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都市之特种狂兵陆辰免费阅读-都市之特种狂兵免费阅读全文 by枯木

发布时间:2019-01-09 10:41

都市之特种狂兵陆辰免费阅读

都市之特种狂兵全文阅读

  都市之特种狂兵完整版哪里有?都市之特种狂兵枯木著,这是一本现代都市小说,非常的好看,主要人物是陆辰林梦雅。全文讲述的是陆辰从小在深山里长大,但她凭借着一手夺命金针,一身玄奇功法,开始了在大都市里的闯荡,且看他如何横扫八方,最终登上王者巅峰!
  “傻妞,不要太想我哦,咱们后会无期!”从一名男警员手里接过自己的红军包,陆辰当即是和杨冰倩擦身而过,旋即转过脸来,露出了一副人畜无害的笑容。
  “可恶!可恶!臭流氓,下次别落到我手里!”
  望着陆辰脸上那得意的笑容,杨冰倩气得直咬牙跺脚,一时间,平日里身上那股冰山美人的气质,顿时是破坏的一干二净。
  而此时破天荒的见到杨冰倩这般表情,一众站在原地不敢说话的男警员,又一次是冲着陆辰离去的方向,竖起了大拇指。
  能够让杨大警花都吃瘪的人,陆辰还真是第一个!
  江海市,华夏国一处沿海大城市。此时就在繁华的街道上,一辆黑色的奔驰轿车,却是径直驶进了一片清净的别墅区中。
  “陆先生,咱们到了!”车门打开,一身灰衣的林田首先下来,亲自替陆辰打开了车门,一脸热情笑意的示意道。
  “恩!”点了点头,陆辰亦是从车内走出,目光一扫身前豪华的大门,心中不由得是感叹有钱人的生活,真好!
  而此刻站在一旁的几名黑衣保镖,却是在这一刻露出了一脸的震惊。

第一章 美女警花

  八月底,立秋过后,江海市中仍旧是充斥着一股闷热之感,市中心的火车站内,偌大的出站口此时却是人满为患。

  “喂!大婶,你别挤我呀!”

  脚跟还没站稳,陆辰便是被身后一涌而出的人群给挤了出去,一头扎进了拥挤的人潮之中。

  “老头子也太抠门了,刚退役回来,不仅没收了我四年的退役金,还让我千里迢迢的下山给人治病,最关键的是连张飞机票都不舍得买!”

  陆辰一脸无奈的站在人流中进退不得,感受到四周各种浓烈的体味扑鼻而来,当即不由得是低声抱怨道。

  在此之前,谁也没有想到,堂堂龙魂特战队的队长,竟然是会在这样一个地方跟人挤火车。

  要知道,陆辰这四年的退役金,那至少在八位数往上,如果不是被老头子硬派往江海市,恐怕现在的陆辰,已经是只身前往夏威夷开始度假了。

  “兄弟们的仇报了!龙魂特战队也已经解散了,我也该好好过自己的生活了!”

  眼神中闪过一丝暗淡之色,陆辰站在人群中,却是渐渐陷入了沉思。

  十六岁加入龙魂特战队,从一名随军医生,到特战队长,离开深山的这四年,陆辰经历了太多,也成熟了不少,虽然最开始对老头子的安排很不满,不过随着一场场血与火的战斗之后,陆辰却是发现,自己已经爱上了那种生活。

  手起刀落,谈笑饮血的生活。

  龙魂特战队,就如同一柄毒刃,穿插在华夏周边的各国之间。

  只不过很可惜的是,三个月前,就在陆辰执行退役前最后一次任务时,整个龙魂特战队,却是中了敌国队伍的埋伏,全军覆没了。

  那一战,打的昏天暗地,虽然龙魂特战队全员只有不到百人,但依旧是全歼敌人近千之多,而整个战场上,唯一侥幸存活下来的,也就只有精通医术的队长陆辰了。

  ……

  就在陆辰沉思之际,一侧的出口通道中,一个身穿短裙制服,一脸紧张的年轻女警当即是冲着人群跑来,出声大喊道:

  “火车站里有危险,大家赶快离开!”

  此话一出,瞬间是在人群炸开了锅!

  “什么?有危险?”

  所有人的目光皆是齐刷刷的看向身前女警,当望着其手中黑漆漆的手枪之时,人群中,突然是有人惊恐道:

  “这该不会有恐怖分子袭击吧?”

  “不会吧!恐怖分子袭击?大家赶紧逃!”

  拖儿携女,站在出口通道中的众人立马是疯狂的朝着前方出口中逃去。

  “怎么回事?”

  站在人群之中,陆辰尚还没有回过神来,当即便是感觉身后一股推力涌来!

  “啊!”

  正在此时去,一声尖叫突然从前方传出,立马是将陆辰的视线吸引了过去。

  “我靠!美女警花?这是玩的哪一出?”

  陆辰的目光直勾勾的朝着人群前方看去,只见得一个身穿短裙警服,身材修长的女警此时已经是被人群淹没,伴随着四周众人越发的慌乱,这年轻女警一个脚跟不稳,当即是被人群猛地挤了出去。

  身体成九十度后仰,靓丽风景霎时是在陆辰的视线中一闪而过。

  一切皆在一瞬间发生,杨冰倩怎么也没有想到,众人会因为自己这一句话而产生暴动。

  感受到身体不受控制的向后倒去,杨冰倩此时只得是绝望的闭上了双眼。

  “噗!”

  人群中,一道人影一晃而过!

  下一刻,杨冰倩当即是感觉到自己落入到了一个温暖的怀抱中,而一只大手,则是顺势揽过了自己的腰间。

  “呼!还好来得及!”

  呼出了一口气,陆辰低头望着自己怀中的年轻女警,当即眼神中,不由得是出现了片刻的呆滞。

  一头秀丽的齐肩黑发,不施粉黛的精致脸蛋上,却是透着一抹天然的白皙,特别是搭配上这一身警服,更是有几分纯熟的味道。

  “这可比老头子杂志里的漂亮多了!”

  陆辰望着怀中佳人,喃喃自语,说话的同时,右手却是不自觉的用了用力!

  “啊!混蛋!”

  面色突变,杨冰倩当即是从陆辰的怀里猛地站起,一张俏脸上霎时是笼罩着一层寒意,美目中透着一股怒火,直瞪陆辰而去。

  “给我举起双手!”

  杨冰倩右手一抬,当即是用手中黑漆漆的枪口指着陆辰,出声喝道。

  不过很可惜,话还未说完,伴随着四周拥挤的人潮再度涌来,杨冰倩的身体,顿时又是一个趔趄,不由自主的朝着前方扑去。

  “噗!”

  结结实实,这一次杨冰倩又是再一次落入到了陆辰的怀抱当中。

  双手朝前伸出,陆辰下意识的微微用力。

  “啊!臭流氓!我要杀了你!”

  杨冰倩大喊着从陆辰怀中站起,当即一记抬腿,便是朝着陆辰两腿之间踢去!

  腿风袭来,陆辰不禁是感觉眼前这女人的凶狠,这一脚要是落实,恐怕是个男人都得废掉!

  “喂!小妞你疯了吧!老子刚才是在救你!”

  一个闪身躲开这致命一踢,陆辰脸上露出了一股怒意,说话之时,目光却是在身前女子身上打量了起来。

  “我让你再看!”

  感受到陆辰的火辣目光,杨冰倩忽然是眉头一皱,怒火横生,一步后退,右手的手枪立马是对着陆辰而去,而此时,肩头的对讲机中,却是传来了一阵话音。

  “各单位注意!目前已经确定的歹徒人数为三人,携带了数量不明的炸药,请各单位务必尽快疏散群众,找出歹徒藏匿地点!切勿擅自行动!”

  对讲机里的话音落下,场间的两人都是微微呆愣了片刻。

  “我靠!真的是恐怖分子?还带炸药!”

  一瞬间,陆辰双眼中的眼神忽然是一变,黑色的眸子中闪过一缕邪邪的笑意。

  同时,听到对讲机中的命令,杨冰倩亦是一震,脸上露出了一丝忧色。

  “我说这位警官,你要是再不赶过去,这火车站可就真的危险了!”

  “哼!看你也不是什么好人!呆会再收拾你!”

  杨冰倩抬首望着陆辰,说话的同时,美眸中却是闪过一丝异色。

  由于方才太过惊慌,没有仔细打量陆辰,此时待杨冰倩真正看清陆辰的样貌之时,却是感到了一丝讶异。

  陆辰看上去约莫二十岁左右,不过那一头黑色的短发,搭配上那张棱角分明的面庞,却是透着一股与年龄不符的成熟。

  当然,最让杨冰倩感到奇怪的,却还是眼前这个家伙古怪的打扮!

  一米八的个头,一身朴素的灰色中山装,肩头挎着一个泛黄的红军包,上面还印着一行褪色的大字“为人民服务”。

  陆辰的打扮,活脱脱的就是从抗战年代里走出来的下乡青年。

  “把你这玩意儿拿开,它对我没用!”

  眼神中透着一丝漠视,陆辰的目光则是从杨冰倩身上收回。

  “你!”

  听到陆辰此话,杨冰倩当即是面色一怒,正待开口说话时,身旁却是异状突起。

  “砰!都他娘的给老子蹲下!”

  一声枪响,只见得三个膀臂腰圆的汉子当即是冲进了通道之中,一手握着长枪,面目狰狞的对着众人吼道。

  

第二章 劫匪

  “啊!”

  听到枪响,一时间,慌乱的人群竟然是诡异的停了下来,纷纷是一脸恐惧的蹲在了墙角。

  “给我站住!”

  美眸中闪过一丝惊色,杨冰倩此时完全忘记了陆辰的存在,当即是转过身子,目光锁定在前方突然出现的三道人影之上,手臂一抬,手枪顿时是朝着三人指去。

  “妈的!怎么这里也有警察!”

  三人脚步一顿,旋即也是发现了杨冰倩的存在。

  “把手举起来,你们被捕了!”

  双手持枪,第一次面对这种大案,对于还处在实习期的杨冰倩来说,难免是有些紧张,不过此时面对三名歹徒,杨冰倩却是没有丝毫的退缩。

  “臭婊子!你开枪试试!只要你敢开枪,这里所有人都得死!赶紧把枪给我扔了,不然我就让整个火车站爆炸!”

  三人之中,一个身穿黑色短袖的光头汉子当即是举起了手中的炸药遥控器,面目狰狞的对着杨冰倩威胁道。

  光头汉子此话一出,杨冰倩一张脸上顿时是露出了一抹慌乱,要知道,整个火车站中至少还有数百人没有转移出去,而且其中还有不少是她的同事,火车站要是真的爆炸,这些人可就危险了!

  “我只数到三,三声之后,你要是还不放下枪,大不了老子和你们同归于尽!”

  杨冰倩脸上仍旧是有些挣扎,此时看了一眼被逼至墙角的众人后,心里亦是泛起了一股复杂之色。

  见状,为首的光头汉子顿时是有些坐不住了,当下将手中的遥控器高高举起,大声喊道:

  “一!”

  “二!”

  声音落下,场间几人的脸上也都是露出了一副凝重之色,而此时,站在杨冰倩的身后,被当做空气一般忽视的陆辰,亦是露出了一脸的肃色。

  见到三名歹徒的注意力放在杨冰倩的身上,陆辰则是悄然蹲下身子,藏到了墙角的人群当中。

  不是陆辰无法对付这三人,而是那光头汉子手里的遥控器如果是真的话,陆辰亦是不敢轻易犯险,用几百号人的性命去赌。

  此时情况胶着,绝对不能意气用事,身为龙魂特战队的队长,陆辰怎么可能不明白这个道理,当下只能静观其变了。

  “好!我放下枪,你们千万不要乱来!”

  见到光头汉子又欲开口,杨冰倩终于是无奈的将手中的手枪放到地上,旋即大声示意道,虽然怀疑光头汉子言语中的真实性,但是杨冰倩却是不敢用数百号人的性命相赌,当下只得是选择妥协!

  “我警告你,别跟老子玩花样,赶紧把枪踢过来!”

  眼中的戒备仍旧没有松懈,光头汉子的警惕性很高,此时望着杨冰倩脚下的手枪,又是开口道。

  “啪!”

  脚尖一踢,黑色的手枪顿时是踢到了光头汉子的身前。

  “老二,老三!你们去把这个警察给我绑了!有了她在手上,我就不信那帮警察敢乱来!”

  光头汉子眼中露出了一丝喜色,旋即是弯腰捡起了杨冰倩的手枪。

  “是!老大!”

  光头汉子身旁,一高一矮的两个歹徒当即是将手里的长枪收起,从后背取出了一根绳子,将杨冰倩给绑了起来。

  没有办法,对方有这么多人质在手上,杨冰倩亦是不敢反抗。

  “啊!”

  突然之间,墙角的人群中,一个女子的痛呼声传了过来。

  “不好啦!这里有个孕妇,看样子是快生了!”

  众人面色一惊,当即是聚在一起,围着一个躺在地上,挺着大肚一脸痛苦的女人。

  这女人面色苍白如纸,一脸的淋漓大汗,年岁看上去约莫三十出头,已经算得上是一名高龄产妇了。

  “妈的!真他妈麻烦!”

  光头汉子扫了躺在地上的孕妇一眼,眉头一皱,当下便是欲要将手里的枪举起。

  “住手!你要是杀了人质,警方一定是会冲进来的!”

  见到光头汉子的动作,人群中,陆辰当即是面色一变,肃声大喝道。

  此刻听到陆辰的话,一旁被绑住的杨冰倩,也是看了过来,望着光头汉子手里的短枪,立即是出声附和道:

  “只要你们敢伤害人质,警方一定会强行冲进来,到时候你们是逃不掉的!”

  光头汉子身旁,一高一瘦两名手下也都是面色一紧,似乎是被杨冰倩此话给吓住了,旋即看了一眼躺在地上一脸痛苦的孕妇,当即亦是不忍道:

  “大哥!咱也都是奉命办事,何苦激怒那帮警察!再说这帮人早死晚死都是死,就先放她一命吧!”

  听到两个手下的话,光头汉子一脸冷意的扫了地上的孕妇一眼,旋即是将目光落在了杨冰倩的身上。

  “老子也不是吓大的!这个女的就算我不杀,也挨不了多久了,你可别指望我会把她交给警察!”

  光头汉子将手里的枪放下,嘴角亦是翘起了一丝冷笑。

  “来不及了,我是医生,你们帮我按住她,我来负责接生!”

  人群中,一道冷峻的声音传出,顿时是让众人回过神来。

  “赶快帮忙!”

  恍然回神,众人急忙是按照陆辰的吩咐,按住了地上的孕妇。

  “医生,求你……求你一定要救救我的孩子!”

  一手抓住陆辰的胳膊,身体不断的抽搐,一脸痛苦苍白的孕妇躺在地上,此时望着陆辰,眼神中则是充满了央求之色。

  听到孕妇此话,四周的众人也都是各自露出了担忧,将目光纷纷朝着陆辰看来。

  一旁,被绑在一侧,杨冰倩此时盯着陆辰看去,一双眼睛里,却是充满了震惊。

  这个家伙是个医生?

  “哼!”

  站在原地,看了陆辰一眼之后,光头汉子径直是掏出了手机,并没有多做理会。

  “放轻松,保持呼吸均匀,剩下的交给我吧!”

  一改之前的神态,此时陆辰的脸上,却是少有的露出了一副凝重之色。

  这孕妇年纪已经上了三十,算得上是高龄产妇了,而且此时羊水破了,具体的情况还不清楚,如果再不让孩子出生,恐怕母子都会有危险。

  从小跟随老头子习医,在军中又当了几年军医,陆辰看遍医书无数,不过这给人接生,还是第一次。

  伸手按在孕妇的手腕,片刻之后,陆辰的眉头又是微皱。

  “心跳不正常,而且血压值偏高,如果是高位破水的话,恐怕是有些棘手了!”

  此时守在一旁,众人见到陆辰的动作,不由得是有些疑惑。

  没听说过,谁接生还得把脉的!

  当然,他们若是知道,陆辰仅凭这一手脉象便判断出了孕妇的体征,恐怕都是会震惊的说不出话来。

  “内关!三阴!”

  双手在怀中一掏,陆辰居然像变戏法一般,掏出了两根银针,准确的扎在了孕妇的身上。

  “尽量吸气,不要紧张!”

  两针落下之后,陆辰便是观察了一下孕妇的身体,只见得其身体渐渐的不再开始抽搐,呼吸亦是逐渐平稳了下来。

  “咦!看上去,她的面色好很多了!”

  一旁,众人见到孕妇的情况,亦是眉头一松,露出了一丝喜色。

  “先别高兴,大家按住她,我开始接生了!”

  陆辰的心中却是没有半分喜色,望着孕妇下体缓缓流出的羊水,此时,陆辰已经是可以判断,这孕妇,的确是高位破水无疑了。

  如果这是在医院,一般的医生倒也能够处理,但是此刻情况特殊,稍微有一点不对,便会让这母子送命。

  “没办法了,只能进行催生!”

  高位破水太过缓慢,此时没有良好的治疗环境,如果再拖下去,肯定是母子不保,在没有催产药物的情况下,陆辰只能选择一种办法了!

  “会阴穴!”

  目光锁定在孕妇肚脐下方半寸,陆辰右手一抬,一根银色的长针立刻是插了上去。

  三针已落,紧接着陆辰便是将手掌贴在了孕妇的肚子上。

  体内丹田中,一股气流旋即是顺着陆辰的手臂,探入到了孕妇的体内。

  修炼了十多年的真气,没想到在这里也派上了用场,陆辰无奈的一笑,当下心头一动,顿时是感觉到了孕妇肚内,一个东西在颤动。

  “胎心有些微弱,不过幸好孩子没事!你别紧张,慢慢用力!”

  给众人露出了一丝安慰的笑意,此时孕妇听到陆辰此话,亦是脸上一喜,不知为何,她却是感到,身体中莫名其妙的生出了一股力量,也正是这股力量,让她支撑到了现在。

  稍稍用力之下,陆辰旋即便是感觉到婴儿的头开始向下移动了。

  手掌贴在孕妇的肚脐,陆辰体内的真气开始源源不断的灌注到她的身体当中。

  “吸气……呼气……”

  此时听到陆辰的话,这孕妇亦是开始大口呼吸,加大力度。

  四周,众人盯着这一幕,却是将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处。

  此时在一侧不远处,望着陆辰那了棱角分明的面庞,杨冰倩的心里,亦是掀起了不小的波澜,仿佛眼前这个男人,跟刚才调戏自己的人,完全就不是同一个人一般。

  

第三章 身份

  “哇!”

  伴随着一声啼哭,婴儿终于是顺利生了下来。

  此时陆辰接过旁人递来的毛巾,急忙是将孩子给包了起来,递给了身前的孕妇。

  “谢谢!谢谢……”

  止不住的冲陆辰道谢,双眼的泪水早已是夺眶而出,这中年女子抱着刚出生的孩子,脸上亦是洋溢出了幸福的笑容。

  此时,站在一旁搭手的众人,也都是松了一口气,冲着陆辰竖起了大拇指。

  “老大!不好了!外边来了好多警察,把咱们包围了!”

  出口通道外,高个子的歹徒顿时是提着枪冲了进来,一脸紧张的冲着光头汉子喊道。

  “慌什么慌!咱们手里有这么多人质,我就不信他们敢乱来!”

  听到手下的汇报,光头汉子的脸上亦是露出了一丝凶色,紧接着视线一扫场间,顿时是落到了杨冰倩的身上。

  蹲在墙角的众人皆是面色发白,一脸的恐惧,此时光头汉子径直是将手里的枪递给了身旁的手下。

  “栓子,你把他们给我押到厕所去,我和黑子带着这个臭婆娘去和警察谈判!”

  接过手枪,较为瘦弱的歹徒亦是点了点头,一脸凶恶的转身面对众人。

  同时,光头汉子和高个子歹徒便是朝着杨冰倩走去。

  “都他娘的去厕所呆着,快!”

  手里的枪指着墙角众人,瘦弱歹徒旋即是破口大骂道。

  而此时,蹲在人群中的陆辰,眼底却是冒出了一缕寒意。

  和众人一样,慢慢的站起身子,陆辰的注意力却是放在了杨冰倩所在的方向。

  踏踏!

  脚步声传来,光头汉子离开众人,距离杨冰倩越来越近!

  一步……两步……

  “给老子快点!”

  似乎是发现了陆辰的异状,瘦弱歹徒用手里的枪口指着陆辰,当即是不满道。

  正是此刻,瘦弱歹徒话音未落之时。

  咻!

  一道银色的细针自半空中一闪而过,只见得陆辰一挥手,银针顿时是击中了瘦弱歹徒的脖颈。

  一切皆在电光火石之间,此刻哪怕就站在陆辰的身旁,一众人都尚未发觉什么异状,依旧是颤颤巍巍的朝着厕所方向走去。

  而此时,那瘦弱歹徒站在原地,却是睁大了双眼,发现自己已经不能动弹了。

  “砰!”

  一个闪身,从歹徒手里抢过手枪,陆辰毫不犹豫的转身就是一枪。

  子弹在空气中摩擦而过!

  下一刻,一道血花顿时是自光头汉子的后背飞溅而出。

  扑通!

  一声闷响,光头汉子缓缓的倒在了血泊之中,至死,脸上依旧是一脸的惊疑。

  “老大!”

  站在杨冰倩的身旁,高个子歹徒顿时是一脸的惊怒,望着站在自家老大身后举枪的陆辰,下意识的,瞬间是举起了手里的枪。

  “喝!”

  一声娇喝,快速反应过来的杨冰倩,立马也是一个侧踢。

  上半身虽然被绑住,但是杨冰倩的这一脚,却是结结实实的踢在了高个子歹徒的下身。

  剧痛袭来,高个子歹徒瞬间是面色一白,如同虾米一般的弯下了腰。

  “砰!砰!”

  连续两声枪响,只见得高个子歹徒双腿一软,血水从膝盖处喷溅,整个人顿时是倒在了地上。

  “小妞,干得不错嘛!”

  嘴角勾起了一丝笑意,陆辰随手一拳便是将身后的瘦弱歹徒击晕了过去,而后便是朝着杨冰倩走去,将其身上的绳子解开。

  绳子落地,杨冰倩顿时是一脸紧张的跑到了光头汉子的尸体旁,将其手中的炸药遥控器捡了起来,这才松了一口气。

  与此同时,站在一旁的陆辰却是悄然朝着通道之外看了一眼。

  这么大的动静,想必要不了多久,警察就会冲进来了!

  从包里掏出一块白布,将枪身上的指纹擦拭干净,重新把手枪交在杨冰倩的手里。

  “说吧!准备怎么感谢我!要是以身相许的话,我也是不会拒绝的!”

  “你到底是谁?”

  收拾了残局,杨冰倩见到陆辰那火热的目光,此时却是一脸猜疑的盯着陆辰问道。

  她可不相信,一个医生,竟然能够拥有这么好的枪法,而且在杀了人之后,还能如此的镇定。

  杨冰倩的心里,对陆辰的身份,是越来越感到好奇了。

  而还未等到陆辰开口,出口通道的另一侧,一阵脚步声顿时响起。

  “冰倩,你没事吧?”

  踏踏!

  脚步声传来,紧随其后,只见得一个身穿警服的中年警官带着十数人提着枪便冲了进来,一脸的担忧之色。

  要知道,杨冰倩的身份背景可不一般,要是出了点什么事,可不是他一个分区副局长能够担待得起的。

  “这?”

  此时众人冲入通道之中,当即是被身前的场景给惊住了!

  只见到三个歹徒皆是倒在地上,其中一个看样子,已经是中枪身亡,而另外两人则是昏倒在地,刚好是躺在杨冰倩的脚下。

  “冰倩,这都是你做的?”

  中年警官抬起头来,目光看向杨冰倩所在,眼神中则是透着一股不敢相信的神情。

  “我!”

  杨冰倩如梦初醒,正待开口解释之时,一阵骚乱之声突然是从后方传来。

  “快!他们在这里!”

  一阵匆忙的脚步声由远及近,有男有女,十数个身穿职业装,手里拿着话筒,扛着摄像机的记者顿时是跑到了通道之中。

  “大家好,这里是都市快报,我正处于江海市火车站现场,稍后为大家带来第一时间的现场报道!”

  见到一群记者的突然出现,场中的一众警察都不由得是愣了愣,而此时,中年警官望着杨冰倩手中举起的手枪,以及炸药遥控器时,当即也是急中生智,大声夸赞道:

  “不愧是咱们江海分局的人,杨冰倩同志,你今天的表现非常好,保卫了整个江海市火车站,值得我们所有人敬佩!”

  “周副局!不是……”

  杨冰倩刚想解释,一群记者手里拿着话筒,七嘴八舌,第一时间便是将杨冰倩围了起来。

  杨冰倩知道,此时恐怕自己怎么解释都没有任何作用了!

  “好了好了!各位记者同志,我们还要进行抓捕工作,请你们暂时离开!”

  望着已经被抓起来的两名歹徒,周副局那张挂满了赘肉的圆脸上,此时是充满了笑意。

  听到周副局发话,一众警官亦是上前将围着杨冰倩的记者请了出去,而此时,跟着记者队伍一起,陆辰亦是悄然转身离去。

  在人群后面默默的跟着,陆辰已经完全被忽视了,而这正是他所要达到的效果,他并不想成为众人瞩目的焦点,更不想让那些警察知道,干掉歹徒的人是他。

  将手里的炸弹遥控器交给周副局,杨冰倩转过身子,目光则是快速的在人群中寻找着什么。

  旋即,当杨冰倩的目光锁定在一道熟悉的背影上时,一张俏脸上,却是露出了一丝古怪笑意。

  这个家伙,到底是什么身份?

  

第四章 暴力执法

  在应付了一波又一波的记者之后,杨冰倩的名字,可谓是在一夜之间响彻了整个江海市。

  而此时,在江海市东城区公安分局的审讯室中。

  “喂!傻妞,我说你到底还想扣留我多久!”

  翘着二郎腿,无聊的靠在椅子上,陆辰望着坐在自己对面的杨冰倩,此时不由得是一阵后悔。

  “公事公办,你涉嫌火车站爆炸一案,必须得调查清楚才行!”

  杨冰倩望着身前一脸无奈的陆辰,当即一张俏脸之上,悄然是露出了一丝报复得逞的笑意。

  “姓名?”

  杨冰倩扫了一眼陆辰,当下又是冷冷的开口道。

  “你手里不是有我身份证吗?不会自己看啊!”

  “啪!”

  伸手一拍桌面,杨冰倩突然站起,俏脸上露出了一脸的怒意,当即是将桌上的台灯照向陆辰的面庞,出声威胁道:

  “凡是不配合警务工作者,可拘留三到七日!你自己选吧!”

  杨冰倩此话一出,顿时是让陆辰感到些许无奈,这个女人,摆明了就是为了报复自己。

  “报告,这是在他的包里搜到的!”

  此时,审讯室外,一个提着红军包的男警员顿时是走了进来。

  “哗啦!”

  男警员将包里的东西全部倒在了桌上,只见得厚厚的一堆杂志,顿时是出现在了杨冰倩的眼前。

  “这些是什么东西?”

  美目中浮现出了一抹疑惑,杨冰倩随手拿起一本泛黄的杂志,视线落到封面之上时,一具光洁的娇躯顿时映入眼帘,当即杨冰倩一张俏脸,刷的一下是嫣红一片。

  “臭流氓,你竟然随身带这些东西!”

  急忙是将手里的杂志放下,杨冰倩狠狠地瞪了陆辰一眼,旋即又是示意身旁男警员,将这些早已泛黄的杂志收了起来。

  “这些可都是我收藏的宝贝,别给我弄掉了!”

  望着男警员将自己的存货带走,陆辰顿时是急了,这些宝贝写真集,可是自己这些年好不容易才积攒下来的。

  “哼!看你人模狗样的,竟然不干好事……我现在怀疑你涉嫌传播淫秽物品,证据确凿,你还有什么好狡辩的!”

  “我靠!你说传播就传播啊!你哪只眼睛看到我传播了?我个人爱好不行吗?”

  听到杨冰倩的质问,陆辰当即是还击道。

  “哼!这事没完,那你告诉我,你是做什么的?你来江海市干嘛?”

  有些不甘心,杨冰倩旋即又是坐了下去,拿起笔,开始给陆辰做起了笔录。

  “我再说一遍,我是来江海市给人看病的!至于我是做什么的,恩……勉强算是个医生吧!”

  扣了扣后脑勺,陆辰思索了一下,下一刻便是给自己安上了一个光荣而伟大的医生头衔。

  “勉强算个医生?你有医生资格证吗?”

  看了一眼陆辰脸上的表情,此时坐在椅子上的杨冰倩,顿时是一脸的狐疑,虽然见识过陆辰在火车站给人接生,但是杨冰倩可不相信,陆辰的身份,仅仅只是一个医生这么简单。

  “医生资格证?”

  陆辰低声自语的同时,视线落在杨冰倩那张冷冷的俏脸之上,当即嘴角,却是勾起了一丝神秘的笑意。

  “你那个是不是已经超过七天没来了?另外最近是不是感到心烦意乱,郁闷不舒,体重有增加,而且上厕所的次数明显变多了!”

  杨冰倩微微一愣,当即是感觉到,一只大手按在了自己的右手腕上。

  “混蛋!拿开你的臭手!”

  面色突然蹿红,杨冰倩闪电般的收回右手,摸着一张滚烫的脸颊,当即是对陆辰怒目而视,不过此时在杨冰倩的心中,却是突然一怔。

  掐算一下日子,自己那个的确是已经推迟了好几天了,而且最近因为分局的案子增多,杨冰倩明显的感觉精神上多了一些压力,心情自然不是很好,至于陆辰所说的上厕所次数增多,这一点杨冰倩倒是没有注意。

  难道这家伙真的只是个医生?

  心中浮现出这个念头,杨冰倩此时盯着陆辰的眼神中,又是露出了一丝猜疑。

  “放心吧!这不是什么大病,回家好好休息两天,另外,以后不要在这么随意发脾气了,容易长皱纹的!”

  “砰!你闭嘴!”

  大手一拍桌面,猛地站起身来,杨冰倩顿时是耳根一红,一双盯着陆辰的美目中几乎是快要喷出火了。

  “喂喂!你别恐吓我哦,小心我告你暴力执法!”

  “暴力执法?哼!今天我就让你见识见识,什么是暴力执法!”

  右手一挥,一个巴掌便是快速的朝着陆辰扇去,不过手臂刚抬到半空中,杨冰倩顿时是感觉到一只大手如同钳子一般牢牢的抓住了自己。

  “你放开!”

  “不放!”

  “你!赶紧放开!”

  “砰!”

  突然,审讯室的门被人推开,一个身材浑圆的中年警官顿时是带着手下快步走了进来。

  “咳咳!你们这是?”

  众人站在门口,望着审讯室中的两人颇为古怪的动作,当即各自的脸上都是露出了一副古怪的表情。

  “啊?刘局长,你怎么来了?”

  赶紧是将手从陆辰的掌心中抽了出来,杨冰倩立马是快步走向了为首的中年警官跟前,出声问道,而一张俏脸之上,似乎还有着一抹尚未褪去的潮红。

  此时,就在中年警官身后,一众男警员在见到杨冰倩俏脸上的这抹羞红时,皆是不由得张大了嘴,目光看向不远处一脸淡然的陆辰,悄悄的竖起了大拇指。

  厉害!连局里有名的冰山美人都能调戏,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第五章 我真是个医生

  “陆先生,你没事吧?”

  就在众人走进审讯室之后,一个身穿灰衣,年岁约莫五十出头的老者当即是快步走进了审讯室中,朝着陆辰所在看去。

  “你是?”

  站起身子,陆辰望着身前的灰衣老者,目光中却是出现了一丝疑惑。

  “鄙人是林家的管家,林田!这次是专门奉老爷之命,来迎接陆先生的!真是不好意思,出了这档子事,他们没有为难陆先生您吧?”

  叫做林田的老者一身朴素长衣,言语之间,却是透着一丝稳重威严之感,显然不是常人。

  在听到老者自报家门之后,陆辰亦是点了点头,虽然不知道这老头是怎么找到自己的,不过倒也省了陆辰一番力气。

  因为这一次下山,陆辰的目的地,正是林家!

  此时就在审讯室中,听到老者的话后,众人皆是露出了一丝惊讶,难怪能够惊动局长亲自出马,整个江海市中,姓林的大家族,恐怕也只有那一家了!

  “好了!小杨,赶紧把这位陆先生放了!我们已经查清楚了,这位陆先生和火车站的恐怖袭击无关!”

  在见到陆辰无事之后,中年警官当即是对着杨冰倩挥手示意道,语气中,透着一丝不容置疑的味道。

  “局长!”

  听到中年警官此话,杨冰倩当即是准备出声反驳,不过还不待她出口,这中年警官已经是示意两名手下,带着陆辰和林田离去了。

  “傻妞,不要太想我哦,咱们后会无期!”

  从一名男警员手里接过自己的红军包,陆辰当即是和杨冰倩擦身而过,旋即转过脸来,露出了一副人畜无害的笑容。

  “可恶!可恶!臭流氓,下次别落到我手里!”

  望着陆辰脸上那得意的笑容,杨冰倩气得直咬牙跺脚,一时间,平日里身上那股冰山美人的气质,顿时是破坏的一干二净。

  而此时破天荒的见到杨冰倩这般表情,一众站在原地不敢说话的男警员,又一次是冲着陆辰离去的方向,竖起了大拇指。

  能够让杨大警花都吃瘪的人,陆辰还真是第一个!

  ……

  江海市,华夏国一处沿海大城市。

  此时就在繁华的街道上,一辆黑色的奔驰轿车,却是径直驶进了一片清净的别墅区中。

  “陆先生,咱们到了!”

  车门打开,一身灰衣的林田首先下来,亲自替陆辰打开了车门,一脸热情笑意的示意道。

  “恩!”

  点了点头,陆辰亦是从车内走出,目光一扫身前豪华的大门,心中不由得是感叹有钱人的生活,真好!

  而此刻站在一旁的几名黑衣保镖,却是在这一刻露出了一脸的震惊。

  没错,堂堂的林家大管家,竟然亲自替他开车门,而且看样子还尊敬有加,这小子究竟是何方神圣?

  “陆先生,我们家老爷早已经恭候多时了!请随我来!”

  说罢!林田似乎也是有些着急,当即是在陆辰的身前带路,将陆辰给领了进去。

  林家,一间豪华的大厅之中。

  七八个人坐列其间,气氛却是显得有些凝重。

  “老爷!陆先生来了!”

  林田的声音传来,当即大厅中的几人皆是面色一动,齐齐站起了身子,朝着前方看去。

  一身灰色中山装,肩头还挎着一个早已看不清颜色的红军包,陆辰刚一走进大厅,站在大厅中的几人皆是面色一变。

  “老爷,这位就是陆先生!”

  林田走到一侧,微微躬身,旋即是向站在身前的一位华服老者介绍道。

  陆辰看了一眼身前的老者,一头花白头发,满脸皱纹,不过那一双凹陷于眼眶中的眼睛,却是异常的清澈。

  而此人,正是鼎鼎大名的林家家主,林天南!

  “在下陆辰,林老爷子,你好!”

  冲着林天南点了点头,陆辰的语气不卑不亢,脸上的表情,始终是保持着那一抹淡然。

  “恩!小伙子不错!”

  在打量了陆辰一番之后,林天南的眼里,一丝异色亦是一闪而过。

  “林老爷子,冒昧的问一句,这就是您说的神医?”

  脸上露出一副轻蔑的笑意,目光打量了陆辰一眼,此时站在林家大厅中,一个身穿白色大褂,年岁五十出头的老者,顿时是对着林天南笑问道。

  “没错!林老爷子,病急也不能乱投医嘛,就连赵医师都治不好的病,你找个乡巴佬来,当心让这种人给骗了!”

  语气颇冷,此时就在林家大厅中,一个身穿白色衬衫的男子,目光落在陆辰的身上,语气轻蔑道。

  “陈枫,你乱说什么呢!”

  就在男子话音落下之后,林天南的身旁,一个十八九岁的少女却是插着腰站了起来,眉头一皱,指着身前男子又道:

  “是你自己请的医生没用,别在这里废话,再说了这是在替我姐姐治病,没有人邀请你来吧!”

  林芊芊似乎是对这个男子颇为不满,说起话来,也是不留情面。

  而一旁站在陈枫身旁的赵医师,亦是老脸刷的一红,双眼中亦是露出了一股怒意。

  “啧啧啧!我说你嘴巴怎么这么臭,原来是有病啊!”

  站在一旁,扫了一侧的陈枫一眼后,陆辰嘴角一翘,当即是出声笑道。

  “有病?”

  厅中众人皆是一愣,旋即尽皆是看向陈枫而去,要知道,陆辰既然是老爷子请来的医生,那肯定是有一手的,此时陆辰说陈枫有病,众人难免是多了几分猜疑。

  感受到四周十数道目光看向自己,陈枫脸上顿时是涌出了一股怒意,当即是感觉被陆辰耍了一般,破口大骂道:

  “乡巴佬,你睁开眼睛看清楚了,老子没病!”

  “有没有病你说了不算,你看看你自己,双目晦暗,嘴唇泛白,站都站不稳了!一看就是晚上太劳累,肾虚了吧!年轻人,还是注意点好!”

  走到陈枫的身前,陆辰一脸痛惜的摇了摇头,紧接着右手却是看似随意的在陈枫肩头拍了两下。

  “你!”

  怒火直冒,陈枫正待开口反驳,当即便是感觉到肩头一股刺痛袭来,紧接着浑身一颤,整张脸上瞬间是惨白一片。

  而此时,陈枫的异状恰好是落到了众人的眼中!

  下一刻,场间众人看向陈枫的眼神,顿时是变得怪异无比,若不是经过陆辰这么一点拨,众人倒还没有发现,此时望着眼前的陈枫,不少人虽然是不好直言,但是眼神中却是透出了一丝鄙夷之色。

  或许场间众人都没有发现,陆辰刚刚拍下陈枫的那两掌,恰好是带了一丝体内的真气。

  “你们看什么看!”

  身体恢复知觉,感受到四周目光中的神色,陈枫面色一慌,当下又是将目光看向了老爷子林天南所在。

  “我陈枫绝对不是那种人!这家伙是在造谣,他在陷害我!”

  望着老爷子那清冷的表情,陈枫心里立马是跌落到了谷底,在林老爷子面前苦心经营了多年的形象,难道就这么毁了吗?而且还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这顿时是让陈枫感觉到颜面扫地。

  “好了!陆辰是我请来的贵客,都不准失礼!”

  大厅中,林天南此话一出,顿时没人敢再说话了。

  看了一眼陆辰,见到其一脸淡然稳重的表情,当即林天南一双老眼中,亦是露出了一丝赞赏之色。

  宠辱不惊,就冲这份气魄,也绝对不是常人。

  “老爷,大小姐的病情不容耽搁,要不……咱们先让陆先生去看看吧!”

  此时脸上亦是透着一丝焦急,林田躬身站在林天南的身前,旋即是开口建议道。

  “没错!快快带陆小友去梦雅的房间!”

  林天南一张老脸上亦是少有的出现了一股担忧,当即是和众人一道,带着陆辰,走向了二楼所在。

  “我倒要看看,你是怎么救梦雅的!”

  跟随众人上楼,望着陆辰的背影,陈枫的双眼中,却是浮现出了一抹阴狠之色。

  

powered by 带字头像 © 2017 WwW.daizitouxi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