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淡淡一笑未失心夏雨笙by甜宝贝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9-01-09 05:36

《淡淡一笑未失心》是作者“甜宝贝”写的一部虐心感人的现代言情小说,小说又名《爱你,一生钟情》,主要讲述了叶宗擎与夏雨笙之间坎坷曲折的爱情故事。有兴趣的读者,不妨一试。

淡淡一笑未失心夏雨笙by甜宝贝在线阅读

章节精彩阅读:

她早就知道叶宗擎回来了,在他踏进门的第一步的时候就已经知道了。

可是她没有出去,从下午一回来,她就躲在客卧的床上,哪里都没有去过。

她需要时间,需要时间来面对一切。

回来的路上,她无数次的告诉自己,不要难过,不许哭泣,可是看见这个熟悉的家,她的心还是不可抑止的疼了起来。

这是她好不容易得来的家啊,这个家里,有她最爱的男人啊!

纵然他对她无情,纵然,他心肠狠硬。

可是这么多年的爱恋,一时之间,她放不下。而她又不想让他看见她的眼泪和脆弱,所以选择不出去。

就让她在这场婚姻里保留最后一点尊严吧!

叶宗擎在家里面看了一会儿电视,可是无论怎样克制,自己的思绪都还是无法集中到电视上去,总后他有些心烦意乱的关了电视。

去厨房看了看,见冰箱里面没什么东西可以吃的了,该补货了,想了想,他拿了钱包,出了家门。

听见关门声,夏雨笙这才从床上坐起来,起床去浴室洗了一把脸,然后缓缓地走进主卧室里。

她的东西还在里面。

其实他们并没有分居,她的东西大部分都还是在主卧里。

只是自从夏雨晴回来,他们又有了那一次激烈的争吵之后,她就再也不想住在主卧室里。

于是她晚间都在客卧休息。

而叶宗擎,自从夏雨晴回来之后,就基本上不回家了,对于她这些种种,自然也从未关注过。

他不是没有感情,不是不会关心人,只是他的感情,他的关爱,都给了别人。

罢了!

从角落里拿出行李箱,她开始慢慢收拾自己的行李,将自己的衣物从衣柜里面取出来,慢慢的整理,放进行李箱里。

活儿没有多少,可是不大一会儿却累的她满脸都是汗水,她的身子本来就很虚,自从怀孕之后更见虚弱了。

叶宗擎不一会儿就回来了,手上提了一大袋东西,将这些东西分门别类的装进冰箱里,

他往客厅走去,打算歇一会儿做点东西吃。

可是刚刚走到客厅就听见主卧室里有声音传出来。

心中蓦地一动,他跨着大步往主卧走去,打开门果然就看见她坐在主卧室的大床上,面前放了一个大大的行李箱,里面是她的衣物等。

看见她进来,她只是微微的抬起头,淡淡的瞥了他一眼,不冷不热的打了个招呼。

“你回来了?”她瞥了他一眼。

他心中有些发泄不出的火气,盯着她看了很久,末了,只是淡淡的应了一声,之后两个人都没再说话。

她就那样静静地将所有属于她的东西都收进行李箱里。

中途甚至去了几趟客厅,都没有再和他说任何一句话,连一个眼神都没有递给他。

收拾完毕,看见他还站在门口。

她抬起头看了他一眼,语气淡漠,甚至带着一丝客气地疏离,“我的东西都收拾完了,如果你担心我乱拿什么东西,你可以来检查一下。”

叶宗擎盯着她,心中突然地一揪,“东西随你拿,明天你能准时到民政局就行。”

1.狠狠地要她

叮咚……叮咚……

夏雨笙刚刚眯眼睡过去,突然听见了门铃声。

她想,是叶宗擎回来了。

忙下了床,前去开门。

“宗擎……”她刚一开口。

男人颀长的身子,往前走,无情地将她撞开,与她擦肩而过。

她连忙关上门,跟上去扶住趔趄着脚步的他,也在他的身上闻到了一如昨日般浓烈的酒味。

“你又喝了那么多酒!从姐姐回来开始,你就这样买醉,对于你来说,她比你的命还重要吗?”

“闭嘴!”他转过身,深邃的俊脸上,凤眸阴鸷地冷睨着她,“夏雨笙,你没有资格跟我提起她!”

叶宗擎甩开她的手,高大的身子贴着墙往前走,却临近沙发的时候,整个人往前一摔。

夏雨笙咬着唇,到底还是上前扶住了他,在他想要将她推开的时候,她伸出手紧紧地抱住了他。

“叶宗擎!不管我有没有提起,你都已经是我夏雨笙的丈夫!”

“呵呵……”叶宗擎低低地笑着,嗓音清冷,一字一句如血般冷酷无情,伸出手捏住了夏雨笙下颌,灯光之下,他冷锐的鹰眸厌恶地盯着她,“是啊,两年前,就是你这个不要脸的贱货,爬上了我的床,害得雨晴跟我分手!”

夏雨笙被他口中的“贱货”两个字刺得心口鲜血淋淋。

她眨眨眼,忍下了自己疼痛和委屈,也冷声一笑,“是啊,我就是贱!我爬上准姐夫的床,跟我的准姐夫做了,那又怎么样?你叶宗擎到底娶的人是我,不是夏雨晴,两年了,你还认不清这个事实吗?”

“认清。”他盯着她,突然声音很轻很轻,对她吐出的话却像是最残酷地刃,割在她的心头,“认清你的肮脏龌龊,认清我爱的人始终只有雨晴。夏雨笙,我告诉你,你所想要的,你一辈子都得不到!”

“错了,至少我得到了你的人!”她将痛变成了骨子里的倔强,伸出手抱住了他的脖子,踮起脚尖吻上他薄情的唇。

叶宗擎英俊的脸庞,骤然冷凝了几分,一把将她甩到了一旁的沙发上,张扬着怒意,一把掐住了她的脖子,“夏雨笙,你就那么欠收拾吗?”

“是,我就是想要你!”她红着眼眶,低吼了回去,伸出手勾上他的脖子,狠狠地凑上去吻他,“我是你的妻子,不管你乐不乐意,你要还是个男人,就满足我!否则,我明天就告诉姐姐,你压根就是性无能……啊……”

她话未落,就被男人低下头,狠狠地咬住她细嫩的脖子。

“夏雨笙,今晚我就成全你,我弄死你!”

他宽厚有力的手,一把将她拽起,将她翻过身去,压在沙发上,大手有力粗暴地撕开她身上的丝薄睡裙……

没有任何前戏,他狠狠地进入,狠狠地要她!

夏雨笙被弄得很疼,咬牙隐忍着。

男人餍足之后,将她丢在沙发上,宛如被撇弃的垃圾,他起身走向了浴室,甩给她一个绝情的背影。

“夏雨笙,你姐姐已经回来了,她已经原谅我了,所以你记住,这是我最后一次睡你……”

2.你能拿什么跟我争!

叶宗擎睡在书房里,他的话却让夏雨笙一夜难眠。

第二天一早,夏雨笙接到爸爸的电话。

说是姐姐回来了,让她回家,一家人在一起聚一聚。

姐姐回来了啊!

夏雨笙看着灰黑色的天空狠狠地叹了一口气,想起叶宗擎昨夜那冰冷的话,一种名为哀伤的情绪就从心脏蔓延,侵透四肢百骸。

“夏雨笙,你姐姐已经回来了,她已经原谅我了,所以你记住,这是我最后一次睡你……”

真的不会了吗?他们之间,真的就不可能了吗?

不!她不信!

既然她已经成为了他的妻子,她总要为他们的婚姻努力,直到……努力到无能为力为止!

车子开得很快,大约是司机怕下一刻就下雨了不好走,所以原本要三十分钟的路程,硬是二十分钟就到夏家了。

夏雨笙下了车,就看见父亲和母亲两个人坐在院子里,不知在说些什么,两个人脸上都挂着笑容。

夏雨笙很羡慕父亲和母亲的恩爱,父亲一向温文尔雅,和母亲极少争吵,对她和夏雨晴极为和蔼,从未说过半句重话,只是母亲……

夏雨笙想到这里,有些难过的低下头去。

印象中,母亲对她的态度,时好时坏。爸爸在的时候,待她和姐姐一样的温柔,只是爸爸不在的时候,态度就要疏离很多,对姐姐,却是明显地好得多。

有时候,雨笙甚至能从她的眼中看见一抹明显的嫌恶,她有时候很不明白,她和姐姐都是母亲所生,何以母亲对她和对姐姐会是两种不同的态度,可是左思右想依旧是没有一个定论,雨笙也只得将这个问题归结于是自己太过敏感。

“雨笙来了!”父亲先看见了她,笑眯眯的打声招呼。

夏雨笙应了,乖巧的叫了声爸爸妈妈,打了招呼这才走进门去,径直走上二楼,属于她的房间。

她出嫁嫁的突然,家里她住的地方暂时还没有用作其他的用途。

进屋关上门,正放松的想要吐出一口气,在看见屋子里的人的时候,一口气顿时被噎在了胸口,上不去下不来,叫她的脸色顿时苍白了许多。

“姐!”她唤了一声,是的,夏雨晴,此时此刻,正站在原本属于她的卧室里,一脸鄙夷的看着她。

“哟!回来了?我还以为我做出勾引我男朋友的事情之后,你再也没脸来见我了呢!”夏雨晴阴阳怪气的嘲讽道。

夏雨笙听到她的话,脸色更是苍白,纵然当初被人下药才导致了那样的结果,纵然她从未后悔过,可是对于夏雨晴,她始终是抱着一份愧疚。

只是她和叶宗擎的婚姻已成事实,那么,她就有责任也有义务去维护这段婚姻!

夏雨晴缓缓地走到夏雨笙的面前,定定的看着她,忽然伸手一把抓住妹妹的头发将她的后脑勺狠狠地往门上撞了一把。

“夏雨晴你干什么?”这一撞用了十足的力气,夏雨笙差点尖叫,可是想到爸爸还在楼下,她咬咬牙忍了下来,她已经让爸爸失望一次了,再也不能让爸爸看到她和夏雨晴之间再闹矛盾。

“我告诉你!我回来了,你就得给我让位!宗擎是我的!我要把他抢回来!”说到这里,夏雨晴涂了指甲油的艳丽的手指,轻轻的挑起妹妹白皙的小脸,目光之中透着势在必得的得意,“夏雨笙,他不爱你!你能拿什么跟我争!”

3.被算计的真相

夏雨笙的脸色顿时苍白,藏在背后的手紧紧的握成拳,指甲狠狠地陷进了手心里却毫无察觉,她脸色苍白的看着夏雨晴,丰润的双唇颤抖着,最后才缓缓地说道:“我不明白,当年我和宗擎一同被人下药,你不听他的解释,你已经放弃了他,为什么偏要等两年之后再来破坏我的婚姻,要来抢走他?”

“呵呵!”夏雨晴怪笑了一声,放开对夏雨笙的牵制,转身坐在卧室的大床上,一脸无所谓的撇撇嘴,“当年宗擎只是一个小小的公务员,那么穷,我不走,难道还要陪他吃糠咽菜,变成黄脸婆?方恒可是个拥有十家酒店的少爷!我当然会选择他了!可是,今时不同往日啊妹妹!宗擎现在不一样了,已经是A市的副市长了,前途无量啊,我怎么可能放弃他呢!”话落,夏雨晴还用一种你是白痴的眼神剜了夏雨笙一眼。

夏雨笙被她这个无耻的样子气得浑身颤抖,她万万没想到姐姐放弃叶宗擎竟仅仅是因为这么一个可笑的理由!

“那当初……我被下药的事情……”她心中有种不好的预感,隐约意识到事情的真相远远不止这些。

夏雨晴笑了笑,抬起头得意地看向夏雨笙,“没错,当年是我给你们俩下的药!我要跟叶宗擎分手,可是毕竟好了一场啊!怎么好撕破脸,那我只有在你的生日宴上促成你们这段姻缘了!雨笙,我知道你喜欢宗擎,我已经给了你两年幸福了,你要懂得满足,知恩图报,乖乖地跟叶宗擎离婚,把叶太太的位置让出来!不然,别怪我翻脸!”

夏雨省气得浑身颤抖,狠狠地伸手就要打夏雨晴一个耳光,被夏雨晴挡了下来,她收回手,恶狠狠地瞪着夏雨晴:“我要把这些事情都告诉宗擎!我不会让你得逞的!”

她不会让姐姐再次用虚伪虚荣的爱情去欺骗叶宗擎!

“呵呵,那你就去试试啊,看看他是相信我,还是相信你!你可别忘了,他一直对我情有独钟啊!”

说完,夏雨晴站起身来,像一只得意的花蝴蝶一样走了出去!

夜色来临,晚饭刚刚摆上桌,门口就传来敲门声,夏雨笙正要去开门,夏雨晴就先她一步,走向门口,打开门,看见来人,高兴的娇笑不已。

“宗擎,你来了?就等着你吃饭呢!”说完竟然还不避讳的抱住了叶宗擎!而叶宗擎也低笑了一声,伸手揽住了她的腰,给了她一个结实的拥抱!

夏雨笙站在餐桌前,看着这一切,心在滴血,却并未多言,有些事情,她不能现在闹开!

尤其是不能在这里闹!

但是,她一定会让宗擎看清楚夏雨晴的真面目!

“吃饭吧!”夏母走出来,看见门口拥抱的两人,眼中闪过浓浓的笑意,完全无视身为叶宗擎正妻的小女儿就在一旁。

一家人落了座,吃饭的时候,夏雨晴高兴的占据了雨笙的位置,坐在叶宗擎的旁边,一直和叶宗擎眉目传情,给他夹这个夹那个吃,看上去倒显得他们才是名正言顺的夫妻一般。

4.丈夫和姐姐的亲密

最后还是夏父看不过去,狠狠地咳嗽了两声,并以眼神警告了夏雨晴,夏雨晴才有所收敛!

不管如何,叶宗擎已经是雨笙的丈夫,当着小女儿的面,他们这个样子,叫雨笙作何感想!

“爸,我吃好了,你们慢吃!”叶宗擎站起身来,然后往洗手间的方向走去。

夏雨笙正要松一口气,哪知道不到两分钟,夏雨晴也放下饭碗,也跟着往洗手间去了!

夏雨笙心里狠狠地一揪,放下饭碗,拿起手机不动声色的跟着夏雨晴去了,夏父正要言语,被夏母摁了下来,她说道:“吃你的饭吧!没事的!”

夏雨笙站在洗手间不远的角落里,看着洗手间门口吻得忘我的两个人,心里泛起了浓烈的苦涩。

她想哭,可是却狠狠的忍住了自己的眼泪,她还没有输,宗擎只是还没有看清楚姐姐的真面目,只要他知道了,他就不会再爱姐姐了。

她拿起手机,将两个人的举动录了下来,然后走到两个人的不远处,直直的看向两人!

叶宗擎被她的忽然出现吓了一跳,下意识的就要放开夏雨晴。

其实,刚刚他真的只是来上个厕所,哪知道夏雨晴随后就跟了来,一来就拉着他亲吻,他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却也没有推拒,夏雨晴才是他爱的女人不是吗?

为何要拒绝呢?

他心里有种莫名的抗拒,却找不到抗拒的理由,任由夏雨晴吻了上来……可是,此时看着不远处夏雨笙一脸苍白的样子,他的心忽然揪了一下。

有些陌生的疼。

“雨笙,你过来啦!”夏雨晴仿佛当眼前的情景是理所当然一般,笑眯眯的对夏雨笙说道,只是眼中的得意,却是显而易见的。

“就算我有什么对不起你们的,也请你们注意场合收敛一点,宗擎,我们回去吧!”

只有回去了,她才能好好的跟他解释这一切,把真相告诉他!

叶宗擎听见她的话,剑眉微微一皱。

她算什么东西?也敢拿这种命令的口气跟他说话!

他淡漠地瞥了她一眼,没说话。

夏雨笙扬了扬手中的手机,目光坚决的看向两人,“刚才的情景我已经录下来了,叶宗擎,别忘了你还是副市长,我要是把这段视频放到网上去,你觉得会有什么后果?!”

病急乱投医,她没有别的办法奈何他,只有以这样的方式逼迫他回去!

她不想她爱的男人被夏雨晴这样一个卑劣的女人玩弄。

“你!”叶宗擎顿时气得青筋暴起,他就说……他就说这个女人心机深重,这个贱人!

“宗擎,你先走吧!不要为了我把前途给毁了!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我能等的!”夏雨晴笑着说道。

叶宗擎听见这样的话就是一阵心疼,他狠狠的瞪了对面的夏雨笙一眼,转身头也不回的走出了夏家。

夏雨笙坐在叶宗擎的车里,看着身边的男人,好几次想要和他解释,却被他屡次打断。

“宗擎,你相信我!夏雨晴她……”夏雨笙着急的眼眶泛红,急急的解释道。

叶宗擎的手狠狠地握住方向盘,猛然地一个刹车,竭力忍住自己的怒气,凤眸阴鸷地看向夏雨笙,“下车!”

5.方恒的秘密

“什么?!”夏雨笙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外面下着那么大的雨,他竟然让她……下车?

“我说下车!”叶宗擎往前靠过去,伸手打开了副驾驶的门,解开她的安全带,竟然直接将她从车里推了出去。

他重重地关上车门,发动引擎,车子扬长而去。

冰凉的雨水打在夏雨笙的身上,侵透了衣衫,原本单薄的身子此时看起来更加的柔弱,仿佛只要一阵风,就可以将她吹走。

脸上哗啦啦的掉下一片又一片的水花,她不知道是落下的雨水,还是自己的眼泪。

就因为自己想要说姐姐的不是……他就能够毫不留情地将她从车上推下来!

不该怨他,不该难过,毕竟他从未说过爱她,一切都只是她的一厢情愿。

她的爱,她的伤心,这个男人从来没有在意过!

她狠狠地吸了一口气,用双手吃力的撑起自己的身体,摇摇欲坠的站起来,伸手狠狠地抹了一把脸上的水珠,看向回家的路途,迈开脚步,一步一步的往前走。

视野越来越模糊,前面的路变得那样遥远,仿佛镜中花,水中月,迷蒙的一如她的爱情。

她有些发晕,双腿虚软,缓缓地跌倒在地。

此时,一辆车靠近,停靠在一旁,有一个人撑着一把黑色的雨伞,缓缓地向她走来。

她癔症了吗?这样大的雨势,谁会这样好的情调在雨中漫步……

是谁?

她努力想要看清,等到他走近了,她看见了他的脸,顿时呆住了!

真是人生无处不狗血,在她最狼狈的时候,遇见了一个她最意想不到的人——

方恒!

夏雨晴曾为了这个男人,决然地抛弃了叶宗擎。

她曾经和方恒有过一面之缘,只记得这个男人对夏雨晴痴心的要命,几乎是有求必应。

“你怎么……会在这里?”

“路过。”方恒垂眸,目光淡淡地看着她。

夏雨笙静静地看着他,苦笑一下,“我的样子……是不是很惨?”

“选择伴侣就跟选择一条人生路一样,惨不惨,值不值,自己说了算。”

夏雨笙眸子微垂,倒是没有想到方恒是这么一个思想有深度的男人。

“你是说,你不后悔选择了我姐姐吗?纵然……她现在已经抛弃你了吧?”

方恒淡淡一笑,伸出的手没有收回来,“雨很大,即使你对我的事情感兴趣,那么也该挑时间地点。”

“我没有兴趣……”

“那就起来吧,我送你回去。”他弯下腰,想要去扶她。

“我不用你送,我自己能走……”她挥开他的手。

她挣扎着站起来,倔强地在雨中前行。

方恒伫立在原地,仿佛被什么惊到了似的。

好几秒,他回过神,往前大步地追上了夏雨笙,二话不说,一把抓住了夏雨笙的手臂,将她转过身,看着她手腕上的一处疤痕。

那是火烧过的旧伤疤。

而这个形状和位置,他这辈子都不会忘记!

“你干嘛!”夏雨笙宛若惊弓之鸟,用力甩开他的手。

方恒一怔,迅速地敛了眼中的神色,也敛起了他心底的秘密。

他将雨伞凑过去给她遮雨,“夏雨笙,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想要送你回去,再这么下去你就要晕倒在路上了,你知道这多危险吗?你完全可以当我是一个好心的陌生人,毕竟……我们俩没有恩怨吧?”

夏雨笙盯着他,好一会儿,她缓缓地说道:“谢谢你……”

方恒眸子一闪,明白她的意思了,伸出手扶着她走到自己的车前,打开车门让她上车。

powered by 带字头像 © 2017 WwW.daizitouxi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