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叫井建民是一个小瓦匠的小说名字是《神瞳小瓦匠》,这是一部非常火爆的现代都市小

发布时间:2019-01-09 10:41

神瞳小瓦匠井建民

神瞳小瓦匠全文阅读

  主角叫井建民是一个小瓦匠的小说名字是《神瞳小瓦匠》,这是一部非常火爆的现代都市小说,作者是府府,小说神瞳小瓦匠全文讲述了主角井建民本是野村小瓦匠草根一枚,他在长白山采得奇异玉女兰,幸运获得透视异术,看他会如何华丽翻身,在都市商场勾心,情场斗角……
  井建民一边走一边给柳凤香打电话,但她的手机关机。
  井建民走进村口时,就感觉到人们看他的眼神不对。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在农村,消息传得最快。
  井建民快步走回家里。妈妈眼睛都哭红了,看来是一夜没睡。嫂子一边给井建民盛上饭菜,一边问:“他们没打你吧?”
  井建民摇了摇头。
  “你们听说没有,柳凤香昨天晚上就放出来了,是庞光耀接回来的?”井建民问。
  嫂子显然知道这事,打着马虎眼,含糊地说:“谁接就谁接,你先吃饭吧。”
  井建民慢慢地扒了几口饭,就放下碗筷,去柳凤香家里。
  柳凤香没在家,她妈妈外号老刺槐,正在院里摘韭菜,见井建民进来,理也没理。
  “她去哪了?”井建民问。
  “她自己长着腿儿呢,”老刺槐把韭菜往筐里一摔,“去哪了我管得着么?”
  “你不告诉我,我也不走。”井建民拾了一个板凳,就在当院里坐下了。
  “哎哎,你还真跟我装逼呢?”老刺槐站了起来,骂道,“你还有脸来找凤香?你领她去镇上开房,十里八村都传遍了,你们老井家不要脸,也就罢了,我们老柳家还要脸呢。”
  “可她是我对象呀。”井建民说,“她说好要嫁我的。”
  “你他妈也不搬块豆饼照照?一个搬砖头的,穷的房无一间,地无一垅,还想娶我女儿?麻溜给我滚,能滚多远滚多远。要找凤香,有能耐去庞书记家找呀,谅你没那狗胆吧。呸!”
  井建民挨了一顿臭骂,气急败坏地离开柳家。
  井建民来到庞家大院。
  村支书庞广富家的三层楼,是全村最高的,院子用红砖墙围成,占地约有半亩地,所以人称庞家大院。

第1章 引子玉女兰和幽浮

  小瓦匠井建民生长在长白山深处,一个只有几十户人家的野村里。

  他平时在建筑工地上垒砖头,风吹日晒,也赚不到几个钱,是那种连媳妇也娶不起的废柴,谁也没想到他有出头之日。

  连他自己也没想到,竟然成了亿万富翁,而且桃运扑面而来!

  有位苦逼哲学家曾经教导过我们:“ 逐鹿中原的激昂年代,说不上哪个穷小子就突然出息了!”

  不过,据说这个无上神奇之发财故事,竟然和一种花有关,和一段前朝旧事有关:

  《长白县志》“灵异录”载:“县东南百六十里伯岭,山深林密,人迹罕至,有奇花生焉,名曰长白玉女兰。道光八年,野人井氏谒见吉林将军沙纳,进献此花,言服之体有异香。将军以为淫,伤风化,杖井氏,遣使至伯岭,尽掘而焚之,此花遂绝。”

  另载:“光绪八年,九月六日申时,火毯见于伯岭,自西向东,形如巨卵,色红而无光,飘荡半空,其行甚缓。值天色昏愔,举头仰视,甚觉分明,立伯岭之巅。农人跷首踮足者众。约一炊许,渐远渐减。众口纷纭,穷于推测。一叟云,是物初起时微觉有声,非静听不觉也。”

第2章 女友发来的求救短信

  小瓦匠井建民正在建筑工地上码砖头,接到一条短信后,跟工头老王请假,从县城乘坐郊区长途汽车,赶回160里外的庞家窝棚村。

  一路上,井建民乎乎的,见人就想打。

  短信是井建民的对象柳凤香发来的:“民民,昨天庞耀光他爸来我家,跟我爸说,让我嫁给庞耀光。我爸答应下来了。现在,我爸把我关在家里,不让我出门。你快回来吧。”

  井建民回道:“我回去能有什么好法子?”

  柳凤香回答:“你没有法子?”

  井建民回道:“你叫我拎个斧子,把庞耀光砍了?”

  “你怎么这么笨!”

  “笨?就他那大块头,我不用斧子,不一定能打过他。”井建民回道。

  “笨呀,你猪呀,”柳凤香回道,“我不是那个意思。”

  “那你什么意思?”井建民越发困惑。

  “你回来再说吧。”

  井建民与柳凤香是在初中一年级开始恋爱的。两人都是镇中学住宿生,柳凤香长得细高挑儿个,一张清秀的脸庞,是全校男同学心目中的“林志玲”。同班的同学“矮胖富”庞耀光也追她,但她只喜欢“高帅穷”的井建民。井建民对她是死心塌地,她家里穷,初中三年,她的衣服、文具,甚至学杂费,都是井建民资助的。

  不过,两人的恋爱一直受到柳凤香父母的反对。二老认为,女儿是十里八村最俊的姑娘,待价而沽,要嫁就要嫁到镇上的干部,最次也得嫁个有钱人家。

  村里最有钱的就是村支书庞广富家。而庞耀光就是庞广富的儿子。

  所以,井建民尽管与柳凤香恋爱了好几年,柳凤香一直没让他碰她的身子。也许,她内心深处也给自己“留一手”?

  井建民一路上,心里七上八下地,不知不觉就到了。

  长途汽车到达庞家窝棚村口时,正是太阳西斜时分。井建民一眼就看见嫂子刘玉兰,披着一身灿烂的阳光,向他走来,晃得他眼睛睁不开,脸上热了起来。

  “二兄弟,妈说是4点半的车,我等了你半天呢。”嫂子说着,一边抢过他手里的提包。

  借着微风,嫂子身上飘来一股淡淡的香气,不知是汗香还是体香。井建民贪心地深吸了一口。

  “嫂子,”井建民想说点什么,想想,又把话咽回肚子里。

  “啥事儿?二兄弟。”嫂子用胳膊轻轻碰了碰井建民,细长的眼梢儿,媚媚地含着笑。

  井建民与嫂子并肩往村里走。井建民悄悄用眼瞟着嫂子:两个月不见,嫂子似乎清瘦了一些,但从侧面看去,短而瘦的小蓝花衫,衬出细细的腰肢,再往下,曲线突然发生变化,显得格外丰满。

  井建民的哥哥井建国没福气,去年秋天里娶了邻村的刘玉兰,结婚没到两个月,就出车祸去世了。

  嫂子哭得死去活来。她娘家来人,要把她叫回去,另嫁人家。

  嫂子不干,她说:“我不走,万一建国晚上回来,我还能在梦里见到他。”

  她这一句话,弄得大家都很难受,也就不勉强她了。就这样,婆婆,媳妇和小叔子,这一家三口在一个院里生活着。

  进到院里,妈妈从东屋里迎出来,一见井建民,就责备说:“你也二十多的大老爷们儿了,怎么一点也不懂事儿?一个背包还要你嫂子背?”

  嫂子说:“瞧妈说的,二兄弟坐这么远的车,能不累?我背个包算什么。”说着,把背包往井建民怀里一推,软绵绵肉乎乎的胳膊,与井建民的胳膊蹭了一下。

  晚饭后,井建民躺在自己的西屋炕上,给柳凤香发短信:“我回村了。你能脱身么?”

  柳凤香回复:“今天没机会,爸爸在家看得紧。明天上午他去修电动车,我有办法对付妈妈,到时候你听我信儿。”

  井建民放下手机,心想:庞耀光,你是什么人物呀?不就是这几年在M市里农贸市场批发蔬菜,挣了点钱嘛。你看你长得像个猪,而且像个野猪,配得上柳凤香这朵花么?就凭你爸是村支书,在县里镇都有势力,就把别人嘴里的肥肉扒出去吞了?休想。

第3章 风雷益:卦相有所不吉

  鸡叫三遍时,井建民的手机响了。

  是柳凤香发来的短信:“得手了。你9点钟在镇政府前的马路上等我。”

  早饭时,嫂子给井建民添了饭,白白的手,递过碗来。然后又从盘里夹出一块野雉肉,放到井建民碗里,柔声说:“工地的伙食也没个油腥,现在回家,就要好好补补,多吃点肉。今儿是咱村的集,我去集上买两条鲤鱼,晚上吃浇汁鲤鱼。”

  井建民眼睛有点湿,想哭,小声说:“工地上,吃得也还可以,有肉吃,就是肥点。”

  嫂子一边收拾碗筷,一边说:“建民,你把身上穿的内外衣全换下来,我抽空去河里洗洗。”

  正在喂鸡的妈妈听见儿媳这话,忙插话说:“玉兰,内衣你别洗了,让别人看见笑话。我来洗吧。”

  嫂子说:“那好。”

  8点半,井建民骑上摩托车,来到镇里。这地方叫五里甸。

  看看时间还早,井建民在街上随便走走。

  “小伙子,看看手相?”

  井建民回头一看,路边一黑衣老头,面前挂了一条白幡:“麻衣神相”。

  “看看吧,五元手相,起卦十元,祸福贵贱,立时可见。”

  井建民掏出五元钱扔给他。

  他扳过井建民的手掌,把老花镜正了正,仔细看了半天,一拍大腿:“小伙子大富大贵之命,贵不可言哪。”

  井建民来了兴趣:“你细说说,怎么个贵不可言?”

  “你看看,你这掌纹,二十二岁前,风雨飘摇,浮萍不定,颇有苦难;这二十二岁后,先是桃花盛运,再者财源滚滚,挡都挡不住?”

  “桃花运?借你吉言。那你算算,我眼下有没有桃花运。”

  老者想了想,说:“这个说不准,要准信,必须得起一卦。”

  井建民再扔给他十元钱。老者把几枚暗黄发黑的铜钱在手心里摇了摇,“着!”扔上天空,落在地上的白布上。

  “风雷益卦,”老者说,“卦相有所不吉。”

  “不吉?”井建民笑问,“怎么个不吉利?是我走道摔跟头?还是喝凉水塞牙?”

  “你说的都是小事,我说的是你眼下有牢狱之灾。”

  牢狱之灾?井建民想,这老头是不是一天没开张,非得要我出大钱?拿这话吓我?

  “老头,你说靠谱一点好不?这大阳光地,我一没偷二没抢,咋就有牢狱之灾了?”

  老者捋捋胡须,半闭眼睛,若有所思地说:“不信就算了,信则有,不信则无。姑妄言之,姑妄听之,何必认真。不过,久后验证,你必知我神算无误。”

  “好了,好了,别说将来,你要是眼下说对一件事,我再给你十元钱。你说说,我的女人有什么特征?”

  老者闭目良久,说:“兰萍聚散,彩霞当空。”

  “什么‘兰萍聚散,彩霞当空’,我听不懂,你详细说一下,我的女人长什么样?”

  老者说:“点到为止,你自己悟去吧。”

  悟?我自己悟?我自己能悟我给你钱干什么?吃饱撑的?

  井建民看看快到九点了,起身离去。

第4章 暗渡陈仓抢婚

  井建民在公路边等着。

  9点不到,柳凤香骑着一辆黄色的电动车赶来了。

  两人见面,柳凤香紧紧抓住井建民的手。

  井建民问:“你主意打定了?”

  柳凤香说:“我说死也不嫁那猪。我想好了。”

  井建民心里一阵感动,幸福之余还有好多自豪。小瓦匠虽然低微,也有姑娘铁了心要嫁,而且是十里八村最俊的姑娘。他感觉很好。

  为避人耳目,两人没有一起走,而是相隔一百米,一先一后来到镇东头一家叫做“贵妃鸳鸯浴”的浴池。

  老板一见来了两个年轻人,便暧昧地笑着,问要不是双人包间。

  柳凤香红着脸在一边站着,低头扯衣角。

  井建民点了一个50块钱的双人包间。

  包间很小,设备倒也齐全:双人床,淋浴隔间。

  闩好了门,枊凤香坐在床上,脸上越发地红起来,一直红到脖子根。

  井建民的心里狂跳着,但表面还要做出镇静状。

  他坐在椅子上,点了支烟,深吸一口,慢慢打量眼前的女人。

  柳凤香不安地搓着手,头低得很深,显得很恐慌。

  “当当当,当当当”,一阵急促而响亮的敲门声。

  “谁呀?洗澡呢,敲什么敲!”井建民这回真的愤怒了,大声吼着。

  “派出所,查房!快开门。”

  井建民随手给枊凤香盖上毛巾被,打开了房门。

  两名警察站在门口。“我们接到报警,这里有人嫖娼。”

  “嫖什么娼呀?我们是一个村的,我们是对象儿。”

  “是不是嫖娼,先到所里再说。快穿上,走。”

  在派出所里,井建民和枊凤香被分开审问。

  警长问了井建民的姓名住址,又把他和身份证在网上验证了。然后对他说:“你说的情况,我们要验证。如果你们是嫖娼,要拘留五天,罚款5000。如果不是嫖娼,明天早晨放你回去。”

  井建民大喊:“干什么?随便抓人?没证据就得放人。”说着就要往外走。

  两个民警上前抓住,井建民奋力反抗。最后,警察用一把手铐把井建民的手铐在暖气管子上。

  警长说:“给他把椅子,让他坐着。”

  井建民就这样在警室里坐了一天一夜。

  第二天早晨8点多,警长走进来,给井建民打开手铐,说:“我们调查完毕,你可以走了。”

  “她呢?”

  “你是说那女的?不关你事儿,你走你的吧。”

  “怎么就不关我事儿?她是我女朋友。”

  “你女朋友?不对吧,昨天晚上可是一个姓庞的开车接她走的。”

  姓庞的?井建民大为惊讶。

  刚走出大门,一个民警追出来,手里拿着一个盒饭,说:“警长让给你份早餐。”

  井建民接过来,掀开盖子看了看,米饭炒菜,还挺热乎。他很饿了,但没吃。正好一条黄狗走过,井建民把盒饭扔给了黄狗。

  那狗大喜,狼呑狗咽,几下就吃光了。

  站在一旁的民警气得直瞪眼。井建民吹了声口哨,离开了。

第5章 奇耻大辱

  井建民一边走一边给柳凤香打电话,但她的手机关机。

  井建民走进村口时,就感觉到人们看他的眼神不对。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在农村,消息传得最快。

  井建民快步走回家里。妈妈眼睛都哭红了,看来是一夜没睡。嫂子一边给井建民盛上饭菜,一边问:“他们没打你吧?”

  井建民摇了摇头。

  “你们听说没有,柳凤香昨天晚上就放出来了,是庞光耀接回来的?”井建民问。

  嫂子显然知道这事,打着马虎眼,含糊地说:“谁接就谁接,你先吃饭吧。”

  井建民慢慢地扒了几口饭,就放下碗筷,去柳凤香家里。

  柳凤香没在家,她妈妈外号老刺槐,正在院里摘韭菜,见井建民进来,理也没理。

  “她去哪了?”井建民问。

  “她自己长着腿儿呢,”老刺槐把韭菜往筐里一摔,“去哪了我管得着么?”

  “你不告诉我,我也不走。”井建民拾了一个板凳,就在当院里坐下了。

  “哎哎,你还真跟我装逼呢?”老刺槐站了起来,骂道,“你还有脸来找凤香?你领她去镇上开房,十里八村都传遍了,你们老井家不要脸,也就罢了,我们老柳家还要脸呢。”

  “可她是我对象呀。”井建民说,“她说好要嫁我的。”

  “你他妈也不搬块豆饼照照?一个搬砖头的,穷的房无一间,地无一垅,还想娶我女儿?麻溜给我滚,能滚多远滚多远。要找凤香,有能耐去庞书记家找呀,谅你没那狗胆吧。呸!”

  井建民挨了一顿臭骂,气急败坏地离开柳家。

  井建民来到庞家大院。

  村支书庞广富家的三层楼,是全村最高的,院子用红砖墙围成,占地约有半亩地,所以人称庞家大院。

  井建民敲了黑漆大铁门上的门环,出来开门的是庞耀光。

  庞耀光黑胖黑胖,站在井建民面前,像座铁塔,嘴里吐着酒气。

  “老同学,”庞耀光笑容满面,“找人儿吧?”

  “柳凤香在这么?”

  “在呀,在我屋里睡觉呢。”

  “你!”井建民愤怒了。

  “怎么,来打架的?菜刀呢?”庞耀光嘲讽地说,“她是我媳妇,两家定了亲,她不在我这睡,难道还跟你去开鸳鸯浴?”

  “你叫她出来,我要当面问问她。”

  “好。”庞耀光冲屋里喊,“老婆,亮一小脸儿,让你对象看看。”

  窗户打开了,柳凤香站在那里,说:“井建民,你回去吧。我们两人根本没有什么关系,你别死缠着我。”

  柳凤香说完,关了窗子。

  “柳凤香,你出来。”井建民喊。

  “呵呵,还来劲儿了呢,”庞耀光说,“你走吧,别找不自在。”

  井建民喊:“你出来!”

  庞耀光说:“你真想让她出来?”

  井建民说:“是好汉,你就把她叫出来,咱们三人当面对质,她到底是愿意跟我还是跟你。”

  “好吧,”庞耀光说,“我把她叫出来。”

  庞耀光把手指含嘴里,吹了一个哨子。

  一条大黑背狼狗立马从院里窜出来,直冲井建民身上扑来。

  井建民吓得转身跑掉了。

  “哈哈哈哈,”庞耀光大笑起来,“就这么丁点儿胆,也敢来讨媳妇?”

powered by 带字头像 © 2017 WwW.daizitouxi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