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有缘既往无缘起洛林顾嘉木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9-01-09 11:41

《有缘既往无缘起》是由“小北”所著,故事的主角是洛林、顾嘉木,小说又名为《许我余生半日情》,讲述的是三年前,在他们的婚礼上,他的父亲意外死亡,他一直把她当做了杀父仇人。

有缘既往无缘起在线阅读

免费阅读:

保镖把豆豆拉到一边,不管洛林怎么挣扎,她始终都没有从他们的手里抢回豆豆。

“嘉木!为什么?你不是答应我要放了豆豆吗?他是你的儿子啊!”

保镖的大手牢牢地把豆豆隔开在一边,洛林怎么也闯不进豆豆的身边。

“医生说了,你的心脏源出了点问题,为了以防万一,医生打算同时摘取你们的心脏!”

顾嘉木说得很轻巧,但是却重重地击在洛林的心里,同时?那豆豆岂不是没命了?!

洛林的腿瞬间就软了下来,她猛地摇头,她不怕死,她只是不想让豆豆死。

“嘉木,我求求你了,你先用我的心脏,我的心脏肯定没问题,你放过豆豆吧,他还只是个三岁大的小孩子……”

洛林跪倒在顾嘉木面前,可是顾嘉木却不屑正眼看她一眼。

“芊芊,我求求你了,你帮我劝劝嘉木,豆豆他还只是个孩子……”

看见顾嘉木没有回话,洛林就扑通扑通跪着爬到芊芊的面前,她知道只要芊芊的一句话或许就能够挽救豆豆的命。

现在的洛林已经不在乎这其中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她满脑子只想着怎么才可以保住豆豆的命。

洛林她失去了爱情、失去了亲情,她不能再失去豆豆。

“洛林,嘉木这么做也是为了以防万一,你放心,只要你的心脏可以移植,嘉木肯定不会摘取豆豆的心脏。”

芊芊看着洛林哭得一脸的狼狈样,她的眼神忽然就柔和了许多,语气也温和了一些。

不管芊芊是不是又在顾嘉木的面前上演姐妹情深的戏码,洛林都为她刚刚说的话感激涕零。

“嘉木,你一定要先摘取我的,我的心脏一定可以用……”

两个白大褂架着洛林的身体就往手术室里走去,洛林回过头,她原本想最后再看上豆豆一眼,可是她的目光却情不自禁地停留在顾嘉木的身上。

这是洛林爱了半辈子的男人啊,她爱他有多深,他就伤她有多深。

手术室里,洛林被医生架在手术台上。

嘎吱……

手术室的大门被推开,洛林先是一喜,随后就又暗了下来。

直到现在洛林还幻想着顾嘉木能念及旧情回来救她,可是没有,进来的人是芊芊,那个夺走了她所有幸福的芊芊。

第一章:他是恶魔

四下一片黑暗,只伴有几声冷冷的哀叹。

轰隆一声,洛林感受到一阵冷意袭来,她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黑暗中,她看见了那人的脸。

他还是和三年前一样面容精致,只是洛林再也看不见他眼中的那一抹柔情。

“嘉木,你放开我……”

洛林甩了甩头发上沾湿的水,她刚想站起身,这才发现自己早已经被嘉木五花大绑地绑在木架上,无论她怎么挣扎,她始终无法挣脱他的牢笼。

顾嘉木只是站在一边冷冷地看着洛林,没有打算要松开她的意思。

“嘉木!爸的事真的不关我的事,你要相信我……”

洛林知道顾嘉木一定还在为嘉木他爸的事情迁怒于她,可是她早在三年前就已经解释过了,她从来都没有做过对不起嘉木、对不起他爸的事情。

啪!

一个重重的耳光打在洛林的脸上,顾嘉木恨得咬牙切齿,他终于还是出手了。

“为什么?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爸?他是我爸!你怎么忍心伤害他!”

顾嘉木掐住洛林的脑袋大声质问洛林,洛林这一辈子都不会忘记,在三年前的婚礼上,顾嘉木也曾这么撕心裂肺地质问她。

三年过去了,顾嘉木他还是没有释怀。

“我没有!”洛林眼泪一下子就夺眶而出,她爱顾嘉木胜过爱她自己千倍万倍,她又怎么舍得去伤害他的家人。

“嘉木,你要相信我,我真的没有做过伤害爸爸的事情……”

“你住口!”

顾嘉木死死地顶着洛林的喉咙,有那么一瞬间,她以为自己就要喘不上气。

“你有什么资格提起我爸?他是我爸,不是你爸!”

顾嘉木没有打算松开手,三年过去了,顾嘉木眼神中的愤怒只是有增无减。

是啊,从顾嘉木亲手给洛林戴上手铐的那一刻,他们之间就已经再也扯不上任何关系,如果非得强加一个,那她只能是他的杀父仇人。

洛林原本以为三年的牢狱生活已经让自己流干眼泪,但是当她看见顾嘉木那双愤恨的眼睛的时候,她的眼泪还是忍不住夺眶而出。

“嘉木,如果杀了我能让你舒服一点,你杀了我吧……”

洛林心如死灰地闭上眼睛,回想起过去的那段黑暗的岁月,洛林的心就猛地一揪,阵阵地痛彻心扉。

她多希望自己在熬过这悲惨的牢狱生活之后,顾嘉木能把当年发生的事情调查清楚,还她一个迟来的公道,只是没有,三年转瞬即逝,而顾嘉木依然把她当成他的杀父仇人。

“这么快就想死了?”顾嘉木在听完洛林的话之后突然松开了手,不过从他的语气中,洛林却感到比死亡还要可怕。

“你放心,我会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顾嘉木一阵大笑,笑声中充满了阵阵悲愤,洛林绝望的看着他,他早已不是当年的那个顾嘉木,他是被仇恨吞噬了的恶魔……

第二章:心脏移植

顾嘉木转身就要离开,他没打算让洛林就这么痛痛快快地死去,他要永远囚禁她,让她为自己曾经做过的事情赎罪。

“嘉木……”洛林喊住了他,顾嘉木没有停下脚步,反而是加快了些。

“嘉木,豆豆过得还好吗?”

犹犹豫豫,洛林最终还是说了出来,三年的牢狱生活,她日日期盼顾嘉木能带着豆豆来看望她,那是她的孩子啊,她被抓的那会儿豆豆还没有满月,一想起豆豆哇哇大哭的样子,洛林的心就忍不住疼得厉害。

顾嘉木停了下来,像是没有想到洛林居然还记得豆豆。

“他很好。”

顾嘉木没有回头,“芊芊今天带着他去医院做心脏配型,如果不出现排斥,我会把豆豆的心脏移植到我爸身上……”

“你说什么?”洛林听得一愣一愣,她来不及细细回想嘉木的话,她只注意到顾嘉木说要把豆豆的心脏移植到他爷爷的身上。

“不!嘉木,豆豆还是个孩子,你不能这么对他!”

母子连心,虽然洛林已经三年没有见过豆豆,不过血浓于水的亲情还是让她忍不住快要发疯,他只是一个孩子,嘉木他怎么下得了手。

顾嘉木没有回应,只是任由洛林在一边不停地咆哮。

“嘉木,豆豆他也是你的孩子,你不能这么对待他……”

洛林想要抓住顾嘉木的手,只是他们之间的距离已经遥远地她再也无法触碰到顾嘉木的世界。

“不是,他不是我的孩子!他的身上只是流着你这个杀人犯的血!”

顾嘉木再次冲到洛林的面前,洛林没有想到,顾嘉木已经从单纯地怨恨她发展到怨恨他们的孩子。

顾嘉木的眼神充满厌恶,或许在他的眼中,豆豆从来都不是他的孩子,顾嘉木养他这么大,或许仅仅是因为豆豆的心脏能移植给他爸。

“不!他是我们的孩子!你不能伤害他!”

洛林死死地抓住顾嘉木的衣角,她不能眼睁睁看着顾嘉木伤害豆豆。

“他是你的儿子,拿他的心脏救我爸也是在替你赎罪,你有什么资格说不行?”

顾嘉木冷眼一挑,猛地一把甩开了洛林的脏手,她已经脏得他不愿再触碰。

“嘉木!报告出来了……”

哒哒哒地一串脚步声,芊芊手里拿着一份报告朝着顾嘉木走来,她一眼就看见了洛林,不过脸上却看不出一丝惊讶的表情。

“怎么样?”顾嘉木一脸的关心,接过芊芊手里的报告就埋头看了起来。

“洛林姐,你终于出来啦?”芊芊把报告递给顾嘉木后就走到洛林的跟前,那嗲声嗲气的声音让洛林胃里一阵翻滚。

芊芊是洛林的好闺蜜,没想到她居然霸占了她的位置。

“芊芊!你把豆豆怎么样了?!”洛林知道芊芊一直爱慕顾嘉木,可是洛林没有想到芊芊居然在她含冤入狱的这三年抢走了顾嘉木。

“他很好,现在还活蹦乱跳的。”芊芊的笑有点瘆得慌,“不过很快他就要变成一具死尸了……”

芊芊的话一下子就让洛林的心碎了一地,她抬头望向顾嘉木,顾嘉木的眼神更是让她痛得无法呼吸……

第三章:磕头!

洛林拼了命地想要挣脱手上的束缚,不过却始终都无可奈何。

“嘉木,我求求你放过豆豆吧,你想要给爸移植心脏,用我的,求你别伤害豆豆……”

洛林怎么也没有想到她和顾嘉木之间的爱情会走到现在这么一个落寞的结局,她爱了半辈子的男人恨她伤她,她可以咬着牙一笑而过,但是她不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孩子去送死。

洛林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她只记得自己刚走出监狱没多久就遇上一帮人,她还没有来得及跑,她就被他们打晕扛上车。

洛林原以为熬过那暗无天日的牢狱生活后她可以浴火重生,却不曾想再一次陷入万劫不复的地狱中。

顾嘉木没有反对,他很快就解开了洛林手上的绳索,在他看来,他根本毫不在意是谁贡献出心脏,他只想让他爸能够苏醒过来。

走出那暗无天日的地下室,洛林才远远地看见那个躲在角落里瑟瑟发抖的豆豆,家里只有这么一个小孩,再加上母子连心,洛林她不会认错。

“豆豆!”

洛林激动得喊出声来,三年过去了,当洛林心心念念了三年的豆豆再一次出现在自己的面前的时候,洛林哽咽得说不出话。

豆豆只是木讷地看了洛林一眼,然后就继续蹲在角落里埋下头去,他忘记了她,或者说他从来都没有记起她。

“你干什么!”

顾嘉木站出来挡住了洛林的去路,洛林没敢冲过去,只是垫着脚尖远远地看着豆豆。

“嘉木,求求你让我跟豆豆说几句话吧!他是我的孩子!我是他的妈妈呀!”

洛林扑通一声跪了下来,她不敢顶撞顾嘉木,生怕他一个不高兴就反悔了他刚刚答应自己的事情。

“就你这种人也配当妈?”顾嘉木一脚踹在洛林的身上,“洛林,你不光心狠手辣,你还恶心得让我反胃!”

洛林重重地摔在地上,她已经不在乎顾嘉木对她的谩骂,三年前的婚礼上,洛林就已经无奈地选择了接受一切,因为一切都是那么地天衣无缝,她根本无从辩驳。

顾嘉木最后还是没有让洛林跟豆豆说上几句话,他把洛林扔进车里就往医院赶去。

医院里,刚踏进医院的门口,洛林就听见了旁边那议论纷纷的声音。

“你看,就是她差点害死顾家老爷子……”

“真没想到顾少爷居然引狼入室差点害死自己的父亲……”

“……”

洛林低下头,那三年的牢狱生活已经让她变成了一个人人唾弃的罪人。

顾嘉木找来医生,很快就开始在洛林的身上开始各种检查。

不知道医生抽走了洛林多少筒血,完事之后洛林虚弱无力地走到走廊上等待最后的结果,她一个重心不稳,哐当一声晕倒在地。

“洛林,你还打算在我的面前演苦肉计?”

顾嘉木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洛林的身后,他冷笑着,然后一脚踩在她的肚子上。

疼,疼得她冷汗直流,不过洛林强忍着没有喊出声来。

顾嘉木冷冷地揪着洛林的脑袋往前拖去,走了好久才停下来。

是顾嘉木爸爸的病房门口,顾嘉木把洛林扔在地上。

“磕头!”

伴着委屈和泪,洛林的额头很快就磕出血印……

洛林含着泪,她永远记得三年前的那个中午。

第四章:杀人犯

洛林含着泪,她永远记得三年前的那个中午。

-----------------------------

那是她和顾嘉木大婚的日子,现场的嘉宾早就早早来到现场,所有人都在期待着他们这对金童玉女的大婚。

唯独顾嘉木的父亲迟迟没有露面。

顾嘉木派家里的保镖去寻找,最后等来的却是几个警察,其中一个掏出一部手机,顾嘉木一眼就认出了是他爸的手机。

“洛林,你不要杀我……我求求你不要杀我……”

民警按下手机中的录音,几句断断续续的话出现在顾嘉木和洛林的面前。

顾嘉木和洛林一下子就认出了那是顾嘉木爸爸的声音,洛林疑惑地抬头看着顾嘉木,她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录音出现。

“这是什么意思,我爸呢?”

顾嘉木的情绪有些激动,他撇开洛林冲到前面,而洛林依旧不知所措地呆在原地一动不动。

“顾先生,你爸他已经被紧急送到医院抢救,你最好做好最坏的打算……”

民警无奈地叹着气,顾嘉木傻傻地愣在那里,什么叫最坏的打算?

“怎么会这样?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后知后觉,洛林也冲了上来,民警很不解地看着洛林,然后拿出了手铐。

咔嚓一声,一只手铐已经戴在洛林的手上。

洛林这辈子长这么大都没有亲眼见过手铐,她连连摇头,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我们现在怀疑你涉嫌故意伤害顾老先生,现在要带你回去接受进一步的调查……”

民警目光十分坚定,丝毫看不出是在跟她开玩笑。

“这不可能!是不是搞错了?他是我爸,我怎么可能伤害他!”

洛林想要挣脱,但随即就被民警死死地按在地上。

旁边的民警很快就提取了洛林的指纹,“指纹完全吻合,你现在还有什么话可说?”

洛林抬头看了一眼,她连连摇头,她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嘉木,救我……”

洛林原本以为顾嘉木会奋不顾身地冲上来,可是他没有,他只是愣在那里,所有的证据都指向洛林,他不得不相信已经发生的一切。

“洛林,你为什么要这么做?!”顾嘉木冲了上来,他死死地揪住洛林颤抖的手。

血与泪交融在一起慢慢地流了下来,洛林看着眼前这个青筋暴起的男人,这就是她想要托付一生的男人。

“我没有!”洛林连连摇头,“嘉木,你要相信我,一定是他们弄错了,我绝对没有伤害过爸……”

洛林还要连连摇头,其中一个民警电话响起,他转身接过电话,很快就挂断了。

“在顾先生身上发现的头发和皮肤纤维都已经证实是来自于洛林……”民警对着顾嘉木说着,洛林忽然觉得脑袋砰地一声快要爆炸,她已经没有心思再去听他们接下来的对话。

“洛林!你这个贱人!”

顾嘉木的这一耳光打得洛林一阵眩晕,他的眼睛里散发着杀气,阴冷得让人汗毛炸起。

“嘉木,我没有,我真的没有……”

洛林委屈得哭了起来,为什么全世界的人都在冤枉她,为什么没有一个人相信她。

顾嘉木亲手拷起了洛林的另外一只手,他摘掉她头上的皇冠猛地朝地上砸去,皇冠碎了一地,宛如洛林那颗碎了一地的心……

第五章:她贱得跟狗一样

看着眼前直挺挺地站着的顾嘉木,洛林鼻子一酸。

“流点血就疼了?”顾嘉木转过头冷眼看着洛林,“我爸已经躺在病床上整整三年了!”

顾嘉木的话再一次让洛林的心疼得快要窒息,他也是她的父亲,他突遭意外她也很难过,可是为什么要让她背负这个罪名?

“嘉木,我从来都没有做过对不起你的事情,我问心无愧!”

洛林倔强地抬起脑袋,都快忘记有多久她没有这么倔强地去做一件事。

“呵呵,你问心无愧?”顾嘉木的眼睛一下子就变得凶狠起来,他没有让洛林继续在那里磕头,而是拎着洛林走进病房。

病房里,顾嘉木的父亲宛如一个死人一样直挺挺地躺在病床上,要不是时有时无的呼吸,洛林以为他早就已经是一个死人。

“他,我爸,被你害成现在这个模样,洛林,你居然还有脸说你问心无愧,你真让感到我恶心!”

顾嘉木把洛林丢在地上,洛林感到心里一颤,痛得厉害。

“怎么,没脸说了?洛林,我当初真是瞎了眼才会爱上你!”

顾嘉木看见洛林呆呆地瘫坐在地没有说话,于是就又把她拎出门外,他不想让她出现在他爸的病房里。

现在的洛林已经不是三年前的洛林,而顾嘉木也陌生得洛林快要不认识他,如果能够回到当初,她宁愿自己从来都没有遇见过顾嘉木。

医生走过来,满脸微笑。

“顾先生,报告出来了,可以做手术!”

顾嘉木和洛林同时一乐,顾嘉木是因为能救活他爸而感到高兴,而洛林是因为能挽救豆豆而感到高兴。

如果需要一命换一命,洛林会义无反顾地冲上去救下豆豆,那是她的孩子,母子连心,她只希望嘉木在取了她的心脏之后就能放过他们的孩子。

“洛林,你明天就来医院把手术给做了!”

一阵高兴过后,顾嘉木转过头对着洛林说,这是三年来他第一次正眼看着她。

洛林绝望地望着顾嘉木,点了点头,只要能救豆豆,让她做什么都可以。

回到顾家,芊芊早就不见踪影,远远地,洛林就看见豆豆一个人躲在角落里数手指。

洛林的心猛地一疼,她无法想象没有母亲的这三年豆豆是怎么一路走过来的,她在顾嘉木的脸上看不到一丝父爱。

“嘉木,豆豆他也是你的孩子,你为什么这么对待他?!”

洛林两眼婆娑,他恨她怨她,她都可以咬碎了往肚子里咽,可是他为什么把对自己的恨强加到孩子身上,孩子是无辜的。

“你这种女人配给我生孩子?”顾嘉木一脸的诧异,“他是你的孩子,不是我的,我养着他,只是在养一条狗而已!”

顾嘉木的话让洛林疼得站不住脚跟,她从来都没有想象过顾嘉木会说出这么伤人的话,原来,在他的眼里她贱得跟狗一样。

洛林想走过去抱抱她那个苦命的孩子,如果可以,她情愿一个人承受所有的侮辱。

“站住!”

顾嘉木在身后呵斥着,“你要是你想让你那孽种受苦,你最好离他远远的!”

洛林猛地停下脚步,她不敢违背顾嘉木的话,两颗心近在迟尺,却宛如远在天涯……

powered by 带字头像 © 2017 WwW.daizitouxi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