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冷面首席轻轻撩-乔知暖墨司霆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9-01-09 11:40

《冷面首席轻轻撩》是由作者“雨霖铃”所写的一部言情小说,主要讲述了乔知暖、墨司霆之间的感情纠葛,从她生下了一个死胎之后,那正是她噩梦的开始...怎么回事呢?一起看看吧!

冷面首席轻轻撩-乔知暖墨司霆在线阅读

免费试读

就连开车的陆北都已经感觉到了一种莫名的压抑。

乔知暖抿着唇,双手绞着衣裙,余光不断的瞥向身旁的男人,几次都欲言又止。

目光掠过路边的便利店,她急忙叫了停车。

陆北求助的看向墨司霆。

墨司霆沉声说:“停车。”

暴雨来得快,去的也快,现在已经停了,只剩下地面上留存的积水。

乔知暖拖着长长的裙摆跳下车,急匆匆的朝着便利店跑了过去,不过一分钟的时间,就又回来,开了车门递给墨司霆一个袋子。

“先生,刚才……我对不起。”

乔知暖又朝着墨司霆鞠了一躬,才关上车门转身走了。

墨司霆扫了一眼袋子上的logo,是某知名药店,里面是一盒消肿消炎的药膏。

他降下一半的车窗,看着女人的背影。

她不记得他了。

看他的眼神,只有陌生的抵触。

男人修长的指尖摩挲着手中的药盒,眼眸里闪过幽幽的暗光。

没关系。

乔知暖是么。

我们来日方长。

…………

乔知暖就近去了一家超市的洗手间,把湿透了的婚纱脱了下来换了T恤和短裤。

从洗手间出来买了一些日常用品,拿去柜台结账。

已经到了深夜,超市的人也不多。

乔知暖刚走到收银台,就听见后面传来一个声音——“你是谁家的孩子!竟然偷吃东西!你家长呢?”

第1章 婚礼意外

“不好!产妇大出血!”

急诊手术室内乱作一团!

“马上剖腹!”

“可是麻醉剂还没有生效!”

乔知暖被来自于肚子上的疼痛给猛地惊醒了,睁开眼睛就看见自己被分开的双腿和高高垫起来的小腹!

有闪着寒光的手术刀朝着她的下身伸了过来!

视线模糊,她看见了一个护士抱出来一个全身染血的婴孩。

“是个死胎。”

她惊恐的看到孩子被丢进了一个装满了福尔马林液体的玻璃器皿之中,鲜血一下就将水给染红了,隐隐约约露出婴孩的脸!

“不——”

“醒醒,醒醒!”

化妆师拍了拍乔知暖的肩膀,“这种时候都还能睡着,真没见过你这样的新娘子!”

乔知暖猛地惊醒,头顶的光晕一圈一圈的晕开了,她抬手遮了一下眼睛。

怎么又梦见三年前的事情了。

就好似阴暗中肆意滋长的苔藓,叫乔知暖每次想到,心脏就是一阵阵拉扯的疼痛。

三年前,她生下了一个死胎。

那是她噩梦的开始。

婚礼后台化妆间内,人影嘈杂。

乔知暖抚着自己不断起伏的胸口,摸出手机来看了一眼时间,已经八点半了,但是墨远航还没有到。

今天是她和墨远航的婚礼,他却无缘无故迟到了……

是路上遇到什么事情耽误了?

乔知暖拨通了墨远航的电话,滴滴声被拉长,却没有人接。

婚宴已经推迟了半个小时了。

众人也都在等待中焦躁不安。

“怎么还不开始啊?”

一人压低声音说:“听说是新郎还没到。”

就在这时,大门轰然打开,却只见是两个穿着制服的警察!

“谁是墨远航的未婚妻?”

乔知暖提起白色的纱裙裙摆向前走了一步,“我是。”

一双黑白分明的妙目顾盼生辉,红唇嫣然,皮肤细腻白皙没有一丝瑕疵,包裹在白纱裙之下的身材窈窕,立即就吸引了大厅里所有人的目光。

警察出示了手中的工作证,“我们是西通路分局的民警,你的未婚夫出车祸了。”

订婚现场好似是瞬间炸开了锅!

乔知暖来不及换身上的礼服裙,就跟着急忙去了医院。

手术室的门紧闭着,在走廊上,一个穿制服的女警正在和一个掩面痛哭的女人谈话。

“……我也不知道,是那辆货车撞上来的……”

女人也受了伤,额头上贴了纱布,手肘也剐蹭到了。

“苏若雨?”

女人后背一僵,转过头来,一双哭的红肿的眼睛看着面前的乔知暖。

这是婚宴上乔知暖的伴娘,也是墨远航的青梅。

苏若雨的眼神之中的慌乱一闪而过,一下跳了起来扑向了乔知暖,狠狠地晃着她的肩膀,“都是你!都是你害的远航出车祸的!”

墨母一听,一把抓住了苏若雨的手臂,“怎么回事!”

苏若雨眼泪涟涟,“墨阿姨,我和远航在车上,本来都要到酒店了,就是接了乔知暖的电话!说她的珍珠胸花忘记取了,要远航去帮忙取来!结果远航就是在掉头的时候,出了车祸了!”

第2章 昏迷不醒

墨母猛地瞪向乔知暖!

乔知暖懵了,下意识的摇头,“我没有。”

“你敢说你没有给远航打过电话?!”苏若雨恶狠狠地质问着。

“我……”

她的确是打了。

墨远航迟到了半个多小时还没有到,可是她打的电话,他根本就没有接!

苏若雨一把抢过来乔知暖手中的手机,“你看!好几个电话!催的这么急,远航才会去打方向盘,结果一辆货车就撞了上来!”

“我是打了,但他根本没有……”

苏若雨一听要不好,立即打断了乔知暖的话,上前一步将手机给墨母看,“墨阿姨,你看!”

墨母看见了手机屏幕上的电话,一共有三个!

苏若雨借机说:“乔知暖,你就别狡辩了,电话记录都已经在这里了!”

墨母脸色几度变化,猛地抬手把手机打掉在地上。

“你、你……”墨母气的浑身颤抖。

手术室的门打开,里面走出来穿着白大褂的医生。

“医生,我儿子怎么样!”墨母急忙走上前。

医生摘下口罩开,摇了摇头,“性命是保住了,但是还是昏迷不醒,如果三天之内还没有醒过来的话,那就难说了。”

墨母脑中一片空白,身体一下瘫软下来,朝上翻白眼。

身后的乔知暖急忙扶住了墨母,掐她的人中。

墨母长呼了一口气缓过神来,扬手狠狠地在乔知暖脸上扇了一个耳光!

“贱人!如果不是你,我儿子也不会出事!”

墨母的力气很大,乔知暖被一耳光扇的趔趄,摔倒在地上,耳朵嗡嗡的,嘴角裂了。

苏若雨在一旁扶着墨母,“墨阿姨,你千万别气了,别气坏了身子。”

“扶我去休息室,”墨母从乔知暖身旁经过,恨恨的踹了她一脚,“你现在就给我滚出去!别让我再看见你!”

墨母脚上的是一双高跟鞋,尖细的鞋跟踹在乔知暖的小腿骨上,钻心的疼痛传来,她靠在墙边半天都没起来。

有小护士看她可怜,把她扶了起来,“你嘴角裂了,用不用我帮你处理一下?”

乔知暖摆了摆手,嗓音沙哑的问:“重症监护室在哪里?”

小护士指了指左手边,“但是现在不准探视。”

乔知暖没有回答,扶着墙,一瘸一拐的朝着前面走。

今天本应该是她和墨远航的婚宴,可是现在却……

她站在重症监护室外面,看着里面躺在病床上的身影,身上插满了管子,连接着各种仪器,眼泪不由得就下来了。

“乔知暖,你想要飞上枝头变凤凰,做梦吧!”

身后传来苏若雨的声音。

乔知暖转过身来。

“你知道今天为什么远航迟到么?因为他要跟我一起私奔!他根本不想娶你!如果不是因为爷爷的命令,他才不会和你这么一个扫把星结婚!”

“不、不可能……”

乔知暖的眼神一下就散了,嘴唇颤抖着。

怎么可能呢?

纵然是和墨远航认识不到一年,他却对她这样好,还记得他朝她求婚的时候那样真挚动人的眼神……

第3章 车祸,并不是意外

“不可能?那你说,为什么他不接你的电话?为什么会在这样重要的婚宴会迟到?”

一连串的质问,叫乔知暖站不住脚。

“他从一开始喜欢的就是我,就连伴娘……也都是因为我!就算是没有办法成为他的新娘,也要穿着婚纱礼服,一生一次陪伴他走过红地毯!”

苏若雨的脸上浮现出娇羞的笑容,提了一下自己身上穿着的白色纱裙的裙摆,赫然是和乔知暖同款的!

乔知暖向后猛地倒退了两步。

脸色刷的褪尽了血色,唯独有右脸的巴掌印依然明显红肿着。

苏若雨看着乔知暖此时失魂落魄的模样,简直是得意极了。

“现在婚礼还没办远航就出了车祸,你就是一个扫把星,墨家厌恶你,圈子里的人对你避而远之!没人敢娶你了!”

乔知暖的胸口缓缓起伏着,过了几秒钟,抓着病房门的门把,“你说的话,我一个字都不信,我要等他醒来亲口告诉我。”

苏若雨一听这话,眼神变了一下。

“他不会醒来了,都是因为你!”

“为什么不会?”乔知暖脑子有些眩晕,扶了一下脑袋,“医生说了,三天之内,他会醒来。”

“医生只是说有可能!”苏若雨大喊。

乔知暖神色淡淡的,“那就赌这个可能吧。”

苏若雨盯着乔知暖的背影,忽然有些慌张。

墨远航会醒来?

就算是有百分之一的可能性,她都绝不允许!

因为……今天的车祸并不是意外!

就在婚礼前二十分钟,苏若雨给墨远航打了电话,叫他去接她。

路上,她提出了想要和墨远航私奔。

墨远航竟然拒绝了!

苏若雨心中闷痛,难道她和墨远航的青梅竹马,都抵不过一个才只认识了几个月的女人么?

苏若雨和墨远航起了争执,争吵中,她不顾一切的伸手去夺墨远航的方向盘!

“我不许你去婚礼现场!远航,你是爱我的!”

就在这时,在驾驶位那边,经过了一辆货车!

轰的一声。

苏若雨猛地回过神来,她的目光阴毒的看向重症监护病房里的男人。

他绝对不能醒来。

她抬手推开门,缓慢的走了进去。

…………

墨家别墅。

乔知暖刚一进门,就传来了一道厉害的质问。

“乔知暖,你还敢回来?!”

乔知暖惊在原地,“妈……”

“谁是你妈?你给我闭嘴!你是不是纯粹想要恶心我的?你们婚礼都还没办,家里人都不承认,你有什么脸喊我妈?”墨母越说越生气,“别以为我不知道到底是谁撺掇的远航偷家里的户口本跟你去领结婚证,你不就是图我们墨家的钱么?想要给你那个精神病的妈去掏天价住院费!”

墨母气的胸口起伏着,“李嫂。”

“在。”

“马上就给精神病院的杜院长打电话,停掉我们墨家给那个精神病的钱!”

墨母气的摔掉电话,“还有,现在就把这个女人给我赶出去!永远不准再进我家的门!”

乔知暖身上的湿衣服都还没有换,就被两个身强力壮佣人给架着推了出去,狼狈的摔在地上,秀气的五官疼的皱了起来。

第4章 被裤链勾住了

“滚吧!别再来我们家丢人现眼了!”

“也不知道你哪儿来的脸,还敢回来!”

“什么狗屁少奶奶,等着离婚吧!”

落水凤凰不如鸡,几个佣人在在她的身上拧了两把,还抬脚去踹。

轰隆一声,头顶一道炸雷响起,几个佣人都是吓的脸色惊变,眼看着豆大的雨点砸下来,急忙转身跑了。

嘭的一声,大门在眼前关闭。

冷雨浇在脸上,顷刻间湿透了衣裙。

乔知暖抹了一把脸上的水,分不清是雨还是泪。

她从地上爬了起来,头重脚轻几乎就要晕倒,马路正中行驶过来一辆车,车灯明晃晃的亮着。

“滴——”

凄风冷雨打在她的脸上,疼痛刺骨。

身上的白色的婚纱礼服都被打湿了,头发也帖在脸上,乔知暖忍受着一阵一阵的晕眩感,抬手挡了一下车灯,重重的摔倒在雨泊之中。

“墨总,我……好像撞人了!”

驾驶位的陆北吓得手足无措,哆哆嗦嗦。

没等到车后座的人的回答,陆北扭头一看,墨司霆竟然打开车门出去了,他急忙拿了一把大伞撑开在男人的头顶。

雨水遮住视线,乔知暖昏过去的前一秒钟,只看到有一道颀长的身影缓步走来,逆着光的面庞,棱角分明,仿若神祇。

墨司霆俯下身来,手指摩挲着她细嫩脸蛋上的水渍。

是她。

他找了她三年,没想到再见竟然是这种模样。

他的目光落在她身上穿着的纯白婚纱上,眼眸浓黑的席卷过一道暗色。

陆北察觉到墨司霆想要做什么,急忙说:“墨总,我来吧!”

墨司霆抬手挡过,已经穿过女人的膝弯,将娇小柔软的身体给打横了抱起来。

“去医院。”

车子刚发动,乔知暖忽然呢喃了一声。

“不去……医院。”

绵软低吟的声线,一下撩拨了男人的耳膜,英俊的下颌绷紧了。

乔知暖撑着脑袋直起身来,揉了揉眼睛,顿了几秒钟,才发觉自己身在何处。

“抱歉,我没事儿,不用去医院。”

她只是太累了。

接连好几天为了筹备婚礼没有合眼,已经完全耗干了她的精力了。

身旁的男人目光幽沉,车窗外闪过明灭的车灯在他的脸上打上了一层错落的光影,乔知暖猛地撞上男人的视线,心里怦怦跳了好几下,先移开了目光。

他为什么用这种目光看着她?乔知暖抑制住狂躁的心跳,摇摇晃晃的就要起身,一不留神猛地撞上了车顶。

她痛呼一声,栽倒了下来。

陆北看了一眼女人栽倒的方向和刁钻的角度,闭了闭眼睛。

糟糕了。

乔知暖揉着脑袋,意料之中的疼痛感并没有袭来。

她睁开眼,才发现自己赫然跪趴在男人的两腿之间,脸一下涨红!

“我……对不起!”

乔知暖急忙想要起身,却不料头发被卡住了,猛地一拉扯,她又重重的栽了下去。

头顶传来一声压抑的闷哼。

男人浓黑的眸中,闪过一道幽暗的红光。

乔知暖的长发被男人的裤链勾住了,拉扯了一下头皮,她急忙摸索着说:“抱歉,我现在这就把它拿出来!”

陆北:“……”

现在的女人……好开放。

她直接往外拉自己的头发,头皮撕扯疼了一下,就向上摸了过去,鼓鼓的,硬中带着点软,而且还在慢慢的膨胀……

第5章 先生,请自重!

乔知暖意识到这是什么,脑子里轰的一声,脸一下涨的通红。

“怎么不继续了?”头顶响起低沉暗哑的声线,压抑的呼吸粗重。

墨司霆的目光落在趴在自己大腿上的女人,发丝软软的垂在脸侧,露出的耳朵尖一点点的染上了嫣红。

“你能不能把……拉链拉一下……”乔知暖斟酌了下,开口问。

墨司霆抬手,从女人的侧脸绕过去,手指覆上拉链,可是下一秒——乔知暖嘶的倒抽了一口气,握住了男人的手,“别动!”

她卷曲的长发,已经在拉链处纠缠成一个死结,拉扯着头皮,疼的她不敢乱动。

女人的手小巧柔软,握住他的手,带来一丝心尖上的异样。

陆北察言观色,很是时机的从前面递过来一把银色的小剪刀。

乔知暖接过剪刀,朝着发丝剪了过去。

陆北看的心惊肉跳的,这锋利的剪刀要是稍微错一下的话……不由得缩了缩脖子,蛋疼!

乔知暖手有点抖。

不知道是不是被头顶两道越发灼热发烫的视线给吓到了。

在银色的小剪刀靠近拉链,她握着见到小心翼翼的穿过发丝,满是凉意的剪刀触到了一个微硬的东西,擦着过去,剪掉了一小撮头发。

还没来得及长出一口气,乔知暖的身子就被猛地拎了起来。

男人猛地出手握住了她的下巴。

略带粗糙的手指摩挲着她下颌上的软肉,逼迫她对上了一双黑沉幽翰的眸。

“故意的?”

乔知暖被男人一双深眸中跳窜过的一串火苗惊的胸口起伏不定,避开目光,“先生,请自重!”

墨司霆眉心蹙了蹙。

她不认识他了?还是故意装不认识?

“自重?”男人低低的笑了一声,喉结轻轻地动了动,“你是很自重,刚一上车就趴我腿上了。”

“我……”乔知暖连同耳垂都已经红的滴血,“对不起!”

“同样是用嘴,我可不止想要你的道歉。”

男人的呼吸倏然而至,逼近了,喷洒在她娇嫩肌肤上,眸光落在女人充血的耳垂上,似是十分感兴趣的抬手碰了碰。

乔知暖的身体抖了抖。

她穿着束腰的抹胸婚纱,勾勒出凹凸有致的身体曲线,现在湿透了更显得露骨,胸口起伏着。

“这么敏感,嗯?”

乔知暖已经逼到了车门,几乎像是爬墙壁虎一样紧紧地贴着,“先生,你、你别这样。”

“我怎样?”

墨司霆越发的有了兴趣,乔知暖这样胆小怯懦的表情,是三年前都不曾见到过的,倒是叫他越发的起了逗弄的心思,手指握着她的下巴,在女人下颌的那一块软肉轻轻地摩挲着。

陆北双手握着方向盘,拿眼角的余光朝着后视镜瞄着,心里天人交战。

是不是要升起中间的挡板呢?给大boss留点私密空间……

升?还是不升?

就在这时——

“你松开我!”

乔知暖抬手就要朝着男人扇过去。

啪的一声,墨司霆没有躲,这个巴掌刚好就扇在了他的侧脸上。

两人一时间都呆住了。

乔知暖手指蜷缩了一下。

她没有想到,他竟然……没有躲,她本以为他会躲开的。

墨司霆肤色偏白,侧脸上很快的就浮现了五个手指印。

他眼神沉沉的看着乔知暖,几秒种后,松了手,重新靠回座椅上,面庞隐在车影的暗光里。

powered by 带字头像 © 2017 WwW.daizitouxi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