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结局)《农门悍媳独宠夫楚寒白玉珩》小说完整版免费阅读

发布时间:2019-01-09 10:34

《农门悍媳独宠夫》楚寒白玉珩小说完整版免费阅读这里有!《农门悍媳独宠夫》讲述了楚寒白玉珩跌宕起伏的故事,农门悍媳独宠夫楚寒白玉珩小说精选:楚寒摇了摇头,“爷爷,您是村长,整个村里的琐事都要您来操劳,对于我来说没有您的支持,我有再多的想法也实现不了的,所以,这就是您的功劳!而且,咱们到田地里打井,更需要您!

农门悍媳独宠夫
推荐指数:★★★★★
>>《农门悍媳独宠夫》在线阅读>>

《农门悍媳独宠夫》精选章节

楚寒嘴角微挑,应了一声便从后院子走了回来。只不过她没想到,周策也一块来了,微一寻思便知道,定是周策又跑去了县衙,不然也不会这般巧合。

万昭跟周策正围着那井转着,而压水的是老王家的老小子,这小子最近都不疯跑了,见天的帮家里打水。

“草民见过县太爷,见过周夫长!”

楚寒一这见礼,周策直接抽了抽嘴角,这丫头什么时候这么乖巧了?

而万昭急忙站直了身子,将视线从那压水井上移开,对她极其和谒地摆了摆手,“免礼免礼!”

楚寒搬了凳子和桌子出来,倒上水请二位大人坐下,才问道,“不知县太爷跟周夫长来家里何事?”

“这个……”万昭看了眼周策,而那男人正端着碗喝水呢。

万昭暗自瞪了他一眼,指着那水井道,“这个便是周夫长帮你做的?”

楚寒点头,“正是,夫长大人对老百姓,那是真的好。”

周策放下碗摆了摆手,“哪里哪里……实在是楚姑娘聪慧过人……你看,你教我们将士做的那个拐啊,军中那些伤残又无家可归的,近来可是舒服了很多,而且有了它,虽然操练上是不行,可后勤的工作,却做的有声有色,对此,在下十分感谢!”

楚寒便眯眼呵呵一笑,“能为国效力,也每一个公民应尽的义务,不用谢不用谢!”

说完,还起身给两位空了的碗添满了水。

周策便抿紧了唇,怎么都觉得这丫头好像在夸她自己呢?

一旁听着这俩货相互恭维的万昭,差不多要将牙给咬碎了,他仿佛听到银子往外流的声音了,最关键的,好像还不少。

周策轻咳一声,“听说白玉珩去读书了?”

“是请了先生……”

“秋天的乡试你要不要跟县太爷要个名额,让他……”

“不不不,这种小事就莫要打扰县太爷了,再说,他还得再学几年,再学几年……”楚寒笑的看了眼县太爷,起身再次添上水,“大人慢用……”

万昭都看着这水,眉头都打了结了,他算是明白了,这俩货都搁那揣着明白装糊涂呢!

他要是不把话说出来,估计这俩一会能说到天南地北去!

为了他的肚子着想,万昭便叹了下嗓子,“听村长说,楚姑娘要把这井放到田地里?”

楚寒立时对他点了下头,“是。”

万昭:“就完了?”没下文了?

楚寒两眼透着不解,“嗯?”

“你不需要解释一下,为什么吗?”

楚寒指着那压水玩的不亦乐呼的王石头,“这个还需要解释吗?”

万昭:“……那周夫长跟你要了多少银子?”

“夫长一文钱也没要,夫长是专为民考虑的好夫长!”

万昭:“……”

周策脸有点红,手指头在鼻子划过,瞄了下有点僵硬的万昭,“老万……”

周策脸有点红,手指头在鼻子划过,瞄了下有点僵硬的万昭,“老万……”

“你别说话让我静一静!”万昭起身去看那井了。

也不知楚寒是有意还是无意地跟周策说了一句,“这个井的技术你已经掌握了,估计将这为民为国的事呈报上去,将军的军功怕是又要添上一笔了!”

万昭默默地叹了一口气,大周成立六年如今更是迈入第七个年头,而他,也来此五个年头了,这些年来,各地都在发展,可整个富兴,就被光荣村邻近的几个村子拖了后腿!

不下雨旱,下了雨涝,地势又高,还存不下水,连年的叫苦,连年不能达标,他也头疼啊!

如今,若这丫头弄的这个井真的可以解决水的问题,那他要不要赌一把?

那边周策跟楚寒聊的火热朝天,万昭更是捏紧了拳头,赌了!

起身对向周策,“老周,这井的造价是多少?”

“不多不少,三十两银子!”

万昭差点没栽那井底下去。

“这是我左右衡量后,拿出来的价格!老万,你知道我给这丫头做的这个花了我多少?足足五十两啊!”

楚寒咽了口水,那是因为你败的多,如今技术掌握到手了,这井,你顶到天十两便可搞定,你跟县太爷要三十两,你丫真黑!

是谁说兵哥哥都是实在人的,出来,她保证不打死他!

万昭那嘴角都要抽到耳朵根了,伸手搭在了周策的肩上,“走走,白家那案子咱还得讨论一下……”

周策道:“上头还没下批示呢,不急……我这跟丫头还有些话没说完……哎哎,老万,老万,你别拉我……”

死拖硬拽,万昭就将周策拖走了。

楚寒背着小手看着两人蹬上一辆马车,嘴角便扬了起来,一抬眼就看到老村长窝大门底下抽烟呢!

走过去直接将烟抽走,“这烟啊您老往后得少抽!”

老爷子虎着张脸将那烟又拽了回来,“哼!”

走了!

楚寒眨着眼睛,得,闹上脾气了!

——

晚饭后,楚寒去了于家,老太太说不知道老爷子抽什么疯,下午回来就躺炕上,屁也不放一个,更是连晚饭都没吃!

楚寒便笑眯眯地推开正房的门,手里提了点酱肉和一坛子花雕。

老爷子眼还没睁呢,鼻子便动了,坐起来看到楚寒他又把身子一翻,躺了下去,哎哟,就跟那三岁小孩儿闹脾气一模一样!

楚寒抿嘴偷笑,坐到炕沿上,把酒和肉放到了一旁,轻轻开了口,“爷爷,我知道你心里不舒坦,你一辈子都是有一说一有二说二,可有的时候,思想也是需要变通的。三十两银子,全村集资能不能集出一口井的钱?而今儿我让您去城里,也并非是真的要钱,也不过是给县太爷一个进村的借口,早来总比晚到强!”

老爷子一下子坐了起来,两眼通红,因为他心里清楚这丫头这般折腾为了什么,可就是知道,他才觉得心里不舒坦,这不是他的功劳啊,可明显这丫头是往他头上按!

楚寒摇了摇头,“爷爷,您是村长,整个村里的琐事都要您来操劳,对于我来说没有您的支持,我有再多的想法也实现不了的,所以,这就是您的功劳!而且,咱们到田地里打井,更需要您!”

“哪里又需要我了?”老村长这声音有点闷。

楚寒便笑了,“您最清楚全村地下水的水位了,没有这个,这井没法打!”

目录下一章
powered by 带字头像 © 2017 WwW.daizitouxi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