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风浊酒惨离颜》是由网络作者兰花一现所写的一部现代言情小说,又名《雨过天晴是陌

发布时间:2019-01-09 08:40

秦小梦厉漠谦小说

南风浊酒惨离颜全文阅读

  《南风浊酒惨离颜》是由网络作者兰花一现所写的一部现代言情小说,又名《雨过天晴是陌路》,主角秦小梦厉漠谦。这本书主要讲述了秦小梦被设计,怀上了他的孩子,为的就是去偿还另外一个女人失去的孩子,那一刻她觉得世界都崩塌了……
  南希再次面无表情的说着,公式化的分析,直接将当中的利益解释的一目了然。
  可惜却只得到秦小梦淡淡一笑。
  沉默了一会儿,她才抬起了逐渐没入阴影中的面容,挽着虚假的笑容淡淡说道:“其实……要我离婚很简单,只要满足这一个小小的要求我就签字。”
  南希一下提起了精神,双手翻开笔记本就准备记录秦小梦的要求。
  秦小梦脸上的笑容越来越深,甚至是带着几丝疯狂的缓缓开口:“只要秦如惠死了,我就马上签字。”
  “您在说什么?”呲的下,控制不住的笔在本子上划出一条长线。
  被这句话惊到的南希没有意识到自己的举止,反而是有些惊愕的在反问了一句。双眼大睁的,看着面前的秦小梦,心中情绪突然复杂。
  毕竟,在她的印象里,秦小梦并不是这样一个恶毒的女人。
  “你没听错,我就这一个条件,只要秦如惠死了,我就立马签字。”
  秦小梦声音十分坚毅,但不知为何让南希感到有些苦涩。

第1章 求你放过我们的孩子

  渐入深秋,安静的别墅内,一阵沉重熟悉的脚步声,让躲在衣柜里的秦小梦终究忍不住浑身颤抖了下,双眼紧盯着缝隙外那快要靠近的身影,屏住了呼吸。

  “秦小梦,别躲了。再这样拖延时间,只会让我更加厌恶你。你应该知道,如果耽误了给如慧做手术的时间,会是什么样的下场……”

  衣柜外,身材修长的男人阴霾着张脸,那格外愤怒的眼神,逼迫的秦小梦一颗心揪紧了起来,害怕到背部泛起一阵冷汗。

  因为,她知道,厉漠谦这可不是在开玩笑。为了秦如惠,他当真什么都做的出来。好比半年前,他为了秦如惠亲手将自己拖拽去警察局的情形,秦小梦到现在都历历在目。

  就算那一切都是秦如惠的设计!她肚子里还怀了他的孩子!

  厉漠谦无情的眼神,再次在秦小梦的脑海中闪现。她的心犹如被撕裂了般疼痛着,晶莹的泪水不断从眼眶中涌起。直到,腹部突然的一点点阵痛,才让她从痛苦中抽离了几分。

  接着,她一双黑白分明的双眸中眼神逐渐坚毅,在心底里暗暗发下重誓,“宝宝,妈妈发誓,一定会让你来到这个世界上的!妈妈,绝对不会让秦如惠得逞的!”

  她催眠似的,一遍又一遍在心底重复着,仿佛这样就能让肚中的孩子明白自己的决心。

  然而不过几秒,只听吱嘎一声,厉漠谦那张冷峻的面容逆着光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秦小梦,别以为躲起来就有用。你心里应该清楚,今晚这个孩子不得不打掉!”

  男人张口就来的话,如同一盆冷水,浇遍她的全身。秦小梦绝望的仿佛置身于深渊之中,孱弱着声音问道:“厉漠谦,这也是你的孩子啊!你为什么一定要他死?”

  难道就因为那场和闹剧一样的绑架,能让他狠到自己的孩子都忍心杀掉?

  痛意让秦小梦止不住发抖,苍白的嘴唇已经咬出血,却丝毫得不到厉漠谦的半点同情,他依旧毫不犹豫的拽起她的长发,朝门外走去。

  那种贴皮的疼痛,简直让秦小梦的头都要炸开,她上前拉扯住他的手苦苦哀求,希望能施舍哪怕一点点的怜悯。

  “厉漠谦!你怎么对待我都可以,但求你放过我们的孩子?他怎么说也是你的骨肉!”

  不断在厉漠谦手中挣扎,此时的秦小梦狼狈至极,哪里还有那个上流社会淑女的模样。取而代之的全然是卑微,是乞求,却是始终不能打动厉漠谦分毫。

  他那种更加厌恶的眼神,就像是把锋利的刀用力插在了秦小梦心上。

  “秦小梦,你该不会忘了这个孩子怎么来的吧?我从来都没承认过他是我的骨肉,当初和你结婚也不过是被爷爷逼的。现在,你不仅把如惠的孩子弄没了,还将她害成这样,他的存在就更没必要了。”

  “一命偿一命,这样的道理你应该不需要我说第二遍了。”

  厉漠谦的话就像一声闷雷打在身上,秦小梦望着这个作为自己丈夫的男人,突然感到好陌生。

  她甚至现在才发现,原来厉漠谦可以可怕到这样的地步。

  眼眶再次湿润,视线也变得模糊不清。

  秦小梦抑制不住的情绪冲上头顶,她整个人都像是要崩溃了样发疯咆哮:“厉漠谦!我的孩子也是一条命啊,你怎么可以这么残忍!况且,连警察都已经证明了那场绑架不关我的事,你怎么还不相信我?”

  半年前,她因为与厉漠谦酒后一夜.情而意外怀上孩子,奉子成婚。但就在婚后不久,她便发现厉漠谦和自己同父异母的妹妹有着别样的情愫。

  特别是在秦如惠突然失踪的那天,厉漠谦打上她脸的那刻,她才知道,原来,自己的丈夫和妹妹早在婚前便是一对恋人,甚至是在那时还背着她有了三周的身孕。

  一切仿佛是场噩梦,秦小梦只感觉当时天地一片黯淡,更是后来被厉漠谦拽到警局,还口口声声斥责她就是绑架的凶手时,她只觉得苦涩极了。

  只因为秦如惠说她是凶手,所以,厉漠谦便毫不犹豫相信了。纵使,最后警察都将她无罪释放,他还是这么坚持认为。

  面对秦小梦的句句质问,厉漠谦的瞳孔中逐渐暗涌起惊人的寒意。

  两人四目相对,冷冽如冰的双眼让秦小梦害怕至极。

  “是啊,这一切都是如慧的阴谋,所以她宁愿牺牲自己的孩子,冒着随时因为心脏休克的风险,也要来害你和你肚子中的这个孩子!”

  “秦小梦,是你傻还是我傻。”

  厉漠谦手指用力掐上下巴,直到秦小梦呼吸都感到困难,双脸涨的通红时,才皱着眉,一脸厌恶的放开了手。

  接着,不给秦小梦任何反抗的余地,将她朝门外拉去……

  医院。

  厉漠谦拖拽着秦小梦,一路上有不少人惊恐侧目。但纷纷都因为厉漠谦那骇人的气场,不敢上前。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秦小梦被拽进手术室,满面泪痕。

  “医生,我求求你放过我吧!我会给你一大笔钱的,比厉漠谦给的还多!”以最屈辱的姿势被绑在手术台上,秦小梦只能抱着最后丝希望朝身旁医生乞求到。

  她的声音沙哑而悲戚,眼睛也因为哭肿了充满血丝。

  让执起手术刀的医生有些动容,回头望了望身后的厉漠谦。

  结果,他只是双眸一暗,然后上前握住了医生的手,低沉开口,“作为医生,你在手术台上还会因为别人的情绪而影响手术,不得不让我怀疑你们这家医院的专业水准。”

  “或者,你想让我亲手结束这一切。”

  厉漠谦格外残忍的话,让在场的人毛骨悚然。特别是执刀的医生,还吓的未反应过来厉漠谦话中的意思,便被厉漠谦用力一带,将手术刀刺入了进去。

  这一刻,秦小梦仿佛坠入冰窖,双目通红的对视着厉漠谦,浑身却无法动弹。只能生生感觉自己腹中的生命缓缓流出自己体内,脑袋中反复着一件事情。

  原来,厉漠谦真的是没有心的。他亲手,杀了自己的孩子!

  “快带她去做手术,别耽误了脐带血的治疗时间。”不去看那取出的血红色肉团,厉漠谦侧头冷冷的吩咐道。

  他这副毫不在乎的样子,让手术台上秦小梦疯狂的大笑了起来,指甲使劲刺入手掌,仿佛只有肉.体上的疼痛,才能让自己的心显得没那么痛。

  “我恨你!厉漠谦我恨你!”

  秦小梦大声咆哮着,医生强行将她推向另外一个手术室,直到关上门的那刻,厉漠谦那只曾经抓着医生的手才微不可察的颤动了下。

第2章 演戏

  红色手术灯亮起,刚刚还有几分骚动的医院走廊,顷刻间寂静的可怕。

  厉漠谦走出充满血腥味的手术室,倚着墙壁,脸上没有任何神色。

  直到,几小时后,一名穿着手术服的护士匆匆从手术室推门出来,他才皱起了眉头。

  “如慧情况怎么样?”厉漠谦唰的下站直身体,沉声问道。

  “秦,秦小姐没事,手术很顺利。就是,厉太太……现在情况有些危急。”护士小声回道。

  秦小梦?

  护士的话让厉漠谦脑海里反射性的就蹦出了这三个字。

  “厉太太现在正处于大出血的危机阶段,还请厉总赶紧签下这份病危通知书,做好心里准备。”

  不容厉漠谦犹豫,护士急忙将病危通知书递到他的面前。

  “病危通知书”五个大字,让厉漠谦心不由得一紧,眼中充满怒气将护士手中的文件甩开:“什么心理准备?要是你们连个秦小梦都保不住,我真的会考虑拆了这座医院!!”

  被厉漠谦全身的戾气惊吓到,护士连忙跑进手术室。

  整个走廊再次寂静下来之后,厉漠谦才有些烦闷的从兜里拿出根烟点着,猛的吸了一口,逐渐平稳了刚刚莫名的躁动。

  脑海里,竟然又闪过了秦小梦望向他的那个眼神。

  痛恨,绝望到了极点。让他心头被深深撼动,无法平息。

  “这只是为了救如慧,秦小梦那样自作自受的人根本不值得同情的。要不是她绑架了如慧引发心脏病,根本就不会用这样的方式弄脐带血。”

  恰似催眠,厉漠谦低声对自己说着,仿佛是要巩固心底快要破土而出的什么东西,死死攥紧了双拳,薄唇紧绷。

  脑海里不断将秦如惠那张虚弱的脸勾勒,重复起她曾经对自己说过的话。

  “漠谦,其实我真的不怪姐姐的。她可能只是一时冲动,才会这样对我和孩子。我们开始就是愧对了她的,要不是为了用亲人的脐带血给我治心脏,姐姐也不会那样怀孕……”

  从回忆中抽离出来的厉漠谦,神情有些麻木的低头朝手掌看去,袖口沾染的点点血迹,使得他心狠狠抽痛了下。但却将手掌更加握紧,浑身颤抖。

  手术最终顺利结束,秦小梦和秦如惠被先后从手术室推出。

  比纸还惨白的秦小梦,让厉漠谦有些不能自控的步伐上前,甚至是在看到她脸上狼狈的泪痕,就想要伸手去擦拭时。

  身后传来了一声虚弱的叫唤。

  “漠谦,姐姐还好吗?她没事吧。”

  秦如惠的纤细声音,让厉漠谦的手僵在半空中颤抖了下,他迅速整理好自己的情绪,眼神示意护士将秦小梦推走后,连忙转身看向后面的秦如惠,轻声抚慰。

  “如慧,你不用管她,这是她应该为你做的。现在你要关心的是你自己,医生不是也说了吗,只要身体养好了,你怀宝宝的希望就能实现了。”

  同样也是满脸惨白,可看起来更为娇弱的秦如惠,却丝毫引不起厉漠谦心疼的感觉。反而频频想起的,是刚刚秦小梦那张满是泪痕的脸。

  让他胸口有些烦闷,不是滋味。

  “可是漠谦,我想通了。就算怀孕了,我也不能把孩子生下来。毕竟,我不能让他成为见不得人的孩子,我也……不想让姐姐伤心。”细微的发现厉漠谦神情变化,秦如惠暗暗垂下了眼睛,柔弱说到。

  语气中带着的几分哭腔,让厉漠谦心中情绪更加混乱,抿了抿薄唇。

  “如慧,你为了我受了这么多的委屈,我不会让你连这个小小的愿望都实现不了的……我……”

  逐渐紧扣手掌,厉漠谦停顿了下,接着压抑住心底那一点点浮起来的莫名心痛,一字一句说道:“我会和秦小梦离婚,然后娶你,生下我们的孩子。”

  没错,能够做他妻子的,只有如慧这样善良的人,他喜欢的从来也就只有如慧。

  像是为了说服自己莫名心痛的情绪,厉漠谦在心底坚决的定言,丝毫没发现,秦如惠低头下,阴暗的笑容。

  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怎样的想法,一连几天厉漠谦都似乎是在躲避着关于秦小梦的一切信息。

  直到今天,他无意中听见护士们说秦小梦还没醒来,他才有些犹豫的朝秦小梦病房走去。

  安静的病房里,时间就像是静止了,秦小梦躺在病床上紧闭着双眼,像是睡着了。让厉漠谦那本来平息了几天的情绪,再次泛起了圈涟漪。

  “秦小梦,你这是在演戏吧。连如慧那么虚弱的身体都能够承受住,你还在这里惺惺作态的给谁看?”低沉着声音,厉漠谦明明不想开口说这些话,但嘴巴就是不能控制的想要去刺激秦小梦。

  就像是最初他们结婚的时候,除了用这种方式能够在秦小梦的脸上看到些别的表情,他实在是找不到其他的方法。

  然而,面对他十分挑衅的话,秦小梦没有任何的反应。好似一颗石子沉入了湖底,悄然无声。

  厉漠谦开始有些不安,他甚至是有些紧张的皱起眉头,抓住秦小梦冰凉的手摇了摇,“秦小梦,给我醒过来,我不准你睡。难道,你忘了你的孩子是被我亲手流掉的吗,你不想找我报仇了?”

  眉头都要皱紧在一起,厉漠谦脸色黑沉,另在一只手不停按着铃,直到医生护士匆忙赶来才全部爆发。

  “你们都是这样照顾病人的?是不是真的要我做点什么,你们才能有个教训?”作为厉氏集团的私立医院,厉漠谦的话真的就和圣旨一样让在场的人浑身打颤。

  连忙边道歉,边开始检查秦小梦,好在并没有什么严重的事情发生,“只是因为,太太自己并不想醒过来而已。”

  有些害怕的,医生打着寒颤的朝厉漠谦小声说到。

  让厉漠谦那张脸更加阴沉了下去,然后走到床前,狠狠说到,“很好,秦小梦既然你不想醒过来,那你就永远别醒。让你父母白发人送黑发人好了。”

  厉漠谦的话,带着狠戾,但瞬间就让床上的人动了动睫毛,有种缓缓睁开眼睛的趋势……

第3章 痛苦

  痛!

  一种类似火焰灼烧般的疼痛,让秦小梦从黑暗中艰难的缓缓睁开双眼,映入眼帘的就是陌生的天花板顶。

  四周除除了仪器的嘀嗒声,几乎没有半点声响。

  终于做完手术了……

  垂下眼眸,秦小梦无力的将手摸上腹部,平坦的肚皮,瞬间让她想起了之前在手术室里发生的场景。

  尤其是,厉漠谦毫不犹豫的将手术刀捅进她腹部的样子。

  再次想起那时候身理和心理上的双重痛楚,秦小梦不自觉的浑身颤抖,倒吸了口气。双眼中流转的水汽,模糊了眼眶,却迟迟忍住不让它落下。

  因为她不能哭!她还要为孩子报仇!

  想到自己的孩子,秦小梦心里只有恨,她恨透了秦如慧和厉漠谦。恨到现在就忍不住,将这两个人大卸八块。

  “谁?”

  感觉到有人靠近,秦小梦缓缓抬起了头。在看到站在床边的男人后,手指死死攥紧,刚刚还未平复的心痛又再次疼痛起来。

  看着秦小梦眼中的恨意,厉漠谦皱了皱眉,他阴冷的开口:“没想到你的身体还挺不错的,这么快就醒了过来。”

  不想和这种亲手杀死自己孩子的人渣说话,秦小梦别过头没有看他,像是个没有感情的木偶,没有动作,没有表情。

  厉漠谦微愠的眯起了冷眸,身躯一弯,轮廓硬朗的脸凑到了秦小梦的耳边。

  冷冽却带着独有的男性气息,让秦小梦心慌乱了起来,手指更加紧攥了被单。

  “秦小梦,这一切不都是你自作自受吗?要不是如慧可怜你,求我来看看你,我还真不想见到你这张令人作呕的脸。”

  厉漠谦的话似刀刃,一刀刀扎在秦小梦的心上,犹如之前被他亲手切开皮肉的感觉,秦小梦紧绷住了身体,眼睛大睁着,想要掩盖自己的情绪。

  秦小梦你早就习惯了这样的话,不是吗?只要忍忍,一切都会过去的……

  秦小梦麻木的催眠着自己,紧张逃避的神情让厉漠谦眼神更加幽暗,心头窜着的莫名情绪直冲上脑,冷嗤的抬起身,甩了份文件在柜子上。

  “既然我们彼此都相看两厌,那给你几天时间养好身体,签这份离婚文件。比较,我也不想如慧说我不懂得体谅人。”

  轰!

  仿佛是天塌了下来,秦小梦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全身血脉都在倒流着。要不是厉漠谦最后离开关门的声音,她真的会以为自己是在做梦。

  颤抖的拿起那份离婚协议书,上面刺眼的大字让秦小梦眼睛泛酸。

  因为她发现,自己竟然还是爱着厉漠谦,还会因为他而心痛到窒息。

  自这次后,再没见过厉漠谦。

  厉漠谦似乎消失了般,再也没有出现过。仿佛那天发生的事都是她的臆想,或者真的是如厉漠谦所说,只是给她几天时间养身体签字。

  回忆起那天厉漠谦没有丝毫犹豫的脸,秦小梦痴痴的笑了起来,苦涩的味道让她的脸看起来更加孱弱苍白。

  这番模样,恰恰被刚进门的人尽收眼底。

  “秦如慧!”

  秦小梦本以为是换药的护士,可推开门进来的人却让她不可自控的尖叫了起来,挣扎着就要从病床上起身,扑过去。

  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

  看见秦小梦一番狼狈不堪的样子,让秦如惠嘴角的笑意越加得意。原本惨白的脸上,也浮现出几分血色来。

  她反手将门锁死,缓缓上前:“哎呀,姐姐你这是在做什么,小心身体啊。毕竟你刚刚被强行流产,还是要好好休息才行。”

  专门挑着秦小梦的痛处,秦如惠满面笑意说着,和平日那个懦弱胆小的样子完全不同。小人得志的模样,气的秦小梦咬牙。

  她从来,从来都没见过秦如惠这样狠毒不要脸的女人!

  秦小梦恨到浑身颤抖,看着面前的秦如惠强忍着疼痛想从床上站起来,但腹部上突然传来的一阵刺痛却让她一个不稳,跌倒在地。

  “看来,你比我当时流掉孩子还痛啊。我真的得谢谢姐姐为了救我,牺牲了自己的孩子。毕竟,我们不是一个妈生的,你能做到这样子,让我真的很感动啊。”

  低头俯视着,秦如惠清纯的脸上似乎是真的在谢谢秦小梦,可阴险笑着的嘴角,才彰显了她真正的面容,她非要将秦小梦逼疯才肯罢休!

  “滚……滚!”秦小梦痛苦到大口的喘着气。

  看见秦小梦气到窒息的样子,让秦如慧笑的越加开心。

  这么多年来,她终于将秦小梦踩在了脚底下!什么秦家大小姐,什么万千宠爱的掌上明珠,终究不过是她向上攀登的垫脚石!

  想着待会儿秦小梦会更加痛苦的样子,秦如慧扭着身子走到秦小梦的面前,蹲了下来。

  “既然你这么坚持让我滚,那我就只好走了。不过在走之前,我还是觉得有必要告诉你一件事情……”

  阴毒在秦如慧眼中逐渐升起,感觉到不妙的秦小梦反射性想向后退,却被秦如慧用力抓住,凑到耳边。

  一字一句,格外清晰。

  “其实,我的心脏根本没事,那场绑架是我自导自演的。这么做,不过只是想要一箭双雕,既让你无法生下漠谦的孩子,做稳不了厉太太的位。又可以借机杀了我肚子里那个孽种。”

  “你想的没错,那个孩子不是漠谦的。”

第4章 他的不相信

  为什么会这样……

  只觉得脑海中一片空白,秦小梦瘫坐在地上,脑海里全都是秦如慧刚才的话,她的孩子,她的丈夫,原来都是被眼前这个看起来不过二十出头的少女给设计了。

  又想到厉漠谦亲手将自己孩子杀死的场景,秦小梦几近崩溃

  “我要杀了你!杀了你!”根本控制不住自己,秦小梦使了全身力气将秦如慧扑倒在地。

  就连身上伤口被撕裂,渗出的大片鲜血也毫不在意。

  脑海里,只有杀了这个女人,为自己的孩子报仇!

  双手死死掐着秦如慧的脖子,已经被情绪左右了的秦小梦根本没注意到秦如惠嘴角逐渐扬起的狡猾笑容。

  “救命啊!快来人救救我!”大声尖叫着,秦如惠听着门外匆忙的脚步声,笑容逐渐加深,双手也不做声色的拨通了早就设置好的号码。

  接着就听见病房外,有人用力的开着门,而电话那边也接通了,抓准时机的一个着力从秦小梦身下挣脱,声音颤抖又可怜说道:“姐姐,我可是你的妹妹啊,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看着突然变成楚楚可怜样的秦如惠,秦小梦心里隐隐有种不好的感觉,但一切都已经来不及,只听门锁“嘭”的声落下,外面的医护人员冲进来——

  一声凄厉的叫喊,秦如惠整个人往后一倒,撞上了身后的白墙。

  鲜血顿时从秦如惠的身上不断流出,鲜艳刺目。

  秦小梦愣愣的站在原地,双手僵持在空中还维持着刚刚掐人的动作……

  才过了几分钟厉漠谦就出现在了病房里,秦小梦终于明白过来,自己又被秦如惠设计了。

  承受着厉漠谦冷冷的目光,秦小梦张了张嘴想要解释什么,可对方根本不给她机会,转身就抱起了‘奄奄一息’的秦如惠。

  “漠谦,不要怪姐姐,这都是我的错。是我没站好而已,姐姐怨恨我的是应该的……毕竟,姐姐她是因为我失去了孩子……”

  虚弱的说着,秦如惠一番话,再次将自己的‘善良’显现的淋漓尽致。接着,就在众人为她的善良为所动容时,秦如惠便一个倒头昏了过去。

  “如慧!”看到怀中的秦如惠昏了过去,厉漠谦心痛不已。

  身旁的医生立马上前,在粗略的检查了番后,立即命护士准备手术室,需要进行急救。厉漠谦冷着面容就抱着秦如惠朝门外走去,不在看秦小梦一眼。

  但不过一会儿,当门被再次用力撞开时,秦小梦有些害怕的闭了闭眼睛。

  果然,他是不会放过她的。

  不等秦小梦反应,一股巨大的力道直接袭上了她的脸颊,火辣的疼痛下,秦小梦跌坐在了地上,口腔淡淡的血腥味,让她勉强保持着几分清醒。

  厉漠谦狠狠地扇了秦小梦。

  “我之前就警告过你不要伤害如慧,为什么,每次你都要触碰我的底线。”俯瞰着秦小梦,他的脸因为愤怒而变得扭曲。

  秦小梦不自觉的朝后缩了下,但下秒,却立马被厉漠谦掐住了颈脖!

  “刚刚医生在给如慧检查的时候,我就发现了在如慧的颈脖上的痕迹。你刚刚也是这样掐着她的吧?怎么样,这样的滋味好受吗。”

  被厉漠谦使劲掐着,秦小梦只觉得自己喘不过气来,可脑海中回想起秦如惠说的那些话,不由得咬紧了牙齿,艰难开口,“这都是秦如惠她应得的!你知不知道,她的心脏根本没事,她一直在骗你!”

  “还利用你,亲手杀了自己的孩子!”

  秦小梦恨不得现在就去撕开秦如惠伪善的面容。

  厉漠谦的眼眸,更加阴鸷如深。

  “秦小梦,侮辱如慧的话不要在让我听见第二次。否则,下次你失去就不仅是肾。”

  ,厉漠谦的话让秦小梦倒吸了口气,眼中泛起了层雾气,“你就那么相信那个女人吗?”

  厉漠谦仿佛听到了天大的笑话一样,嘴角露出了几抹嘲讽的笑意:“从如慧不惜冒着生命危险,将我从车祸中救出来时,她便已经注定是我这个世界上最相信的女人了。”

  车祸……?

  不敢置信的睁大了眼睛,秦小梦的脸顿时煞白。

  那次将厉漠谦从车祸中救出来的明明是她啊!

  “不,不是这样的,当时救你的,是我!是我啊!不信,你可以去翻查那天的医院登……”

  突然想起那天自己为了赶时间参加一场服装比赛,而直接喊了秦如惠过来守着厉漠谦,秦小梦顿时哑口无言。

  厉漠谦讥笑起来,语气中带着几分轻蔑:“秦小梦,查什么?是不是要等你买通了医院的人后,我再去查,才恍然大悟你是救我的人?”

  面对厉漠谦的嘲讽,秦小梦咬破了唇瓣,眼睛不能控制泛酸。因为她知道自己就算是坚持说这就是真相,厉漠谦也不会相信的。

  绝望的看着眼前的男人,秦小梦心中钝痛不已,眼泪悄然无声的缓缓滑落。

  落在了厉漠谦的手上,还带着炙热的温度,让厉漠谦不能自控的颤抖了下,松开手。

  就在对上秦小梦绝望的眼神时,他心不由得痛了一下。

  那股莫名的情绪又在胸口不停翻涌,闷的厉害,让他有些窒息的张了张嘴,却又说不出来什么。

  不行,他不能被秦小梦这样的外表给迷惑了。

第5章 离婚协议书

  没过多久,秦小梦就被警察带走了。

  厉漠谦报的警,根本不给秦小梦任何解释的机会,再次毫不留情的一个涉嫌谋杀的罪名,将秦小梦送入警局。

  “我不会签的,让厉漠谦死了这条心吧。”

  接待室内,白炽灯勾勒着秦小梦惨白的脸颊,她微微阖着双眼,将桌上的文件挪开。不管厉漠谦的助理南希如何劝说,她始终都是这句。

  她不会签离婚协议书的,不会这么轻易就让秦如惠得逞!

  “可是夫人,厉总说了,只要您签了这份离婚协议书,就撤销控诉。与其将来要坐牢,您现在又何必推却这份带有一千万离婚赔偿的协议呢?终究,厉总还是会和您离婚的。”

  南希再次面无表情的说着,公式化的分析,直接将当中的利益解释的一目了然。

  可惜却只得到秦小梦淡淡一笑。

  沉默了一会儿,她才抬起了逐渐没入阴影中的面容,挽着虚假的笑容淡淡说道:“其实……要我离婚很简单,只要满足这一个小小的要求我就签字。”

  南希一下提起了精神,双手翻开笔记本就准备记录秦小梦的要求。

  秦小梦脸上的笑容越来越深,甚至是带着几丝疯狂的缓缓开口:“只要秦如惠死了,我就马上签字。”

  “您在说什么?”呲的下,控制不住的笔在本子上划出一条长线。

  被这句话惊到的南希没有意识到自己的举止,反而是有些惊愕的在反问了一句。双眼大睁的,看着面前的秦小梦,心中情绪突然复杂。

  毕竟,在她的印象里,秦小梦并不是这样一个恶毒的女人。

  “你没听错,我就这一个条件,只要秦如惠死了,我就立马签字。”

  秦小梦声音十分坚毅,但不知为何让南希感到有些苦涩。

  医院。

  顶层的VIP病房走廊里,一切静谧的可怕。

  刚刚守候了秦如惠一宿的厉漠谦,有些疲惫的靠在墙壁上,默默的抽着烟,一双眼睛有些空洞的看着前方,脑海里竟然不知不觉浮现出了秦小梦的那张脸。

  他的下瞳孔骤缩,有些紧张了起来。一颗心疯狂的快速跳动着,突然就乱了。

  “怎么会这样。”低哑着嗓子,厉漠谦觉得自己这几天太不正常了,从做手术开始,他就开始了这种不正常的情感。不得不承认的是,这一切竟然还和秦小梦有关。

  厉漠谦闭上眼睛,揉了揉太阳穴。

  突然,手机响了起来。

  一接通,传来了助理南希的声音:“厉总,警局那边说,如果无误我们就可以进入司法程序了。即便是像夫人这种谋杀未遂的,可能也要判很久。”

  没有应声,厉漠谦压制着烦闷的情绪狠狠吸了口烟。

  接着狭长的眼睛眯了起来,喉头滚动了下:“这都是她咎由自取的结果!那她签字没有。”

  南希想起了最后匆忙走时秦小梦疯狂的眼神,她小心翼翼回道:“对不起,厉总,我没能说服夫人。而且她……”

  “她怎么了?”南希一反常态,断断续续的话,让厉漠谦皱起了眉头。

  南溪很无奈,深吸一口气,一股脑说了出来:“夫人说,若是想要她签离婚协议书的话,必须答应她一个条件,就是要秦如惠小姐死。”

  南希的话让厉漠谦的怒气冲上头脑,眼中凶险的目光慢慢渗出。

  “很好!”

  秦小梦竟然真的这样恶毒,非要逼他出手不可!

  “南希你不用再去了,这件事情,我将会亲自处理。”

  挂断电话后,厉漠谦再次深吸了口烟,随即便拨打了另外一个号码,声音沉闷,“帮我再拟一份离婚合同,不用给任何的赔偿。”

  太阳逐渐升起。

  阳光将无声的牢狱内衬托的更加静谧,似乎连时间都凝结在了这刻,让秦小梦看着眼前的水泥墙,有些恍惚的出神。

  直到……

  刺耳的推门声再次响起,狱警面无表情的朝她说到,“你的家人来了。”

  她才微微颤抖了下睫毛,眼神有些闪烁。

  该不会是自己的父母知道自己坐牢了吧?

  有些忐忑的收回眼神,跟随着狱警。

  秦小梦再次坐到了接待室里。

  而对面,竟然是面无表情的厉漠谦。

  那张仿佛冻结了情感的脸,让秦小梦心头不由一阵苦笑。

  这就是她的家人?

  一个一点也不信任她,将她两次送入警局的家人?

  “这里有两份离婚合同,一份是只要你现在签,我将会放弃控诉你谋杀,并且还给你一千万的赔偿。另外一份,是十年后,你必须签的分居协议,到时候你将净身出户没有一分钱。”

  示意着身旁的秘书将两份文件递到秦小梦的面前,厉漠谦不再说话。一双幽深的眼眸,紧盯着秦小梦,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所以,你这是在威胁我?现在不签,等于你将会让我做十年的牢?”

  直接将厉漠谦的目的说出来,秦小梦干笑了下,甚至是眼中都带了几分荒凉的笑意。她实在是想不到,厉漠谦竟然会这样威胁她。

  “秦小梦,一切都是你自做恶果的报应。现在,你最好乖乖签了这份离婚协议书,不然你的孩子的死,就更没有价值了。”

  这薄凉的话语直接刺激了秦小梦。

  她神经绷起,接着,抬手就将文件全部扫落在地!

  “厉漠谦,别做梦了,我孩子的命不是换取自由的筹码!还是那句话,除非秦如惠死了,否则,你就是要我的命,我也不会在上面签字的!”

  赤红着双眼,秦小梦情绪不稳的低声嘶吼。要不是此时手上被锁铐给束缚着,她当真会直接上前给厉漠谦一巴掌!

  他怎么可以!

  怎么可以把他自己的孩子当做一桩交易!

  “那你还真是有骨气。”厉漠谦锐利的眯起了眼睛。接着从座椅上站起,修长的手指没有任何征兆的直接掐住了秦小梦的下巴!

  “既然你这么不屑换取自由,那就好好坐十年的牢吧!”

  双眸冷冷对视,厉漠谦看着秦小梦依旧倔强的眼神,心生一股烦躁。手上不经用力将秦小梦的脸狠狠甩开,直到走出接待室都不再看秦小梦一眼。

powered by 带字头像 © 2017 WwW.daizitouxi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