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一朝梦醒情深至浅苏浅漓冷子明小说阅读

发布时间:2019-01-09 10:35

《一朝梦醒情深至浅》是作者“佳嘉”写的一部虐心感人的现代言情小说,小说又名《余生太长不想忘记你》、《你是我记忆深处的秘密》,主要讲述了苏浅漓与冷子明之间凄美的爱情故事。

一朝梦醒情深至浅苏浅漓冷子明小说阅读

章节试读:

世界都在崩塌,苏浅漓觉得自己看到了末日。

眼泪麻木的流,不知道是落在地板上还是落在心里。

苏浅漓呆呆的看着冷子明,目光空洞的骇人,面如死灰,“如果……我做不到怎么办?”

冷子明不耐烦,深邃的眸子满是厌恶,“那就去死!”

对于冷子明来说,江景别墅区无疑是他的监狱,每一刻都喘不过气来。

九年,这就像是无期徒刑,不断的折磨着他。

从来没有一个女人这样威胁过他,除了苏浅漓。也只有苏浅漓做到了。

拿着冷氏的未来做赌注,她赢了。

就算这九年来,她一直伏低做小又如何?他的恨从来没有减少过。

但冷子明怎么都没有想到,她居然这么恶毒,派人去杀害宋青青!

手握紧方向盘,深邃的眸子里满是腥风血雨。

黑色的陆虎在盘旋的公路上飞快的开。

他回去的时候,就看到小姑娘苍白着脸被绑在浴缸里,手腕上全都是血!要不是他早到一步!冷子明不敢往下想。

苏浅漓,这个疯女人!

车子很快就停在小区门口,冷子明提着一袋东西缓步进入。

门缓缓打开。

就看到一个小姑娘坐在沙发上,眸子亮晶晶的,一见到他,就弯成月牙,乖巧的放下遥控器,“子明,你来了。”

冷子明不着痕迹的皱眉,口气温和,“叫哥哥。”

宋青青调皮的笑着,目光落在他手里的袋子上,“子明给我带了什么好吃的?”

“零食。”冷子明跟着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上正在播放前几天,记者采访他的视频,“怎么在看这个?”

“子明忙,我就看看这个。”宋青青乖巧依旧,笑眯眯的凑过来,宛若一只小猫咪,“子明这几天可以陪着我吗?”

冷子明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这些年,他纠正了无数回,可是她就是不听,依旧奶声奶气的跟在他的身后叫他子明。

她不知道,每一次她这么叫的时候,他的心里总是多一份愧疚和仇恨。

愧疚是给夏日的,仇恨是给苏浅漓的。

握紧双手,他蓦地想起自己离开前,苏浅漓空洞的眸子,还有浑身颤抖的模样。就像是一个被人舍弃的玩具。

这么孤零零的摊在漆黑一片的别墅里。

“子明?”宋青青眨了眨眼睛,伸手,手腕上白色的纱布特别扎眼,隐约还可以看到渗出来的血迹。

“手没事了吗?”冷子明回神,将思绪抛之脑后。

巧笑倩兮,那一双眸子清澈透亮,闪烁光芒,就像是璀璨的星星,熠熠生辉。

这模样和夏日实在是相似。

冷子明不知道她是从哪里得知夏日的举动和习惯。

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总是觉得宋青青和夏日越来越相似。

手机兀自响起。

眉头一下子就皱起,这是苏浅漓的专属铃声。当初她执拗的要求他设定,为了图一个不一样。

她不知道,她从始至终都不一样。

冷子明从来没有这么厌恶一个人过。除了苏浅漓。

这三个字于他来说,就是噩梦。

第1章:他不爱她

“咕噜咕噜……”

水蒸气顶着锅盖,发出碰撞的声音。

伸手将,锅盖打开,一时间,整个厨房都热气腾腾。苏浅漓眯缝眸子,看着锅子里软糯的红糖莲藕。

浅灰色的眸子闪过悲溺,转瞬即逝。

手擦了擦围裙,将刚出炉的菜放在桌子上。

天际早就泛白。

一夜未眠,做了这一桌子菜。

玄关口传来脚步声,他来了!

拉扯着领带,眉头深皱,漆黑的眸子满是不耐烦。这是他回家一贯的模样。似乎回来不过是受苦。

苏浅漓走过去,伸手帮他脱衣服。高级的西装外套,袖口都是金色的浮雕,接过来放在衣架上,然后又蹲下身子,帮他脱鞋子。

垂眸,浓密的睫毛微动,投下一小片弧度,抿嘴,“回来了,饿了吧?我做了一桌子的菜,趁热吃一点。”

男人浑身僵硬,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任由苏浅漓服侍。可眼底的冷漠足以震碎眼前的温馨。

于他来说,这不过是受罪。

九年来,每一天,每一刻都是折磨。

这个女人越温柔,就越在提醒他。他和她的关系,不过是一张契约换来的。

将软绵的拖鞋放在男人的脚边,仰头。光影之下的五官,就像是浸泡在福尔马林里的尸体。

苏浅漓不是瞎子,怎么会不知道男人的情绪。

她爱他。爱了十一年。

爱到疯狂,甚至想到包养这个疯癫的词汇。

最可笑的是,她居然做到了。

那个时候,冷家出现经济危机。冷家来求苏家帮忙,她想也不想就向父亲提出要求,她要一个人,那就是冷子明。

她看着男人闪烁的眸子一点一点变得灰败,嘴唇颤抖,然后在那一张纸上写下自己的名字。

这是一张契约,其实就是冷子明的卖身契。

冷家获救了,可是苏浅漓和冷子明的纠葛开始了。

九年了,男人每次都拖到半夜才回来,因为她说过,每天都要回家。可他却从不在家里吃饭,家于他不过是宾馆。是一个必须回来的鸟笼。

九年来,是她在桎梏他的自由。

这一场婚姻,是她踏着他的尊严换来的。

她比谁都清楚,他不爱她。

起身,苏浅漓从男人的手里接过公文包,温柔依旧,“先吃饭吧。最近公司的事情很多吧?你都瘦了。”

伸手想要触碰,冷子明立马躲开。

避之如蛇蝎。

浅灰色的眸子瞬间暗下去,苏浅漓笑的勉强,“快看看,我做了什么好吃的。”

深邃的眸子越过苏浅漓消瘦的肩膀,落在桌子上,冷子明的脸色变得狰狞,“苏浅漓,你究竟什么时候才愿意放过我?”

咬牙切齿。

苏浅漓转头,看着一桌子的菜,这些菜都出自她的手,每一道都是他最喜欢的,笑了。

可是笑着笑着就哭起来。

九年了,就算是石头都应该焐热了。

可是,冷子明就是一块捂不热的冷石头,他厌恶她,或者说,他痛恨她。

九年了,人生有几个九年?

苏浅漓扯动嘴角,擦掉眼泪,长长的睫毛上沾染着细碎的泪花。

她知道,冷子明不会在乎她哭没哭。可是在自己爱的人面前,每一个女人都希望是最完美的。

苏浅漓也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女人。

“这些都是你爱吃的……”

话还没有说完,冷子明上前一步将桌子上的东西全都扫落在地上。

第2章:爱到蚀骨

满地都是狼藉。

苏浅漓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眼泪稀里哗啦的掉落,砸在嘴角,苦涩一片。

“你做这些干什么?”冷子明暴怒,猛地掐住她的脖子,眸子漆黑冰冷,“你把青青怎么了?”

终于听到这两个字了。

“怎么了?不都是你爱吃的吗”苏浅漓含笑,浑身颤栗,“不喜欢吗?”

足尖还是碎片,一个不小心,就会粉身碎骨。

这种战战兢兢的感觉,苏浅漓太熟悉了。九年来,她每天如履薄冰,看着这个男人,察觉着他的喜,怒,哀,乐。

“谁让你去找她的!”冷子明愤怒。

这个女人居然敢伤害青青!

苏浅漓颤抖一下,红着眼眶,“你在外面有女人了……”

这大概是全世界最没有气场的谴责了。就算知道冷子明在外面有女人,她还是舍不得他。

爱到蚀骨。

冷子明就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嗤笑一声,“早就有了。”

四个字狠狠地砸在心口,苏浅漓忽然间喘不过气来,胸口剧烈的起伏,眼眶挡不住泪水,大颗大颗的砸落。

“什么时候开始的?”苏浅漓的声音颤抖。

“一开始。”冷子明冷笑,收回手,“我和你不过是合同关系,你以为呢?冷太太。”

最后三个字,缓缓而出。

苏浅漓被打击的面目全非,颤抖着说不出话来。

原来,他从来没有喜欢过她。

九年来,自己做的每一件事,他都看不到。

苏浅漓花了九年的时间来打动冷子明,而冷子明却花了九年的时间去包养另外一个女人。

这个世界,实在是残忍。

如果不是今天接到这个电话,她一直都被蒙在鼓里。

她生活在象牙塔里,幡然醒悟的时候,才知道,疼痛可以这么撕心裂肺。由骨髓深处一点一点的扩散至全身,就像是癌细胞。只能这么绝望的看着它蔓延,一直到死亡。

那个叫宋青青的上午刚刚打来了示威电话,说了很多。

苏浅漓一个字都没有听进去。唯有一句话,“子明想和我在一起……”

冷子明想要相守一生的人不是她,就算他们结婚了,就算她陪了他九年,可是在他心里的那个人始终不是她。

她爱他,可是他的心里装着另外一个人。

同床异梦。

更何况还是被逼着上的床?

苏浅漓想笑,她浑身颤抖,就像是一个被玩坏的洋娃娃,“你爱我吗?哪怕只有一点点,你爱过我吗?”

空旷的客厅,回应苏浅漓的只有男人的沉默。

这种沉默更加让人绝望,绝望到连呼吸都是困难的。

苏浅漓猛地抓住男人的手,力气大的出奇,目光闪烁着奇异的光芒,嘴唇颤抖,“和我做,你要我好不好?”

只有在他们彼此纠缠的时候,她才能感受到他是真实存在在她身边的。

冷子明皱眉,甩开她的手,“苏浅漓,你真是我见过最下贱的女人!”

厌恶,厌恶!他的眼里除了厌恶还是厌恶。

苏浅漓看不到任何别的情绪。她也想象不出,这个男人和那个宋青青在一起的时候会是怎么样子的温柔。

这个画面该有多残忍?

第3章:你去死吧!

苏浅漓闭上眼睛,痛苦的笑,声音在安静的别墅里面响彻心扉。

“你忘了,我们是有契约的。这是你的义务!冷子明,你凭什么拒绝金主!”

字字句句,说出去,却伤的是她的心。

苏浅漓看着冷子明那一张阴沉的脸,此时此刻,唐就像是一头狼,眨着碧幽的眼睛看着她,如果杀人不犯法,苏浅漓一定死了无数回了。

天旋地转,苏浅漓猛地被抱起来,转身就压在冰冷的地板上。

这种耻辱的姿势,宛若野兽。

苏浅漓疼的瑟缩,却不肯吭声!

大手粗粝,抚摸着她纤细的脖子,冷子明冷笑,“想要是吗?那就让你要个够。”

这句话就像是毒药,缓缓地注射入苏浅漓的心脏,瞬间,心跳就消失了,她愣在原地,浑身冰冷。

他把她压在沙发上,不想看到她的脸,更不想让她看到他高潮时的表情!

眼泪狠狠地砸落在冰冷的大理石上,苏浅漓的手指甲摩擦着光滑的地板,疼的撕心裂肺。

“冷子明,你不会离开我的对不对?”

回答她的是男人粗暴的动作,就在这狼藉的客厅,这冰冷的地板,以最羞耻的姿势。

苏浅漓觉得自己的心随着动作支离破碎。

好累,好累。

九年了,她每天假装一个好太太。从一个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千金小姐变成一个情绪敏感的神经病。

她的心里满满的都是冷子明。

她给他自由,却也亲手折断了他的翅膀。

这一切不过是自己作孽。

九年了,男人每次回家都是半夜,每次上床都是醉酒的时候。

似乎,她于他不过发泄,还是不得不的发泄。

苏浅漓怎么会不知道他的心?她天真的以为,就算这样也没关系,人在就好,总有一天,她可以将他的心也找回来。

一直到今天,她接到电话。

电话那头是一个温柔的声音,怯生生的,“请问是苏浅漓小姐吗?”

“你好,你是谁?”苏浅漓一边翻着最新的杂志,一边思考着要不要买上面的化妆品,并没有很在意电话那头的人。

“我是宋青青。”

“嗯。”翻了一页,苏浅漓想着,等冷子明回来要做什么好吃的。

“子明最近很痛苦。”

思索瞬间断了,苏浅漓的口气变得冰冷,“你说什么?你到底是谁?”

“我是宋青青。”对方依旧软糯,似乎还很害怕,“子明想和我在一起……”

心碎了,苏浅漓觉得自己就像是一个笑话,

她才是冷太太,为什么面对小三,她要这么狼狈。

因为,冷子明不爱她!

她没有筹码,她甚至不敢问,我和宋青青你选哪一个。她的婚姻,她冷太太的地位!不过是因为九年前的那一张契约。

苏浅漓放下电话的时候,才反应过来,原来梦醒了。

梦醒是什么感觉?

疼!

苏浅漓看不到男人的表情,只能盯着大理石上模糊不断耸动的影子,心口堵得厉害,张嘴,一个字都发不出来。

膝盖疼的厉害,身子也疼的厉害。

可是她舍不得喊停,这是他们的缠绵,哪怕是粗暴的,哪怕是耻辱的。

结束的时候,冷子明没有停留,摔门离开。

第4章 对不起有用吗

苏浅漓趴在地上,一动不动。

眼泪早就干涸了,脸上冰冷刺骨。

也不知道趴了多久,她才缓缓起身,上楼,洗澡,收拾自己。

坐在梳妆台前,看着镜子里面的自己,满脸浮肿,眼下一圈乌黑,眼睛哭肿了,嘴角僵硬的上扬。

笑的比哭的难看。

苏浅漓扭过头,别墅空荡荡的,除了自己没有别人。

其实,这里才是苏浅漓的牢笼。

手机震动,是一条短信,“对不起,我不应该打扰你。”

苏浅漓看着这一条抱歉短信,心口堵得慌。

这九年,她终究为自己当初的自私任性付出了代价。

她每天为他烧饭做菜,收拾家里。

这么大的别墅,她故意不请佣人,每一寸的地板都是她亲手擦拭的。

这里是她和子明的家!

可是男人呢?

看着手机,苏浅漓想象着手机对面的那个女人的模样。

她得到了他的人,却一辈子都失去他的心了。

手颤抖着,狠狠地捏着手机,苏浅漓咬唇回复。

“对不起有用吗?”

发完这条短信,苏浅漓就将手机扔到一边,闷头睡了一觉。

梦里,她看到冷子明和一个女孩子在一起,他笑的很温柔,是那种无法想象的温柔,阳光和煦,苏浅漓却冷得刺骨。

她就站在他的面前,可是冷子明却恍若未见。

“子明!子明!”苏浅漓想要呼唤他,不想让他离她而去,这是她爱了九年的男人。

伸手,手掌却穿过男人的身体。

想要拥抱,到头来怀里空空如也。

冷子明自顾自的低头看着身边娇小可爱的女人,温柔的呢喃着什么。

看着两个人的背影,泪流满面。

猛地睁开眼,窗户不知道什么时候打开,风吹动纱窗,她整个人缩在床角。

起身去关窗户,却看到一辆黑色的车,熟悉的样子。

这是冷子明的车!

“怦!”

门被粗暴的推开,重重的撞在墙上,又剧烈的弹回来。

冷子明大步流星,深邃的眸子弥漫着滔天的杀气,伸手掐住苏浅漓的脖子,“你这个恶毒的女人!”

刚刚睡醒,苏浅漓的脸上还挂着泪水,看上去楚楚可怜。

“你以为没有青青我就会爱上你吗?”冷子明低沉着脸,愤怒无比,手不断的用力,“你以为我会喜欢你这个蛇蝎心肠的女人吗?”

苏浅漓想要笑,这是这九年来她第一次听到他说这么多话。不是因为别的,而是因为一个被包养的女人。

她在他的心里到底算什么?

“你要掐死我?”声音沙哑,苏浅漓没有挣扎。

冷子明甩开手,狞笑,“要你死,还不需要我动手。”

这哪里是夫妻,这分明是仇人!

苏浅漓想笑,可是心口疼的实在是太厉害了,她捂着胸,悲伤道,“为什么这么讨厌我?冷子明,我也是有心的人!我爱了你九年,就算是个洋娃娃,就算是阿猫阿狗,都会有感情的!”

“冷子明,你有心吗?”

颤抖的双手,伸过去,想要抚摸这颗心脏,想要知道是不是一如既往的冰冷。

坚实的胸口,紧致的肌肉下,那颗心强劲有力的跳动。

苏浅漓感受到了!

他是活的!

第5章 对不起有用吗

那是为什么?为什么她做什么都感动不了他?

爱到头的时候,苏浅漓感受到深深的疲倦。她用尽一切方法去爱冷子明,最后的最后,她已经不知道应该怎么爱了。

她累了。

她后悔了。

她已经为自己的自私付出了惨痛的代价。

冷子明冷笑,身上是一件白色的衬衫,因为粗暴的动作,扣子被挣扎掉了,露出大片麦色紧致的肌肤,这一片美好足以勾引人的眼球。

“我有心,也不会用在你的身上。”

他厌恶自己到这个地步!

苏浅漓嘴唇惨白,颤抖,“我是你的妻子!”就像是一条被捕上岸的鱼,正在做最后的挣扎。

冷子明挑眉,漆黑的眸子闪烁,宛若万年的冰窖,“这个位置怎么来的,你我心知肚明。”

瞳仁清湛凛冽,薄唇抿成一条直线,似乎连投下的小片阴影都带着厌恶的情绪。他是真的痛恨自己到了极点。

“就算这件事掩盖的好,我也不会放过你的!”冷子明愤怒异常,就像是一只咆哮的狮子。

“你说什么?”苏浅漓愣住。

“你杀了青青!”

脑袋一片轰鸣,嘴唇翕张,喉咙深处就像是有一天蝰蛇正在蠕动,火烧火燎。

那个宋青青死了?

很快,苏浅漓就苦笑起来。

冷子明见她笑的乖张,脸色就更加难看,“你这个疯女人!”

喉咙被桎梏,嗓子下面痒得厉害,于是苏浅漓剧烈的咳嗽,呼吸急促,“她死了……关我什么事请?”

冷子明猛地松开手。

苏浅漓就跌倒在地上,狼狈。

居高临下的看着女人,眸子冰冷,就像是一滩深水,里面沉溺着无数的寒冰,只是一眼就让人冷到骨子里。

“最该死的人是你!”

这句话就像是审判,苏浅漓停下身子的颤抖,迷茫的抬头,倏尔笑起来,“是啊,我该死!我错了,我不该爱你。”

眼泪汹涌,模糊视线。

苏浅漓看着男人暴走的样子,心里疼的更加厉害。

九年啊,她爱了他九年。她爱了他多久,他就恨了她多久。

九年来,苏浅漓一直努力想要活成他喜欢的模样。

冷子明不喜欢去夜店,她就不去。

冷子明不喜欢颜料的味道,她就扔到了所有的颜料,抛弃了学了十年的美术。

冷子明不喜欢动物,她一直没有养过动物。

冷子明花粉过敏,家里也没有一株植物。

冷子明不喜欢……

苏浅漓改了很多,她爱上做菜,爱上食谱,爱上看书,爱上财经频道。她扔掉了夸张的首饰和衣服,扔掉了重重的颜料和画板。

她改的不是她了。改的面目全非。

曾经的苏浅漓早就在这漫长的就年里,一点一点被闷住,最后窒息而死。

如今的苏浅漓,是一个为人制定的存在。

她的一举一动,都是为冷子明准备的。

她的眼里,她的世界唯独一个冷子明。

其实,是苏浅漓把自己逼上了绝路。

如今,无路可走。

“求你。”冷子明冷静异常,眸子漆黑,倒映着此时慌乱的苏浅漓,一字一顿,“不要爱我。”

这句话无疑就是死刑。

苏浅漓张了张嘴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如鲠在喉。

他让她不要爱了!

子明叫她不要爱了!

不爱冷子明的苏浅漓还能做什么?

powered by 带字头像 © 2017 WwW.daizitouxi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