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宋希文聂凌齐-你是我的星辰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9-01-09 01:02

《你是我的星辰》是作者“山瑰”所著,讲述了为了未婚夫的事业和他们以后的婚姻,她在赵一锋安排下,成为W集团做商业间谍,可万万没想到这只是他的一场精心的骗局罢了......

你是我的星辰宋希文by山瑰在线阅读

章节精彩阅读:

宋希文胡乱将脸上的眼泪擦了擦,抬起头,看清来人,一下子扑进她的怀里,委屈得再一次放声哭了出来,“倩倩……”

看着哭得像个泪人一样的宋希文,钟倩拍着宋希文的背柔声安抚道:“哭吧,哭吧,都哭出来吧!有什么委屈你就跟我说,我可能帮不了你,但是说出来,你心里也好受一些。”

宋希文蹲在蹲在灯柱下,蜷缩着身子,不知哭了多久,窝在钟倩的怀里哽咽地说道:“倩倩,你知道吗?赵一锋他根本不爱我……呜呜……我被他卖了!他从头到尾只是在利用我……呜呜……他居然还和我妹妹……倩倩……现在竟然连我爸也不相信我,他现在完全被那个狐狸精迷住了,我真的……真的什么都没有了……呜呜呜……”

宋希文断断续续的哭喊着,钟倩被她说得都晕了头。但是刚才陈嫂给她打电话那担忧的语气,她就知道她家里一定又出了什么事,这会儿她心里肯定不好受。

钟倩没有打断她,就那样静静地听着宋希文没头没脑得控诉,安静地陪着她。就好像以前她被同学们嘲笑偷偷哭泣时,她陪着她一样。

最后宋希文实在是哭得累了,窝在钟倩的怀里也能安安心心地闭上眼睛打个盹。

看着怀里已经哭得倦了的宋希文,钟倩轻轻拍着宋希文的肩柔声说道:“困了就跟我回家吧?回家洗洗,好好睡一觉,有什么事,咱们睡饱了明天再说。”

宋希文望着钟倩,温顺地点了点头,现在除了钟倩那里,她确实也无处可去。

她和钟倩从高中到大学一直都是最好的朋友。高中的时候,钟倩由于成绩拔尖被辰东破格录取,空降到她的班上。

辰东在全国那都是顶顶有名的,他们打出的口号就是:贵族精英培养摇篮。在辰东,鲜赫的家世和出类拔萃的成绩二者缺一不可。

钟倩的家境一般,又是插班生,所以进了辰东以后得日子很不好过。那时候宋希文简直就是班上的小公主,成绩第一不说,肤白貌美脾气又好,所以自然有很多追求者,她那时候在班上跺一跺脚,全班都能震一震。

可就是这样的天之骄女宋希文,在那个时候却陪着她度过了漆黑漫长的适应期。宋希文是钟倩在辰东交到的第一个朋友,也是唯一的朋友。

这么多年的姐妹,她们之间渐渐有了一种不言而喻的默契。

就像今天晚上,宋希文哭,她就静静地陪着,不需要多说,她知道她心中的苦楚。

这一夜宋希文睡得里不安稳,白天里那些肮脏屈辱的一幕幕,到了夜里在梦里依然不依不饶地折磨着她。

凌晨四点的时候,宋希文就再也睡不着,身旁的钟倩感觉到身旁宋希文的不安,关切地问道:“希文,怎么了?”

“我把你吵醒了吗?”宋希文歉疚地小声说道,“我没事,你睡吧!”

钟倩对她何其了解,听她这样说就知道肯定有事。揉了揉眼睛,强打起精神说道:“我不困,我们聊聊天吧!反正我们也很久没有聚在一起,像这样简单地聊天了。”

宋希文感觉心里闷闷的,但是钟倩也不是外人,反正也睡不着,索性她就将昨天的事一一跟钟倩说了。

听完宋希文昨天那波折的一天,钟倩惊讶得合不拢嘴,心疼地看着宋希文,愤愤不平地说道:“那赵一锋还是人吗?平时看着人模狗样的没想到竟然是只披着羊皮的狼!还有你那个妹妹,我就知道她不是什么好东西,还真是从小看着自己老妈伺候男人,耳濡目染、潜移默化,无师自通了还?!”

钟倩的话虽然直白了点,但是却说得宋希文心头一暖。就算什么都没有了,至少她还有钟倩这个仗义的朋友。

宋希文吸了吸鼻子,歪头轻轻靠在钟倩的肩膀上,长长地叹出一口气,轻声说道:“倩倩,谢谢你!”

钟倩被宋希文这突然的矫情弄得很不适应,冲着天花板翻了一记白眼,问道:“那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办?真的回去找那个什么聂凌齐合作?”

被钟倩这么一问,宋希文还真有点不知所措,看着天花板,茫然地摇了摇头,又叹出一口气低声说道:“我不知道……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聂凌齐是个很危险的人物。”

钟倩看着宋希文,欲言又止犹豫片刻还是忍不住地压低声音小声说道:“希文,你是真的不知道聂凌齐是谁?”

宋希文被钟倩这么一问反而愣住了,侧头看着钟倩茫然地摇了摇头。她难道应该知道聂凌齐是谁?!

钟倩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缩进被窝里,在宋希文的耳边悄声说道:“我也不知道你这次惹上聂凌齐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他是个神秘的人物,我对他的了解也不多,但是两年前他的未婚妻姚晓妤被黑道上的仇家绑架撕票的事整个A市都闹得沸沸扬扬的,不过具体的情况我也不是很清楚。我只是听街坊邻居茶余饭后的闲聊说起过。不过聂凌齐是真的很爱他那个未婚妻,他将她保护得很好,就算人已经死了外面的媒体也没有拍到她的一张正面照。可没想到你居然和那个姚晓妤长得一模一样。”

听到这些话,宋希文心中莫名地一紧,想起那张被聂凌齐珍藏得很好的老照片,眼神微微黯然。

突然对聂凌齐的那点小八卦好奇起来,看着钟倩追问道:“你都知道什么?”

说起当年坊间的那些传言,钟倩到现在都还有些激动。聂氏在A市绝对算得上只手遮天的大财团,所以当时那些大人们简直把聂凌齐说得神乎其乎的。

出于好奇,钟倩又悄悄打听过,以下消息还是稍微比较靠谱:“听说聂凌齐和他那个未婚妻是青梅竹马,从小就订了娃娃亲。聂、姚两家是世交,两人从小一起长大,感情很好。后来姚晓妤被绑架好像是因为聂凌齐事业板块扩张招来仇家。听说绑匪胃口很大,出口要价就是一千个亿,聂凌齐毫不犹豫一口就答应了下来。而且聂凌齐当时三天之内就凑齐了一千个亿,拿着赎金去换人,可是不知怎的后来绑匪突然就撕票了。”

“那后来呢?”宋希文好奇地追问道。

第一章 痛苦的呻吟

黑夜,悠久绵长。

呜咽声伴着呻吟声从W国际顶楼的总统套房传来。

女人的双手被粗实的麻绳了捆在床头,浑身没有一片遮挡的衣物。

男人沉重的身子实实地压在女人的身上,居高临下地审视着眼前这个卑贱的女人。

“说,你是谁!”男人愤怒地低声暴吼道。

“宋希文……”女人颤抖地看着眼前这个男人,这个问题他问了很多遍,这个答案她也重复了很多遍。

感觉到男人下身的滚烫,女人下意识地夹紧双腿,瑟缩着往后挪了挪,却无处可逃。

女人瑟缩的小动作像导火线一样点燃了男人身上的那一把火。男人眯眼看着女人丰满婀娜的身姿,双手握住女人的丰臀,一鼓作气,猛地冲进女人的身体。

“啊~”突然其来的剧痛让女人难以克制地失声尖叫出来。

身下的余痛还没完,男人却毫不怜香惜玉地捏住她的下巴,质问道:“谁派你来的!”

“嗯……啊……”女人脸上泪水横流。身下一次比一次更猛烈的撞击痛得她甚至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说!”男人暴呵一身,身下的刑罚更加用力。

“没……没有……”女人的话里夹着哭腔,但是却又忍不住地跟着男人的节奏呻吟起来。

看着眼前这个像猛兽一样的男人,她的心里无数次地呼唤着那个熟悉而遥远的名字“一锋”。

赵一锋是她的未婚夫,本来两人都准备结婚了。可是一个月前赵一锋却突然慌张地找到她,说是公司发展遇到瓶颈,需要她的帮助。

作为未婚妻,她想都没想就一口答应了。

赵一锋安排她来W集团做商业间谍,虽然这样做有违初心,但是为了一锋,为了他们的未来,她还是同意了。

在赵一锋的安排下,她很顺利地进入了W集团,凭借名牌学历和过硬的能力,她轻松拿下了总裁助理的职位。

然后见到了她这辈子的噩梦——聂凌齐。

聂凌齐,W财团唯一继承人,A市最大黑帮组织玉麒帮帮主,此刻压在她身上实施暴行的生猛男人。

原本她以为像聂凌齐这样的男人对她这种乏味的女人是绝对不感兴趣的。

可没有想到的是聂凌齐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整个人都呆住了,而且不止他,几乎在场的所有人都呆住了。

他们都说她很像聂凌齐两年前去世的未婚妻姚晓妤,很像很像,几乎一模一样。

直到被聂凌齐扔在床上,被他这样捆绑着夜夜笙箫,她才在悔恨的泪水中明白低估眼前这个男人是件多么愚蠢的事。

记得第一次之后,她看着床上的那一片血迹,哭到心死。

她和一锋有婚约在身,虽然是为了一锋的事业,但她心里终究过意不去。她为一锋保留了那么多年的贞洁,再也没有了,她所有的矜持和尊严全都不复存在了。

身下又一波不依不饶的凌虐让宋希文彻底没了力气。每次不管聂凌齐怎样虐待她,怎样用力,她都死死地咬住牙关,硬是什么也不说,直到他精疲力尽,他才肯放过她。

可是一次次之后,她发现这个男人好像精力越来越旺盛,此刻她已经累得快要昏厥,可是他似乎还在兴头上。

宋希文感觉自己的眼皮越来越重,身下的疼痛越来越模糊,浓浓的倦意袭来。黏热的湿发贴在脸上难受极了。

宋希文下意识地往被窝里缩了缩,歪着头模模糊糊地睡去。在意识的最深处,她仿佛又看见那个对她永远温柔的男人,情难自禁地柔声呼唤道:“一锋……”

正在奋力挺进的男人,动作猛地一顿,眼神里瞬间染上一层血色。

万籁俱寂的W国际。

总统套房突然“砰”地一声被人猛地一脚从里面踹开。

门口值班的黑衣保镖看着半身赤裸,面带怒色的聂凌齐心中一凛,毕恭毕敬地鞠躬九十度应声道:“总裁!”

聂凌齐胸口剧烈的起伏,透露着此刻他内心的激荡和愤恨。

贴身助理顾青丰麻利地拿起外套小心翼翼地给聂凌齐披上。

聂凌齐扭头回望房间里的一室旖旎只感觉太阳穴突突地跳。咬牙切齿地向外走去,一边走,一边命令道:“把所有叫“一锋”的人统统给我找出来!”

“是!”顾青丰微微皱眉,看着聂凌齐铁青的脸色,也不敢多问。

刚送走聂凌齐,这边电话又紧锣密鼓地响了起来。

顾青丰看着屏幕上的来电显示,就皱起了眉头。这个小祖宗这会儿打电话来准没好事。

“姚二小姐。”犹豫片刻,顾青丰还是硬着头皮接了起来。

“听说有个狐狸精爬上了我姐夫的床?”姚晓冉尖利的声音像淬了毒一般的锋利。

顾青丰眉头皱得更紧了,满是担忧地望了望总统套房虚掩的门缝,嗫嚅地搪塞道:“二小姐,你知道的,聂少的事,我们不敢多说。”

“少废话,把人给我交出来。”姚晓冉咬牙切齿的说道,气势汹汹的样子恨不得立马将那个狐狸精给撕了。

“交?二小姐,您这跟我开玩笑的吧?聂少的人我哪有资格说交就交。”跟了聂凌齐这么多年,聂大少爷那暴脾气他可没有胆量去领略。

“行!你给我等着!”说完姚晓冉就气呼呼地把电话给挂了。

这两年聂凌齐身边那么多莺莺燕燕都被她赶走了,这半路杀出来的狐狸精,她还不信收拾不了她!

被套上低胸包臀兔女郎妆的宋希文稀里糊涂地被扔进昏暗迷乱的包厢。

茫然地看着包间里男人们如狼似虎的目光畏惧退却地像一个走错房间的孩子。宋希文畏缩地站在角落里,两手死死地拽着裙角。

“哟,这小妞儿还真是挺正的,就是怎么有点害羞啊!”一个肥头大耳的男人调笑地说道,一双眼睛直勾勾地看着宋希文胸前的沟壑。

“就是啊,美女,不要老站在门口嘛!进来坐,我们陈总给的小费很丰厚的。”男人面带微笑,一边说着还一边起身朝着送宋希文走来。

宋希文目光炯炯地看着向她走来的男人,步步后退,光洁的背抵在冰凉的墙上。

    
powered by 带字头像 © 2017 WwW.daizitouxi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