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章节)顾七奚霍喻怀小说阅读-回侧细雨覆江南无弹窗阅读

发布时间:2019-01-09 01:32

《回侧细雨覆江南》是由“大友”所著,讲述了顾七奚和霍喻怀之间的感情故事,真是没有想到五年前所发生的事情,五年后再次归回得重新找回属于自己的东西,而与喻怀之间的感情又会怎么办。

回侧细雨覆江南

小说精彩内容试读

顾七奚回到公司的时候脸色还没有缓过来,同事胡菲偷偷的觑她,“你怎么了?是不是有什么事?”

顾七奚回神,强颜道,“没事。”

她深吸了一口气,压下心中纷乱的思绪。

那天阿九被佣人欺负的场面还在脑海里回放。

也许她能够想想办法,接触一下阿九,至少了解一下他现在的真实情况。

胡菲见她已经恢复了往日镇定自若地样子,于是凑过来一脸八卦的说道,“听说今天公司里要来一个大客户!”

顾七奚对这些八卦没兴趣,但是又不好驳了同事的热情,只能一边工作一边听她继续说道,“听说为了迎接他咱公司的保洁工作都上了两个档次……”

“顾七奚!”部长王刚喊了顾七奚一声。

顾七奚站起来,王刚把手上的文件递给顾七奚,“将这个送到总裁那里。”

因为顾七奚是叶逸清带过来的,王刚想当然的认为她和叶逸清之间关系匪浅,在叶逸清面前露脸的事情,他一向是交给她的。

顾七奚点头答应,抱着文件等电梯。

电梯门打开,她抬腿就要走进去,却一眼看到里面的男人,顿时愣在原地,一时不知道该不该进去。

竟然是霍喻怀。

难道他就是胡菲口中今天要来公司的大客户?

顾七奚心思转动,脸上却带着得体的笑容,看向霍喻怀,“霍先生。”

霍喻怀神色不动,双手插在兜里,像是没有听到她的话一样。

顾七奚意识到这个男人不愿意搭理自己,眼神一暗,也许他早就忘了自己是谁,毕竟这样的男人,身边从不缺女人。

“进来或者出去。”

低沉醇厚的嗓音让顾七奚回神,这才注意到因为自己电梯门开开合合。

她脸色恢复一贯的淡然,抬腿就走进电梯里。

电梯里除了霍喻怀还有另外三个男人,其中一个叶逸清的助理,另外两个……想必是霍喻怀的人吧。

她站在电梯最前面,目不斜视,但是注意力却全在霍喻怀的身上。

“第二次了。”

男人好听的声音在狭小的电梯里忽然响起。

顾七奚一怔,讶异的转身,就看到霍喻怀微微皱眉,神色不怒自威,薄唇又启,“我不喜欢有人算计我。”

算计他?

顾七奚听得一脸茫然,不由得说道,“霍先生,我不太明白你的意思。”

霍喻怀拧了眉,神色莫测的看着她,好像在说,别装了。

顾七奚突然反应过来,这个男人该不会以为她是故意在这里等他吧?

她不由得觉得好笑,“霍先生,您到底是被多少女人骗过?还是说……其实您喜欢的是男人,所以才对女人避之不及?”

最后一句话她纯粹是调侃,总不能一直任由那个男人误会自己,而她却什么都不做。

她顾七奚从五年前那一夜开始,就发誓这辈子都不会让自己吃亏。

随着顾七奚的话音落下,整个电梯里都仿佛陷入了一种诡异的寂静里,几个助理看着顾七奚的目光隐隐带着一种钦佩。

而霍喻怀脸色一寸一寸阴郁下来,看着顾七奚的目光越发的幽深。

顾七奚丝毫不俱,正好此时电梯已经打开。

叶逸清正带着几个高管在电梯外面等着,看到顾七奚和霍喻怀同在一个电梯里,他也是一愣。

顾七奚丝毫不拖泥带水,将手中的文件递给叶逸清,“叶经理,这是部长让我交给你的文件。”

叶逸清了然,让身后的秘书接过文件,然后对顾七奚道:“你先回去吧,我和霍先生今天有要事要谈,其他工作都往后排。”

顾七奚点头,转身又进了电梯里。

一直等到她的身影消失,霍喻怀才状似无意的问叶逸清,“她是叶氏的员工?”

叶逸清微微点头,清俊的面容上浮现一抹笑意,“七奚是我们新聘请的服装设计师,她很有天分。”

霍喻怀眼中划过一抹异色,原来……真的不是特意在等他?

*

顾七奚回到办公室,才发现自己忘了一件很重要的事。

她应该提醒一下霍喻怀底下的佣人对待阿九的态度。

虽然知道这样也许会惹得霍喻怀怀疑,但是想到自己看到阿九被人粗鲁的对待的那一幕,她就觉得自己不能不做些什么。

顾七奚想了想,快速结束手头工作,而后直接去了总裁办公室门口。

她没有进去,就在外面等着。

一直到了中午时分,霍喻怀才和叶逸清从办公室里面出来。

“霍先生!”

顾七奚深吸了一口气,挡在了霍喻怀的面前,“能单独说两句话吗?”

现在是午饭时间,再加上是总裁办公室门口,倒是没有多少人。

霍喻怀挑眉,目光落在顾七奚略显苍白的脸上,不发一言。

当着叶逸清的面,这个女人想要做什么?

顾七奚微微仰着下巴,目光倔强。

叶逸清见了,大概猜到了什么,在旁边帮腔道:“也许是有急事,霍先生倒是可以听一听。”

他说完就带着身边的人离开,给两个人腾出了地方。

霍喻怀皱着眉解开袖口的扣子,挽起袖子,动作干脆利落,语气却漫不经心,“说吧,什么事。”

顾七奚知道自己有些莽撞了,但是开弓没有回头箭,她压低了声音说道,“霍先生,您知道你的儿子被佣人虐待的事情吗?”

为了引起霍喻怀的重视,她特意用了虐待这个词。

霍喻怀一怔,紧接着脸上浮现出一抹厌恶,“这就是你要和我说的事?”

低沉的嗓音隐隐透露出男人的不耐,顾七奚咬了咬唇,知道自己不被信任。

但是想起阿九的模样,她硬着头皮继续说道,“霍先生,我知道您不信我,但是这件事,我绝对没有骗您?您要是不信,可以自己回去查……”

“所以,你到底什么时候见过我的儿子?”霍喻怀打断她的话,抬腿往前走了一步,一股巨大的压力扑面而来,顾七奚面色发白,突然有种风雨欲来的感觉。

第001章 和陌生男人上床

夜色朦胧,京市盛宴酒店总统套房。

霍喻怀打开门,房间里并没有开灯,只有微弱的月光从玻璃窗内照射进来,勉强能够看到床上坐着一个女人。

她抱着双臂,看不清面容。

空气里弥漫着一股异样得香甜,他觉得身体有些燥热。

“顾明珠,你又想耍什么花样?”

冷漠的声音在房间里响起,床上的女人微微一怔。

顾明珠?不,我是顾七奚,顾明珠同父异母的妹妹,顾七奚。

似乎是没有得到回答,男人有几分不耐,转身准备出去。

这时候,床上的顾七奚突然冲上去一把抱住了男人!

她双臂紧紧地抱着男人的腰身。

霍喻怀能够从她微微颤抖的身体感受到她的紧张。

顾七奚是第一次和男人距离这么近,她生涩的仰着脸去吻男人的唇,男人侧过头想躲开,她却固执的将自己送上去,一次又一次。

她身上的味道盈入鼻间,霍喻怀发现自己竟然有了反应!

他的自制力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差了!

一股异样得情欲从小腹处升起,男人终于不再躲闪,他扣着她的脑袋反客为主,狠狠地咬在她红润的嘴唇上。

男人强势的吻让顾七奚大脑一片空白,动作越发的迟钝,很快就被男人攻城掠地,按在了床上……

事后,男人已经熟睡,顾七奚忍着疼从床上下来,打开房门,门外站着一个和她眉眼相似的女人。

“你答应我的我已经做到了,现在,该放了我母亲吧!”顾七奚声音沙哑,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面前的女人。

顾明珠看了一眼门内的男人,对顾七奚得意一笑,“你急什么,等你生下了孩子,我自然会放了你母亲!”

顾七奚一愣,“你当初不是这么说的!”

她明明只是说让她来陪这个男人一晚,就放了自己的母亲,现在还要她给那个男人生个孩子?

顾明珠却不再多言,拍了拍手,身后走出两个大汉,其中一个手上拿着针筒,里面的药剂让顾七奚心中生出寒意,“那是什么!”

顾明珠轻笑,“这东西可以催促你提前排卵,帮你快点怀孕……”

顾七奚心里一抖,怀孕?她不要!但是她被两个大汉按住,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针筒扎进自己的肌肤里!

顾明珠满意得勾唇,神色诡异,“你放心,只要有了这个孩子,我一定放了你那个没用的母亲!”

顾七奚挣扎着想要逃跑,却被身后的人按住了双手,捂住了嘴吧,只能被他拖着上了车,离开了酒店。

很快,顾明珠就将顾七奚送到了郊外的一个别墅里,“接下来的时间你就好好的在这里呆着,放心,我会找人来照顾你的。”

顾七奚被保镖们摔在地上,她仰着脸看着顾明珠,“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她和母亲在这座城市里相依为命,从来没有听母亲提过亲戚朋友,可是三天前,这个同父异母的姐姐突然绑架了她的母亲,威胁她去陪一个男人睡一晚,顾七奚为了母亲,只能答应,可是现在,顾明珠竟然要她生个孩子!

她为什么不自己生!

顾明珠神色一变,蹲下身神色阴狠的说道,“要不是我不能生,你以为你有这个机会能够碰霍喻怀?”

若不是看这个女人和自己有几分相似,生出的孩子可能像她,她又怎么会找上她?

她拍了拍顾七奚的脸颊,动作轻蔑,“不过你放心,你生的我一定会当成亲生孩子来养的。”

她站起身,转身离开,屋子里陷入一片黑暗,顾七奚抱着膝盖坐在地上,眼泪大滴大滴落下。

第002章 大出血

九个月后,京市第一人民医院产房内。

顾七奚茫然的看着头顶冰冷的灯光,肚子里像是有一把手在拽着自己的肠子,疼的她像是快要死掉了。

她被顾明珠困了九个月,本来她是厌恶这个孩子的,因为这是她被逼迫和一个不认识的男人怀上的。

可是九个月和肚子里的孩子朝夕相处,感受着这个小生命的成长,她已经真正的接受了他的存在。

甚至在那段暗无天日的囚禁里,孩子成了支撑她坚持下去的动力。

可是今天,只要一生下这个孩子,她就要失去他了!

她舍不得!

“不好,产妇胎位不正,顺产的话可能要大出血,建议剖腹产!”穿着白大褂的医生脸色一变,冲产房角落里的女人说道。

“不行!”顾明珠走上前来,“剖腹产对孩子不好,大出血就大出血,反正生完孩子,这个女人就没用了!”

顾七奚一看到她,迷蒙的眼睛里涌出怒火,挣扎着想要冲上去抓住她!

“顾明珠,你不得好死!“

她像是一只深陷绝地的母兽,不顾一起的想要拉着顾明珠同归于尽,却被身边的医护人员按住,不能动弹!

顾明珠吓了一跳,但是看她被按住做不了什么只能瞪着自己,不由得冷笑起来,“怎么,不想救你的母亲了吗?“

顾七奚一怔,脑海中浮现出母亲慈爱的样子,她心里突然涌出一股力量,忍着撕裂的疼痛,拼尽了全身的力气……

“生了!是个男孩!“

“快给我!”顾明珠将医护人员手中的那个男孩抱在怀里,眼神狂热,“有了这个孩子,我就是名正言顺的霍太太,我看霍喻怀还怎么找借口拒绝婚事!”

孩子……

顾七奚眼睛直直的看着那个孩子,“我的孩子……给我……给我看看……“

那是她的孩子!

顾明珠转头看到她,冷笑道,“什么你的孩子,这可是我怀胎八个月生下来的宝贝,跟你有什么关系!“

顾七奚脸色惨白,动了动唇,“那我母亲呢……你现在可以放了她吧!”

顾明珠眼中闪过一抹诡色,“我当然会放了她!”

顾七奚的心还没有放下,就听到顾明珠继续说道,“生完了孩子,这个女人就没有用了,丢到海里去吧。”

“是。”角落里走出两个保镖,想要将顾七奚拉起来,顾七奚拼命的挣扎,却无济于事,刚生完孩子,她浑身无力,很快就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顾明珠看了她一眼,冷笑道,”扔了,然后将她那个没用的母亲也丢了,好好教教她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

“是。“

顾明珠看了看怀里的孩子,眼中闪过一丝得意,她拨通了一个号码,故作虚弱的说道,“霍喻怀,我生了,你的儿子。”

电话那头的男人声音带着冷意,“那天晚上的女人是你?”

顾明珠轻声道,“是我……喻怀,我是因为喜欢你……”

“先做亲子鉴定。”霍喻怀得声音没有一丝波动,让顾明珠一噎。

“喻怀,那我们的婚事……”

“我只需要继承人,不需要妻子。”

电话挂断,顾明珠脸色一变,看着孩子的眼神逐渐阴狠。

漆黑的夜色笼罩着城市,一行人悄悄地走到码头,想要将一个布袋子丢到海里,“什么人,做什么?”

一个声音响起,一行人顿时惊慌着丢下布袋散开。

只留下一个男人和已经染红了地面的布袋子。

第003章 是人是鬼

五年后。

京市叶家的继承人从国外归来,叶家举行晚宴,邀请京市所有名流贵族,酒宴间觥筹交错,而当事人叶逸清却站在角落里。

“准备好了吗?”叶逸清偏过头,看向身边的女人。

她穿着银白色的晚礼服,在灯光下耀眼的让人不敢直视,女人冲他举起手中的酒杯,红唇轻启,“当然,这一天……我可是等了五年。”

人生能有多少个五年呢?

顾七奚的目光落在不远处的人群里,五年前顾明珠逼迫她代孕生子,在她生完孩子之后,更是想要将她丢到海里毁尸灭迹,但是她被正在附近的叶逸清所救。

前两年,她身体亏损的厉害,几乎只能躺在床上不能动弹,要不是心中念着母亲和那个生下来还没有见过的孩子,还有对顾明珠的恨……她早就没了活下去的欲望。

后来三年,她在叶逸清的帮助下,努力学习服装设计,就是为了能够有一天重新回到京市,和顾明珠抗衡!

顾七奚看着被人群包围着的顾明珠,唇边勾起一抹冷笑,五年了,她终于回来了。

叶逸清带着顾七奚走到人群中央,随着他们的走近,人群自发的让出一条道路来,而顾七奚的脸在灯光下,也越发的清晰。

顾明珠看着那张熟悉的脸,握着酒杯的手一抖,满面惊骇。

怎么可能!怎么是她?

那个女人不是早就死了吗?

她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难道是鬼……回来找自己报仇了吗?

顾明珠脸色惨白,心跳的一次比一次快。

“顾小姐。”叶逸清带着顾七奚在顾明珠面前站定,微微一笑道,“这是我们叶氏新聘请的设计师,听说顾小姐也是行内的佼佼者,以后可以一起交流。”

顾明珠根本没有听清叶逸清再说些什么,满脑子都是顾七奚回来报仇了!

顾七奚微微一笑,打量着面前的同父异母的姐姐。

一别五年,她看上去越发的雍容华贵,身边围绕着的每一个人在京市都是有头有脸,只有她,差点死在那一个麻布袋里。

她举起酒杯,红唇轻启,“顾小姐,好久不见。”

顾明珠下意识得后退了一步,神色恍惚,还是身边的人见她不对扶了她一把,她才回过神来,眼神犹疑不定的望着顾七奚,“你……”不是死了吗?

似乎是知道她想问什么,顾七奚轻轻一笑,微微凑近她的耳边,低声道,“我没死,我回来了,顾明珠,我从地狱里爬回来,来拿回属于我的东西了……”

“啊!”

耳边幽幽的女声像是厉鬼索命一样,顾明珠再也撑不住,尖叫着连连后退,却不小心撞到一个男人的身上。

“是霍先生……”

“霍喻怀!”顾明珠顾不得害怕,脸上多了几丝喜意,双手紧紧的抓着男人的胳膊,仿佛就他就是自己的救命稻草。

顾七奚望过去,男人大约二十七八岁左右,五官俊朗,眼神深邃,穿着笔挺的西装,浑身气势十足。

此时正微微蹙眉,毫不留情的甩开顾明珠。

“是霍喻怀。”叶逸清担忧的看了顾七奚一眼。

顾七奚一怔,霍喻怀……正是当年那个男人!

想起顾明珠对自己所做的这一切都是因为这个男人,顾七奚看向霍喻怀的时候难免带上几分恨意。

也许是她的目光太难以忽视,霍喻怀微微转头,目光扫过来落在顾七奚身上。

顾七奚觉得自己仿佛被一只恶狼给盯住,一颗心忍不住狂跳,直到他的目光移开,才稍稍好转。

两个人的目光在半空中交会一处即逝,但是落在有心人眼中却带着不同的意味。

顾明珠咬咬牙,突然反应过来,不能让顾七奚和霍喻怀谈起当年的事情!

她眼中闪过一抹诡色,从旁边一个侍从手中拿过酒杯,递到霍喻怀手上,低声道,“喻怀,能单独说两句话吗?阿九最近有些不对……”

霍喻怀眯着眼打量了她几眼,一口饮尽杯中的酒,动作潇洒至极,这才双手插在兜里往外走。

顾明珠脸上浮现一抹喜意,毫不犹豫的跟上去。

果然是一丘之貉!当初的事情,绝对有他的份!

顾七奚看着两个人一前一后的背影,用力的捏住手中的酒杯,紧紧的抿着唇,叶逸清不着痕迹的低声道,“她们去了二楼的休息室。”

在叶家,自然没人能够逃脱他的掌控。

顾七奚微微点头,“我跟上去瞧瞧。”

第004章 甘愿献身

二楼宾客休息室,霍喻怀突然觉得有些热,一手解开领带,皱着眉不耐的看着一脸慌乱的顾明珠,“你说霍久怎么了?”

这正是他能够搭理顾明珠这个女人的原因。

顾明珠狂乱的心已经渐渐平静下来,一个顾七奚而已,就算她活着回来了也不能将自己怎么样!只要拿捏的好,她依旧什么都不敢说!

她抬头看向霍喻怀,这个男人才是她现在应该努力抓住的!

她不着痕迹的向男人靠近,微微露出胸前的饱满,眼睛欲说还休的望着男人……

霍喻怀一怔,身体某处涌出一股火焰,他当即黑下脸,“顾明珠,五年前这种下三滥的手段你竟然还敢用!”

他一把推开顾明珠要往外走,但是身体的异样却难以忽视,如果这么出去,被人看见,他一定会成为京市的笑话!

霍喻怀转过身,一只手突然掐住顾明珠的脖子,神色阴鸷,怒不可遏。

顾明珠因为疼痛而涨红了脸,她没有想到霍喻怀是真的想掐死自己!

眼见他真的动了怒,顾明珠不知道哪里来的念头,张嘴就说道,“不是我……是顾七奚……是她给你下的药!”

“顾七奚是谁?”

霍喻怀松开手,顾明珠狼狈的摔倒在地上,也不顾不得喊疼就想将责任给推出去,“顾七奚……就是刚才叶逸清身边的那个女人,她想勾搭你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顾、七、奚。”霍喻怀咀嚼着这三个字,觉得身体里的那把火越烧越旺,瞧着地上的顾明珠越发碍眼,咬着牙语气冰冷的说道,“滚!”

顾明珠脸色苍白的抬头,正好看到霍喻怀眼神充满戾气,看着她的眼神像是看着一具死尸。

她不禁浑身发抖,再也顾不得其他,勉强站起来拔腿就跑!

*

顾七奚走到休息室门外,发现门没有关好,里面隐约传来水声,她眼睛一亮,那对狗男女在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吗?

正好拍下来拿住顾明珠的把柄!

她拿出手机,打开摄像头,推开门小心翼翼地走进去。

客厅里没人,浴室里的水声越发清晰。

顾七奚蹑手蹑脚的走到门外,举着手机推开门……

门内的男人正泡在浴缸里,听到动静回过头,露出健壮的胸膛,古铜色的肌肤在灯光下给人一种动人心魄的感觉。

顾七奚下意识闭上眼睛转身。

等等!为什么顾明珠不在这里!她刚刚明明看见他们一起进了房间。

身后的男人已经随手抓了一件浴袍裹在身上,刚毅俊朗的面容紧绷,浑身散发着一股寒意,“顾七奚?”

霍喻怀打量着面前的女人,发现她赫然就是刚才跟在叶逸清身边的那个,联想到顾明珠刚才说过的话,他冷笑着勾唇,目光冰冷的扫过顾七奚,讽刺道:“叶逸清知道你的心思吗?”

顾七奚一愣,她此时脑海中还停留着男人赤裸着健硕的胸膛的样子,略带几分茫然的问,“什么心思?”

霍喻怀嗤笑一声,信步从她身边走过去,带来一阵清冽的烟草香味。

他径直坐在沙发里,也不说话,目光放肆的在顾七奚身上游走。

顾七奚心中恼怒,但是又隐隐的透出几分不安。

霍喻怀……不会已经认出她来了吧?但是转念一想,他这样的男人不知道身边多少女人,又怎么会记得五年前就跟他睡过一晚的她?

“你以为用了下药这种手段就能成为霍太太?”霍喻怀凝视着顾七奚白嫩的面容,脸上的冷意没有半分消退,语气越发的阴沉起来。

第005章 孩子的事情

下药?下什么药?

顾七奚长眉微凝,想到消失了的顾明珠,心里有了几分猜测。

顾明珠还真是好样的,五年前用了这样的手段,五年后还是一无长进,甚至嫁祸到她的身上。

顾七奚看向男人,眸子里带着一股倔强,冷笑道:“霍先生,您大概是弄错了,您还没有优秀到能够让我甘愿献身的地步。”

霍喻怀皱了皱眉,然后又松开,目光毫无顾忌的打量着顾七奚。

银白色鱼尾裙晚礼服,脸上画了精致的淡妆,一张红唇格外性感。

是个尤物。

他眯了眯眼睛,“欲擒故纵?”

身居高位已久,几乎身边的每一个女人都带着目的靠近他,这些把戏他都已经看腻了。

不待顾七奚回答,他又不耐烦的指着门口的方向,冷声道:“出去,门关上。”

竟然是半眼都不想再看见顾七奚。

顾七奚心里生怒,过去的五年里,她无数次的回想着自己要是在见到这个男人会是什么样子,可是确没有想到,霍喻怀干脆将她归类到居心叵测投怀送抱的那一类女人。

那她还怎么开口谈孩子的事情?

只怕一张口,这个男人就会觉得又是她的另一个阴谋诡计。

霍喻怀见她站在原地不动,脸上的不耐越发的浓重,干脆直接走到她的面前,语气冰寒刺骨,“最后一次,顾七奚,我对你这种女人没兴趣。”

顾七奚抿了抿唇,很想告诉男人自己对他同样没有兴趣,但是想到那个从未见过的孩子,她觉得自己还是有必要解释一下,“给你下药的不是我。”

霍喻怀脸色不变,似乎对她的解释根本不在乎,只是指着门口的方向,意思不言而喻。

顾七奚咬了咬牙,暗暗觉得这个男人固执己见,根本听不见别人的解释!

她压住心中的怒意,现在还不是谈孩子的事情的时候,转身就走,没有一丝留恋。

霍喻怀一怔,挑了挑眉,走的倒是爽快。

此时,他的手机响了起来,一接通,电话那头就传来一个慌乱的声音,“先生,阿九发烧了,一直哭,根本喂不进药……”

顾七奚忍不住停下脚步,阿九……是谁?

不知道为什么,听到这两个字,让她的心脏跳动得比平时更加激烈,好像有什么呼之欲出。

霍喻怀看了一眼顾七奚的背影,按住话筒,直到她的身影完全消失,才沉声道,“准备车子到叶家来接我,再准备一套干净的衣服。”

*

顾七奚从楼上下来,叶逸清就将她带到一旁,“怎么样?告诉霍喻怀孩子的事情了吗?”

顾七奚摇摇头,扫了一眼楼上紧闭的房门,“他根本不会相信我说的话。”

那个男人对她的印象很不好,她不想在这样的情况下提孩子的事情,这只会让他更加厌恶。

叶逸清见她脸色不对,也不好再问,只是低声说道,“你拜托我寻找你母亲得事情有了一些眉目。”

顾七奚眼睛一亮,五年前顾明珠就是用母亲威胁她代孕,可是生完孩子之后她就被顾明珠丢了,根本没有机会见母亲一面,这次回来她第一件事就是拜托叶逸清帮忙寻找母亲的下落。

叶逸清看到她眼中的期待,犹豫了一下,还是说道,“你母亲很可能还在顾明珠手里,自从被顾明珠捉走,你母亲就再也没在这个城市出现过。”

顾七奚一怔,眼中的光一寸一寸的暗淡下去,紧接着浮现的是更加难以遏制的怒意,“顾明珠……我不会放过她的!”

她深吸了一口气,“我明天就去找她。”

见她已经有了打算,叶逸清也不再说什么,从兜里拿出一个工作牌,上面赫然是顾七奚的名字和照片。

“随时上班都可以。”叶逸清将东西塞进顾七奚的手中。

顾七奚看着手中的工作牌,唇边缓缓勾出一抹笑,“谢谢。”

powered by 带字头像 © 2017 WwW.daizitouxi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