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芳香赵小磊丁翠红小说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9-01-09 10:01

《芳香》又名《乡野陌爱》《逍遥邪少》是由“赵二叔”所写的一部乡村爱情小说,主要讲述了别人都以为他是傻子,其实他根本不傻,他本来想告诉大家,可尝到甜头...

芳香赵小磊丁翠红

免费试读:

而且,赵小磊心中最恨的,还是陈秀莲的男人,他们的村长王德华!

过去不仅强收他们的地,还三番五次打她嫂子的注意,这些仇恨他都记得清清楚楚!

现在弄了陈秀莲,不仅可以报复陈秀莲,还能给村长带个绿帽子!

还有什么比玩他的老婆,更有报复快感的?

既然陈秀莲还不知道自己不傻的事实,还那么想和他玩,倒不如继续装傻充愣,和她来上一发,反正她不可能将这件事情告诉别人的,不弄白不弄!

“嘿嘿,我要糖,我要糖!”有了这样的想法,赵小磊装着傻笑着,便伸出了双手,慢慢的放在了陈秀莲那里。

陈秀莲的尺寸实在是太大了,手感非常的好,摸上去软软的,这让赵小磊心中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没想到女人的胸部,会有这么的柔软。

“哦!”赵小磊虽然是个傻子,但手上的力气确实很可以,那种充实的感觉让陈秀莲忍不住的轻哼了起来。

这时,她感觉自己更精明了,随随便便就把这个小傻子给骗了,现在摸两下都让她很舒服了,那等下让他乖乖地来,那得是啥感觉?

想着这些,陈秀莲心里就更欢喜了,哪里还受的了,在赵小磊抚摸的过程中,陈秀莲缓缓的将自己的上衣脱掉,随后就开始一步步的引导赵小磊和她那啥。

很快,两个人都全部光光的了,看着陈秀莲那丰腴的身子,赵小磊直感觉自己火气全部都上来了。

咋都没有想到,过来报复陈秀莲竟然要和她弄了。

这真是比打她一顿爽太多,想着村长王德华对他一家的欺负,赵小磊那股火就更大了。

抢走他们的家,欺负他嫂子,那好,今天就弄了村长的老婆!

赵小磊的心思,陈秀莲自然是不知道的,她还暗自的沾沾自喜,觉得自己精明至极,她觉得,自己不仅可以抢走赵小磊家里的地,还能玩这个小傻子!

低头再次瞅着赵小磊雄伟的那里,她真的无法淡定了,心里想着,说什么今天都得把赵小磊拿下!

紧接着,她就再也忍不住,躺在了草坪上,然后一边说着,一边引导赵小磊说:“小磊,把你的那个,放到婶子这儿来…”

赵小磊现在同样是受不了,是个正常的男人绝对不会经受的住这样的诱惑,况且现在的赵小磊又不是傻子了,想替嫂子出头,想报复村长!

种种刺激着赵小磊的报复心理,哪里还想等待丝毫,满脸火热的盯着陈秀莲的那里,傻傻的一问:“婶子,放到这里舒服吗?”

“婶子这里不仅舒服,还甜呢?我的小傻子!婶子受不了了,快点要了婶子…”

现在的陈秀莲,早就受不了了,哪里还经得起赵小磊这么问,顿时间就叫了起来,双腿也分的要多开就多开,迫不及待地等赵小磊的光临。

第1章:

炎炎夏日,艳阳高照,地里的庄稼都被晒的打了卷。

此时卧龙村的水塘边,一片虫鸣鸟叫,一男一女在割完瓜地里的杂草以后,便坐在草棚下休息。

男的叫赵小磊,几年前的一场车祸,让他脑袋受了重创,变成了傻子。哥哥赵小刚也因为一场重病去世,现在他和自己如花似玉的嫂子相依为命。

他旁边的女人就是他嫂子丁翠红,长的水灵灵的,肌肤似雪,唇红齿白,温柔体贴,是这十里八村出了名的美女。这些年觊觎她的男人数不胜数,但她却从来没有受过任何诱惑,一直守身如玉,自丈夫去世后,便将照看小叔子的责任背了起来。

25岁,虽说还没到那如狼似虎的年纪,但身为女人,独守空房两年,让她多少都会有些生理需求,燥热的天,让她心中越发的躁动不已。

休息了一会儿以后,丁翠红见四下无人,她便脱下来裤子,用纤细的手指,安慰起了自己。

没有男人,这是她唯一解决的办法!

这些年孤守空房也让自我安慰成为了习惯。

基本上干完活,她就会想要!

至于这会儿休息好了,到水塘边看蝌蚪的小叔子,丁翠红并没有多在意,毕竟他是一个傻子,根本不懂这些事情,也从来不会关心,如果自己不叫他,恐怕他得在水塘里玩一天。

可就在丁翠红舒服的轻哼时,刚才还在看蝌蚪的赵小磊突然站在了她的面前然后歪着脑袋问:“嫂子,你在干嘛呢?”

“啊?小磊你…”

丁翠红没有想到,这个傻小叔子竟然来了,顿时吓了一跳,赶忙的说:“嫂子太累了,在给自己做个按摩,你去一边玩哈!”

赵小磊最听嫂子的话,基本上说完就会走,但这次,赵小磊却没有离开的意思,反而眼神直勾勾盯着丁翠红那处继续问:“那…嫂子按的舒服吗?”

“啊?小磊不要问这种问题!”丁翠红绣眉微皱。

“嫂子,为什么不能问呢?看你的样子很舒服呀,你看那里…”

话罢,赵小磊突然憨憨的指着丁翠红手指触碰的地方。

丁翠红闻言,俏脸上一怔,就算小叔子是傻子,也不能在自己那个的时候,指着那里问,舒不舒服啊!让她面红耳赤,羞臊到了极点!

不过她看着赵小磊那直勾勾的眼神,却悄然刺激到了她的内心,虽然小叔子是个傻子,来的也很突然,但咋说都是一个男人啊!在一个男人面前做这样的事情,让她心中即是羞愧,内心深处觉得有些兴奋。

这不由得让她心里掀起来一阵涟漪。

但想了想赵小磊就是一个傻子,能做什么?

接着,丁翠红看周围还是没有来人,便摇了摇头,对赵小磊说:“小磊乖,不要问了。”

随后,她就继续了起来。

赵小磊闻言,也很乖的不再问了,不过他眼神却直勾勾的盯着嫂子那里不放。很快他眼神之中就有了浓浓的精光以及渴望,就连下面也撑起了一个帐篷。

如果让丁翠红看到这一幕肯定会非常的吃惊,因为这根本就不是一个傻子能有的眼神。

事实上,赵小磊现在确实不傻了,就在几天前,他上树掏鸟窝时,从树上摔了下来,脑袋重重的磕在一块石头上后,意外的恢复了神志。

第2章:

在恢复神志的第一天起,他就想赶紧告诉嫂子自己不傻了,但现实却让他不敢暴露自己没有。

因为他清楚的知道,自从哥哥去世,村长王德华就一直欺负他们,经常吃嫂子的豆腐不说,还抢走了他们家大部分的地,逼得他和嫂子过着这样的苦日子。

那一刻,他就已经暗暗的下了决心,他要好好的保护嫂子,拿回属于他们家地,可他又清楚的知道,就算自己恢复了神志,这些他也没有能力做到的。

如果自己一直都是傻子的话,或许就有机会翻盘。

毕竟谁会去提防一个傻子?

于是他就选择瞒了下来。

想着等日子过好了,再告诉嫂子也不迟。

至于他明明正常了,还过来看嫂子丁翠红自我安慰,则是因为嫂子实在是太漂亮了,身材又好,他心头上有着很多的想法。

再说自己傻了的这几年,嫂子一直不离不弃的在身边照顾自己,长久以来的,他对嫂子的感情,不止于那种亲情,更多的是男女之间得…在他眼里嫂子就是最美的女人,他想要嫂子。

赵小磊知道,嫂子在这边那个,他不应该过来的,但他根本压制不住自己内心的想法。

来之前,赵小磊还非常害怕,怕嫂子发现他已经恢复正常,可事实上,嫂子还是把他当成以前那个傻子。

任由他怎么看,嫂子都不管,以至于这一会儿,丁翠红所做的事情全部都暴露在了赵小磊的视线之内。

让他清晰的看到了嫂子最隐私的一切。

那是多么的诱人啊!

赵小磊看着这一幕,身体越来越难受。

然而,嫂子丁翠红对这一切毫不知情,似乎自我安慰无法满足到她,很快她的脸色变得越发渴望起来,接着,她竟然将视线转向了赵小磊对她:“小磊,如果你是正常男人该多好啊!嫂子,就不用那么难受了!”

嫂子的话,让赵小磊愣住了,这不就是说,如果他不傻,就和他做那种事情么?

看着嫂子那享受却又带着渴望的样子,赵小磊真的想立马扑过去,按照村里那些妇女所说的一样,把自己那里放到嫂子下面,那样就能让他和嫂子都舒服了。

也能让嫂子知道,他不傻,他是个真正的男人。

可理智告诉他,不能这样做,一旦做了,自己不傻了的事情就会曝光,之前所有的想法就会化为泡影。

“咕嘟……”

可即便强忍住了内心的火,但看着美丽嫂子毫无忌讳的当着自己的面做这种事情,赵小磊还是情不自禁的咽了一大口口水。

就这声“咕嘟”的口水声让丁翠红不禁一怔,马上抬起头来看向自己的小叔子的异常,紧接着,就让她看到了不可思议的画面,她竟然清楚的看到赵小磊裤裆竟然高高鼓起,看上规模非常的大。

丁翠红惊讶的长大了嘴巴。

“好大啊!”

她以前虽然给赵小磊洗过澡,知道他很大,但因为他傻并不懂女人的缘故,他那都是和软茄子一样的。

“难道小磊因为成年了,看到女人本能有反应?”

在丁翠红眼里赵小磊不可能恢复神智,对于他的反应心里给了这样一个解释。

不过心想着赵小磊已经对女人有想法了,还那么大,她心里再次掀起来一阵涟漪。

尺寸这么大,不被好好的利用一下,岂不是浪费资源?

一念至此,丁翠红她羞愧不已,觉得自己不是一个好女人,主意怎么打到自己小叔子身上了?

但是看着那高高鼓起的裤裆,在感受着自己那浴火焚身的感觉,那种想法就像是洪水猛兽一般,怎么挡都挡不住。

让她的呼吸,都变得急促了起来!

这让她那颗躁动的心中,做了一个极其大胆的决定。

第3章:

“小磊,你热吗?热了就脱了裤子凉快一会吧!”

丁翠红的话一出口,脸上已经出现了一抹殷红,她咋也想不到,这句话会从她的口中说出来,面前的人,可是自己的小叔子啊。

赵小磊闻言,浑都颤抖了不已,刚才他还担心嫂子看到他的反应,会发现他没傻呢,可嫂子现在竟然要他脱裤子,那不就是她太想要男人,然后对他有想法了嘛?

虽然在赵小磊的心理嫂子是神圣的,不太会有这种想法,但刚才嫂子的眼神和反应他可是看的清清楚楚。那分明是被自己那里给吸引了。

一念至此,赵小磊的心脏差点跳出来。

他既期待又紧张,不知道到底要和要脱下来。

但他想了想,自己在真傻的时候,对嫂子说的话是言听计从,百依百顺,如果现在要是没有按照嫂子的意思来,被她看出了什么破绽来,那得不偿失

还有,他不告诉嫂子自己不傻了,其实还有自己的一些私心,因为赵小磊知道嫂子之所以照顾他,不仅是因为他过世的哥哥,还就是因为他傻,如果知道他不傻了,嫂子就可能会离开改嫁给其他男人了,他不想让嫂子走。

所以,在没有到合适的时机之前,绝对不能暴露他是一个正常人的身份。

况且,嫂子的举动,让他心理的那股yu望,越来越大了起来,平时嫂子对自己那么好, 如果嫂子真的想做,那他一定会配合的。

“嫂子,我还真有点热了,嘿嘿……”赵小磊以咧嘴,傻笑了起来。

说完,直接双手攥着裤子,一把扯了下来。

就在裤子被拉下的那一瞬间,丁翠红直接愣在了那里,直勾勾的盯着那东西,实在是太大了,甚至比村口的驴,还要威武雄壮,比起他哥不知道强了多少倍。

自从赵小刚去世,已经整整两年,这两年,丁翠红虽然见过赵小磊的那个地方,但那都是软的,她都几乎都快忘记了它挺起来的到底是什么样子,现在终于看到了,还是那么大个的…

这让她的目光变得炽热,那颗已经躁动的心,更加冲动了起来。

看到嫂子这灼热的目光,赵小磊心中既紧张又兴奋,但他只能是狠狠的咬着牙,尽可能压制着自己心中的yu望。

克制,克制,一定要克制,除非嫂子主动想做,不论无论如何,自己都不能做出什么过格的事情来。

“咕嘟…”

这次轮到丁翠红来咽口水了,其实她刚才大胆的想法并非是和赵小磊弄,只是想单纯的看下赵小磊挺起来的样子。

可看着赵小磊那里以后,就让她想到了当初和赵小刚每天翻云覆雨的一幕幕,赵小刚的下面远远不如赵小磊的大,那时她都让感受到男人的滋味,村里的妇女们都说男人那里越大,以后就越舒服,赵小磊那么大,进去得是啥感觉?

她真的很想尝试尝试!

可眼前的是自己的小叔子啊,就算是他哥哥已经死了两年,两人实际上没有什么关系了,但她可是看着赵小磊长大的,不能做这种事情啊!

可她又实在太想了。

那种感觉让她非常纠结,可心底那股裕望一旦起来了,就很难压下去。

这时往事一下浮现在自己的脑中。

在赵小刚弥留之际,他将丁翠红叫到床边,说出了他的遗愿。

因为他的精子活力不够,和丁翠红结婚两年了也没个孩子,弟弟又是傻子,不可能娶上媳妇,他死了以后那赵家就绝种了。

赵小刚不能看着赵家就这样绝种啊,于是只能将希望寄托在丁翠红的身上,他希望丁翠红能转嫁给自己的弟弟,给赵家留下后人,不然他死不瞑目。

为了可以让赵小刚安心的离去,丁翠红答应了他这个条件。

一晃两年的时间过去了,自己从来就没有让其他的男人碰过,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现在的赵小磊也已经长大,成了一个真正的男人。

也就是说,也到了给赵家留种的时候了,如果她想和赵小磊做,根本没有什么心理负担的。

想到这里,再看赵小磊那里,丁翠红呼吸更为急促了起来,浑身的血液,像是燃烧了起来一般,她感觉自己口干舌燥,自己的身体就像是一个干涸的泥潭,需要赵小磊的那家伙来滋润。

她没有违背常理,眼前的男人是要和她生孩子的。

想要孩子,那就得做男女之间的事情。

下一刻,丁翠红再也忍受不住了,她的手就颤颤巍巍的向赵小磊裤裆的位置伸去。

第4章:

赵小磊见状,心脏狂跳了起来,在他心里无比神圣的嫂子真的要动手,要和他做了,这真的他无法想象,但同样期待激动到了极点。

可就在快要触碰到的时候,丁翠红又突然停了下来,将手悬在了半空。

赵小磊看出了嫂子的纠结,小心脏都快要跳到了嗓子眼,可这个时候,他不能做出任何的反应,所有的一切,都由嫂子决定。

不过,他心里还是想着,嫂子,摸呀,摸呀!快点!

他也好想要,嫂子!

“小磊…”

此刻的丁翠红脸通红通红的,呼吸急促到了极点,她刚才之所以停在空中,还是过不去心理那个槛,但现在看着好像又粗壮了几分的小叔子。

她心里过不去的那个槛,就烟消云散了。

紧接着,她就深吸了一口气,眼神极其火热的再次向着赵小磊那里摸去。

见状,赵小磊只感觉那里像充血了一样,真想立马扑到嫂子,然后完成他和嫂子都渴望的事情。

“哎呀妈呀,你们叔嫂俩要打野战啊?”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一道嘲笑的声音从瓜地里响起。

丁翠红和赵小磊闻言,各个脸色苍白如纸,咋都没有想到,刚才只顾着想做了,却忘了有人来了,而且这个声音他们比谁都要熟。

很快,一个妖娆的身影就从瓜地里那头迎面走了过来。

这个人就村长王德华的夫人陈秀莲,年龄也是二十七八,是王德华的第二任老婆。

过去小三上位,虽说她名声不好,但是她长得漂亮,身上更有股魅惑的劲,在这十里八村,非常的出名。

女人骂她狐狸精,小三,但村里的几乎所有的男人都对她那种想法,想征服这位村长夫人。

只是她的样貌还是比丁翠红差了一点,所以她非常嫉妒丁翠红,仗着自己的丈夫是村长,对丁翠红是处处排挤。

陈秀莲今天是想到赵小磊家瓜地里“摘”点熟透的瓜吃,其实就是偷,但因为欺负这叔嫂俩惯了,在加上她向来都嫉妒丁翠红,所以就变成拿了。

本来她还怕被丁翠红发现,可让她没想到,刚到瓜地里,她还没有摘瓜,就看到了一直守身如玉的丁翠红,竟然和自己的傻弟弟玩了起来。

看到这,陈秀莲直感觉两眼放光呀,这些年她一直都在找丁翠红的把柄,现在可让她找到了。

见陈秀莲来了,丁翠红和赵小磊都慌了神,他们可清楚陈秀莲这个女人到底有多坏。

丁翠红面红耳赤,赶忙说了一句:“秀莲婶,不…不是你想的那样的。”

然后赶忙提起自己的裤子,。

“不是我想的那样?那你们两个在这里脱了裤子干嘛呢,乘凉啊?”

陈秀莲冷笑了一声说道,同时的不屑了赵小磊一眼,也就是这一眼,她看到了赵小磊裤裆那东西。好家伙!她可从来就没有见过这么大尺寸的,虽然眼前的人是个傻子,但也让她心里起了涟漪,甚至想着,这么大个玩意,用起来得是啥感觉?

“是啊!脱了裤子真凉快,要不你也脱了吧!”赵小磊的心中也是惊慌的不行,但还是傻里傻气的说着。

他知道,在她们的面前,自己还是一个傻子,傻子是不知道惊慌和害臊的,眼前这个情况,陈秀莲肯定会找事,他只能装傻才能不让事情变得更大,于是,他就硬着头皮,呆呆的站在那里,连裤子也没有提起来。

丁翠红整理好了自己的衣服,过来将赵小磊的裤子也提了上去,在一个处处排挤自己的女人面前,做这样的事情,真是尴尬羞臊到了极点。

“哈哈……傻子就是傻子,什么都不懂,小心你嫂子把你吃喽。”陈秀莲又嘲笑了一顿赵小磊,随后将头转向丁翠红:“我看你是守了两年的寡,寂寞难耐了吧?一个傻子懂什么啊,等我回去让我家老王在村委会的喇叭广播一下,到时候肯定会有人去满足你的。”

陈秀莲一脸坏笑的说道,如果真的让男人糟蹋丁翠红,在她这可就是大快人心,到时候谁还敢说她是狐狸精?哈哈…

“秀莲婶子,不要啊,都是一场误会……”丁翠红一听陈秀莲说要讲这件事情告诉全村的人,赶忙上前拉住陈秀莲的胳膊求情,打算让她帮自己保守这个秘密。

“让我不说出去那也行,把你家余下的地都给我们家了,我保证这件事不会让第四个人知道!”陈秀莲眼珠子滴溜一转,不怀好意的说道。

一听这样的条件,丁翠红直接楞在了那里。

她和赵小磊就是靠这片瓜地活着,如果给了村长家,那还能有啥?这不是赶尽杀绝吗?

“怎么?不想给啊?那我只能让我家老王用喇叭广播了!”陈秀莲气焰十分的嚣张。

这让丁翠红感觉羞愧不已,刚才咋就起了那样的邪念呢?她深知陈秀莲是个啥样的人,这一刻,她有些不知所措了。

“叫你偷我家瓜,还欺负我嫂子,我打死你!打死你!”

不过就在丁翠红犯难的时候,傻兮兮的赵小磊挥起了拳头,朝着陈秀莲打了过去。

第5章:

“啊!啊!”

陈秀莲这会儿气势更胜,正想着到底咋样让丁翠红丢尽人,顺便帮她家村长要走这块地,可没有想到,赵小磊这个傻子竟然直接向着她打了过来。

哪怕还没打着,陈秀莲就嚎了起来。

丁翠红见赵小磊这样的反应,立马过去拉赵小磊,陈秀莲可是惹不得的,如果把她打了,这件事就真的没有商量的余地了。

“你们这两个狼狈为奸的奸夫淫妇,等着村里知道你们的丑事吧!”

陈秀莲杖着她男人的淫威,平时在村里几乎是横着走路的,没人敢和她说一个不字。今天赵小磊敢打她,让她火冒三丈,不过这个女人也很精明,趁着丁翠红拦着赵小磊的同时,跑着一边骂了起来。

此时的赵小磊恨不得将陈秀莲碎尸万段,就这种女人,不论给她说什么,她都会拿着这个把柄来对付他们的,可嫂子拉着自己,纵是心中有再大的怒火,最后也是被嫂子硬生生的拉了回去。

回到家后,丁翠红感觉自己受到了极大的委屈,自从丈夫赵小刚走后,村长一家已经强行夺走了他们绝大多数的地,可为什么要这样的刁难自己,看来家里没个男人,真不行。

而且,今天被陈秀莲看到了这事,回到村里肯定会添油加醋的到处乱说。

看着眼前这个傻弟弟,她也是有苦说不出,不一会儿丁翠红就哭了起来。

嫂子现在的心情,赵小磊非常懂,多想过去好好的安慰一下嫂子,可一个傻子,绝对是做不出来安慰人的事情来。

不过他选择继续装傻子,那就是为了夺回他们家的地,不被村长家欺负,现在他哪里能咽的下这口气。

此刻的他才刚刚的恢复神智,村长势大业大,他现在想怎么样村长那是不可能的,但这个整天欺负自己嫂子的村长老婆陈秀莲一定得让她好看!

就算是村长夫人又能怎么样?不就是一个女人吗?

整整一晚,赵小磊都在琢磨着,该怎么好好的收拾陈秀莲,让她付出代价!

想了一夜还真想出来一个办法。

他想起,自己过去真傻时,就看到陈秀莲经常会到村东头的树林里,那里非常的偏僻,平时几乎是没有人会去,虽然不知道陈秀莲到底去那里干啥,但如果他在那里逮到了陈秀莲,岂不是自己想要怎么收拾就怎么收拾。

接下来的两天里,赵小磊都躲在了村东头的树林里等起来陈秀莲。

陈秀莲果然把赵小磊和丁翠红的事情,在经过添油加醋以后传遍了整个村里,这让赵小磊怒火冲天。

不过村里的人又不是傻子,谁都清楚陈秀莲和丁翠红不对付,哪怕她说的再好,也没有多少人信。

丁翠红悬着的心稍微放了下来。

但这对赵小磊来远远不够,陈秀莲这些年欺负自己的嫂子可不是一天两天了,现在他都已经好了, 不论怎么样都得替嫂子出口恶气,也为他家讨回一些公道。

谁都别想再欺负他嫂子!

功夫不负有心人,在等了两天以后,赵小磊果然看到陈秀莲那妖娆的身影出现在树林中。

来到树林以后,陈秀莲鬼鬼祟祟的向着深处走去。

赵小磊很纳闷,这个女人 跑到这里干嘛?难道是偷男人?她大白天的来这里,如果不是偷男人,那还能来干啥?

一念至此,赵小磊眼神亮了起来,如果真是偷男人,那他今天可就发现一个大秘密了。

紧接着,赵小磊就猫着腰跟了上去。

陈秀莲差不多向里面走了五分多钟,便来到了一颗参天古树下面,紧接着,陈秀莲小心翼翼看了下周围,便从怀里拿出来一个类似于气球的东西,套在了树杈上。

看到这,赵小磊有些傻眼了,纵然他没有傻之前,在城里上过学,也没有搞懂陈秀莲到底要干啥?

用气球套在树杈上,她想干啥?

powered by 带字头像 © 2017 WwW.daizitouxi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