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我在驾校那些年王刚黄琴-我在驾校那些年免费阅读 by梅八爷

发布时间:2019-01-09 10:04

我在驾校那些年王刚黄琴

我在驾校那些年全文阅读

  《我在驾校那些年》是一本内容非常精彩的都市小说,此书的作者是网络作家梅八爷,我在驾校那些年王刚黄琴为书中的主要人物,此书又名《超级教练》、《爱难逃脱》。王刚的前半生是非常无趣的,因为他在监狱就待了二十年了,等他出来的时候,人到中年,但还好桃花运还没断。
  老王被打地一个趔趄,鼻血马上就出来了。他捂着鼻子看过去,那男人正是白天送黄琴去考场的人!
  “你是谁?想干什么?”那男人黑着脸从老王手中抢过昏昏沉睡的黄琴,确定她的衣服是否完好后,这才指着老王的鼻子撂下狠话:
  “教练是吧?像你这样的糟老头还想打我妹的主意?行,你给我等着!”黄琴的哥哥说完狠狠瞪了老王一眼,随即将黄琴塞进车里,扬长而去。
  老王被打得一肚子火,但知道了那男人的身份,心里又悄悄松了一口气,原来是黄琴的哥哥。
  但想起刚才她哥哥的恐吓,心里还是憋着一股火,他知道黄琴家有钱,之前送她回去的时候,他就发现黄琴的家是在一片富人的别墅区,他哥说到底还不是看不上他是个穷人?
  如果他也住在那片别墅区,她哥还会指着鼻子骂他糟老头子吗?答案肯定是不会的!老王看着豪车扬长而去的方向,狠狠抹掉鼻子上的血,低头呸了一口。
  当晚,老王躺在破旧的木床上辗转反侧,他一闭上眼就想到黄琴家的那栋别墅,还有她哥哥阴狠的警告,老王有那么一瞬间打了退堂鼓。
  他甚至心里也觉得,自己这样一个穷屌丝,又怎么配得上黄琴这样的白富美呢?

第一章 女神学员

  王刚是个驾校教练,他四十多了还是单身汉,喜欢年轻胸大皮肤白的姑娘,但这种女孩儿根本不可能看上他。

  这几年驾校竞争越来越大,利润也小了许多。但老王却没有想过放弃。只因为教练的工作时不时能跟年轻女孩儿接触,是老王坚持下去最主要的原因。

  这一期有十来个学员,其中有一个女学员是个大学生,叫黄琴才十九岁,长得十分漂亮,而且特别白,那一对胸脯发育的十分良好。

  平日里黄琴喜欢穿着裙子,一双大眼睛看着非常迷人。不管从哪里看,这类型都是老王的梦中情人。

  她性格乖巧清纯,身上虽然好到爆,但穿的十分保守,还经常让其他师兄师妹先练自己后练。一次老王教她打方向的时候,手肘不小心碰了一下她的胸口,那触感让老王美的不行。

  当天晚上老王睡也睡不好,嘴里一直念叨着黄琴的名字,他梦见黄琴变成了他的老婆,新婚之夜两个人在床上折腾的死去活来。

  从哪天起,老王就心心念念盼着黄琴能够来练车。只要黄琴没来,老王就没兴趣教学,车钥匙给学员让他们自己练去。

  不过平时黄琴就十分注意跟老王保持距离,话也很少跟自己说,让他十分难过。加上每次学员都满满一车,老王感觉自己的机会越来越渺茫。

  这一天天气有点阴,下着雨还有风,驾校场地上几乎都没有什么人。老王看今天没学员正准备收车回家,一道亮丽的身影迈着小步子,撑着伞走了进来。

  原本无精打采的老王顿时腰杆都挺直了:“来,来练车啊?”老王有点激动说话都不利索。

  今天的黄琴穿着花格子杉,折在牛仔裤里,整个身材绷的前凸后翘,看上去似乎比平时还更好看了,老王的心噗通噗通的狂跳。

  黄琴左右看了看,有点小疑惑,就问其他学员没来吗。老王点头说天气不好,没人来。

  黄琴有点纠结,这老王经常偷偷看她弄的她很不好意思,今天一个学员都没有,她性格腼腆,有点不敢一个人面对老王。就跟老王说她也下次再来。

  黄琴这么一说,老王急了。今天就他和黄琴两个人,对他来说简直就是老天在给他的机会,如果错过了就太可惜了。

  “黄琴,马上要考试了,因为你经常让别人练车,搞得你技术在这期里面最差。今天难得只有你一个人练车,你何不多练练?不然到时候考不过多丢人啊?”

  老王这一番话,倒是有苦口婆心的感觉,可黄琴还是有些犹豫。因为她感觉每次老王看她的眼神都十分具有侵略性,在他面前,自己好像是没穿衣服一样。每次往这一想,黄琴的脑海中就会出现一些羞耻的情景,所以也是他回避老王的原因。

  可老王说的很有道理,这马上考试了。要是考不过在其他学员面前,在学校同学和家长面前,那是多丢人的事情。

第二章 初次接触

  黄琴虽然腼腆,但还是比较有自尊心,加上近段时间年轻漂亮女孩儿打车被害的新闻频繁出现,黄琴更加渴望有一个驾照,所以就点头同意了。

  一见黄琴同意,老王的心思就活络了起来:“那快上车吧,咱们抓紧时间多练几把。”

  黄琴进入了驾驶室,老王做在副驾驶。车门一关,热乎的空调就往老王的脸上吹。今天只有黄琴一个人,老王感觉自己每吸一口气都能闻到黄琴身上的味道似得,不自觉的鼓了起来。

  “今天视线不好,看不清楚线。我们就不练场地,上路试试,你看怎么样?”老王提议了一句。

  黄琴没有意见,就点着了火,松手刹,踩离合,挂挡,这一切步骤虽然生涩但做的还不错。

  不过刚一起步,车子还没挪几米远,哐的一下熄火了,两个人的身子都狠狠的晃了晃。

  很是抱歉的说了句对不起,黄琴不好意思看王刚,用葱葱玉指将秀发撩到而后,赶紧又从新打火。

  而这时的老王的一双眼睛都直了,刚才那么一晃,黄琴的花格子杉胸前的口子松了两颗,老王坐在她旁边,刚好能从她胸前的衣服缝里看见一片雪白的肌肤。

  随着车子发动机的晃动,黄琴的身子也轻轻抖动,看的老黄呼吸都变得粗重起来。

  黄琴没有发觉异样,认认真真的在努力操作车子起步。老王感觉自己快憋爆了,将外套放在自己腿上挡在,一双眼睛看着黄琴的身子,偷偷活动起来。

  这实在太刺激了,老王恨不得立马扑在黄琴身上,但这毕竟是法制社会老王可不敢。

  努力了几次,车子终于平稳的开动了,黄琴脸上挂着丝丝自豪的感觉:“教练,还可以吗?”

  老王手中的动作越来越快,说话都有点哆嗦:“很可以,右拐,咱们上大路。”

  黄琴开的很仔细,眼睛十分认真的看着前方,老王感觉遮住不舒服,甚至还把衣服撩开了几秒钟,险些走火。

  就在老王快忍不住的时候,黄琴突然“呀!”了一声,老王吓到赶紧遮住放回原位。

  “怎,怎么了?”

  黄琴急忙说:“教练,你帮我看看是什么一直在报警。”由于车子在行驶,路上车还不少,黄琴不敢乱看。

  老王还以为自己被发现了,长出了一口气:“没事,是你安全带忘记系了!不过我告诉你,没系安全带直接扣一百分的!以后车子起步之前,就一定要系上。”

  老王说的有点重,黄琴脸上发烧,漂亮的眼睛看着前方,一只手把着方向盘,另一只手往安全带那里抓,可是抓了半天还是没抓到,车子一直压在中间视线上。

  老王咳了一声:“你在车道上呢!专心开车,两只手握着方向盘,我来帮你系上!”

  黄琴的脸更红了,乖乖的将两只手握住方向盘,点了点头:“麻烦教练了。”

  老王在这说话的时候确实没有太多心,不过当他伏着身子,往黄琴那边靠时,感觉黄琴整个上半身几乎都快贴在了自己的脸上。

第三章 失落

  随着黄琴的呼吸,时不时还会碰到老王的脸,格子衫很薄,老王甚至能清晰的感觉到格子衫下的温暖,如果能将整张脸埋进去那会是怎么一个感觉?

  王刚情难自制,加上黄琴架势技术本来就不怎样,配合车子的晃动,用鼻头蹭着,不一会儿老王就感觉黄琴似乎来感觉了。

  感觉到黄琴的回应,老王恨不得狠狠的将这件衣裳给撕碎,好好看看里面的风景。

  “教,教练,还没抓到吗?”黄琴此时的脸蛋烫的不行,不管怎么说,老王也是个男人,第一次有男人的脸离自己那么近,她的呼吸都变得加快了。

  老王呼吸出来的热气打在她的胸前,让她有股十分异样的感觉,身子不自觉的紧绷起来,似乎生怕有什么跑出来。

  黄琴的呼喊声,让老王清醒过来,连忙应了一声:“快了,快了,马上好。”

  老王不敢墨迹,要是被黄琴发现说自己耍流亡就完了,不舍的又蹭了下,这下真的去抓安全带了。

  车内狭隘,好不容易抓住安全带,老王身子还没回到座位上,突然一个急刹,整个脸都扑了下去。

  虽说黄琴穿的是牛仔裤,但这牛仔裤却很薄,由于惯性巨大,老王感觉自己的鼻子很幸福。

  黄琴路口急刹,刚松口气,就感觉到有股热气,十分舒服,整个人都酥酥麻麻的,甚至轻声“恩”了一声。

  黄琴的地方味道猛的往老王鼻子里灌,那股少女独特的味道另老王整个人都开始发飘,加上黄琴情不自禁的声音,老王下意识动了动。

  老王像是有魔力一般,弄得黄琴感觉自己整个身体都快瘫了,刚才自己一直极力克制的东西,却挡也挡不住的跑了出来。

  老王心中狂喜,这黄琴虽然外面内心都十分清纯,但这已经成熟的身子倒是十分敏感,看样子自己有戏,于是继续。

  “滴……”

  就在黄琴忍不住快要发出声音的时候,背后传来了汽车了鸣笛声,路口红灯已经结束了,后面的车子在催促。

  老王知道不能太过头,赶紧起身,将安全带给黄琴扣好,故作脸不红心不跳道指着前方:“黄琴,该起步了。开车慢没关系,但是实在太慢也是会影响交通的。”

  这时黄琴才知道,刚才自己的那种感觉,是来源于老王。自己竟跟教练这么亲密接触,而且自己还……但真的好舒服,虽然害羞的要死,但老王的起身却让黄琴有股淡淡的失落感。

  偷偷看了老王一眼,黄琴这会想来,老王其实也还不错,教学什么其实都还比较用心。

  “教练,你觉得我能考得过吗?”车子重新起步,黄琴主动开口了。

  老王沉吟一会儿笑了笑:“只要你用心,多练车,就一定考得过。”

  黄琴点了点头:“那也是多亏您教的好。”

  这黄琴还是第一次跟自己闲聊这些,老王心里舒服的不行:“没事儿,只要你以后想练车,什么时候找我都行!”

第四章 主动联系

  这一天两人的关系倒是走进了不少,黄琴也会主动跟老王说话,在黄琴内心里,倒是认同了老王这个负责任的教练。

  因为王琴对自己的认可,老王赫赫业业,上班儿教车比谁都认真,只可惜在那次之后两个人就没有单独相处过。

  眼瞅明天就要考科目三了,上午模拟下午正式考试,一旦考完科目三,学员就能直接考科目四,考完科目四就能当天拿驾照。

  因为自己的尽心尽责,王琴的驾驶技术日渐提高,这样一来的话,以后恐怕真要跟王琴失之交臂了。

  一想到这里老王就难过的不行,买了一打啤酒打算把自己灌得半醉,街头上失足女给老王打着招呼,拉着他胳膊不让他走。

  要是以前,老王还会进去玩儿玩儿,但现在他的心中只有黄琴这么一个女神,这些庸脂俗粉岂能入他的眼睛?

  老王拿出手机,翻出自己偷拍到的黄琴的照片给失足女看:“这是我老婆!离我远点。”

  失足女白了老王一眼走了开:“也不瞅瞅自己什么德行。还你老婆?呵呵……”

  失足女的话深深刺痛着他,老王心中越来越难受,酒也没心情喝了。他打开微信,打算给黄琴表白。可当他翻到黄琴微信时又停了下来。

  照目前的状态,他跟黄琴平日里都是有说有笑,偶尔自己还能揩揩油占占便宜,这样的日子让老王十分开心,但如果这么一表白,恐怕自己连跟黄琴以后做朋友的机会都没有了。

  这么一想,老王深深的叹息了一口,准备回家,可就在这时候,老王微信响了。

  老王心想这么晚谁跟自己发消息,可当他一看手机愣住了。是黄琴。一直以来老王在微信上都是小心翼翼跟黄琴说话,生怕自己过分了黄琴把自己给删了。

  这都快十一点了,黄琴还给自己发消息,而且是第一次主动给自己发消息,老王激动的快哭了,点开微信,黄琴发了一个五个字字:“教练,你在吗?然后加一个抓狂的表情。”

  老王忍着自己狂跳的心,回了个我在,你怎么了。

  黄琴发来语音,老王点开,里面是黄琴有些慵懒的声音:“我睡不着……”

  这声音跟有魔性似得,老王的内心当时就澎湃起来,而且黄琴跟自己说睡不着,难道?

  老王咽了口唾沫赶紧回复:“你怎么了?为什么睡不着?明天还要考试呢。”

  黄琴发来语音:“就是因为明天要考试了,我好紧张,要是考不过怎么办。”

  老王一听,嘿嘿笑了。学员考试前紧张,是常有的事情,他遇到的可多了:“别紧张嘛,你的技术那么好,应该没问题。”

  黄琴马上回复:“为什么是应该没问题,教练你是不是也觉得我考不过?”加大哭的表情。

  老王回复道:“你别激动,我是你教练,当然有什么说什么。你切换档,和靠边停车处置的不是很好。”

  黄琴又发了一排抓狂的表情,都快把老王手机屏幕给霸占了。然后又发了一排可怜的表情:“教练,能不能帮我一个忙。”

第五章 巩固

  老王听看到王琴的回复,就知道自己的机会或许来了:“你说说看。”

  黄琴说:“你能不能今天晚上再教我练练,帮我巩固一下,我好担心考不过……”

  老王说,这样不好吧。都这么晚了,你一个大姑娘出门,父母不担心吗。你还是好好休息吧。

  老王这是欲擒故纵。如果他太容易答应,反而会有点唐突。

  果然,老王刚一回复完,黄琴就打来了电话。老王忍住内心的激动接通了。

  “教练……”黄琴的此时的语气跟撒娇没什么区别。

  老王一听到黄琴软绵绵的声音,顿时身子有了反应:“恩,怎么了琴琴?快睡了,不然影响明天的状态。”

  黄琴俏皮的哼了一声:“你不是答应过,我想练车随时都可以吗?你怎么说话不算数!没想到你是这样的教练,呜呜。”

  老王假装很激动的说:“我这人一向说话算数!”

  黄琴马上道:“那我现在想练练,教练你得教我。”

  老王心中冷笑,然后一副勉为其难的口气:“好吧好吧,怕了你了,那咱们在哪儿汇合?”

  老王这么一答应,黄琴十分高兴,就给了老王一个地址。让老王去接她。

  到了之后,老王就看到黄琴站在路边等他。此时的黄琴在路灯的映照下,看的老王都呆住了。一件白色T恤被她绷得紧紧的,平坦的小腹露出了一截。下面是条白色热裤,几乎都快包不住她的臀了。一双长腿饱满而笔直。

  老王也是一把年纪,很清楚这种腿型的女人,一般男的要是弄起来,根本超不过三分钟就要投降。

  平时黄琴穿的十分保守,但本来她已经换好衣服睡了,但又激动得睡不着,这会儿这样就出来了,热裤里面她都忘打底了。

  见老王来了,黄琴十分高兴。老王把驾驶位让给黄琴,黄琴坐上之后就对老王甜甜一笑:“教练你真好。”

  这一句话把老王美的不行,黄琴这么近距离坐在自己身边,老王强忍着自己想要犯罪的冲动,认真的指点着黄琴。

  此时的老王可是确确实实把自己二十年的驾驶经验耐心的传授给了黄琴,黄琴听的十分认真,很快终于能够准确按照路口情况变换灯光,和刹车鸣笛。

  “做的很好,靠边停车试试。”老王指挥了一下,黄琴便点了点头,打了转向,就开始靠边停车。

  靠边停车是科目三很重要的一门,需要离路边线三十公分内才算合格。黄琴努力停靠之后,老王下了车,一看,离得起码有四十公分以上了。

  老王叹了口气:“我说了多少次了!你没听吗?一定要点对点,看好了之后再打方向,你看这个距离肯定是不行的!”

  老王这么多年,还是有点教练脾气,说话一时没注意就重了一点。黄琴下车一看,一听,眼睛都红了。

  老王惊觉赶紧安慰,用手拍了拍黄琴的肩膀:“哎呀,别气馁,咱们继续。”黄琴的香肩摸起来柔滑无比,老王的手流连忘返。

powered by 带字头像 © 2017 WwW.daizitouxi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