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顾筱言雷霆-入骨缠绵总裁轻点爱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9-01-09 10:35

顾筱言、雷霆是《入骨缠绵总裁轻点爱》小说主角,主要讲述了他莫名其妙出现在她家,受伤,还被下了情药,一夜的翻云覆雨之后,他们还会有联系吗?一切看看吧!

入骨缠绵总裁轻点爱by小甜甜在线阅读

免费试读

雷家。

“顾小姐好。”门外一排女仆弯腰致礼。一上午没见顾筱言,雷霆的心跟猫抓一样。

昨夜那小女人承欢的神情,异常淫媚的声音,勾的他心痒痒。明明是害怕的,却还是强装镇定。

这女人,怎么那么对胃口?

想着,坐在沙发上的雷霆勾起一抹笑容。

“去哪了?”见到顾筱言过来,一伸臂便牢牢地将她抱入怀中。

“去医院了。”顾筱言不自在地扭了扭身子,无意间却蹭起了男人的火。

头埋在女人白皙纤弱的颈间,鼻息都是那种她独有的淡香,不是香水味,却令人沉醉。

“嗯。”雷霆懒懒地回答。

“雷霆,我们的关系………什么时候可以结束?”顾筱言看着雷霆心情不错,便试探着问道。

“等我玩腻了。”雷霆微微有些不悦。

玩腻?顾筱言浑身发冷,她不知道这样要持续多长时间。

“你就这么想离开我?”阴鸷的双眸危险地眯起。

“雷霆,我不可能一辈子做你的情妇,我……唔”脖子突然被扼住,眼前的男人一点一点用力,她有些喘不过气。

“做了我的人,就只能乖乖听我的,你是我明码标价买下来的,顾筱言,这由不得你。”

真想掐死她这个死女人。

“啊呼——呼——”脖子上的束缚突然撤下,她大口呼吸着新鲜空气。

这个,暴君。

“……我知道了。”长发遮住她复杂的神情。

“晚上做饭,我会回来。”说完,雷霆便走了。

气死他算了,亏他推掉了公司的事情回来看这个女人。

雷霆不爽地扯开脖子上的领带。座前开车的司机大气不敢出。

是夜,顾筱言按照雷霆的吩咐,自己亲自下厨做了几个菜,想问问几个女仆雷霆的忌口和爱好,可女仆见到她纷纷作鸟兽散,只说不敢帮忙。

这个……混蛋!

墙上的时针摆过了10点,雷霆还未回来,桌上的菜早已被热过两遍,失去了本来的味道,现在也在逐渐冷却。

这个男人,真让人捉摸不透。

只是一夜的交易,她的人生便从此与他纠缠在一起。

他是S市高高在上的太子爷,权势大,手段狠,多少女人挖空心思都想上他的床,他的确也花名在外,名模巨星,报纸上几乎天天都是他的新闻。

而她,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人,只想拥有简单的人生,平淡的幸福,他,到底是看上了她哪一点?

“顾小姐,夜深了,披件外套吧。”在雷家服侍了几十年的赵妈给她拿来了一件厚外套。

“谢谢你,赵妈。”顾筱言对她笑笑。

“顾小姐可是我们爷第一个带回雷家的女人呢。”赵妈笑着拍拍她的背,“我还没见过爷如此关心一个女人。”

“呵,算了吧,我还是担受不起这份荣幸。”顾筱言嘲讽道。

“不是的,顾小姐,我们爷………”身后的门被推开,赵妈噤声,不敢言语。

雷霆看着眼前没有什么神情的顾筱言,火就窜上来了。忍了忍,甩了一串钥匙在桌上。

“车的钥匙,我知道你有驾照,以后开车过来。”

顾筱言微愕,随即拒绝道:“不用,我……。”

突然有了一辆豪车,怎么可能不被小静发现?到时候她又该找什么借口?

“顾筱言你别不识好歹。”他雷霆第一次给女人钥匙,居然被拒绝了,真后悔上午没掐死这女人。

“……雷霆”顾筱言尽量放软了神情,“我不需要这些,我……我需要有我自己的安排。”更需要自由,顾筱言后半句忍住没有说出来。

“你再拒绝一次试试?顾筱言,你别挑战我的耐性。”

见雷霆脸色阴沉,她还是选择暂时不说为好。

“吃饭吧,菜都快凉了,赵妈刚去又热了一遍。”

“你做的?”雷霆挑了挑眉,心情微微好转。

敢情这男人让她做饭,是一时兴起?过后就忘?

眼角抽了抽,抑制住想打人的冲动?

“嗯,不愿吃就算了,我让人拿去倒掉。”顾筱言有些愠怒。

“放下,我让你动了吗?”雷霆夹起一片牛肉放进嘴里,嗯,平凡的味道。不过,这女人,也算是尽心了。

“过来。”雷霆邪痞地指了指自己的怀。

顾筱言翻了个白眼,正要坐到他旁边,只见椅子被狠狠地踹到一边,男人得意地望着她。

一伸手,他便将她强行扯到怀中。

“女人,学乖点。”顾筱言默然,她还不够听话吗?

鼻息间,全是男人冷冽的古龙水味,低头,锁骨处一个吻痕赫然出现。

除了心,她的一切全被这个男人占据。他霸道,自大,狂妄,他是手段狠厉的雷霆,自然有的是办法让她乖乖听话。

是啊,除了这颗心,她还有什么是属于自己的?

第一章:陌生的男人 

天,阴沉着,窗外淅淅沥沥的雨声敲打着窗户,发出“滴答滴答”的声音,顾筱言坐在窗边,发呆地望着天空。不时有丝丝的冷风吹来,她下意识地瑟缩了一下,抱住自己,企图获取些许的温暖。

“筱言啊,你妈妈的病,真的不能再拖了。二十万,你到底什么时候拿来?”继父的话让她愧疚,不安。“让我想想,张叔叔,你先照顾我妈,我会想办法筹钱的,求你了。”跪在医院冰冷的瓷砖上,她想起在重症医护室的母亲,咬住下唇,眼泪却不自觉地掉下来。

“要想治好你妈妈的病,就拿钱,三天,我给你三天,三天后,你必须拿出二十万。”继父嫌恶地看了她一眼,仿佛沾染了晦气一般,走开了。

“灾星,走哪克哪。”听见继父的话,顾筱言没有反驳,只是默默地站起来。对啊,她从小就被人骂灾星,七岁生日那年,父亲赶来庆祝她的生辰,却意外出车祸身亡。自从那以后,母亲就带着她独自生活。前年才接受张叔的追求,改嫁了。

她无所谓,只要母亲过的好就行。

但是小巷里最不缺的就是到处嚼舌根的长舌妇,母亲又生性温和,待人处事并不愿与人起冲突,久而久之,她们母女俩背后的闲话是越来越多了。

她不是不知道母亲担负的压力有多大,所以她努力读书,考到本市最好的S大………可是,老天就是不眷顾她,上大学第二年,母亲就被诊断出癌症,如果不及时治疗,她最终也会失去这唯一的亲人。

二十万,她该怎么办。

带着忧虑,顾筱言睡去,少女姣好的面容覆上一层淡淡的愁容。外面的雨,下的更大了,小巷里安静下来。

“老大,还没找到雷霆。”小巷外,几个穿着黑色西装的人拿着枪,一个保镖低声向为首的人说道。“废物!一个中了枪的人都找不到。”为首的人狠狠地踹了他一脚。

“老大……老大,他走不远的,他不仅中了枪,他还中了我们的迷情散,腿脚走不快的,这么大的雨,血腥味被冲淡了也有可能,我们继续找。”

“给我掘地三尺也要找到他。”男人眼中森森的寒意,厉声道。

半夜,顾筱言朦胧中听到家中似乎有窸窸窣窣的声音,还有粗重的呼吸声。她猛地惊醒,家里进贼了?

她顺手操起床边的剪刀,小心翼翼地向客厅走去。墙角,似乎有一个黑影,灵敏的鼻子让她瞬间嗅到一股浓重的血腥味,她的心提到了嗓子眼。

“谁……谁在那里?出来,再不出来我就报警了。”顾筱言咽了咽唾沫,心紧张到了极点。

一道惊雷自窗外炸起,照亮了那个男人的面容。

剑眉星目,轮廓硬朗,黑亮深邃的眸中满是警惕和狠辣,头发被雨丝打湿,服帖地附在额头,骨节分明的大手紧紧按住一旁的肩膀。

顾筱言猜想,他应是肩膀受伤了。

她看到男人的指缝间,鲜红的血正在滴落。

“女人,你最好闭嘴。”他艰难地威胁道。“你受伤了,家里有药,我可以给你包扎。”顾筱言放下手里的剪刀,表示自己没有敌意,然后从抽屉拿出急救箱,靠近他。

雷霆看着眼前娇小纤弱的女人,约莫二十岁左右的样子,一身白色的棉麻睡衣,黑长的头发,五官干净却不失柔美,是个美人。

顾筱言坐在雷霆身旁,小心地脱下他身上的西装,肩上的伤口大约指甲大小,顾筱言忽略了那很像子弹的伤口,拿起酒精,纱布,灵巧地包扎起来。

子弹已经被匕首挖出,只是血还在流。顾筱言凭着在学校学到的一点急救知识,包扎起来。

血渐渐被止住。

鼻息间,女人身上淡淡的香味瞬间点起了他身上压抑许久的燥热,迷情药的功效又开始发作,雷霆烦躁地甩了甩头,却生出更多欲望想要将眼前的女人压在身下。

顾筱言察觉出他的躁动,摸了摸他的额头,只觉得滚烫一片。“你可能发烧了,我这里有………啊……”女人冰凉柔软的触感让他再也抑制不住,直接将她推倒在沙发下的地毯。

第二章:交易

“卖给我,现在,只要一夜,你可以开价。”顾筱言看到男人眸中升腾的欲望,甚至能直观地感受到他某处不安分的挣扎。

“先生,我是为了我的安全才给你包扎的,请你放开我。”顾筱言想要挣脱他的禁锢,扭动的身躯却点燃他更大的欲火。

“你开价,我付得起。我是S市的雷霆。”男人低头,埋在她的脖颈旁,吻下一个个暧昧的痕迹。

雷霆,S市大名鼎鼎的钻石总裁,旗下的雷氏企业是S市最大的企业,而雷霆是无数名媛小姐梦寐以求的最佳伴侣和梦中情人。

怪不得,那一瞬间见到他的时候,顾筱言就有一种熟悉的感觉,她在报纸上看到过他。

而他,身上格外滚烫的体温,也有些奇怪。

似乎,被下药了?迷情香?

脑中突然惊起白天的话。

“筱言啊,你母亲的病撑不了多久……”二十万,她需要二十万。

她仿佛抓到一根救命稻草一般,乞求般的望向他的眼眸,低声道:“三十万,我只要三十万,我可以把我卖给你。我还是干净的女人。我可以。”三十万,她母亲的病,她母亲的后续疗养,足够了。

顾不得多想雷霆为何会出现在她家,受伤,被下药,但她知道,他现在需要一个女人,而她,需要钱。

男人冷哼了一声,算是回应。看着女人淡粉色的唇瓣,他吻了上去,随即便成霸道的啃噬。

顾筱言紧张着,她隐约有些害怕,却笨拙地回应他。“女人,你很好。”男人轻笑一声,扯开睡衣,露出女人白嫩,玲珑的身躯。

窗外雨声大作,屋内却旖旎一片。燥热让雷霆几乎失去了理智,他只想将眼前的女人吞吃入腹。他抚摸着女人的身躯,只觉得滑腻如锦缎。

低低的娇吟声传入耳中,雷霆低吼一声,屋内的温度骤然升温,男人磁性般的性感与女人娇柔的声音交织在一起。

一夜的翻云覆雨。

清晨的阳光照入屋内,生物钟准时的顾筱言睁开惺忪的眼睛,身上的薄毯滑落,露出青青紫紫的痕迹,如果不是身体的酸痛让她清醒地认识到昨夜真的发生了什么,她会以为那只是个梦。

身旁的男人早已不见,留下的只有空气中浓重欢爱的味道和淡淡的古龙水香味。

抬头望了望墙上的闹钟,已经九点半了。该死,要迟到了。算了,今天请假吧。

顾筱言努力支撑起身子,却不小心扫到了桌子上的东西,一张支票滑落,金额……俨然就是她昨天向雷霆要价的三十万。

一阵屈辱袭来,眼泪不自觉地掉了下来。脑海中零碎的片段不断地提醒她,她昨夜是如何取悦那个男人。

罢了,这是她求来的,有什么好哭的。至少,妈妈有救了。

匆匆洗过澡,在楼下的药店买了紧急避孕药,便和着水吞下一片。

即使是在安全期,她还是需要保证自己没有威胁。

雨后的天,格外明朗,阳光温暖,顾筱言却无心欣赏,从银行拿钱出来的那一刻,她只觉得,以后有妈妈就够了。

“雷霆,昨夜可真是激烈啊,带着伤还能玩。”郊外,一栋豪华的别墅里,唐枫玩味地指了指脖子。

“找到昨夜追杀的人了吗?都清理干净了吗?”雷霆好似没有听到一般,自顾自地盯着眼前的笔记本电脑。

“那可不,这帮老家伙,活腻了,我已经命人全部清理了。不过,雷霆,告诉我吧,昨夜你上的那个女人,感觉怎么样。”唐秋不依不饶地打趣道。

“没事就回你唐家,我还有事,赶紧滚。”

走进房间,雷霆看着桌上脏污的西装,慢慢地拿起在鼻尖轻嗅,还有那个女人的味道,很干净,纯粹。

女仆想要拿去处理掉,却被他阻拦。不知道为什么,他想见她。

昨夜女人笨拙的讨好,取悦,大大地刺激了他的欲望,破碎的娇吟声,柔柔的哀叫,让他血脉贲张,几乎失控。他不是第一次玩女人,但是这种失控的感觉却是第一次。

那双晶亮的眸子在情欲下蒙上了一层水雾,他就这样看着她,一点一点地吃掉她。

镜中的男人英俊,完美得无可挑剔,微微偏头,靠近锁骨的地方,一个细小的吻痕赫然出现,伴随着清晰的牙印。

小野猫。他低低地笑了一声,心情大好。

留个女人在身边,好像,也不是那么差。

第三章:包养? 

“张叔,这是十万,我已经缴付了我妈拖欠的医药费,剩下的钱,就麻烦你照顾好我妈了。”顾筱言把银行卡交给张叔,淡淡地说道。

“你这孩子,有钱就行。张叔啊,一定照顾好你妈。放心吧。”男人见钱眼开,眉开眼笑地拿着水壶打水去了。

妈,女儿答应你,一定会好好活着。你也要答应女儿,身体快点康复起来。

隔着监护室的玻璃,母亲的身上插满了管子,顾筱言默默地伫立了许久,心中复杂万分。

“以后我们都要好好的~~”手机铃音响起,顾筱言慌忙擦掉眼泪,接道:“喂,小静,我在医院,有事么?”

“言言啊,你快回学校吧,有大事了。”电话里好友小静着急地喊道。

不安弥漫在心头。

“好的,我马上回去。”

偌大的办公桌旁,雷霆修长的手指一下一下地扣着桌面,发出沉闷的砰砰声,身旁是不停擦着冷汗的校长。

“那个,雷总,我已经让人通知了顾筱言同学,她应该马上就会到了。”校长心里叫苦不迭,不知道这个顾筱言惹到雷霆哪里,竟指名道姓地要她。

楼外,严静静正焦急地等着她。“小静,我在这,怎么了,出什么事了?”顾筱言匆匆忙忙地跑过来,看样子是不知道那个男人已经来了。

“言言啊,你认识雷霆吗?今天他带了一群人来学校,指名道姓地要见你,现在正在校长办公室呢。”

雷霆,顾筱言听到这个名字如遭雷击。距离那件事已经过去一个星期了,她本以为就是一夜情色交易,怎么现在那个男人居然来学校找她?

顾筱言稳了稳身子,略微冷静地说道:“不认识啊,可能找错人了吧。我去看看,解释清楚就好了。”

“那我陪你去,我……”严静静看到她的样子,关切地说。

“不……不用……小静,我……我是说应该没什么事情,你不用陪我去。你……你今天不是有课吗?别耽搁了,我一个人也行。”顾筱言慌忙拒绝道,她从心底里不想小静知道这件事。

“那好吧,你解决完了告诉我。”顾筱言努力挤出一个笑容,点了点头。

一步一步,踏入勤政楼,顾筱言心乱如麻,她不知道自己要面对什么,更不知道雷霆为何要找她?

“砰砰。”“请进。”推开校长办公室的门,抬眼便看到了那个男人。

修长笔直的双腿随意地放于桌上,剪裁得体的西装完美得衬托出他的身材,俊美邪肆的眉眼只需看上一眼,便能让人沉醉进去。但他是雷霆。

雷霆,他的手腕无愧于他的名字。

抬眼的那一刻,目光相撞,她从他眼中看到了升腾起的兴趣,占有。

“顾筱言同学啊,你可算来了,雷总都在这里等了你很长时间了。”校长总算松了一口气,忙招呼顾筱言坐下。

“校长,我……”顾筱言刚想说什么,被一道悦耳低沉的声音打断。

“都出去。”

校长不敢说什么,只得忙关好门,吩咐别人不许靠近。

雷霆看着眼前的小女人,轻笑了一声,走到她跟前。

“小野猫,记得我吗?”顾筱言定了定心神,微笑着答道:“雷先生,我们应该从未见过面吧。”她不想与这种人有什么纠葛。

“哦?一个星期前,顾筱言小姐拿着我的支票,在银行取走了三十万,可有此事?若是从未见过,那么,顾小姐的钱是从哪来呢?”雷霆不客气地戳穿顾筱言拙劣的谎言。

“还有,”雷霆凑到她耳旁,邪痞地轻声说道,“你大腿内侧的那颗痣挺可爱的。”

顿时,顾筱言又羞又急,她恨恨地看着他,直捣黄龙:“你究竟想干什么?”

“很简单,跟着我,我包养你做我的情妇。”雷霆也并未隐瞒,直接地说出他的目的。

“呵?”顾筱言像是听到了一个天大的笑话,“雷先生在S市呼风唤雨,要什么女人没有,怎么非要我一个平凡无奇的女人?我不愿意。”

“你可以考虑考虑,三天后,浅水湾186号,我等你。”雷霆似乎势在必得。

“我不会去的,你放心。”说完,顾筱言便想拉开门,走出这个压抑的房间。

“你母亲还在治病吧。”顾筱言不可思议地回头望着他,“你威胁我?”

雷霆并未回答,只是淡淡地说了一句:“我不会用这种手段强迫女人,只不过我想提醒你,三十万,对你应该不够。”

第四章:跑路 

怀着对母亲安危的巨大担忧,顾筱言顾不得多想什么,打了车就直奔医院。

看到母亲安然无恙,顾筱言的心稍微定了定,雷霆的话,到底什么意思?

到了中午,顾筱言没有看到张叔回来,便耐心等着,同时跟隔壁床的一个阿姨随意聊着。

“筱言啊,你叫的那个张叔,是你继父吧?”隔壁床也来陪护病人的阿姨问道。“嗯,是,我妈生病了,张叔过来照顾。”

不料阿姨叹了一口气,略带悲悯地说:“他……估计是抛下你母亲一个人跑了。”顾筱言腾地一下子站起来,忙问道是怎么回事。

“前天我都没见那个男人来照顾你母亲,本以为他是临时有事,我便连带着一块照顾你母亲,可这都好几天了,也没见人来。这可不,今天见你了,就想跟你说一声。”

顾筱言的脑子嗡的一声炸了,她颤抖着手拿出手机,拨出张叔的号码:“对不起,您拨打的号码已关机,sorry……”

张叔,带着钱,跑了………

那一刻,她真恨自己为什么要轻信别人,那可是母亲后续救命的钱啊。

“筱言?筱言?你没事吧。”隔壁阿姨有些担忧地问她。“没事,阿姨,这样吧,您……您能不能再帮我照顾我妈几天,我这里有点事。”说着,从钱包里翻出了几张皱皱巴巴的钞票。“这是三百,您先拿着,我这边会再拿钱给您的。我妈她还没醒,真的求您照顾照顾她,我再想想办法,您看行吗?”

顾筱言不知道该说什么,阿姨收下了钱,安慰了几句,便也没有多说什么。

走出医院,看着外面车水马龙,川流不息,芸芸众生尚且有一方安隅,她又该何去何从?

“浅水湾186号,我给你时间考虑。”“三十万可能对你不太够。”雷霆的话骤然出现在她脑海里。

情妇?包养?顾筱言,你真的要沦落到靠卖身才能救母亲了吗?

先不要想那么多了,先去警局报警再说。

顾筱言狠狠地啐了自己一口,压制住那个念头。

天色已晚,灯火通明的别墅里,雷霆正忙着处理手头的事务。

“爷,人抓到了,要不要现在……”手下第一席的黑蛇急匆匆地来报告。

“不急,先带去黑牢。”“是。”

酸臭弥漫在幽暗的地下室里,不时有硕大的老鼠在偷偷啃啮着腐肉,咯吱咯吱的声音令人胆寒。刑具全部摆在一旁供人随时取用。

这是雷家的黑牢,有来无回。

一个浑身血迹的男人气息奄奄地躺在地上,不时抽搐几下。

“这小子,嘴够硬的,这都过了一遍了,还是没吐出来半个字。”几个拿着鞭子的人嘀咕着。

“哼,再硬的嘴,在爷的手段下,没有撬不开的。”

皮鞋踏着楼梯的声音由远及近地响起,在这阴森的环境下却显得格外诡谲。刚才那几个小声讨论的人,听到声音,纷纷闭了嘴,静静等待着。

“爷!”雷霆随意地摆了摆手,淡淡地说道:“说了没?”几个人惭愧地摇了摇头。

“下去吧。”身边黑蛇不耐烦地挥挥手,恭敬地问向正在戴手套的雷霆:“爷?您这是要自己动手?”

“嗯,好久没动手了,都生了。你也下去吧,我自己来。”雷霆的唇角勾起了一抹邪肆的笑容,兴奋之情蠢蠢欲动。

黑蛇不禁为地下躺着的人哀叹,早点说出来多好,非要挨爷的手段,这下不死也要脱层皮。

“黑蛇哥,你怎么出来了,爷要亲自审吗?”外面站着的几个人看到黑蛇出来,疑惑地问道。

“爷今天心情好,想自己玩玩,你们几个在这守着就行。”黑蛇说完,顺手点了一根烟。

这下兄弟们都知道怎么回事了,也不多问,插科打诨起来。

不多时,就听见里面一声凄厉的叫喊,随即又低下去。

“凌家,凌万澈,黑蛇,给我废了他们在S市的走狗,一群不长眼的杂碎。”雷霆优雅地擦了擦指尖的血渍,眼角的狠厉一闪而过。

“是。”

黑蛇眼中暗芒划过,凌家,是他们雷家最强劲的对手,素来手段卑鄙,行动狠辣,视爷为眼中钉,肉中刺,无时不刻都想除掉他,看来,这次爷的眼中是容不下这只乱叫的狗了。

夜晚,凌家。

“什么?全被干掉了?废物,都给我滚,滚!重新安排人,一定要在S市给我扎根!”凌万澈大怒,重重地甩了手下一个巴掌。

“雷霆,你等着,总有一天,我要你跪在我面前,舔我的鞋。”凌万澈阴柔的脸狰狞起来。

第五章:签订契约

很快,两天匆匆而过,警局那里根本一点消息也没有,也在这两天,筱言母亲的病情迅速恶化,颤抖着手签下病危通知书的那一刻,顾筱言恨不得替母亲受罪。

幼时他们一家是多么快乐啊,家里虽然不富有,可她是爸爸妈妈的宝贝。可是,七岁生日那天晚上,满心欢喜等着父亲归来带礼物的她,却被母亲带到了医院。

父亲,没了。

医院刺鼻的消毒水味道深深地刺激着她的感官,冰冷的瓷砖,母亲哭红的眼睛,成为她七岁生日中最深刻的印象。

自那以后,她再也没过过生日。

而现在,她又要失去母亲了吗?命运竟如此善嫉,就不肯就给她最后的希望吗?

“浅水湾186号………”顾筱言下意识地念出这串数字。

心里,渐渐坚定了一个想法。

是夜,凉风吹拂起顾筱言的长发,她坐在出租车里,呆呆地望着窗外的夜色。

夜,是人心欲望的开始,也是光明退却的时间。

“小姐,浅水湾到了,车费一共是八十九元。”司机师傅的话打断了顾筱言的思绪,她收回目光,从钱夹里拿出钱。

新买的高跟鞋并不合脚,脚跟隐隐作痛,许是磨破了吧。走在路上,顾筱言的心一直很平静。

也许,不是平静,是心死了吧。

“你好,我是顾筱言,我找雷霆先生。”站在门外按响门铃后,一个管家似的人探出了头。

“顾小姐,雷先生等您很久了。”

听到她的名字后,管家默默地打开门,引人带她走上楼。

不愧是S市的龙头贵族,雷家的别墅可谓是富丽堂皇,脚下踩着柔软的红毯,走廊边不时出现的精巧摆设,墙上价值不菲的油画,无一不显露出主人的身家和气派。

“雷先生在里面。”女仆恭敬地为她拉开眼前的门,低声说道。

眼前的门缓缓打开,顾筱言知道,她已经没有回头路了。

眼前的男人一身华贵的银色睡袍,头发微湿,空气中是淡淡的古龙水味道。看到她来,男人眼角勾起一抹笑意,将手中的红酒一饮而尽。

“小野猫,想通了?”雷霆在找她之前就已经将情况打听的一清二楚,包括母亲重病,继父跑路,他的小野猫,现在可缺钱得紧呢。

“雷霆,我答应你。”顾筱言终究是说出了那句话。

“很好,你做出了一个正确的决定。过来吧,今天起,你就住在雷家。”眼前的小女人明明还是害怕着,却强装镇定地走过来。

他的眼神游走在她的身上,很好,这件蓝色长裙充分地表现出她的气质,女人白皙的肌肤,黑长的头发,干净柔美的五官,怎么看怎么顺眼。

他挑的女人,就是好看。

“喝一杯。”并不是询问的口气,雷霆直接倒了一杯红酒递给她。

顾筱言微微皱眉,她没有喝过酒,但还是顺从地喝下。口中甘醇却又苦涩的味道让她不适应,却并未显露半分。

突然,她的唇被狠狠吻住,雷霆顺势挤入她的唇中,霸道地掠夺她口中的甘甜津液。

直至顾筱言被吻的喘不过气,眼神迷蒙,他才肯放过她。“笨蛋,连换气都不会。”雷霆低低的笑了,心情大好,将那纤弱的身子打横抱,抱至床上。

顾筱言一惊,白嫩的小手紧紧抓住他胸前的浴袍,虽然在来之前便有了心理准备,但真的实践起来,却有些害怕。

雷霆似乎察觉到了怀中小女人的惊慌,轻笑,随即灵巧的手指便开始在她柔软的身躯上。

她喘息着,只觉得有一把火自身体燃烧,口中溢出喘息。

她迷蒙着双眼看着男人,在他的摆弄下,失去了最后一丝冷静。

被他做昏过去的那一刻,她只想感叹一句,这男人到底吃什么长大的,体力这么好。

很快,她便沉沉睡去,陷入黑暗。

powered by 带字头像 © 2017 WwW.daizitouxi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