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医品仙尊秦子阳张雨露小说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9-01-09 09:43

《医品仙尊》是由作者“盛唐刺客”所写的一部都市小说,主要讲述了秦子阳、张雨露之间的故事,重生归来,居然重生在了一个刚死不久的纨绔子弟身上,自己到底修真界的药王门传人秦子阳,还是纨绔子弟秦子阳...

医品仙尊秦子阳张雨露小说在线阅读

免费试读

魏主任确实听过秦子阳这个名头。而且他还知道秦子阳的爷爷秦振,曾经担任过中海市高级私人疗养院的院长,是国内著名的脑外科专家。

只是,秦老爷子在十年前突然宣布退休,之后,他就接手了自己儿子经营的那家公司。在五年内,直接将其融资上市,市值超过三百亿!

对于中海医学界来说,秦振是一个传奇一般的人物。凑巧的是,魏主任之前在一次医学报告会上,见过秦子阳的爷爷秦振。秦子阳一提,他才发现,两人长得确实有一些相像。

顿时,他就不敢托大了。

如果眼前这个年轻人,真的是秦院长的孙子,那可是毕业于哈佛医学院的高材生,再加上他家学渊源,能够不用仪器就快速确定病症,也说不定。

只是,魏主任总觉得似乎自己遗漏了什么,一时间想不起来。

而第六医院的医生和护士门,在听到秦子阳自报家门后,就有些迟疑了,他们都纷纷看向魏主任。

魏主任无法作答,只好看向病人家属,那个受伤女子的姐姐,问道:“你是病人的家属,你来做决定,到底由谁来进行手术?”

那名女子看了一眼躺在担架车上奄奄一息的妹妹,想起秦子阳一路上来的镇定和沉稳,心中很快就做出了决定。她望着秦子阳那坚毅如刀削一般的面庞,语气坚定道:“我相信秦医生!”

秦子阳点点头,对她微微一笑,让她放心,转身就推着担架车就要进入手术室。

虽然心中有一些芥蒂,对方居然不信任自己,但是病人家属都已经做出了决定,魏主任也是一个具有医德仁心的医生,此时当然不会再成为秦子阳的掣肘,只是善意提醒道:“秦医生,这个病人先由方医生他们处理,先清理伤口,止血,然后去拍片确诊之后,再由您进行手术……”

“不行,时间来不及了,必须马上进行手术。请你们相信我!”秦子阳是修真界的一代仙医,毕生致力于医学,曾经救治过的人、妖、仙,数也数不清,其中有许多病患的病因比这复杂十倍,他都能一一治愈、何况这个小小的脑外科手术。

他从小身在药王门,耳濡目染,世间无数疑难杂症,十有八九在《药王经》中都有记载,况且他从十岁开始,就为蜀山上下,人、兽、妖治病,妙手回春,乃是蜀山公认的“小药王”。

在面对病人的时候,秦子阳的目光,从来都是无比的自信跟果决,此时他说的话根本不容置疑。在不经意间,他那身为修真者的神魂威压就体现出来了。

此时被他盯住的人,纷纷感觉到眼前的年轻人就像是一座山岳一样,压得人心头发闷。

“你们去拍片至少需要二十分钟,然后进入手术室开始手术至少要十分钟,以她现在的身体状况,绝对不可能支撑三十分钟,现在就必须对她手术。”

有人还想反对什么,可是秦子阳的眼睛一横,那冰冷如刀的目光,却让诸人不敢再有任何反驳。

“你们放心,这个手术,我秦子阳做定了,出了事我负全责。”

秦子阳说着,自己已经动手推着病人去急救室旁的手术室。

魏主任却在后面苦笑道:“病人送来我们第六医院就诊,出了事,我们怎么能推卸掉所有的责任?”

说完,魏主任一看旁边的医生和护士一个都没动,顿时发火了,道:“都别傻站着了!赶快去帮忙,真出了事,谁也逃不了责任。”

此时几名护士还有方医生等人,才纷纷清醒过来,这么大的手术根本不是一个人能行的,都跟着跑了过去。

“噔!”

手术室亮起明亮的灯光。

各就各位之后,输血,麻醉,开颅,手术刀……井井有条,第六医院虽然在医疗水平上还比不上第一医院,但是医护人员的基础素养却不逊色与任何一家医院。

只用了不到一分钟的时间,秦子阳就彻底的打开了女子的颅骨。正如秦子阳之前所判断的一样,女子的头部受到撞击,里面的血管破碎,在颞顶部形成血肿。

就在这时,检测颅内血压的护士着急道:“不好,她的颅内压力已经达到2.7KPa,还在持续升高!”

这个情况,令手术室里所有的人都不由的倒吸了一口冷气。如果像之前决定的那样,不立马进行手术,反而先去接受CT检查,再来进行手术,恐怕就来不及了。

想到这里,他们心中纷纷感觉到一丝庆幸。

幸好那名病人家属选择相信眼前这个秦医生,不然的话,第六医院恐怕会因为判断错误,导致无法救治这名病患,而引起纠纷。这样一来,医院的名声可就臭了。

普通的医生就算是借助先进的器具,没有半个小时的时间,恐怕很难找到血肿的位置,进行手术,可秦子阳只是稍微看了看,连试探性的钻孔都不需要,第一个点,就直接找准位置。

他找到血肿之后,快速熟练的消除血肿,并且妥善止血。他做这个手术的时候,依靠的仅仅只是一把小手术刀,没有借助其它任何器具。但是,他切开血肿的速度,却是快的令人瞠目结舌。他似乎连看都不用看,就能够准确的完成手术。

仅仅不到三分钟的时间,他就清理完了血肿,此时他已经开始着手缝合颅骨上面的刀口了。

这样的速度,这样的效率,简直世所罕见!

起先反对秦子阳的方医生,还有高管护士们此时都站在手术台的旁边,万分震惊的看着秦子阳那双快的令人眼花缭乱的手。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在这个世界上,竟然有人的手在开刀时,能够这么快、这么准、这么稳!

这双手,对于一个外科医生来说,简直是一对瑰宝。

开颅,手术,缝合……此时,整个过程都已经完成。秦子阳做这一切的时间,加起来仅仅只花了十分钟。

“呼……终于完成了。差点把我累虚脱了!”

看到手术顺利完成,秦子阳也是松了一口气。他刚刚掌握这具身体,一开始连路都无法行走。手术刚开始的时候,他甚至感觉到手腕和手指动作都不协调。

不过随着手术的进行,他感觉自己运用起手指手腕来,越来越顺。到了最后,尽然完全没有滞涩感,就像是他以前那具身体一样。

手术虽然只进行了十分钟,可是这十分钟,却消耗了秦子阳大量的体力。

百分百集中注意力进行紧密的手术,只要一个差错,就可能导致一条生命就这样离开这个世界。在这样的压力之下,秦子阳的后背都被汗水浸湿了。

好在现在手术非常成功。秦子阳感觉这一切都是值得的。

楔子 

蜀山天下秀!

天下道门万千,蜀山占其十分有三。

自太古以来,蜀山便是天下三大福泽之地之一,龙升虎跃之间,无数能人异士出入其中。山中终年云山雾海缭绕,将蜀山蒙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

蜀山上下,道门无数,今天崛起,明日没落,宛如归来峰的飞鸟来去,只为一洗天空,眨眼便被黑夜遮盖,留不下任何痕迹。

昔年修真界最为光辉的门派之一“药王门”,如今便已经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整个门派上下,寒碜到只剩下秦子阳一人。而更倒霉的是,秦子阳偏偏已到了天人五衰的地步,普天之下,没有人能救得了他。

此时秦子阳正端坐在蒲团之上,脸上一片祥和平静。药王门上下,虽他一人,可这药王神殿内,却是干干净净,里外纤尘不染。他背后的药王神像更是干净的宛如明镜,能照射出人影来。

秦子阳便是这“药王门”最后一代的传人,可自从他出生后,便命运多桀,非但没有享受过“乘风御剑,赏月摘花”的神仙生活。恰恰相反,天意如刀,他从小孤苦无依,身患不治之症,饶是他已经将药王门医术钻研通透,依然无法治愈自己的病症。

不出意外,他二十岁生日那天,就是他生命的终点。

秦子阳是个不肯服输的人,自从他知道自己只能活二十岁,便一直在想办法。

大衍五十,天道四十九,终于,他从《药王经》上一段隐秘之处,窥得了一缕生机。

五年时间,风雨无阻,他耗尽药王门所有材料,就为了炼一颗“夺天造化丹”。祖训上说,这丹药乃是药王门最后的禁忌,不到万不得已,决不可炼制。

因为,这丹药乃是用来逆天改命的!

修真虽然是逆天而行,可大多数时候,修真者都是上体天心,顺天而行的。想要逆天,可绝不是说说那么容易的。古往今来无数大神通者,妄图逆天而行的,都没有什么好下场。

不过,秦子阳没有任何选择!

除了炼制“夺天造化丹”,他想不出任何办法。

此时,秦子阳端坐在大殿之内,反复低声诵读着《药王经》。这是自从他懂事以后,每日都不曾落下的功课,数十年如一日。若非实在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他是绝对不愿离开这个他生活了二十年的家。

在秦子阳的身前,“五行琨洞鼎”中冒出一缕缕轻烟,飘渺飞舞。

这里面,就是他耗费药王门仅剩下的所有材料炼制的“夺天造化丹”。

日落月升,飞鸟归去。

云雾峰上的雾霭开始朦胧起来,四周一片静悄悄的。大殿内,只余下秦子阳吟诵经文的声音。

“一月为胞,营养凝也;二月为胎,形兆胚也;三月阳神为三魂,动以生也;四月阴灵为七魄,静镇形也……”

“五月五行分五藏,以安神也;六月六律定六府,用滋灵也;七月七精开窍,通光明也;八月八景神具,降真灵也;九月宫室罗布,以定精也;十月气足,万象成也……”

他这一坐,也不知道过了多少时日,直到春暖花开,时间转眼已经到了三月。

三月初三,蜀山上晴空万里,可刹时间,天上却是风云搅动,似神龙出水。

恰在这时,一直木然端坐的秦子阳,猛然睁开紧闭的双眼。

时间已经到了,今日正是他二十岁的生日!

“咚!”“咚!”“咚!”……

他忽地转身,朝着背后的药王神像,还有边上历代祖先的神龛,叩了足足九个响头。

“祖师,列祖列宗,弟子去了!”

他站起身来,道袍长袖猛然一甩,身前的“五行琨洞鼎”轰然打开,一颗黑白分明的丹丸“滴溜溜”的漂浮出来。

秦子阳一把抓住,定睛看了三秒,而后,他的脸上露出一丝决绝,猛得将手中的丹丸吞下。

随后,他的脸上露出一丝笑容,自语道:“乘风御剑,赏月摘花……不知道,我还有没有这个机会?生死由命,富贵在天,我今生只赌这一次!”

说完,秦子阳“哈哈”大笑起来。

他背负双手,脚步坚毅,踏着翩然飘渺的步伐,宛如轻烟一般离去,似乎不曾留下任何踪影。

自他一步踏出,他的背后,药王神殿隆隆作响,整个开始隐入云雾峰之下。

片刻之后,此地便成了一片荒芜,只有一块碑文树立之上。

普天之下,只有药王门弟子识得这碑上文字,也只有药王门弟子才能打开这处禁制,能让药王神殿重现天日。若是秦子阳不回来,修真界从此便没有药王门。

“轰隆!”

天上春雷骤响!万钧雷霆猛然齐发!

第001章 重生纨绔 

清晨五点左右,天色刚亮,下了一个晚上的倾盆暴雨,终于在刚才停歇了。只是暴雨带来的湿润水汽,使得整条盘山公路都笼罩在蒙蒙的雾气当中。

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照射在盘山公路上,投射到那辆撞的不成形状的保时捷跑车时,里面的年轻人终于有了一丝知觉,慢慢的睁开了眼睛。

“这里是哪里?我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还有,这件衣服,可真奇怪。嘶…我的头好疼啊。”秦子阳慢慢的睁开了眼睛,他发现自己身处在一个陌生的地方,而且,身上的衣着也有些古怪。只是,他一去想这个问题,头就一阵阵的疼痛。

过了好一会儿,秦子阳望着窗外那厚厚的雾气,脑海中终于回想起了一些记忆碎片。

“这里是中海市郊区的盘山公路?我,我没有死?”秦子阳的心情不由激动起来。

紧接着,一段支离破碎的记忆,又让他的头开始疼痛起来。

吵架,车祸,心脏病猝死……这一切快速的浮现在秦子阳的脑海里,让他摸不到头脑,“奇怪,我的记忆中,怎么会有这些东西?”

确切的说,这些记忆并不属于如今的秦子阳,而是属于这个身体之前的主人。一个叫做秦子阳的纨绔子弟。

秦子阳慢慢凝神静心,托着脑袋开始细想整件事发生的过程,“夺天造化丹……雷霆天罚,我逃出了一缕神魂,恰好感应到这里附近有人刚死不久……我这是,夺舍重生了!”

皱着眉头,秦子阳想要知道的更清楚一些,便慢慢回忆起来。很快,他就感觉到一阵阵的头痛,很多乱七八糟的信息也随之涌进了他的脑袋。这是两个灵魂互相结合的结果。

渐渐的,他开始明白了自己的处境。

就在昨天晚上,这具身体曾经的主人,与秦子阳同名同姓的一个纨绔子弟,因为整天不学无术,这一次居然把父母留给自己的遗物也输掉了,被他的爷爷狠狠地臭骂了一顿。

这纨绔子弟心中不爽,就开着这辆保时捷跑车来这郊区盘山公路兜风发泄。可是,这家伙身体被酒色掏空了,虚弱的要命,心脏也不好,昨夜那场山崩地裂般的雷鸣声居然直接让他心脏猝死而亡。

“我,他……我是谁?他又是谁?”

“秦子阳?我们都是秦子阳!还有,药王门?嘶……我的头好痛!”

两段记忆不断的出现在秦子阳的脑海中。这一刻,两个不同灵魂的融合,让秦子阳充满了无尽的痛苦。原本毫不相干的记忆被撕成无数碎片,相互吞噬相互融合,秦子阳感觉自己的脑袋都要炸开了。

当这一切终于完成的时候,秦子阳汗流浃背,脑门上全是冷汗,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到了现在,两者记忆融合之后,就连秦子阳自己都有些分不出来,自己到底修真界的药王门传人秦子阳,还是纨绔子弟秦子阳……而且,经过这一次融合,秦子阳感觉到自己的神魂越加的虚弱了。他迫切需要休息。

“呼……呼……”

秦子阳喘着粗气,他累坏啦。

此时,他已经懒得再去纠结,自己现在到底是什么身份这个问题了。能够活下来,并且还保留着大部分记忆,已经非常好了。

“不管现在的情况如何,总比被雷罚劈死要好。”

一夜之间,从药王门传人,变成了现在这样世俗中一个纨绔子弟,若说秦子阳要是不感觉别扭,那是不可能的。

不过,如今这样的情况,已经比他预期的好很多了。他吞下夺天造化丹之后,天上忽然雷霆万钧,那一瞬间,他本以为自己是必死无疑的。没有想到,老天爷还给了他一次重新再来的机会。

而且秦子阳夺舍的这个二世祖纨绔,虽然不学无术,但是有一点,却让秦子阳心里感觉到非常幸运。那就是,这个二世祖居然是毕业于哈佛医学院的高材生,精通西医。

只是,另外有一点,却让秦子阳非常不爽。

那就是这位纨绔子弟在精通西医的同时,似乎不怎么看得起中医。就连他朋友送他的那一盒精美的,针灸用的银针,也被他拿来全部插在了一个写了“贱人”两个字的布娃娃上,当作诅咒人的玩具。

不过,现在这个二世祖的身体都被自己占据了,秦子阳就懒得跟这个二世祖计较了。

“这家伙只知道吃喝玩乐,这一身异域医术在他身上也是浪费。就由我来继承这一切吧。”秦子阳本身精通中医,如今这个二世祖居然又精通西医。这样一来,说不定秦子阳的医术会比原来更进一步。这也算因祸得福了吧。

从这个二世祖的记忆中,秦子阳得知,这家伙自从回国以后,天天泡在灯红酒绿的生活里,从来没有去医院上过班。恐怕连医院大门往哪个方向开他也不知道。

不过,如今这个秦子阳可不是那个纨绔子弟,况且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秦子阳修炼的功法正好是《药王功德典》,积攒的功德之力越多,对于他的修行就越有好处。他已经打定主意,等自己休息几日,稍微恢复一些实力,就前往医院上班。

想了一会儿,秦子阳就感觉到身体一阵乏力困倦。

“这个身体竟然弱到这种程度?看来自己真该好好调理一下了。等过几天,就去买一些药材,配置几副汤剂,一定要先改善现在这副虚弱不堪的身体。”

秦子阳已经接受现实,开始规划起未来的生活了。

“祖师、列祖列宗在上,弟子答应你们,一定会光大我药王门的!”

在车内休息了一段时间,秦子阳感觉自己有了一些力气,便将那插在布娃娃上的银针一枚枚搜集起来,然后拿了一块小布包裹着,装进了自己的口袋。

这是他作为一个仙医养成的习惯,身边必须要带着银针。等他修为恢复一些之后,他还打算炼制一些符箓,以备不时之需。

“砰砰砰!”

因为跑车已经被撞的变形了,车门很紧,秦子阳连续撞了几次,撞得手臂都红了。

“咔嚓!”

车门松动了一下,秦子阳一把撞了出来。

“终于出来了。”

望着外面广阔的天空,秦子阳的心情顿时愉快了不少。

幸好这辆车在失去了控制之后,自动减速下来了,没有让这具身体受多大损伤。不然的话,如果跑车冲出护栏,翻到山下去,那么秦子阳就算能成功夺舍重生,恐怕也要再死一次了。

等到周围雾气散了一些,秦子阳开始往山下走去。

第002章 雨后车祸 

“走了半个小时了,怎么一个人都没有遇到?”

秦子阳长长吐了一口浊气,脚有些发酸了。

这郊区的盘山公路,原本过往的车辆就不多,况且昨天又下了暴雨,现在山上雾气浓厚,可见度更是不到五十米,秦子阳估计自己想要在这里碰到一辆愿意载自己一段的车,恐怕这几率小的可怜。

好在秦子阳已经离山脚不远了,他记得山脚那里有一个公交车站,可以坐公交车回去。

秦子阳慢慢沿着公路往下走。

三月阳春时节,一夜的大雨过后,早晨阳光明媚,微风轻抚,山中的空气新鲜,吸进鼻子里,有一股生命的香味。

秦子阳朝着远方眺望,一片绿油油的阔叶林,充满了勃勃的生机。红花绿叶上圆滚滚的水珠,在阳光和微风中肆意快活的跳动着。

伴随着暖暖的阳光和淡淡的轻风,秦子阳走在这盘山公路上,心情也不由得的放松了起来。

只是,秦子阳看到公路边上有许多泥沙从山上滚落,他不由皱起眉头。这样的路况,如果有司机开车不小心,或者说没有注意到前方的情况,刹车打滑,很容易在这种情况下发生车祸。

不过,这个鬼地方,秦子阳估计也没有多少车会经过。不然的话,也不至于一个晚上都没有人发现他撞在护栏上的那辆跑车。

绕开坑坑洼洼的泥水,秦子阳在路上一边走,一边思考着接下去的生活。

他脑中的记忆已经差不多完全接受了。他如今这个身份,是一家大型上市公司的继承人。父母因为一次意外已经在十年前去世了,他是由他的爷爷抚养长大的。在国外生活多年,一年前刚刚回到国内。目前就职于中海市高级私人疗养院。

“真想回去大睡一场,只是,该去哪里呢?”秦子阳走了几步,开始犹豫起来。

原本,秦子阳在中海市有好几处房产,当然,这些都是他爷爷给他安排的。不过经过昨天晚上一次大吵之后,老爷子已经把所有的房产都收回了。并且把秦子阳身上的信用卡也全部停掉了,说是让他好好反省一下。

本来,秦子阳还有一辆跑车,如果卖了,说不定还能挥霍一阵子。只是如今,那辆跑车也成了一堆废铁。现在,秦子阳身上全部家产加起来,总共只有皮夹子里那五百块钱。

中海市物价很高,这五百块钱,恐怕秦子阳连半个月都撑不到。

秦子阳刚回国不到一年,国内自然没有什么朋友,有也只是一些狐朋狗友,根本靠不住。现在他没有地方去。想了想,决定还是先去医院。毕竟,他还在医院挂着名。

上班赚钱,目前看来,也是他唯一的出路了。

半个小时之后,秦子阳终于走到了山脚,不远处的公交车站出现在他的视线中。

只是,秦子阳却忽然停下了脚步,脸色严肃起来。

“嗯?这里是怎么回事?”

只见山路之上,横着一辆大货车,大货车的旁边有一辆红色的跑车,此时那辆跑车整个翻到在一旁,前面的挡风玻璃也碎了一地,远远的,秦子阳就看到地上鲜红色的一滩血迹,非常显眼!

“不好,出车祸了!”

秦子阳根本没有细想,就飞快的朝着那车祸地点跑过去。

治病救人,这是一个医生最基本的素养。无论是前世,还是现在,秦子阳都从不犹豫。

因为距离车祸地点不远就有一个交警站点,所以交警在车祸发生的第一时间,就已经赶到了现场,此刻正忙着维护现场的秩序,并且和赶来的消防队员一起,将伤者从车内救出来。

只是,交警和消防队员毕竟不是专业医生,虽然懂一些急救措施,但是却怎么也无法跟真正的医生相比。

事故的原因已经调查清楚。是因为昨夜的一场大风雨,使得地面上满是泥沙,清晨时分,一辆大货车在左拐弯,踩刹车时,轮胎发生打滑,直接撞到了迎面而来的一辆跑车,并且将跑车撞翻了过去。

这跑车内的两人,都受了伤。车内两人,是两姐妹。昨天是周末,两姐妹在外面玩的疯狂,早上妹妹还要去上班,所以姐姐为了避免妹妹上班迟到,开车有些快。只是,这天气雾气太浓,能见度不高,等发现有大货车转弯时,想要避让,已经来不及了。

大货车因为是左转弯,撞击的是接触点正好是跑车的右车门,那个位置,是副驾驶室的所在。跑车内的姐姐,因为事故发生时正在左侧驾驶位置,远离第一撞击点,所以只是擦破了一点皮,伤势并不严重。

可是,那妹妹坐在车的右边,却是直接被这大货车撞击。

现场的情况看去,跑车倒在路边,整个车门此时都已经完全变形,车门上的玻璃也都碎成了渣滓。而在车前的挡风玻璃上,还残留着一滩血迹,应该是那妹妹头部的伤口出血所致。

那妹妹被抢救出来时,头部伤口非常严重,血流如注,很快,她就昏迷过去了。另外,她的头部外伤虽然看起来非常恐怖,但是如今已经包扎止血。可是她却仍旧昏迷不醒,而且情况似乎越来越糟糕。

有经验的交警已经预感到,很有可能,刚刚那一次巨大的撞击,导致了她颅内出血,所以她才会昏迷不醒。

不远处,一名发现车祸的当事人正在的给急救中心打电话,她的额头上全是汗水。她是事故发生后,第一个来到的现场的交警。

这名女士打完电话,赶忙朝一个中年交警跑过来,边跑边焦急道:“您好,急救中心说他们已经派人来了,但是,还需要最少十分钟时间才能到。我看那个女的快坚持不住了。现在我们该怎么办?”

那个交警队长也没有办法,只好对那女士:“我们尽力而为吧。你去看着那名女伤者,有任何情况,立即向我报告!”

“是!”

那名女士赶紧回到了那名女伤者身边。

或许是因为从来没有见过类似的惨烈车祸,所以这女士此刻非常紧张,原本俏丽的脸庞也显得有些苍白。此时她最大的愿望,就是能够尽快见到一名医生。虽然,她从小就不喜欢去医院。

“请让一让,让我过去。”

这个时候,一个不起眼的身影正快速从山道上跑下来。

第003章 简直是神医

“呼……呼……”

几百米的路程,秦子阳跑得气喘吁吁。

而当他刚刚挤开人群,走到警戒线前,就被负责维持秩序的年轻交警给拦了下来。

“你干什么?退回去!”年轻交警的神情非常严肃,狠狠瞪着秦子阳。他以为秦子阳是过来看热闹的人。他最讨厌这种人,看了热闹回去吹嘘,把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简直是人渣败类!

秦子阳却没空跟他解释,而是直接道:“我是医生!麻烦让我进去!”

听到这话,年轻交警只是一愣,随后,他那原本死灰一片的脸色,顿时焕发出了一丝光彩。他激动的拉着秦子阳的手道:“太好了,终于来医生了。医生您这边走,这边走。”

听见秦子阳自报身份,这名年轻交警激动无比,主动的为他让开了一条道。出了这样重大的车祸,肯定是要上报纸的,一个处理不好,可是要挨处分的。眼见伤者快要不行了,而急救车还在路上,这个时候,有个医生恰好出现在这里,简直是太幸运了。

“医生来了,医生来了,大家快让让。”

不知道是谁第一个开的口,很快,所有在场交警的注意力都集中到了秦子阳身上。

这时候已经接近早晨七点了,要去城区上班的人,已经开始在这里等公交车了。这一刻,数十人的目光都集中在秦子阳身上。看他的眼神,仿佛就是看救世主一样。

此时此刻,秦子阳忽然觉得,自己作为一名医生,竟然是这样的伟大和自豪!

“医生,求求你,救救我妹妹,她才十八岁,她还年轻啊。”那名车祸受伤的姐姐,听到秦子阳是医生的时候,就像是盼来了救星,忍不住拉着秦子阳的手,要下跪求他,希望他能救自己的妹妹。

“别这样。你放心,我会尽力的。”

秦子阳一把拉住那个激动的姐姐,目光微微一瞥,发现对方竟然是个大美女。那个女子有一头栗色的长发,长发有些微卷看起来就如海藻一般柔顺。她画着淡妆,嘴唇就像水晶一样发出润泽的光芒。

原本,这样的大美女应该是像仙女一样高高在上,不食人间烟火的。可是现在,她那光彩夺目的脸蛋却充满了忧愁,眼中更是充满了无助。

看来,她妹妹的伤势很严重啊!

秦子阳的对着他微微一点头,随后招呼旁边的那名女士一下,对那女子柔声道:“你自己也受伤了,这个时候,最好去一旁好好休息一下。这里,交给我吧。我是医生,请相信我!”

“谢谢医生。”那女子对秦子阳勉强露出一丝笑容,却是微微摇头,

她转过头去,抓着自己妹妹的双手,感受她手上传来的那种让人害怕的冰冷,在她耳边诉说道:“小静,医生来了,你有救了,你一定要坚持住啊。你不是想去国外留学吗?只要你能好起来,姐姐答应你,马上带你去。只要你能好起来,姐姐什么都答应你。”

那妹妹已经昏迷过去了,自然没有听到自己姐姐的话。只是,旁边一些交警看到两姐妹情深,顿时为之动容。

尤其是刚刚一直守护在那名女子身旁的年轻女士,此时听了这些话,更是如此。这是她第一次经历这种生离死别的场景。只有亲身经历了这种场面,她才深深的明白,生命原来如此脆弱。

“保持安静,现在,我要开始为她检查。”秦子阳示意众人安静下来。他的话语里有一种让人难以违抗的魔力。这一刻,所有人都安静的屏住了呼吸,生怕一说话,打扰了秦子阳的救治。

秦子阳一摸女子的脉搏,他的眉头就紧皱起来。

这女子双目紧闭,面色苍白,脉搏细速,呼吸浅快,双手一片冰冷。而且,脉搏越来越弱,就快要消失不见了。

“糟糕!这女子出血太多,体温下降的厉害。这是要休克的症状!如果这个时候休克,恐怕送到医院也来不及抢救了。”秦子阳只是简单的摸了一下女子的脉搏,再用“观气法”看了一下女子的气色,很快就得出了结论!

“嗯,好疼。”就在这时,这名女子经过短暂的昏迷,却忽然清醒过来。

那名女士一看到那受伤女子醒过来,顿时大喜道,“太好了!队长,她醒过来了。”

她一喊,众人都纷纷围过来。那名女子的姐姐更是三步并作两步的跑过来,眼里噙着泪水,拉着女子的手,激动道:“小静,你醒过来了,太好了。”她转过头就要对着秦子阳感恩,道:“谢谢医生……”

可是她的动作还没有做完,就被秦子阳一把拦住了。只见秦子阳的面色严肃,丝毫没有一点喜悦。

那个姐姐的心不由得一沉,忐忑道,“医生,我妹妹她?”

秦子阳摸着那个女子的脉搏,又用手轻轻撑开那女子的眼睑,不断的观察她瞳孔的变化。

只是,越观察,他的神情却越加严肃。

“短暂的昏迷,继而意识转为清醒,过一会儿,她可能会再次昏迷。并且期间伴有头痛、呕吐、烦躁不安、肢体无力等症状……”

秦子阳一边说,那个女子仿佛为了印证秦子阳的话一般。在清醒过来之后片刻,就开始喊头痛,并且大口大口的呕吐出粘稠的物体,紧跟着,她眼睛的瞳孔开始扩大,嘴巴大口喘息,全身出汗,看起来非常烦躁不安。而过了不到两分钟,她又再次昏迷了过去。

“这……”

众人起先听到秦子阳的话,此时再一看女子的反映,顿时惊得目瞪口呆。他说的一切,居然和女子之后表现出来的症状,完全符合。

这简直是神医啊!

瞬间,秦子阳在众人的眼中,就变得神秘莫测起来。

所有人都震惊的看着秦子阳,被他那无比精确的诊断所征服。可是,秦子阳的脸上非但没有任何喜悦,反而面容紧绷,有种说不出的紧迫感。

只听秦子阳继续说道:“她的头部在刚刚的车祸中,遭受了外力严重打击,产生了颅内骨折或者颅骨局部变形,使得她脑膜中的血管破裂,所以才会产生以上的症状。她现在患的应该是,急性硬膜外血肿!”

秦子阳叹了一口气,回过头来,仿佛像是最终宣判一样说道:“她的这种症状,必须在半个小时内接受手术。最迟也要在一个小时内完成手术。否则,会有性命危险。”

第005章 我负责到底

这边急救车刚刚才停稳,四个医护人员就抬着担架车快速从急救车上下来,开始抢救伤者。正在给重伤女子施针的秦子阳,自然也就在第一时间,引起了他们的注意。

“银针?中医?这里是怎么回事?你是什么人?你在对这个伤者做什么?”一个中年医生大步走到秦子阳的身边,脸色阴沉,语气不善的质问道。

秦子阳根本没有理会他的责难,而是帮助刚刚下来的几人,慢慢把受伤女子抬上担架,尤其是在放那名女子头部时,他显得非常小心谨慎。

“你到底是什么人?”见秦子阳没有理他,这名中年医生顿时面色涨红,就要发火。

站在一旁的中年交警队长一见情况不对劲,立马拦在中间,拉住这名中年医生的手,激动道:“医生,你们终于来了。这名伤者情况很严重,你们来了,这下我心里就放心了现在,我就把她交给你们了。”

“当然要交给我们!难道还要交给某些不知名的野医生吗?”这名中年医生对着秦子阳冷哼一声,然后便直接返回急救车车,就要离开。可是,就在急救车车门关闭的瞬间,他却是看到一个身影一步窜进了急救车车。

而在他的身后,美丽的女士,拿着一件外套,追了几步,喊道:“医生,你的衣服……”

只是,她跑了两步,急救车那尖锐的声音就已经将她的话音掩盖。

“追不上了。算了,等会儿中午下班,我送去第六医院好了。反正也不远。”俏丽的女士握着那外套,感觉到上面还残留一丝微热的体温。脑中不由想起刚刚那名年轻医生严肃、认真的表情。微微有些心跳。

而在急救车上,那名中年医生看清了刚刚窜上车的身影正是秦子阳之后,他的脸色立马阴沉下来,对着秦子阳,怒斥道:“你是这位伤者的什么人?如果你跟她没有什么关系,请你下去!”

那名受伤女子的姐姐刚要开口为秦子阳说几句话,却被中年医生眼睛一瞪,硬生生不敢开口说话。

秦子阳自然是听出了这个中年医生话语里的针对。但是,他根本懒得理会这个中年医生,眼睛则是一直看着躺在担架上的受伤女子,嘴里淡淡说道:“还有二十分钟。二十分钟内,她一定要进入手术室。与其针对我,你不如先联系医院,做好手术所需要的一切准备。”

秦子阳说完,就不再说话,而是在车内开始闭目养神。刚刚他为这个女子续命施展针法,已经消耗了他不少体力。等下,他还要为这个女子进行手术。此时更是没有理由同一个不相干的人争吵。那完全不值得。

那名中年医生还要再说什么,旁边的一名年轻医生却突然紧张起来,大声道:“魏主任,她的血压下降到了60/40mmhg。心率也已经降到了三十来次,怎么办?”

这名年轻医生是今年刚进入第六高级私人疗养院的实习医生,是第一次遇到这么严重的伤患,此时他非常紧张。

受伤女子的情况变化,早就在秦子阳的意料之中,刚才他用银针刺激这女子的生命潜能,此时银针的效果过去了,这女子的生命特征当然会减弱。

秦子阳睁开眼睛,看着那名年轻医生的慌乱,沉稳的提醒道:“肾上腺素一毫克静推,洛贝林三毫克静推!”

那名年轻医生只是因为紧张,所以反应才有些迟钝,此时听到秦子阳的话,立马回过神来,用静脉注射器开始为女子输入药液。

很快,那名女子的血压和心跳都恢复了一些。他才松了一口气。看向秦子阳的眼睛里有了一丝感激。

这个家伙倒是还有些本事。

那名姓魏的中年医生见此,只是冷哼一声,把刚刚要提醒的话咽了回去。只是心中,却对自己的判断出现了一丝怀疑。

他刚刚在车祸现场见到秦子阳用银针为那女子治疗时,只以为这个年轻人不学无术,拿患者的生命开玩笑。此时却发现,这个年轻人似乎有些真材实料。

但是,他身为第六高级私人疗养院的主任医师,更是中海市内著名的外科专家,自然抹不开面子去向一个年轻人道歉。不过在这以后,他对秦子阳的态度也发生了一些变化,不再冷嘲热讽。

救护车在刺耳的警笛声中一路狂飙。

现在是早上七点十分,路上的车辆还不是很多。就算有些地方车辆堵住了,在看到急救车时,也都纷纷主动让行。急救车的行驶非常顺利,在十分钟之后,终于抵达了中海市第六高级私人疗养院。

在医院的急诊部大门前,急诊科的医生护士们早就已经准备好了,见急救车驶来,他们立刻就推着担架车围了上来。

姓魏的中年医生第一个走出救护车,他急忙对身旁的一名医生吩咐道:“方医生,病人情况非常严重,必须立刻进行CT检查,尽快手术。你马上带她去检查。我去手术室,准备做手术。”

那名方医生接过担架,很快就要推这名女子去做检测。不过,他这边还没有走几步,却发现跟魏主任一起进来的年轻人竟然已经走到担架车前,直接从他手中夺过了担架车把手,就要将病人往手术室推。

那名方医生顿时急道:“你是谁,你要干什么?快来人拦住他!”

秦子阳回头,眼睛一瞪,自有一股神魂威压,诸人顿时不敢动弹。只听他用低沉语音的说道:“我叫秦子阳,是中海市高级私人疗养院急诊科的医生!她现在患的应该是,急性硬膜外血肿,必须尽快进行手术。路上已经浪费接近半个小时了。半个小时内,必须完成手术。这个病人是我接手的,我就会负责到底!”

方主任眼中充满怀疑,盯着秦子阳,反问道:“你凭什么确定她得的是急性硬膜外血肿?”

“秦子阳?这个名字似乎有些耳熟啊。”而在另外一边,听着秦子阳嘴中说出的话,那名跟秦子阳一同回来的魏主任,却是面色变化。

想了想,魏主任的脑海里忽然闪过一丝印象,随后,他猛地一拍脑袋,心中恍然:“啊,我想起来了!他是秦老的孙子!”

第004章 灵龟行气针法 

听了秦子阳的话,那名女子的姐姐脸色顿时一片惨白。她那双会说话一样的眼睛,顿时浮起了一层水雾,她抓着秦子阳的手,近乎哀求道:“医生,求求你救救我妹妹。既然你能看出什么症状,一定也能救她的,对不对?”

女子说完,只是拉着秦子阳的手不放开。眼下已经春暖花开,可是她的手却如寒冰一样的冷。

她自己的手上和脚上其实也有伤,此时鲜血还在流,可是她丝毫没有意识到。他只是祈求一般看着秦子阳。那湖水汪汪一般的无助眼神,无论谁看了,恐怕心中都要为之怜惜。

“我会尽力的!”

秦子阳拍了拍她的手,快速说完,就不再理会别人,专心救治伤员。

事实上,确认病情容易,但是,想要救治这个女子却很难。急性硬膜外血肿,救治的唯一办法,就是赶快进行手术。否则一个小时内,这个女子必死无疑。

但是,这里又不是医院,没有手术工具,当然不能立即进行手术。秦子阳此时所能做的,就是在救护车来之前,尽力为这女子续命。他此时多拖延一分钟时间,就多一分钟把握让这个女子活下去。

“救护车还有多久才能到?”秦子阳将身上的外套脱下来,包裹在女子的身上,受伤的人,特别是出血过多的伤者,会因为热量流逝而导致休克。保持她的体温,是目前秦子阳首先要做的。

“还有八分钟左右。”女士快速回答道。

“八分钟?”秦子阳默默计算了起来,“最近的医院是中海市第六高级私人疗养院,救护车过来需要十五分钟,开得再快,也需要十分钟时间。一来一去,就要二十分钟,再加上进入手术室进行手术的时间,起码要一个小时。这样下去,这个女子肯定来不及抢救了。”

就在这时,秦子阳忽然感觉到女子的脉象微弱了起来,他低头一看,顿时一惊。

“不好,情况越来越紧急了!再不救治,恐怕她撑不到救护车来了。”秦子阳的额头也出现了一丝汗水。现在,这受伤女子的神智已经陷入了昏迷的状态,呼吸也逐渐的微弱了起来,随时都有死亡的可能!

这女子的情况非常严重,必须得立刻采取手术措施来进行救治。最不济,也该缓解她体内出血的症状。但是秦子阳身上根本就没有手术器具,无法立刻进行手术。

“看来,只能这么做了!”无奈之下,秦子阳只能是选择先用针灸之法,来激发她的生命潜能,让她能够撑到急救车赶来。但是人体是非常脆弱的,生命潜能也不是随便可以激发的。一次生命潜能激发,等同于消耗对方十年寿命。

但是,眼下时间紧迫,容不得秦子阳再耽误。

他立刻就从裤兜里掏出了一块叠得整整齐齐的厚布,取出了包裹在里面的银针。这银针是上好的磁针制作,秦子阳扣在手中,稍微一揉搓,心中就有了底。

而在场的诸人在看到秦子阳拿出银针时,脸色却不由得一怔。谁都没有想到这个年轻的医生,居然会在这个时候拿出银针来。

刚才秦子阳表现出来的专业诊断能力,分明是一个精通外科的西医,这个时候,他拿出中医专用的银针来做什么?而且,银针这个东西不是老年人保健用的吗?这种时候拿出来有什么用?

心中怀着这种想法的人不少。可是,眼下秦子阳是这里唯一的医生,而且,刚才他的诊断快速准确,已经获得了众人的信任。此时,他更是这女子活下来的唯一希望。众人当然不会在这个时候出言反对。

只是,他们的眼中,分明流露出了一些失望。看向那女伤者时,也不由得摇了摇脑袋,暗叹她的运气不好。

秦子阳自然注意到了这些人的脸色变化,不过他丝毫没有在意。医生的天职就是治病救人,无论别人是否怀疑自己的医术,只要自己正在做的事,是真正对病人有好处的,就算全世界都怀疑自己,秦子阳也会继续下去!

秦子阳慢慢将女子的衣衫撩起来,露出她光洁的小腹。这个女子年轻靓丽,姐姐开着跑车,家中也很有钱。这样的女孩,一定有许多男人爱慕她,追求她。可是在死亡面前,却是显得如此无助。

在观察了片刻之后,秦子阳总算开始出手了!

“咻!咻!”

只见他扣在手指间的银针,以极快的速度刺入了那女子的关元穴,神阙穴,府舍穴,百会穴等全身八个穴位。这些穴位无一例外,都是用来够刺激人体生命潜能的穴位。以求让这个女子能够坚持多一会儿时间,等到救护车到来。

秦子阳取穴非常普通,但是他施针所用的手法,却并不是现代针灸学简化后的提插捻转那么简单,而是九转,三提,三驻,这种已经失传了的,极其特殊复杂的针灸手法——灵龟行气针法!

这种针法顾名思义,就是能够让患者像灵龟一样,活的更长一些。这是一种非常有效的激发患者潜能的针法。只是,施展这种针法需要消耗一定的真元力。

秦子阳这具身体是没有真元力的,但是他的神魂毕竟是接近渡劫期的修真者,虽然只有一丝,可其中蕴含的能量,也是非常恐怖的。要知道,修真者修炼到最后,所有的能量精华可都是在神魂上的。

眨眼间的功夫,在女子的腹部六个穴上面,头部两个穴位上,就插上了八根银针。与此同时。八道真元也从秦子阳的体内涌了出来,顺着这八根银针,进入到了那名女子的身体之内。

在真元入体的时候,那女子顿时感觉到了一股难以用言语来形容的舒爽感,竟然情不自禁的发出了一声“嘤咛”的呢喃。气色也红润了一些。而通过银针进入到那女子体内的八道真元,则是开始悄无声息的,调整起了她的身体机能来。

而众人在惊喜女子的脸色变化的同时,也注意到了一旁的秦子阳。只是简单的几针,就已经让他满头大汗。

这一缕神魂是他的根基所在,稍微出现一丝异常,就会让他受到重创。不过作为一名医生,治病救人是天职,秦子阳绝不会看着病人眼睁睁死在自己面前而无动于衷。

众人不知道秦子阳到底付出了多大的代价,只是,他那专注认真的模样,却让众人心头敬佩不已。真是一个好医生。

看到那女子的气色明显转好,原先脸上的衰败之气,也慢慢退去,周围围观的人们,都是满脸惊讶的看着秦子阳。原先的怀疑目光,早已经被他们抛到太平洋去了,此时他们看向秦子阳,满是崇拜和尊敬。

而就在秦子阳施针结束的时候,尖锐的急救车警笛声,由远及近而来。

“救护车来了,救护车来了。大家快让开,让救护车进去。”围观的人群连忙自发的让出了一条通道,让千呼万唤总算是赶来了的急救车,得以顺利的驶入车祸现场。

powered by 带字头像 © 2017 WwW.daizitouxi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