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章节)苏如若尹流年小说-凝眸牵不住时光免费阅读 by苏小楼123

发布时间:2019-01-09 10:04

苏如若尹流年小说

凝眸牵不住时光全文阅读

  凝眸牵不住时光小说的作者是苏小楼123,又名《流年如若把人抛》、《流年不等归》,此书的主角是苏如若尹流年。尹流年误以为是苏如若伤害了他心爱的女人,所以对她开始了疯狂的报复。原以为伴着走过一整个青春的人是此生挚爱,谁知……你以为是爱情,又哪知天命,晓变故。
  她不知道顾云商什么时候冲进了手术室,她只朦胧地听到他和尹流年的争执,听到他赶走医生时的吼叫。
  顾云商冲到手术台边,紧握着她冰凉的手,她感到一只手在拍她的脸,这种感觉实在太熟悉,像有一年她躺在校园草地上,一个高大英俊的男孩从她身边走过,故意拿脏手拍她的脸……
  “如若,醒醒。”
  她昏昏沉沉的,只想一觉睡过去。
  这一切好似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直到一个熟悉的声音把她唤醒,那是顾沅的声音。

第一章 血溅婚礼

  淮北市顶级奢华的露天场地正在进行一场豪华精致的婚礼,嘉宾入席,香槟塔层层叠起,白色的樱花纱帐绣着细碎的睡莲,洁白圣洁。

  站在婚礼台上的女孩是今天的女主角,苏家的女儿苏如若。

  她穿着典雅高贵的婚纱,层层纱帐拖曳着,钻石雕刻的皇冠闪烁迷人,她手执捧花,惴惴不安地捂着隆起的小腹。

  已经四个月了,没办法遮掩。

  “尹流年还没来?”如若秀眉微蹙,望着台下满座的亲友,一道道白光打在她清透白皙的小脸上,她不知所措。

  “今天正好顾沅做康复手术,我估摸着他正在医院。”尹父长叹一声。

  杜如若颤巍巍地向前走了几步,将手中捧花丢到一边,“既然如此,我亲自去找他。”

  “回……回来了……”

  不知是谁喊了一声,宴会厅的门被人推开,尹流年穿着一袭黑色定制西装,西装革履,穿戴整齐,从头到尾都是黑色的,他俊逸的眉宇好似天然雕刻的艺术品,刀削般立体的轮廓透着与生俱来的冷冽气息。

  “苏如若,你究竟知不知道廉耻两个字怎么写?”他走上台前,当着台下众人的面如天神般走到她面前,“大肚子就能进尹家的门?苏家没底线到这种地步?”

  他语调很慢,步伐很慢,却是一字一字如钢铁坚硬,直戳人心。

  聚光灯打在他们的身上,如若觉得自己好似被扒光了站在他面前。

  “我真没见过像你这样不要脸的女人,如果不是你想方设法的怀了孩子,顾沅也不会瘫痪!”他眉梢一挑,似笑非笑。

  此刻,她在他眼里就是一个笑话。

  “我没有,”如若喊了声,上前一步,“你听我解释……”

  还没上前,尹流年忽然一下避开她,不知怎么的她没站稳,忽然,就在那一刹那,她身子往后一倾,从台上摔了下去。

  “啊……”

  伴随着一丝凄厉的叫声,如若从台上掉了下来,顿时引起四周一片惊呼,现场顿时一片混乱……

  ————

  医院白色床单上,一只细长白皙的手正在够床头柜上的手机。

  还差一点点,她就能够到了。

  哐当——

  电话掉在地上,她感到上方有一阵刺骨的寒意袭来,抬眸的瞬间,她撞进了尹流年熟悉的冷漠的眼神中。

  就在此时,她的手被尹流年握住,硬生生地把她从床上拖拽下来,手背上插着的针管被他狠狠拔出,顿时鲜血凛冽,下身刚刚做完手术的伤口还没完全愈合好,血顺着流了出来,自她大腿根蜿蜒而流,染红了她的雪白的裤子。

  “尹流年……我……我好痛,你帮我叫下医生好吗?我求求你了!”

  最卑微最低声下气的声音从如若嘴里喊出,她气若游丝,躺在冰冷的地砖上,地砖上的冰寒让她阵阵发抖,她哆嗦地蜷成一团,毫无一丁点力气。

  “求我?你苏如若还会求人吗?”尹流年半蹲下来,他语气平缓,打量着地上好似死尸的女子,唇畔勾起一抹冷冽的笑意,“你当初耍手段害顾沅瘫痪毁容的时候,怎么没想过有一天会遭到报应?”

  “我没有害她……”她苟延残喘地趴在尹流年脚下,颤巍巍地伸手勾住他的裤腿,长发混乱地披在颊边,身下的血浸湿了她雪白的裤子,大片大片的血迹十分骇人,此刻正流在地砖上,她大口大口地喘着气,“你要我说多少遍,真的不是我!”

  “因你而起,你还想狡辩?”

  只听啪的一声,尹流年打开了她抓着自己裤腿的手,冷笑更甚,“不是一向挺厉害的嘛,当初迷惑我跟你上床的时候,怎么没想过会有今天?”

  尹流年从头到尾,语气始终冰冷决绝。

  “我好痛!我真的好痛,医生……医生……”她没力气地喊了几声,可尹流年在这,谁敢进来多管闲事。

  “尹流年,我流产了,你的孩子没了,我们离婚!如你所愿好吗?”

  眼泪簌簌落下,她把头不知埋向何处,他们自小相识,她默默地喜欢了他这么多年,只是安静地、温柔地喜欢着他,如此而已,她真不知道为什么会发展到今天这种地步!

  年少的尹流年的模样出现在她眼前,她还记得,她给他写了那么多信,一笔一笔,皆是她最美好的感情。

  时隔多年,想不到如今,二人竟然到了如此荒唐的地步?她该如何倾诉其中发生的事,如何解释她和他之间的种种误会?

  身体的痛,哪里赶得上撕心裂肺的心痛!

  听到离婚二字,尹流年笑得云淡风轻,从始至终他始终笑着,语调平和悠扬,“离婚,想都别想。”

  他一手拎起倒在地上的如若,将她拖出了病房,冰冷的地砖袭来刺骨的寒冷,自她四肢百骸迅速蔓延到整个身体,她冻得脸色发青,血流不止,一张脸如纸白,被尹流年像拖着垃圾似的拖向了电梯。

第二章 尽妻子义务

  医院的地下停车场,如若艰难地倚靠着墙角,墙角尽是肮脏的污渍,她的小脸上沁着汨汨的冷汗,剧痛袭来,她快要死掉了。

  她残存着最后一点力气,向尹流年伸出手,那一瞬间,泪水浸湿了她脏兮兮的混乱的脸,她颤抖的手拉着尹流年,好似当年她第一次见到尹流年时,她也是向他伸出手。

  可他站在原地,没有动,甚至没有看她。

  “尹流年……”她的声音透着最后一点力气,奄奄一息地倚着墙隅,闭上眼的那一刹那,眼泪滑过脸庞,她闭着眼,眼前浮现出尹流年的年轻时的身影,他穿着球鞋球衣,身上大汗淋漓,浑身散发着荷尔蒙的味道……

  “如若……”

  一声轻轻的呼唤,好似从天堂传来,苏如若艰难地睁着眼皮,原来是顾云商,她还以为是尹流年在喊她。

  怎么可能呢,他那样讨厌她,怎么会喊自己的名字,恐怕喊她,他会觉得恶心吧。

  她瘦小的身子被顾云商打横抱起,顾云商从尹流年身边走过,一贯淡漠的眼底尽是凛冽,“你想她死吗?”

  尹流年眉头微微皱起,打量了一眼面无血色的苏如若,似笑非笑道,“心疼了?”

  “你!”顾云商哪里顾得上和尹流年争执,火急火燎地抱着苏如若上楼,急忙送到急症室。

  急症室外,尹流年站在走廊尽头,顾云商一路奔波上来,累得浑身热汗,他解开衬衣的扣子,见到尹流年站在那,他顿时火气直蹿,迅速地走上前去,蓬勃的肌肉散发着野性的味道,胸肌沾染着几颗汗珠,令人血脉喷张。

  他大步流星地走到尹流年身前,将他衣领揪住,“你知不知道你差点害死她!”

  尹流年不紧不慢地一笑,“果然是心疼了,这么喜欢她怎么不把她娶回去。”

  “尹流年!”

  顾云商一字一字地念着他的名字,恨不得立即将他碎尸万段,“你到底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

  “你呢?”尹流年不怒反笑,眸光落在他抓着自己的手上,他认识顾云商这么多年,从未见过他如此愤怒,他耸了耸肩,玩世不恭地笑着。

  顾云商将他往后一推,他掸了掸衬衣上的褶皱尘土,目光很快恢复了平静,他俊逸逼人的眉宇间散发着清冷高雅的气息,举手投足间透着一股摄人心魄的不俗气质,尹流年打量着他,冷笑,“顾沅瘫了,下半辈子她都不能再行走。”

  顾云商坐了下来,“一切跟苏如若无关。”

  “你怎么知道?顾沅是你妹妹!”

  “我相信苏如若不会为了嫁给你给你下药,她不是这样的人!”顾云商语气决绝,回头看向尹流年,“你们认识这么多年,为什么你不信她?”

  “你又知道什么,”尹流年勾唇一笑,妖孽邪魅,“苏家破产,苏如若的父母资不抵债,为了挽救苏家,他们招数用尽,只有尹家这个三代世交有本事救他们,所以苏家决定牺牲女儿。”

  “你哪里知道的?”顾云商丝毫不信,“这不可能!”

  “我说的话难道你不信?是苏家那对父母亲口说的,只要能救苏家,他们什么办法都会用,那天晚上,我原本和顾沅约会,谁知道苏如若出现了,顾沅反而没来,我给顾沅打电话她没接,后来我和苏如若喝了点酒,我和她认识这么多年,我对她没有任何戒心,她正好利用了这个机会……”

  尹流年一手划过薄唇,轻笑着,“为了救苏家,他们无所不用其极。”

  “也许一切只是巧合,”顾云商依旧不信,他摇了摇头,索寞的眸光凝视着急救室,“她不会的。”

  “她不会,不代表她父母不会逼她去做,如果不是因为那天晚上,顾沅不会瘫痪,更不会毁容……”尹流年的声音越来越轻,眼底的怒火却是熊熊燃起,“苏如若,死一百次都不够!”

  “可是……”顾云商还准备解释,急救室的灯熄灭了。

  顾云商准备走过去,尹流年拦住他,“你没资格靠近她,现在,她是我的妻子。”

  “妻子,那你尽过丈夫的责任?”顾云商只觉好笑,冷哼了声。

  “那也不用你管,你是她的谁?”

  他露出诡异的一笑,顾云商急忙拉着他,一字一字如钢铁坚硬,“别这样,流年,你想报仇,别搞出人命!”

  “放心,我不会这么容易让她死。”

  顾云商太清楚尹流年的性格,他的确不会让苏如若死,但他会让她生不如死!

  见到尹流年走上前的背影,顾云商沉沉地叹了口气,他们之间,究竟是缘是孽,终究难以说清了。

  苏如若出院之后,被关在郊外的别墅里。

  一束光透过玻璃落地窗投射在偌大宽敞的沙发上,被一道道横栏切割成一块一块的光斑,她坐在沙发上蜷缩着,望着别墅外一大片草地,阳光正好,草长莺飞,可是,这别墅对她而言,倒像是巨大的千金牢房,将她关押着,不得自由。

  哐当——

  熟悉的开门声,听到这个声音,她浑身战栗,连汗毛都竖了起来,脸色发白地盯着大门。

  是尹流年回了。

  “看什么?”尹流年换了鞋,朝她走来,走到她身边,他瞄到她脸上残余的眼泪,一手抬起她的下巴,又凉薄至极的松开。

  这是他们的新房,却是她的牢狱。

  她低着头,鼓足勇气说道,“尹流年,我们离婚吧。”

  水眸映着波光,她向尹流年望去,跌进了他深邃如寒潭的墨眸里,他眸中讥诮渐浓,甚至带着一丝考究,“这婚是你说结就结,你说离就离的?”

  “你不是想离婚吗?我答应你,我们离婚好不好,算我求你。”

  “求人得拿出求人的态度来,”尹流年脱下外套,解开领扣,“你这是求人的态度吗?”

  “你想怎么样?”她咬着薄唇,一动不动地凝视着他,“你还想我怎么样?从头到尾你不听我解释,我说过顾沅的事和我无关,你不信,为什么你不信我?”

  不提还好,一提顾沅,尹流年怒火更胜,他冷眉一笑,啧啧几声,“瞧瞧,才没几天,这就受不了了?”他一手覆盖在她的侧脸上,慢慢向下,行至锁骨之间,轻松一笑,“一天是我尹流年的妻子,是不是该尽你当妻子的义务?”

第三章 你不能这样对我

  窗外的阳光投射在洁白的沙发上,她清透的小脸看起来那般的不真实,凝睇着眼前冷漠凌厉的男人,她的双手抵在他健硕的胸肌上,逼着自己和他隔开,“你离我远点。”

  “那天晚上……你怎么不叫我离你远点?”尹流年一手扯开苏如若的衬衣,嘶嘶嘶几声,露出玉颈处大片大片的雪白肌肤,她虚弱地拉着尹流年强劲的手腕,可她微弱的力量根本不足为道,压根拧不过他。

  “你放开我!尹流年,你无权这样对我!”

  “你是我明媒正娶的妻子,这不是你一直想要的吗,既然如此,就做你妻子刚做的事!”

  “尹流年,你会遭报应的!”

  苏如若哭喊着,颊边乱七八糟的长发披在颊边,她声嘶力竭的喊叫并未让尹流年停下来。

  “看谁先遭报应!”

  尹流年骑在她身上,暴戾的将他衣服推开,苏如若哭了起来,拳头拼命地捶打他的胸口,“你这个禽兽!疯子!”

  尹流年至始至终始终保持着邪魅的笑容,“那你呢?”

  他高高在上的睥睨着苏如若,她在他的身下抽噎着,“我跟你解释过,我根本没有故意给你下药,你尹流年堂堂尹家大少爷,连这点辨别是非的能力都没有?”

  苏如若豁出去了,索性冲他吼道,“我说过很多次,你若是有证据证明是我给你下药的,你想怎么处置我都行,但我不是!警察判案都讲求个证据吧,你尹流年无凭无据凭什么说我!”

  尹流年笑意盈盈地凝视着她,嘴角勾起,“当天晚上只要我跟你两个人,如若不是你,难道是我自己给自己下药?”

  “真的不是我,我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尹流年压在苏如若的身上,钳制着她让她无法动弹。

  她觉得身体要被撕开了,撕成血肉模糊的两半,她知道自己再怎么哭也没用,尹流年不会对她心软。

  “顾沅为什么会认识你这种女人,你利用顾沅的善良,做出这种不要脸的事,你到底还有没有点良知!”

  尹流年在她耳边轻松地说出几句话,冷笑声不断传来,“你必须为顾沅付出代价。”

  “代价?什么代价?”苏如若发出一声嗤笑,“到底是谁付出代价,这么多年你都不明白,你始终不明白。”

  他不明白苏如若这话的意思,也懒得琢磨。

  一番折腾后,苏如若瘫在沙发上,动弹不得,她浑身酸疼,心也冷得厉害。

  尹流年沉沉一笑,他迅速地穿好衣服,依旧是西装笔挺。

  滴滴滴——

  就在这时,尹流年的手机忽然响了,他接过电话,“喂……”

  苏如若抬眼朝他看去,见他脸色陡然铁青,立即取了钥匙,大步流星地朝着大门走去,“我马上过来。”

  苏如若见他急匆匆地离去,连忙打电话求救,可电话打不通,四周没有一点反应。

  她不知摁了多久电话,直到门被人推开,一个冷峻颀长的身影出现在她面前。

  “你在干什么?”他一把夺过她手中的电话,冷峻逼人的眼神透着肃杀,“打电话求救?”

  她鼓着腮帮子,尹流年看了她眼,那眼神透着玩味的冷笑,“你现在是尹家的人,谁能救你?别做梦。”

  他打了个响指,一群人闯进了屋子,顾沅惊恐地瞪大眼睛,只见这群人将她绑起来,尹流年冰冷的音调在耳边响起,“带走。”

  她还没张口呼救,一个高大的男人捂住了她的嘴,乙醚刺鼻的味道顿时传来,她的大脑一片空白,她四肢软软无力,勉强抽搐了几下,昏迷过去。

  一束刺眼的白光照在她脸上,晃的她睁不开眼,她在哪?她不知道她在哪。

  她勉强地睁开眼,只见几个身穿白衣的人围在她身边,橡胶手套上拿着手术刀,吓得她立即瞪大眼睛,环视四周。

  这是……医院?

  她不敢相信自己居然在医院里,医生见她醒了,不约而同地看向身后,苏如若半起身,强光四周一篇黑黢黢的,她在黑暗中发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是尹流年。

  他想干什么?

  “尹流年……”她虚弱地喊了他声,他冰冷的声音传来,刺骨冷魅,“顾沅的脸被你毁了,你必须赔她。”

  “你想干什么?”苏如若撕心裂肺地冲他吼起来,她看着四周,立即反应过来,“你想用我的脸弥补她?”

  “你说中了。”

  苏如若不敢相信,这个男人居然会这样?她惊悚地瞪大眼睛,像置身冰窖中,周围寒烈刺骨。

  “愣着做什么,”尹流年冷斥道,“还不动手。”

  医生把她的四肢摁住,牢牢固定好,她像俎上之肉,任人宰割,她拼命地蹬着小腿,可她动弹不得,她哭,她喊,她绝望地嚎啕,没人理会,没人敢放了她。

  “尹流年!你不能这么对我!我没有害顾沅。”她歇斯底里地哭喊着,她一次又一次地重复着这句话,她没有,她从未害过任何人。

  如果她做错了事,那一定是她爱上了尹流年。

  她从小就爱他,奋不顾身又执迷不悟,在他入伍的那几年里,她一次次的写信给他,一笔一划的分享他的苦闷烦忧,同他心心相印。可是,这么多年的陪伴都是笑话,她根本走不进他的心,她在自作多情。

  他回来之后,却和顾沅交往,他明明说过,回来之后会和她在一起,他明明说过啊!

  “尹流年,你放了我!”她用尽全身力气叫他的名字,他高大挺拔的身影终于向她靠近,随之靠近的还有一把手术刀,那把刀抵着她弹指可破的脸,用刀尖指了一块圆。

  他的声音恍如一缕薄烟,夹杂着恨意和轻蔑,他的手抚摸着她满是冷汗的额头,她的眸中闪着泪光,颤颤巍巍地凝着他,只听他一字一字地说,“你害了顾沅,害了她一辈子,我要用你的皮修补她的脸。”

  “不!”

  一声凄厉的破音在空荡荡的手术室里来回荡漾,撕心裂肺地叫声背后,四周陷入地狱般的死寂。

第四章 到底是谁在演戏

  她不知道顾云商什么时候冲进了手术室,她只朦胧地听到他和尹流年的争执,听到他赶走医生时的吼叫。

  顾云商冲到手术台边,紧握着她冰凉的手,她感到一只手在拍她的脸,这种感觉实在太熟悉,像有一年她躺在校园草地上,一个高大英俊的男孩从她身边走过,故意拿脏手拍她的脸……

  “如若,醒醒。”

  她昏昏沉沉的,只想一觉睡过去。

  这一切好似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直到一个熟悉的声音把她唤醒,那是顾沅的声音。

  顾沅独自推着轮椅进来,这段时间来,她憔悴的不成样子,身形愈发瘦弱,两颊凹陷,眼窝深邃,眼睛噙着泪,愈发楚楚动人。

  “你怎么来了?”尹流年见她微红的眼眶,心疼地把她抱入怀中。

  “流年,算了,”顾沅楚楚可怜地伸手拉着他的胳膊,委屈道,“你放过如若吧,她也是一时糊涂,念在我们这么多年交情,你别伤害她。”

  “顾沅,你真善良,”尹流年眉头紧皱,怒火难遏,“她害你瘫痪,害你毁容,她必须付出代价。”

  “算了,算了,”顾沅靠在他怀里,小声抽泣道,“这都是我的命,就算杀了她,我也不能站起来,流年,我现在别无所求。”

  顾云商抱着苏如若坐起来,把她抱在怀里,“如若,你醒醒,别睡。”

  她勉强支撑着眼皮,看到顾沅紧紧靠在尹流年怀中,尹流年搂着她,眼底尽是心疼和怜爱。

  此刻,原本以为不会再痛的心,又被撕开了一个血口子,血流不止。

  “顾云商,你妹妹被她害得瘫痪,你还维护她?”尹流年冷冽逼人的眼神投射过来。

  顾沅拉了拉尹流年的袖子,“别说我哥哥,一切都是我的错,如果那天……我没有和你吵架……”

  她抚摸着脸颊上被纱布包着的伤口,垂眸不语,眼泪顺着脸颊滑落。

  苏如若强撑着力气,她默默地攥着拳头,一动不动地盯着顾沅,恨不得把她那张虚伪的面具撕下来!

  她没有力气,她说不出话,她不知如何解释,不知如何反驳,尹流年不会相信她,一个字都不信。

  尹流年牢牢护着怀里的女人,安慰她,呵护她,恨不得把这世上所有的一切都给她。

  见到这一幕,苏如若彻底死心,她不再看尹流年,“我没有做错任何事,我也不需要付出任何代价!”

  顾沅低下眉眼,哭道,“不关如若的事,流年,都是我的错,你不要跟如若生气了,她是我们的朋友啊,我们相识这么多年,不管她做了什么,我不想和她计较,我不恨她,怪只怪我自己。”

  “苏如若,你听听,”尹流年怒火上涌,神色冷峻,“顾沅到现在还帮你,你呢?你有没有良知?”

  “到底是谁没有良知?”苏如若淡淡地抬头看向他,一字一字锥心泣血,“你只知道她瘫痪,你怎么不想想我的孩子没了!”

  “那也是你的孩子啊!”她的声音拥有穿透心脏的力量,她的眼眶里噙着泪,摇摇欲坠。

  那一瞬间,那短暂的几秒,他怔住了。

  顾沅见尹流年沉默,她双手缠上尹流年的胳膊,“对不起,都是我不好,流年,我在你身边,只会成你的累赘,你和如若已经结婚,我不该插足你们,我……我祝你们幸福!”

  顾沅咬着唇,她突然松开尹流年的手,不知哪儿来的力气转动轮椅,拿起手术台上的剪刀,欲刺进自己的心口。

  尹流年眼疾手快地夺过她手里的剪刀,极力制止,“阿沅!”

  “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我的脸毁了,腿也废了,我的下半生完了,彻底毁了!”顾沅歇斯底里地吼起来,握着拳头不自觉地捶打双腿,“我什么都没有了,流年,我什么都没有!我不想活了!我想死,你让我死!”

  “阿沅,没事,我会一直陪着你,我会一直陪着你,”尹流年抱着她,拍她的肩安慰道,“你还有我,我会陪着你……”

  苏如若彻底绝望,她不自觉地冷笑了下。

  顾云商见到自己妹妹这样,他走上前去,安抚道,“阿沅,别闹了,事已至此,你为什么要拉着别人给你垫背?”

  他一句话戳中顾沅的心里,顾沅抬起头,狠狠地瞪着他,“你这话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你心里清楚。”

  顾云商侧过头望向苏如若,“她是无辜的,你也清楚。”

  “我不清楚,我只知道我残废了,我是个废人,”顾沅控制不住地嘶吼着,双目赤红,“我是废人!你妹妹是个废人!为什么你只知道袒护如若?”

  她趴在尹流年怀里大哭起来,“流年,我该怎么办,我以后怎么办,是不是我残废了就没人喜欢我……连我哥哥都不要我了!我再也没法成一个正常人了,我永远不可能成为你的妻子,永远不可能了。”

  “如若,如若,”顾沅的泪水浸湿了她的脸,苦苦哀求道,“我不会跟你抢流年,我只求你好好对他,如若,你想要的我都给你,我都给你,我只求你对流年好……”

  尹流年冷厉的目光向苏如若投来,那个眼神苏如若这辈子都不会忘记,他恨不得将她拆骨抽筋,“你看看你,你难道一点不愧疚?顾沅被你害的这么惨,你还能心安理得?”

  “她的演技能拿奥斯卡奖了,我自愧不如!”苏如若气的浑身颤抖,她把脸侧过去,不再看他。

  “你说她演戏?她用得着用自己的命演?”尹流年走到苏如若跟前,指着她吼道,“阿沅跟你相交这么多年,她会用自己的命害你?到底是谁在演戏?”

  尹流年的怒火熊熊燃起,凛冽的眼神如刀子割着她的皮肉,她抬眸与他紧紧对视,这就是她爱了这么多年的男人?这就是她念念不忘的男人?

第五章 她自杀了

  气氛一时间凝固住,苏如若盯着坐在轮椅上的女人,她双手发颤,她四肢百骸都在剧烈的发颤,“你这么相信她,我说什么都没用!“

  不管顾沅是不是受伤,他都不会相信自己,他相信的人从始至终都是顾沅。

  他从来不信自己,从不相信她。

  顾沅躺在尹流年怀中哭了起来,这一幕让苏如若的眼睛被狠狠刺痛,她被逼到这个地步,她失去了他,失去了一切,为什么到头来还是她这么难过?

  那一瞬间,顾云商抱住她,把她拥入怀中,“我们走。“

  “想走,没那么容易,”尹流年向他们投来冷冽的目光,“苏如若,在没补偿顾沅之前,她别想离开!“

  “你想做什么?”

  顾云商挡在苏如若身前,将她牢牢护住,尹流年走上前,强行拽着苏如若的手腕,无情而大力,恨不得将她腕骨捏碎,“我跟我妻子说话,轮得到外人插嘴?你是她什么人?你有资格替她说话?“

  “尹流年,你放开我!你放开我!你无权这样对我!”苏如若死命地挣脱他,她的额角绷出两条青筋,用尽力气想摆脱他,可他的手像钳子一样牢牢钳制着她,她无法摆脱,无法逃离。

  “尹流年!“顾云商话音刚落,苏如若整个人被尹流年拖下了病床。

  “啊!“

  碰撞之间,手术刀散落一地,其中一把刀划过苏如若的大腿,割开一道血口子,鲜血四溅,她惊叫出声,还没来得及顾着腿上剧痛,她被尹流年强行拖走。

  “如若!“顾云商追了出去,尹流年身后的保安通通冲过去挡在他跟前,把顾云商的路封死。

  “尹流年,”顾云商拼命地冲上前,扯着嗓子道,“住手!会闹出人命的!“

  “你觉得我会在乎她的命?“

  尹流年头也不回,冰冷的声音如地狱的丧钟,一下一下的敲击着顾云商的心脏。

  “放手,尹流年你放手!”苏如若被他拖住,她冲尹流年厉声吼道,“你放手!”

  可是,无论她怎样挣脱,她根本逃不开尹流年的掌控。

  顾沅从病房出来,见尹流年拖走了苏如若,二人逐渐消失,地上还残留着苏如若的血,深深浅浅又蜿蜒殷红。

  顾沅冷漠地勾唇一笑,扫了眼焦急万分的顾云商,“哥哥,你少费劲了,流年要做的事,还没有做不成的。”

  “阿沅,你疯了吗?你明知如若是无辜的,你为什么要这样对她?”顾云商提高嗓音,冲她历吼道。

  “是,我是疯了,“顾沅抬起头,眸中尽是渗入骨髓的寒意,“我不好过,别人也别想好过!”

  “你抢走了如若的一切,你还不甘心?硬是要逼死她你才善罢甘休?”

  “你错了,”面对激动的顾云商,顾沅反倒是云淡风轻,她轻松地勾着唇,笑容诡异,“逼死她,我也不会善罢甘休!”

  “你到底有没有人性!”

  “你有这个工夫骂我,还不如想想怎么救你的如若,”顾沅摸了摸她受伤的脸,眼底恨意更甚,“尹流年不会对她手下留情,就算这件事跟苏如若没半点关系,她也必须为我付出代价。”

  “你受伤是你咎由自取,跟如若毫不相干,你逼着流年帮你报仇,可从一开始你就错了,你的仇恨对象根本不是如若!你在仇恨你自己,当初拥有流年的人不是你,是如若!“

  “你闭嘴!“顾云商的话触动了顾沅的神经,她几乎是咆哮起来,“你知道什么?你什么都不知道!这一切都是我的,不是苏如若的,她不可能抢走我的一切!”

  顾云商神情淡漠,从容一笑,“真相,你心里清楚。“

  她比任何人都清楚。

  “真相是什么,真相就是流年喜欢的人是我,这一生一世都是我,她苏如若一辈子都别想抓住流年的心,一辈子都别想。”

  顾沅,转动着轮椅,独自往前走。

  顾云商望着她的背影,一个字说不出。

  他火急火燎地赶到手术室,尹流年站在外面,手术正在进行中,顾云商冲到尹流年跟前,一拳朝他抡过去,尹流年冷静地一闪,顾云商收回拳头,目光狠厉决绝,“尹流年,你这样对如若你一定会后悔。”

  “后悔,我为什么要后悔?为这种女人后悔?”尹流年冷笑了声,“像她这种处心积虑不择手段的女人,死一百次都不够!”

  苏如若,她害的他此生挚爱,害得她这么惨,他为什么要放过她?

  “阿沅是你妹妹,你不心疼心疼她,居然为了苏如若这样一个女人奔走,顾云商,你是不是被那个女人迷得晕头转向了?”

  尹流年掸了掸西装,他刀削般立体的轮廓无懈可击,俊美的眼眸透着与生俱来的杀气,将顾云商彻底锁死。

  两个与生俱来带有王者气息的男人,冰冷地直视着对方,眼底皆是磨灭不定的防备和揣测。

  “你听我解释……”

  顾云商还没来得及说出口,医生从里面慌慌张张地冲出来,大惊失色,“不好了,不好了,尹少,苏小姐她……她……她自杀了!”

powered by 带字头像 © 2017 WwW.daizitouxi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