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顾晴齐金齐新小说_顾晴齐金免费阅读全文by佚名

发布时间:2018-11-08 18:31

顾晴齐金齐新小说

顾晴齐金全文阅读

顾晴齐金是什么小说?顾晴齐金齐新的小说《图谋不轨》是一部很好看的都市欲望小说。这本小说讲述的主要内容是顾晴是齐金的儿媳妇,她的丈夫齐新对她有些冷淡,让她心里很是不好受,是公公带给了她一丝温暖和慰藉,顾晴和公公齐金之间会发生些什么呢?

第一章 羞耻的痕迹

  今天,顾晴又被老公罚关在厕所里了,原因是她用嘴没把他口硬,但这不能怪她,老公齐新瘫痪了四年,下半身有时有知觉,有时没有,性生活早已经为零。

  她是一个生理正常的女人,每天晚上身体火辣辣的,两腿中间的花心焦灼而麻痒,只能靠偷偷地摩擦双腿缓解一下。

  她委屈地靠在冰凉的墙壁上,厕所很黑,因为老公连灯都不给她。她只能默默地等着,又过了一个小时,门锁从外面打开了,一道光照了进来:“小晴,出来吃口饭吧,他已经睡了。”

  “谢谢爸,我不饿。”顾晴看了一眼公公齐金,委屈的脸上出现了一丝感激。

  她揉着发麻的腿,坐在沙发上,却闻到了一股熟悉的味道,是男人那精.液的味道。

  她赶紧起来嗅了嗅沙发,却没有嗅到异样,最后她才确定,这味道是从自己身上发出来的。她摸了摸大腿内侧,那玩意儿已经干了好久了。

  可这个家,只有公公一个男人。她又疑惑又惶恐,为了不声张,她赶紧拿了个被子盖在身上,好掩盖住气味。

  过了一会儿,她因为太疲倦,放松了警惕,于是不知不觉地睡着了,被子也因为热被掀开了。刚刚洗完衣服的齐金走了出来,刚好看见她小猫一样的睡态。

  “嗯……”睡梦中的顾晴哼唧了一声,她脸色潮红,双腿叉开了一下,散发出迷人的气息。

  一想到香软的儿媳在男人下承欢的姿态,齐金的下体来了反应,一股血气从小腹下面冲了上来。

  此时,卧室里传来儿子的声音,让齐金一个激灵:“爸,我要喝水。”

  “好,马上来。” 说是这么说,但齐金却鬼使神差地没有动。

  顾晴扭动、摩擦着双腿,情欲的气息顺着双腿中心,蔓延到她的睡脸,红润的嘴唇微微打开着,发出梦呓一般的呻吟。

  齐金听得浑身酥软,睡得正沉的她也许嫌热了,摩挲着的双腿,不小心把内裤蹭了下来。

  她的小山丘婉转引人,就好像一个含苞待放的花蕾,等待着龙根的插入。扭动之间,晶莹的水缓缓地冒了出来,看来这个躯体已经十分焦灼。

  “嗯……”她睡梦中呻吟自然灵巧,连齐新都听见了。

  “爸,什么声音?” 齐新一向敏感多疑,齐金赶紧道:“是我在倒水,不小心撞到了,叫了一声。”

  说完,齐金赶紧把被子盖在她裸露的屁股上,进卧室给儿子送水去了。

  殊不知,被子一盖,顾晴就醒了,她立马发现内裤褪到了大腿上,她的脸一红,刚才的被子一定是公公盖的。

  “顾晴!你醒醒!今晚进来睡!”就在这时,齐新发出了命令式的吼叫。

  这一进去,肯定会被发现。顾晴向公公看去,眼神里都是哀求,指了指自己的裙子,如果精.液被老公发现,一定会把她打死。

  齐金点点头,对躺在床上的儿子道:“今晚我照顾你。小晴太累了,她现在没醒。”

  卧室里,齐新一阵沉默后,不悦地嗯了一声。顾晴松了一口气,赶紧回沙发上躺着,并且对站在卧室门口的公公点点头,以示感谢。

  齐金笑了笑,随后关上卧室门睡觉去了。顾晴愣了愣,公公虽然捂着下面,但她还是看见她小兄弟昂然翘首,粗壮挺直。

  公公今晚这么配合,难道衣服上令人羞耻的精.液,是公公留下来的?

第二章 说来就来

  顾晴带着满脑子的不解,躺在沙发上睡着了。迷迷糊糊睡到第二天,还没醒过来的顾晴,被一个猛地拍在脸上的巴掌扇醒。

  “啊!”她惊叫一声,醒了过来,却看见齐新坐在轮椅上黑着脸。她赶紧道:“老公,你哪里不舒服?”

  “我没有不舒服!我问你,你裙子上的是什么?味道还这么大!” 齐新指了指她的黑裙子,丢在了她的脸上吼道。

  顾晴反应过来,她紧张地抓着裙子,泪水在眼眶里隐隐打转:“老公,我没和别的男人做过,昨天我下完班,就立马坐公交回家了,没在外面停留。”

  齐新抬起手,正要一个巴掌扇过去,却被齐金一手拦住:“儿子,冷静点。小晴不是出轨的人,现在公车变态多。小晴,你先去上班,别迟到了。”

  齐金对发呆的她使了个颜色,顾晴赶紧从沙发上起来:“那我走了。”

  狼狈的顾晴,匆匆忙忙换一身衣服就出了门。她在一个舞蹈学校打杂工,学校要求每个职工都要有好的仪态,于是她强忍着脸上火辣辣的痛,一路上都没哭。

  上了公车,趁着有空余时间,站着的顾晴熟门熟路地对着化妆镜,进行补妆,好把脸上的掌痕去掉。

  正当她抹着腮红的时候,后面突然来了个硬物,抵住了她的蜜臀。

  那硬物粗壮烫热,在翻弄着她的股沟,似乎要找准一个角度逼近她的花园。顾晴一惊,公车人虽然多,但毕竟大庭广众,真的有人如此猖狂?

  她正要回身看看是谁,但是别说转身了,她侧身都难。她把化妆镜收好,想挪一个位置,可是她一动,那硬物也跟着一动。

  她惭愧地咬着牙,因为身体竟然起了反应……

  摇晃的公共汽车,让那硬物顺势一点点翻开她的短裙,贴在了她的内裤。

  顾晴又慌又羞,她一个已婚女人,自然知道那硬物是什么,但这公车一路上人都很多,剩下的一个小时车程,她该怎么办?

  她还没来得及想太多,那个滚烫火热的东西,已经成功翻开了她的内裤,逼近了她的蜜口。

  两个肉体的贴近,惊得顾晴小声地“啊”了一声,又立马咬住嘴唇,不让别人发现她的异状。

  她扭动着臀部,想要躲开它,这时公交车一个刹车,她一个左摇右晃,视线得以粗粗地往后看一眼,那个男人竟然是……公公?

  眼看公车摇晃,硬物得势,作势就要冲入她已经流水的下身……

第三章 竟然是他

  慌了神的顾晴,这个时候有一点六神无主,深感羞耻的她不由得夹紧双腿,把 公公的硬物夹在了中间,不让滚烫粗壮的它再有前进的余地。

  说实话,公公年纪不大,只有45岁,当年很早就结婚生子,加上又是文化知识分子,整个人很儒雅温和,着装也十分整洁端正。顾晴嫁进齐家后,虽然和公公很少见面,但对公公还是很尊敬的。

  现在他做出这样的事情,一点都不像平时的他……顾晴转念一想,婆婆一生下齐新就去世了,公公也是一个正常的男人,那方面肯定一直都没有满足过。

  此时,顾晴的心里竟然有种同病相怜的感觉,两条腿不由地分开了一点点。

  那粗壮的硬物见玉门关开了,赶紧弄了上来。这一下,彻底抵开了她柔软湿润的花瓣。

  “嗯……啊……”顾晴咬着牙,却还是忍不住呻吟了一声,那硬物已经抵达湿漉漉的下身,要挤开她紧密多年的门口,穿插进去了。

  莫名的,她忘记了和公公的身份,也忘记了道德何在,她的身体真的是寂寞干枯得太久了,她一直以来都不敢说自己需要男人,因为一说,她就是不忠。

  而今天,这意外到来的硬物,就像一场及时雨,要滋润她这一片土地。出于本能,她竟然没有拒绝,还叉开了双腿,以迎接这根巨物。

  可硬物挑逗她一般,在玉穴门口来来去去,摩上摩下,让顾晴颤抖不已,却始终没有进去,水越流越多,它还在门口磨着她湿漉漉的花瓣。

  “嗯……” 顾晴被摩擦得舒服呻吟一声,呼吸逐渐喘了起来,此时,公车报站了,她两腿中间一空,公公下车了,是一个大学站。

  她暗暗地提起内裤,脸蛋烫极了。她咬着牙,觉得自己浑身都在发着烧,刚才接纳了那巨物,就证明了自己竟然允许公公进入自己的身体!真是疯了……

  顾晴拍了拍自己的脸蛋,好让自己清醒一点。她深呼吸一口气,想了想,既然公公对准了她,那么昨天裙子上的残留液体,应该也是他的杰作。

  深感被抚弄的她,内心升腾起一股气,却又只能憋着。难道是公公想给齐家留个后,又不想被众人指责,所以采取了这种办法?

  下了公车的顾晴想不了那么多,踩着高跟鞋急匆匆地赶往需要打扫的教室,却发现教室早就来了一个年轻男人。

  通常学员不会来这么早,拿着抹布的顾晴也没听说最近来了新员工:“你是?”

  那男人转过身,看着她一笑:“我是白宏,新来的学生。你是舞蹈老师吧。”

  “我、我不是。” 顾晴连忙摆手,她哪里会跳什么舞。 但是白宏一个箭步上前,搂着她的腰,摸得顾晴娇躯一颤,她深呼吸一口气,这陌生男人的手指触感为什么这么好?

  那手,随后又一点点地往下摸:“老师,你裙子湿了。嗯……怎么还有点粘?”

第四章 以后别这样

  哪里……”顾晴正想否认,但自知躲不过去,于是强装淡定地解释道:“刚才打翻了水。”

  “噢?原来是水啊。”白宏眨了眨眼睛,笑得灿烂清朗。

  顾晴脸一红,他话里的水,分明是另外一个意思。

  她一把推开他,提着水桶和抹布往下一个教室走去,所幸白宏没有追上来。在学校忙了一天的打扫卫生、收录资料,顾晴累得腰都快散架了,一看到了下班的时间,她赶紧提起包包就往外走。

  这时,身后有人叫住了他:“老师,我也回去,顺道吧。”

  顾晴回过头一看,眨了眨水润的大眼睛,道:“我坐328路公交。”

  “我也是。”白宏提起顾晴的包包,大步往外走了。

  就这样,顾晴和白宏一起坐上了公车,今天运气人依然特别多,两个人只能站着。

  公车摇摇晃晃,她四处看了看,公公今天没在这里,倒是让她松了一口气。

  “老师,”她盯着出神的时候,白宏忽然低下头,看着她波涛汹涌的胸部道:“现在想不想要?”

  顾晴一惊,猛地抬起头,和他明亮有神的双眸对上了。她呆呆地看着他,嘴唇颤了颤:“什么意思?”

  “我就在外面蹭蹭,我很大,能满足你。”这句话情色满满,可白宏的语气淡然明朗,好像和她欢爱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顾晴都忘记生气了。

  “我结婚了,以后别这样。”她咬着嘴唇,从座位站了起来,提前下了车。

  幸好白宏没有追上来,顾晴在路边大口喘着气,她一个已婚少妇,竟然被一个毛头小子给挑逗了。

  她的脸红了红,又无奈地摇头笑了笑,对于她而言,桃花运早就是一种奢望。

  为了能准时到家,顾晴破天荒打了个车,这时忽然发现她没有现金,包包还在白宏的手里。她手机能支付,但是这笔额外的支出,怎么跟老公解释?

  她有点惶恐地回到家,却发现齐新不在家,公公在洗着衣服,饭和汤都在热腾腾的燃气灶上。

  她眼尖儿,一眼就看见他洗的是自己的内衣,顿时脸红了。但是一想到今天他做的事情,她语气冷了两分:“爸,我的内衣可以自己洗。”

  “没事,你在外辛苦。”齐金微微一笑,又洗了一遍,确定干净才停下手。

  “齐新呢?”

  “我有一个朋友开了一个康复中心 ,下午把他送过去了。那边有专业医生,对他康复好。我知道儿子性情大变后,你受了很多委屈,辛苦了。”齐金微微一笑,“就是钱有点贵,但是你放心,我的工资涨了,能支持。”

  此时,顾晴有点惶恐,这下,家里不就只剩下她和公公了:“爸,你今天出门了吗?”

  齐金的手一停滞,甩了甩手里的水:“出去了,怎么了?”

第五章 浴室风情

  他这么直白,反而让顾晴怀疑是不是自己认错人了,她尴尬地干咳一声,道:“怎么这么突然,把齐新转去医院?”

  顾晴的疑惑很合理,因为这件事情没有征兆,老公没提过,公公更没和她商量过。

  她扑闪的大眼睛,眼光流动,高耸的胸脯情欲浓郁,而脸青春纯真,这种充满诱惑力又带着疏离感的组合,对于男人而言,真是一种致命诱惑。

  齐金有点失神,但很快缓过神来,温和地道:“齐新今天打了你,明天也能打你。我认为,他更需要一个科学的护理环境。医院配有心理医生,会有人专门陪他。再说了,你也是别人家手心捧大的孩子,不能来我们齐家遭罪。”

  这一番话,齐金说得真心实意。顾晴低下头,眼圈一红,有点哽咽:“的确……这几年我真的太累了。”

  “爸知道,来吃饱饭,再好好睡一觉吧。”

  “好。”她点点头,赶紧端起碗筷吃起饭来。其间,她忍不住时不时地看几眼公公,双腿中间冒出一丝躁动和焦灼。 公车上的互动还历历在目,现在两个人却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越焦灼,饭就越吃不好,顾晴找个借口就去洗澡了。

  平时吃完饭,就要给齐新按摩全身,一按就是两个小时。今天闲下来的功夫,顾晴打算在浴缸泡个奢侈的牛奶浴。

  她躺下来,浴缸里的牛奶散发出奶香味,这么隐秘而又舒服的环境,让身体渐渐地躁动了起来。

  她抚摸着自己干枯已久的身体,搅动着温热的牛奶,一点点揉搓自己的胸部。

  “嗯……”她舒服地哼叫了一声,这滑溜溜的触感很舒服。

  摸着摸着,她把手滑到两腿中间,一点点地揉着小山丘凸起的地方:“嗯……”

  她的手指想深入进去,可公公在外面看着电视,被听到了不好。

  她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停下了手,想把体内的欲望给压制下去。

  可现在的环境,实在是太舒服,浴室的门紧闭着,隔音也是不错。

  于是,她咬了咬牙,大胆地把手伸进牛奶池里,找到了自己饥渴难耐的花园……

  “嗯……”

  她扬起头,手指挑逗着自己下身敏感的神经,喉咙发出沉闷的呻吟,以免惊扰到公公。

  即使顾晴强压着声音,可齐金还是听见了,他下体立马胀起了一个包,这么娇美的女人泡在牛奶里,一定像一朵出水芙蓉。

  呻吟声就好像美妙的音乐,钻入了齐金的手耳朵里,忽然,顾晴尖叫了一声。

  “爸!有蛇!它爬到我腿上了!”

  齐金一听,直接冲了进去,一副好春光里面猝不及防就暴露在他的眼前。

第六章 你先出去吧

  站在浴缸的顾晴浑身滴着奶白色的液体,玉体干净而通透,那两个乳房尖上,滴落着几滴牛奶。

  她虽然下意识捂着胸口,但是因为惊吓过度,都没捂住重点,那突出的小樱桃,以及裸露的小山丘,直白而饱满地暴露在了齐金的眼前。

  他看得愣了愣,年轻女人的身体,已经很久没见过了,不免有些看呆。

  但蛇拍动尾巴的声音很快让他回过神来,他眼疾手快地一手把蛇给掐住,丢进一个大袋子里面,在抬起头的时候,他不小心看见了她双腿中间的花园中心,嫩红通透极了。

  齐金的小兄弟激动地昂了起来,还滚烫滚烫的,他赶紧那袋子挡住下体:“别怕,幸好这蛇无毒,应该是邻居拿来当宠物养的。”

  顾晴现在就好像一只受惊的小鹿,惶恐受惊的样子实在可怜,毕竟蛇爬在皮肤上的感觉是十分可怖的。

  好一会儿,顾晴才缓过神来,她点点头,感激地看着齐金,可忽地又惊叫一声,此时她才反应过来,刚才赤身裸体地站在公公面前长达两分钟。

  齐金见状,赶紧提着装着蛇的袋子,扭头就出去了,顺带还关上门。顾晴僵在浴室里,觉得自己全身羞得都红透了,竟然被公公看到了自己的裸体。

  顾晴把脸埋进毛巾里,牛奶浴也没敢再泡了,急匆匆地回到了卧室。

  齐新不在,卧室就是她一个人的了。她已经很多年没有睡过好觉了,她裸着身体钻入了被窝,舒舒服服地躺在柔软的床上。

  被子舒服的面料,让顾晴的身体得到很好的触碰,浑身上下似乎被一团柔软的棉花裹着,皮肤表层的神经都被唤醒了。

  “嗯……” 顾晴呻吟了一声,尽情地享受沐浴玩的放松时刻。

  可无论怎么滚动身体,刚才公公在浴室里看她的眼神,和今天在公车上的交合,都在她的脑海里挥之不去。

  她知道自己的身材还算不错,浑身紧致流畅,特别是臀部,更是浑圆紧致,是个男人都喜欢摸一把这样的屁股。

  她低头看了看自己赤裸胴体,刚才公公看哪里了?一定看胸了。

  这么想着,顾晴的手忍不住摸向了自己柔软而又大的胸部,慢慢地揉啊揉,揉得那小樱桃都硬了起来。

  这是四年来,她第一次有时间抚摸的自己身体,她享受着,脑海里不停回想公公刚才的眼神,还回味着今天在公车上,公公那硬物翻找和撞击。

  “嗯……”躲在被窝里的顾晴咬着红唇,身体已经发出了好想要的气息,如果说她本来就是一块干柴,那么今晚公公的眼神,就是点燃她的一团火。

  她从眼神里,看出一个男人对女人的原始渴望,这让她有了重新活过来的感觉。

  今天,公公还看了她下面吧。虽然他抓蛇的时候低着头,可是她看见了他的眼神往上瞥了一眼,当时,她羞耻得忍不住把火热的腿偷偷张开了一点……

  他一定看见她的花心。

  这么想着,顾晴深深呼吸了一口气,把手缓缓地伸向了已经湿漉漉的下面。

  指尖刚刚碰到下面的时候,顾晴颤了颤,呻吟道:“噢……”

  这一声,让丢蛇回来的齐金听到了,以为这小丫头片子又怎么了,直接寻着声源处,问道:“小晴,脸这么红,不舒服?”

  顾晴正要说还好,齐金已经拿着药走了进来,脑里充满了欲望的她,看着公公鼓鼓的裆部,低着头:“爸,其实我没事,你先出去吧。”

  “那你刚才叫什么?”齐金皱了皱眉头,顾晴的脸就更红了。被子下的手,从湿哒哒的下体中偷偷地抽出来。

powered by 带字头像 © 2017 WwW.daizitouxi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