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谋定心动祁少贪爱成瘾by悦已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9-01-09 07:00

《谋定心动祁少贪爱成瘾》是现代言情小说,主角是“米楚、祁铭”,讲述了米楚爱的人是因为误会了她,她利用了刺入她的身体,这一刻她真的是那么可怜,爱上了不相信自己的男人,那么他们的感情告诉了我们什么……

谋定心动祁少贪爱成瘾

第001章 嫌疑人

审讯室。

密闭的空间,灯光昏黄诡异,米楚手脚被手铐固定在了椅子上,苍白的脸上面无表情。

男人冷冽的声音没有一丝起伏。“你和死者什么关系?”

死者两个字,重重敲击在她的心上。

男人审视的看着她,酒店的睡袍,长发遮挡下,脖子上的暧昧痕迹若隐若现,这样的形象任谁都会错想。

“你是他未来儿媳?还是他的情人?”

米楚娥眉轻蹙,眼神冷了些。“祁队长,请注意你的措辞。”

祁铭靠在椅背上,长腿交叠,神情淡漠。“那你在订婚夜出现在未来公公房中,独处一小时的原因呢?”

米楚想笑,红唇微勾,眼角眉梢却是淡漠冷然。“我和祁队长独处了两个小时,我们算不算情人?”

祁铭眼眸微沉,到也没发作。

“我们在死者的血液里里有大量艾力可成分,而含有艾力可的水杯碎片上,有你的指纹。”

米楚惊愕抬眸,脸色苍白似雪。“不可能!”

祁铭将报告仍在桌上,冷峻的眉目间一派森冷的寒意。

米楚所有想说的话一下子就噎住了。

她喉咙发涩,嗓音沙哑低缓。“我不知道水里有艾力可。”

“所以,那水是你递给他的。”祁铭目光如刀穿透她的眼睛,看不清的情绪。

“是,可那水他打翻了,整个人状态很奇怪。”她撩开长发,白皙的脖颈上除了那暧昧的吻痕,还有明显被手指扼过的痕迹。

祁铭眼眸微眯。“是陈锦辉动的手?”

米楚并没否认。

“我挣扎时把他推倒了,他病发,我打了急救电话,进行抢救……”

她眼睑垂下,嗓音有些涩。

停顿了片刻,才再次开口。“后来,你们来了。”

祁铭握笔的手微顿,只因那清冷眸光中一闪而过的哀伤。

她在难过。

这个发现让祁铭有些意外,但很快也收回了情绪,看向她的眼神冷淡严肃。

“那陈锦辉为什么会给你百分之十的股份?”

“股份……”

祁铭凌厉的视线笼在她的脸上。“陈锦辉在遗嘱里给你留了股份,而立遗嘱的时间在三天前,你不觉得时间上太巧了吗?巧到,他知道自己马上会死。”

米楚喉咙发涩,一句话都说不出口。

她不知道遗嘱的事。

“你是心外科的主治医生,对陈锦辉的病情应该很清楚吧!”

米楚浑身一僵,生生逼回氤氲眼底的水汽,倔强抬眸,眼神冷到了极致。

她不傻,祁铭的意思不言而喻。“所以呢?”

“我们查过你的账户,你收入不低,可每月都会向一个账户汇入大笔的钱,一家理疗院,你很缺钱!”祁铭语气冷硬。

米楚竭力压制住心底窜上来的怒意。“缺钱犯法吗?”

“不,可为钱犯法的事不少,你是本案嫌疑人和受益者,我们当然有理由怀疑。”

米楚咬唇冷笑,脸蛋苍白而寒冷。“祁队长破案的能力真让人大开眼界。”

“合理的猜测也是案情需要。”祁铭站起身,高大的身影笼罩下来,凌厉的视线落在她的身上。“更何况,你们医生想要杀人,比普通人要简单得多。”

米楚的脸色一下子黯了下来,她紧攥的手指骨节凸起,看他的眼神越发的冷。“那没必要谈了,我要见律师。”

男人弯腰,目光与她齐平。

灯光从他的额头照射下去,他的脸隐一般暴露在光里,一般匿在阴影中,目光犀利而锋锐,还有那眸低深处一闪而过的恨。

“你们能轻易决定一个人的是死是活,你们的一念之间,就是医生和刽子手的区别。”

米楚冷冷的看着他,他对医生有偏见!这是米楚的直观感受。

她知道,以祁铭的态度,多说无益。“我要见律师!”

祁铭站直身子,沉默片刻走了出去。

……

被捕后六个小时,齐溪出现在她的面前。

一身职业装将身材勾勒极好,干练的短发,踩着十寸高的高跟鞋如履平地。

她是霖市最顶尖事务所的律师,也是她唯一的朋友。“不是订婚吗?怎么牵扯到命案了?”她坐在刚刚祁铭的位置,精致的妆容上划过一丝担忧。

米楚自嘲笑笑,没有说话。

齐溪看着她,她的笑有些凉,有些落寞。

多年的默契,齐溪没有再问,只微微叹息,道:“先出去再说吧!”

齐溪起身离开,审讯室只剩米楚一人,密闭的空间里,接触不到半点儿传过来的光与声响,只剩下无尽的寒,争先恐后的渗进人的骨子里,逃不开,躲不掉……

而这种处境,五年前,爸爸也曾经历过……

不知等了多久,那扇铁门再次被推开。

进来的不是祁铭或齐溪,而是一个陌生的警员。

他把她的手铐打开,眼底的鄙夷毫不掩饰。“你可以走了,这段时间不许离开霖城,随时接受调查。”

她站起身,坐的太久,身体有些麻,她步子很慢。

到警局的大厅时,气齐溪已经等在那里了,见她出来,迎上前来,安慰一笑。“妞,没事了,我们回去。”

米楚默然点头,走到门口的时候,却突然停住。

总觉得有人在盯着她,那感觉,很不舒服。

她回头,长身玉立的男人倚着墙抽烟,那双带着探究眼在袅袅烟雾中愈发冷冽深沉,一瞬不瞬的看着她。

那是猎人锁定猎物的眼神。

她有些苍白的薄唇勾起一抹类似笑的表情,转身,同齐溪离开。

看着那渐渐远去的背影,祁铭眼眸微眯,那一笑在他眼里,无疑是挑衅。

烟抽了一半,祁铭削薄的唇上浮起了一抹冷笑,掐了烟,转身离开。

……

车在米楚住的小区门口停下。

齐溪面露担忧。“你确定不到我那里去住几天?”

陈锦辉是陈氏集团董事长,他的死掀起的风波不会太小,不必要的麻烦还是能避免就避免。

“不了,天晚了,你早点儿回去。”

齐溪知道她决定的事很难改变,也不多说。“那有什么事给我打电话。”

“嗯。”

目送齐溪的车子离开,米楚才上了楼。

第002章 噩梦

老旧的小区没有电梯,精致的五官在灯光的照射下有几分模糊不清。

她的脚步有些沉,脑海里却回忆着祁铭的话。

的确,太巧。

她不会给陈叔叔吃艾力可,而陈叔叔是军人出身,一向很自律,也不可能主动去吃这样的药。

那又是谁做的呢?目的呢?

艾力可只是性兴奋药,普通人吃不会有生命危险,如果目的是杀人,那肯定对陈叔叔的病情很了解,而且有条件让陈叔叔吃下去的人。

如果不是……

她放在楼梯扶手的手微微收紧。

如果目的不是杀人,那所针对的就不止是陈叔叔。

订婚当晚,公公和儿媳出现丑闻,不管是对陈氏集团还是自己,都是致命的伤害。

‘咚——’

酒瓶滚落的声音在安静逼仄的楼道格外清晰,米楚脚步微滞,抬眸望去。

满地的酒瓶,一人蜷腿坐在地上,拿着酒的手搭在膝盖上,垂着头,看不清样子。

米楚在原地站了几秒,弯腰捡起脚边的酒瓶,一步步踏上了楼梯。

插身而过间,手腕被人攥紧。

“你现在满意了?”他抬头,醉态酩酊。“我已经答应跟你结婚了,为什么还要这样做?”

米楚看着她,他的脸因酒精绯红,眼球布满血丝,表情狰狞,与平时傲慢不羁不同。

如果没有今晚的意外,这个人,会是她名义上的未婚夫。

“回去吧!秦姨会担心的。”

陈衍起身,掐住她脖子将她抵在墙上,眼中的怨恨毫不掩饰,恶狠狠的瞪着她。“你闭嘴!你怎么有脸提她?”

“你醉了,我让司机来接你。”说完,从包里摸出手机,还来不及翻通讯录,手机就被重重扔在了地上。

“够了!”愤怒的声音夹杂着酒气。“都到这时候了,你还有必要演吗?你个杀人犯!”

而这句话无疑像冬日的寒冰,让她如坠冰窖。

她面色煞白,垂在身侧的手攥紧,极力隐忍的情绪很克制。“案子还在查。”

“查?现在所有人都知道,我陈衍的未婚妻为了钱跟我爸上床!还特么把命都玩儿没了!你说你是不是早特么跟我爸好上了,所以我爸才会费尽心思让我娶你啊?”

米楚抬眸,清冷的眸中带着明显的愠色。“陈衍,我不管你怎么看我,但那个人是你爸,你该有起码的尊重!”

陈衍比她小,所以太多时候,她都可以把他的不懂事当成没长大,但没想到,他竟然会说这样的话。

“尊重?”他松开钳住她脖子的手,冷笑道:“是我让他吃药的?是我让你跟他上床的?米楚!造成这结果的人是你!你还有脸跟我要尊重?不愧是你爸的女儿!”

他的话如刀,硬生生的扒开她心底深处尘封已久的伤口。

“你说什么……”

看着她惨白的脸色,陈衍有些得意。“我说什么你不清楚吗?我说你和你爸一样,杀人犯!脏到骨子里了!”

‘啪!’的一声,那么刺耳!

陈衍不敢置信。“你敢打我!”

说完,就抬手向米楚的脸挥去。

米楚避开,反手又是一耳光甩在他的脸上。

陈衍愕然,恼羞成怒。“米楚!你疯了!”

“陈衍,你可以蠢!但不要牵扯到我,看在陈叔和秦姨的面子,很多事我可以不计较,但有底线!”

陈衍紧攥手咯咯作响,怒目凑近。“你的底线就是做这些肮脏事?”

米楚的脸冷的像冰块,目光冷厉。“是,我只会做脏事,所以最好别惹我。”

陈衍微楞,因为她的眼神,不过瞬间又恢复冷笑。“你能做什么?没有陈氏集团,你米楚算个屁?”

“陈氏?你觉得陈氏还能撑多久?靠你吗?从陈叔出事到现在,你知道集团的情况吗?你除了惹祸和要钱,又能做什么?”

“你!”陈衍脸色发白。

“如果我是你,会立马去协助警察破案,帮陈姨处理之后的事,而不是只会当一个巨婴。”

陈衍脸一阵红一阵白,气的半天说不出话来,米楚拿出钥匙开门,转身的瞬间淡淡道:“如果你真觉得我是凶手,就拿证据,废话,没用。”

开门,关门。

一瞬间的事情。

米楚站了很久,直到外面没有任何动静,才开门。

陈衍是典型阔少的性格,与其跟他解释,还不是激将来的有用。

她清理完门外的酒瓶,才脱下身上的浴袍和里面被撕破的礼服,扔进了卫生间的垃圾桶。

她不愿再去想今晚发生的事,洗完澡就直接躺床上了,连头发都只是用干发布包了下。

床头摆放了一个相框,照片里,一个中年男子抱着一个小女孩儿,笑逐颜开。

米楚眼眶有些热,却并不想哭。

她做了一个梦。

梦里,她守着一具尸体,被一群陌生人围在中间。

他们面目狰狞,义愤填膺。

她听不清他们说了什么,但那句‘杀人犯’却刺痛她的神经。

她呆呆的看着他们,眼泪一颗颗往下掉。

她想逃。

可怎么都逃脱不开……

“不是……我不是!”她猛然睁开眼睛,不断响起的手机铃声有些突兀。

米楚起身,后背衣衫已经湿透。

“喂。”她的声音透着还未睡醒的沙哑。

“米医生,刚刚转过来一位人,你能来一趟医院吗?”

米楚的睡意和不安慢慢消散,淡淡道:“我知道了,马上过来。”

她是以最快的速度到的医院的,一边儿套着白大褂一边问。“病人情况怎么样?”

“从下级医院转过来的,从CT上看,是在动脉瘤的基础上形成的一个夹层。”助理医生将东西递了过去。

米楚接过,仔细看了一眼。

动脉瘤夹层是因为主动脉壁内膜发生病变,导致人体流向全身各处的血液通过病变处涌入中间层。

不断积累的血液将迫使主动脉不断膨大,让主动脉壁变的单薄。

厚度不到正常血管的六分之一。

一次普通的跳动所产生的震动,都可能的导致血压陡增,让主动脉瞬间破裂,危及生命。

“现在升主动脉直径非常粗,假腔非常大,真腔基本上闭了,随时都有破裂的可能,不能等。完成术前检查,准备手术。”米楚眼神犀利认真。

“好。”

第003章 头条

病人病变的主动脉由于长期被撑大变形,主动脉血管早以失去了弹性,普通手术根本不可能恢复。

只能以人工血管置换,所以手术时间不短。

手术结束,已经是七个小时之后。

米楚揉了揉后颈,刚出手术室,却被突然涌上前的人群包围。

各种拍摄仪器将她笼罩,无数的话筒挤向了她,她被簇拥的人群挤着不断后退。

还来不及反应,那些人已经发问。

“请问你和陈氏集团已故董事长什么关系?他的死和你有关吗?”

“你是小陈总的未婚妻吗?那和已故陈总除了是公媳关系还有其他暧昧的关系吗?”

“请问昨晚你和小陈总之间讲的内容是真的吗?你之后将怎么处理你们的关系?”

巨大的恐惧感冲了出来,像许多年前一样,她忙低下头,如果不是戴着口罩,应该可以看清她现在的脸色有多苍白。

“对不起,麻烦让让。”她本能的想要逃,可是那些记者怎么可能放过她。

黑暗笼罩过来,不断逼近,像多年前一样。

慌乱扒开人群,推攘之间,额头一阵剧痛,是被机器撞到了,有一股温热的液体从额间滑下。

她脚下不稳,连连后退,却撞入一个结实的胸膛。

冷冽却熟悉的声音从头顶传来。“你这头条上的不错。”

米楚浑身僵住,抬眸间也看清了那冷峻坚毅的眼眉。

是祁铭。

他低头看她,眸光流转间,落在她额头伤口上,蹙了眉梢。

那些记者却再次围了上来,镜头对准了他们。

不断发问。“请问你和这位先生是什么关系?”

“你和小陈总现在还有婚约关系吗?”

“陈董去世,你作为她未来的儿媳,怎么还能气定神闲的工作?”

她垂在身侧的手缓缓收紧,身子却是抑制不住的颤抖。

是的。

害怕。

像多年前那种感觉,逃不开,躲不掉……

而她一切情绪的变动,都被身后的人尽收眼底。

不知道是同情心还是正义感作祟,祁铭竟然鬼使神差的上前,健硕的身体将她护在身后。

随手掏出证件,冷漠的声音再次响起。“让开,警察。”

记者不以为然。“警察又怎样?我们有采访权。”

“寻衅滋事,蓄意伤人,你们是自己离开,还是到警局采访?”

那些记者看了一眼米楚出血的额头,也没敢再说什么,灰溜溜的离开了。

人群尽散,米楚僵站在那里,没有反应。

祁铭看着她,鲜红的血在她苍白的脸上那么刺眼,原本冷漠的眼睛微微透明。“这伤需要处理。”

“谢谢。”这两个字,米楚说的有些生硬。

她额头的伤不算重,但要消毒包扎。

米楚坐在办公椅上,掀眸看着站在窗前的人。

他站在阳光下,衬衫的袖口随意卷到手肘,手指夹着的烟闪着忽明忽暗的光。

察觉到米楚的视线,他转头朝她看过来,眸光冷而静。

米楚与他对视的瞬间,低头对着镜子处理伤口,情绪也微微收敛。

“其实你不用在我身上浪费时间。”

她不会傻到以为,祁铭出现在这里是为帮她,在他眼里,只有案子和犯人,应该没那么多的好心。

“你对待记者和警察的态度到是大相径庭。”

她刚刚,有明显的害怕。

“是不同,警察追求的是真相,而大多数记者,追求的只是赚取流量和关注的劲爆话题而已,他们永远不会在意,这个话题会给别人带来多大的伤害。”

祁铭轻吐一圈白色的烟圈,看她的眼神淡漠深沉。“你对记者有偏见。”

贴好伤口贴,米楚抬眸看着他。“祁队长对医生不也有偏见吗?”

祁铭抽烟的动作停了,转过身看着她,眸深似海。

气氛压抑,让人连喘息都有些憋。

祁铭移开视线,看向某处的虚空。“我只看证据,在没找到新的证据之前,你依旧是本案的嫌疑人。”

米楚起身,按了洗手液洗手,清凉的水划过手间,她道:“酒店有监控,应该能找到送水的人。”

“监控被人动过,恢复需要些时间,酒店的服务人员也都说没有送过水。”

米楚有些意外,不仅是意外监控的事情,更意外祁铭会跟她说这些。

擦干水渍。“我应该没条件去动酒店的监控。”

“不排除是团伙作案。”

米楚娥眉轻蹙,走到祁铭身旁,阳光透过玻璃照在她脸上,细小的绒毛都能看见。“看来,祁队长是笃定我是凶手。”

祁铭隔着袅袅烟雾看她。“你之前出国留学,三年前才回来。”

米楚并不意外,祁铭怀疑她,肯定会仔细调查她。

“祁队长对我的事还真上心。”

“你出国留学的费用是陈锦辉支付的,而在此之前,你们没有任何交集,我很好奇,你和他究竟是什么关系。”

准确的说,是陈锦辉用另一个人的身份支付的。

如果只是资助,应该用不着这么大费周章。

难道……

“很抱歉,不是祁队长想的那种不堪的关系。”

不止祁铭,或许整个霖市的人都觉得她和陈叔关系不堪吧!

祁铭睇过眼看她,想说什么,电话却响了。

掐了烟,接了电话。

“头儿,监控视频恢复了。”电话那头的声音有些激动。

祁铭语气冷然。“知道了,马上过来。”

挂了电话,祁铭看着面前的人。“希望真是这样。”

护士几乎是掐着时间,祁铭刚走,她就进来了。“米医生,主任让你去一趟他的办公室。”

“我知道了。”今天的事闹的不算大,但不体面。

阳光透过玻璃幕墙照了进来,整个办公室明亮通透。

主任坐在办公桌前,手指抬了抬鼻梁上的金丝眼镜,脸上怒气难掩。“你自己看看,这都是什么!”

米楚视线落在电脑屏幕上,粗黑的大字映入眼帘。

‘儿媳或情妇!陈董事长暴毙之谜!”

终于明白,为什么记者会突然出现在医院的原因了。

昨晚,她和陈衍被偷拍了。

米楚并没有怒,而是出奇的静。“我没做过。”

第004章 他回来了

主任拍案而起,怒道:“你跟我说有什么用!关键是大众觉得这是真的,你在医院,就代表医院的形象,你行为不检,大众会怎么看我们医院?病人怎么敢把生命交到你手上!”

“我知道了,我把病人交接一下就离开。”米楚转身就要离开。

主任不悦。“交接什么病人?我还说不得你了?”

米楚不说话。

主任恨铁不成钢的摇头,但火发了心情也稍微平静了些,看着她,语重心长。

“小楚啊!你的能力大家有目共睹,但私事不能闹到医院里来,这事如果闹大,我也保不了你的。”

这丫头虽然跟科室同事关系走的不太近,在能力却是拔尖儿的,有些有些手术做的连他这主任都不能比。

从她进了医院之后,心外科手术成功率提高到百分之九十八。

让她走肯定是舍不得,可这样闹着也不好看,院长那里也不好交代。

主人想了一下,道:“这样吧!你也很久没休假了,这几天就当休假,等这事过了,再来医院吧!”

“谢谢主任。”

米楚没再多说,从主任办公室出来,第一时间开了手机。

她手术时习惯把手机关机,下手术后就直接被记者围堵,之后也忘了。

刚开机,掌心的颤抖就不断。

未接电话和信息不少,除了齐溪和陈衍的,还有不少陌生的号码。

她没去管那些陌生号码到底是谁,拨通齐溪的电话。

“姑奶奶,你总算开机了,到底怎么回事?陈衍去找你麻烦了?”电话那头的声音有些担忧。

“不是,齐溪,能帮我个忙吗?”

电话那头的声音认真了些。“什么事?”

“帮我去看看我妈,我现在……不方便。”除了额上的伤口外,更因为她知道记者的‘能力’。

她不想把妈妈也牵扯进来。

齐溪叹道:“好,我一会儿就去,晚上有时间吗?一起吃饭。”

“嗯。”

从医院出来,米楚就直接去了约定的地方。

是一间集下午茶、西餐、简餐一体的咖啡馆,在这片快节奏的中央商务区很常见。

她点了一杯咖啡,看着手机网页上的评论。

或谩骂或猜疑。

她却像不在意般,异常平静的刷着。

不知道过了多久,直到夕阳最后一丝余晖消失在天边,昏黄的灯光慢慢亮起,齐溪才出现。

“手头上的案子急,下班晚了。”齐溪放下包坐了下来,才看到米楚包扎的额头,气恼。“你额头怎么回事?陈衍干的?”

米楚摇头。“不小心磕到了。”

“我还不了解你,回头看我怎么收拾他!”齐溪愤愤不平。

米楚淡淡一笑,没再解释,只叫了服务员,点了餐。

她温声。“我妈还好吗?”

“阿姨还不知道这事,我叮嘱了那里的工作人员,但应该瞒不了多久。”

那家理疗院是私密性和服务都是最好的,一般很少会关注这些事,不知道也不奇怪。

“先瞒着吧!她不能受刺激,过两天我会跟她说的。”她眼睑微垂,声音很淡。

齐溪喝了一口水。“楚楚,你不觉得奇怪吗?才多长时间,那些记者怎么就知道你家住址了。”

“或许,他们只是跟着陈衍而已。”只是碰巧,陈衍来找她了。

“妞,别傻了,如果不是陈氏集团的默许,那些记者怎么可能敢大肆宣扬,这事可不是关系到你一人。”

米楚低垂着眉目,显得有几分失神。

齐溪很聪明,事态都会看的很清。

而这些,米楚心里也明白。

陈氏从不屑上这种新闻,即便陈衍有时候出些花边新闻,也会很快被压下来。

这次,关系到陈叔的名声,陈氏却没任何动作,原因不言而喻。

“我现在是嫌疑人,他们恨我也是正常的。”米楚自嘲道。

“屁嫌疑人啊!现在那些证据虽然对你不利,但不能直接证明是你伤人,警察都没定案,他们凭什么把脏水往你身上泼!”

别人不知道,齐溪却是知道的。

这几年,如果不是陈锦辉帮忙,或许这霖城没有楚楚的位置。

对楚楚而言,他就像父亲,除了敬重只剩感激。

楚楚又怎么可能去害他。

米楚眸光微黯,没说话,而这时,餐送过来了。

她神色恢复,淡淡一笑。“先吃东西吧!我等着你帮我昭雪,大律师。”

“这倒是小事。”齐溪切着牛排,道:“我现在担心这些记者没有底线,我怕他们再翻出之前的事。”

案子的事她到没那么担心,警局那边似乎找到了新的线索,应该算离真相近了些。

米楚双眸暗淡,没有说话。

“放心吧!我不是五年前的我。”

齐溪看着她,虽是笑着,却带着说不清寂寥。

心里叹息,如果不是五年前发生的那件事,她可以更好的。

她切着牛排的手停下,犹豫片刻,还是开口。“梁子译,回来了。”

饶是米楚再怎么冷静,这一刻,浑身都颤了一下。

抬头看着齐溪,眼中万千思绪。

也只有他,才能让她如死水的眸有一点波动。

“我之前有犹豫要不要告诉你,但这事你早晚会知道,与其猝不及防,还不如从我这里知道。”

米楚颔首,唇齿间有苦涩的味道,她张了张嘴,半响才道:“他是出国学习,会回来并不奇怪。”

齐溪蹙眉,极为认真又带着不甘。“可他欠你个解释。”

“没有谁欠我。”米楚嗓音晦涩。“当年,是我自己蠢。”

齐溪没再多说,她明白,楚楚并不像刻意表现出的那么不在意。

只是逃避罢了。

怕那真相,是她不敢承认的。

齐溪猜的不错,她是在意的,更是气的。

所以在分开之后,米楚并没有回去,而是直接扎进了酒吧!一杯接着一杯,直到意识模糊。

她到现在都想不明白,为什么当初那么护着她的人,会在最紧要的关头背叛,致使父亲自杀,她成为众矢之的。

钱利?权势?

那些东西……

比人命,比良心,比感情都重要吗……

powered by 带字头像 © 2017 WwW.daizitouxi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