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狼夫为患鬼眼姐姐》完整版全文目录

发布时间:2019-01-09 06:41

《狼夫为患》鬼眼姐姐完整版全文目录带给您,狼夫为患讲述了胡小离狼三太子的故事,狼夫为患鬼眼姐姐精选:结果等我下车我才知道,东方赤竟然带我来了本市最大的医院。下了车带我去挂号,看病,用了差不多三个小时的时间,检查结果出来,我竟然什么病没有。

狼夫为患
推荐指数:★★★★★
>>《狼夫为患》在线阅读>>

《狼夫为患》精选章节

“香兰和香秀还那么小。”

“这也是没办法,谁叫老爷的朋友看上了。”

两夫妻的言语间,我像是能感觉得到,是这家的老爷把这两个女孩子送给了朋友做小妾什么的。

眼前一变,两个孩子被人带走,父母哭的悲痛欲绝,但也无可奈何,不让走,男人的腿都被打断了。

时下,到了那个男人家里,男人竟然是个五十多岁的胖男人,两姐妹吓得瑟瑟发抖,男人色眯眯的看着姐姐和妹妹。

香兰抱着香秀,害怕的呜呜哭。

后来男人叫人把香秀弄走留下香兰,男人告诉香兰,如果不答应他的所有要求,就会杀了香秀,香兰害怕,为了妹妹只好答应。

之后……

男人开始对只有十多岁的香兰做那种事情,一遍遍的,香兰已经不知道哭,全都是折磨,看的我手脚发寒。

以往我觉得狼三太子可恶,但是此时面对男人,我才知道狼三太子哪里也不可恶。

香兰被折磨的生不如死,一心想要救出香秀。

就在这时候,香兰认识了男人身边的小厮,小厮有着书生模样,而两人一见钟情。

小厮答应香兰救出香秀,可是香兰等来的确是香秀双腿被打断,活活制成骨笛的事情,香兰无法忍受,疯了一样的跑了出去,悲痛欲绝时回到家里,才知道父母已经死去。

香兰想要死去,却给男人抓了回去,而回去后被绑在柱子上,脱光了衣服。

男人说香兰的皮肤好,从来没见过这么好的皮肤,于是叫来小厮,要他亲手将香兰的皮活剥下来。

香兰认命了,闭上眼睛,小厮从她的耳根后下刀,将她的破活剥下来。

最终,男人将香兰的皮做成一把人皮鼓,拥有了两件他认为完美的法器。

但是每次男人吹起骨笛,或者是敲响人皮鼓,小厮都会疼痛难忍,在地上打滚。

后来小厮疯了,有天晚上拿了一把刀子,把男人的皮活剥下来,打断了男人的双腿,把他的腿骨研磨成两把骨笛。

之后小厮一刀隔断了脖子,死在血泊之中。

后来斗转星移,骨笛和人皮鼓沦落到老和尚的手中,被放在寺院中供奉,直到有一天骨笛和人皮鼓一通丢失不知去向。

看到这里,东方赤转身朝着一边走去,我看他走了我也跟了过去,走着走着他消失了,我也从梦中毫无预兆的醒了过来。

睁开眼看看周围没什么变化,我怀里的小灰狗不知道怎么了,睡的比每时都要沉,我弄了弄他,他也没有醒过来。

想到梦里的事情,我有些狐疑,不知道是真是假,但按照周奶奶所说的,那就是真的,我做的梦都不是空穴来风的。

怀着好奇,我转回去了教室那边,因为听神学的人多,下午三节课,一避开了上午的一些主修课,下午没事有的就钻来听,二就是东方赤长的太好,学校里面能来的女同学都来了。

但这也让我方便了,我转一圈回来,刚好赶上最后一节课。

进了门我找了个地方坐下,很快上课了。

东方赤上了讲台讲台拿起粉笔下了两个字,有无。

同学们都全神贯注的听,我也听。

大致的他就是说,为什么有的同学相信神灵的存在,有些不相信,而相信的是什么状态,而不相信的是什么状态,而相信的怎样,不相信的怎样。

我坐在那里,听得云里雾里,总觉的,兴许是我悟性不高,所以才遇到这种事情,要是我悟性好……何苦来这里听东方赤胡说八道。

听了一会我开始犯困,估计全班只有我一个人趴着睡觉。

但是我梦里竟然梦见两只狐狸在山上上蹿下跳,一会打闹,一会翻滚,两只狐狸还在一起抱着滚,我还以为他们在打架,但是走近了一看是在玩闹。

火狐狸全身金黄色,白狐狸则是一身雪白,他们在一起玩的很高兴,直到天降流火,砸到白狐狸的身上,白狐狸吱吱叫唤,流下可怜的泪水。

火狐狸一看着急的扑了过去,但是白狐狸不知道疼的糊涂了,还是怎了,忽然窜过去一下咬住火狐狸的脖子,火狐狸吱吱叫唤,挣扎着,像是在说什么。

但是下一刻,白狐狸用力一甩,把火狐狸扔到了山下去,就看火狐狸翻滚着朝着山下跌下去。

白狐狸转身朝着另外一边跑去,我的心没来由的疼了起来,这一疼,尖叫着醒了,睁开眼我按着心口呼呼的喘气。

周围瞬间安静着,但我感觉所有的目光都在看着我,领我十分无奈。

此时,我只好装病。

“疼……”

我忙着装出很难过的样子,讲台上的东方赤马上走来我面前,弯腰将我从椅子上抱了起来,转身带着我朝着外面走。

其他的同学也都跟着跑了出来,但东方赤叫其他的人回去,他则是抱着我去了学校的医疗室。

等到了哪里他问我:“你怎样?”

我纠结着:“还是有点疼。”

“先给她看看。”

东方赤满是担忧,我也不好说其他,校医马上给我看了一下,但是他也检查不出来什么。

“我带你去医院看看,给我开一张证明。”

东方赤做事太麻里,我怕麻烦摆了摆手:“不用,我没事。”

但是他不同意,非要开。

医生开了一张,拿了证明,弯腰抱起我,直接把我带走了。

偌大的学校里面,我一些树敌万千,可怜我还浑然不知。

东方赤有车,而且还是一辆酒红色的跑车,这辈子,第一次坐这么好的车,上了车我顿时感觉哪也不疼了。

这么好的车着实少见。

我安稳的躺着,好像我确实不舒服,东方赤一边开车一边问我:“还疼么?”

语气很是温柔,而我脑海中忽然浮现出狼三太子凶神恶煞的样子,简直是天壤之别。

我摇头:“没事。”

但东方赤只是看了我一眼,车子继续很快的开。

结果等我下车我才知道,东方赤竟然带我来了本市最大的医院。

下了车带我去挂号,看病,用了差不多三个小时的时间,检查结果出来,我竟然什么病没有。

这就尴尬了,就算要拆穿,也不要这么明显。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powered by 带字头像 © 2017 WwW.daizitouxi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