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中医妇产科医生免费阅读哪里有?主角名为老张杜玲小说的名字是《中医妇产科医生》

发布时间:2019-01-09 09:03

中医妇产科医生小说杜玲

中医妇产科医生全文阅读

  小说中医妇产科医生免费阅读哪里有?主角名为老张杜玲小说的名字是《中医妇产科医生》,此书又名《中医妇科医生》、《校外妇科医生》,这是一本很不错的都市小说,最近非常的火爆。自从在某大学附近开了一家诊所,年近半百的老张便很快的遇到了自己的第二春杜玲。
  老张叹了一口气,才刚来一点桃花运,这桃花就枯萎了。杜玲应该是嫌弃他这个老头子碰到他,以后都再也不会来了吧。
  老张哪里想到,就在他快过52岁生日的时候,他竟然就要结束他数十年的单身生涯了。令他朝夕暮想, 天天意淫的杜玲,马上就要自愿地投怀送抱,躺在他的身下……这天黄昏时分,老张看完最后一个病人后,发现杜玲正在怯生生地站在门口,显得十分地生分。
  重要的是,她的脸还有点疲倦苍白。老张赶紧上前关心道:“小玲,这是怎么了?”
  杜玲低着头,吞吞吐吐地道:“伯伯,我好像得病了。”“哪里不舒服?”老张心头一紧,难道这一个月来,她没来的原因是因为这个?
  杜玲支支吾吾,难以启齿,脸都红透了。
  老张见状,温和地道:“放心,伯伯就是医生,一定会治好你的,你不用这么紧张?你是不是去了别的地方看,别人说你的病很严重?”
  这条街,有不少庸医,老张对他们的套路一清二楚。果然,杜玲点了点头,咬着嘴唇都快哭了:“我这里有一段时间总是很痛,隔壁那个大夫说,我乳腺堵住了,很有问题,得做手术呢!还得先交2000块钱,我没有这么多钱……”

第1章 老光棍

  老张今年51岁,打了光棍50年,本来娶了老婆的,但是老婆体弱多病,经不起他的夜夜折腾,不到一年就去了。

  因为这件事,他名声不太好,后来就没娶了,毕竟谁也不愿意把女儿嫁给这么晦气的人。

  为了赚点生活费,老张捡起了家族老本行,从了医,不治别的,就治女人,俗称妇科医生。而且这诊所,就开了一所野鸡大学隔壁。

  诊所在一条小巷子里,老张收费也不贵,而且有那么一点效果,这么多年来,有不少女学生会来找他看病。

  所以,老张过足了眼瘾和手瘾,现在的女娃娃大多数都肤白貌美,胸部鼓得跟个馒头似的,屁股圆得又跟个水蜜桃一样。特别是把脉的时候,这些女大学生的手,滑而温暖,让老张心里头痒痒的。

  有时候,是一些小年轻陪着美女们来,小年轻都是没什么经验的愣头青,把女娃娃搞得隐私部位疼啦、或者闪到腰了,由于钱不多,只好来老张的诊所来按摩一下,然后拿一些药膏就走了。

  老张羡慕这些小年轻,恨不得自己也搂上一个女大学生,可年纪摆在这里了,他也知道自己是妄想。所以每每有女大学生需要按摩啊、正骨的时候,他都狠狠地摸上几把,哪怕女娃娃的男朋友在,也不会说什么。

  老张美滋滋地做着妇科医生,原本倒也云淡风轻,不料今天来了一个新入学的女学生,让年过半百的老张如沐春风,魂都快不见了。

  这小女孩叫杜铃,成绩在原来的县里排名前三,考上了本科大学,由于家里穷只能来上这个野鸡大学。

  由于家里穷,杜玲营养不良,经常小病小痛,机缘巧合之下,她第一次发现老张这个诊所效果还不错之后,后面每次都来,因为药物不仅便宜还管用。

  这个杜玲虽然营养不良,但是该有的都有,身材前凸后翘,皮肤不像农村劳作的女人那么黑,还很白嫩,水汪汪的大眼睛,樱桃小嘴,清纯得来带点性感, 正是老张做梦都想要的那种女人。

  这要是能把杜玲上一次,老张真是死,也值了。

  正因为如此,杜玲每次来看病,老张都象征性地收点钱,还经常轻声细语地叮嘱杜玲,在学校一定要吃好点,这样身体才能健康。

  一开始杜玲比较淡漠,因为老张头发半白,脸上也有半脸的老年斑了,再加上秃顶,笑起来还猥琐,摸她的时候有意无意地触碰到敏感部位,杜玲对老张是有戒备心理的,甚至还觉得有点恶心。

  可随着时间推移,加上杜玲本来就天真单纯,老张这么嘘寒问暖,还经常免费给她看病,也没有做什么过分的事情, 她就逐渐把老张当成自己的一个长辈,没病也会偶尔来看一下老张,说一下学校的开心事或者烦恼的事情。

  这杜玲的到来,让老张似乎找到了第二春,每天杜玲来之前,他都好好地拾掇拾掇自己,哪怕是少得可怜的头发, 都会喷上香气浓郁的摩丝。

  有一天,夏天的天气让人昏昏欲睡,今天没什么病人,老张在椅子上合眼打盹的时候,忽然听到有人在喊伯伯,他一睁开眼睛,杜玲正笑眼弯弯地看着他。

  一见这心上的小情人来了,老张立马来了精神。今天杜玲难得地穿着一条长裙,尺寸刚好,包裹着她青春的身材,让老张口水都快流下来了。这翘起来的屁股,真让男人想上啊!

  “伯伯,我今天得了一个三等奖和奖金,来和你分享一下。”说完,杜玲将一张奖状放在了他的桌子上,与此同时,还有五百块钱。

  “这是?”

  “我之前的医药费,我不能白占了您便宜啊。”杜玲眨巴着大眼睛,把钱推到了老张面前。

  老张心一酸,这么懂事的孩子,真是招人怜爱啊。他把钱退回去,不料却不小心摸到了杜玲的小手,又软又暖……

第2章 未经人事

  杜玲未经人事,被老张这么一握,脸立马红了起来,羞得头都要低到桌子底下去了。

  老张一看,身体都膨胀了,捏着她的小手更是舍不得放。杜玲紧张得口感舌燥,下意识用舌头舔了舔嘴唇。那粉红柔嫩的舌头,轻轻轻轻划过樱桃小嘴的时候,留下了一点点亮晶晶的口水,老张吞了一口唾沫,好想上前把她嘴边的口水舔干净。

  此时,不好意思的杜玲把手抽了回来,低声道:“伯伯,这钱你就收下吧。”

  话音刚落,开着的窗忽然来了一阵风,把两百块吹到了地上。杜玲赶紧弯下腰来,把钱捡起来。

  这一弯腰,两个饱满的馒头让老张一饱眼福,不仅仅饱满,还很挺。由于裙子的胸口很低,杜玲穿的内衣还不合身,那粉红色的乳.头直接暴露在了老张的面前……

  老张热血沸腾,脑袋都激动得嗡嗡响,身体某个部位快速地肿胀了起来。

  杜玲把钱放回到桌子上,才发现自己走了光,那脸就红得更是娇羞动人了。她赶紧站了起来,说要回学校了,起身就跑。

  但老张要把钱还给她,便追了上去,一个不小心,杜玲就撞到了老张的身上,这温软的身体和那坚挺的双峰,装得老张心里头那头小鹿都挑了起来,身下更是一柱擎天了……

  杜玲坚决不要钱,直接就出去了。人家走了半天,老张才从刚才的事情回过神来,这屋里除了药味,还残留着杜玲的体香。老张看见现在周围都没有,赶紧撩起白大褂,解开裤子,打起了手枪。

  脑海里回忆起杜玲粉嫩的舌头和凸起的双峰,让老张依然也激动不已,很快就一泻千里。

  杜玲这一走,就是一个月。老张左等右等,望眼欲穿,都没等到她来。也许是因为走光,让她太不好意思了吧。

  老张叹了一口气,才刚来一点桃花运,这桃花就枯萎了。杜玲应该是嫌弃他这个老头子碰到他,以后都再也不会来了吧。

  老张哪里想到,就在他快过52岁生日的时候,他竟然就要结束他数十年的单身生涯了。令他朝夕暮想, 天天意淫的杜玲,马上就要自愿地投怀送抱,躺在他的身下……

  这天黄昏时分,老张看完最后一个病人后,发现杜玲正在怯生生地站在门口,显得十分地生分。

  重要的是,她的脸还有点疲倦苍白。老张赶紧上前关心道:“小玲,这是怎么了?”

  杜玲低着头,吞吞吐吐地道:“伯伯,我好像得病了。”

  “哪里不舒服?”老张心头一紧,难道这一个月来,她没来的原因是因为这个?

  杜玲支支吾吾,难以启齿,脸都红透了。

  老张见状,温和地道:“放心,伯伯就是医生,一定会治好你的,你不用这么紧张?你是不是去了别的地方看,别人说你的病很严重?”

  这条街,有不少庸医,老张对他们的套路一清二楚。果然,杜玲点了点头,咬着嘴唇都快哭了:“我这里有一段时间总是很痛,隔壁那个大夫说,我乳腺堵住了,很有问题,得做手术呢!还得先交2000块钱,我没有这么多钱……”

  老张一听,就知道杜玲是被坑了。这杜玲的乳.房胀痛,就是因为生理前激素突然不平衡导致的,不是什么病,等生理期过了就好了。

  本来想把真相告诉她,可老张转念一想,这送上来的肥肉,不吃白不吃,他垂涎杜玲的身体已久,这真是一个好机会啊。

  于是乎,老张严肃地点点头:“这医生提出的反感倒也没错,但你是一个女孩子,还没有结婚,做手术得开刀,在你身体会留下疤痕不说,还不一定治得好呢。”

  杜玲毕竟年轻,立刻就慌了,晶莹的眼泪差点就要下来,她哽咽道:“伯伯,你能给我治吗?求求你了。”

第3章 上钩了

  老张一见上钩了,赶紧端起了一个医生的架子,语重心长地道:“小玲啊,俗话说,通则不痛。你这种情况,其实还没到动手术的程度,只要疏通筋络,活血散瘀,你这个病自然就好了。你本身身体天生体质差,平时缺乏运动,我帮你治好后,你再勤加锻炼身体,就不会复发了。”

  杜玲被这头头是道的理论,说得连连点头:“那伯伯,你赶紧给我治疗吧。我实在是痛得难受。”

  美女这么主动,老张心神都荡漾了起来,色心大起,但是放长线才能钓大鱼,老张追求的是是长久,现在自然还不能太心急,以免露出了破绽。

  于是,老张坐了下来,轻声道:“小玲,伯伯最想你的身体健康了,你就像我孩子一样。可是啊,这疏通经络、活血散瘀是有技巧的,一般人都不知道,这是我独门技巧。伯伯就是凭借这个手艺,活了这么多年。”

  杜玲听得失了神,大大的眼睛崇拜地看着老张。

  老张很是满意,接着道:“要疏通经络,我就要给你全身按摩,敲打揉捏一个不能少。要活血散瘀,就能吸入阳气,才能平衡掉你身体天生的阴气,这才算是不复发之策。如果一个生理期成熟的女人,能和男人进行房事,就会吸入阳气,乳.房胀痛就不存在了。你有过房事吗?”

  杜玲脸一红,摇头道:“自然是没有的。”

  老张点点头,表面一副了然于胸的淡定,内心却是欣喜若狂:“我就知道,这就是你胀痛的原因了。阴气过剩,经络堵塞,你不疼谁疼?好了,老规矩,张开嘴巴,啊~”

  杜玲赶紧点点头,昂起头 ,张开了嘴,好让老张检查口腔。她哪里知道,自己马上就要入虎口了。而且这头猛虎虽然老,但十分色。

  老张打开手电筒, 托起了杜玲小巧的下巴,她红润的樱桃小嘴微微一张开,就看见了她粉嫩的舌头在口腔里面悠悠的打转,里面亮晶晶的唾液在默默地分泌着,这些症状都在显示杜玲还是很健康的。

  老张吞了一口唾沫,恨不得立马个将那柔软的舌头含在自己的嘴里,然后用力搅来搅去。他深呼吸一口气,故意一惊一乍地道:“哎呀,小玲,你这舌头看起来就不对劲儿啊。”

第4章 怎么办

  杜玲一听,柔软的躯体被吓得微微一抖:“伯伯,那怎么办?”

  杜玲满脸的信任,以及眼神里真诚,让老张话有点说不来。可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他唯有继续道:“你这湿气太重了,对你身体不好。疏通经络和吸阳气之前,得先去湿气。否则下个月,你胀痛得更厉害。”

  杜玲一听,眼泪都要下来了,梨花带雨的模样,我见犹怜。

  老张一看自己的话编得太过了,赶紧安慰道:“别哭,这又不是绝症,治疗起来虽然不简单,但是也不复杂,到时候你肯定还会健健康康的。 只不过……”

  他欲言又止的样子,让杜玲更紧张了,她吸着鼻子道:“不过什么?”

  “这全身湿气,在中医角度来看,都会聚集到舌头当中,要吸出来,湿气才能彻底消失。” 说这话的时候,老站忍不住吞了吞口水。

  “那就吸啊。”杜玲迫不及待地道,为了祛除胀痛,不能等了。

  老张为难地道:“这湿气要想一次性祛除干净,得有一个阳气十足的男人,含一口我特制的药水,再亲自用嘴去给你吸走湿气。因为从中医的角度讲,男人阳气重,唾液能杀菌,就能把你的湿气通通消掉。”

  说完,老张晃了晃手里的特制药水,其实只是一瓶噗通的生理盐水罢了。不过,杜玲被唬住了,她很纠结,她又没有男朋友,谁会给她吸?

  老张见她还半信半疑,于是语重心长地道:“我这个药是不会给别人的,因为这是独门秘方,伯伯就靠他赚钱呢。可如果伯伯给你吸,虽然说医者父母心,但你一定会嫌弃我这个老头子的,我实在是为难啊。如果你有男朋友,伯伯都愿意破例把药水交给他,可是你没有……哎。”

  本来,杜玲还怀疑过他的用心,但是听到老张如此真诚的语气,她反而觉得自己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老张是医生,她怎么可能嫌弃一个医生恶心呢。

  她真诚地道:“伯伯,你多虑了,我只是怕吸走我的湿气,对你老人家的身体也不好。”

  老张听到这里,既感动又欣喜若狂,他瞄了一眼她隆起的胸部,强压着马上就要得手的激动,道:“谢谢你的信任,那我准备一下,就要帮你吸了。 不用担心我的身体,一来我身体好得很,二来我是医生,百毒不侵。”

  杜玲感激地点点头,“啊”地一声张开了那樱桃小嘴:“伯伯,你吸吧。”

第5章 疏通经络

  看到她这么乖巧性感的样子,老张吞了一口唾沫,对杜玲招了招手:“过来。”

  杜玲脸蛋有些发红,但是迟疑了一秒之后,她缓缓地坐在了老张的身上。 老张激动得身体都在抖,他捏起了佳人的下巴,往那个樱桃小嘴凑了过去。

  见老张的脸越来越近,杜玲的头下意识地微微扭到了一边,一想到等一下老张的舌头还在自己的嘴里,她就害羞得闭上了眼睛。

  老张这辈子从来都没有想过,自己能搂着一个这么年轻美丽的大学生,而且那诱人的樱桃小嘴,就在 自己的面前。他深呼吸一口气, 他要好好地解放一下多年积攒下来的欲望和精力了。

  这么想着,他轻轻地咬住了杜玲的嘴唇,他要撬开这两瓣鲜嫩的唇,越过那坚硬的牙齿,到达那口中芬芳而柔软的润滑。

  一开始,老张触碰到杜玲的嘴唇时,她还躲,可是老张一撬开自己的嘴,从来都没被人就亲过的她,她就只能迎接老张的舌头了。

  刚一碰到她的舌头,老张那个欣喜若狂啊!

  他拖着她的头,舌头在她湿润的口中搅动着,从来被接过吻的杜玲,任由他在口中舔舐,只是她从来都没和人这样过,她觉得呼吸都被老张掠夺了,开始大口地喘气,而老张搂得她太紧,觉得快窒息的她,发出了令男人发狂的嘤咛声:“嗯……”

  老张一听,便更加放肆地吮吸着这柔嫩鲜红的舌头,放肆掠夺她的唾液。觉得有点不对劲的杜玲,眉头一皱,想用舌头把老张的舌头抵出去,不料, 却被老张认为是主动,他更加霸道有力地进攻了。

  不知不觉,杜玲的躯体渐渐地柔软地瘫在了老张的怀里, 那小嘴还在不停地迎接着老张。老张的舌头在她牙齿打着转,未经人事的杜玲哪里知道这是技巧,只觉得浑身一颤,整个躯体越来越软,身体像是被谁点了火一样。

  她焦灼着扭动着身体,胸部挺得高高的,让老张真是欲火焚身。

  渐渐失了魂的杜玲,忽然觉得裙子的肩带脱落,她睁开眼睛,原来是老张猛地将她肩带扒了下来,她胸前一阵风吹过,半个酥胸袒露了出来。

  她一慌,手还没来得及挡住,就听见老张说:“湿气吸完了,现在要疏通经络了。”

powered by 带字头像 © 2017 WwW.daizitouxi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