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章节)爱你蓄谋已久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发布时间:2019-01-09 11:04

《爱你蓄谋已久》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这里有!爱你蓄谋已久小说情节高潮迭起,值得一看。爱你蓄谋已久小说精选:陈珂澜接下来的话让老何这个唱歌从来不在调上的人也摸着了一点谱了。

爱你蓄谋已久
推荐指数:★★★★★
>>《爱你蓄谋已久》在线阅读>>

《爱你蓄谋已久》精选章节

“不会吧?”景晓艾不知道是在问自己还是在问陈珂澜。

  同时,老何也奇怪地看着席柏岩和陈珂澜,心底想着:“少爷的伤真有那么严重吗?早上小陈虽然说的那么严重,但以自己的经验来看,也就是些皮外伤而已,止完血就没有什么大碍了。再说少爷的身体,他可是知道的,这一点伤对其他人是重伤,对少爷来说就和挠痒痒没有什么区别。小陈现在这么说是在搞什么?”

  陈珂澜接下来的话让老何这个唱歌从来不在调上的人也摸着了一点谱了。

  陈珂澜配合着景晓艾将“伤重”的席柏岩搀扶到沙发上坐下,景晓艾体贴地马上拿了个小枕头给席柏岩作为腰垫,让他舒适地坐下的同时,后背受伤的部分也免于同沙发靠上。

  在大家都坐下后,陈珂澜对着景晓艾说:“景小姐是吧?”

  “陈医生,我是景晓艾,初次见面,你叫我晓艾就好,景小姐多生疏啊。”景晓艾直接进入席柏岩未来妻子的角色开始回道,第一次见到陈医生,也不知道他同席柏岩的关系,她也就不再多言。

  席柏岩剑眉微微上扬,什么人都叫晓艾,那这个称呼就没有什么特殊的了。

  “恭敬不如从命,晓艾,石头,”陈珂澜看到席柏岩瘆人的眼神连忙改口:“柏岩的伤看起来只是皮外伤不严重,可其实并不如我们看到的那样。”

  “首先他的头部受到重击,这让他的头部发生短暂的脑功能障碍,简称为脑震荡。经过短暂性昏迷清醒后,还会让他不时出现晕眩、头痛、恶心和呕吐等症状。脑震荡是最轻的一种脑损伤,经治疗后大多可以治愈。但要注意观察留意,如果与其他颅脑损伤如颅内血肿合并存在就有致命的危险。”

  陈珂澜得意地看到景晓艾吓得一下子脸色变白,就连何叔眉头都皱的紧紧的,在看到席柏岩赞许的眼光后,他就更是继续他的忽悠表演了。

  “这两周内,应注意卧床休息,避免外界不良刺激,减少脑力活动,而且一定需要有一个人贴身照顾,仔细观察,万万不可轻忽。”

  陈珂澜如此体贴又恰到好处的表现,席柏岩很满意,他嘴角轻扬,对陈珂澜点点头,这更让陈珂澜找不到北了。

  “那,柏岩是不是需要住院啊,这样不是更能得到专业的照顾吗?”景晓艾讲出自己的忧虑。

  陈珂澜被梗了一下,下意识地看向席柏岩,席柏岩一副要笑不笑的回望他,让他打了个冷战。陈珂澜知道,如果自己没用处理好,席柏岩肯定会老账新账一起算。

  于是陈珂澜故作恼怒地提高音量:“难道我不够专业吗?我可是NJ临床医学博士毕业,兼中医学研究专家,如果我不专业,那天底下就全是庸医了。”

  “你别生气,我不是那个意思。”景晓艾发现自己说错话了,连忙摆手表示自己失言,“陈医生不是说需要人贴身照顾嘛,我想着医院里肯定有专门照顾的人。”

  陈珂澜稍稍点头表示接受她的解释:“贴身照顾还是自己人照顾最好,外人哪有自己人一心一意的,晓艾你说对吧。”

  “呃,对。”担心自己多说多错,景晓艾顺着陈珂澜的话说。

  “所以我觉得晓艾你就是照顾柏岩的最佳人选,我是医生还有其他病人需要我去诊治,席府就柏岩和何叔两个人,何叔年纪大了,又是男人,免不得会有疏忽的时候,晓艾你又年轻又是女性,女性天生在照顾人方面就更有优势。你说对吗?”

  这话没毛病,但怎么总觉得是坑啦?景晓艾已经和席柏岩达成协议要照顾到他痊愈,但被陈珂澜说了这么多后,反而让景晓艾感到有什么地方很怪异之感。

  反正本来就是要照顾席柏岩的,现在答不答应都一样,还不如做个顺水人情。

  “陈医生说的对,我确实是照顾柏岩的最佳人选。”景晓艾笑容满面地回答。

  席柏岩却在这笑容里看不到真意,他知道陈珂澜有点做过了,不过没什么,只要目的达成就好,他就是想让景晓艾在大家面前当面承诺要照顾她,这样加上私下的协议,就不怕她反悔耍性子说不做就不做了。

  何叔听到这儿还有什么不明白的,他想到的是少爷和小陈在房间里肯定就这件事情提前商议过,想让景晓艾来帮忙照顾少爷,这样他们之间相处的时间增多,那么感情不就越来越好,那么小少爷不就……

  目的已达成,席柏岩也不再在这件事上浪费时间。低头对身旁的景晓艾说:“我们现在就出发吧,你要找个人当见证人还是全部都由我来安排?”

  “陈医生刚才还说你需要静养,这样出门好吗?”景晓艾抬头看着席柏岩说。

  “没什么问题,开车去开车回,最多也就一个小时时间,不会有太大影响。”景晓艾还想说什么,席柏岩不让他有开口的机会继续道:“我自己的身体我能把握住,夜长梦多,我担心万一那边得到了什么信息会有变故发生。”

  受伤的不是自己,景晓艾还能说什么,只能点点头:“那我没有意见。”

  想了想,虽然只是协议婚礼,但也是第一次结婚,在这个世界上她只想让一个人知道,于是景晓艾抬头征求席柏岩的意见:“我有个朋友,苏苏,我想让她去。”

  看着景晓艾期待的眼神,席柏岩不禁宠溺地笑了笑:“你想让她去就让她去。”

  这一笑把一旁被两人打哑语一般听的迷迷糊糊的陈珂澜和老何都震了下。

  老何心想:“少爷什么时候有过这么宠溺的笑容,看来晓艾成为少夫人的可能性更大了。”

  陈珂澜心声:“石头什么时候有过这么恶心的笑容,这个突然出现的女人究竟是谁,从哪儿冒出来拯救世界的?”

  席柏岩根本不理会两人怎么想:“何叔,你在家做点好吃的,晚上艾艾和她朋友会来吃饭,陈珂澜你和我们一起去办点事。”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powered by 带字头像 © 2017 WwW.daizitouxi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