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暖暖入我心by果丹没有皮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9-01-09 12:00

《暖暖入我心》又名《夜半婚色:傅少宠无上限!》,讲述了作为傅薄凉的未婚妻,许温暖每天都想着正事,可是这这两人的感情到底会怎么样,如大家感兴趣就来阅读。

暖暖入我心

小说精彩内容试读

一旁的傅薄凉慵懒的依靠在沙发,听到这话的时候,手骤然收紧紧握着酒杯。

“我当然认识她,不过她不认识我,以前我们一个中学的。”钱老板老实的回答着,“想当初,我们学校里谁不知道许温暖的名字啊!虽然脾气不怎么好,但是喜欢她的人多了去了,那时候……”

傅薄凉慵懒的依靠在座椅的后背上,微微垂着眼帘,让人无法洞察他眼底的神色,只是明显感觉到他周身的气息一点点的变化。

坐在傅薄凉身边的白泽听到那人的话,倒吸了一口气,这五年来,许温暖这三个字就像是一个禁忌,谁提谁倒霉,哪有人胆敢在傅薄凉的面前提起这个名字。

白泽和易时下意识的瞄了一眼傅薄凉,果然看到男人的面色阴沉了下来,顿时吓得大气不敢喘一下,暗自为说话的人,捏了一把汗。

坐在傅薄凉对面的男人灌了一口酒,完全没有察觉到气氛的变化,继续说道:“当年许温暖追傅先生可是闹得满城皆知,就算两人谈过恋爱,可是暗恋许温暖的人依旧不在少数,记得有一次许温暖的家里出事了,不少男同学去医院探望她妈妈,大家还为她组织过一场募捐活动,我为了能够让她认识我,可是把我所有的零花钱一并捐给她,啃了整整一个月的方便面,别的我不敢说,我敢摸着我的良心说,许温暖是我这辈子爱得最纯粹的一个人,与她的家世无关,与其他无关,仅仅是我喜欢她!”

傅薄凉噌的一下站起身,语气冰冷的说道:“我去趟洗手间。”

白泽还以为傅薄凉会情绪失控,没想到他就这么走掉了。

那人似乎喝多了,完全失去了作为商人应该具备的察言观色,一边喝着酒,一边兀自感叹着,“五年不见,许温暖比以前更加漂亮了,我觉得我和她还是有缘的,说不定我能够娶到她,如果我……”

“钱先生,你喝多了!”周围的人急忙打断了钱先生的话,然后把他手中的酒杯夺了过来。

******

白泽见傅薄凉许久未回来,干脆起身出去找他。

他走出门,看到不远处走过来的傅薄凉,开口道:“大哥,你……”

话还未说完,肩膀处不知被谁拍了一下,他转身,就看到一张熟悉的脸庞。

口中的话戛然而止,一副活见鬼的表情,而许温暖则尤为淡定的朝他招了招手。

他张了张嘴巴,尤为震惊的大声喊道:“你怎么在这儿!”说着话,瞥了一眼傅薄凉,生怕下一秒这尊大神动怒。

许温暖忍不住翻白眼,她怎么就不能在这儿了?

怎么一个两个的看到她都是这句话。

许温暖没有搭理他,这时白泽低声嘀咕道:“你还真是阴魂不散呐。”

他打量着许温暖,几年不见,她的确比原来更加漂亮了,只是看着她嬉皮笑脸的样子,就觉得胸口憋着一口火,这个女人怎么能这么冷血?

他看了一眼傅薄凉,低咳了一声说道:“许温暖我警告你,别在纠缠我们老大了,我们老大有未婚妻你当年是知道的吧?失踪多年,但是前段时间被找到了,我们老大和他未婚妻的感情十分深厚,你死缠烂打也没用,而且我们未来的嫂子身材那叫一个绝啊,身材长相不知道甩你几条街,对了,等我们老大结婚的时候,我会给你发张请帖……”

不等他的话说完,只听傅薄凉冷声道:“你吃饱了?”

第1章 先生,需要特殊服务吗

夜凉如水。

金碧辉煌的希尔顿大酒店,此时犹如夜幕下最闪亮的明星,享受着众星捧月般的灯光的照耀。

曲径悠长的长廊一眼望不到头,在昏暗的灯光照射下,透着神秘的色彩。

高跟鞋的声音在安静的走廊内有节奏的响起,被擦拭的犹如镜子般通透的地面倒映出女人的身影,她脚踩一双红色细带高跟鞋,一条黑色吊带短裙衬托着她婀娜多姿的身躯。

许温暖走到总统套房,看着面前紧闭的房门,深吸了一口气,按响了门铃,房间内没有任何的回应,她忍不住皱了皱眉头,心里正烦着嘀咕。

这时,房间内传来了脚步声,她的红唇勾起一抹风情万种的笑容,轻声细语的柔声道:“先生,请问你需要特殊服务吗?”

她的话音还未落下,只听一道冰冷的嗓音响起,“滚!”

许温暖唇边的笑容略显僵硬,Plan A失败,那么就施行Plan B!

她再次深吸了一口气,红唇轻启轻吐一口气,正准备敲响房门,却发现房门是虚掩着的,她看了看四下无人,然后猫着腰潜进了房间里。

房间内漆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只是隐隐从浴室透出哗啦啦的水流声,她凭借走廊的光亮,观察了一下房间。

“把东西放下,出去!”突然,一道低沉冷魅的声音从浴室传来。

当下许温暖心里咯噔了一下,脚下的步伐一顿,后背突突的冒着冷汗。

她的扭头就看到浴室里的人并没有走出来,也不曾发现自己,这才踏实的长舒了一口气,悄悄地把门关闭。

房间内并没有开灯,只有一盏床头灯散发着昏暗的光线,与窗外灯火阑珊的景象形成鲜明的对比。

许温暖目标明确直奔那张欧式风格的大床,快速的从背包里拿出性感睡衣,手脚麻利的换上,顺便瞄了一眼浴室的方向,然后快速的钻进了被窝里,摆了一个极其性感魅惑的姿势。

就在这时,浴室的水流声停止,紧接着门被向外推开,伴随着一股水雾从里向外飘了出来,一个高大的身影从里面走了出来。

许温暖听着渐渐逼近的脚步声,后背瞬间僵硬的挺直,无法控制自己紧张到怦怦乱跳的小心脏。

男人身着白色浴袍,拿着毛巾擦拭着头发,许是察觉到房间里有人,手中的动作明显一顿,猛的抬眸。

他狭长的凤眸微眯,深不可测的眸子透着凛冽的寒光,冷若冰霜,锐利如刀刃的目光直直的扫向了许温暖。

许温暖今天化了淡妆,昏暗的灯光模糊了她的面部轮廓,却映衬着她娇俏的五官越发的迷人魅惑,眉若青黛眼若秋水,唇红齿白,好不娇媚。

她穿了一条粉色的睡衣,映衬着整个人异常的娇嫩,如含苞待放的花朵,任人采撷。

然而,男人并没有注意到这幅美如画卷的场景,反而目光一沉,狭长的凤眸透着犀利的冷芒,顿时杀机四起,犀利冷冽的眸光直逼床上人。

“你怎么在这儿?”他的薄唇轻启,嗓音带着磁性的质感,就像是大提琴的低音弦,撩拨着人心,只是声线却冷的宛若寒潭。

许温暖紧张的卷翘的睫毛不停的抖动着,努力的让自己保持冷静,唇角勾起一抹甜美灿烂的笑容,抬手拢了拢头发,姿态妩媚,“长夜漫漫,不如我们做些有意义的事情啊?”

第2章 有意义的事情

“有意义的事情?”男人眉头微皱,声音冰冷,无形之中将眼前人拒于千里之外。

许温暖感受到男人语气中的冰冷,顿时呼吸都变得格外小心,“对……对呀,深夜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干柴烈火也是情理之中……”她看着眼前的男人,硬着头皮继续说道:“况且,我是你的未婚妻,我们……睡在一起天经地义……”

原本说话的语气还理直气壮的,但是随着男人一步步的靠近,一股男性的气息渐渐逼近,她的声音越来越小,最后勉强把话说完。

男人高大挺拔的身躯压了过来,精致如鬼斧神工般雕刻的五官近在眼前。

许温暖不敢挪动分毫,眨巴着水汪汪的大眼望着面前的男人,小心脏不受控制的加速跳动着。

突然,身上的被子被猛地掀开,空气中的凉意瞬间袭遍全身。

她紧张的咽了咽口水,就这样把自己的第一次送出去了?

算了,只要傅薄凉肯和她结婚,这些又算得了什么!

想到这里,许温暖有些认命的闭上眼睛,一副视死如归的模样。

就在她以为接下来要发生什么的时候,耳边响起一道讥讽的嘲笑声。

她缓缓的睁开眼睛,就看到傅薄凉正看着她,深不见底的眸子完全让人捉摸不透他在想些什么,只是唇边的冷笑多了几分鄙夷,紧接着,二话不说,把床上的人用被子裹成了一条虫。

许温暖有些茫然的看着他,暗想着难不成男人还有特殊癖好,喜欢玩角色扮演?

就在这时,傅薄凉把人往肩上一扛,然后大步流星的朝着门口走去。

伴随着一声开门声,许温暖直接被丢出了门外,傅薄凉居高临下的看着他,眼底深处尽是冷意,薄唇轻启,毫不留情的说出一个字,“滚!”

嘭——

一声巨响,房门被狠狠的关上。

许温暖被裹在被子里,半天没反应过来,所以……

她这是主动投怀送抱,被丢出门外了?

“傅薄凉,你丫的懂不懂什么叫怜香惜玉啊!你……”许温暖不停的松动着身上的被子,勉强抽出双手,狼狈的支撑着慢慢坐起来。

这时,房门再次打开。

许温暖下意识的抬起头,就看到傅薄凉站在那里,男人穿了一件白色浴袍,周身弥漫着一股与生俱来的贵胄之气,宛如帝王居高临下的睥睨着渺小的她。

男人头发湿漉漉的,坚挺的鼻梁,性感的薄唇,五官比那些当红明星还要将精致好看,尤其是那双深不见底的凤眸,像是赋予魔力的黑洞深深地吸引着人们探究其中的奥秘。

只是那双眸子中透着冰冷犀利的目光,让人不寒而栗,许温暖后面的话硬是卡在喉咙里,半天说不出来。

“拿着你的东西给我滚!”伴随冰冷的声音落下,她的东西被尽数丢了出来。

徐温暖噌的一下跳了起来,险些摔个狗吃屎,二话不说就往房间冲。

砰——

房门被关上,她险些撞到鼻子,站在门口暗暗地咬着牙,低声咒骂道:“混蛋!”

她气恼的想砸门,可是想到这房间主人的身份,瞬间蔫了下来。

第3章 许小姐是例外

傅薄凉是谁啊?

从他出生,他周围的的那个世界都在围绕着他转。

如果说富不过三代,那么傅家绝对是个例外。

从他爷爷的爷爷的爷爷那辈开始,傅家就堪称富可敌国了,更何况现在,所以傅家是名副其实的豪门。

但是傅家有一点不好,那就是阴盛阳衰,到了傅薄凉这里,他就成为了唯一继承人,真真正正的独苗。

因此傅薄凉的出生注定了他是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天之骄子!

所以他一出生便要风得风,要雨得雨,整个傅家上上下下,老老小小都全部围着他转。

而她徐温暖……不过是几天前才刚刚飞上枝头变凤凰,从贫民女摇身成为了顾家大小姐,那个失踪了二十多年的千金大小姐——顾月熙。

顾氏集团,哪怕在最辉煌的时候,与傅家相比也是天上地下。

若不是娘胎里有娃娃亲,这个天之骄子,真正的钻石王老五,怎么可能跟她有半毛钱关系?

所以他们之间的关系……发生关系未遂?

手机震动,许温暖看着上面闪烁的电话号码,眉间染上了一丝愁容,叹了口气,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拿起手机。

“熙熙呀,情况怎么样?傅先生说什么时候结婚了吗?”电话对面传来顾志坚的声音,小心翼翼的语气中夹带着一丝焦急。

熙熙?

顾月熙?

许温暖忍不住撇了撇嘴,回到顾家也有段时间了,可到底还是不熟悉这个名字,每次听到这个名字都忍不住浑身起一身鸡皮疙瘩。

她抬头看了一眼紧闭的房门,忍不住耷拉下脑袋,“那个……爸爸,情况可能不太乐观。”

“不太乐观?”顾志坚音调一下子提了起来,紧接着苦口婆心的说道:“熙熙,我们顾氏集团濒临破产,资金都被冻结,若是没有傅先生的担保,没有银行愿意借贷给我们,你要的五十万也拿不出来,所以无论如何,你一定要让傅先生答应娶你……”

许温暖深吸了一口气,“我知道。”

挂断了电话,她紧紧的攥着拳头。

她必须要追到傅薄凉,拿到那五十万,救出把她从小带到大的妈妈。

昨天是怎么睡着的,许温暖有些忘记了,只是当她醒过来的时候,自己像只蚕蛹似的裹着被子蜷缩在地上。

她迷迷糊糊的从地上爬了起来,打着哈欠,手机响了起来,看到上面的电话显示微微皱了皱眉,“暖暖,我是孟萌,你现在有时间吗?公司有点事情,你看你能不能……”

电话里说了很长的一段话,许温暖抓了抓头发淡淡的应了一声。

她坐起身,看着面前紧闭的房门,等待了许久,房门迟迟没有打开的意思,只好先去公司处理事情。

******

次日清晨。

傅薄凉按时起床,穿戴整齐后,打开房门,往外走,可脚下的步伐却忽然一顿,那双深不可测的眼眸注意到被窝成一团丢在地上的床单,眉头微不可察的皱了皱,随后恢复如常,似乎什么都不曾发生过。

早已等候的助理和保镖走上前,保镖开了口,“先生,顾小姐今早接到电话匆忙离开,让先生等她,说有很重要的事情和先生商量。”

话落,保镖明显感觉到一阵冷意袭来,不由自主的浑身一激灵,当下大气都不敢喘一下,暗想难道自己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

保镖小心翼翼的瞄了一眼傅薄凉,就看到男人冷峻的面色宛如布了一层寒冰,那双深邃的凤眸充满了冷意,只是一眼便让人感觉置身冰窖,冷得刺骨!

好不容易护送傅薄凉上了车,保镖这才松了一口气。

保镖忍不住多嘴问了一句,“先生不是很讨厌女人的纠缠?怎么顾小姐离开了,先生的心情更差了?”

特助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对于傅先生来说,许小姐是例外!”

保镖有些茫然,例外,什么例外?

而且纠缠先生的明明是顾小姐啊?怎么就是许小姐?

第4章 是你?!

与此同时,RS杂志社,整个四层楼人心惶惶,乱作一团。

大老远就听到一道女声从化妆间内传出,“拿走!这些地摊货也好意思拿到我眼前!”

“就你们这些杂牌子的化妆品也敢往我脸上涂,我告诉你们,我的皮肤可是很娇贵的,万一出现了什么不适反应,看你们怎么赔偿!”

“我要的咖啡呢?都过去五分钟了,就算爬也要爬回来了!”

“你们有没有带着脑子来上班!怎么我说的话你们没有一个人听进去的,我的时间可是很宝贵的,不想拍趁早说!”

这声音的音质特别的悦耳清脆,只是说话的语气,以及字里行间却带着不可一世的傲慢跋扈,伴随着她的话,很多工作人员走出了化妆间。

化妆间的门外,几位负责人,着急的说道:“怎么办?采访的时间马上就要到了,里面的那位小祖宗到现在都还没有化妆换衣服,总监要是知道了,肯定完蛋了!”

“赶紧催一催暖暖,问她到哪里了?”

“柳茵茵就算是小天后,也不能这么嚣张吧,你说暖暖能降服她吗?”

话落,就听到柳茵茵的声音再次响起,“怎么又是些破烂货,你们诚心糊弄我是不是?这期专栏到底还想不想做了?”

“茵茵姐,你别生气,这些都是今年的最新款,我知道可能比不上茵茵姐身上穿的,但是这些衣服绝对能够衬得起茵茵姐的气质。”说话的是给许温暖打电话的负责人之一孟萌,她从中挑选出了一条香奈儿的连衣裙,“茵茵姐,您看……”

柳茵茵看着她挑选的裙子,嗤笑了一声,“就这破烂货也好意思拿到我脸前!”从她的手中夺过衣服狠狠地砸在了孟萌的脸上,“我看你们根本就是在浪费我的时间,不拍了!”

工作人员一听,立刻急的像是热锅上的蚂蚁,要知道好不容易约到了柳茵茵,而且为了这期专栏也以留好了地方,这人要是走了,他们杂志的重要专栏怎么办?

孟萌一时情急,下意识的抓住了柳茵茵的手腕,“茵茵姐……”

话还未说完,柳茵茵扬手一甩,一巴掌打在了她的脸上,“好狗不挡路!”

其实大明星动手打人,早已不是什么新鲜事情了,但是这一巴掌打在孟萌的脸上,孟萌心里忍不住咒骂,可是表面上却不得不赔着笑脸,“茵茵姐,您消消气,这样您……”

“你怎么那么烦人!”柳茵茵说着话,扬起手,准备再给孟萌一巴掌。

孟萌双眼紧闭,然而预料中的巴掌并没有传来,她睁开眼,只看到许温暖一把握住了柳茵茵的手腕,顿时惊喜的喊道:“暖暖!”

许温暖勾唇浅笑,那力道顿时让柳茵茵面色一白。

柳茵茵扭头看向许温暖,她穿着白色衬衫,黑色短裙,长发随意挽起,一缕发丝自然的垂在耳边,最简单不过有的装扮,却映衬着许温暖那张娇俏的脸庞愈发的倾国倾城。

即便脸上没有施带任何粉黛,可站在当红小花旦柳茵茵面前,毫不逊色。

柳茵茵看到许温暖,神情一愣,“是你?”

许温暖大方的点了点头,“哟,我当时谁呢,原来是老同学啊。”

第5章 道歉

“放手!”柳茵茵用力的抽出自己的手,谁知许温暖在这时突然松手,害得她一踉跄,狼狈的跌坐在座位上。

许温暖嗤笑了一声,居高临下的打量着许温暖,“真以为自己混了几年娱乐圈就不得了了?给孟萌道歉!”

柳茵茵与许温暖是高中同学,如果说高中三年最让柳茵茵觉得讨厌的人那一定是许温暖,她讨厌许温暖那骄傲的姿态,明明什么都没有却总是摆出一副优渥的感觉,明明在她面前什么都不是,偏偏不把自己放在眼里。

“我凭什么道歉?”柳茵茵冷哼了一声站起身,“你可别忘了,是你们总监求着我来的,你胆敢如此无礼对我,就不怕吃不了兜着走吗?”

“你也知道是我们老总求你,不是我!”许温暖环视了一下房间内的场景,名贵的衣服扔了满地,桌子上也是一片狼藉,再看看站在一旁的孟萌,白皙的脸上赫然出现了明显的巴掌印,顿时细眉微蹙,对柳茵茵厉声喝道:“道歉!”

从她见到许温暖的第一眼就看她不顺眼,从前是碍于傅薄凉,可是现在傅薄凉哪里还会给许温暖撑腰。

她自然也就不把许温暖放在眼中,再加上她自出道以来就光芒万丈,从来都是对她点头哈腰,何时受过今天这样的气,当下猛地站起身,扬手朝着许温暖的脸打了过去。

然而,她的手刚举到一半一把被许温暖握住,顿时吃痛的惊呼了一声,“哎呦!”

许温暖昨天夜里吃了闭门羹,心里本就跟不痛快,现在柳茵茵一大清早又把这里闹得鸡飞狗跳的,使得她心中的恼火犹如火上浇油,没想到这个女人竟然还想打她!

许温暖冷笑了一声,毫不犹豫的扬起手对着柳茵茵的脸啪啪几个耳光,那巴掌快准狠,至于力道……安静的化妆间回荡着巴掌声。

打完后,许温暖狠狠的把柳茵茵甩开,任由她狼狈的跌倒在地上。

许温暖居高临下的站在原地,精致娇俏的五官哪怕布满了冷漠和怒气,依旧那样的绝美,浑身上下散发着女王般的气场,“既然你不肯道歉,刚才那两巴掌就算是偿还!”

“柳茵茵,你给我听着,我不管你在这个圈子里有多嚣张,多欺负人,但你给我记住了,我许温暖的人,除我以外谁都不准动!”

“不然,下次绝不会就此善罢甘休!”许温暖说完话,觉得颇为解气,抬眸,看到所有人都怔怔的盯着自己的看,细眉微皱,声音清脆嘹亮的呵斥道:“一个个愣在那里干什么,还不赶紧把这里收拾干净,准备采访!”

众人立刻回神,动作麻利迅速的收拾着东西,只是一个个心中有些疑惑,采访……

而许温暖则踩着高跟鞋哒哒的离开。

******

许温暖在前往帝豪集团的路上接到了RS杂志社总监的电话。

看到来电显示,不用想也知道肯定是怎么一回事,她刚才打了柳茵茵两巴掌,只怕从今往后柳茵茵再也不会和他们杂志社合作了。

她深吸了一口气,接起了电话,果然如她预料般的那样,刚接听,便是总监劈头盖脸的一顿臭骂。

许温暖一声不吭的听着总监足足骂了自己十多分钟,最后听到了一句重点,“许温暖你和柳茵茵之间有什么过节我不管,但是你现在得罪了柳茵茵,害得我们杂志社被柳茵茵拉进了黑名单,我告诉你这期专栏交不上来,你就给我收拾东西滚蛋!”

挂断了电话,出租车停在了帝豪集团的门口。

powered by 带字头像 © 2017 WwW.daizitouxi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