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夜来香为谁而开在线阅读_白朵朵穆子懿小说阅读

发布时间:2018-11-08 19:01

白朵朵、穆子懿是《夜来香为谁而开》小说主角,主要讲述了她酒醉发生了一夜情,早上醒来躺在她身边的根本不是穆子懿,而是另一个她从没见过的男人...

夜来香为谁而开

第1章 屈辱

看着镜子中憔悴的自己,白朵朵鼻子微酸,今天穆爷爷又给她打来了电话,希望能早日抱上重孙子。

嫁到穆家快一年了,爷爷是唯一一个对她好的人,如今他患上了肺癌,这个要求大概就是他的遗愿了。

她不想老人遗恨九泉,哪怕是委屈自己,也会尽力去达成他的心愿。

仔细的整理了头发,又给自己补了妆,白朵朵含泪下楼,去穆子懿的公司。

看着飞退的景物,白朵朵心里五味杂陈,一场误会让穆子懿对她厌恶到现在,两人说话的次数寥寥可数,更不用说别的,面对这样的丈夫,想要孩子几乎就是不可能的事。

白朵朵无奈的叹了口气,迈步上了电梯,楼梯的数字飞快的跳动着,白朵朵看得心里发慌,不知道等待自己的又会是怎样的讽刺。

在穆子懿的办公室门口站了许久,她才鼓足勇气拿起了挂在门口的电话。

“我是白朵朵,子懿,我找你有点事。”

咔哒,房门开了,入眼便是最为不堪的一幕。

穆子懿怀抱着一个身材惹火的女人,一只手毫不避讳的插在女人的领口里,女人则枕在他的肩膀上,一脸享受的眯着眼。

“你来干什么?”穆子懿冷凝着眼,不悦的瞪着白朵朵。

“我……我想问你今晚回不回家。”

白朵朵一脸羞愤的瞪着两人,明明她才是他的正妻,却只能像个小三一样在他们面前摇尾乞怜,这样的事她见过不知多少次,本以为已经麻木了,心却依然会疼。

“不回,你可以滚了。”

穆子懿说的毫不犹豫,之后又和那女人搂在了一起。

白朵朵咬了咬嘴唇,艰难的说:“子懿,我请求你,回家去住一夜,行吗?”

穆子懿冷笑一声,残忍的说:“不可能。贱女人,我永远都不可能和你睡觉,更不可能让你怀上我的孩子,你的下贱只会让我恶心,快点滚吧。”

直直的盯着穆子懿,白朵朵的小脸青白交替,脚步依然站着没动。

“子懿,她是不是聋了,一直盯着我们看,好讨厌啊。”

女人撅起了红艳艳的嘴唇,搂着穆子懿的脖子撒起了娇,穆子懿毫不避讳的在她额头上亲了一下,勾着唇角说:“没事的宝贝,去叫保安过来,就说这里来了一个疯子。”

女人“嗯”了一声,扭着腰走出了办公室,路过白朵朵的身边时她大声的说了一句。“贱人,不要脸。”

白朵朵回手拉住女人,厉声的问道:“你在说谁?”

女人讽刺的笑了一声,“说你,又能怎么样?”

尊严接连被践踏,白朵朵忍无可忍,挥手就是一巴掌,眼看手指就要落到女人的脸上,却被穆子懿给抓住了。

“够了,贱女人,公司里不是你撒泼的地方,给我滚出去。”

穆子懿手腕用力,脱狗一样的拖着白朵朵,他一脚踹开了门,将她扔到了外边。

“穆子懿,你太过分了。”

白朵朵用力的砸着门,屈辱的泪水流了一脸。

第2章 醉酒

门内毫无声息,仿佛在嘲笑着她的无能,白朵朵无计可施,只得擦干了泪水,离开穆子懿的公司。

天空很蓝,太阳大的耀眼,白朵朵却如坠冰窖,感受不到一点温暖。

兜里的电话响了好久,她才慢动作的按下了接听键。

“朵朵,你在哪呢?”

闺蜜的声音从电话里传过来,白朵朵愣了一秒,茫然的答道:“我在马路上。”

“你在马路上干什么?你的声音听起来有点不对,发生了什么事,你又去找穆子懿了?”夏青担心的问。

听到穆子懿这个名字,白朵朵浑身一颤,眼泪又流了出来。

“是,”她哽咽着说:“夏青,我们俩彻底的完了,我好累,我对不起穆爷爷。”

电话里沉默了一秒,立即扯着嗓子骂道:“朵朵,你是不是傻,明知道不行为什么还去找他,穆子懿就是一个人渣,你还是趁早和他离婚吧。”

白朵朵吸了吸鼻子,无奈说:“夏青,你不懂,穆爷爷对我们家有恩……算了,不说这些了,我没事,就是想喝点酒,缓缓心情。”

“千万不能自己去喝,你等着,我过去陪你。”

白朵朵感动的看着天边的白云,幸好还有这个好友,无论什么时候,她都会站在自己这边。

十几分钟后,夏青风风火火的出现在白朵朵的面前,白朵朵听从她的建议去了一个叫“月亮湾”的酒吧。

下午,酒吧的人并不多,两人找了一个角落坐下来,几乎没有多余的废话,倒酒就开喝。

一杯接着一杯,一瓶洋酒很快见了底,白朵朵也终于有了一丝说话的兴趣。

“夏青,穆子懿为什么要这样对我,已经证实那些照片都是P的,他为什么还是不相信,我是清白的,我从没跟哪个男人上过床,真的。”

努力的睁着发红的眼睛,白朵朵的含混不清的说。

夏青拍了拍她的手,安慰道:“或许他只是一时想不明白,朵朵,你要相信自己。”

白朵朵惨笑了一声,大着舌头说:“相信有什么用,他跟过那么多女人,就像碗里进了一只苍蝇,这样饭你还能吃的下去吗?”

夏青无语,她知道白朵朵是被人陷害的,但穆子懿身边的女人多如过江之鲫,根本就无从查起。

到底会是谁呢?夏青想这些的时候,白朵朵已经摇摇晃晃的站起了身。

“夏青,今天谢谢你,我要回去了。”

“等等,我送你回去。”夏青绕过凳子去扶白朵朵,却被对方一巴掌打开。

“我的酒量很大,你是知道的,如果连你都看不起我,我就没有活着的价值了。”

白朵朵说完就跑,等夏青结完了帐,白朵朵已经跑没了影。

她的酒量确实不错,只是有点晕,外加眼神不太好使,其他的并没什么。

晃晃悠悠的走下了电梯,却在门口看到了一个刚要开门的男人。

挺拔的脊背,修长的大腿,即便这人换了一身衣服她也能认出来。

“子懿,你竟然回来了。”

她强压着兴奋,从后边跑过去,一把搂住了男人的腰。

第3章 认错人了

男人身体一僵,抓住了白朵朵伸进衣襟内的手,明显的拒绝令白朵朵鼻子发酸。

“就做一次,行吗,我求你了。”

白朵朵流着眼泪,苦苦的哀求,同时把手伸向了男人的腿间,生涩的抚弄着他毫无生气的器官。

这时候男人已经打开了门,白朵朵顺势把他推到屋里,连灯都没开,便迫不及待的去寻找他的嘴唇。

火热的身躯很快贴到了一起,男人的炙热气息让酒醉的白朵朵愈发的亢奋,她胡乱的解开衣扣,把男人的手按到自己的胸口上。

撕裂般的痛楚很快袭遍了全身,白朵朵疼的瑟瑟发抖,再次流出了眼泪,这一次,确是幸福的。

子懿对她还是有感觉的,他还是爱她的!

一浪接一浪的冲击很快击就溃了她的思维,在男人强而有力的猛攻之下,白朵朵的意识逐渐模糊……

第一缕阳光透窗而入,刚好落在了白朵朵的眼睛上,她打了个哈欠,猛地从床上爬起来。

该给子懿做点早餐,她记得有句话是这样说的,要征服男人的心,首先得征服他的胃。

满脸娇羞的回过了头,下一秒却仿佛被雷劈了一般的愣住了。

这个男人是谁?怎么会在她床上?

躺在她身边的根本不是穆子懿,而是另一个她从没见过的男人。

单从欣赏的角度来说,这人无疑很帅,深邃眉眼,挺拔的鼻梁,完美的犹如希腊的雕塑。此时他微微的皱着眉,像是藏了什么解不开的心事。

可是白朵朵并没有太多欣赏她的心情,因为她注意到这里的摆设和她的家完全不同。

天!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她用力的捂住嘴,忍住了想要尖叫的冲动,慌张的爬下了床。

身体上的疼痛让白朵朵脸色发白,然而所有的一切都远不及记忆复苏所带给她的震撼。

她……她居然认错了人!

到了外边白朵朵才发现男人住的竟然是自己的隔壁。

手忙脚乱的打开了自己的房门,一屁股坐在沙发上,白朵朵使劲的按着胸口,一颗心仿佛就要跳出了嗓子。

这时,电话忽然响了,吓得白朵朵差点从沙发上跳起来。

“昨晚打那么多遍你都不接,朵朵,你没事吧?”

听到是夏青,白朵朵松了口气,心虚的说:“大概是睡的太沉,没听见,不用担心了,我挺好的。”

“可是听你的声音似乎不太好。”

“我还能骗你吗,真的没事。”白朵朵赶紧喝了一口水,以掩盖嗓子的沙哑。

“那我就放心了,对了,晚上有个同学聚会,你要不要来?”

“你发起的?”白朵朵有些惊讶,毕业后她就嫁了人,除了夏青,她从没和别人联系过。

“当然……不是我。”夏青拉了一个长声,大咧咧的说:“你还记得殷菲儿吗,这次是她邀请的。”

“啊!是她啊。”

这个名字白朵朵很有印象,人长的漂亮,家境又好,典型的白富美,大学时她们住在一个宿舍,相处的还算不错。

第4章 抱重孙子

“大哥,让夏青送吧,你再留一会。”殷菲儿柔柔的说。

这场聚会本来就是为殷御鸿准备的,他走了就没有意义了。

白朵朵急忙抓住了夏青,鸡啄米似的点着头说:“对对对,她送我就行。”

殷御鸿淡淡的看了她一眼,随后宠溺的摸了摸妹妹的头。

“你的心意我领了,大哥还有一点公事,得回去处理下,改天再聚。”接着又对白朵朵说:“白小姐,请吧,夏青好久没过来了,我希望她能多陪一会菲儿。”

夏青瞅着他说:“那我今天就不走了,住你房间行吗,御鸿哥。”

殷御鸿微微一笑,说:“随便你。”便大步出了门。

殷菲儿叹息一声说:“今晚的准备又白费了,朵朵,让大哥送你吧,听夏青说你们刚好顺路。”

“去吧,我就不送你了,晚点咱们电话联系。”夏青把她推到了门口,白朵朵无法再推辞,只好上了殷御鸿的车。

一个漂亮的漂移,轿车离开了别墅,白朵朵被转的晕乎乎的,差点撞到车门上,她不满的看了一眼殷御鸿,对方仍像什么都没发生似的开着车。

“喂,你……”

白朵朵想问他是不是故意的。

殷御鸿挑了挑眉,平淡无波的问:“怎么了?”

“没什么。”白朵朵把脸转向了窗外,不和他说话才是最安全。

轿车忽然停下,周围的温度顿跟着上升了好几度,白朵朵纳闷的转过身,一张放大数倍的俊脸出现在眼前。毫不夸的说,只差一厘米,两人的嘴巴就亲上了。

“啊!”白朵朵惊慌的捂住了嘴,殷御鸿平静的看了她一会忽然笑了。

“这么紧张干什么,以为我要非礼你?”

他单手撑着车座,把白朵朵圈在里边,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没,我没有。”白朵朵缩写身体,生怕自己碰到他。

殷御鸿扬了扬眉,语气中带出了一抹调侃。“那你怕什么,为什么躲着我,难道我们见过?”

冷汗刷的出了一身,白朵朵的酒算是彻底的醒了。她慌忙的摆着手,连声说道:“不可能,我们怎么会见过,我第一次去菲儿家。你……你快点开车吧,我真有事。”

殷御鸿嘴角微弯,忽然倾下了身,白朵朵的脸腾的红了起来,心里跳的比打鼓还厉害。他要干嘛?要和自己接吻?

“不要!”白朵朵激动的捧住了殷御鸿的脸,殷御鸿挑了挑眉,忍着笑道:“白小姐,你没系安全带,被抓到是要挨罚的。”

白朵朵目瞪口呆之下,殷御鸿将她的安全带扣入了卡槽,然后又像什么都没发生似的回到了驾驶位。

轿车从新启动,白朵朵的心就像过山车一样,忽高忽低狂跳个不停,好不容易到了门口,她飞快的扯下安全带,转身就往大厦里跑。

万般煎熬中电梯终于到了自己住的楼层,开门的时候她特意给自己喷了香水,以掩盖一身的酒气。

上了二楼,白朵朵一眼就看到了那个头发花白的清瘦老人。

“爷爷,这么晚了,您怎么来了?”

白朵朵小跑着过去,坐到了老人的身边。

老人慈爱的拍了拍她的手背,说:“突然很想你们,就过来看看,你不会怪我打扰你们的二人世界吧。”

白朵朵脸红的低下了头,小声说:“怎么会,爷爷住几日我才高兴呢。”

旁边的穆子懿哼了一声,起身说:“我先回去睡了,你陪爷爷聊吧。”

“站住。”老爷子淡淡的喊了一声。“我有话对你们说。”

穆子懿不耐烦的回过头问:“爷爷,什么事啊,我困了。”

老爷子重重一点拐棍,沉声说:“再困也得等我把话说完。”

穆子懿不情不愿的回到沙发上,并狠狠的瞪了白朵朵一眼。

老爷子皱了皱眉,对穆子懿说:“你不是一直想看遗嘱吗,今天我带来了,如果朵朵能在我死前怀上孕,你将得到百分之三十的股份,孩子和朵朵另外我再给百分之十。”

老爷子挥了挥手,李律师立即把合同放到了桌上。

穆子懿脸色微变,他目光不善的看了一眼白朵朵,说:“我知道了,我会尽快让您抱上重孙子的。”

老爷子哼了一声,起身道:“朵朵,爷爷溜达够了,该走了,你们早点休息吧。”

“爷爷,这么晚了,您就别回去了。”

白朵朵扶住老爷子,老爷子轻轻推开了她,说:“爷爷不习惯在别的地方睡,改天再来看你们。”

老爷子说走就走,完全不像是个病人。

关门之后,屋子里一下静了下来。

“老爷子为什么给你百分之十的股份?贱女人,你到底给他灌了多少迷魂汤。”

穆子懿抱着肩膀,一脸讽刺的看着她。

“子懿,咱们就不能好好说话吗?”白朵朵放柔了语气,试图缓和两人的关系。

“收起你的嘴角,实在让人恶心。”穆子懿目光怨毒,恶狠狠的说:“你嫁给我就是为了这些钱吧,算计的真好,可我偏不让你如愿,白朵朵,我永远都不会让你怀上我的孩子。”

穆子懿的话犹如利剑,句句都刺在白朵朵的心上,她紧咬着嘴唇,哽咽着说:“如果不喜欢,你当时为什么娶我,子懿,我们这样互相折磨有意义吗?”

穆子懿冷笑着看着她,“你以为我真是因为喜欢才娶你的?白朵朵,别异想天开了,知道你父亲是怎么死的吗?他是为了救我爸,否则我怎么可能要你。”

白朵朵浑身一颤,无法控制的倒退了好几步。“你,你说什么?我爸不是被车撞死的吗?”

穆子懿残忍的裂开了嘴角。“如果不是为了保护我爸,他根本不会死。”他顿了顿又说:“虽然我爸最后也没活成,老爷子还是领了白家的情,让我没想到的是,他竟然会给你股份。”

“我……我不会要的。”白朵朵紧抓着沙发的扶手,说:“我父亲他……他肯定也不希望我拿你们家的钱……。”

穆子懿上前一步,捏着她的下巴说:“既然不是为钱,就离婚吧。”

第5章 同是女人

白朵朵的眼泪一下就流了出来。

“为什么?我不会同意的。”

穆子懿冷冷的说:“因为你贱,明知道要嫁给我,还出去找男人。”

白朵朵挣脱了他的手,哭着说道:“已经证实过了,照片上的人不是我,你为什么不信?”

“我只相信自己眼睛看到的,白朵朵,你给我等着,早晚有一天我会让你主动提出离婚,穆家更不会给你一分钱。”

穆子懿不屑的看了她一眼,拿出了电话。

“艾琳,给我开门,我马上就过去。”

他拿过外衣,大步出了门,白朵朵愣了一会,忽然冲了出去,死拽住穆子懿的衣襟。

“你不能走,别忘了我才是你的妻子。”

穆子懿准确的抓住了她的手腕,把白朵朵抡到了一边。

白朵朵毫无防范的撞倒了墙上,她挣扎几下爬起来,又去抓穆子懿。

“滚。”

穆子懿头也不回的甩开她,闪身进了电梯。

电梯门瞬间合上,白朵朵又去按旁边的,叮当一声,门开了,出来的却是殷御鸿。

“白小姐,又见面了。”

他用手撑着墙,样子似乎有些疲惫。

“你?刚才没上来吗?”

说话的功夫白朵朵看了一眼那边的电梯,数字显示已经到了一楼,再追穆子懿显然不可能了。

“临时有事,出去了,白小姐,晚安。”

穆子懿放下了手,淡淡的说了一句,走向自己的房间。

白朵朵直直的瞪着他,心里的堵闷几乎已经到了极点。

“等等。”

不知道哪根筋抽了,她居然跑过去拦住了殷御鸿,对方挑了挑眼皮,问:“有事吗?”

“我想去你房间坐坐。”意识到自己表达方式不对,白朵朵马上改口道:“呃,主要想了解一下菲儿的近况。”

殷御鸿扬了扬钥匙,平淡的说:“来吧。”

穆子懿能出去找女人,她和同学的哥哥聊聊天也没什么。

给自己找了一个合理的借口,白朵朵迈着小碎步跟着殷御鸿进了屋。

房内干净整洁,大部分色调都是灰白两种颜色,看着这些似曾相识的摆设,白朵朵又想起了昨晚的事。

接过殷御鸿递来的红茶,白朵朵假装平静的问:“你在这住多久了,我怎么没见过你呢?”

殷御鸿半眯着眼睛靠在沙发上,淡淡的问:“是吗?”

白朵朵心虚的反问道:“‘是吗’是什么意思,难道你说话都用这种反问方式吗?”

殷御鸿挑起了眼,“白小姐不也一样。”

白朵朵忽然发现找这个男人聊天是件错误的选择,同时也有了一种马上离开这里的想法,很快她就将这种想法付诸了行动。

“你看起来很累了,我想咱们还是改天再聊,再说,时间也不早了。”

她从沙发上站起来,殷御鸿嘴角微扬,却没有送她的意思。

“也好,白小姐早点休息。”

白朵朵不满的“嗯”了一声,开门回了自己的房间。此时她特别想抽自己几个嘴巴,殷御鸿不认识她不是正好吗,干嘛要去自讨没趣。

时间指向凌晨2点的时候,白朵朵仍然没睡着,脑袋里乱糟糟的,穆子懿和殷御鸿轮番登场,胀的她几乎发疯。

实在躺不住就给夏青发了一个信息,没过一分钟对方就回了,问她是不是见到穆子懿了。

白朵朵毫无隐瞒,把刚才的事和夏青说一遍,夏青听完当即义愤填膺,把穆子懿骂了一顿,随后话锋一转,问起了殷御鸿。

“你觉得御鸿哥这个人怎么样?”

白朵朵想了想回道:“没什么感觉。”

除了有点帅,她暂时还没发现他其他的优点,缺点到是不少,矫情,自作主张,没礼貌,想起他帮自己系安全带的情景,她又觉得他有点神经兮兮。

“我不是让你有感觉,就是……”夏青难得吞吐了一下,说:“就是想听听你对他的评价。”

白朵朵无聊的翻了一个白眼。“没什么好评价的。”忽然脑中灵光一闪,她惊讶的问夏青,“喂,你不会喜欢上他了吧。”

“混蛋,我一直把他当大哥,怎么会喜欢。”

夏青的回答多少有些言不由衷,白朵朵的心里顿时翻腾了一下,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殷御鸿毕竟是她第一个男人。

“不喜欢就好,可别像我一样找了一个人渣。”

夏青马上回道:“别拿你的穆子懿和御鸿哥比,他给御鸿哥提鞋都不配。”

白朵朵看的刺眼,忍不住回道:“知人知面不知心,你怎么知道你的御鸿哥不是渣男,搞不好他还是那种睡了别人都不敢承认的货色。”

夏青回了一个愤怒的表情。

“白朵朵,再胡说八道小心我和你绝交。”

白朵朵嘿嘿两声,说:“放心,你的御鸿哥就住在我的隔壁,以后我帮你监视。”

夏青发来一个“滚蛋”的表情,白朵朵撂下手机,没再回信。

一想到住在隔壁的男人,那晚的情景就自动从脑袋里跳出来,白朵朵不禁面红耳赤,只好强逼自己去想别的,不知辗转了几个小时,终于沉沉的睡了过去。

迷迷糊糊中被电话给吵醒,号码很陌生。

“您好,我是白朵朵。”

“我是子懿的女朋友艾琳。”对方也剪短的介绍了自己。

对方的名字让白朵朵睡意全无,她撑起了身体,愤怒的问:“你找我干什么?”

艾琳咯咯一笑,嗲声嗲气的说:“当然是谈子懿,否则我会理你吗?”

白朵朵坐直了身体,大声说道:“子懿是我的老公,你要有良心就离他远点,咱俩没什么好谈的。”

艾琳拿腔作势的说:“你这么说不觉得太残忍了吗?子懿爱的是我,他根本就离不开我,到是你,横插在我们俩中间,实在是太多余了。”

略作停顿,她又说:“白朵朵,其实咱们都是可怜人,女人何必为难女人呢,不如你出来咱们俩谈谈,说不定还能找到好的解决办法。”

白朵朵沉默了,或许她说的也有道理,这样拖着对谁都是一种伤害,她已不期望穆子懿浪子回头,只要他同意离婚,对她来说就是解脱了。

“好,你说地点。”

电话那边艾琳对穆子懿妩媚一笑,做了一个胜利的手势,穆子懿嘴角轻勾,阴晴不定的看着瓶中的透明液体。

powered by 带字头像 © 2017 WwW.daizitouxi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