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结局)医道花尊林彦-医道花尊免费阅读 by无量

发布时间:2019-01-09 10:41

医道花尊林彦

医道花尊全文阅读

  医道花尊是由作者无量所著的一部超级精彩的现代都市小说,又名《医圣传人在都市》,小说医道花尊全文讲述了主角林彦本是市一中即将高考的毕业学生,他在一次意外下获得小黄皮书,拥有了医圣的传承,看他会如何凭借这一奇遇来纵横都市,逍遥人间……
  “他们不是客人。”林睿怡闪身进屋,顺手就要把门关上,可却被吴强挡住了。
  “林睿怡,今天你必须给我说清楚了。”吴强不怀好意的说道。
  林睿怡看了看林彦,立时说道:“今天我累了,有事明天说。”
  “不行,必须说清楚。”吴强径直推开房门带着两个小弟进了屋。
  吴强初次见到林睿怡,立即惊为天仙下凡,便是好一通死追烂。但他这号人,虽谈不上欺行霸市,那也是恶棍一条了,林睿怡怎么会答应他。
  追不到,就威胁,威胁不成就用强!这一贯是恶霸的作风,吴强苦追无果,就拿林彦来威胁林睿怡。
  林睿怡怕影响林彦高考,只得用了‘拖’字诀,说考虑考虑,本想拖到林彦高考后就搬离这地方,但吴强也不是个傻子,不等到那天就找上门来了。
  看吴强那毫不掩饰的目光就可以知道,这次怕是拖不下去了,吴强没耐心了。
  林睿怡感觉有些无力,她纵然是坚强,也很勇敢,可面对这种不讲理的人又有几分反抗之力呢。
  “吴强,后天我一定给你个答复,行不?”林睿怡小声说道:“我弟回了,先别让他知道这事。”
  “你当我是傻子吗?”吴强冷声道:“今天你必须给个答复,不对,今天你答应也得答应,不答应也得答应。”
  林睿怡脸色一变,实在不行,就只有拼命了,总之,这种人我就是死也不能跟他。
  就在这时,门外传来一声清朗的讥笑声:“是吗?你以为你是谁?你想怎么样,别人就该怎么做吗?”
  林彦昂首进屋,冷冷的扫了一眼吴强三人。
  “小弟!”林睿怡脸色一喜,可立即又沉了下去,她一直拖住吴强就是不想让林彦卷到这事里面,可今天怕是由不得她了。
  “姐,我回来

第1章 小黄皮书

  夕阳的点缀下,白宁市一中那似扬帆船只般的大门显得熠熠生辉。

  白宁市一中虽然没有罗斯曼贵族私立高中那么奢华大气,但也是全市非常好的高中之一。

  下午五点多正是学生放学的高峰期,各类来接学生的汽车络绎不绝,看得人眼花缭乱。

  “我说,就你这破书也得卖两百块?”不远处的小摊上,林彦捧着一本黄皮线装书问道。

  摊主一脸鬼精相,半眯着眼解释道:“当然啦,我虽然分不清它的年代,但看上面的字迹绝对是古书无疑。说不定就是某位名家的孤本哦!两百块我还亏大了呢!”

  “拉倒吧你!”林彦撇撇嘴:“五块钱,卖不卖?”

  “同学,你这是在说相声呢,五块钱打死也不干!”

  林彦直接将黄皮书一扔,转身就走。

  摊主急忙拉住他:“同学,你好歹再加一点啊,五块钱我成本都不够!十块成不?”

  林彦想了想,点头说成交,掏出一大堆五毛一块的凑齐了十块钱,摊主那脸看得一抖一抖的。

  林彦是市一中即将高考的毕业学生,与那些有豪车接送的富家子弟不一样,他是个弃儿,十五六岁那年被一对好心夫妇收养了。

  他们有个女儿叫林睿怡,虽然和林彦没有血缘关系,但待他比亲姐姐还亲。

  三年前,养父母出车祸死了,但林彦知道那绝对不是意外,因为之后姐姐不但没有追究对方的责任,反而带着他逃离家乡。

  林睿怡有顽疾,各大医院都去了,钱也花了不少,可狗屁的是连个病因都没查出来。每隔一段时间就发作可没少把林睿怡给折磨了。

  这是林彦心头的一根刺,去年他在街边小摊上买的小书上学到了一民间偏方,能发作时大幅度的压制痛苦。

  从这之后,林彦就到处搜罗这类偏方,说不定就找到真正根治的办法呢?

  想法很不错,现实很骨感!这两年林彦再也没能找到任何与姐姐病症擦边的偏方。

  林彦边走边看那巴掌大小的黄皮书,这书倒是与寻常的民间偏方不同,记录的是汤头歌、奇经八脉等等医学知识,还有一种叫做“精气神”,看着倒像是本货真价实的医书。

  十块钱一本的黄皮书,哪能有什么奇门偏方啊?林彦自嘲的笑笑,就抬起头。可没曾想一根黑乎乎的圆柱物体就到了眼前。

  林彦一愣之下没能停住脚步,结果就悲催了。

  “嘭”的一声,林彦的鼻梁与电线杆来了个亲密接触,一时间,酸甜苦辣咸的味道都有了,被呛得眼泪都出来了。

  林彦赶忙捂着鼻子,没过一会儿就感觉双手黏糊糊的,鲜血把没来得及扔掉的黄皮书都快浸透了。

  “糟了!”林彦惊呼,急忙把黄皮书给摊匀了。

  这时候奇异的事情发生了,小黄皮书上的字迹全扭曲起来了,像是密密麻麻的蝌蚪一样。

  一道流光从黄皮书上射向林彦面门,紧跟着他头一歪就昏了过去。

  在浑噩的意识中,林彦进入道法门派修炼,到学有所成,再到行走江湖,成为一代宗师。

  像是一场电影,但又是发生在自己身上,一幕一幕印入记忆深处。

  修炼心法,医相命卜……

  庞大的信息量让林彦的脑子发胀,胀得几乎要破裂。

  最后面前突然出现了一个面相帅气逼人的青袍道人。

  “你谁啊?”林彦吓了一跳问道。

  “我是医圣!”青袍道人含笑道。

  “医圣又是谁啊?没听说过。”

  “你不需要听说我,你只要记得,得了我的传承就是我的后人。”医圣的表情严肃道:“但凡我的后人必济世苍生,以传承本事普济众生。”

  林彦咂舌道:“我拿什么去济世苍生啊?我自己都吃不饱呢,我没那心思更没那本事,除非你能像网络小说里那样,给我神秘卷轴和强大魔法,要不来个奇门法术和都市异能吧!”

  “这个,真没有!”医圣微微一笑道。

  “这个,可以有!”林彦略带哭腔的说道。

  医圣摇头一笑,道:“不过呢,你值得拥有!”

  话音落下,医圣的身影扩散开来,成点点靡粉消散一空。

  “喂喂,别急走啊!医圣,你能不能治好我姐姐的顽疾啊?”林彦着急的大叫,可惜再也没了回音。

  紧跟着林彦的头就是一疼。

  “啊!”

  林彦惨叫着坐了起来,双眼睁开,金光隐现,心里大骂:这都是什么鬼?啥破书?不行,老子要退钱!

  当他转头向刚才卖自己小黄皮的摊主张望时,却惊见摊主失魂落魄一般朝人烟稀少之地飞速狂奔!

  靠!不就是为了不退十块钱,有必要搞得像奔丧一样吗?

  咦?摊主为了不退我的十块钱,他可是慌张的连摊位上数十本书都丢弃了呀?

  这是捡了芝麻丢西瓜?还是另有隐情?

第2章 功德之力

  林彦无暇多顾,揉了揉发晕的脑袋,瞬时一种陌生又熟悉的记忆涌上心头。

  这是一道传承,囊括的东西很多。

  驱邪诛魔的咒语术法,风水命理相术应有尽有,最多的是早已失传的针灸法门和治疗各种疑难杂症的绝妙医术。

  当然除了医术,林彦还获得了医圣生前之所学,什么琴棋书画,什么茶艺体育等等,他也得到了传承。

  记忆最为深刻的是一条祖训:凡我医圣传人,必悬壶济世,行救于民,渡尽苍生。

  林彦将那些记忆初步消化,有种很充实的感觉,一股源于心底的自信油然而生。

  林彦张大了嘴,感觉是不是高考压力太大,导致神经错乱了?

  当即他盘膝而坐,运转记忆中的心法,当感觉到一股暖暖的气流灌入四肢百骸时,他才确定这一切是真的。

  等再次睁开眼时林彦只觉神清气爽,五感通泰,浑身说不出的舒服。伸了伸懒腰一个前空翻就从石椅上跳了下来。

  感知清晰,身体的灵活度柔韧度都大有提升,好似变了个人。

  拿起那本《精气神大法》看了看,上面的蝌蚪文好像活了一般。

  良久,林彦回过神来,疑惑自语道:“此法分为炼神,炼气,炼神三重境界,每重境界又分初期,中期,后期三个级别。

  我现在处于炼神初期,想要继续提升就得获得功德之力,这功德之力是什么?”

  待林彦还在努力消化书中知识时,他忽然听到一阵呼救声。

  “救命啊……”

  林彦听着声音还有段距离,若不是感知提高了许多是绝对听不到的。

  林彦心中一紧,赶紧朝着声音来源跑了过去。

  转过一个路口后,林彦立时看见两个身高一米八以上的壮汉抓着一个女孩急速赶路。

  而林彦正巧堵到了他们的去路上。

  那个女孩有些面熟,十七八岁的年纪,有一张绝美的脸庞,五官精致得无法挑剔,身高至少在一米六五以上。

  市一中的校服穿在她身上极为合身,清纯而不失魅力。

  她也是市一中的?这就不能不管了!林彦想到。

  女孩看见林彦像是抓住救命稻草一般,张口就准备喊,但立马被壮汉用手捂住了嘴巴,只能发出“呜呜呜”的声音,双手也被束在背后,被钳制得动弹不了。

  两个壮汉脸色警惕,但看了看林彦那人畜无害的面庞和稍显瘦弱的身材后便放下心来。

  一个壮汉向前,互相捏着拳头,指骨咔咔作响,手臂上的肌肉一抖一抖的,向人宣示着强大的力量。

  林彦喉咙有些发干,这两个壮汉凶神恶煞,一看就不是好人,而且他们身上隐隐有一股逼人的煞气。

  换做以前,十个林彦加起来也打不过一个,但刚刚得到的传承让他心底还隐隐有些期待。

  “小子,你最好当做什么没看到,然后马上滚!”壮汉在三米远的地方重重一跺,嘭一声闷响,大力非凡。他的目标是女孩,不希望节外生枝。

  这个壮汉绝对不是普通人,好大的力气。换做常人遇上这种情况最明智的做法是有多远逃多远,林彦那小身板怎么看都与壮汉不是一个量级的。

  女孩眼里闪过一丝失望,很显然连她也不相信林彦能在两位壮汉手中救得了她。

  “放开她,我就走!”林彦深吸口气坚定的说道。

  三人都是一愣,不明白林彦哪里来的勇气。

  “既然如此,我就送你一程。”回过神后,壮汉狞笑一声一个踏步跨到林彦面前,右拳高举重重的砸下。

  力道与速度的加成,那拳头都带起了强烈的劲风,可以想象这一拳下去,常人绝对承受不了。

  女孩吓得闭上了眼睛,要不是嘴被捂住,肯定会惊叫出声。另一个壮汉则是笑嘻嘻的看着,显然他们都认为林彦没有一合之敌。

  眼见林彦似乎吓呆一般不躲不闪,挥拳的壮汉脸上更是闪过一抹残忍。

  在林彦的感知里,这拳头不但不快,反而慢得很,自己随意可以躲过去。力道虽然大,但比自己应该要差上不少。

  林彦之所以没动,而是在思考这一拳他是硬接的好还是躲闪的好。为了避免惊世骇俗,他还是将脑袋一偏躲了过去。

  林彦动作很快,壮汉的拳头几乎是擦着左脸颊而过。

  这一结果,让壮汉一愣,他怀疑是不是眼花了才让自己打在空处。

  就这么一愣神的功夫,林彦右脚一扭带动腰部一弯,以惊人的速度闪过壮汉的拳头,来到了壮汉右边,出手如电在壮汉的咯吱窝里重重一点。

  壮汉右肩一抬,整条手臂蜷缩到了一起,感觉半边身子都麻木了。

  不等壮汉回神,林彦左脚抡圆一个扫腿将壮汉扫到了地上。

  “我的天,老二你怎么搞的?”另一个壮汉惊呼道。

第3章 学霸校花

  “我动不了,这小子有古怪,快来帮我。”

  说来复杂,实际从壮汉出手到倒在地上不超过两秒钟,林彦的动作极为娴熟,如行云流水一般有一股大宗师的气势,令人应接不暇。

  刚刚在壮汉咯吱窝那一点,是中医的打穴手法,看着容易实际并不轻松,除了对人体穴位极其熟悉之外还得眼疾手快,力道够足才行。

  林彦刚刚怕自己力道不够,打穴时用上精气,虽然他只是炼精初期,精气还非常淡薄,但这一丝精气就让那壮汉的右手半天动惮不得。

  看着倒在地上的壮汉,本想再打一穴让彻底失去战斗力,无奈另一个壮汉放开了许慧敏朝自己冲了过来。

  有了同伴的教训,这个壮汉警惕多了。

  为防力道不够,林彦一旦出手就用上了十二分的力气,壮汉也就是比普通人厉害,如何是自己的对手。

  几招之后,这个壮汉也步了同伴的后尘,林彦冲着两人连点数下,彻底制住了他们。

  在这期间,女孩的胆气又回来了,不但没跑掉,反而在旁看得兴奋,一边拍手一边为林彦呐喊助威。

  等到结束后,确认两个壮汉都动不了,她立马跑过来一人给踹上两脚,叉着腰道:“想绑架姑奶奶,作死吧你们!”

  那胜利的模样,就好像这敌人是她打倒的一样。两个壮汉倒也硬气,连哼都不哼一声,或许他们根本没将女孩那点力道放在眼里。

  林彦满头黑线,心里腹诽道:这得神经多大条啊!

  “这两人你准备怎么办?”林彦冲女孩说道。

  女孩这才从对两个壮汉的‘报复’中回过神来,甩甩手说道:“没事,就扔这吧,我已经打过电话了,待会有人来收拾他们。”

  说完,她转过头冲林彦伸出了手道:“太感谢你了,你好,我叫许慧敏!”

  “哦,你好,我叫林彦!”

  林彦握上了那纤细的手掌时,一道金光从许慧敏身上飞入林彦的脑海中。

  林彦一愣,只觉浑身说不出的舒服,感觉医圣传承炼神中期封印似乎松动了一丝。

  功德之力!林彦心中大喜,原来功德之力就是要帮助别人获得人的感激。

  “你,能不能放开我?”许慧敏的声音入耳。

  林彦回过神来,“呃,不好意思,刚刚想起了点事。”林彦迅速收回手尴尬的道,但是马上他又瞪大着眼睛看着女孩道:“你是许慧敏?”

  许慧敏是一中公认的大校花,长得漂亮成绩又好,听说家里还有钱的不得了。

  之所以让林彦如此吃惊,那是因为实际上他和许慧敏也有一段不得不说的故事。

  林彦自持家庭条件差,明白高考这条路对他有多重要,所以对于学习他比谁都努力,在学校里也是出了名的学霸。

  而许慧敏也是学霸来着,成绩一直和林彦相较不下,每逢月考时都会有同学猜测,究竟是许慧敏胜还是林彦胜。

  只是林彦平日里低调,每次放学都是早早的离开,而在学校的休息时间,他不是在教室复习就是泡在了图书馆。

  所以两人一直都没见过面。

  听到‘林彦’的名字,许慧敏也是吃了一惊,恍然大悟道:“哦!你就是那个老是和我抢第一的‘林彦’啊!”

  “呃!”林彦有些尴尬,什么叫和你抢第一啊?说得我好像多没风度一样,跟一个女孩子抢东西。虽然他曾经也有过那种想法,既然从家世,从容貌上压不过校花,就从成绩上压。

  许慧敏上上下下打量着林彦,目光直勾勾的,仿佛会放电一般,直把林彦看得脸色通红才作罢:

  “和别人也没什么不一样啊,怎么每次都压我一头呢!我说你不会是作弊吧?”

  被一个女孩子围着看着品头论足的,林彦本来特不好意思,可一听她说自己作弊,立马就恼了,立时激愤道:

  “哪有!我的成绩可是无数个日日夜夜苦学而来的,作弊乃自欺欺人,非大丈夫所为!”

  没曾想,许慧敏却是嚯嚯娇笑起来:“我和你开玩笑呢,你干嘛这么紧张?”

  林彦一滞,脸色特红的搔了搔脑袋,尴尬得不行。

  见状许慧敏就笑得更加欢快了,前仰后合的。林彦一眼瞟过去,眼睛差点给看直了。

  顿时,许慧敏感到炙热目光,再也笑不出来了,低垂着脑袋小声骂道:“混蛋,看够了吧?”

  林彦这才发觉失礼,讪讪一笑,目光扫到旁边僵直在地上的大汉顺口问道:“对了,他们为什么抓你?”

第4章 阴谋

  许慧敏脸色也是一正,说道:“他们应该是我爸生意上的对手派来的。”

  这话落地,林彦敏锐的察觉到那两个大汉的脸色就是微微一变,看来还真让许慧敏说对了。

  许慧敏也察觉到了,眼珠转了转又说道:“他们估计还有帮凶!”

  “怎么说!”林彦一怔,随即警惕的看了看四周。

  “今天我和几个同学还有老师小聚,所以就没有让司机来接我!”许慧敏边说边走到了那两个大汉身前,低垂着脑袋猜测着问:

  “我想,那个帮凶就是我的同学之一,对不对?”

  “哼!小丫头片子,别想套老子的话。老子今天栽了,要杀要剐悉听尊便。”一个大汉叫嚣道,另一个也是附和着说:“有本事你就杀了我们。”

  虽然他们看似很仗义,但躲闪的目光还是没能瞒过许慧敏。

  她心里顿时有了答案,露出招牌似的浅笑道:“不用你们说,我已经猜到了,就是这次聚会的提议人凌峰!”

  两个大汉脸色顿时一变,狡辩道:“什么提议人?你说什么?”

  许慧敏却是不再理会他们,自信一笑后抱着膀子站到了一旁。

  这一切林彦都看在眼里,心里不由得赞叹:好聪明的女孩!怪不得能成为学霸呢,不过那个凌峰,林彦可是知道的,是市一中最嚣张的学生。

  就在这时,刺耳的刹车声响起,汽车的大灯将小巷照得如白昼般。

  “快点快点!”严厉的呵斥声传来,跟着是大批的脚步声。

  数个身形矫健的男人跑了过来,为首的是一位四十多岁的中年人,之前的呵斥声就是出自他之口。

  林彦身体猛的绷紧,如同一头蓄势待发的狮子。

  “唐叔!”许慧敏挥了挥手,跟着又和林彦解释道:“我家的保镖来了!”

  林彦身体一松,他还以为这些人也是来绑架许慧敏的呢。

  见到许慧敏完好无损的模样,唐叔才松了一口气,后怕道:“小姐,你可吓死我了!要是你出了什么事可让我怎么跟许总交代啊?”

  “没事,你看坏人不都抓住了吗?”许慧敏吐了吐舌头讪讪笑道。

  唐叔顺势看向那两个大汉,不动声色的挥了挥手,立即有保镖将那两人拉走了,然后带着审视的目光看向林彦,问道:“这位同学是?”

  “这是我同学林彦,他可厉害了,那两个坏人就是他制服的!”许慧敏一脸自豪的道。

  没想唐叔却是一挥手,淡淡道:“小姐,可别轻易相信人,说不定他们就是一伙的呢!”

  顿时,林彦和许慧敏脸色齐齐一变。

  “唐叔,你这话是什么意思?”许慧敏愠怒道:“林彦是我同学,刚刚就是他救的我!”

  “小姐,人心狡诈,有些人不得不防啊!”唐叔斜睨了林彦一眼,就差没明说他就是那个不得不防的人。

  “唐叔,你……”许慧敏简直要爆发了,救她的恩人却成了必须防备的人,这是什么道理?

  “好了好了!小姐,我问问他吧,如果他真的没有可疑,我就收回之前的话。”唐叔打断许慧敏,转头看向了林彦。

  不过他话还没出口,林彦就摆摆手道:“不用了,既然你不相信我,问什么也是白问!”

  唐叔被抢了话,语气不爽的质问道:“我看你是心里有鬼,不敢让我问吧!”

  林彦翻了个白眼,懒得搭理他,冲许慧敏道:“时间不早了,我也得回去了。”

  许慧敏喊了几声,可林彦却只是头也不回的挥挥手,示意再见。

  “唐叔,你把我的救命恩人都气跑了!”许慧敏恼怒道:“我还没来得及跟他道谢呢!”

  “小姐,这种人有什么好谢的。”唐叔撇撇嘴道:“不就是看着咱们许家有钱,来刻意巴结的吗?”

  “唐德彪!不许侮辱我同学。”许慧敏的声音立马高了八度,怒声道:“你一再反驳我的话是什么意思?别忘了你只是我家的保镖。”

  唐德彪很早之前就进了许家,立过几次大功,很是得到器重,虽然是一位保镖,可也算半个许家人了。

  他久而久之养成了一副目空一切的心态,许慧敏是他看着长大的,所以面对许慧敏时,下意识的以长辈身份自居。

  “我让你,马上给我去和林彦道歉,并且满足他的一个条件作为我的报答。”许慧敏不容分说的道。

  “什么,让我给他道歉?”唐德彪惊诧,不屑道:“凭什么?”

  “你去还是不去?”许慧敏满脸寒霜:“要是不去,我立马让你滚出许家。”

第5章 狗的觉悟

  唐德彪头上的冷汗一下子就出来了,直到这时,他才清醒过来,眼前的这位少女也是自己的老板,想让他滚出许家也就是一句话的事。

  “小姐息怒,我马上去。”唐德彪躬身就准备去追林彦。

  许慧敏这才脸色好看点,想了想又道:“等等,我要他做我的保镖。”

  “我明白了。”唐德彪会意的点点头。

  许慧敏在原地呆了呆,嘴角挂起了莫名的笑容,绝美的脸庞笑起来如同向阳花一样盛开,看呆了旁边的几个保镖。

  林彦走得很快,算算时间,现在已经将近七点了,估计这是他有史以来回家回得最晚的一次了。

  可没想到,刚到租住的城中村门口,就被人拦住了,正是那个唐叔。

  “有事吗?”林彦不悦的问道。

  “我们小姐说了,让我给你十万块钱算是对你的报酬!”

  唐德彪的脑子里已经自动把许慧敏让他道歉的事忘了,直接说起了报酬。他可不会真的去满足林彦一个条件,而且他也认为,对付林彦这类穷人最好的办法就是用钱砸。

  “不需要。”林彦说完就准备继续走。

  可唐德彪又伸手拦住了,讥笑道:“这里没了其他人,你又何必惺惺作态,你救我们家小姐不就是为了要报酬吗?十万太少了?我可以再加一点。”

  林彦顿身,怒声道:“我做事讲究问心无愧,自始至终都没想过要什么报酬。”

  “那你就是心里有鬼,别有用心!”唐德彪道。

  林彦彻底无言,要钱就是为了报酬,不要报酬就是别有用心,这人的心理得扭曲成什么样了?

  “十万拿来!”林彦急着赶回家,真没心思纠缠下去,干脆伸出手要了报酬。

  “早要不就得了,装什么清高。”唐德彪不屑道,拿出一本支票本开了一张支票。他深得许家信任,有权利开一定数额的支票,当然十万已是最高期限。

  林彦把支票往裤兜里一揣就准备走,没想又被拦住了,顿时怒道:“你有完没完,你家小姐就是让你这样纠缠救命恩人的?”

  “别急!还有一件事。”唐德彪慢条斯理而又颐指气使的说道:“我家小姐让你做他的保镖,价钱随你开。”

  “没兴趣!”林彦想也不想就推开了他,自顾朝前走去。

  “你什么意思!”唐德彪一怒,大声道:“别给脸不要脸,你知道有多少巴不得做小姐的保镖吗?”

  “谁有兴趣,你找谁去,我不奉陪了。”林彦想也不想摇头,他贵为医圣传人,居然去屈尊做人家保镖,那个青袍医圣非气得来找他不可。

  “哼!小姐既然说了让你当保镖,那你就必须得当。今天就算绑也绑着你回去。”唐德彪急走几步,向着林彦抓了过去。

  能做许家的保镖,那也是有几下子的,可没想到眼前一花,林彦的身影就消失了,受惯性影响唐德彪差点摔了个大马趴。

  林彦闪到唐德彪身后,伸手往其腰椎某处一点,唐德彪顿时不能动弹了。

  “你做了什么?”唐德彪惊恐道。

  “两个小时后就会自动打开,你就安心呆着吧。”林彦双手一背,施施然走了。

  唐德彪急了,威胁道:“你居然敢对我动手,我可是许家的……”

  “哼!我知道你是许家的狗!”

  林彦转身怒斥道:“要不是看在许慧敏的面子上,就不是两个小时那么简单了。你明明是条传话的狗,却非得以一副主人的语气,完全没有做狗的觉悟。

  下次见到许慧敏我得好好问问许家的狗都是这样的吗?如果是那真应该劝她换一批保镖了,免得放出去胡乱咬了人。”

  “你!”唐德彪又气又惊,可又担心林彦真的去跟许慧敏说,只得彻底闭上了嘴。

  城中村,一栋低矮破旧的平房大厅里坐着三男一女。

  女的二十五六岁,精致的鹅蛋脸上掩饰不住疲惫,柔弱的样子让人心疼。即使穿着陈旧的素白长裙也掩盖不了那份美丽动人。

  男的有两个小青年,染着红毛绿发活脱脱的小混混打扮,为首的是个光头大汉。

  “吴强,你快走吧!我弟弟就快回来了。”林睿怡冲光头大汉说道。

  “不行,今天你必须给我一个答复。”吴强狠狠的说道。

  吴强,是城中村有名的混混头子。

  姐姐怎么跟他一起了?

  林彦装作不认识吴强,还未上楼就十分热情的问道:“姐,有客人吗?”

第6章 强抢姐姐

  “他们不是客人。”林睿怡闪身进屋,顺手就要把门关上,可却被吴强挡住了。

  “林睿怡,今天你必须给我说清楚了。”吴强不怀好意的说道。

  林睿怡看了看林彦,立时说道:“今天我累了,有事明天说。”

  “不行,必须说清楚。”吴强径直推开房门带着两个小弟进了屋。

  吴强初次见到林睿怡,立即惊为天仙下凡,便是好一通死追烂。但他这号人,虽谈不上欺行霸市,那也是恶棍一条了,林睿怡怎么会答应他。

  追不到,就威胁,威胁不成就用强!这一贯是恶霸的作风,吴强苦追无果,就拿林彦来威胁林睿怡。

  林睿怡怕影响林彦高考,只得用了‘拖’字诀,说考虑考虑,本想拖到林彦高考后就搬离这地方,但吴强也不是个傻子,不等到那天就找上门来了。

  看吴强那毫不掩饰的目光就可以知道,这次怕是拖不下去了,吴强没耐心了。

  林睿怡感觉有些无力,她纵然是坚强,也很勇敢,可面对这种不讲理的人又有几分反抗之力呢。

  “吴强,后天我一定给你个答复,行不?”林睿怡小声说道:“我弟回了,先别让他知道这事。”

  “你当我是傻子吗?”吴强冷声道:“今天你必须给个答复,不对,今天你答应也得答应,不答应也得答应。”

  林睿怡脸色一变,实在不行,就只有拼命了,总之,这种人我就是死也不能跟他。

  就在这时,门外传来一声清朗的讥笑声:“是吗?你以为你是谁?你想怎么样,别人就该怎么做吗?”

  林彦昂首进屋,冷冷的扫了一眼吴强三人。

  “小弟!”林睿怡脸色一喜,可立即又沉了下去,她一直拖住吴强就是不想让林彦卷到这事里面,可今天怕是由不得她了。

  “姐,我回来了!”林彦展颜笑道,示意姐姐安心。

  “小子,你回来得正好,等会你就得叫我姐夫了,哈哈!”吴强根本没把林彦放在心上。

  “是吗?那可真是喜事一桩啊!”

  林彦冷笑道,实际心里已经怒火中烧。不用想他都猜到了是怎么回事,姐姐为他受了多少苦,吃了多少罪?吴强居然敢打她的主意,简直是不可饶恕。

  可惜吴强没能听出来,还在傻乎乎的笑道:“好说好说,以后有人欺负你就跟强哥说。”

  吴强身后的一个小青年说道:“林睿怡,你弟弟好像并不反对啊!我看你还是趁早答应了吧,跟着我们强哥不会吃亏的。怎么样,赶紧表个态吧?”

  林睿怡深吸了一口气,就要拒绝。林彦走过去拉着她的手,示意她安心,然后大马金刀的坐下来说道:“那好,现在我们就谈谈礼金的事吧!”

  “礼金?!”吴强一愣,哈哈大笑道:“还是你小子懂事,放心,我强哥娶媳妇这礼金可不能少了。”

  “那是当然,强哥你什么身份啊,是不?”林彦阴阳怪气,话音一转道:

  “凭着强哥的身份这彩礼钱怎么着也得上百万吧!这婚房肯定也不能差,至少是龙山美墅一套吧?而且这婚礼就定在青海会所怎么样?”

  “噗!”吴强狂喷一口茶水,脸色先是由白转青,再由青转黑,别提多精彩了。

  百万彩礼也就罢了,混了这么多年吴强也是有点身家的,不然也不会抱着结婚的打算来追求林睿怡。

  可那龙山美墅是出了名的高档别墅区,最便宜的一套没有个一千万拿不下来,那青海会所就更别提了。

  青海会所号称白宁第一会所,权贵集中地,没有一定社会影响力的根本进不去,吴强这号人到那去看门都不会要他。

  “小子,你耍我呢!”吴强怒气冲冲道。

  “你猜对了,就是在耍你。”林彦给了他一个看傻子的眼神。

  “你胆子很肥,敢耍我!老子废了你。”吴强勃然大怒,一手就朝林彦扇了过来。

  林睿怡心中一急,就要挡到林彦前面,可不知怎么的被的林彦一甩反而到了他身后,被林彦挡在了前面,只能惊呼道:“小弟!快闪开。”

  林彦一手就擒住了吴强的手腕,猛地一扭。

  “咔咔”两声,吴强立时惨叫出声:“我的手,啊!我的手断了!”

  “这样就受不了?”林彦冷笑一声,手中再度发力。

  “啊……”吴强发出一声凄厉至极的惨叫。

  “强哥!”

  屋里的人齐齐一惊,吴强的那条手都扭成了麻花状,估计是废彻底了。

  “你们两个愣着干嘛,给我上!”吴强厉声大吼,睚眦欲裂。

powered by 带字头像 © 2017 WwW.daizitouxi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