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千雪和北夜城小说名字叫做《绵绵此恨绊此生》,绵绵此恨绊此生是一部现代言情小说,

发布时间:2019-01-09 09:40

顾千雪北夜城免费阅读

绵绵此恨绊此生全文阅读

  顾千雪和北夜城小说名字叫做《绵绵此恨绊此生》,绵绵此恨绊此生是一部现代言情小说,为网络作者苏糖所写,全文讲述了顾千雪好不容易买醉一回,却稀里糊涂被人给睡了,这一次又一次被人扑倒吃掉再扑倒,究竟是怎么回事?到了最后,她的肚子里还被强塞了个种,而整个国家却没有一个人敢给她做流产手术。
  顾千雪跑上楼后,就想砸人。
  但是看着满屋的沉香木,她最后还是砸不下去,于是就将房间里能扔的东西都扔了,除了桌子椅子,能砸的花瓶之类的全给砸了。
  楼下的佣人听得心惊胆颤,偷偷跑去给北夜城打电话。
  “司令大人,您快回来看一下吧!小姐她醒了,正在楼上砸东西呢!”
  那边的北夜城沉默了一会,然后就说马上回来。
  顾千雪将屋子里弄得狼藉不堪,这才稍微解了心中之恨。
  砸到最后,顾千雪终于觉得心里舒服了些。
  这些东西看起来都价值不菲,那个贱男人敢夺走她的清白,她就要让他好看!
  接下来,她就该走人了。
  顾千雪临走前看了一眼满地狼藉的房间,最后还是觉得不解气。

第1章 揍渣男

  一克酒吧。

  光景交错的舞台,妖娆漂亮的女朗,这里,是夜的天堂,也是放纵的地方。

  顾千雪将手上的包一甩,直接气势汹汹的冲到前面去。

  那个位置坐了几个男人,大概都二十多岁上下的年纪。

  原本几人喝得正欢,顾千雪一来,坐在中间的男人就站了起来,神色中闪过一抹慌乱。

  “千雪,你来做……”什么?

  “啪!”顾千雪直接甩过去一耳光。

  她虽然人纤瘦,但力道可不小。

  这一巴掌,差点就将那个男人的脸给打歪去。

  男人的脸色顿时五彩缤纷,十分难看。

  周围的几个男人见同伴被打,顿时都站了起来,将顾千雪围在了中间。

  男人在这么多人面前丢了面子,顿时声音也大了起来:“千雪,你是不是疯了?”

  顾千雪咬牙切齿一笑。

  “对啊!我是疯了!他妈我怎么会认识你林原这种人渣?你要找女人去别处啊,为什么要对我的闺蜜下手?我今儿个就要好好教训教训你,把你打得连你妈都认不出来!”

  顾千雪说完之后便冲了上去,不管不顾的将林原往死里揍。

  旁边的男人们没想到她们是认识的,而且一听就是感情纠纷,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不该上前帮忙。

  顾千雪的爪子是非常尖厉的,而林原看着人高马大,但其实就一绣花枕头。

  顾千雪差点将他脸上的皮挠出来几块。

  林原痛得直抽气,顿时也动了肝火。

  “顾千雪,你个疯子!你再不住手,可别怪我还手了!”

  顾千雪跳着奔着要去拉林原的头发。

  林原实在不敢与她硬碰硬,只能一味的躲。

  躲是躲不过的。

  顾千雪一边揪他头发一边骂。

  “林原你这个臭王八蛋,兔子还不吃窝边草呢,你想做种马为什么要去找我闺蜜,你他妈真给我丢面儿!”

  林原痛得龇牙咧嘴,终于忍不住吼了一声。

  “顾千雪!你搞清楚,不是我去追连锁锁,是连锁锁先勾搭我的!”

  林原瞪了她一眼:“我喜欢的人是你!从来都是你,但是你和我从大学到现在,你却不肯让我上,可是连锁锁愿意!她愿意被我上!我只是想在她身上找点刺激,我喜欢的人,还是你啊!”

  顾千雪顿时懵圈了。

  她安静了下来,缓缓的放开了林原的头发。

  这个消息实在是太过震撼,她完全不知道该如何应对。

  她虽然外表看起来像狐媚子,可是骨子里却是个保守的人,如果她在结婚之前丢了膜,大概她老妈会念死她,她姐会哭死。

  所以这么多年,她都没有与林原发生过任何关系。

  但这是他去泡连锁锁的理由吗?

  林原看着她,揉了揉红肿的脸和不知道被扯掉多少根头发的脑袋,觉得很是冤枉。

  他其实一点也不喜欢那个什么连锁锁的。

  只是他现在血气方刚,连锁锁又有意勾-引,他能忍住才怪。

  一夜春风过后,他原就想依顾千雪护短的性子,定然不肯善罢干休。

  但不知道她竟然直接杀到酒吧来,还在众目睽睽之下将他给揍了。

第2章 喝醉砸车

  “千雪……”林原见顾千雪不说话,顿时有些担忧的上前。

  “别过来。”

  顾千雪防备的后退两步,然后警惕的瞪着他:“你别过来。”

  林原僵在那儿,唇角露出一个早知如此的表情。

  “顾千雪,你别把自己标榜成什么冰清玉洁的玉女,你长成这样,若是没有被其它男人上过,我林原把名字倒着写!我就不明白了,我林原要钱有钱,要人有人,你为什么看得上其它男人,却不肯和我上-床?”

  “你滚!你马上滚!我不想再看见你。”

  顾千雪觉得自己需要好好静一静。

  “顾千雪……”林原的脸色变得很难看:“你可想清楚了,我走了,就不会再回来了!”

  他以为顾千雪会改变主意,毕竟他们之间还是有四年感情的,可是她却突然尖叫一声:“滚啊!”

  林原不敢再激怒她,反正他不着急,顾千雪的实习工作也是他给介绍的,说白了就是他罩着顾千雪,离了他,顾千雪就什么都没有了。

  他可以等着她自己想通,到时回来好好求求他,他还是能够原谅她的。

  毕竟他还没有玩腻。

  得不到的,就是最好的。

  若是顾千雪像连锁锁一样,他肯定早就抛之云霄了。

  他带着其它人迅速离开。

  林原离开之后,顾千雪坐了下来。

  这个世界真讽刺,她一心将林原当成自己未来的结婚对象,这四年来无微不至的照顾他。

  可是他呢?

  因为一句需要发-泄,就和她最好的闺蜜上了床。

  想到连锁锁无意间露出腰间那十个手指印的模样,顾千雪就想要发疯。

  “千雪,对不起,我们昨晚喝了很多酒,我也不知道怎么了……他掐着我的腰,差点就将我撞断了……”

  “来两瓶最贵的酒。”顾千雪消化不了这个事实,决定今晚一醉方休。

  顾千雪喝了一杯又一杯,到最后两瓶酒都空了底。

  “再来两瓶酒。”

  酒保有些担心的看着她,“小姐,您已经喝了两瓶酒了,酒多伤身……”

  “酒多伤身?”

  顾千雪抬起有些迷蒙的大眼:“那你怎么不叫这些人都回家啊?”

  “……”

  酒保很快又取来了两瓶酒。

  顾千雪一瓶酒下肚,已经有些分不清楚东南西北。

  她站起来往外走。

  保安有些不放心的拦住她:“小姐,你已经喝醉了,不如我帮你叫辆车吧?”

  顾千雪睁开迷蒙的双眸,吃吃一笑。

  “帮我叫车?可是别人喜欢的是叫-床。”

  那保安没想到她会说出这样的话,顿时连耳朵根都红了。

  这么一晃神的功夫,顾千雪已经歪歪倒倒的离开了。

  顾千雪出了酒吧之后,就发现了路边停着一辆雷克萨斯LX。

  霸气外漏的外观,流畅优美的线条,看起来就非常漂亮。

  顾千雪走过去踢了一脚,然后冲着那车子上面的脚印吃吃一笑。

  “原来多贵的车都会被踢烂啊!不好意思啊,你也会痛吧?我给你擦擦。”

  顾千雪蹲下去准备将自己留下的脚印擦掉,可没想到原本停在路边不动的车子竟然从里面打开了。

第3章 第一次感兴趣的女人

  先是一双锃亮的皮鞋,大概有四十三码差不多。

  接着便是一双笔直修长的大长腿。

  再然后,一个男人便从里面走了出来。

  英俊的五官,深邃的眼眸,微微抿起的薄唇,凌厉的眼神,气势逼人的模样,无一不宣告着这个男人是多么的尊贵和高高在上。

  而最引人注目的,是他拥有一双翡翠般漂亮的眼睛。

  那双眼睛,就像是春日里的湖水,澄清而透亮。

  北夜城冷冷的瞪着眼前这个几乎是跪在自己面前的女人。

  她看起来很纤瘦,而且漂亮。

  他一低头,便能够看见她雪白傲人的双-峰。

  顾千雪眨眨眼睛,有些不满的瞪着他:“你谁啊?不要挡着我。”

  那嫌恶的语气让北夜城挑了挑眉。

  勾-引他的方式很不错,与其它那些截然不同,很好。

  “你费尽心机的追踪我到这,竟然不知道我是谁?”

  北夜城讥诮的勾起唇。

  他一个人来到这里,原本是想进酒吧喝一杯,没想到竟然在临下车之际遇见了她。

  “你是谁啊?我干嘛要追踪你?”

  顾千雪觉得这个男人是不是有妄想症,她纯粹只想擦擦车而已。

  “你……”

  难道真的是他弄错了?

  北夜城刚要说话,却突然脸色一变。

  有子弹破空而出的声音。

  北夜城迅速将眼前的顾千雪一把捞起,塞进了后座。

  他上了车,迅速关上了车门,启动车子。

  他所有的车都是经过特殊改装的,一般的子弹根本就无法穿透它。

  不过……

  如果刚才不是因为这个女人参合,他这个时候已经走进酒吧。

  离开了车的保护,他的危险指数也呈直线上升。

  他并非害怕被人追杀,只是他待会儿还要回去见他的父亲。

  他的流血,只怕会让那个老头子很愉快。

  这不是他愿意见到的。

  换言之,因为这个女人的胡搅蛮缠,他省去了很多麻烦。

  北夜城第一次如此认真的观察一个女人。

  她很美。

  这毋庸置疑。

  而且这种美,带有一种野性与……说不出的风情。

  有点吸引人。

  北夜城迅速收回目光。

  他竟然对一个女人产生兴趣了,这不是一个好现象。

  眼下更换总统的选举在即,他不能分心去做任何无关的事情。

  北夜城迅速恢复成往日里那个冰冷的模样。

  “林原……你这个混蛋……”

  顾千雪闭着眼睛痛骂,在心里将林原凌迟了一千遍,一万遍。

  而在这个时候,顾千雪的手机响了起来。

  顾千雪现在脑子正处在打结状态,拿着手机看了许久,她还是没有看清楚上面究竟是什么字。

  她将手机递到北夜城面前:“喂!你看看谁的电话?”

  北夜城淡淡扫了一眼,发现上面的名字正是被她念叨的林原。

  北夜城没有说话。

  顾千雪以为北夜城也看不见,她嘿嘿一笑,抓起他的手就往他的眼睛上按。

  “这么漂亮的眼睛,竟然是个瞎子……好可惜。”

  漂亮?

  北夜城冷酷的气息倏的一变。

  这双从小让他生活在地狱的眼睛,她竟真的觉得它……漂亮?

  北夜城看着她。

第4章 她被人劈成两半

  顾千雪觉得头有些晕,她将头靠在北夜城的肩上。

  “我想睡觉。”

  撒娇的声音。

  她平日里喝醉了就喜欢发酒疯,耍无赖。

  这样的习惯,几乎她所有的朋友都知道。

  只可惜北夜城不知。

  北夜城感觉到属于女人的清香扑鼻,还有那柔软的触感。

  这让他不由自主的忆起刚才自己瞧见的那一幅美景。

  北夜城突然觉得自己的身体热血上涌。

  顾千雪还是习惯性的往他身上赠。

  “我今天一次丢了一个好闺蜜,丢了一个男朋友,你得负责安慰我。”

  “安慰?”

  北夜城挑眉。

  “对,安慰。要搂搂抱抱,要举高高。”

  顾千雪嘟起粉嫩的小嘴,很是无赖的撒娇。

  北夜城突然觉得自己的喉咙有些干,声音也变得沙哑。

  “你确定?”

  北夜城发现,就算这是她惯用的伎俩,但很无奈,他受用了。

  北夜城原本是要开车将顾千雪选个人多的地方扔下去,但现在他改变主意了。

  北夜城将顾千雪带到了自己的一个秘密基地。

  这个地方,连老头子都不知道。

  “司令大人好!”

  他住的地方都有专人把守,就算是这种一年都不来上一次的地方也一样。

  北夜城弯腰将顾千雪从车里抱了出来。

  他直接带着人走上楼,然后吩咐下属没事不要来打扰。

  这个女人,是唯一能够勾起他欲-望的人,他打算试试。

  如果他能够生下一个继承人,那老头子再也没有理由阻止他登上总统之位。

  北夜城将顾千雪带进了房间。

  顾千雪欢呼一声,从他的身上跳了下来。

  “哇!这可是真正的沉香木吧?这香味……啧啧……置身天堂啊!”

  顾千雪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脚下一晃就倒在了地上。

  “……”

  北夜城觉得如果不是她演技太好,就是她的确是一个奇葩。

  现在的问题,难道不应该是怎么勾-引他吗?

  北夜城走过去,却发现她已经睡着了。

  “……”

  北夜城伸手将她捞在怀里,触碰到那软软的肌-肤,那种热血上涌的感觉又来了。

  北夜城低头看着怀里的女人,眼里闪过一抹坚决。

  他要试一试。

  否则……只怕这辈子都再也找不到一个能够引起他冲动的女人。

  北夜城将顾千雪放在床上。

  解开她的衣裳。

  “聪聪,别闹。”顾千雪呢喃了一句,又翻个身睡死了。

  聪聪?

  是一个男人的名字?

  北夜城一想到这个可能性,就突然觉得心中充满了怒气。

  原先的温柔也荡然无存,既然是一个久经战场的女人,那他也无需怜香惜玉。

  北夜城夹杂着一种莫名的怒气,直接攻城掠地。

  顾千雪觉得自己像是瞬间被人劈成两半,她惨叫一声,终于彻底的清醒过来。

  看着覆在她身上的陌生男人,顾千雪尖叫一声。

  “你……你谁啊?”

  他妈的,她好不容易才喝醉了一回,就莫名其妙的被人给破处了,她怎么对得起她日夜在耳边念叨要洁身自爱的妈!

第5章 好痛,人渣

  可是感觉到身下的撕裂感,顾千雪欲哭无泪,这大概是晚节不保了。

  顾千雪觉得如果被她妈发现她已经不是处女的话,会不会直接将她赶出家门?

  还有她姐……她会直接哭给她看吧?

  一想到这些,顾千雪就想死。

  北夜城脸色更加难看,这种感觉实在是太过陌生和刺激,他竟然……

  顾千雪感觉到体内被一股热流淹没,她瞪大眼睛。

  “靠!你个秒射男,竟然敢上我!我和你拼了!”

  “……”北夜城真恨不能将她的嘴给堵上!

  任何一个男人,都不能容忍自己的能力被女人怀疑。

  北夜城露出森森白牙,一冲到底。

  “你想怎么拼,都奉陪到底!”

  阳光照进了屋内,终于让沉睡的人儿慢慢的清醒过来。

  顾千雪揉了揉困倦的双眼,然后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

  好困。

  好痛。

  顾千雪睁开眼睛,有一瞬间根本想不起来自己究竟在哪。

  陌生的房间,凌乱的大床,还有一种属于男人的特殊清香……

  顾千雪尖叫了一声,然后像疯了一样冲下床去。

  那个可恶的男人!

  他竟然夺走了她的初夜!

  顾千雪冲下楼,却发现楼下空无一人。

  她听到餐厅传来异响,便愤怒的冲了进去。

  “我要杀……”

  “小姐,您醒了?先生已经交待过了,让我们不要吵醒您,您睡得还好吗?因为不知道您喜欢吃什么,所以我准备了中西餐……”

  “呃……”顾千雪的痛骂声被堵在了喉咙里,面对一张温柔十足的脸,多大的怨气也撒不出来啊!

  “您还有什么吩咐?”那张慈祥的脸笑得更加慈祥了。

  顾千雪咬牙切齿的道:“你家先生是哪位?”

  她要杀了他!

  这下轮到佣人纠结了,顾千雪可是司令大人这些年唯一带回来的女孩子,原本她们是不应该瞒着的。

  可先生却交待了她们,不能向顾千雪透露他的真实身份,这真叫她们左右为难。

  顾千雪等了半天没反应,于是转身就往楼上跑去。

  该死的男人,占了她的便宜就这样拍拍屁股走人了,这怎么可能?

  她顾千雪从来都不是受了委屈会忍气吞声的人。

  别人得罪她,她只会加倍奉还!

  顾千雪跑上楼后,就想砸人。

  但是看着满屋的沉香木,她最后还是砸不下去,于是就将房间里能扔的东西都扔了,除了桌子椅子,能砸的花瓶之类的全给砸了。

  楼下的佣人听得心惊胆颤,偷偷跑去给北夜城打电话。

  “司令大人,您快回来看一下吧!小姐她醒了,正在楼上砸东西呢!”

  那边的北夜城沉默了一会,然后就说马上回来。

  顾千雪将屋子里弄得狼藉不堪,这才稍微解了心中之恨。

  砸到最后,顾千雪终于觉得心里舒服了些。

  这些东西看起来都价值不菲,那个贱男人敢夺走她的清白,她就要让他好看!

  接下来,她就该走人了。

  顾千雪临走前看了一眼满地狼藉的房间,最后还是觉得不解气。

powered by 带字头像 © 2017 WwW.daizitouxi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