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穆苏赫连攸泽全文免费阅读-穆苏赫连攸泽小说

发布时间:2019-01-09 10:34

穆苏赫连攸泽全文免费阅读带给您!穆苏赫连攸泽是贪吃猫又所创作的小说《偷凰换凤将军蛮妻宠不够》中的人物,穆苏赫连攸泽小说精选:昨夜因为北蛮的事,他与几个将军商议事情到很晚,早上还没睡醒就被赫连拓那个臭小子拉来帮他批奏折,困得不行。这会儿这女人又来找他,怕是没什么好事。

偷凰换凤将军蛮妻宠不够
推荐指数:★★★★★
>>《偷凰换凤将军蛮妻宠不够》在线阅读>>

《偷凰换凤将军蛮妻宠不够》精选章节

“这么说此事告不告官都无所谓了?”穆苏手上的刀一抖,刀刃在知县脸上划了一道口子,血立刻就流了下来。

知县不吭不哈,他的沉默让穆苏明晓了他已经默认自己刚刚的说法,随手把刀扔掉,拉着柠木就向门口走。

那些衙役一看知县没了威胁,纷纷冲上前想要拦住穆苏。

结果倒的倒,伤的伤,就连赵家人都没幸免。收拾了碍路的人,穆苏大大方方拉着柠木走出衙门,临走时,她给抱头躲在椅子底下的赵承之撂了一句话。

“假以时日,你必死于长宁。”

那一日,穆苏吊打整个衙门的事,在长宁镇传的沸沸扬扬,一连六七日都被人们津津乐道。

只听说那日以后赵家就十分消停,连该收租税的日子都没有露面;而知县则把自己闷在家里,无论是妻儿老小,一律都不管不见。

穆苏带着柠木回家以后,先给方大叔报了个信儿让他安心,又进山猎到几只狐狸,找了两个关系不错的大婶儿把皮缝成袍子,送给大夫以谢救命之恩。

家中的生活安静了许多,穆苏又回到以往的生活,只是身边除了以前的暗卫,还多了以战晔为首的几个跟屁虫。

时间过得有些快,离重彦离开已经快有十日了,说不想他,穆苏自己都不信。

少了那个整天跟在自己屁股后面的男人,她不习惯。

与此同时,重彦正坐在小皇帝的寝殿里认真的批改奏折,而那个本该管事儿的家伙,不知道什么时候跑去了新皇后的寝宫。

才不过短短两天,臭小子就被栓的服服帖帖的,看来那个叫清霜的小丫头,还是有两把刷子的,自己竟然当初还担心她会被后宫其他人欺负?

重彦看完最后一份奏折,将它们堆在一边,揉了揉有些疼痛的太阳穴。刚想闭上眼小憩一会,就听见由远及近的脚步声。

睁开眼,是凤择梧。

“你又来做什么?”

昨夜因为北蛮的事,他与几个将军商议事情到很晚,早上还没睡醒就被赫连拓那个臭小子拉来帮他批奏折,困得不行。这会儿这女人又来找他,怕是没什么好事。

“难道没事就不能来看你了吗攸泽?你我最起码,现在还是夫妻。”凤择梧一笑,抬手示意侍女出去。

寝殿的门被关上,整个殿内一下子暗了下来。

“别叫我的名字,很恶心。还有,我要去休息了,麻烦你出去。”

重彦不想跟她费什么话,他猜得出来,一定是因为昨天的事情传到她的丞相爹那里,不知道又让她来搞什么幺蛾子。

凤择梧咬了咬唇,犹豫了一下,在重彦面前脱下了外衣,露出白皙纤嫩的肌肤,“不如哀家服侍你休息好了,你从前,不也都是要那女人陪着的吗?”

重彦只是看着她,唇角勾起的弧度似笑不笑,看着她一步一步的朝走来,将身子紧紧的贴着他,伸手环抱着他的腰际。

“你觉得,你配跟她相提并论吗?”

正在凤择梧以为重彦接受了她的时候,重彦冷不丁的说出这么一句,叫她全身的血液都凉透了。

又是那个女人!

她不明白,为什么重彦一心只向着她,哪怕她死了,都是念念不忘!

那个女人没有她有才识,没有她有谋略,更没有她所拥有的家世,整日只会耍刀弄枪,哪里有半分女人味儿?

纵观整个大宛,配得上赫连攸泽的,只有她凤择梧!

可是他的心,从来都不在她的身上。

“你不是想服侍我吗?那来吧。”

凤择梧一愣,随即仰头看着重彦,满眼的欣喜与娇羞。

重彦直接将她抱起来,迈步走上寝殿的二楼。

赫连拓这小子很会享受,他将原来的宫殿上面多加了两层,重名为“摘星楼”。这座寝殿是皇都最高的建筑,取“手可摘星辰”之意。

当然,这些都是凤择梧想到的,重彦压根就不关心这种事。

到了第三层,他抱着凤择梧走过龙床,还没等凤择梧出口询问重彦要去哪,她就被他直接越过雕栏扔了下去。

一阵巨大的响声惊动了寝殿外的侍卫,也惊动了待在清霜寝宫看画的赫连拓。

不一会,一大群人赶过来,第一眼就看见躺在地上动弹不得凤择梧.

所幸她被寝殿的屋檐挡了一下,不然直接从三层直接摔下来,不死也残。只不过,虽然没有什么大伤,但是额头和脸上全是擦伤,头上的发饰散落一地,头发披散着,很是狼狈。

更重要的是,重彦将她扔下来的时候,她并没有穿外衣,上面只是遮了一点重要部位。侍卫宫女太监们见此情景慌忙转身面向后面,只有赫连拓肆无忌惮的哈哈大笑。

凤择梧的侍女赶忙上前将她扶起来,披上外衣,正打算差两个小太监把她抬回去,却被重彦喝住。

“我让你们抬走她了吗?”

几个小宫女慌慌张张的赶紧跪下,抬也不是,走也不是,被吓得快要哭出来。

好事的赫连拓上前戳了戳了昏过去的凤择梧,抬头看向重彦,一脸笑嘻嘻的问道:“皇兄,这女人又搞什么?”

重彦唇角一勾,看着地上衣衫不整的女人,眼中尽是不屑,“她说要服侍我,没想到,竟然这般不经折腾。”

“原来如此,”赫连拓声音一厉,对旁边大太监说道:“传朕旨意,太后身子抱恙,近日不能再上早朝,朕特许太后在寝宫休息。若是丞相问起……”

说着,他抬头看了一眼重彦,弯眼一笑,“那就让他直接找皇兄就是。”

大太监视线与赫连拓一对,瞬间就了解其意。

“是。”

还没等人散去,一个人匆匆忙忙的冲过侍卫的阻拦,气喘吁吁的跑到跑到殿前单膝跪下,仰头看向楼上的重彦,来人竟是被派去保护穆苏的战晔。

“主子,穆姑娘出事了。”

重彦一双墨眸瞬间厉了起来,翻身从上面一跃而下,一把拎起战晔的衣领,“我不是派你去护着她吗?!”

战晔不敢去直视重彦,只是自认理亏的低着头,“不……不是,穆姑娘没受伤,她现在在县衙的死牢里。”

“死牢?”

“穆姑娘被人诬陷杀死县令,新到那里的钦差连判都没判就把她下了死牢,还派了宫中的高手守在附近,暗卫没法进去。属下本想将她劫出,但是穆姑娘却说是……”战晔顿了顿,看了一眼一边的凤择梧,“怕是主子您的家事。”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powered by 带字头像 © 2017 WwW.daizitouxi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