退下她的衣衫,而后没有丝毫前戏的、毫不留情的,进入了她——

安凝痛的抽了口凉气!

黎墨白却好似没看到她痛苦的神情一样,他攥住她的头发,又一次问道,“安凝,你以为仅仅凭借你这故意的胡言乱语我就会放过你?做梦!我不会放过你的!”

“你不是想要我吗?那我就成全你!我现在就让你得到你想要的!”

他一次又一次的索求,造成了她前所未有的疼痛。

安凝的面色愈发苍白,现在对她来说,就连呼吸都已经成了困难。

“……不要……求你……不要……”她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才呢喃出这么几个字眼。

“不要?这样你就受不了了?可是小柔再也感觉不到痛了,所以你替她尝一尝吧!”

黎墨白的眼睛通红,他现在只想让安凝得到应有的惩罚和报复,这个女人不该继续存活在这个世界上,她早就应该死了!

直到——

身侧的仪器再次尖叫的响起。

直到——

特护病房的门被值班护士从外面猛地撞开——

黎墨白这才发现,被他压在身下的安凝早已没有了呼吸。

powered by 带字头像 © 2017 WwW.daizitouxi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