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结局)洪荒之逆皇主宰by龙虾剑神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9-01-09 03:03

《洪荒之逆皇主宰》是由作者“龙虾剑神”所写的一部玄幻小说,主要讲述了他是穿越到了神逆的尸体上,完美的融合在了一起,成为了新的凶兽皇者神逆...感兴趣的读友阅读下去吧!

洪荒之逆皇主宰by龙虾剑神在线阅读

免费试读

兄妹二人在一番传音之后,伏羲便点头开口,道:“好,既然如此,那便麻烦前辈了!”

闻言,神逆脸上露出了淡淡的笑容,他不怕二人不答应,毕竟修为差距在这里,虽然女娲未来注定成为圣人,但现在只是太乙金仙的小辈,而且,她也不知道自己未来会变什么样。

之后,伏羲便请神逆进入了他们二人的洞府中,三人各自盘坐在蒲团上,在伏羲和女娲期待的目光中,神逆也没多说什么废话,开始为他们讲道。

神逆不是圣人,讲道也没有什么天花烂醉,地涌金莲,但他所讲的道却是直至大道,并不属于天道范畴,而且,与后世紫霄宫鸿钧讲道不同,鸿钧讲的乃是天道,而且是为大众讲的,而他却是专门为伏羲和女娲讲的,因此,短短时间,便让伏羲和女娲受益匪浅。

此刻,整个洞府都充斥着一股玄奥的大道气息,就连神逆自己都沉寂在了自己的讲道当中。

很快,百年的时间过去,神逆讲道结束,睁开眼睛,看向二人。

也不知过了多久,伏羲和女娲相继睁开了眼睛,对视一眼,皆从对方眼中看出了喜色,旋即,二人起身,对着神逆恭敬的行了一礼,道:“多谢前辈授业之恩,我二人感激不尽!”

就连女娲此刻再看神逆也没那么恐惧了,她感觉这位前辈虽然神情冷漠了点,还有一双凶戾的眼睛,但为人还是很好的。

神逆点了点头,淡淡道:“虽然你们现在便可以突破化形,不过本皇劝你们还是先稳固一些日子,需知,根脚越深厚,化形时所面对的雷劫考验便越难,你们二人为先天魔神之身,雷劫定然不凡,最好还是多准备一下!”

听神逆这么一说,二人也压下了马下化形的想法,再次表示一番感谢后,便纷纷看向神逆。

显然,他们也知道,也是时候该履行自己的承诺了,如今欠下对方因果,更不能反悔了。

见此,神逆缓缓的站了起来,看向二人,特别是看向女娲,并开口道:“如此,那么便请你二人对天道发誓,未来无论发生什么,你们都要站在本皇这一边,即便成圣也不可反悔!”

没错,这才是他的目的,否则他岂会浪费百年的时间为二人讲道?一旦有了这个誓言,只要二人没有超脱天道,无论发生什么,都会站在自己这边,这相当于未来有一尊圣人帮手,还有一位人皇。

虽然伏羲最终没能成圣,但却会成为人族的天皇,占据人族气运,而伏羲站在自己这边,会对将来自己谋划有很大的作用。

“就这么简单?”

听着神逆提出的条件,伏羲一愣,陷入了沉思,倒是女娲如今心思还很单纯,没有想那么多,因此还有些诧异,觉得这个条件根本不算什么。在她看来神逆对自己兄妹二人有恩,自己兄妹二人以后肯定会站在对方一边。

“怎么?伏羲道友还有疑问?”

见伏羲没有开口,神逆目光冷冷的扫了他一眼。

这一眼,让伏羲不由得打了个寒颤,不知为何,他总感觉哪里像是不对,对方肯定不会只是想拉拢自己兄妹二人这么简单。

虽然他没能想明白对方为何提出这个条件,但却不敢不答应,这一刻,他甚至有种直觉,如果不答应,对方绝对会翻脸不人。

于是,伏羲干笑一声,道:“哪里,前辈对我们兄妹二人有授业之恩,我们兄妹二人以后当然会站在前辈这边!”

说着,他担心的看了一眼女娲,见女娲却是毫不在意,不由得叹了口气,最终分别向天道发下誓言。

见此,神逆才收回他那冰冷的眼神,脸上再次露出了笑容,之后又与伏羲女娲客套了一番后,便离开了不周山。

这次不周山一行,可谓是收货甚大,不但得到了盘古玉髓,更是骗伏羲女娲发下了天道誓言,让神逆对未来充满了信心。

就在神逆刚离开不周山,便被一群麒麟族修士给围了起来,全部目光带着杀意的盯着神逆。

很显然,之前神逆来不周山,并随手斩杀了几头麒麟,已经被麒麟族知晓。

这群麒麟族人其中领头的乃是一名化作人形的老者,老者眸光如电,气势不弱,乃是一名大罗金仙,在他身后上头麒麟修为各不相同,有的化形,有的直接则是本体,修为从金仙到太乙金仙不等。

第一章 穿越洪荒,吾为神逆

洪荒大地,苍茫无限,在洪荒的极北之地,这里常年积雪,冰寒入骨,天空中充斥着无边的煞气,这里乃是洪荒的禁地,远古凶兽盘踞之地。

在极北之地的最深处,一座漆黑充满浓郁煞气的山洞中,四道长相狰狞的身影凝视着眼前的黑色祭坛。

祭坛上,一尊庞然大物静静的躺在上面。

这是一头浑身散发滔天煞气的巨兽,长有龙头,凤尾,麒麟身,白虎利爪,浑身漆黑无比,身上鳞甲闪耀着幽暗的光芒,宛如幽冥神金浇筑而成。

这是一头完美的生灵,相比洪荒中任何神兽都要完美,只是身上弥漫的煞气,让他看起来宛如一尊凶魔。

他静静的躺在祭坛上,呼吸匀称,像是睡着了,而他的头上则是悬浮着一件黑白相间的圆盘,圆盘一直在转动,垂落一枚枚大道符文,看起来玄奥无比。

一旁,有四道身影则是静静的守护在祭坛旁,似乎在等待祭坛上的存在苏醒,这一等,也不知道过了多少年。

这一日,祭坛上的庞然大物忽然动了一下,那四道守护者他的身影猛然惊醒,紧紧的盯着祭坛。

“有反应了,吾皇终于要苏醒了吗?”

“百万年了,吾皇终于要归来了,我凶兽一族的出头之日到了!”

他们的脸上纷纷露出了惊喜和兴奋之色。

也不知过了多久,祭坛上的庞然大物缓缓睁开了眼睛,那是一双血红的眼睛,宛如鲜血凝聚而成,让人光是看一眼,便会感觉陷入无边的地狱当中。

这尊庞然大物缓缓的从祭坛上站了起来,一股滔天的凶威从他体内爆发,不过很快便被他收敛。

那一双血红的眼睛看向那四道一直守护他的身影,眼中闪过一抹沧桑。

“终于苏醒了过来!”

带着一丝沧桑的声音响起,同时还有一丝复杂隐藏在其中。

“真的是吾皇!”

“恭迎吾皇归来!”

“恭迎吾皇归来!”

那四道身影猛然跪在了地上,眼中带着激动和兴奋。

“饕餮,混沌,梼杌,穷奇,你们四个辛苦了!”

神逆开口,声音中带着感叹,随后他看向悬浮在头顶上的黑白磨盘,眼中的复杂更浓了。

其实这具庞大的身体内的灵魂并不是曾经的神逆,而是一名来自地球的普通人,只是意外穿越到了洪荒,成为了凶兽皇者神逆。

这也就罢了,虽然当初神逆的结局并不太好,但也曾经辉煌过,在凶兽大劫中,神逆乃是洪荒第一人,需要祖龙、凤祖、始麒麟联合一众先天大能才堪堪将他杀死。

如果真是这样,即便最后的结局并不太好,但对于现代人来说,也是不错了。毕竟在地球上,凡人只有几十年的寿命,就算当总统也只能辉煌几十年,而神逆可是纵横洪荒上亿年。

然而,无语的是,那个时期的神逆根本不是他,他是在神逆身死之后,被四大凶兽将尸体带到极北之地的时候,他才穿越过来,成为了新的神逆。

准确的说,他是穿越到了神逆的尸体上,这还不止,其实在百万年前,神逆刚死的时候,他便穿越过来了,只是他的灵魂无比弱小,根本掌控不了这具那堪比准圣的躯体。

这也是直到百万年后的今天,他才彻底的掌控了神逆的躯体和残缺的记忆,完美的融合在了一起,成为了新的凶兽皇者神逆。

这还多亏了灭世大磨,就是一直笼罩在他头上的黑白色的轮盘,同时,也是他穿越的罪魁祸首。

在这百万年融合这具躯体的时候,神逆也渐渐了解了这个灭世大磨,这灭世大磨乃是大道圣器,没有等级,但它虽然不是混沌珠与混沌青莲那样的混沌至宝,但威能却是不弱于混沌至宝。

它只有一个作用,那便是灭世,让万物重归混沌,便是它的职责。

神逆还发现这灭世大磨有一个隐藏功能,那便是能够沟通大道长河,不过以他如今的修为也只能隐隐感觉到,这个功能暂时还用更不了。

这东西一直掌握在大道手里,后来到了曾经的神逆手里,只不过当时像是被封印了,威能只是堪比先天至宝,因此,曾经的神逆并不知晓这灭世大磨的秘密。

后来也不知道为何灭世大磨会出现在地球,封印也已经解开,并将自己带到洪荒。

回过神来,神逆摇身一变,化作一俊朗且身穿紫金长袍的青年,灭世大磨则化作一道幽光今日了他的眉心,在他的眉心上印下一个yin阳印记。

他看向四大凶兽,淡淡的道:“四凶神,你们都起来吧,这些年你们辛苦了!”

四大凶兽站起来后,也纷纷化作人形,恭恭敬敬的站在他身前,似乎在等待他的命令。

神逆扫了他们一眼,并问道:“如今是什么时代,我们凶兽一族还剩下多少族人?”

“回吾皇的话,如今距离我们凶兽一族战败已经百万年过去了,这期间当年率领百族抵抗我们凶兽大军的先天三族趁着我们战败,收服了绝大部分先天百族,建立了鳞甲一族,走兽一族和飞禽一族,而经过这百万年的发展,三族慢慢壮大,如今已经占据了洪荒大地一大半的地盘!”

“至于,至于当年那些围攻吾皇您的先天大能们,赎属下无能,并不知道他们如今的情况,只知道自当年一战之后,洪荒中便再也没有传来他们的消息!”

四大凶兽之首混沌开口,将这百万年来洪荒的发展讲诉了一遍,之后另外三大凶兽也补充了一下,可是他们所知道的不多。

对此,神逆点了点头,身为穿越者,只要知道处于什么时代便足够了,不需要太多的信息,而四大凶兽常年呆在这极北地区,能打听到这些消息已经不错了。

第二章 四大凶兽,龙汉时代

“龙汉时期吗?这么说,鸿钧还未成圣!”

神逆自语,回想着前世有关洪荒小说的剧情,龙汉时期三族称霸,魔祖罗睺隐藏在幕后算计,最后三族大战,落下序幕。之后魔祖罗睺带领西方魔教席卷洪荒大地,想要一统洪荒,借机成圣,最后引出了鸿钧,鸿钧联合几位先天大能,战罗睺与西方。

这是他知道的大概剧情,至于细节,他便不知道了,毕竟小说终究是小说,如今可是现实当中,不能一概而论。

再联想这个时期,虽然一众先天大能比虽然当初围杀自己前身时要强,但最多也就是准圣,甚至大部分只是初期,而鸿钧和罗睺可能要强一些,但也不可能达到准圣大圆满。

“如此,我还是有机会的,如今鸿钧没有成圣,我完全可以好好谋划一番,争取在这场大劫中获得最大的利益。”

“只要在他成圣前,我的修为能够提升到准圣大圆满,在加上掌握着灭世大磨这件大道毁灭圣器,不说能够敌得过成圣后的鸿钧,至少能够让刚成圣的鸿钧忌惮,这就足以自保了!”

神逆想着,眼睛越来越亮,说到底,身为一名穿越者,来到这洪荒中那便只有两个目的,一是想办法让自己活下去,二便是想办法成圣甚至超脱。

这两个目标看似简单,但实则很难,毕竟洪荒不同与其他世界,头上可是顶着个霸道的天道,即便熟知剧情,也不可能肆意妄为,否则天道分分钟钟教你怎么做人。

“吾皇,如今您已经苏醒,我们什么时候杀出这极北之地!”

“是啊,吾皇,这一天我们等了百万年了,真想现在出去将那些先天三族和先天大能们杀个精光,为当年那一战报仇!”

就在神逆思绪间,四大凶兽纷纷开口,他们的那狰狞的面容上露出无比凶狠之色,一双双血红的眼睛杀意毫不掩饰。

这便是四大凶兽,又称四大凶神,即便沉积了百万年,依然没有磨掉他们身上的凶性,相反,一旦爆发出来,必然更加的凶狠。

对此,神逆非常理解他们,他有着前身的记忆,当然知晓四大凶兽对先天百族和那些先天大能们有多怨恨,不过他却是摇头,道:“不急,上次我们失败就是太鲁莽了,即便是当初,本皇身为洪荒第一人,但在多名洪荒大能的围攻下,也依然要陨落。

如今百万年过去了,当初围攻本皇的那些先天大能必然会变的更强了,而本皇却沉睡了百年,实力不曾有所进步,因此,现在还不是报仇的机会,我们凶兽一族依然需要蛰伏,等待适当的时机!”

闻言,四大凶兽都陷入了沉默,他们知道神逆所说的很有道理,只是心中充满了不甘。

神逆淡淡的看了他们一眼,接着道:“不过你们放心,这个时间不会太久,用不了多久,本皇便会带领你们杀出这极北之地,让我们凶兽一族的威名再次震撼洪荒大地!”

说这句话话的同时,神逆眼中闪过嗜血的光芒,宛如一尊蛰伏万古的绝世凶兽即将苏醒。

“相信有吾皇在,我们凶兽一族会再次屹立洪荒大地!”

“没错,如今吾皇苏醒,我等只需要按照吾皇的话去做,我们凶兽一族很快便会再次恢复当年的荣耀!”

感受神逆身上那种绝霸天地的气势,四大凶兽神情一震,顿时热血沸腾,他们对神逆有着盲目的信任,这种信任,百万年都没曾变过。

对此,神逆非常满意,这四大凶兽当年便跟随着自己的前身,忠心耿耿,更是守护自己的身体百万年之久,就为等待自己复活,这份心,这份信仰十分难得。

而且,他们无论根基还是修为,都是一等一的,不弱于那些先天大能,将来必然会成为自己的左膀右臂,因此,神逆对他们十分重视。

“定不会负诸君所望!”

神逆坚定的说道,言罢,他一步踏出,便出了这座地下山洞,同时,他的声音再次传入四大凶兽的脑海中:“本皇需要离开一阵子,寻找一些机缘,而你们四人好生修炼,再从我族中挑选一些资质好的族人加以培养,等候本皇回归!”

“谨遵吾皇之令!”

“谨遵吾皇之令!”

------------------------------

离开极北之地后,神逆便纵身前往了东方大地,而他的第一站便是不周山。他并不打算直接去找当初围攻他的那些先天大能和祖龙等人报仇,而是准备先寻找机缘,先提升实力。

身为穿越者,他与曾经的神逆不同,他有着太多的优势在,不会如曾经的神逆一样,只知道杀戮与征伐,如不周山和三岛还有一些神秘可能存在机缘的地方,是他必须要去的,无论能否碰到机缘,都不能错过。

第三章 遇麒麟族,随手灭杀

在融合这具身体后,又经过百万年的蛰伏,神逆的修为已经稳固在了准圣初期,虽然只是初期,但凭借强大的肉身和那些残缺的混沌魔神传承,无论是力量,还是速度,都不弱于准圣中期。

不过这等修为对他来说,还不够,至少他知道,眼下鸿钧和罗睺绝对不会弱于他,甚至更强。而且,道魔大战之后,鸿钧的修为更是会在短时间内突飞猛进,因此,他必须要急切提升修为,以最快的速度达到准圣大圆满。

与曾经只懂杀戮和破坏的神逆不同,他知道洪荒中哪里存在机缘,特别是这个圣人还未出的年代,虽然已经过去了一个量劫,但机缘还是有许多的,只是看能不能找到。

而不周山,便是他的第一站,以他准圣初期的修为,没过多久便来到不周山脚下。

抬头看向那宛如天柱般的大山,巍峨壮阔,大气磅礴,上面云雾飘渺,感受那股亘古苍凉的气息,心中震撼不已。

曾经的神逆当然来过,但他并不是曾经的神逆,虽然有着曾经神逆的记忆,但毕竟不是亲身经历,因此,第一次见到不周山时,心中震撼可想而知。

“盘古,你真的陨落了吗?”

神逆口中喃喃,犹豫了下,便向着不周山上攀去。

刹那间,他便感觉一股厚重的威压,像是有十万大山向自己压来。

这倒是没什么,攀不周山没有压力才怪,然而,他感觉此刻加持在自己身上的,可不单单是压力,还有一股排斥之力向他袭来,这股排斥之意似乎对自己十分厌恶。

“怎么回事?”

神逆脸色阴沉了下来,于是便停下了脚步。

很快,他便想到了什么,自语道:“我的这具身体,乃是三千魔神的怨念和精血所化,蕴含着毁灭和杀戮,而三千魔神乃是盘古的敌人,怪不得会产生排斥!”

瞬间神逆便想明白了,为何不周山会对自己排斥和厌恶了。

对此,神逆冷笑了起来,道:“那又如何?这不周山本皇攀定了,没有人能够阻挡本皇的脚步,即使是盘古也不行,更何况只是区区一盘古脊柱!”

这一刻,神逆的眸光中绽放嗜血的光芒,身上弥漫着毁灭一切的气息,更带着一丝苍凉和怨念,像是有一尊尊混沌魔神从他体内苏醒,誓要与盘古战斗到底。

一股强大的战意从他身上爆发,他大步踏出,顶着不周山压力和那股排斥的意志,向着山上继续攀登。

“盘古意志,你是阻止不了本皇的,你脊柱上的机缘,本皇要定了!”

神逆冷然道,至于上不周山上寻宝,会不会欠下盘古因果,除非盘古能够复活过来,而且,他走的乃是杀戮与毁灭之道,还怕因果?

如此动静,已经惊动了正在附近巡视的麒麟族人,如今乃是龙汉时代,麒麟一族盘踞在不周山附近,并将不周山当成了他们的私有物,如今见有外人闯入,这让那几名正在巡视的麒麟族人大怒。

几头巨大的麒麟踏空而来,其中一头浑身绽放着土黄色光芒,宛如一座厚重的大山,这是一头土麒麟,他来到神逆面前,怒斥道:“你是何人,胆敢闯入不周山,难道不知道这里乃是我麒麟一族的地盘吗?还不速速离去?”

说完,几头麒麟都绽放自己的气息,一股股强大的威压向着神逆压去。

对于区区几头麒麟,神逆懒得去理会,依然一步步的向着不周山上攀去。

这种赤裸裸的无视,顿时让几名麒麟族人大怒,那头之前开口说话的土麒麟更是又羞又怒,眼中闪过一摸杀意,怒吼道:“小子,既然你找死,那便别怪本座不客气了!”

他直接出手,神光绽放,在虚幻中幻化出一座巨大的山峰,带着厚重的威压,宛如一座太古神山显化,携带磅礴的气息向着神逆砸落。

另外几头麒麟冷笑,在他们看来,这个看起来十分不起眼的青年必死无意。

“蝼蚁而已,真是找死!”

见此,神逆停下脚步,缓缓转过身来,眸光一闪,两道嗜血的光芒划过,那幻化而出并向他砸来的太古神山直接消散,不但如此,几名麒麟族修士在对上神逆的那一双眸子时,刹那间,头脑一阵轰鸣,宛如陷入了尸山血海。

对于几头只有太乙金仙境的麒麟,神逆根本不需要动手,只是眼中的杀意一冲,便崩碎了他们的心神,连元神都也随之消亡。

想了想,随后一挥,将这几头麒麟的尸体收了起来,随后继续攀登不周山。至于为了收了这几头麒麟的尸体,当然是留着以后吃了。

他这具身体本是凶兽,吃神兽是理所当然的,不过身为后世之人可不会如曾经的神逆一样,生吃这些神兽,而是准备留着,等有空来一顿美味的烤麒麟。

第四章 登不周山,盘古玉髓

随手灭了几头麒麟后,神逆便继续攀登不周山,以他准圣修为其实想要上不周山并不难。只不过让神逆恼怒的是,这不周山的意志像是偏偏要和他作对一样,不断阻止他前行。

这也使得他花费了百年的时间才登上了不周山顶,其中大部分时间都用在了对抗盘古意志当中。

“终于上来了!”

长长呼了一口气,旋即,神逆庞大的神识散开,向着四面八方笼罩而去,开始搜索附近有没有灵宝灵根。

他也不确定如今的不周山还有没有机缘,毕竟如今麒麟族霸占了不周山,而且说不定这百万年来,那些先天大能们也曾光顾过,也不知道还能留下什么。

除此之外,一些机缘都是有天机掩盖的,很难寻找,这种机缘有的时候即便在你面前,你也不一定能够看到,说白了,神逆这一趟纯属于碰运气,并不确定自己一定能够碰到机缘。

事实上正如他猜测的那样,这个地方早就被人光顾过,只剩下一些低级的灵根和灵草。

不过神逆并没有放弃,而是一边前行,一边加大搜索范围,期间到时收起了一些并不算太高级,也不算太低级的灵根,他可不想空手而归。

很快,整个不周山顶便被他搜索了一遍,失望的是,并没有找到对自己游泳的东西。

见此,神逆并没有直接离开,而是冷笑道:“虽然说机缘这种东西,不能太过强求,但如果不挣一下,如何甘心?”

只见他的眉心黑白印记闪耀,一股毁灭般的波动向着四面八方蔓延而去,所过之处无论是花草树木,灵根灵药,全部枯萎,就连那浓郁的天地灵气都被吸入他的眉心。

这是灭世大磨的力量,以他如今的修为并不能发挥灭世大磨真正的力量,但借用一丝也是很可怕的,毕竟这是大道毁灭圣器。

在灭世大磨的毁灭和吞噬下,很快不周山顶便被破坏的不成样子,不过收获还是有的,一处隐藏的阵法,在这股毁灭之力下,产生了异动,虽然这股波动只是一晃便消失了,但还是被神逆感知到了。

“果然还有隐藏的机缘!”

神逆zui角划过一抹弧度,一个闪身,便来到了隐藏阵法所在,这处阵法以ròu看根本看不见,即便是神识也难以捕捉,但对神逆来说,既然找到了,想要破开便不难。

“给我吞,我就不信将四周的能量吞噬光,这个阵法还能维持!”

旋即,他再次催动灭世大磨的力量,开始吞噬附近的能量,而随着天地灵气枯竭,这股吞噬之力自然而然的作用在了隐藏的阵法上,没过多久,因为失去能量的维持,一个透明的阵法便显现而出。

“果然是先天大阵,怪不得这么难发现!”

隐藏大阵出现后,神逆便直踏了进去,刚一踏入大阵中,便有一股浓浓的清香铺面而来,晶莹剔透,放眼望去,那是一池子rǔ白色的ye体,那股清香便是从这些rǔ白色ye体中散发出来的。

“魔神精髓!”

神逆惊呼一声,有着三千混沌魔神零星的记忆,他一眼便认出来了,这rǔ白色ye体便是魔神精髓。

所谓魔神精髓便是混沌魔神死后,脊骨中的精华凝聚而成,里面更是蕴含着一部分混沌魔神的本源力量,非常宝贵。

而眼前的魔神精髓必然是盘古留下的,也可以称作为盘古玉髓,盘古的实力那是半步大道,他的精髓可是比一般的混沌魔神的精髓要宝贵的多,这对神逆来讲,乃是天大的机缘。

虽然眼前这一池子精髓并不多,但对于如今的神逆来将,则完全够用,完全能够让他产生一次脱变,让实力更进一步,这就足够了。

压下心中的激动,他并不准备在这里炼化,而是一挥手,将这一池子盘古玉髓全部收了起来。

再查探了下四周,发现并没有隐藏其他宝贝后,神逆便不准备再停留,不过就在他走出阵法,想要直接离开时,忽然心神有感,血红的眸子扫向一个方向。

“情绪波动?”

身为准圣大能,神逆的灵感还是非常灵敏的,于是他停下了脚步,一个闪身,便来到了那股情绪波动所在。

角落中,这里隐藏着一处先天大阵,十分的隐蔽,一男一女两道身影正呆在阵法中,并一脸惊恐的看着外面向这边走来的神逆,他们怎么也没想到居然被这个煞星发现了。

特别是那一双血红的眸子,光是看一眼,就让他们感觉置身尸山血海。

这二人乃是人首蛇身,男的长相儒雅,宛如一位书生。

女子长相貌美端庄,肌肤白嫩如玉,身姿也是十分优美,即便下半身乃是蛇尾,也不显怪异,相反更是多了一番FengQing。

不过此时这名娇美的女子脸色煞白,不知所措的道:“哥哥,他来了,我们怎么办?”

儒雅男子犹豫了下,便道:“不要怕,我们先出去,记得,不要乱说话!”

第五章 伏羲女娲,开始算计

“伏羲见过前辈!”

“女娲见过前辈!”

知道隐藏不住,伏羲便带着女娲从阵法中走了出来,对着神逆恭敬的见礼。

没错,这兄妹二人正是隐居在不周山的伏羲女娲,如今处于龙汉年代,他们还未化形而出,原本无忧无虑的修炼,这么多年,虽然有一些大能来不周山上寻找机缘,但他们隐藏在阵法中,从来未被发现过。

却是怎么也没想到,这次却来了个凶人,不但将不周山上的花草树木毁的一干二净,更是发现了他们隐藏之地,这让他们如何不惊。

无奈之下,伏羲只能带着女娲从阵法中出来,并摆出一副晚辈的姿态,希望对方不要为难自己兄妹二人。

“伏羲,女娲?”

神逆饶有兴趣的打量着眼前的这一男一女,以这二人的造型其实不用自报姓名,神逆也能猜得到他们的身份。

其实来不周山时,神逆便想着可能会碰到二人,只是这不周山顶被他一番破坏之下,并没有发现二人的踪迹,却没想到在他准备离开时,这二人出现了。

被神逆如此肆无忌惮的打量,二人都十分的不舒服。特别是女娲,感觉像是被BoGuang了衣服,浑身宛如十万只蚂蚁在爬一样,这让她又羞又怒,恨不得上去暴揍眼前之人一顿,人家可是女孩子,你这样看人家还有没有点礼节?

当然,这话女娲可不敢说出来,她可是亲眼见到这个凶人的可恶,所过之处毫不留情的将不周山上的花草树木灵根灵药毁个干净。

“咳咳,前辈?”

见神逆没有说话,只是一个劲的打量自己二人,特别是自己妹妹,伏羲有些忍不住了,于是干咳一声,却不敢大声。

回过神来,神逆眼睛一眯,如今遇到了伏羲女娲,还是没化形的伏羲女娲,要是不算计一番,可就对不起自己凶兽皇者的称号了。

于是,他很快便有了决定,对着二人笑道:“没想到这不周山上还居住着两位道友,倒是本皇失礼了!”

他有些歉意的看了看四周,接着道:“将这附近破坏成这样,实属本皇之错,还请两位道友见谅!”

闻言,伏羲有些诚惶诚恐,连忙开口道:“前辈多虑了,只是一些没用的花草树木和低级灵根而已,并不碍事!”

同时,他心中则是震惊,眼前这位前辈居然以本皇自居,这显然不是一般的修士,可能是一位洪荒顶级大能,因此,更加的不敢怠慢了。

而女娲心中则是吐槽,不介意?怎么不介意?那些花花草草可都是老娘我辛苦栽种的,你们二人一人一句话就完事了?还将不将老娘我放在眼里?

“这可不行!”

神逆摇头,幽幽道:“如果是无主之地倒也罢了,破坏就破坏了,可是如今却有两位道友在此居住,这就有些欠妥了,不如这样吧!”

他装作犹豫的样子,似乎在做某种决定,随后开口道:“看两位道友如今的修为都停留在太乙金仙巅峰,只差一步便可以凝聚顶上三花,化形而出,不如本皇为你们二人讲道一番,助你们一臂之力!”

“为我们讲道?”

此言一出,不但伏羲面露激动,呼吸急促了起来,就连女娲也是美眸一亮,眼前这位前辈的修为最少也是大罗金仙,甚至更强,这等强者讲道必然能够让自己二人受益无穷。

“前辈此言当真?”

伏羲问道,想再确认一下,确认对方不是在和自己兄妹开玩笑。

“当然,不过...!”

神逆淡然一笑,紧接着便收起了笑容,淡淡的说道:“不过有一件事需要和二位说明下,本皇这次助你们突破瓶颈,化形而出,不过在你们化形之后,需要与本皇达成一个协议!”

说完,他的一双血红色的眸子在二人身上扫过,一刹那,伏羲和女娲便感觉自己的灵魂像是被洞穿,不由得打了个寒颤。

果然天上没有掉馅饼的好事。

伏羲心中暗道,不由得冷静了下来,不过在突破大罗和化形的YouHuo下,他还是忍不住问道:“请问前辈,这协议的内容是?”

女娲也没美眸紧紧的盯着神逆,同样,她也不想错过这次机会,不要看他们兄妹二人如今的修为距离化形只差一步,但这一步说不定猴年马月能够突破。

见二人的神情,神逆微微一笑,知道他们上勾了,于是含笑道:“二位道友不必担心,本皇没有恶意,相反这茫茫洪荒中,我们能够再此相遇,也算是一场缘分,至于协议的内容也是对我们双方都有利,不会违背二人道友的意愿,也不会影响你们未来的修行!”

闻言,伏羲和女娲都松了口气,虽然神逆没有直接说出协议的内容,但只要不违背他们的本心,也不影响以后的修炼,倒是没什么不可以接受的。

兄妹二人在一番传音之后,伏羲便点头开口,道:“好,既然如此,那便麻烦前辈了!”

powered by 带字头像 © 2017 WwW.daizitouxi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