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结局)何夕纪盛延-婚短不知情长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9-01-09 00:35

《婚短不知情长》的主人公是何夕纪盛延,是作者“直白不白”所著,讲述了何夕因为爱,等了一个人十六年,最终换来的却是一张离婚协议并失去了自己两个月的孩子,而她因爱放弃的男人却反过来百般纠缠。

婚短不知情长何夕by直白不白在线阅读

第1章 主动离婚

夜里。

女人一个人坐在偌大的沙发上,看着电视里有关何丝钢琴独奏音乐会的新闻报道。

“他一定去了,每次何丝演出,他都没有缺席过。”何夕默默的念着。

她嘴里这个“他”就是自己的丈夫,纪氏集团的CEO纪盛延。

“咣”的一声,家门被人推开。

何夕放在文件上的手指下意识蜷缩起来,她知道是纪盛延回来了,因为家里的门只有她和纪盛延的指纹才能打开。

沉稳的脚步声越来越近,厨房的灯光随后亮起来。

何夕隐隐感到一丝不安,他们结婚三年,纪盛延几乎从不回来。

厨房传来男人灭火似的喝水声。

纪盛延烦躁的扯着领带,来不及入口的水流顺着他脖颈阴湿了衬衫。

“你回来的正好,我有事找你谈。”何夕站在餐桌后面,把手里的文件推过去,淡淡开口说:“我想和你离婚。”

纪盛延手上的动作有那么一瞬停滞,但很快便恢复常态,他放下矿泉水瓶,双手撑在餐桌上,男人身上的压迫感瞬间袭来,讥笑的反问她,“怎么?不想做纪太太了?”

是啊,所有人都知道三年前纪盛延要娶的不是她,是她舅舅的女儿何丝。

“是,我不想做纪太太了,一个有名无实的纪太太。”何夕表情淡然的看着纪盛延,就好像她早已看清了这个事实,平和着语气继续说,“是我错了,一开始就错了。这三年,你根本不爱我,也不愿意碰我。在你心里,我从来就不是纪太太,真正的纪太太应该是何丝,所以我把她还给你,我们离婚吧。”

离婚。

这个词第二次从何夕口中念出来,却遭到纪盛延报复的冷笑。

“何夕,别忘了,当初把何丝弄伤住院,代替她嫁给我的可是你。才三年,才和我结婚三年,你就受不了了?”

是啊,她受不了了,受不了纪盛延从来不回这个家,从来不关心她,甚至不承认碰过她。

这算哪门子婚姻,这比坟墓还可怕。

她已经不在乎纪盛延怎么看她了,三年都没改变他的想法,未来三十年也不会。

何夕只想离婚,她近似恳求的看着纪盛延,“对不起,是我错了,是我对不起你和何丝。现在我主动放手,我可以什么都不要。外面的人问起来,我也会说是我个人原因导致我们婚姻破裂,所有的错都是我一个人造成的。我求求你纪盛延,跟我离婚吧!”

一个女人要伤心到什么地步,才会恳求一个男人跟她离婚。

何夕身上的痛,纪盛延看不到。

在他眼里,何夕今天所做的种种,无非是想离开他,和顾萧笙在一起。这个可恶的女人,在毁了他的幸福后,还妄想和别的男人远走高飞,绝不可能!

矿泉水瓶在纪盛延手中捏扁,里面的水像喷泉一样溅到桌子上,气氛一下冷到了极点。

这时,客厅电视机传来的新闻声便显得格外刺耳。

“据本台最新报道,今日下午,纪氏集团少夫人何夕女士在好友顾萧笙的陪同下出现在本市一所私立医院妇产科外,两人举止亲密。何夕女士小腹隆起,疑似有孕。”

第2章 打掉孩子

何夕愣住。

之前她和顾萧笙的报道也经常出现在媒体上,可都没有这次快,明明下午才发生的事情,晚上就被曝光出来。

“何夕!”

纪盛延暴怒的点着她的名字。

何夕猛地回头,看见纪盛延被怒气染红了的瞳孔。

“孩子是他的。”纪盛延盯着她的肚子,语气像是在审问一个死刑犯。

何夕心头“咯噔”一声,她害怕眼前的纪盛延,可为了能让他签下离婚协议,她必须这么说。

“是不是顾萧笙的根本不重要,反正不是你的。”

不是他的。

纪盛延清楚的听到这句话。

他没碰过何夕,孩子当然不是他的。

纪盛延很清楚这件事,从半年前顾萧笙回国,媒体就一直在报道他和何夕的暧昧新闻。

例如,记者拍到顾萧笙捧着鲜花站在他们家楼下。再例如,顾萧笙经常私下和何夕一起吃饭。甚至连媒体拍到顾萧笙在这个家里逗留几个小时,纪盛延都没这么生气过。

可今天,一切都不一样了。

何夕,背着他有了顾萧笙的孩子。

这是纪盛延无法原谅的。

他没有当即掐死这个女人,而是打了一个电话,“安排医生,做引产手术。”

听到“引产”这两个字,何夕惊恐的瞪大了眼睛。

她甚至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整个人下意识的向后退了几步。

纪盛延挂断电话,抬头时发现远离他的何夕,敏捷的绕过餐桌向她袭来。

“不要!”

何夕胡乱的挥舞着手臂,她知道纪盛延想干什么。

他要打掉这个孩子。

纪盛延过来抓住她手臂,像是要把她整个人掐碎,“何夕,这个孩子不能留。”

“为什么?为什么要打掉我的孩子?”何夕吓得直哭,她用力想挣脱纪盛延的束缚,可惜没用,只能跪下来求他,“求求你,不要伤害我的孩子。我知道错了,我都知道错了,是我对不起你和何丝,都是我的错,我不该拆散你们。纪盛延,我求你,求你放过我的孩子,不管你让我做什么我都愿意!求求你!求求你!”

何夕在下跪,哪怕被纪盛延抓着手臂,无法完全跪倒在地面上,何夕仍在努力恳求着面前这个男人。

她不能失去这个孩子,她做了这么多,就是为了这个孩子啊!

“何夕!”纪盛延低眸看着她,眼睛里没有一丝动容,“这个孩子不能留,不要让我再说第二遍。”

不能留。

纪盛延给这个孩子判了死刑。

那一瞬,何夕的身体好像被抽走了灵魂,目光茫然的任由纪盛延拖拽起来。

她这个准妈妈,很快就要失去自己的孩子了。

她用爱情和婚姻换来的这点血脉,终究没能保住。

“不——”

何夕在嘶吼,她奋力甩开纪盛延的手臂,逃一样向后退去,由于重心不稳,直接磕在身后的桌角上。

“咕噜。”

一个纽扣一样的东西滚到角落里,声音同时也被巨大的撞击声所吞没。

何夕捂着疼痛的肚子,耳边一片安静,直到一片巨大的阴影笼罩着她,再抬头时,看到的只有融在黑暗里的纪盛延和他凉薄的嘴唇微动。

意识弥留之际,何夕只感觉下体微凉。

地上留下一片血迹。

第3章 病情危急

纪盛延抱起何夕,开车赶往医院。

市区中心的一家私立医院,自动门打开的那一瞬,一个身形高大的男人神色匆匆的抱着一个女人冲进来。

值班的医护人员一眼就认出了这个男人,正是纪氏集团的总裁纪盛延,他怀里的女人就是何夕。

“医生!”

纪盛延怒吼着,像是要将整个医院撕碎。

抢救人员急忙赶来,何夕被放到移动病床上,医疗器械瞬间布满了全身。

“病人下体大面积出血,脉搏微弱,血压低于正常范围,需要马上抢救。开放静脉血管,20%甘露醇,200ml葡萄糖准备。”

医生飞快的语速刺激着纪盛延的大脑神经。

半个小时前,何夕还拿着离婚协议站在他面前,现在怎么就成这个样子?

纪盛延不相信,不信何夕会出事,他上前抓住正在忙碌的医生,“她不会死,对不对?”

医生明显一愣,然后本着医护守则回答说,“身为医生,我不能跟家属保证任何事情,但纪太太目前的情况确实不太乐观。还有您电话里提到的……医院要征求孕妇本人的意愿才能做这种手术。”

意思就是,没有何夕本人签字,医院不能拿掉这个孩子。

这分明是在挑战纪盛延的底线,整个A城没有他纪盛延办不到的事,何况只是拿掉一个没成型的孩子。

“纪先生。”医生咬着牙,承受着纪盛延手上的力道,额头瞬间布满了一层细汗。

“想在这座城市安安稳稳的做个医生,就给我老老实实的听话。我再说最后一遍,我太太何夕今天不小心撞到了肚子,到医院的时候胎儿已经保不住了。医生根据规定,为了确保大人的生命安全,做了引产手术,听明白了吗?”

纪盛延阴冷的语调让医生心生畏惧,他连连点头,“听明白了,纪先生,纪太太的孩子保不住了。”

“很好。”

纪盛延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松开医生的手,放他去救人。

夜里。

医院的走廊很静,只有何夕所在的手术室的红灯还亮着。

纪盛延一个人站幽长的走廊里,背靠着墙,仰着脖颈望向天花板。

他在想何夕,在想几个小时前,何夕跟他说的每一句话。

“我想和你离婚。”

“我不想做纪太太了,这三年,你根本不爱我。”

“为什么要打掉这个孩子?”

“纪盛延,我求你,求你放过我的孩子。”

何夕无助的脸浮现在他脑海里,纪盛延心头一颤,深深的吸了口气。

他和何夕,从什么时候开始变成这个样子了?

纪盛延这么想着,脑子里突然出现“顾萧笙”这三个字,他得到了答案,是从十六年前,顾萧笙第一次去何家就开始了。

慢慢的,何夕和顾萧笙成了一对,而他和何丝,也渐渐的被舆论绑在了一起。

虽然三年前的婚礼让何夕成了纪太太,可她怀了顾萧笙的孩子,这是纪盛延无法容忍的。

所以,这个孩子必须拿掉。

手术室外的红灯还亮着,走廊另一边传来男人急促的脚步声。

很快,匆匆赶来的顾萧笙便出现在纪盛延面前。

powered by 带字头像 © 2017 WwW.daizitouxi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