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安月白越铭免费阅读-勾心娇妻:高冷男神别撩我免费阅读 by七月里

发布时间:2019-01-09 10:41

安月白越铭免费阅读

勾心娇妻:高冷男神别撩我全文阅读

  安月白越铭大结局是什么?安月白越铭的小说《勾心娇妻:高冷男神别撩我》是一部很好看的现代都市言情小说,为网络作者七月里所写,全文讲述的是高冷范儿总裁和明媚女主的爱情故事。安月白是一个小演员,在娱乐圈的底层苦苦挣扎,从来没有想过她居然会勾搭上了自己的偶像。
  蝉隐藏在树叶中嘶鸣,毒辣的阳光把水泥地板烤的滋滋响,空气都被阳光蒸烤得有了温度。每一片绿油油的树叶上都在反射着灿烂的阳光,迸发着浓绿色的勃勃生机,树叶的缝隙中透漏着阳光,偶尔一阵风吹过,窸窸窣窣的光影也随树叶的摆动而摇晃。
  这样炎热的夏天,树下是仅剩的清凉。尽量躲在树荫下的演员尽职地完成着外景拍摄,镜头只取上半身,演员们便利用着任何一个机会,用手提起层层叠叠的古装,露出腿来贪婪的汲点凉意。导演也知道辛苦,只要演员们表情到位,便不因此而苛责他们。
  “卡——!休息!”坐在树荫下看摄像机的导演喝了一口水,抬起头环顾四周,大声道:“盒饭呢!”助手们连忙直起身四处张望,一个接一个传递着:“盒饭!盒饭!”并在人群中搜寻着提着盒饭的身影,仿佛先找到就会立功一样。
  “盒饭盒饭盒饭!”这时一个助手拨开人群,抓着一个左手提着盒饭,右手提着矿泉水的女孩就往导演这奔来。其余助手一窝蜂涌上去,七手八脚卸掉了女孩手里的重担,并很有分工的分递给各人。最先当然是恭敬地给导演,其次是资深大腕及其经纪人,再是当红明星,最末的是那些削尖了脑袋等待一个机会的小演员。至于群众演员或者明显的龙套都不需要在考虑范围内。
  安月白拿起自己那份的盒饭和矿泉水,舒展下勒得通红的手,正走向特定的区域,却见一名西装笔挺的高大男子站在阳光下张望,不知道是在找人还是等人。
  大概是阳光太耀眼,她一瞬间便恍了神,只是呆呆地看着他,看着那个高大的身影,总觉得,好像在哪见过……

第1章 小演员的大梦想

  蝉隐藏在树叶中嘶鸣,毒辣的阳光把水泥地板烤的滋滋响,空气都被阳光蒸烤得有了温度。每一片绿油油的树叶上都在反射着灿烂的阳光,迸发着浓绿色的勃勃生机,树叶的缝隙中透漏着阳光,偶尔一阵风吹过,窸窸窣窣的光影也随树叶的摆动而摇晃。

  这样炎热的夏天,树下是仅剩的清凉。尽量躲在树荫下的演员尽职地完成着外景拍摄,镜头只取上半身,演员们便利用着任何一个机会,用手提起层层叠叠的古装,露出腿来贪婪的汲点凉意。导演也知道辛苦,只要演员们表情到位,便不因此而苛责他们。

  “卡——!休息!”坐在树荫下看摄像机的导演喝了一口水,抬起头环顾四周,大声道:“盒饭呢!”助手们连忙直起身四处张望,一个接一个传递着:“盒饭!盒饭!”并在人群中搜寻着提着盒饭的身影,仿佛先找到就会立功一样。

  “盒饭盒饭盒饭!”这时一个助手拨开人群,抓着一个左手提着盒饭,右手提着矿泉水的女孩就往导演这奔来。其余助手一窝蜂涌上去,七手八脚卸掉了女孩手里的重担,并很有分工的分递给各人。最先当然是恭敬地给导演,其次是资深大腕及其经纪人,再是当红明星,最末的是那些削尖了脑袋等待一个机会的小演员。至于群众演员或者明显的龙套都不需要在考虑范围内。

  安月白拿起自己那份的盒饭和矿泉水,舒展下勒得通红的手,正走向特定的区域,却见一名西装笔挺的高大男子站在阳光下张望,不知道是在找人还是等人。

  大概是阳光太耀眼,她一瞬间便恍了神,只是呆呆地看着他,看着那个高大的身影,总觉得,好像在哪见过……

  她心里升起一种异样的感觉,突然很想要走到他面前,哪怕只是说一声你好,可她其实是知道的,他是她无法触及的高度。

  她,到底在奢望着什么?正想着,她突然发现自己已经站在男子的面前,自己竟然不自觉地走过来了么……她略慌张地开口道:“你、你吃过午饭了吗?”男子睨她一眼,看着眼前的陌生女人额头上一层薄汗,破天荒地回答了她:“吃过了。”

  “那这个给你。天气热,多喝些水。”安月白平复下心情,把手上的矿泉水递了过去。男人一身西装,光看着就觉得热。

  男子低头,看一眼矿泉水,打量着安月白。安月白这才看清他。阳光仿佛也钟情于他,只是洒下一层金粉,在他轻盈的发丝上,在他浓密的睫毛上,在他宽广的肩膀上。晒得均匀而健康的小麦色皮肤,高眉骨,高鼻梁,深眼窝,阳光投射下的光影,更衬得眼神无比深邃,其中蕴藏着的冰冷与紧抿的薄唇交相呼应。安月白一陷入那深邃的眼神中,就脑子里一片空白。

  正在安月白发呆时,男子开口说了一声:“谢谢。”绕过她走向了一个方向,似乎找到了要找的人。

  他!他是…

  安月白呆呆地看他离去的方向,正是这部剧的大导演木清。听说他们关系很好,那这么说真的是他没错了……

  不过,这和自己又有什么关系呢,他们所处的地方,是现在的她只能遥遥仰望的啊……

  压住心里的震惊与怅惘,她走向约定俗成的处于片场边缘的台阶乘凉。树荫下已经挤满了人,人群偏中间的位子突然有个人朝她挥挥手,是林沫沫。2年前她刚入演艺圈时不久就认识的朋友,现在已经成了铁杆闺蜜。

  林沫沫比她早入圈两年,因此见的事情也多些,于是会尽量提点她圈子里那些不成文的约定是什么,怎么和一个剧组的人处好关系,遇到麻烦的话应该怎么解决,有时有些人故意刁难安月白,林沫沫如果在场,也会亲自上阵帮她解围,即使不在,事后也会告诉她遇到这种情况应该怎么处理。

  她能感受到,林沫沫是真的对她好,并不是虚情假意,所以她很庆幸她们成为了朋友,林沫沫对她而言就像是姐姐一样,她可以向林沫沫诉说自己所有的心事,自己的理想,让自己开心的,让自己难过的……在这样的圈子里,能遇到这样的一个知心好友,有多难得,她是知道的,所以她一直很珍惜她们之间的友情,希望,这份友情可以持续下去,也许,到永远……

  安月白笑笑,脚步轻盈的疾走过去坐下。

  “你好慢啊。”林沫沫喝一口水,才吃得下干巴巴的饭菜。

  “你猜我刚才看见谁了。”安月白打开饭盒,看着林沫沫故作神秘道。

  “我怎么知道啊。”

  “是越铭哦。”安月白看向导演的位子,那个西装男子坐在导演旁边。

  “越铭?那个以前爆红的人气偶像?!”

  “对啊。”

  “他也是我当时的偶像啊!记得他当时真是红死了啊!索吻没?要拥抱没?电话呢?那签名呢?签名总该有吧。”看到对方一直摇头后,林沫沫不淡定了,“都没要那你干嘛呢!这么好的见偶像的机会啊!”

  “我、我在他走了以后才反应过来的。”

  “啊?没用啊,你!”

  “因为,那是因为他变了好多嘛!以前他好白,现在是小麦肤色,特别man啊。”安月白无力地辩解着,说着说着自己都不好意思起来。

  林沫沫不买她的账,还是一脸嫌弃地望着她,这时,突然拥挤的人群中间爆出一句吼声:“你们挤死了!”一瓶矿泉水轱辘轱辘的滚远,出了阴影,暴露在阳光下。人群里本来就存在着因燥热而压抑的气氛,这下全部爆发了。但导演就在对面,所以众人还是留着一点理智在,并不敢怎么大闹,但各种“啧”“切”的声音弥漫开,时不时伴有几句拌嘴和互相推搡。

  “你要怎么样!说了别挤我!”那人端着盒饭气呼呼地站起。

  “谁挤你了。”“这么多人呢。”“你坐中间那么多占了阴凉也好意思抱怨啊……”

  生气的是陈雪明,和安月白有过几面之缘,但也不是很熟,她听林沫沫说过,这人的性格比较不合群,人际关系不是很好,所以现在人群里反击回去的声音也很多。

第2章 你是我的初恋

  安月白放下盒饭,跟着走捡起了那瓶一直在滚远的矿泉水,返身交到陈雪明手里,和气地安抚众人,林沫沫也跟过来,和她一起安抚着大家的情绪。

  只是她们的安抚一点用也没有,躁动的人群里像是没人看得见她们一样。安月白知道自己只是小演员,人微言轻,但还是尽量缓和着矛盾。

  越铭看着那个捡起矿泉水的身影,看着她走进人群,不觉间眼神中多了一丝玩味。

  导演顺着越铭的目光看向喧闹的人群,挥挥手说道:“不用管他们,像这种二三线小演员就是喜欢闹腾!没什么实力,还特爱摆架子,难怪一辈子只能做配角!”

  一个资深演员顺着嘈杂声走到了矛盾聚集地,只几声训斥,所有人便都安静了下来,陈雪明也终于坐了下来,但是还高声说着:“给我过去点!”

  安月白心里像是一拳打在了棉花上,只觉得一股无力感席卷而来,和林沫沫对视,苦笑了下,坐了回去。

  没多久中场休息时间便结束了,导演站起来,助手们四散开,急急忙忙的找着演员。男女主演已经到位,一群人围着上上下下整理着衣衫。

  一名助手跑过来,对着众人眼都不抬,翻着剧本道:“第三十四场是谁?扮演陆子建的初恋的。”

  林沫沫喊着“这边!”,看向安月白,促狭地笑着边把她推出去,边说:“到你了哦,陆子建的初恋!好好表现啊!最好是和陆子建能搭上关系。”安月白笑着瞟一眼,走到助手身边,助手看也没看就匆匆忙忙抓住她的手臂拖走:“快换衣服补妆,快,下一幕随时开始。”

  “哦、哦。”安月白又被拽着拖走。路上她望了一眼导演所在的位置。

  他已经走了啊……

  带到了化妆室,一群人涌了上来,她就像个断了线的木偶般,从助手手里被接过去,放在椅子上,有人摆弄她的头发,有人拿着化妆工具在她脸上画,有人脱着她身上的衣服,她看见化妆镜中的人,却还是分不清是谁的手。

  终于,这场混乱结束了,她又被推出去,被等在外面的助手带到片场近中央的地方,有人在她耳边不断嘱咐该怎么做。她一边记着,一边默背台词,手心里的汗因紧张而更多。

  以前跑龙套也出现在摄影机下过,但那些都只是匆匆一面的龙套,甚至有时她的画面都在那群群众里被剪掉了。这次的导演与以往的都不同。木清是大导演,这部古装剧来的演员也都是大牌。这次是个还算重要的配角,饰演男主角的初恋情人,虽然早逝,只有一幕,但这也足够重要了。只要把握好……必须要把握好……

  她只是二三线的小演员,但是她一直坚持着自己的演员梦,所以她拒绝了绯闻炒作与裸戏的拍摄,这也等于是拒绝了许多一夜成名的机会。但是她不后悔,因为她坚信只要有实力就可以成功。

  因为,她想做的不是大红大紫的明星,而是一个真正的演员。

  “卡——!很好,下一幕准备。”导演举起手里的扩音器,看向摄像机小镜头,片场中央严阵以待的经纪人及演员的助手立马冲过去,把下一幕不需要出场的女主演接了下来,分工明确地帮她脱戏服,摇扇子,递淡盐水。

  男主演陆子建在一旁喝水,助理在旁边为其擦汗补妆。安月白深吸一口气,走了过去,说:“你好,我……”

  话还未说完,陆子建笑了笑,将瓶子从嘴边移开,水珠混着汗珠滚落,顺着皮肤与喉结滚进衣襟。他笑着,大大的黑曜石般的眼睛里满是温暖的光芒,红润饱满的嘴唇张开,露出两颗可爱的小虎牙,如果不是一身古装,看上去就仿佛注定会成为大学校园传奇的阳光校草:“别紧张,你是接下来和我对戏的吧。唔……”陆子建垂下长长的睫毛,想了下,眨眨眼睛道,“我的初恋,对吧?”

  当红小生陆子建的资料上报的身高是一米八零,实际看起来却好像更高些。安月白知道,这是为了方便和女演员搭戏。

  他温润如水的目光仿佛让阳光也变得柔和了,安月白只觉得他比照片上还要好看,一下子忘记了自己要说什么。

  完了,居然又发花痴了……

  看着对方促狭调皮的目光,安月白突然回过神来,懊恼地低下头,脸有点火辣辣的。

  “没关系。对了,谢谢你。”温暖平和的声音在头顶响起。

  “恩?”安月白疑惑地抬头。

  “我看到了哦,一直都是你帮大家买盒饭和矿泉水,所以谢谢你。”陆子建真诚地望着她的眼睛。

  “没、没什么。举手之劳而已……”安月白彻底的脸红了,低下头,心里则想着陆子建也不像传闻中那么拽,难说话之类的。

  “我们讨论一下戏吧。我觉得你刚出场的时候……”

  夕阳西下,导演站起身,群众演员聚集在一处分钱,助手们折叠器材。今天的戏就到这里,她和陆子建拍的是今天的最后一幕。

  “沫沫,陆子建真的好帅啊!和电视上新闻上感觉很不一样,他人特别好!”早已脱下戏服的安月白边收拾东西,边非常兴奋地和林沫沫说。

  “真的啊!我也觉得比电视上帅呢!”林沫沫扎着头发。

  这时,一个高大的身影靠近,在安月白身后,轻拍了下她的肩膀:“嗨,能不能,呃,外面说会话?”

  “陆、陆子建……”林沫沫瞪大眼睛看着。安月白也愣住了,呆呆地点头,跟着转身走的陆子建到了门口。她看着面对着自己的陆子建,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完了……他别听见了我刚刚说的话啊……丢脸死了……

  安月白满心的忐忑,不敢直视他的眼睛,一对上陆子建含笑的眼睛就感觉心虚。

  他是不是听见了……为什么一直盯着我啦!……

  半晌,陆子建终于开口了:“给我你的手机号好不好。”

  “恩?”安月白错愕地抬起头。

  陆子建还以为安月白是不愿意的意思,忙解释道:“没别的意思,只是你人很好,想做个朋友。”

第3章 努力的回报

  “哦……好……”被这突如其来的好事弄晕了脑袋,安月白接下来是在迷迷糊糊中交换了电话号码,迷迷糊糊中目送陆子建离开,迷迷糊糊中回化妆室,和林沫沫的对话也一直心不在焉迷迷糊糊。

  他、陆子建……他要了我的手机号……怎么可能有这么好的事情……

  已经回到家洗完澡和头发的安月白还是一脸茫然,盯着手机,也不知道自己在期待着什么。但是手机屏幕一直是黑色的锁屏,没有动静。

  果然只是人家的心血来潮吧……也是啊,像我这样的小演员……不要太自作多情啊!安月白把头埋进枕头里,脑子里想着乱七八糟的东西。突然手机震了一下,她立马弹跳着坐起来,拿着手机。

  一条短信,来自那个遥不可及的当红明星:“睡了没?我忙到现在才有空躺下来。”

  “没睡呢。我也刚刚洗完头发。”

  安月白马上回了过去,生怕晚了对方就睡着了。

  半分钟、一分钟……手机一直没动静。安月白忐忑地捧着手机,快要失望的时候,突然手机屏幕一亮,信息浮现在主屏幕上。

  “明天就没你的戏份了,你还来剧组吗?”

  “不来了吧。明天再打起精神找单子呢。”安月白有点失落。这条短信无声地提醒了她,她自己不过是个普通的二三线小演员。和陆子建?当红明星?是不是太高攀了。

  “还想着明天可以见到你啊。这样我们的盒饭怎么办?”

  安月白仿佛看得见陆子建调皮的笑容,温暖的眼神以及可爱的虎牙。无意间心情好起来:“那你们就只能挨一下饿咯~”

  日光灯发出很小的滋滋声,密闭的玻璃窗隔绝着夜色和蝉鸣,空调口慢慢散发着冷气,四周很安静。黑色的手机屏幕突然亮了一下,震动着,一条短信跃出:“为什么不回话?恩?睡了吗?”复又归于沉寂。一分钟后手机屏幕再次锁屏,没多久又是一次震动,亮起:“晚安,好梦^-^”手机的光映射到周围,映到在一旁熟睡的安月白的脸上,她压着空调被,闭着沉重的眼皮,发出轻轻的均匀的呼吸声。

  十天后,安月白在经纪人李鸣的办公室。她刚刚赶完一个场子回来,继续是龙套角色。虽然经纪人说接这些角色没多大意义,但她不想放弃。她略显疲惫地一屁股跌进椅子里,趴软在桌上,头枕着手臂,闭着眼睛休息。

  李鸣将一个剧本放桌上,开心的笑脸浮现:“你的努力终于有了回报。”几乎快要睡着的安月白听到这话,喜悦地跳起来:“真的吗?!”她几乎是飞扑过去拿起桌上的剧本,翻起来。李鸣带点骄傲的说:“嗯,你好好看看,这次机会非常难得。那个新晋导演,杨帆知道吧,他看中的这个剧本,然后联系到了我,觉得你非常适合这个剧本的女主角!”

  “女主角?!”仿佛是确认自己没听错一样,安月白又问了几遍,李鸣也耐心地回答了几遍:“对,是的,是女主角!”

  “为什么?怎么会……我……”安月白站起来,抱着剧本在空旷的地方踱步,来回晃悠,嘟哝着,一会哭一会笑,一会蹲下去,一会又蹦起来。

  李鸣微笑着看着这一切。他当然知道这一切意味着什么。多少年来,这个圈子里又有多少二三四五线的小演员,拼命抓着每一个机会往上爬,得到一个演主要配角的机会,不出意外都意味着一段时间事业的上升,所以哪怕是为了一个主要配角,都有许多人挤得头破血流,更何况这还是一个主角。即使这剧本不是出自金牌编剧之手,即使接拍的导演也不是什么大腕,但毕竟是一次主角机会。只要把握的好,就会成为一个事业的转折点也说不定。

  他是陪着安月白走过来,他也亲眼目睹了这两年安月白的努力。他身为经纪人,知道的更多些,可能安月白还没发现什么变化,但自从安月白认识了陆子建以后,他确实接到了很多片约,即使是一些龙套配角也算不错了,而且戏份也有逐渐加重的趋势。比如这次的主角机会,多少人熬许多年都得不到这样一个机会。

  他清清嗓子,对安月白的激动行径喊停:“过来过来。”安月白一蹦一跳地站定在了他面前,小脸上残留着因过度激动而染上的潮红,眨眨眼睛说:“说吧!”李鸣无奈的笑笑,换上了比较郑重的语气:“挺好,这次机会真的是千载难逢,像其他人很多熬很多年才有一次主要配角,所以你知道了这次你应该多珍惜了?绝对不能出差错!我已经替你签下了这个,导演如果有什么要求就尽量去满足。听到了吗?”

  “知道了知道了,放心吧——我会的!”安月白说完眨眨眼睛,蹦跳着往门口移动,说:“我可以先回去吗长官?我想回去看剧本!”

  “去吧。”李鸣无奈的摇摇头。

  “好耶!——”安月白紧紧抱着怀里的剧本,跑了出去,连门都忘记带上。

  剧本情节并没有多出彩,在构思上也并未有多么创新,属于翻拍历史,讲述的是小孩子都耳熟能详的“祸水”杨贵妃。但是安月白还是相当兴奋,抱着剧本在床上翻滚来翻滚去。

  正在她兴奋时,手机突然震动了。

  是陆子建吗?!对了!还没告诉他呢!

  想着,安月白立马翻起,一看,来信人是李鸣。

  “早点睡,养好精神,做个面膜什么的也不错。明天晚上陪我参加一个晚宴。很重要。”

  安月白有点疑惑,不过经纪人安排的,总不会有错的。看看时间,20:36分,还好,不算很晚,应该可以和他分享一下。

  “睡没?我今天有个大大的好事!”

  他会看到吗?他会在意吗?他会不会嫌我烦?……

  手机突然一阵震动,打断了安月白的担忧。

  “是看见我了?哈!开玩笑的,说来听听。”

  安月白看着笑出声来,“少自恋。我接到了主角!!!”

  “真的?!不会是男主角吧……”对方很快有了回应。

第4章 颁奖礼

  安月白看着手机上的信息,笑着翻了个白眼:“才不是!正儿八经的女主角哦!杨贵妃哦!”

  “你?杨贵妃?不够肉啊……”

  “这是夸奖吗?”

  “你猜咯。”

  二人调笑着聊了很久,在睡前,陆子建突然发来一个消息:“恭喜你。加油!”

  很简短的几个字,但是偏偏就能让安月白仿佛感觉到,陆子建说这话时温柔的语气、郑重的表情,希冀的眼神。

  谢谢……

  安月白感觉心里一阵暖流经过,温暖了她的心肺,这两年来的疲惫与等待全部化为乌有。她瞬间有种感觉,以后的人生,只会越来越好。

  安月白仰躺着,发丝散乱。她看着天花板上的日光灯,伸出手,灯光从指缝中泻出。她脸上带着柔和的笑容,轻轻一握,仿佛握住什么东西,满足地垂下手,渐渐睡去。

  第二天晚上,安月白在镜子前临出门,最后一次检查自己的外形。抚了抚盘好的发髻,整理一下领口与裙摆,深吸口气,带着微笑走向大门。

  李鸣在门口不耐的四处望望,看下手表,刚准备催一下,房门的锁发出“咔”一声,安月白走了出来。

  她褐色的长发经过几个小时的摆弄,成为法式盘发。庄重华美,但丝丝缕缕自然垂下的碎发又带着点慵懒,一袭宝蓝色长裙衬得她皮肤更加白皙红润,正好和淡雅的妆容相得益彰。安月白羞涩地对李鸣微笑。

  李鸣一脸被惊艳到的表情,半天吱不出声来。半晌才晕乎乎地伸出手臂,说:“哦、走、走吧……别迟到了……”

  到了目的地,安月白看见会场外豪车一辆比一辆罕见,前方一辆玛莎拉蒂正停下来,刚好停在会场门口延伸出来的红毯前方。身穿银白长裙的大演员莫优下车,助理跟随在侧,昂首挺胸地进入会场。玛莎拉蒂缓缓开去停车场,周围保安目不斜视,在警戒线前拦着激动的粉丝。闪光灯从未停歇。安月白有点紧张地抿抿唇,和同样紧张的李鸣对视一眼,一同向会场入口走去。

  在踏上红毯的那一刻,安月白感觉被全世界包围着。她能明显感觉到呼吸的热气使空气升温,粉丝呐喊的声音直撞她的衣裙,闪光灯也有温度。但是,那些呐喊没一句是为了她而疯狂,那些闪光灯没一次是为她而闪耀,她甚至能感觉到闪光灯的频率在下降,粉丝也不那么激动了。

  也许保安就喜欢自己这样的小演员呢,省不少力。

  安月白自嘲的想,她不会自欺欺人的觉得这些欢迎是为了自己,她知道这些不过只是刚刚莫优走过的余波,但她不会狂妄的想自己哪一天会有更疯狂的影迷,她也不会自卑的觉得自己不配踏上这条红毯。

  是,很紧张,压力很大。在那样闪耀的大明星面前,自己很可能没人认得吧。但是没关系。我不过是正经历为了实现梦想而必须经受的磨难与挫折而已。未来永远都比现在要更加美好。

  安月白带着平和的微笑,在这条布满注视与压力的红毯上,不卑不亢的前行。短短几百米意外的长,但是没关系。总有一天,终究会到达彼岸。

  晚宴是由娱乐圈知名投资人举办的,邀请了许多业内投资者、导演、经纪人、演员等,不仅是演员发挥个人魅力群芳争妍的时候,也是许多导演拿着剧本找投资者的好机会。所有人衣着光鲜。演员们或是浓妆艳抹,或是略施粉黛;导演们或是清高孤傲,或是和易近人,但都带着搜寻猎物的眼神,观察着符合条件的目标,功利的微笑,客套的话语,与所有人都保持着心灵上的安全距离。

  “这边。”进入会场后,安月白被富丽堂皇的装修与衣着华丽的人群镇住了,满眼都是溢彩流光,纸醉金迷。李鸣看了,无奈的拉着她的手,向一个地方走去,终于在一名微胖、戴眼镜的青年男子面前停下,向其介绍道:“这位就是导演杨帆,才华横溢的新派。”转而看着扶眼睛的杨帆,道:“这就是安月白。”

  “你好。”安月白一听,这就是看中自己当女主角的导演杨帆,不禁紧张起来。悄悄在长裙上抹了抹,才伸出右手,微笑着。

  “你好。”杨帆倒是看起来镇定的多,伸出手握住,完成礼节,并不时点点头。眼镜片后面的小眼睛打量着安月白,对她很满意。

  礼节过后,李鸣和杨帆开始寒暄起来。起先安月白还听一点,到后来发现二人聊的并不是剧本,反而是从目前电视剧趋势聊到摄影机型号。安月白渐感无聊,随处张望,看到不远处就是大明星莫优。她的银白长裙在灯光下特别耀眼,脖子上戴着一长串珍珠项链,颗颗珠圆玉润,在银白色的衬托下更显得华美。突然项链的绳子断了,几十颗大珍珠一骨碌滑下,跌在地板上弹跳。一名侍者正好经过,不出意料地滑了一跤,手上托举的高脚杯碎的到处都是。助理忙把莫优带着远离一点,莫优也低下头检查一下,免得玻璃渣子在身上划破了皮肤。

  安月白忙过去扶起他,其余侍者则赶过来四处寻找散落的珍珠。毕竟这样大的珍珠才是要紧事。安月白蹲在他身边,关心的问:“你没被玻璃划伤吧?”

  侍者眨眨眼睛,用手抹一把脸,最终确认:“没。谢谢。”

  “不客气。”安月白露出甜甜的笑容。拿出黑色手包里的手绢,小心翼翼地用手绢将玻璃渣子汇聚到一处,包起。李鸣赶忙过来,打下她手中的手绢,拉起她,急叱道:“你没事吧!玻璃划伤怎么办!留疤怎么办!”

  “可是……”见安月白又要蹲下的样子,李鸣只好翻了个白眼:“算了,我来帮忙。你一边站着去。”

  “哦……”安月白看着李鸣,心里有点感动,也怕给他再添麻烦,退后到了旁边,这时耳边响起熟悉的声音:“那是越铭,前人气偶像,后突然宣布退圈,创办越氏娱乐,因善于发掘看起来不起眼的人才而名气渐响,且各方面投资从未出错,成为目前首屈一指的投资人之一。你看怎么样?”

第5章 贪婪的眼睛

  “恩?”安月白才发现自己旁边是杨帆,但对他说的话有点不是很明白。顺着他的目光看去,正是那个小麦肤色的男子。他还是紧抿着薄唇,一脸严肃,狭长深邃的眼里全是冷漠。他好像有所察觉一样,视线一转,正对上安月白的视线。安月白一惊,忙移开目光。

  杨帆看着,带着隐秘的笑容:“你觉得他怎么样?”

  “恩?”安月白还是一脸疑惑。

  “我们的剧找他投资吧。”

  “啊?……哦……”安月白含糊过去,正好李鸣边整理西装边过来,她感觉到松了一口气,趁机走远一点。她不明白具体的含义,但是看着杨帆那晦涩的笑容,总感觉有点不好的想法。她不想去想那些,于是努力岔开自己的思路。

  对了!这个宴会,说不定他也来了!找找他!……可是,打扰他也不大好,毕竟这是个很重要的晚宴……

  想着刚准备抬脚的安月白又顿住了,叹口气,还是转身,看着交头接耳的李鸣与杨帆,拿起旁边侍者手上的香槟,小饮一口,就干脆乖乖呆这里远远的看着他们。看他们能讨论出什么结果。

  李鸣和杨帆似乎就什么讨论出了结果,他们俩分头走远。安月白刚想上前去,却发现那二人走的倒是相当快,一下子就不见了人影。

  安月白无奈,打算站在原地等他们回来。一个清亮的声音在头顶响起:“哟,你也在?”

  安月白抬头,身后站着的正是陆子建。他身体微微前倾,眼睛和安月白的眼睛正好垂直。

  “这个姿势不累吗?”陆子建的唇角勾起邪邪的笑。

  安月白才反应过来自己一直在仰头望着他,脸上一红,低下头转过身来面对着他,说:“不累啊,我喜欢。”

  陆子建难得地穿着一身正式的西装,头发也被梳得一丝不苟,干净的脸上反而带了些平时见不到的干练的帅气。

  “你这样穿还不错。”安月白随口脱出心里话,话出口才后悔,赶忙看陆子建的表情。

  陆子建笑容更灿烂了点,说:“你这样穿也不错哦。”安月白微红的脸颊被陆子建略带轻浮的语气挑的更加羞红。

  陆子建心里也不是没有奇怪。这样的晚宴,连自己这个当红小生也是刚刚才够格,她虽然很漂亮,但毕竟还是一个二三线演员,怎么会出席?就在陆子建犹豫要不要问出口时,杨帆和李鸣走了过来。陆子建看到杨帆就明了了。

  杨帆是新晋导演,还在学校时就因作品《也许》得到了国内大奖与导演界的一致认可,毕业后连续导演几部作品,口碑与票房都还不错。估计之前安月白提过的被某位导演看中出演女主角,那位导演就是杨帆了。

  杨帆家庭在业内很有些背景,人际关系也不错,大概是带着安月白来相中投资人吧。

  这么想的时候,杨帆与李鸣正好也走到了跟前。陆子建露出招牌式笑容,伸出手,道:“你好,我是陆子建。”

  “你好,李鸣,安月白的经纪人。”

  “你好,杨帆。”

  李鸣和杨帆也礼节性的笑笑,但看起来没有继续说话的意思,陆子建察觉到了,不在意的笑笑,望着安月白,指着不远处的一个人影,道:“我要去找我经纪人啦。跑开太久不好。”说着做了一个鬼脸,而后又对着李鸣和杨帆点点头,转身离去。

  安月白目送着陆子建离去,转头看着李鸣和杨帆。

  李鸣上前一步,挽过安月白,清了下嗓子,说:“你知道出演这个剧的重要性吧?”

  “恩。”待等到安月白肯定的回答后,李鸣才开始继续说:“出演这个剧呢,有你也不够,还需要男主角啊,配角啊,很多演员。还有道具啊、经费啊……”

  安月白看着含含糊糊的李鸣,蹙眉道:“恩,我知道。简练点。”

  “咳,总之就是,拍这部剧,我们经费不足。需要找投资人。”

  “啊?所以?”安月白想起来之前杨帆在自己旁边不断提起越铭,望向杨帆,后者点点头,说:“是,越铭是很好的投资人。但是越铭没看中我们的剧本。”

  “哦……”安月白有点失落。

  难道就这么黄了吗?这样好的机会……

  “别那么快丧气啊,”看着把失落全部写在脸上的安月白,李鸣忍不住笑了,安慰道,“我们联系到了一位韩老板。他是做建材生意,现在准备投资电视剧。”

  “真的?!”安月白马上抬起头,眼睛里亮晶晶的,满脸期待。

  “恩。这边。“杨帆转身带路,看起来有些急不可耐,大概是觉得李鸣就这么简单的事情还和安月白磨叽那么久,有点耽误他时间了。

  安月白也有点不好意思,跟着李鸣后头,绕过七八个人,才在一个桌子边上看见了那个韩老板。

  桌边只坐着他一个人,低头品酒,显然是准备好在等他们来的,只是他们耗时有点久了。安月白趁着还比较远,细细打量着。韩老板皮肤黝黑,毛孔粗大,一看就是经常在风雨艳阳中闯荡的;小眼睛,他此时正专注于看酒,看不见眼神;身材微胖,有个很明显的啤酒肚。

  “韩老板,”杨帆疾步上前,开口打招呼,老远就伸出了手,“不好意思我们来晚了。”李鸣转头看着安月白,说:“待会放机灵点。”

  安月白点点头,没几步二人就走到了他们跟前。李鸣指着安月白介绍道:“韩老板你好,这位便是我们之前提到的演员安月白小姐。”

  安月白伸出手;“韩老板你好。”

  韩老板这时才慵懒的抬起眼,伸出手握了上去,嘴角勾起的笑容也是万分隐晦。安月白撞上那对小眼睛里透出的目光时心里一紧,那双小眼睛里面带着笑,还有贪婪,还有些别的什么。安月白不知道怎么形容,但只是觉得这位韩老板一点都没有从事艺术行业的灵气。

  韩老板粗糙的手指挨上安月白的手背,粗糙的大手握紧了点,不知怎么,明明是很简单的握手礼却让安月白心里一瞬间升起莫名的嫌恶和不安。

powered by 带字头像 © 2017 WwW.daizitouxi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