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王小西白宇杭全文免费阅读-王小西白宇杭小说

发布时间:2019-01-09 07:38

王小西白宇杭全文免费阅读带给您!王小西白宇杭是所创作的小说《我的世界没有如果》中的人物,王小西白宇杭小说精选:23岁这年,我的人生陷入了迷惘与绝望的状态中。导致这一结果,归根究底有两个原因:工作受挫和爱情无望。

我的世界没有如果
推荐指数:★★★★★
>>《我的世界没有如果》在线阅读>>

《我的世界没有如果》精选章节

23岁这年,我的人生陷入了迷惘与绝望的状态中。导致这一结果,归根究底有两个原因:工作受挫和爱情无望。

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何会活得如此失败。有时真想找块豆腐撞死,拿根面条吊死。其实世界上最可悲的就是我这种人,活得没信心,死又没决心。就这样苟且偷生,过着黯淡无光的生活。

23岁,我读大四,正面临着就业的压力。妈的,自从大学扩招后,中国每年都有几百万的应届毕业生争得头破血流,抢一个叫饭碗的东西。读新闻专业的我,心里一直执着于一个崇高理想,做一名记者。当初以为凭我这个条件做记者简直绰绰有余,靠,没想到,新闻专业被评为20个最无前途的专业之一。而记者,在梦里做一下就可以!没背景、没关系,想进大报社、电视台,门都没有!现实就是这么黑暗,这个社会不是说有才就行,没权没钱,一样过着狗一样的日子。大四,奔波在求职道路的我,终于看清了这个现实的社会。

不甘心随便找一份工作,可对现状又无能为力,我绝望得想发疯。校园里那群妖精说,找好工,不如找个好老公。

听了这话,我真的连想死的心都有。她们说,大学里不谈恋爱,这大学就白读了。事实证明,大学四年,我的确白读了。当许多女生都品尝着爱情的幸与不幸时,我在拼命压抑自己的青春。

其实,我不是没有喜欢的人。可是这种刻骨铭心的爱,就像茨威格写的《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里那个女孩对所爱的男人的爱――世界上没有什么东西能比得上孩子的暗恋那么忠实,那么无望,明知无法奢求他神圣的爱,却不肯放弃目光的追随。

我必须承认,我的爱情让我窒息。

爱上白宇杭,是七年前的事情。这七年,对我而言,没有任何不同。如果硬要说不同,那就是我的爱在一点点增加,增加到除了他,我已无法爱上别人的地步。

但这种看似伟大的爱,我却从来不敢说出口。因为我一旦说出来,这种爱马上就变成罪恶,变得无耻。

不为什么,只因白宇杭是夏飞飞的男朋友。而夏飞飞,是我的好朋友。

我也问过自己,为什么这么多人不喜欢,偏偏喜欢白宇杭?他有什么好,无非就是长得帅,气质佳,成绩好,除此之外,还有什么?

可是这已经足够了。他的身影总能轻而易举将我的眼神捕捉住,他的笑容总能将我的心灵融化。七年来,他在我的梦里反反复复地出现,对他的爱恋,已演变成一场透支我所有情感的追逐。除了他,我已无力爱上其他人了。

七年前,我上高一。

还是个天真的孩子。

直到现在,回想起那段如花般的青春,我还是忍不住潸然泪下。那时我们多么单纯啊!无忧无虑地读书,毫无顾忌地大笑,情窦初开的美丽撞击着心灵,我们珍藏着幸福的点滴一路走来。可现在,我们都回不去了,回不去那段年少轻狂。

奔波了两个多月,工作仍旧毫无着落。我开始紧张起来,其实说紧张是轻描淡写了。坦白说,是惶恐。我每天晚上躺在床上辗转难眠,想着明天依然虚无缥缈,心里就七上八下。第二天,早早起床,一双熊猫眼死死地盯着电脑,开始对人才网媒体招聘的邮箱进行狂轰乱炸。我就不信,连百分之一的命中率都没有。

同宿舍的林若走过来,望了望我,摇摇头,叹气:“哎!王小西,我们新闻学院的才女,怎么也沦落到这一地步了?”

“什么地步?”听到她这么说,我十分不爽。

“小西。”林若的表情突然变得严肃起来:“转行吧。不要挤那座独木桥了。我们没关系,没后台,进不了主流媒体当记者的。”

“我可以接受失败,但无法接受放弃。”我没理会她,继续投简历。我的执着在学院是出了名的,对理想的执着,对功课的执着,甚至对爱情的执着。当然,爱情这一点,任何人都不知道。包括夏飞飞。

想起夏飞飞,才发现,我已经有两个星期没和她联系了。最近她很忙,读音乐专业的她一直梦想着当明星。这几年,中国的选秀活动遍地开花,而夏飞飞,关于歌唱比赛的每个选秀几乎都不落下,可每次都名落孙山。其实这么多年来,作为她的好朋友,对她的实力,我是清楚的。毋庸置疑,夏飞飞有着天籁般的声音。至于为什么每次她都无法成功这一点,我们是想破了脑袋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只觉得这或许是机遇问题。为此,我们都感到深深的遗憾和惋惜。

我知道,最失落的其实并不是夏飞飞,而是白宇杭。每一次的失败,夏飞飞顶多不吃不睡两三天,两三天过后,很快就又站起来了。这点,我倒是相当佩服她。她有一颗越挫越勇的心。但白宇杭却恰恰相反,夏飞飞的失败总要让他难过好一阵子,然后他会劝夏飞飞:“算了,不要去了。当明星有那么好吗?”这时,夏飞飞就会白他一眼:“当明星都不好,那还有什么好?”接着,白宇杭就会无话可说。

每当这个时候,我就会敏感地意识到,他们之间将会产生隔阂。按理来说,我应该期待这样的结果,因为这样我就有可能趁虚而入,获得我梦寐以求的爱情。可是,我不是自私的人。对夏飞飞,我做不到横刀夺爱这一步。我只能将我对白宇杭的爱深深地埋藏在心底,永远都不说出来。而他们的爱情,也一直继续着,并没有发生任何意外的变化。

大四即将结束,从系办登记的数据显示,我们这一届的就业率不容乐观。有超过一半的人没找到合适的工作。而那些找到的同学,多半从事着与专业风马牛不相及的职业。当初想的多好,新闻专业,以为读出来就能做记者。没料到,要进大报社实习还须到处托关系。

想起来就气,去年大三暑假,学院安排实习,原本以为凭借我在系里第一名的成绩要进报社实习是小菜一碟的事。可当我牛B地将一大摞作品,包括在校报上、厮混各大杂志上发表的文章,甚至杀手锏――大二时出的一本小说,重重地放在我们当地十分有名的晚报要闻部那个主编的办公桌上时,不想那个贱人连眼皮都不抬一下,只淡淡地说:“哪间学校的啊?”

我报了学校名,贱人毫无表情,应了一句:“哦,不是211重点院校啊!”

我当场气得想吐血,转身就走,迎面看见了一个高高、瘦瘦的男人。我定睛一看,咦,不是前几届一个师兄吗?

我走了过去,甜甜地叫了一声:“师兄。”

就是这句“师兄”,结果接下来的事就顺理成章了。

我在一旁看见师兄对那个贱人主编摆出一副孙子般的表情,心寒不已,不为五斗米折腰的文人尊严跑哪去了?

正感慨时,贱人发话了:“既然是你的师妹,那好说。明天就进来实习吧!”

我一听,心里狂喜万分,表面上却纹丝不动,一脸的平静。

“谢谢主编啊!”师兄点头哈腰。

出报社时,我热情地握着师兄的手,激动地说:“师兄,谢谢你了。今天要不是你出面,恐怕我就没机会进这么好的报社实习了。”

师兄嘿嘿地笑了,随后告诫了一句:“师妹,现在要进报社不容易啊。你看像你这么牛的人,都要靠关系才行。”

“是啊,是啊。”我附和着,心想,哼,我就不信,凭我的能力还治不了那个贱人主编。太小瞧我了。

结果没料到,我被那个贱人治了。

我的人生,总是有太多的意想不到。

进报社实习的那一段时间,我跑进跑出,积极配合记者的工作。采访、写稿、拍摄,一条龙全包了。要闻部,跑的就是社会新闻。今天有人跳楼了,明天有人出车祸了,后天火灾了……我开始像个居委会大妈,跟踪调查采访,忙得不亦乐乎!

林若给了我一个媚眼:“王小西,你一个弱女子,怎么申请跑这些新闻?”那丫当时正在宿舍的床上,张牙舞爪,涂抹美宝莲指甲油:“干嘛不跑时政新闻啊?每天听听会议,多轻松呀!”

“你懂个屁!”我不屑地说:“记者被称为无冕之王,书上说,真正的记者,是上帝放逐在混沌人间的天使,他有一颗澄明的心,一双犀利的眼,一支独立的、只忠诚于真理和道义的笔。我就要做这样的天使。而社会新闻最能激发出我的潜力。”

“啧啧啧。”林若笑了,那个笑容意味深长,好像在说,无冕之王,人间天使,你拉倒吧!

实习一个月后,由于我出色的表现得到了指导老师,也就是带我那位记者的高度认可,他开始放手让我自己进行独立采访。

一独立,我马上就碰到了一个高难度的采访任务,而这个任务,则让我付出了惨痛的代价。

那是临开学的一天,我们学校,包括附近几所高校的女生,都突然接到了一张神秘传单,漫天盖地,没几天的时间,传单上的消息就传得沸沸扬扬。

一看标题,就是让人眼球跌出的爆炸性事件:“3万元,购买女大学生卵子!”

当时接到传单,凭着新闻敏感,我很快就意识到这是一个极有价值的新闻。随即我赶紧喜出望外地看传单内容,内容要求购买对象年龄20~26岁,无家族病史,大学本科或本科以上学历。如果被采用,将支付三万元以上的酬金,最后并留有一个固定电话号码和E-mail地址。

第二天,报社开选题会,我就报了这个选题。我清楚地记得,那些记者编辑听了,目瞪口呆,接着神情亢奋,一个记者甚至站起来高呼:“独家新闻啊!”

主编没作声,阴沉着脸,仿似开封府里的包公。那位喊着“独家新闻”口号的记者,蹦出最后那个“啊”字,见到包公,顿时吓得定格住。

几秒钟后,包公说话了:“这件事嘛,要调查清楚,谨慎报道!”言简意赅后,会上顿时沉默了下来。

正当我在揣摩包公的意思时,包公望了我一眼,这一惊鸿之瞥,顿时令我精神一振,以为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于是我调整好坐姿,准备笑容可掬地说:“好的,主编,我会全力以赴,做到最好!”

靠,想不到包公最后只蹦出两字:“散会”。

我一筹莫展,就去找指导老师指导指导。

老师说:“既然这选题是你报的,那你就去调查清楚,做成独家新闻吧!”

老师一授权,我立即就感到有戏了。挺着腰板,摩拳擦掌,我神采飞扬地走出了报社。

回到宿舍,我向众人宣布了这一宏伟计划。

林若听了,立即从床上爬出来,披头散发,我一看,吓一跳,以为午夜凶铃里的贞子从电视机爬了过来。

“你丫的,睡到现在?”

“是啊”。林若打着哈欠,迷糊地说:“现在过着猪一样的生活。”

我把头摇得像拨浪鼓一样,感慨道:“如今的大学生啊,生活也太滋润了。”

“小西,你刚才说什么?”林若蹦蹦跳跳,坐在我身旁。

“我想调查传单内幕。”

林若伸手按在我的额头上:“你没发烧啊!怎么开始说糊话了?”

我将她的爪子拿下:“我是认真的,准备暗访后,写一篇报道”。

“很危险哦。”林若含情脉脉地望着我:“小西,我们这么多年朋友了。坦白说,我真不想你出事,你出事了,麦子怎么办,你妈怎么办,我怎么办?”

“你胡说什么?”我跳起来,掐着林若的脖子:“麦子关我什么事?”

“断气啦!”

我松手,看见林若正似笑非笑地盯着我。我知道那个表情意味着什么。可是我不愿多想,很多事情是不能够多想的。

我甩甩头,将烦恼抛诸脑后。

第二天,我准备单枪匹马独闯虎穴狼窝。

我按照传单上提供的电话号码拨了过去。

喂。那头传来了细细的、柔柔的声音。

“你好。请问是幸福代孕中心吗?”

“对。”

“哦,是这样的。我是一名女大学生,前两天在学校看见你们的传单,说三万元买卵子。请问有这回事吗?”

“有啊!你有意向吗?”

“是的。”

“那好吧!明天上午十点钟,你过来中广大厦这里,1801。”说完,对方挂了电话,似乎警惕性挺高。

我将对话内容全录了下来,心想,明天就全副武装上战场吧。

说起暗访,我还是第一次。之前听师兄说过,报社有一位仁兄,暗访时被发现了,结果被人打得遍体鳞伤。

我毛骨悚然,想到我这么年轻,如果英勇就义了,那我妈怎么办?

这样一想,顿时伤感无穷无尽地包围着我。

正伤春悲秋时,手机响了。我一看来电显示,是麦子打来的。

我知道,肯定是林若那个大嘴巴通风报信给麦子,泄露了我的机密。

“麦子!”我拿起手机。

“小西,你下来吧。我在你们宿舍楼的草坪边。”

“好。”

换了衣服,我一蹦一跳地下楼。

在楼梯转弯处,迎面撞上了陈宁。

陈宁是我隔壁宿舍中文系的朋友,也是我的高中同学。

说起高中同学,其实陈宁、夏飞飞、白宇杭、麦子、林若,再加上林若的男朋友石磊,我们都曾是最要好的朋友。高考后,整个年级,就我们七人考上了同一所大学,这不能不说是一种缘分,一种难得的缘分。

陈宁一直喜欢着麦子,就像我一直暗恋着白宇杭一样。

但我觉得陈宁比我幸福,因为麦子知道她的爱。

而白宇杭,却不知道我的爱情。我的爱,注定是孤独的、无望的。不过我也从来没有希望过白宇杭知道这一切。

“陈宁。”我叫道。

她微微一笑:“原来麦子在等你”。

我脸一红,觉得挺尴尬的。

陈宁是个好女孩,安安静静的,不爱说话,脾气也是温柔地杀死人。当时我们曾说,在我们这几个女生中,以后最有可能成为贤妻良母的,首推陈宁。

可就是这么好的女孩,为什么麦子偏偏对她没感觉呢?

我觉得很难过,其实我是希望他们幸福的。

走出楼梯口,看见麦子站在那里,笑容在阳光下,一晃一晃的,很灿烂,很好看。我的心一颤,仿佛看见七年前的白宇杭,也是这样,站在宿舍楼下等夏飞飞,如花般的笑靥征服了在楼上的我。

我想如果没有白宇杭,或许我会爱上麦子。

因为麦子的脸上也有那种明亮如太阳的笑容,它总能轻易地灼伤我。

“是林若告诉你的吧。”我单刀直入地问。

麦子没有正面回答我的问题,只是眼神有些忧虑:“小西,这种事,你还是不要参与了吧!”

“没事,会出啥事!”我轻松地说。

麦子望着我,有一分钟那么久。其实我很害怕麦子的这种眼神,像大海般深邃,如波涛般汹涌,仿佛要将我吞进去。

“嘿――”我拿手在他眼前晃了晃。

他回过神来,说了一句:“我陪你去吧!多一个人照应会好些”。

我只好点头,这个麦子,总让我不忍拒绝他的任何请求。其实我知道,在这个世界上,就只有他对我最好,好得让我无力抗拒,无以回报。

如果白宇杭也像麦子那样对我……不,不可能的。我摇了摇头,他有夏飞飞,而我,充其量就是一个普通朋友。想到这,我的心里有着深深的哀愁与绝望。白宇杭,是我生命中最伤痛的记忆。

“怎么,你不愿意?”麦子看到我摇头,脸色顿时白了。

我知道,如果我拒绝,他的确会异常难过。

“不是啦!”我说:“好的,我们一起去”。

于是,第二天,我带齐了工具,随同麦子到了对方的指定地点。

那是一栋高级写字楼,共29层。

在楼下,我问了保安:“1801是什么公司啊?”

保安摇了摇头:“不清楚。那个公司好像没有注册。”

我一听,知道有问题了。麦子和我交换了一个眼神,显然,他也看出问题来了。

“上去吧。”我使眼色。电梯一路直奔,18层很快到了。

“等会儿。”麦子按住电梯,突然止步,“小西,你先进去。我随后就进去。”

我望了望麦子,知道他担心对方怀疑。

“好。”我点头,先踏出了电梯。

按了门铃,一个女孩走了过来。

那个女孩看上去年纪好小,估计20岁出头,比我还小。

“昨天是你打电话的吧?”她问。

我点头。

“进来吧。”

正当我后脚踏进大门时,门铃紧接着响了。

“你是――”女孩打量着麦子,警惕性很高。

“哦。”麦子很聪明,随机应变道,“我昨天在我家附近的一所大学里看到你们的传单,是这样的,大学毕业后,我和现在的妻子一起分配到外地工作。因为当时生活条件不大好,妻子怀第一胎时,我就让她打掉了,没想到,我妻子从此不能生育。我一直觉得对不起她,今天来,就是希望能找你们帮忙!”

麦子说得特别诚恳,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一旁的我看呆了。没想到,这家伙这么牛B,说谎连眼睛都不眨一下,搞不好,不知道骗过多少无知少女。但很快,我就为自己这个龌龊的念头惭愧不已。我知道,麦子不会骗人,即使会,也是为了我。

女孩听后,似乎没有丝毫的感动,面无表情地站着,好像不打算放他进来。我疑惑着,既然有卖家,也必须有买家才行啊,这交易才能顺利进行。怎么,现在有人送上门来,反倒要拒之门外?

就在这时,房间里走出一个30多岁的男人。我一看,吓一跳,那厮营养超好,红光满面,满脸横肉,挺着个啤酒肚。

“老板――”女孩称呼那丫。

啤酒肚走到麦子面前,阴沉着脸,似乎不欢迎他的到来:“这样,你先登记,登记完到时我们再通知你。”

明显地下逐客令,麦子一脸忧虑,瞥了我一眼,犹豫着。

“小薇,给他登记吧。”

麦子接过纸和笔,我只看到他龙飞凤舞地写着。

“行,这位先生,你可以回去了。”啤酒肚说。

麦子迟疑着,再次将眼光投向我。怕啤酒肚他们看出端倪,我故意将视线移开。

环视四周,我看到这所谓的公司,简陋得要命。公司大概有50平方米。一个前台,上方的墙上挂着几个大字:幸福代孕中心。几张办公桌拼凑在一起,上面凌乱地堆放着一些文件。

我挎包里的针孔摄像头将眼前的这一切全拍了下来。

“你还不走!”啤酒肚一脸愤怒但又不好发作的样子。

趁那两人不注意,我使了个眼色给麦子,暗示他离开。

麦子走时,神情很沮丧。不知为什么,那时看到他的背影,我心里一阵难过。

“坐吧。”那女孩指了指沙发,“你读大几,几岁了?”

“大二。”我故意报低了年级,“21了。”

啤酒肚一蹭一蹭地走了过来,嬉皮笑脸地打量着我。从上到下,那眼神真猥琐,看得我毛骨悚然。

“嗯――”,我进入角色,开始了我的独家采访:“我看了你们传单上的内容,有点不明白,为什么你们指定要女大学生啊?”

“之所以采取到高校征集,是想保证后代的高质量。高校的学生素质较高,客户比较放心。”啤酒肚说。

“那我觉得我条件都符合,请问什么时候可以进行我们的交易?”

“随时都可以啊!”

“随时?”我反问,“据我了解,我知道要在排卵期才行的。”

啤酒肚尴尬地笑了:“是吗?”

“你们连这个都不知道?”我怀疑地看着他和那个叫小薇的女孩。

“哦。”啤酒肚解释,“因为我们刚接手,不清楚情况。”

“国家有法律明令禁止卵子买卖。你们这样做,不会有什么麻烦吧?”

“所以我们是私下交易啊。”小薇插了一句。

啤酒肚狠狠地瞥了她一眼,然后对我说:“你放心,我们的交易绝对安全。这样,你先回去,明天晚上八点,在惠欣大酒店901房,我们安排你和买主见面。”

我迟疑着,心想,狐狸尾巴露出来了。晚上?酒店?

眼看发展下去,情形不太对劲,可不深入虎穴,焉得虎子?于是我大义凛然地说:“好。”

“那明晚不见不散!”啤酒肚站起来,伸出一只肥硕的手。

我握了握,迅速逃之夭夭。

电梯门口,麦子正等着我,一脸地焦灼:“怎样?你再不出来,我就要冲进去了。”

“出去再说。”

走出写字楼,我把情况一五一十地告诉麦子。

“明晚你还敢去?”麦子听后,立即嚷嚷,“一看那些人,就知道不是什么好鸟。”

“明晚孤注一掷了。”我语气坚定。

麦子不说话了,许久,才蹦出一句感天动地的誓言:“上刀山,下火海,我陪你。”

听到他这么说,我的内心觉得很温暖。想起高中时,麦子经常骑着单车,载着我穿过校园那条长长的、铺满树叶的林荫道,风轻轻地吹拂……现在偶尔翻开那些青涩的回忆,点滴的幸福还是迎面扑来。

我记得林若曾告诉我,麦子对石磊说过,我是他的初恋。

那我的初恋呢……

对此次深入虎穴的行动,除了麦子外,其他人,我一律保密,不想过多的人掺合。其实很多时候,我是一个超低调的人。

直到现在,我还记得那晚惊心动魄的事。

到酒店后,我让麦子在门口等我。可那家伙,怕我出事,硬要陪我上楼。

敲门时,我的心都快从嗓子眼蹦出来了。麦子则躲在那些人看不到的角落里。

依旧是小薇开门,啤酒肚也在,还有一个陌生男子坐在沙发上。

啤酒肚朝门外看了看,生怕我带保镖似的。于是我走到门边,说道:“放心,就我一人。”那厮笑了笑,一脸肥肉堆积在一起,超恶心!

趁他不注意,我将门虚掩了,要给自己留一条后路啊,我可不想就这样白白牺牲在魔掌下,好歹我现在还是一朵鲜花。

陌生男子站了起来,对啤酒肚点了点头:“长得还不错。”

我一看那丫的眼神,就感觉不对劲。啤酒肚嘿嘿地笑了两声,看着我说:“王小姐,开门见山吧。这位先生同意交易,现在就可以进行了。”

“怎么进行?”我一看周围什么设备都没有。

“直接点吧。”那男人眼带笑意,“我买你的一夜,事成后,给你报酬。”

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我已全然明白了,原来内幕竟是性交易。

眼见不妙,我撒腿就跑。

那个陌生男人赶紧一把捉住了我的挎包。争夺之时,针孔摄像头跌在了地上。

几双眼同时齐刷刷地看过来。

“妈的――”啤酒肚破口大骂,“你是什么人,竟然偷拍我们?”

“麦子、麦子――”我使出吃奶的劲喊。

“哇噻,你还有同伙!”啤酒肚一巴掌刮了过来,那只肥硕的手打得我眼冒金花。

靠,从来没有人敢打过我。我一气之下,一脚踹了过去,可惜脚法不准,没踢中男人的致命要害,只踹到那王八羔子的啤酒肚上。

“小西。”麦子破门而入,直奔过来。

趁他和那两臭男人打斗时,我赶紧捡起摄像头塞进包里。

“你先走。”麦子一把将我推出了门外。

然后我就听见啤酒肚骂小薇的声音:“死丫,还不追?”同时夹杂着玻璃瓶破碎的刺耳声和桌椅乒乓的打斗声。

“对不起了,麦子。”我脚底抹油地跑,心里祈祷他千万别出什么事。按道理,他也不会出什么事啊,以前读高中时,麦子就学过柔道,我想这次派上用场了吧。

冲到电梯门口,看到箭头是直下3楼,正焦急时,小薇追了上来。

来不及了,我赶紧咚咚咚地下楼梯。

哎呀――走得太快,死得也快,不小心扭到脚跟,我一屁股坐在了楼梯上。

小薇飞奔过来,那只纤纤玉手直伸进我的包里。

我死命拽着,然后朝她通红的脸蛋猛刮了下去:“残害我们妇女同胞,做男人的帮凶,做我们女人的刽子手,你丧尽天良、不得好死!”

正骂得起劲,啤酒肚也窜过来了,尾随的是麦子和那个贱男人。

我一看麦子,不看还好,一看吓一跳,他头上冒着血,像拧开水龙头的自来水,汩汩地流,溅到白色的上衣上,血迹斑斑,看来,被玻璃瓶砸中的幸运儿是他。靠!怎么买彩票从来没看到他中过。

麦子鲜血淋淋地抓住啤酒肚的衣服,他们三个粗汉就扭打成一团。这边,我和小薇也在抓住对方的头发厮打。

只怪饭堂里的饭菜营养价值实在不高,清汤寡水,关键时候,看,没力气了。我气喘吁吁,结果啤酒肚走过来,轻轻地挥一挥手,我就一咕噜下去了。顿时,我眼冒金星,脑袋嗡的一声。

朦胧中,似乎传来了麦子遥远的呼唤:“小西。”

目录下一章
powered by 带字头像 © 2017 WwW.daizitouxi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