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一枕新凉冉亦贝池炫野-一枕新凉免费阅读 by马语孝

发布时间:2019-01-09 09:03

一枕新凉冉亦贝池炫野

一枕新凉全文阅读

  《一枕新凉》是一部很好看的现代都市言情小说,为网络作者马语孝所写,一枕新凉冉亦贝池炫野是小说主人公。冉亦贝居然成了女版Edison,艳照都登到杂志上去了,至此以后,她的悲惨命运就开始了,被未婚夫抛弃,爹不疼姐不爱的,更可恨的是,某无耻的男人居然还阴魂不散地缠着她,百般折磨她。
  “你现在在哪?”电话那头,冉亦贝的父亲冉景逸说话的语气很不好,貌似是在忍着极大的怒气。
  冉亦贝一愣,接着说道,“在紫琪这啊,怎么了?”
  “你现在马上回家。”冉景逸说完这句便挂了电话。
  冉亦贝莫名其妙地看了眼电话,对林紫琪说道,“我爸要我马上回家。”
  “怎么了?”林紫琪问道。
  “我也不知道,那我先走了。”冉亦贝弯腰捡起地上的手袋,又返回拍了拍林紫琪的肩膀,说道,“你一定要为我保密。”
  林紫琪默默地叹了口气,点了点头,道,“你放心吧。”
  冉亦贝瘪了瘪嘴嘴,突然一阵委屈,展开双臂搂住林紫琪,哭着说道,“紫琪,你说我的命为什么这么苦?这种事情为什么会……”

第1章 失身之后

  圣威尔最顶层的总统套房内,昏暗的灯光让室内的一切全部笼罩在一片暧昧之色下。

  男人冷然地看着床上不省人事的冉亦贝,目光顺着她的脚,一点点向上移,最终停留在那张清秀可人的脸上。

  巴掌大的鹅蛋脸,薄粉敷面,紧闭着的双眸,睫毛如扇子一般,笼罩在一层昏黄的光晕之中,唇色朱樱一点,唇瓣饱满,微翘,自然上扬,让人忍不住想一亲芳泽。

  半响,他终于抬手,不紧不慢地解开白色衬衫的扣子,脱下,随手丢到一边。他迈开脚步,缓缓地向那张巨大的水床靠近,一步,两步……终于走到床边。

  床上的冉亦贝,双眉轻蹙,翻了个身,嘴里发出一声嘤咛,似是在对他做出盛情邀请。

  男人嘴角邪魅上扬,猛然栖身压了下去,下一秒,他的唇便压在了那诱人的唇瓣上。

  窗外,一片乌云遮住了弯弯的月牙,半掩的窗子,初夏凉凉的夜风吹了进来,米色的真丝窗帘随之翩翩飞舞。

  冉亦贝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日上三竿了。

  金黄色的阳光被窗帘阻隔在外,只能透过被微风吹开的细缝洒进三两光线。

  前不久刚下过一场雨,一直到现在,天空仍是湛蓝湛蓝的,让人看上去很舒服。

  不过不论世界再怎么美,对于冉亦贝来说,整个世界都是模糊一片,所有的东西都像被搅拌器搅在了一起一样,分不清什么是什么。

  这种感觉她很清楚,是宿醉,她第一次喝酒的时候,体会过这种感觉。

  那是几年前的事了,她背着家人,和林紫琪偷偷跑到酒吧,尝试一下传说中的酒是什么滋味。

  她已经忘了当时喝了多少了,也不记得她们两个是怎么回到的海边别墅,只记得第二天醒来,宿醉带来的痛楚和现在是……也不是一模一样,那天明显痛苦多了。

  也许是她昨晚喝的很少的缘故吧。

  她用力地眨了几下眼睛,还没来得及看清楚眼前的景象,一阵剧烈的头痛又无情地传来。

  她感到有血液在太阳穴涌动,不禁抬手揉了揉太阳穴,痛苦地闷哼出声。

  这可是很少见的现象啊,在此之前,除了第一次喝酒有过宿醉的体验之外,这种感觉对她来说简直是太陌生了。

  “桂嫂……”她大喊了一声,双手撑在床上,想要坐起来。没想到刚一动,整个身体立刻如散了架一般,一点力气都没有,酸痛不已。

  冉亦贝蹙了蹙眉,又大喊了声“桂嫂”,却仍没得到回应。她再一次用双臂支起上半身,终于成功地坐了起来。

  然而,她却发现了一个更严重的问题:她居然是一丝不挂地躺在床上的,而且是一张陌生的床。不仅如此,连她此刻身在的房间,对她来说都是完全陌生的。

  她的脑袋里顿时一片空白,半响,才回过神来。四下望去,她看到了昨晚穿的礼服,此刻正安静地躺在地上,旁边还有她的内衣。

  昨晚的事情瞬间如过电影一般在她的脑中回放了一遍。

第2章 叔可忍,婶儿也不忍了

  她记得昨天是她二十二岁生日。生日派对之后,她乘车回家,刚走到房间门口时,收到了林紫琪的短信,说是给她准备了一份惊喜,让她去她们两个经常去的那间酒吧,辛德瑞拉。到了酒吧之后,林紫琪却不在那,然后服务员给她上了一杯酒,说是有人请她,她也没多想,就喝了一口。再后来……再后来她就不记得了。

  她突然又想到了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猛然掀开身上的被子,起身,果然,看到了洁白的床单上那朵鲜红的花朵,红得,狠狠地刺痛了她的双眼。

  她深深地吸了口气,狠狠地咬紧牙齿,双眸之中绽放出浓浓的杀气。下一秒,她仰起头,用尽全身的力气大声喊道,“林紫琪,你不是人,我要杀了你!”

  她真的怎么也没想到,林紫琪不但在她的酒里下药迷晕她,居然还找人夺走了她的贞洁。

  太过分了!

  这次真的是太过分了!

  正所谓,叔可忍,婶儿也不忍了!

  这一次,她发誓,一定要将林紫琪碎尸万段……把她剁成饺子馅儿!

  双手紧紧地握成拳,却仍抑制不住浑身的颤抖。她忍着浑身的酸痛,弯腰捡起了地上的衣服,胡乱地套上,便匆匆地离开了酒店。

  今天,她就要一斩她们二十多年的姐妹情深,和她拼个你死我活!

  不对,根本就不是姐妹情深,姐妹怎么会对她做出如此下流的事情?她就当这二十年的真心全都喂狗了!

  “林紫琪你个王八蛋,看我今天不取你狗命,以祭奠我枉死的贞洁!”

  出了酒店门口,她立即叫了辆车,直奔林紫琪的家去。

  一路上,她的嘴一直没闲着,骂了林紫琪一路,什么死贱人、脑残、变态、胸大无脑……她把她所有能想到的难听的话全都安到了林紫琪的身上,直到下了车,才停下。

  她二话不说,直奔林紫琪的卧室,一脚踹开了门。

  巨大的开门声吓了林紫琪一跳,她立刻从床上坐了起来,见进来的人是冉亦贝,这才松了口气,边躺下边说道,“是你啊。”

  看着林紫琪跟没事人一样的样子,冉亦贝更是气不打一处来,冲过去抽出林紫琪头下的枕头,对她一阵猛砸,大声骂道,“林紫琪你这个不要脸的女人,你还有脸在这睡觉?”

  “你疯啦?”林紫琪一把夺过冉亦贝手中的枕头,将它扔到了一边,跪直双腿说道,“大早晨的你发什么神经啊?”

  冉亦贝一手插腰,另一只手指着自己的鼻子说道,“我发神经?我看你是……你发烧!下药也就算了,你还找人毁了我的清白,你说,昨晚那男的是谁?是不是你男朋友?换妻游戏?林紫琪,你也太变态了吧?”

  “你的头啊!昨晚睡傻了吧你?下药?我下什么药了?你有被迫害妄想症吧?”林紫琪冲着冉亦贝翻了个巨大的白眼,一屁股坐到了床上,呼吸急促,胸口剧烈起伏着。

第3章 我去年买了个表

  “你还不承认,你……我去年买了个表!我告诉你林紫琪,今天这事我跟你没完。”冉亦贝说着,弯腰将礼服的裙摆从膝盖上撕掉,一个箭步迈上床,压到了林紫琪的身上。

  接下来的十分钟里,两个人对彼此进行了惨绝人寰的攻击,撕衣服、扯头发……

  直到……

  “好了好了,不打了,不打了。”林紫琪做了个暂停的手势,气喘吁吁地在床边坐下。“我一点力气都没有了。”

  “休息,休息一下。”冉亦贝松了一口气,在林紫琪的身边坐下。

  “哎,我说,到底发生什么事了?”林紫琪扭头看着冉亦贝,头发凌乱,衣衫不整的,简直像被人凌辱了一样。当然,她自己也差不多是这个样子。要不是两个人之前有过协议,打人不打脸,她们那如花似玉的脸恐怕早就被对方挠得毁容了。“你说什么下药是什么意思?”

  “林紫琪你别想不认账哦。”冉亦贝四下望了望,在不远处的地面上的手袋里拿出手机,找出了那条短信递给林紫琪,道,“这是证据。我就是看了这条短信去酒吧找你,然后喝了那杯酒的。”

  林紫琪莫名其妙地眨了眨眼,接过冉亦贝的手机。只见手机屏幕上面写着:亦贝,我在辛德瑞拉等你。紫琪。

  上面显示的号码还是一个陌生号。

  林紫琪张大嘴巴,半响,发出了一个不可思议的惊叹声。

  冉亦贝头脑简单得可以媲美单细胞动物,这是他们圈内人尽皆知的事,但今天,她真的认为拿冉亦贝和单细胞动物相比,简直是侮辱了人家单细胞种群了,草履虫要是知道了都会发飙的。

  她深吸了一口气,用充满同期的目光看着冉亦贝,拍了拍她的肩膀,无奈地说道,“亦贝啊,你就没发现这是个陌生的号码?”

  “发现啦。”冉亦贝点头,眨着无辜的大眼睛接着问道,“我还想问你呢,你换号了为什么不告诉我?”

  林紫琪一口气卡在喉咙,瞪大眼睛惊讶地看着冉亦贝,耳边突然一声枪响,她已阵亡了。

  冉亦贝看着林紫琪向后一仰倒在了床上,轻蹙双眉,站起身来,双手插腰说道,“林紫琪,你不觉得你应该给我一个解释吗?”

  林紫琪目瞪口呆地看着冉亦贝,借着床的弹力坐了起来,咬了咬下唇说道,“冉亦贝,我没换手机卡号,没约你到酒吧,没给你下药,更没找人……”她突然停了下来,眯着眼睛看着冉亦贝,半响,如炸了毛的公鸡一般,扬声问道,“冉亦贝,你是说……你被迷奸了?”

  “你这么说什么意思?”冉亦贝的心突然“咯噔”一声,感到事情有点不对劲。“不是你?”

  “废话,当然不是我了。”林紫琪“嗖”的一声站了起来,极其认真地说道,“在你心里我就那么不靠谱吗?我真应该给你拉黑。”

  冉亦贝顿时愣住了,站在原地,双眸之中闪过几丝慌张,心底的恐慌如火山一般,下一刻,终于爆发了。震耳欲聋的哭声响彻方圆好几百平方米。

第4章 三鹿奶粉喝多了

  “亦贝,现在不是哭的时候,你一定是被人陷害了。”林紫琪拉着冉亦贝坐到床上,继续说道,“我们还是报警吧。”

  听到“报警’”两个字,冉亦贝的哭声戛然而止。“不行。”她坚定地阻止道,“报警的话,那岂不是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了,我还要不要做人了?”

  “那怎么办?总不能就这么过去了吧?”林紫琪愤愤地说道,“那也太便宜那个贱人了。”

  “电话!”冉亦贝突然想到了那个陌生的号码,忙拿过手机,道,“我们打回去,看看是谁接的。”

  “白痴啊你!”林紫琪伸出食指恶狠狠地敲点着冉亦贝的额头。“如果是你,那个号码你还会再用吗?”

  “也对哦。”冉亦贝很赞同地点了点头。“我怎么没想到啊?”

  “你能想到什么啊?”林紫琪忍不住又翻了个白眼。她在想,冉亦贝铁定是吃过三鹿奶粉。

  冉亦贝刚露出想要说话的表情,一阵电话铃声响起。手机屏幕上是“爸爸”两个字。她深吸了一口气,按下接听键,道,“喂,爸……”

  “你现在在哪?”电话那头,冉亦贝的父亲冉景逸说话的语气很不好,貌似是在忍着极大的怒气。

  冉亦贝一愣,接着说道,“在紫琪这啊,怎么了?”

  “你现在马上回家。”冉景逸说完这句便挂了电话。

  冉亦贝莫名其妙地看了眼电话,对林紫琪说道,“我爸要我马上回家。”

  “怎么了?”林紫琪问道。

  “我也不知道,那我先走了。”冉亦贝弯腰捡起地上的手袋,又返回拍了拍林紫琪的肩膀,说道,“你一定要为我保密。”

  林紫琪默默地叹了口气,点了点头,道,“你放心吧。”

  冉亦贝瘪了瘪嘴嘴,突然一阵委屈,展开双臂搂住林紫琪,哭着说道,“紫琪,你说我的命为什么这么苦?这种事情为什么会……”

  “打住!”林紫琪毫不留情地推开冉亦贝,有些烦躁地说道,“你就知道哭,谁让你不长脑子的?吃一堑长一智,下次长点心。”她又叹了口气,语气柔软了下来。“我会帮你想办法找出陷害你的人,你先回去吧。”

  “嗯。”冉亦贝含泪点了点头,带着沉重的心情转身离开了。

  外面依旧阳光明媚的,可冉亦贝的心底却像压了块乌云般,阴沉沉的。她坐在车内,双眼木然地看向窗外,脸上少了往日的光彩。一直以来,她都是一个乐观向上的女孩,不会为任何事烦心。朋友们总说她脑袋里没个满弦儿的,她从没反驳过。在她看来,人生在世,开心最重要,有些事确实不用太往心里去。可这次真的不一样,就算她再乐天,到底还是一个女孩子,宝贵的第一次都是要留给自己心爱的人的。如今她的清白就这样糊里糊涂莫名其妙的没有了,她真的有种世界坍塌的感觉。

  她收回视线,吸了吸鼻子,努力地回忆着昨晚发生的一切。可无论怎样,她的记忆在喝了那杯酒之后,就断片儿了,完全想不起来。现在让她最不能接受的是,不是她失去了清白,而是她连那个夺走她清白的人是谁,长什么样子……甚至是男是女都不知道。

  到底是哪个杀千刀的,这么陷害她?如果被她找出来,她发誓一定要将那个人千刀万剐!

第5章 艳照门

  车子在半山停了下来。冉亦贝下了车,迈上台阶,深吸了一口气,整理了情绪,才大步向别墅走去。刚走到玄关处,桂嫂便开了门。看到冉亦贝,桂嫂先是一惊,然后担忧地说道,“二小姐你回来啦,先生在客厅等你呢。还有陆先生和陆少爷。”

  冉亦贝想了一下,“哦”了一声,迈步走了进去。

  三个人都坐在红木真皮沙发上。

  冉景逸坐在靠左边的位置上,一张国字脸含威不露,但看到冉亦贝的刹那,眼里如喷出了三昧真火般,差点将冉亦贝烧得魂飞魄散。

  冉亦贝看气氛有些不对,不禁吞了口口水,默默地清了清喉咙,说道,“爸,陆叔叔,泽旭……”

  冉景逸突然站起身来,指着冉亦贝厉声说道,“你看看你,成何体统?”他又瞟了眼一旁的陆明辉和陆泽旭,咬了咬牙,压低声音说道,“还不赶紧回房换件衣服。”

  冉亦贝低头一看,这才想起自己的衣服因为和林紫琪打架变得不成样子了,懊恼地蹙了蹙眉,向三个人鞠了一躬,连忙跑上楼。

  她跑到衣橱的镜子前,立刻被自己此刻的样子吓了一跳。“妈呀!”她惊呼出声。

  此刻的她,不仅衣服凌乱不堪,连头发都跟鸡窝一样,真是一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她咬了咬牙,跺脚怒道,“该死的林紫琪,怎么不提醒我一下?”

  她又看了眼镜中的自己,真是惨不忍睹,连忙转身找了件衣服换上,又将头发放下来,整理妥当,洗漱完毕之后,做了个深深的呐吐。她在心里给自己打气,告诉自己,这一切,她可以解释明白的。

  一切准备就绪之后,她才转身下了楼。

  桂嫂已经下去了,再加上此刻的气氛很诡异,冉亦贝的心底一阵发憷。她迈着轻轻的脚步,生怕发出一点声音引燃导火索。

  “爸……”她轻轻地唤了声,没敢坐下,直直地站在冉景逸的面前,小心翼翼地问道,“找我回来……是有什么事吗?”

  冉景逸喘了口粗气,伸手拿过茶几上的一张照片用力地甩到了冉亦贝的脸上,怒声说道,“你自己看看你都干了什么好事!”

  冉亦贝眨了眨眼,身体向后倾,然后低头看着那张照片。

  照片正好正面向上,上面是一个女人的裸背,亚麻色的头发盘在后面,有些凌乱,最吸引眼球的,还是那线条优美、光洁嫩白的美背……好吧,是背部上面青一块紫一块的斑痕。

  冉亦贝瞪大了眼睛,抬起一只手紧紧地捂住嘴巴,想要抑制住即将脱口而出的惊呼声,又发现一只手的力量太过薄弱,继而抬起了另一只手。

  照片上的人是她。

  可是,她不明白,怎么会有这种照片?这张照片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她只觉得一瞬间,所有的悲剧通通向她袭来,她连喘息的机会都没有,就变成了千夫所指的放荡女。

  这件事情,已经不是陷害这么简单了,简直就是谋杀啊。

  万万没想到,洁身自爱的她,居然也会发生艳照门这种惊世骇俗的事情。

  这是要将她置于死地的节奏啊。

powered by 带字头像 © 2017 WwW.daizitouxi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