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桃花易谢君难见by陌归言小说阅读

发布时间:2019-01-09 06:01

《桃花易谢君难见》又名《恰星辰似你》,讲述了五年前,她的父亲就这样的棒打鸳鸯,男友惨死,她更是怀孕,可是五年后出现一个和她男友一模一样的男人,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慕星辰要如何选择,如大家喜欢就来看看吧。

桃花易谢君难见

小说精彩内容试读

心虚的然然只哭不说话。

兴致被打断的霍景曜原本有些不悦,见慕星辰眉眼间尽是对然然的心疼与担忧,缓缓道:“他吃了三个冰淇淋。”

慕星辰大惊失色:“什么?三个冰淇淋?妈妈有没有跟你说过你不能吃冰淇淋?”

然然哭的更加委屈。

“你怎么这么不听话……”慕星辰的眼泪也快被他招出来了,她低头给然然穿好小鞋子,抱着他就要出门。

然然嚎啕起来:“然然不要打针……打针痛痛……”

慕星辰不管他:“谁让你吃冰淇淋了?”

然然没听出来慕星辰这话中的恼意,立刻出卖了霍景曜:“叔叔让吃的……给叔叔打针……”

慕星辰狠狠瞪了眼霍景曜,一边抱着孩子出门,一边教育儿子:“是然然没有自制力,只能给然然打针。”

眼看就要出门,然然又是“哇”的一声,指着一处囔囔:“叔叔的衣服……要洗白白……呜呜呜……”

慕星辰顺着他的手指望去,看见沙发上一件黑西装上全是干掉的鼻涕和眼泪,立刻明白这是然然干的好事。

没想到小家伙肚子疼成这样还记得这事。

然然拱着身子,催促着慕星辰上前拿起西装,然后再次趴在她怀里呜呜。

慕星辰握着西装,有些尴尬的望了眼霍景曜:“我洗干净了回头还你。”她担心然然,说完就快步离开。

霍景曜听着她慌乱的脚步,跟了上去。

因为来的着急,慕星辰的车就停在大门旁边的车位上。

车还是六年前她生日时程曜送的,整车落地花了十来万,是两人当年所有的积蓄。

瞧着已经不那么光鲜亮丽的车,霍景曜蓦然觉得眼睛有些酸。

车里还是六年前的模样,甚至连当年慕星辰和程曜一起求来的平安挂坠都没有换,只多了一个儿童座椅。

慕星辰在后座给然然系安全带,霍景曜径自坐上驾驶座,启动了车子:“去哪家医院?”

慕星辰连忙关上车门:“儿童医院。”

“妈妈……不打针嘛……然然不痛了……”然然怕的都开始撒谎了。

慕星辰无可奈何:“真的不痛了吗?那我们现在回家。然然要是再肚子痛,妈妈也没有办法呢。”

然然更加委屈了,嘤嘤嘤的喊着:“那还是去医院吧……”

霍景曜听着母子两人的对话,神情复杂。

路上然然又吐了几回,虚弱的哭都哭不出声,只能窝在慕星辰怀里抽泣哼哼。

透过后视镜,霍景曜能清晰看到慕星辰脸上的担忧与心疼,甚至是已经泛红的眼眶。要是可以,她恨不得带然然受过。

“他经常这样?”霍景曜问。

“然然肠胃不好,生冷的东西一吃就这样……”慕星辰压着哭腔,心疼的给然然擦去眼泪。

霍景曜沉着脸大力踩下油门,汽车轰鸣而去。

到了医院又是一通兵荒马乱,然然因为上吐下泻,要住院观察。

慕星辰好不容易安置好他,拿着缴费单要去交钱,却发现自己出来的匆忙没有带钱包。

医院暂不支持手机付款,慕星辰只能打电话给助理,让她把钱包送过来。才挂断电话,手上的缴费单就被霍景曜拿走了。

第001章 在慕总监眼里我是个死人?

“找到了吗?”慕星辰焦急的问。

助手为难的摇头:“还没有……霍总已经到了,赵总让您去会议室……”

“你先过去,我再找找。”慕星辰打断助手,焦急的快步朝前走去。

然而没走几步,迎面走来浩浩荡荡的一群人。看见被众星捧月般围在中间的那人,慕星辰震惊的整个愣在原地。

眼见那人即将消失在拐角,失去的恐惧从慕星辰心底涌出,她下意识失声大喊:“曜!”

霎时,浩荡的人群纷纷望向她。

霍景曜站在人群最中央,一米八八的个子尤为耀眼。

优雅的西装裁剪得宜,衬出他修长的完美身材。他顺着慕星辰的声音望去,俊美无俦的脸庞上,一双剑眉紧蹙。

慕星辰怔怔的望着他,见他转身,慕星辰慌了,连忙跑上前去:“程曜!程曜你别走!”还没靠近霍景曜,就被他的保镖拦了下来。

周围的人发出鄙夷的低笑声。

堂堂慕家大小姐,如今为了慕氏,竟然也想用这种不入流的手段引起霍总的注意力?

慕星辰挣扎着想要去到霍景曜身边,她的眼中、她的世界里,仿佛只剩下了他。

望见霍景曜越来越的冰的脸色,原本还别有心思的赵文瑶将她用力往后一扯,冷着脸训斥:“星辰你干什么?这是霍总!”又讨好的回头冲霍景曜一笑,“霍总不好意思,这孩子认错人了。这是我女儿慕星辰。星辰,快给霍总认错!”

霍总?

差点摔在墙上的慕星错愕,满是不信。

她一眼不眨的望着霍景曜,男人站立时挺拔的身躯、精致的五官容貌、高深莫测的眉眼神态,每一样都与她镌刻在记忆深处的人一模一样。

怎么会是什么霍总?

“程曜……”慕星辰不信,想要走向他,却再次被霍景曜的保镖拦住。

慕氏的人纷纷给她使眼色,奈何慕星辰眼中只有霍景曜,一点都没注意到。

倒是KNG财团的人,因为原先就看不上慕氏恬一再凑上来想要抱大腿的模样,此刻见到慕星辰这样,更是瞧不起。

慕氏现任总裁赵文瑶示意助手将慕星辰带走,却没想到霍景曜开口了。

“程曜是谁?”他问,语气平淡,听不出喜怒。

赵文瑶尴尬的解释:“那是星辰以前的一个朋友……不幸去世了……”

霍景曜凤眸如水,掠过他直望向慕星辰,闪烁着暗光的双眼如同逼视一般:“在慕总监眼里我是个死人?”

慕星辰还没说话,赵文瑶已经急了,立刻大喊:“当然不是!霍总对不起,是星辰这孩子糊涂了。我替她道歉,真的对不起!”

“原来慕氏的销售总监是个糊涂人,怪不得业绩怎么也上去。”霍景曜不咸不淡。

赵文瑶和慕氏的其余人脸色都变得很难看。

霍家旗下的KNG是全球顶尖财团,即使慕氏最强盛的时候,在KNG眼中也不过是一粒沙。

如今慕氏资金困难,赵文瑶百转千折找上KNG,意图与之合作,今天就是KNG来慕氏视察的日子。

霍景曜是KNG现任总裁,可他的身世却异常神秘。在三年前没有人知道这个名字。可三年后的今天,这个名字却响彻在每一个知道KNG的人心中。

可除了名字,再没有人知道他的任何信息。

他就像是在霍家这个庞大家族中突然冒出来的一个异类,超越了所有原本就很活跃的霍家人,成为了唯一的继承者。

第002章 然然不见了

慕星辰隔着人群望向霍景曜,男人面容冷冽,眼底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

她不知道程曜是怎么成为了霍景曜,但能猜到他对自己这么冷漠的原因。

压着心里涌出浓烈的苍凉与悲伤,慕星辰在赵文瑶的眼刀子下强行稳住情绪,有些僵硬的冲霍景曜说:“霍总……对不起……”

霍景曜淡淡瞥了眼她:“对不起我什么?”

一瞬间慕星辰又想起了当年,可望着他眼底冷漠与KNG众人的不屑,她即将脱口而出的真心话又变成了冠冕堂皇的解释:“抱歉,我刚刚有事,没能去汇报慕氏的销售业绩。”

霍景曜慢慢道:“看来慕小姐也没怎么把KNG与慕氏的合作放在心上。”

“不是,我……”

“既然如此,那也没合作的必要了。”霍景曜漠然转身,带着KNG的人浩浩荡荡的离开。

赵文瑶急了:“霍总!霍总留步!我们的合作……”她追上去,却又被霍景曜的下属拦住。

望着离去的人群,赵文瑶肉痛的不行,狠狠往慕星辰胳膊上拧了一下:“你胡想什么呢?让你去做报告你还敢迟到?你不一早就到公司了吗?都在做什么?”

慕星辰一眼不眨的望着霍景曜离去的方向,连胳膊上钻心的疼痛都毫无知觉。

想起霍家权势遮天,赵文瑶又满是感慨,“程曜要如果真是霍景曜就好了……当年也不会有那种事……更能救救慕氏……”

“你们当年那样对他,还指望他救慕氏?”慕星辰心里涌起一阵厌恶。

赵文瑶狠狠剜了眼她一眼:“你这说的是什么话?别忘了当初你和程曜为什么会分手。妈不是来跟你吵的,眼下最要紧的还是慕氏。”

“慕氏没了活该!”慕星辰赌气。

“要是没了慕氏,别说你自己要沦落街头,想想你大哥!”

赵文瑶一语中的,宛若一大盆凉水浇灭了慕星辰心间的火焰。

她现在比任何时候都更需要慕氏。

她强迫自己镇定下来,分析此次与KNG的合作:“慕氏与KNG差距太大,根本不可能合作成功,KNG本来就没什么诚意……”

赵文瑶立刻反驳:“人家霍总都亲自过来了,这还叫没诚意?”

可霍景曜要就是程曜的话,当年慕家那么对程曜,如今程曜灭了整个慕家都是轻的。

慕星辰长叹一口气。

赵文瑶生气的又说:“刚刚因为你不在,业绩汇报差点都完了!你是不是又去找然然了?”

被她这么一问,慕星辰这才想起自己还有更重要的事,连忙迈步朝里走去。

赵文瑶气恼的喊住她:“先别管然然了,跟我去……”

“然然不见了,我怎么可能丢下他不管!”慕星辰焦急万分的快步跑开。

同一时间,霍景曜回到自己的劳斯莱斯中。

KNG的车队缓缓驶离慕氏大楼,霍景曜神情冷峻,薄唇紧抿成一条线,一眼不眨的望着后视镜,仿佛在等待着什么。

助理周谦拿捏不准他的心思,试探性的说:“霍总,我看慕氏似乎也不怎么想跟我们合作,他们销售总监……”

“你话太多了。”霍景曜不悦的瞥向他,冰冷的眼神让周谦忍不住打了个寒颤。他跟在霍景曜身边三年,依旧看不穿老板的心思。

正在这个时候,他忽然看见放在角落里的手提包动了动。

第003章 你丢了我和妈妈呀

里面放的是霍景曜去高尔夫球场的行李,周谦以为是自己眼花,可黑色的大手提包这个时候在原地扭动了几下,拉链从里面慢慢被拉开了。

周谦这三年跟着霍景曜在枪林弹雨下闯过来,当下心里警铃大作,立刻就要喊出声,却没想到在他开口前,一个小脑袋从包里钻了出来。

周谦那一句“快停车”硬生生的卡在了喉咙口。

“啊啾——”

“啊啾——”

冒出来的小脑袋连打了两个萌萌哒喷嚏,是个粉雕玉琢的孩子。小家伙眨着湿漉漉的大眼睛好奇的望着他们,糯软糯软的问:“你们是谁?为什么会在这里?”

望着那孩子与慕星辰相似的面容,霍景曜脸上的寒意一瞬间更深,眼神幽暗的可怕,不知道在想什么。

小包子应该是才睡醒,有些困倦的打了个哈欠,揉了揉眼。他懵懵的坐在原地打量四周,望见霍景曜的瞬间眸光一闪,总算是想起来了什么。

小家伙咧着嘴,露出一口小白牙满是期待的抬头望向霍景曜:“这位先生,你是不是丢了什么?”

望着他一双亮闪闪的大眼睛,霍景曜倒还真认真思考了一下才否认:“没有。”

“你好好想想嘛!”小包子鼓腮,摇摇晃晃从手提包里爬出来,又跌跌撞撞的扑到霍景曜面前,冲他露出灿烂的笑脸:“你看看我,你是不是能想起什么?”

他小小的一个窝在霍景曜身旁,看起来不过三岁多。

“我丢了什么?”霍景曜问。

“你丢了我和妈妈呀!”小包子仰着头,满是喜悦的脸上,还有几分埋怨,“你怎么这么久都不来找我和妈妈呀?是不是迷路啦?”

霍景曜不语。

周谦汗颜的把小包子从霍景曜面前抱走:“小朋友,这话不能乱说。你爸妈叫什么名字?我带你去找他们。”

“你放开我嘛,我要找我爸爸。”小包子扭着身子在他怀里挣扎,别看他个子一点点,力气却还真不小,周谦竟也有些抱不住,让小包子一个猛冲一头扎进了霍景曜怀里。

霍景曜扶了他一把,没让小包子摔疼。

小包子顺势坐在他腿上,揪住了霍景曜的衣服问他:“我叫然然哦,你叫什么名字?”

霍景曜垂眼不语,谁也看不清他的神色。

周谦凭借着跟随霍景曜多年的经验,能看出来老板此刻心情很不好。他虽然不知其中缘由,但总觉得和然然有关。

罪魁祸首然然浑然不觉,歪头望着霍景曜,摇动他的身子:“我带你回去见妈妈好不好?”

霍景曜的瞳孔微微一颤。

见他不答应,然然心里有些虚了,“你真的很像我爸爸……”

霍景曜怔了一下:“你妈妈说的?”

然然失落的摇头:“妈妈说爸爸去了很远很远的地方……”

霍景曜望向小包子,然然正不甘心的试图从他身上找证据,“家里有你的照片……妈妈经常拿出来看呢……不过是黑头发哒……你染过头发吗?妈妈说染头发的都是坏孩纸……”然然认真思考了一下,“但你如果对我好的话,我可以帮你作证你是好孩子,让妈妈原谅你。”

望着然然满是期待的小脸,霍景曜只感觉喉咙口堵着什么,说不出半个字。

第004章 他和我什么关系

小家伙的一连串的话没有得到霍景曜半个字,然然觉得自己亏大了,气鼓鼓的哼了他一下,“大人都是骗子……早知道你不是我爸爸,我才不来你的车里呢……”

他越想越伤心,一个没忍住,哇一声就嚎啕大哭起来。

霍景曜喜欢安静,然然这哭声如同平地一声雷在车里炸开,把周谦吓了一大跳,连忙哄他。

可然然完全不理,反而越哭越大声,好像要把自己失望不满的情绪全部都撒在他们头上。

周谦心里紧张,生怕霍景曜发怒:“霍总……我带他下车去找他父母吧……”

然然听见了,伤心的大嚎:“我没有爸爸……你找不到我爸爸……嘤嘤嘤……”边哭还边偷觑霍景曜。

周谦没想到然然还留着一耳朵听他们这里的动静,忙说:“那你别哭了行不行?”

“不行……呜呜呜……我要爸爸……”然然继续嚎,一声比一声嘹亮。

霍景曜捏了捏眉心:“车里有冰淇淋。”

周谦会意,连忙从车载小冰箱里拿出来一盒冰淇淋放到然然面前:“这是国外进口的冰淇淋,特别好吃。”

然然泪眼朦胧的望了望,哭声小了些,但显然贿赂不到位,并不能让他完全停下哭泣。

周谦再接再厉,又拿了一盒。

小家伙的哭声停了,哽咽着问:“都给然然吗……”

“只要你不哭,就都是你的。”周谦忙点头。

然然开开心心把两盒冰淇淋拢入怀里大快朵颐,完全没注意到霍景曜黑西装上的狼藉。

周谦都没眼看了,心想霍总怎么没把这个熊孩子丢下车。

霍景曜单手支着脑袋,侧头望着然然,小包子眯着眼吃冰淇淋的小表情与慕星辰如出一辙。

这孩子的父亲是……

霍景曜稳住心间翻涌的情绪,压着眸底的痛苦,缓缓闭上眼。

望见窗外的景色越来越陌生,然然从糖衣炮弹下恍然醒悟。他意犹未尽的舔了舔小勺子上的冰淇淋,抓着霍景曜的衣角问:“你可以打电话给我妈妈吗?”

霍景曜垂眼望向他。

然然流利的报出一串电话号码,“妈妈会来带我回家哒。”

周谦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聪明有趣的孩子,有心逗他:“你吃了我们的冰淇淋,还想回家?”

然然无辜的眨了眨眼睛:“冰淇淋是你们主动给我哒,给了别人怎么还能要回去?小气鬼,哼。”

霍景曜的眉头动了动,也逗他:“那我的衣服呢?”

然然这才注意到霍景曜的黑西装被他糊的不成样,顿时心虚无比,支支吾吾的道歉:“对不起……我不是故意哒……我让妈妈给你洗好不好……”

“她会洗衣服?”霍景曜似乎有些意外。

然然埋头吃第二盒冰淇淋,生怕被周谦抢走,含含糊糊的说:“我妈妈什么都会。谁娶了她,那是八辈子的福气!”

霍景曜的思绪在一瞬间飘远。

他记忆中的那个人,是个十指不沾阳春水的爱哭鬼,哪会做什么家务。

他从未见过如今天这么憔悴又失态的慕星辰。

想到这里,霍景曜抽出手机:“给她打电话。”

然然抱着手机有模有样的拨通电话。

一道有些慌忙的声音从里面响起:“喂?请问哪位?”

然然脆糯糯的开口:“妈妈……”

正在满世界找他的慕星辰一听见这声音,顿时更加着急:“然然你在哪里?用的是谁的手机?”

“然然在车里……叔叔的手机……”然然歪头望向霍景曜,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他,“叔叔头发亮闪闪哒。”

慕星辰顾不上想那人是谁,马上问:“你们现在在哪里?我马上过来。这位先生,能不能麻烦你在我到之前,再照顾他一下?”

霍景曜示意周谦带然然去一边玩游戏,自己则斜倚在窗边反问慕星辰:“我凭什么要照顾他?他和我什么关系?”

第005章 我家小星星肤白貌美大长腿

然然对手机游戏没兴趣,听见霍景曜的话,又屁颠屁颠跑回到他身边,严肃的说:“我家小星星肤白貌美大长腿,娶了我们家小星星,赚大发了。这样你就是我爸爸了呀!我们就不是没有关系哒人啦。给自己一个机会,我们就有无限可能!”

“你哪学来这些乱七八糟的话?”霍景曜问他。

“追我家小星星的人都这么说。”然然抱着胸煞有介事的说,还不忘提醒霍景曜,“我妈妈那是炙手可热!”

慕星辰隔着手机听见这段对话心乱如麻,没想到捡到然然的人会是霍景曜。

霍景曜摸了摸然然的小脑袋,嘴角勾起一抹不分明的笑,语气讥讽:“看来追慕大小姐的人很多啊。”

“不是那样,然然还小,你别听他胡说。程曜,我……”

“是霍景曜。”霍景曜纠正,“慕小姐要是记不住,孩子也别来接了。”

话说到这个份上,慕星辰当然听得出他的不悦,只能退步:“那告诉我地址吧……我马上过去……”

她的怯懦与退步让霍景曜蓦然感到无趣,他仿佛能想象到电话那头慕星辰惴惴不安的面容。

这不像他认识的那个人。

恍惚间霍景曜想起许多旧事,搅得他头痛欲裂。

“来秋山高尔夫球场接人。”他报出一个地名。

慕星辰大喜:“好,我很快就到。”

霍景曜还想再听听她的声音,手机已经被挂断。

他望着手机沉思,然然扑过来,奶声奶气的问:“妈妈什么时候来接我呀?”霍景曜仿佛都能看到他身后有条小尾巴在摇个不停。

“快了。”他无意间抓住然然的小手,发现这孩子虽然长得可爱,但其实很瘦弱,不像其他孩子那样胖嘟嘟的。个子也不高,甚至脸色都偏苍白,像是病了。

他捏了捏然然的小手,听见小家伙咯咯咯的笑:“痒……你怎么和妈妈一样喜欢捏我的小爪爪?”

霍景曜的动作微微一顿,他松开手,把小包子抱到一边系好安全带,再没出声。

然然甩着小短腿,低声哼起歌来:“一闪一闪亮晶晶,满天都是小星星……”他唱着唱着又对霍景曜说,“你别担心,有我帮你,小星星肯定会喜欢你哒。”

霍景曜望了他一眼,不说话。

周谦有些疑惑:“小星星是谁?”

“我妈妈呀。”然然说着甩头冲霍景曜强调,“我妈妈叫慕星辰哦,好听吧?”

周谦诧异:“那不就是慕氏的销售总监……”他想起刚刚在慕氏发生的事,再看霍景曜见到然然后的反应,仿佛他早就知道这孩子的身份。

难道说,霍总和慕大小姐真的是旧时?

周谦总算明白过来为什么自己上车时才说了慕氏一句不好,就被霍景曜冷声喝断。

因为他说到了慕星辰……

可转念之下,他又觉得不可能。

周谦之前就是霍家的骨干分子,之后又跟着霍景曜三年,成为他的首席助理。无论是霍家内外,他也从未听说霍景曜跟慕星辰认识。

不过……

powered by 带字头像 © 2017 WwW.daizitouxi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