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轨的味道小说主人公是陈江李洁,网络作家辞言是该小说的作者,这本热门都市小说又名

发布时间:2019-01-09 10:41

陈江李洁小说

出轨的味道全文阅读

  出轨的味道小说主人公是陈江李洁,网络作家辞言是该小说的作者,这本热门都市小说又名《晴天》、《辞言之晴》。傻子陈江的哥哥意外去世后,家里就剩嫂子李洁和他过日子。因为知道陈江是个傻子,所以李洁在他面前从不避讳。然而她却不知,陈江的脑子已经恢复了。
  李洁发现陈江的目光,也瞬间停住了笑容,有些警惕地问他:“小江,你看什么呢?”
  察觉到李洁的变化之后,陈江的身体也有些发紧,急忙装出一副傻呵呵的样子,指着李洁的胸说:“嫂子,你这里怎么跟我不一样。”
  李洁看了看他,很快就松了口气,心想这个小叔子就是个傻子,连女人的胸大都不知道,怎么可能会有那种想法。
  陈江继续装作傻乎乎的样子,继续说:“我看村子的婶子,都用这个喂奶,嫂子,我也想喝你的奶。”

第一章 关窗户

  “小江,嫂子要洗澡了,去帮嫂子关下窗户。”屋子里面传来了李洁的声音。

  陈江跑到门口,就看到李洁捧着换洗的衣服,正往卫生间过去。

  前几天卫生间里的窗户坏了,要从外面才能关上。

  陈江绕着墙角跑了一圈,正想要把窗户关上,忽然听见卫生间里面传来哗哗的水声。

  陈江顿时两眼放光,忍不住朝着窗户缝凑了过去,一眼就看到了李洁那丝缕不挂的娇躯。

  陈江小的时候发过一次烧,把脑子给烧坏了,其他方面虽然没问题,但却是痴痴傻傻的,根本不懂男女之事。

  所以李洁怎么也想不到,陈江忽然会躲在窗户外面偷看自己。

  陈江瞪大眼睛,紧紧地盯着,虽然从他的角度,只能看到李洁的香背和大腿。

  但是那白皙滑嫩的肌肤,还是瞬间就让陈江喉咙发干,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因为知道陈江是个傻子,家里就算只有两个人。

  李洁也不会特地避开他,甚至有时候会在陈江的面前换衣服。

  虽然陈江本来也傻,可是最近却渐渐有些开窍。

  尤其是前一阵,陈江路过玉米地,看到村长和周寡妇抱在里面,连衣服也不穿。

  陈江看得很清楚,周寡妇当时很舒服,村长虽然累得气喘吁吁,却格外卖力。

  从那一刻开始,陈江似乎隐约明白了什么,原来男人和女人之间,竟然还能做这种事。

  屋子里面的李洁抹完了香皂,就开始冲洗自己的身体,她那双玉手在身上游走,还微微侧过身来。

  陈江几乎是贴在窗户边上,紧紧地盯着李洁的胴体。

  那两座双峰若隐若现,还沾着丝丝的水珠,看起来十分诱人。

  就在这时候,李洁的嘴里,忽然发出了一声撩人心魂的闷哼。

  陈江看了过去,只见李洁微微蹙着眉头,将玉手放在了胸前,还在轻轻地摩擦着。

  李洁的指尖轻轻在玉峰上拨弄着,嘴里也发出了轻轻的喘声。

  她这样的动作,并不像是清洗,反而像是在做那种事情……陈江屏住呼吸,生怕自己发出动静,会让里面的李洁察觉到。

  但是现在他的眼神,完全落在了李洁那两条紧紧夹在一起,甚至还轻轻摩擦的两腿上面。

  那两条玉腿笔直丰满,没有半点瑕疵,陈江的鼻血都快要喷溅出来。

  李洁是这一带出了名的大美人儿,多少人都想要娶她,但是偏偏就嫁给了陈江的哥哥。

  可惜好景不长,两人结婚才两个月,陈江的哥哥就在矿里出了事,只剩下这么个傻弟弟。

  虽然很多人盼着李洁改嫁,但李洁还是拖着这么一个傻小叔子,凑合着过日子。

  可是新婚之后初尝男人滋味的李洁,那方面的欲求正是最强烈的时候,但却没有男人可以满足自己。

  平日的时候,她还在尽力克制自己的欲望,可是每次独自一人,就忍耐不住心中的火焰。

  李洁喘着气,温水沿着滑嫩的肌肤滑下,全都流向她双腿之间夹紧的部位。

  这种酥酥痒痒的滋味,让她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脑子,那种欲望简直是喷薄而出,无法抑制。

  “唔!”李洁的一声轻呼,瞬间就让窗外的陈江激动起来。

  他瞪大眼睛,就见李洁的玉指,已经慢慢地伸向了自己的两腿之间。

  陈江的身体也瞬间就沸腾了起来……

第二章 藏了什么

  李洁那平坦的腹部微微抽动着,似乎因为太过刺激,她的眼神都开始变得迷离起来。

  陈江趴在窗户边,紧紧地盯着她缓缓移动的玉手,浑身都异常火热,真恨不得现在就爬进窗户,仔细看看李洁两腿之间的风景。

  此刻李洁的脑子都有些迷糊,手指不停地在敏感处摩擦,完全将她的欲望给勾引了起来。

  她闭上眼睛,脑子里面忽然浮现出了陈江的影子,这个孩子长大了,已经可以做这种事情了。

  “唔……”

  想到这里,李洁的心里一阵狂跳,仿佛已经感觉到,小叔子趴在自己身上的场景。

  这时候,仿佛在摩擦她敏感处的东西,并不是自己的手指,而是小叔子的那个部位。

  这种刺激感让李洁无法控制,声调都提高了不少,反正院子里面没有人,也不怕有人会听到。

  看李洁的反应越来越大,叫声也无比销魂,陈江双眼火热,恨不得现在就钻进去。

  “砰——”

  可是他把头往前一探,脑袋撞在门框上,竟然发出了响动。

  偏偏这声音,还被李洁给听到了。

  “是谁?”李洁瞬间就从迷离的状态中摆脱出来,用浴巾挡住身体,快步走到了窗户边。

  窗户还虚掩着,但是她看了看外面,却没有发现半个人影。

  正到关键时刻,自己居然弄出了声音,陈江的心里也不是滋味,但也不敢继续偷看,只能灰溜溜地逃走了,连窗户都没来得及关。

  所以李洁站在床边,也是惊疑不定,心想刚才难道有人在偷看自己洗澡。

  可是院子里面不会有其他人,难道是自己的傻小叔子。

  李洁还是摇了摇头,那个小叔子傻愣愣的,根本不懂这些事,又怎么会偷看自己洗澡。

  但她也没有心情继续下去,稍微冲洗一下之后,就穿了睡衣出来,高声喊:“小江,你跑哪里去了?”

  “嫂子,我在这里。”陈江从外面跑进屋里。

  李洁看了他一眼,然后问他说:“你去哪里了,不是让你帮我关窗户吗?”

  “我……我去拉屎了。”陈江支支吾吾,半天才讲出一句话来。

  李洁正想要训斥他两句,眼神却忽然落在了陈江的裤裆上。

  以前李洁都没有发现,他的那个部位,竟然比常人都要大上不少,而且现在完全挺立起来,就算是穿着裤子,那粗壮的轮廓,还是清清楚楚。

  李洁看了好一会儿,才有些不舍地挪开眼睛,

  说:“愣着干什么,还不赶紧去关门。”

  陈江点点头,转过去把门给关了起来,又听李洁说:“小江,你过来,坐嫂子的旁边。”

  陈江也没说话,只是跑过去,在李洁的身边坐了下来。

  李洁扭头看了他一眼,就说:“嫂子又不骂你,你坐那么远干什么?”

  “噢……”陈江应了一声,又挪了一下,靠着李洁坐了下来。

  李洁刚洗过澡,只穿着一件轻薄的睡衣,将她那丰满的身材完全勾勒出来。

  而且从陈江的这个角度,刚好能从她那宽松的衣领里面,将两座丰满的高峰一览无遗……看到这么一幕,陈江的身体更加火热,裤裆又涨得更厉害了。

  李洁当然能注意到陈江的变化,就笑着问:“小江,你在裤子里面藏什么了,怎么这么大?”

  陈江生怕嫂子发现自己的非分之想,急忙解释说:“没……没有东西……”

  李洁看他一副傻呵呵的样子,存心想要逗逗他,就凑过去笑着说:“嫂子不信,你把裤子解开,让嫂子看看到底藏了什么。”

第三章 垂涎三尺

  李洁笑着,作势想要把他的裤子给拉开。

  陈江也被吓坏了,急忙捂住自己的裤子,整张脸都变得通红起来。

  看陈江居然这么害羞,李洁更是笑得花枝乱颤。

  李洁这么一笑,胸前的两团软肉,也随之晃动起来,完全将陈江的目光给勾引了过去。

  李洁发现陈江的目光,也瞬间停住了笑容,有些警惕地问他:“小江,你看什么呢?”

  察觉到李洁的变化之后,陈江的身体也有些发紧,急忙装出一副傻呵呵的样子,指着李洁的胸说:“嫂子,你这里怎么跟我不一样。”

  李洁看了看他,很快就松了口气,心想这个小叔子就是个傻子,连女人的胸大都不知道,怎么可能会有那种想法。

  陈江继续装作傻乎乎的样子,继续说:“我看村子的婶子,都用这个喂奶,嫂子,我也想喝你的奶。”

  李洁掩嘴笑了笑,就说:“都这么大的人了,怎么还想着喝奶,嫂子可没有奶能喂你的。”

  “但我看别人都有……”陈江一副委屈的样子,满脸傻乎乎的样子。

  陈江自小就是傻子,全村人都知道,而且看他连生小孩的女人才有奶水都不知道,李洁就更加放心了。

  她把手放在胸前,笑着对陈江说:“嫂子没有奶给你喝,要不然嫂子给你摸摸?”

  陈江摇了摇头,又说:“我不想摸,我想吃奶……”

  李洁的心里不由有些郁闷,就她这样的身材,不管是谁看到了,都得垂涎三尺。

  没想到她都这样了,这个小叔子竟然还是不肯摸。

  但是自从在浴室里生出那样的心思,又看到了陈江那硕大的宝贝,李洁就心里发痒,完全被他身上的男性魅力吸引,忍不住就想要去诱惑她。

  李洁笑了笑,又用非常魅惑的语气,对他笑着说:“你真的不摸吗,很软很舒服的……”

  “真的吗?”陈江瞪了瞪眼睛,一副不敢相信的样子。

  李洁朝着陈江靠过来,柔软的胸部在他的胳膊上轻轻地蹭着。

  看到李洁居然这样主动勾引自己,陈江浑身发热,血液都开始沸腾起来,他真没想到,傻子居然还能有这样的福利。

  但他生怕李洁会怀疑,还是不敢轻易答应,就嘟囔着说:“要是嫂子骗我怎么办?”

  李洁笑了笑,又说:“要是嫂子骗你,就让你吃奶。”

  她一边说着,伸出手指,在陈江的大腿上轻轻地滑动着。

  陈江的下半生都一片酥麻,身体都快要不听使唤了,真恨不得现在就扑到李洁的身上。

  虽然他心里早就已经激动得不行,但表面上,还是装出一副淡定的样子,对她说:“好,那嫂子你不许骗我,骗人的都是小狗。”

  “行,你赶紧摸吧。”李洁虽然还在笑着,可是心里早就已经迫不及待。

  自从她老公死了之后,还没有碰过她的胸,想起那种销魂的感觉,李洁不由夹紧了自己白皙的双腿。

  陈江的心脏扑通直跳,整个人都兴奋得不行,但他还是克制住颤抖的手掌,朝着李洁那丰满的酥胸伸了过去。

第四章 发烧

  陈江咽了咽口水,浑身都开始火热起来,想着待会儿到底要怎么摸,怎么揉。

  他的手指颤颤巍巍,刚伸到李洁的胸前,李洁却忽然伸手抓住了他的手:“小江,你先等一下。”

  陈江也不由愣了一下,心想李洁该不会是后悔了吧,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自己可要后悔死了。

  但只见李洁朝着他凑了过来,小声开口说:“小江,你得先答应嫂子,嫂子让你摸这里的事情,不许跟其他人说。”

  就因为陈江是个傻子,所以李洁也担心,要是他什么都不懂,出去跟别人瞎说,那自己的名节岂不是全都毁了。

  陈江傻呵呵地点了点头,流着哈喇子说:“嫂子你放心,我不跟别人说。”

  看陈江保证了,李洁这才算是松了口气,对他说:“行了,小江你来摸摸看。”

  这个时候,李洁也有些急迫,直接抓住陈江的手,就朝着自己的柔软放了上去。

  在触碰到那团柔软的时候,陈江整个身体都微微怔住了,感觉飘飘欲仙。

  李洁的睡衣非常薄,所以他握在上面的时候,那种手感,完全就像是没穿衣服一样。

  李洁果然没有骗他,这样柔软的手感,的确是非常舒服,手心里那种充满弹性的刺激感,几乎让陈江的血液都停止流动了。

  不只是陈江,就连李洁,现在都觉得飘飘欲仙,微微的酥麻感遍布全身,险些闷哼出声。

  她的胸部一直非常敏感,自从丈夫去世之后,这里已经很久没有被人碰过了。

  虽然她有时候也会自己摸,可是那种感觉,跟真正的来自男人的抚摸,完全是不同的感觉。

  现在的李洁,仿佛全身遍布电流,身体都快要软了,一种强烈的欲望,从她的心底生了出来,根本就无法抑制。

  李洁靠在他的肩头,用软软的声音问:“小江,嫂子有没有骗你?软不软?”

  她一边说着,目光却落向了陈江的裤裆。

  看着那鼓鼓囊囊的帐篷,李洁也不由在心里暗想,虽然他这个人傻呵呵的,这里倒是大得很,比他哥的还要大,要是能用上的话……想到这里,李洁的身体更加热了,脸上都有些燥红,忍不住发出一声闷哼。

  陈江急忙低下了头,见李洁满脸羞红,一直红到了脖子,显然是已经有了欲望。

  但陈江还是装出傻愣愣的样子,有些紧张地问:“嫂子,你的脸好红啊,是不是发烧了?”

  李洁心里苦笑,真是个傻子,自己这样哪里是发烧,分明是发骚才对。

  但现在的李洁,只想要让陈江用他的大手满足自己。

  她抬头抛了个媚眼,又说:“嫂子没事,小江,你揉揉嫂子的胸,看到底软不软。”

  像李洁这样的大美人,村上的不少男人都对她有意思,但从没见过有谁得逞的。

  但是这次她这么主动,陈江顿时就热血沸腾,哪里还控制得住自己,直接使着劲,就把那柔软的酥胸捏紧了自己的手里。

  感受着陈江那十足的力道,李洁也不由浑身一颤,眼神也迷离起来,忍不住张开嘴喊了出声……

第五章 难受

  看李洁都叫了出来,陈江就更加兴奋了,手上用的力气很大,那那团柔软都快捏得变形了。

  李洁靠在陈江的肩头,喘息不已,自从老公死了之后,他还没有感受过这样的刺激。

  而且陈江身上所散发出来的男人魅力,完全把李洁给吸引了,要不是她还有着最后一点矜持,恐怕早就忍不住献身了。

  但是这样隔着睡衣,实在是让陈江觉得不爽,他就停了下来。

  李洁才刚到兴头上,看他停下来,也有些不舒服,就问:“小江,怎么停下来了?”

  陈江一副委屈的样子,嘟囔着说:“嫂子你的一副刮到我的手了。”

  李洁低下头看了看,衣服上的确纹着花纹,大概就是这个让陈江觉得刮手了。

  李洁就笑着问:“那嫂子把衣服脱了,行不?”

  听她这么一说,陈江顿时就激动起来了,一想到李洁那雪白迷人的身躯,他的脑子都在充血。

  陈江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使劲地点了点头。

  这个时候,李洁也早就意乱情迷,只想好好满足自己的需求,根本没发现陈江的异常。

  她喘着粗气,伸手解开自己的睡衣,那雪白的胸膛,瞬间就暴露在陈江的面前。

  陈江有些迫不及待,几乎都快要扑上去了,但他还是按捺着自己的身体,等李洁抓住自己的手时,才把手掌放了上去。

  李洁那温暖的胸脯热得发烫,在陈江的手心之中,都让他有些不知所措。

  李洁见他不动,也有些着急地问:“小江,怎么了,你不是想揉一揉吗?”

  陈江这才回过神来,轻轻地揉捏着手中的那团柔软,李洁也闭上了眼睛,随着他的节奏,轻轻地喘息了起来。

  随着陈江的力气越来越大,李洁也根本控制不住自己,喘息声越来越大,不由抓住了陈江的胳膊,那种强烈的冲动,让她已经感觉到了自己腿间的湿润。

  但这个时候,陈江忽然叹了口气。

  见他似乎是有些失落,李洁急忙问:“小江,怎么了,不舒服吗?”

  陈江低下头,有些沮丧地说:“我想吃奶了,人家都有奶吃。”

  李洁心里苦笑,心想他又不是小孩子了,哪里还有奶可以吃。

  不过看陈江这副沮丧的样子,李洁也不忍心打击他,就笑着问:“要不然,你吃一点嫂子的奶?”

  “可以吗?”陈江顿时就抬起头,眼睛都在放光。

  看陈江这副反应,李洁不由愣了愣,显得有些诧异。

  陈江也意识不到不对,急忙嚷嚷着说:“嫂子,我要吃奶,我要吃奶……”

  看他对我自己撒娇,李洁才觉得他像个孩子似的,也没多想,就说:“你吃嫂子的,嫂子给你吃。”

  陈江盯着她的酥胸,得到了李洁的应允之后,立刻就扑了上去,开始吮吸了起来。

  陈江一头埋进她胸前,李洁也不由闷哼一声,伸手保住了陈江的脑袋,将他按在怀里。

  她那敏感的粉嫩,被陈江的舌头拨弄着,身体更加难受,双手也忍不住在陈江的身上摸索起来。

  李洁的手摸向了他的裤裆位置,就碰到了那高高耸起的帐篷。

  “小江,难受吗?”李洁伸出手指,在耸起上面轻轻地转着圈。

  “我……我难受啊……嫂子……”陈江喘着气,抬头朝着李洁的俏脸上看了过去。

  李洁的身体也探了过去,笑着说:“你把眼睛闭上,嫂子跟你玩个游戏,那样就不难受了。”

  陈江认真地点了点头,然后闭上了眼睛。

  李洁扑了上来,顿时就把陈江按在身下。

  “呼……”

  还不等陈江反应过来,他就感觉自己的裤衩子都被脱了下来,李洁的玉手,顿时就把自己的火热给握在了手里……

powered by 带字头像 © 2017 WwW.daizitouxi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