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北渊乔九九-渊少强宠狂妻要逆天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9-01-09 04:02

北渊、乔九九是《渊少强宠狂妻要逆天》小说主角,主要讲述了梦未结束,乔九九却是先醒了过来,那个梦境实在是太真实了,要不是因为她知道自己生活的是现代社会,还真以为是真实发生的,后来...

渊少强宠狂妻要逆天

免费试读

乔九九并未意识到自身气息的变化,不过可以预见的是,从今以后乔九九的道路将不再平凡。

此刻,乔九九正回想着自己的事情。

乔九九是独自一人在这湖城上学,而她的父母都在乡下。

一个人在陌生的城市上学,本来应该住宿舍更妥当些。

只是学校的宿舍比她租的这个小单间还贵,为了给家里省钱,她自己一人在外面租了房子,过着十分独立的生活。

虽然每天回家的路途很远,但是能省不少钱,她不希望父母因为她上学而太过于操劳。

乔九九从小就在乡下生活,本人模样一般,甚至是有些黑,加上常年在昏暗的灯光下看书导致高度近视,她整个人给人的感觉就是土里土气的。

所以在学校里根本不受欢迎。

但是这个年纪的少女总是会对班上的优秀男生产生情愫,乔九九也是一样,不自觉就喜欢上了班上的班草堂禾。

甚至是给他写了情书,但是她没有递出去,因为她知道自己根本就没有资格给堂禾递情书,她只是暗暗的喜欢人家罢了。

但是也就是今天,她的情书被人给翻出来了,甚至是交给了堂禾。

结果堂禾拿到情书之后竟然当着全班的面阅读,并且用无比嘲讽的语气说乔九九。

她清晰的记得堂禾的那句话:“乔九九,你一个乡下土妹有什么资格喜欢我?你给我提鞋我都嫌你脏!以后别给我写情书了,我嫌恶心!”

随后便是班上其他同学的嘲笑。

来到湖城之后,乔九九做人已经非常的小心翼翼了,她生怕自己得罪了谁不断的在道歉。

当时的乔九九恨不得是找个地洞钻下去,可现实就是就算她被人羞辱了也没办法找个地洞,更是没本事反击。

归根结底,都是因为她的懦弱罢了。

最后为了缓解自己的心情去天台散心,又不巧看到李莉跟男生偷尝禁果,因此放学就被李莉带着一群人把她暴揍了一顿。

而她在众人的欺凌之下没有任何还手之力,最后被打得直接死了。

如果不是因为呆呆,那她就真的和这个世界道别了。

越想越觉得心中万分愤恨,这个世界就是这个样子,不会因为你低调的做个好人就会放过你。

因为坏人不会觉得你是个好人就不招惹你,甚至是知道你是好人不断的欺负你。

乔九九就是众多例子中的一个例子罢了。

只是她比较幸运,她遇到了呆呆,她的身体重塑了,她成了仙人,她注定是凡人仰望的存在。

今天起,她乔九九就和别人不一样了!

她发誓,今后,她绝不会让任何人再欺负她!

无论是李莉,还是她的同伙,抑或是那个掳她的变态男,她都不会让自己任由他人欺负。

而现在,她要做的事情是好好修炼,唯有自己拥有力量,才能不受任何人欺负。

在呆呆的指引下,她开始了第一天的修炼。

乔九九修炼了整整一夜,第二天早上睁开眼的时候她觉得自己浑身都充满力量。

一晚上没有睡觉,却没有丝毫疲倦之态。

不光如此,乔九九发现自己原本近视的眼睛,变得清晰无比,便是窗外一栋大厦上的横幅小字都看的一清二楚。

她已经不需要戴眼镜了。

按照呆呆告诉她的话,修炼是可以重塑人的外表还有各种感官的,所以现在不管是她的视力、听力还是嗅觉都已经不是常人都已经比拟的了。

经过一次洗髓,乔九九原本平凡无奇的五官就变得精致起来。

现在又经过因为一夜的修炼又增添了几分别样气质,显得愈发好看,妥妥的一个天然小美女。

粗糙的皮肤也变得光滑白嫩许多,但是她却不自知,只是自顾自的疑惑着:“昨天我是炼气境三层,怎么今天还是炼气境三层?一点变化都没有?”

“主人,你的炼气境三层是强行洗髓重塑身体之后得来的,并非是你自己修炼,想提升一层需要很长时间的,按照主人现在的修炼速度,一年时间到筑基境还是有难度的。”

想要修炼到筑基境界,需要突破炼气境十层圆满才行。

听着呆呆的话,乔九九点了点头,不由得问道:“那有什么别的办法可以更快的提升我的境界吗?不然的话,一年之后我不得去见阎王爷了?”

呆呆摇晃着它的小尾巴,然后用它那脆生生的声音道着:

“办法是有,如果主人服下修炼所用的丹药,可以加快修炼速度,但是以主人现在的修为没办法炼制丹药,虽然呆呆可以代为炼制,但是需要的药材很多,呆呆只是一个守护精灵,这些东西呆呆没办法弄到。”

第1章 被欺负的乔九九

公元2020年,少唐帝国辖下湖城的某个角落里,正上演着一场争端。

“贱人,敢偷看我!老娘我今天非弄死你不可!”

尖锐的女声回荡在黑暗的巷子里,就连躲在阴沟里的老鼠都被这声音吓得瑟瑟发抖。

一个染着黄毛的太妹穿着一件黑色的超短裙,还穿着黑色袜,脚下是一双小黑皮鞋,脸上还化着她这个年纪不该有的浓妆。

黄毛太妹脸上满是凶戾跟恶毒。

在她面前还有一群和她一样装扮的小太妹,她们正围着蜷缩在角落里的乔九九疯狂施暴。

这些太妹般的小女生根本不懂轻重,不知道痛的滋味,她们对乔九九各种拳打脚踢,甚至是去踢乔九九的肚子,去踩她的手指,没有丝毫的留情。

看这些人欺负乔九九的肆意表情,十分快意,她们似乎很享受这种任意宣泄暴力的感觉。

而乔九九在她们面前就显得极其弱小,她只能忍受被殴打折磨的痛苦,没有一点反抗的能力。

乔九九已经被殴打了大半个小时。

事情的缘由,只是因为她不小心在天台上看到那个黄毛太妹李莉跟男生做苟且的事情,然后又被李莉给发现了。

李莉害怕乔九九把她的丑事说出去告诉老师,然后传到她爸妈那里,所以一到放学,她就立即招呼围绕在自己身边的一群妖艳贱货把乔九九拉到这小巷子里。

今天,李莉就是要让乔九九见识见识她的威势,她要让人打到乔九九怕她、畏她,让乔九九不敢多说一句她的坏话。

“贱人,你今天是不是看得很爽?嗯?连老娘都敢随便偷看,不教训你一下,你不知道老娘的厉害。”

说罢,李莉拿着一根棍子,一把抓住乔九九的脑袋,最后一棍子狠狠的往乔九九身上抽过去。

因为乔九九的嘴巴就被李莉用胶条给封住了,所以无论多么痛苦,乔九九连吭声的机会都没有。

遭受李莉的痛苦一击,乔九九满头大汗,满目苍白,她觉得自己大概是要死了。

今天一定是她人生最灰暗的一天。

晚自习的时候被自己喜欢的人数落,被全班同学嘲笑。

现在被围在这里殴打,她好像真的要死了。

乔九九觉得自己这一生实在是太失败了,她不懂为什么这些事情一定要发生在她的身上。

难道她出生普通家庭,每天努力上学读书也是错误吗?

她从来都没有害过人,从来都没有想过要害人。

可是为什么这些人却要来害她呢?

“呜呜呜……”

乔九九闷声呜咽着,眼角都已经流下了泪花。

乔九九为人不软弱,很坚强,很少会哭,可这一次她是真的委屈到哭了。

最后她的意识越来越模糊,眼前一黑,身子便是软了下去。

在这阴暗的巷子口里,躲在阴沟里的老鼠眼见此状好像是明白什么似的窜的一下就跑走了,发出了嘎吱嘎吱的声音,路边的垃圾都被搅动的哗啦啦响。

“贱人!哭啊!继续给老娘哭啊!别给老娘装死!”

李莉笑得十分的渗人,表情分外的狰狞,丝毫不像十几岁女孩儿该有的模样。

“莉姐,她好像真的死了,没反应了。”

这时候,一个女生连连后退,她真的被吓到了。

李莉被这个女孩儿一提醒,再去摇晃乔九九的时候,发现乔九九真的不动了。

不过李莉脸上毫无惧色,一脸疯狂。

她随手丢下手中的棍子,站起身来,一脚踢在乔九九身上:“真他妈不经打!就这样死了!老娘还没让她爽够呢!今天应该带个男人来,在她死之前至少能体会一次!真是扫兴。”

“莉姐,现在怎么办?”那个女生有些颤颤巍巍的道着。

李莉一声冷笑,丝毫不在意的模样,就好像只是丢掉了一个垃圾一样:“这种地方流浪汉多着呢,又没有摄像头,谁知道是我们弄死的,怕什么,走吧,我请你们吃饭,多亏你们揍了这个垃圾这么久,肯定是脏了自己的鞋吧,走吧走吧。”

李莉将手放在女生的肩膀上,然后兴奋的领着一群人离开了。

乔九九的死,在李莉心中生不出一点涟漪,只觉得乔九九死得活该。

而乔九九依旧蜷缩在角落里,她的体温逐渐变得冰冷,但是没有人发现,除了那只逃走的老鼠。

……

不知过了多久,奇异的事情发生了,乔九九从小带在身上的玉佩竟然生出一道乳白的光圈,将乔久久全身罩住。

乔九九的意识渐渐清晰,只是她的意识并未回到现实中来,她做了一个梦。

第2章 板砖袭击

梦中。

一个红衣女子,她手中握着一把长鞭,鞭子上长着倒刺,面前有无数仙一般的人物将她阻挡着。

她一路杀过去,见神杀神,遇佛杀佛。

万千仙人全都惨死在她的鞭下,没人知道她的鞭子上沾了多少鲜血,最后杀到了白衣男子的面前。

“玖璃,你疯了吗!”

白衣男子的声音空灵且低沉,就好像是在唱一曲宁静的渡灵之歌,让听者觉得自己污秽不堪。

他的内心平静却也复杂,眸光闪烁,宽大的袖子随风飘荡,乌黑的长发被吹得再凌乱也无法阻挡他那张绝美的脸庞。

“我没疯。”

她的声音就好像是来自于地狱,每一声都让人心颤到不敢直视,就好像是心中的某处被狠狠的戳了一下。

红衣女子癫狂,那身血红的衣裳好像是在血池里泡过,赤红的嘴唇好像是喝过万千人的鲜血一般,那头乌黑的长发上都沾染着丝丝的血迹。

红衣女子话音落下,又是一声银铃般的笑声,周身散发着紫黑色的煞气,走过的每一处都是寸草不生,她便是死亡的化身。

而她偏偏爱上了一个仙风道骨的仙尊,仙魔不两立,他们终究是无法在一起的。

可她偏要和他在一起!

“我是魔尊,三界最大的魔头,魔头就要有魔头的样子,既然活着我们不能在一起,那就跟我一起死吧!”

带着血气的鞭子轰然而出,紫黑色的气息缠绕着鞭子,倒刺好像是活过来一样,急着要喝血,特别是眼前这个仙风道骨的仙尊的血!

“刹——”

一声刺耳的声响,倒刺直接勾进了白衣男子的肉里,瞬间变得血肉模糊,白色的衣衫被染成了鲜红色。

红衣女子癫狂的笑着,丝毫没有心疼男人的模样:“你终于被我弄脏了,你终于跟我一样浑身都沾着鲜血了,我们一起死,一起死好不好?这样我们就永远可以在一起了。”

然而梦未结束,乔九九却是先醒了过来,她的额头满是汗珠。

乔九九本想大口喘气,但是发现自己的嘴巴被胶条封住,她将胶条撕下来,觉得生疼不已。

“玖璃?魔尊?”

乔九九小声嘟囔着。

那个梦境实在是太真实了,要不是因为她知道自己生活的是现代社会,还真以为是真实发生的。

乔九九奇怪自己怎么会做这种梦。

可惜的是梦到一半竟然结束了,她好想知道梦中那对魔尊跟仙尊的结局,那个魔尊真是爱的无比极端。

现在她的脑海里还在回荡着梦境中那个红衣女子玖璃的魔尊身影。

这玖璃虽然是女子,却是魔尊之躯,凡是敢阻挡她的人尽皆屠戮。

虽然极端,但是却让乔九九心驰神往,她多想自己也如那个红衣女子一般狂放霸道。

她今天一遍遍的被恶人欺负,就是因为她没有任何力量,她真的太弱了。

她现在明白了一个道理,弱小就只能被欺负。

此刻,她无比的羡慕,甚至是崇拜梦中的这个魔尊玖璃,她多么渴望自己也变得跟她一样,一样强大,强大到任何人都无法欺负她!

就在乔九九心心回味时,耳边传来了一个浑浊的声音:“小屁孩,这是我的地盘,赶紧给我滚出去!”

伴随着话语,一块板砖朝着乔九九身上砸了过去。

乔九九根本想不到会遭到突然袭击,她只觉得好像身后有危险,然后下意识的向后一伸手,旋即握住了一块板砖。

板砖个头不小,若是砸在了乔九九的脑袋上,一定会出现一个大窟窿导致脑震荡的。

乔九九并没有多想自己居然可以这么轻易的抓住板砖。

她回头看去,看到的是一个流浪汉,满身褴褛,全身都是脏兮兮的。

这个流浪汉常年在这一片活动,这巷子已经被他默认属于自己的地盘,看到乔九九竟敢占他的位置,他根本不多想立即动手想暴力驱逐乔九九。

他只是他没想到面前这个小女孩竟然随手间就破解他的板砖袭击。

此刻流浪汉脸上满是震惊,他估摸着眼前这个小女孩不是一般人。

“这里是我地方,你不能占着。”

这样想着,流浪汉不禁嗫嚅了一句。

乔九九看着流浪汉,眼中冒出一股寒意,她以为还觉得这种人可怜,但是现在看这个流浪汉乔九九有的只是愤怒。

全世界都要欺负她,不管是学校里的,还是李莉她们,还有这个流浪汉也是。

那么大的砖头砸在人身上,一不小心可是会死人的。

而她乔九九明明什么坏事都没做,为什么要遭受这么多人欺负。

乔九九心中怒意顿生。

不自觉的,乔九九身上散发出一股让人颤栗的气息,乔九九自己并未意识到。

第3章 大叔,我还是个学生

乔九九冷冽的眼神落在流浪汉的身上,竟然让那个流浪汉瑟瑟发抖,并且连连后退。

流浪汉此前从未见过一个人居然会这样令人的害怕的眼神,他现在只有一个念头,这个小女孩绝对不是他能随便招惹的。

一念至此,流浪汉再也控制不住自己,整个人吓得连滚带爬的就跑了,跑了。

“我有这么可怕吗?”

乔九九也很意外,自己似乎什么都没做,怎么那个流浪汉看自己像是见到什么十恶不赦的大坏蛋一样。

算了,不管这么多了,还是先回家吧。

背上书包,乔九九直接往家里赶。

一边走着,乔九九不禁奇怪起来。

因为她明明记得自己被李莉一群人给狠狠的揍了,当时疼得她死去活来的,结果现在好像一点都不疼了。

实在是奇怪。

为了验证一下自己的想法,乔九九卷起了自己的袖子想看看自己身上的伤势。

就在她低头的时候,突然一只大手捂住了乔九九的嘴巴,并且另一只手抓着她的肩膀,瞬间将她拖进了附近公园的小树林里。

乔九九心头咯噔一下,今天确实是她的倒霉日!

乔九九睁着一双大大的眼睛,心脏猛烈的跳动着。

而此时捂着她嘴巴并且将她压在小树林里的是一个长得绝美的男人,而这个绝美的男人胸膛几乎是贴着乔九九的胸口,鼻尖就差那么一点点就要触到她的鼻尖了。

让人心慌的昏暗月光之下,男人柔软的碎发折射着栗色的光泽,略长的刘海几乎是要垂落在乔九九的额头上。

剑眉之下的那双眸子死死的盯着乔九九看,高挺的鼻梁和削薄的唇瓣微微张开,下巴还带着些许的胡茬。

他浑身都散发着一种与黑夜相似的阴冷和老鹰的孤傲,被他看上一眼就好像是被看中的猎物,下一秒就会被他生生的活剥吞下。

甚至是他的指尖都是冰凉的,让乔九九感到下意识的害怕。

只是害怕之后,却觉得这张脸非常的眼熟,这好像就是她梦中那个白衣男子啊。

长着一模一样的脸,没有任何的出入,只不过他眉目少了些许众生皆平等的仙风道骨,有的只有让人坠入深渊的危险。

“女人,待会儿配合我,记得叫大声一点。”

男人低沉的嗓音对乔九九命令着,就好像是一个长官在命令他的士兵,不,更像是一个土匪在对他的战俘所下的命令!

男人松开了乔九九的嘴巴,然后两只手直接去撕扯了乔九九的衣服。

乔九九可来不及想这个人到底和梦中的仙尊是什么关系,她只知道,她遇到了一个变态!

好像是本能一般,乔九九抓住了男人的手腕,并且弯腿将自己和男人的距离隔开了。

男人没想到这个小姑娘这么大的力气,竟然将他给推开了。

但是那又如何?

没有人能逃过他的禁锢。

“女人,事后我可以给你好处。”

男人歪着脑袋,依旧用那他足以让人沉醉的声音道着。

但是给人的感觉就是,这个男人不正经。

一个变态,当然不正经!

乔九九却阴沉着一双眼,浑身都散发着一种生人勿动的警惕感,手上的力道越发的大了些。

“大叔,我还是个学生,你这么做是不对的。”

很显然,乔九九的话让男人没想到,他没想到他随手抓来的是一个学生。

男人微微眯起了那双眼睛,身上的寒气逼人,他看起来越发的危险了。

一般到这个时候,站在他旁边的人都会感到害怕。

但是身下的这个小家伙不太一样。

她害怕,但是没有极度的害怕,至少到现在为止,她都没有尖叫一声。

她一脸的倔强,小脸上的婴儿肥也告诉他,她确实是个学生。

但是……

那有如何?

男人干脆是再次用力的拉住乔九九的手腕,并且凑近了自己的脸,脸上露出了一丝危险的笑容,粗重的气息打在乔九九的脸上,并且用带着沙哑的声音道着:

“叔叔我可是会吃小孩儿的,所以,你要听话,快点叫。”

这个时候,乔九九才明白这个变态男让自己叫是什么意思,原来是让她浪叫,不可理喻!

话音落下,男人再次下手去撕扯乔九九的衣服。

而乔九九挣脱开男人的束缚,挥手就要扇男人巴掌,但是再一次被男人给束缚住了。

这个男人不好对付。

就在两人僵持着的时候,耳边传来了暧昧的声音,非常的清晰,并且十分的近。

第4章 乔九九?我记住你了

乔九九的脸刷的一下就红了。

就算她死里逃生,但是她终究只是一个小女孩儿而已。

这种东西对于她来说是禁忌。

夜色里看到乔九九脸红的样子,男人突然噗嗤一下笑了。

看着乔九九因为听到身侧的靡靡之音而红了脸,他莫名的觉得好笑。

“现在看起来确实是像学生了,既然是学生那一定很会学习,来学学那个女人,我猜你一定叫得比她好听。”

男人道着,眉眼的那丝危险好像都已经消失殆尽。

与此同时,外面传来了一阵脚步声,男人刷的一下抱住了乔九九。

“目标不在这里,去别的地方继续搜。”

夜色里,一个沉闷的声音响起,似乎是当中的领头人。

过来的这帮人只是扫视了一下公园里面偷欢的两对男女,并未多驻留。

又是刷刷刷的脚步声,一行人从公园的另一侧离开了。

就在刚才,乔九九觉得自己都要窒息了,仿佛被人捉奸一样,那些人距离两人最近的时候大概不到一米远。

等那些人走了之后,男人嘴角却是挂着一抹笑意,好似是在嘲讽那些人:“愚蠢。”

也是这个时候,男人身上的那种危险感减轻了不少,乔九九看准时机,伸手就抓向男人的要害部位。

快准狠。

乔九九以前看过一篇新闻,女子若是遭遇男性侵害,最有效的反击就是抓住要害。

就算再强大的男人,最脆弱的要害部位受到伤害也是难以承受的。

自己的要害被乔九九袭击得手,男人立即松了手。

束缚解开,乔九九果断一个翻身选择逃跑,逃窜的样子仿若受惊的小野猫一般。

男人此刻缩在地上,他只觉得下面又疼又火爆,他从未想过有一天自己竟然在栽在一个小丫头片子手上。

面对一个小女生,男人确实松懈了,只是就算再怎么松懈也不至于被命中要害吧?

本来今天是一场刺杀演习,而他需要躲避百来号人的追查围捕。

为了躲避围捕,男人只是想随便抓一个女人应付一下,好让自己躲避那些人的搜捕,完美通过刺杀演习。

结果没想到这次却是遇到了一只狂野的小野猫,还被挠了一下,伤得不太轻。

看着跑掉的乔九九,男人是又气又好笑,就在他缓过神来打算离开的时候看到了地面上躺着的一本练习册。

上面还写着乔九九的信息:圣岚学院高一三班乔九九。

男人呢微眯着眼睛,那双眸子的危险就好像是要透过练习册传递到乔九九的身上,透着夜色,他的身影更加的孤傲可怕,让人不敢靠近。

“乔九九?我记住你了。”

男人嘴角挂着一抹淡淡的笑,那抹微笑带着浓浓的危险气息。

若不是因为这次刺杀演戏很重要,他会毫不犹豫的把乔九九给抓回来好好的教训一下。

在他眼里,只有需要教训和没心情教训的人,而乔九九属于前者。

所以他决定等到下次。

男人将练习册揣进兜里,然后迎着月光并伴随着男女交欢的声音消失在夜色中。

此时的乔九九背着书包,一路小跑着回到了家中,心脏还在砰砰砰的乱跳着。

她是真的被吓到了,要不是她刚才逃走了,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呢。

果然电视里和新闻都是骗人的。

所谓的面由心生未必是真的,长得再好看,也可能是个变态,只不过是被人忽视的变态罢了!

乔九九放下了书包,然后给自己倒了一大杯水,她咕咚咕咚的喝下去,深呼吸了一口气,回想了一下今天的所有事情。

最后一脸奇怪:“怎么觉得我一下子变得好厉害?被李莉她们揍了那么久居然一点事都没有?还一个人把变态给打倒了?难道是我的错觉?”

乔九九心下想着的时候,一个稚嫩软萌的声音突然响起:“主人,才不是错觉呢。你的身体重塑过,所以才会变得这么厉害哟。”

突如其来的声音让乔九九差点将手中的水杯给砸了出去,今天受到的惊吓有点多。

乔九九猛然回头,可什么都没看到。

“主人,我在你玉佩里。”

似乎察觉到乔九九在找什么,软萌的声音再次响起。

乔九九一脸懵逼,然后赶紧摸了一下自己一直戴在脖子上的玉佩。

那是从小就戴在她身上的,她爷爷给她的,说是保平安的。

“难不成玉佩里还能装人?”乔九九心底都糊涂了,不懂是怎么回事。

“主人,我知道你肯定有很多疑问,那就让呆呆我来告诉你吧”。

第5章 呆呆

“其实我是玉佩中的守护精灵呆呆,因为主人陷入垂死状态,触发了玉佩的护主禁制,主人的身体得到一次洗髓,因而复活重生,呆呆也是因此苏醒过来。”

“现在主人经过洗髓,已经脱离凡人之躯获得修仙之体,你现在已经是炼气境三层的仙人了哟!开心吧,哈哈!”

随着软萌的声音述说,乔九九的脑海中显现出一个具体影像,那个叫呆呆的具体影像。

那是一只大概手机大小的小小精灵,通体黑色,玩具的质感,却有着一双晶莹剔透的小翅膀。

脑袋上还有两只尖尖的猫耳,猫耳上还有一点点白色的绒毛。

两只眼睛黑溜溜的,还有一个跟眼睛一样黑的小鼻子,嘴巴小小的一张一合,还能看到粉嫩的小舌头。

它看起来像是长着翅膀的小黑猫。

“我变成仙人了?”

一边听着,乔九九的表情依次由呆愣,震惊,疑问,思索,到最后重归平静。

只是短短的时间里,乔九九就接受了这个事实。

回想一下,自己被李莉等人殴打那时她真觉得自己要死了,随后陷入奇幻的梦境中,后面她不过一个眼神就把流浪汉吓走了。

种种事情联想在一起,现在脑海中还出现了一个唤作呆呆的精灵影像,她成为仙人也不是不能接受了。

不过还是要确认一下才好。

乔九九稍稍迟疑了一下,然后试探性的问道:“你说我已经是什么炼气境三层的仙人?那就是说我跟一般人相比非常的厉害?”

“当然厉害啦,主人乃是仙人,可不是普通凡人所能比的。”呆呆一脸骄傲道,言语中似乎对凡人充满了鄙夷之色。

“哦,对了!我还要跟主人说明一下,虽然主人经过洗髓后变为仙人,但是主人本是凡体,所以洗髓有些后遗症,如今主人现在只有一年的寿命。”

乔九九心头咯噔一下,只能活一年?

开玩笑吧,她现在什么人生都没体验到,竟然跟她说只有一年的寿命,那她宁可不要成为仙人。

乔九九经历过一次死亡,她现在知道活着是多么的好。

她绝对不想在那么轻易的死了,她还有大把的事情想做啊!

似乎感觉到乔九九的心理震动,呆呆又继续说道:“哈哈,主人别担心,你肯定不会只活一年。”

“只要主人在接下来的一年时间里,将自己的境界提升到筑基境,主人的寿命就可回归正常。”

“而仙人修炼境界越高,寿命就越长,所以只要主人坚持修炼,修炼到至高境界,主人就算与天同寿都是可以的!”

那小小的东西嘴巴一张一合,用它那极其可爱软萌的声音说着。

“至高境界可与天同寿?”

一闻至此,乔九九心中震撼无比,若是能修炼到与天同寿,那自己还有什么事情不能做到?

享尽天下美食,走遍世界尽头,众览人间繁华。

现在便是只有一年寿命,乔九九也不在意了,她相信自己一年之内肯定能修炼到筑基境,而且她要一直修炼下去。

因为她想要站在这世间的最高点,俯瞰众生。

正如梦境中红衣女子魔尊玖璃那般伟岸狂放,而她乔九九显得那般的渺小,就好像是蝼蚁一般,随时都会被踩死。

可是现在她也有成为世间伟大的机会,玖璃能够做到,她乔九九也能做到。

乔九九心中已经暗暗下定了决心。

就在这个时候,乔九九的脑袋突然猛然一疼,好像有什么东西进入到了自己的脑子里。

好像是一段记忆,一段有关于红衣魔尊的记忆,乔九九觉得自己的浑身好像是被洗礼了一般,透着一股彻骨的寒意。

只是她根本不知道具体内容是什么,似乎跟梦境中的红衣女子有关。

“魔尊?仙尊?你知道他们是谁吗?刚才好像有什么东西进入到我的脑海里了。”

乔九九捂着自己的脑袋。

听到说话,呆呆煽动着翅膀,好像在努力的想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最后无奈的摇头:“呆呆不知道主人说的魔尊和仙尊是什么人,也不知道有什么东西进入到主人的脑海里了。呆呆也是第一次苏醒,之前都在沉睡,兴许很多东西需要主人自己去探索才可以。”

乔九九最后点了点头,既然呆呆说不知道,她就不再来十万个为什么了。

不过她依旧很好奇,只是现在这个疑问只能埋藏在心底。

可能是因为某些东西在悄声无息中与乔九九融合了,此时乔九九浑身散发着一种与往日不同的气息。

powered by 带字头像 © 2017 WwW.daizitouxi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