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齐怀深楚小小-一夜定情暧昧先生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9-01-09 12:00

齐怀深、楚小小是《一夜定情暧昧先生》小说主角,主要讲述了明明是去捉奸的,不曾想却被睡了,没错,她今天,是要去找男人的,来报复那对狗男女...

一夜定情暧昧先生by如雪然在线阅读

免费试读

一夜情?

宿醉残留的阴影让楚小小头疼欲裂,掀开被子,床单上那殷红的痕迹刺痛了她的眼睛。

拿起手机,未接来电让她一阵恶寒。

全部是那个渣男的……

满屏幕的短信刺激着她的神经,手指一滑,随便一条的内容就展现在眼前——

“小小,你听我解释,我们谈谈。”

谈他个大头鬼。

楚小小暗骂了一声,蓦得掀开被子,可惜双脚刚刚碰到地面,便整个人栽回到了床上,倒抽了一口凉气。

昨晚那个人知不知道怜香惜玉的,怎么也是第一次,都不知道心疼一下吗?

楚小小疼的龇牙咧嘴,拖着疲惫的身体走进浴室,冲洗过身体的痕迹便匆匆离开了房间。

而与此同时,酒店外的一辆黑色迈巴赫上。

“齐先生,人已经离开酒店,打了一辆出租车,不知道去哪里。”

“跟上去。”

男人靠在椅背上闭目养神,听到助理的话,搭在膝盖上的手轻敲了两下,漫不经心道。

楚小小坐上了出租车,直接回到了和张恒的公寓。

一开门,一张令人作呕的脸引入眼帘。

“小小,你终于回来了,急死我了,你一晚上跑哪里去了?”

张恒一阵嘘寒问暖,眉宇里的担心却让楚小小浑身恶寒,猛地推开他,面无表情的说道:“我回来收拾东西,别碰我,我们分手了。”

分手?

张恒眼底一阵心虚,看着楚小小拿出皮箱,忙不迭搂住了她的腰阻止道:“小小,我都说了昨天的事情是意外,你原谅我好不好?”

“滚!”

第1章 捉奸不成反被睡

下午十三点十五分。

楚小小第三十八次看手机,可是半天都没有等到闺蜜的“信号弹”……

眉头一拧,她终于忍不住,蹬着高跟鞋冲上了顶楼“888”房间。

“宝贝,你真棒……”

“嗯……”

一进门,淫糜的一幕让楚小小惊呆了,泪水瞬间氤氲整个眼眶,脑子一热,她想也不想的冲了进去。

“这就是你说的帮我!”

楚小小抄起包直接砸在了男友张恒赤裸的后背上,引得他一声哀嚎。

“小小,你听我解释,是她勾引我的!”

张恒没想到女友突然出现,眸间一闪,忙不迭指着床上赤裸的女人辩解道:“是她,是她勾引我,我鬼迷心窍了!”

“啊……”

而此时,床上的女人也猛地惊醒,一脸惊恐的拉高被子,看到楚小小的那一刻,面无血色。

“小小,你听我解释,我……”

“莫姣姣,我当你是闺蜜,你说替我试试张恒是不是出轨了!你就是这么试的!”楚小小西气的浑身打颤。

今天,她本来是想要来捉奸的,没想到遇到了闺蜜莫姣姣。

莫姣姣,人如其名,人比花娇。

虽然顶着一张狐狸精的脸,可是楚小小始终相信,她的闺蜜不会做出对不起自己的事情,所以,当她提出要替自己试一试男友的时候,自己相信了。

可是结果呢?

看着眼前不堪入目的一幕,楚小小浑身的血液凝结成冰,狠狠地给了她一巴掌:“我像个傻子一样在楼下替你们把风!”

“小小,你听我解释,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莫姣姣带着哭腔喊道,可是这幅模样在楚小小的眼里虚伪至极。

她最亲的闺蜜,和她准备共度一生的男人一起背叛了她。

这滋味,犹如剜心。

“别让我再见到你们!”

楚小小怒到极致,狠狠地瞪了一脸无措的张恒一眼,抬起下巴,故作洒脱的离开了房间,可是心痛的滋味,如针刺骨。

她不知道自己怎么走出的酒店,也不知道自己在马路上走了多久。

直到天完全放暗,楚小小才恍然发觉,自己的指尖已经完全僵硬了,怔楞抬眸,正巧看到了一间闪着霓虹灯的店面……

“酒呢!我要喝酒!”

“小姐,你不能再喝了,我给你联系朋友,把你送回去……”酒保一脸无措的看着趴在卡座上发疯的女人,头皮一阵发麻。

本来以为宰到了一个大金主,结果金主喝多了在店里发酒疯,害的周围的客人都走了大半。

“我有钱,我要喝酒,有什么问题吗!”

楚小小醉眼迷蒙的抬起头,看着眼前叠影子的男人,从包里掏出几张百元大钞,随便一撒,坑吭哧哧道:“我要男人陪我!”

没错,她要找男人!

张恒能睡她闺蜜,她为什么不能睡牛郎!

想到这里,楚小小直接踩着高跟鞋站在了卡座的台子上,粗着嗓子吼道:“今晚上,谁陪我睡!不吃亏……”

或许是台面上酒瓶太多,楚小小一个没站稳,被绊了个正着,向后一仰,下意识尖叫起来。

“啊——”

混沌间,她看到了一张宛如神铸的脸,星眸如辰,仿佛一个漩涡,将她吸引了进去。

好帅的男人。

“先生,对不起,这位客人喝醉了……”

就在此时,酒保忙不迭走了过来,看着醉瘫在男人怀里的楚小小,硬着头皮道歉道:“我现在就安排人把她带走。”

带走?

楚小小一个激灵,虽然喝醉了,可是也知道自己今晚来干什么的,蓦得揪住了眼前男人的衣服,虎着脸吼道:“干嘛把我带走,我要和他在一起!”

说完,她摇摇欲坠的站了起来,双臂一揽,直接环住了男人的脖子,笑眯眯道:“帅哥,今晚上是不是一个人啊,有没有兴趣,陪我睡一夜啊?”

……

“是她吗?”

“最好调查清楚,这个女人应该是突破口……”

混沌间,楚小小似乎听到了说话声,难耐的扭动了身体,心底涌起一股燥热。

好热。

楚小小躺在床上,觉得自己就像是脱水的鱼儿,快要干涸致死,费力的睁开双眸,迷迷糊糊间,看到了一个伟岸的身影,站在床边。

“救我……”

下意识,楚小小向身边的男人求救。

随即,她感觉身体被人扶了起来,一杯水被送进了嘴边。

“咕咚咕咚。”

楚小小觉得自己从来没有这么狼狈过,连灌了好几口,她才恢复了片刻的清明,可是因为酒精作祟,脑子依旧重的厉害。

“还好吗?”

耳畔的男声低沉醇厚,也牵动起楚小小的最不堪的记忆。

男人。

没错,她今天,是要去找男人的……

报复那对狗男女。

酒精上头,今夜的楚小小比以往更加大胆,脑子一热,她直接翻身扑倒了身边的男人,映着灯光,她看清了男人的脸。

一张干净漂亮的脸。

虽然用漂亮来形容男人有些奇怪,可是楚小小却觉得身下的男人,远比她见过的任何一个人都要漂亮。

“不要动。”

楚小小哑着嗓子,双手撑着男人的胸口,胸口止不住的起伏,双颊绯红,饱满的唇瓣一张一合,仿佛无声的勾引。

男人眸色一黯,原本想要起身的心思,骤然消失。

“我……我要睡你,我很干净的,是处女。”

楚小小瘪瘪嘴,柔弱无骨的小手在男人的胸口打着圈向下,青涩而笨拙,可是却出乎意料的牵动起男人的情欲。

“可是,为什么他们要背叛我……”

楚小小委屈的啜泣道,漫不经心划过男人的敏感部位,渐渐地,房间的温度开始升温……

“你说,我不好看吗?”

楚小小解开了衬衣,露出了雪白的双峰,俯下身子,贴上了男人,一双藕臂住男人的后颈,气吐温兰道:“我的胸又软又大的……嗝……”

“很漂亮。”

终于,始终一言不发的男人终于开口,低沉的声音让楚小小浑身一颤,尚未来得及反应,随即一阵眩晕,整个人都被压在了身下。

“不是说,要上我吗?”

男人一声戏谑,随即夺走了楚小小的唇,反客为主,“刺啦”一声,扯破了她的裙子……

第2章 男友是个人贩子

一夜旖旎。

当楚小小意识回笼那一刻,浑身犹如被坦克碾过一般的酥麻。

发生了什么?

她猛地坐了起来,看着周围陌生的环境,冰冷从四肢百骸窜入头顶。

一夜情?

宿醉残留的阴影让楚小小头疼欲裂,掀开被子,床单上那殷红的痕迹刺痛了她的眼睛。

拿起手机,未接来电让她一阵恶寒。

全部是那个渣男的……

满屏幕的短信刺激着她的神经,手指一滑,随便一条的内容就展现在眼前——

“小小,你听我解释,我们谈谈。”

谈他个大头鬼。

楚小小暗骂了一声,蓦得掀开被子,可惜双脚刚刚碰到地面,便整个人栽回到了床上,倒抽了一口凉气。

昨晚那个人知不知道怜香惜玉的,怎么也是第一次,都不知道心疼一下吗?

楚小小疼的龇牙咧嘴,拖着疲惫的身体走进浴室,冲洗过身体的痕迹便匆匆离开了房间。

而与此同时,酒店外的一辆黑色迈巴赫上。

“齐先生,人已经离开酒店,打了一辆出租车,不知道去哪里。”

“跟上去。”

男人靠在椅背上闭目养神,听到助理的话,搭在膝盖上的手轻敲了两下,漫不经心道。

楚小小坐上了出租车,直接回到了和张恒的公寓。

一开门,一张令人作呕的脸引入眼帘。

“小小,你终于回来了,急死我了,你一晚上跑哪里去了?”

张恒一阵嘘寒问暖,眉宇里的担心却让楚小小浑身恶寒,猛地推开他,面无表情的说道:“我回来收拾东西,别碰我,我们分手了。”

分手?

张恒眼底一阵心虚,看着楚小小拿出皮箱,忙不迭搂住了她的腰阻止道:“小小,我都说了昨天的事情是意外,你原谅我好不好?”

“滚!”

楚小小忙不迭避开张恒的搂抱,直接将皮箱砸了过去,目光没有一丝眷念:“张恒,你让我恶心,如果你再碰我,我就报警。”

听到报警两个字,张恒的身体不自觉颤了一下,眸光微闪,腆着脸道:“好聚好散,既然你想分手,我总不能拦着……”

听到这话,楚小小的心里一阵酸涌。

她本以为,张恒是可以托付终身的好男人,没想到天下乌鸦一般黑,到头来,还和她最好的闺蜜睡在了一起。

想到这里,楚小小的眼眶不禁湿润了,扭过头默默的收拾自己的东西。

突然。

手里响起一道短信提醒。

一个陌生的号码。

楚小小眸色一凛,长指一滑,一条信息跃然眼前:小小,我是姣姣,快点报警!

“莫姣姣?”

楚小小心里一“咯噔”,还没来得及反应,身体蓦得被人从后面桎梏住。

“救……”

她下意识尖叫,可是随即嘴巴便被张恒用毛巾捂住,下一秒,恶毒的声音在耳畔响起:“别怪我,谁让你不配合的。”

什么?

楚小小脑子一片混沌,根本没理清楚他话里的意思,眼前一黑,什么都不知道了……

她仿佛睡了一个很长的觉。

迷蒙间,楚小小感觉有人看着她,下意识睁开眼,一张俊美无俦的脸映入眼帘。

“你醒了。”

“你……”

楚小小动了动唇,却发现嗓子干哑的厉害,浑身没有一点力气。

“乙醚后遗症,喝点水,会好点。”

男人绅士的将她扶起,端起一杯水,凑近了她的唇,清凉的液体涌入喉间,楚小小便迫不及待的汲取起来。

她从没有感觉白开水也有琼浆玉露的滋味。

“怎么回事?你是谁?”恢复力气,楚小小也离开了男人的胸口,下意识出声,逡巡一圈,却发现自己还在和张恒的公寓。

“齐怀深。”

男人薄唇轻启,看着眼前小鸟依人的女人,眸光划过一道深邃:“我们见过面,在昨晚,酒吧,酒店。”

昨晚,酒吧,酒店……

楚小小怔楞一秒,随即,一颗心跌入冰窖。

“你是……昨晚的那个男人?”

混沌的记忆接踵而至,昨晚上悬覆在她身上卖力的男人,渐渐地和眼前的男人重合,让她的心跳陡然加速。

昨晚,是她强上了他……

此刻,楚小小恨不得找一个地缝钻进去。

“昨晚上是意外,我没有想到……”楚小小仓皇的解释道,双手握着水杯,抖得液体四溅。

齐怀深玩味的看着眼前犹如鸵鸟的女人,和昨晚上霸道主动的女人完全不同,唇角微掀,不着痕迹的揭过话题:“我今天来找你不是因为昨晚的事情。”

楚小小一顿,诧异抬眸。

“这是张恒的电脑,对吗?”齐怀深随即将拿出一个笔记本,在她面前扬了扬。

“张恒?你怎么认识他?”楚小小看着齐怀深手里的电脑一脸迷惑,随即想到刚刚是他在张恒的手里救了自己,便点了点头。

“你知道张恒是做什么的吗?”齐怀深眸色一黯,语气加重了几分。

楚小小闻言一顿,沉吟片刻,并没有隐瞒道:“……张恒是做评估师,平时电脑不离手。”

虽然她是空姐常年不在公寓,可是每一次回来,无论多晚,都能看到他对着电脑聚精会神。

“评估师?”齐怀深目光微沉,打开电脑,修长的双手在键盘上操作了一番,随即转到了楚小小的面前,嗤笑道:“你现在还相信你男友是做评估师的吗?”

看到屏幕的那一刻,楚小小脸色陡然失去了血色。

一张张比黄色网站尺度还要大的照片占据了整个网页,各类令人作呕的视频,让她忍不住探过身子狂呕不止……

“根据我的调查,张恒应该是暗网的头目之一,我一开始怀疑你是同伙,经过昨晚和今天的调查,你应该也是受害人之一。”

“什么……是暗网?”楚小小艰难的抬起头,一双眸子因为呕吐红了一圈,拧着眉反问道。

齐怀深将电脑放在床头柜,目不转睛的看着眼前的女人,平静解释道:“暗网是本域最大的人贩销售网,专门拐卖年轻漂亮的女孩供人娱乐,换句话说……”

齐怀深顿了顿,看着楚小小陡白的脸,继续道:“你的前男友,是一个人贩子。”

第3章 闺蜜涉险

楚小小犹如雷劈一般愣在原地,眼珠子都快要瞪凸出来。

“电视上那种?”

电视上那种把女孩子卖到山村里面做媳妇的那种?楚小小虽然不算出身大富大贵,可是平日的生活也算无忧。

“恶劣的多,暗网的人贩子,专门拐卖漂亮的姑娘,给那些富商……玩弄。”齐怀深目光幽深,语气重了几分。

他暗中调查了很久,这些人有组织有纪律,而张恒就是本市的皮条客之一。

楚小小怎么也没有想到,和她谈了一年的男友竟然会是这样的人。

光是想到自己差点就要和张恒共度余生,楚小小浑身的血液都不住结冰,甚至庆幸昨天撞破了张恒的奸情……

奸情。

不对,昨天在酒店里,和张恒在一起的是姣姣,从昨晚到现在,她没有收到过闺蜜任何一条短信。

“姣姣……完了!”

楚小小此时突然意识到收到的那条短信,是姣姣发来的,也就是说,她的闺蜜可能已经落入贼手!

“你说张恒专门拐卖年轻漂亮的姑娘,我的闺蜜……昨天我看到我闺蜜和他在一起,到现在都没有消息……”

楚小小一时失神,想到昨天撞破的事情,越发觉得不对劲。

那条短信,分明是姣姣发来求救的!

想到这里,楚小小紧紧地攥住齐怀深的胳膊,眼睛红了一圈:“我闺蜜在张恒手里,她有危险!”

齐怀深眸色一凛,沉吟片刻,拧眉道:“我的人问出一个地址,已经派人过去了。”

“不行,过了这么长时间了,万一出了什么事……”

楚小小眼眶红了一圈,一颗心狠狠揪在一起。

如果不是她,姣姣怎么会落入张恒的魔爪,一切都是因为她,她甚至感觉是自己的双手染满了鲜血……

想到这里,她再也坐不住了,匆匆下地,可惜药效没过,一个趔趄倒回了他的怀里。

“慢点……”

齐怀深眼疾手快将她扶住,低沉的声音让楚小小不自觉一颤。

经历过昨晚,楚小小无法平静的对待眼前的男人,心里一悸,忙不迭从他的怀里退了出来,仓皇道:“我该怎么办……”

“等。”

等……

楚小小等不下去,想到因为自己认识那个渣男才害的闺蜜误入狼窟,一颗心就像是针扎一样的疼。

“不能等,我不能眼睁睁看着姣姣出事……”

挣扎之际,齐怀深的电话蓦得响起,他眸间一闪,迅速接起,冰冷的脸色让楚小小浑身一颤。

“怎么样了?”楚小小看着齐怀深的脸色心急如焚,揪着一颗心生怕听到什么噩耗。

而齐怀深只是深深的看了楚小小一眼,沉吟片刻,拧眉道:“我的人救出一批少女,里面确实有一个叫莫姣姣的,现在已经送到医院的急诊室。”

急诊室……

不过是三个字,楚小小便感觉道一阵眩晕,身体摇摇欲坠,忙不迭攫住齐怀深的胳膊,拼劲了全身的力气艰难的开口道:“能不能,带我去医院。”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手术室的红灯始终没有灭过。

楚小小坐在长廊上,死死的盯着手术室,一颗心七上八下。

期间警察来过。

例行笔录,在知道张恒是她的前男友后,眼神都古怪了几分。

而很快,莫姣姣的家人也赶来了……

“啪——”

劈头盖脸的一巴掌,直接甩在了楚小小的脸上。

“我好端端的女儿怎么会跟你扯上关系,张恒那个小子害苦了我的女儿,我女儿有什么事我要你偿命!”

莫姣姣的母亲一脸愤恨,打了楚小小一巴掌不解恨,又狠狠地踹了一脚。

楚小小低着头默默承受着,对这件事,她的心里始终有愧。

“老婆,这件事警察查清楚了,是张恒做的和小小没关系。”莫父还算有理智,忙不迭拉过莫夫人,一脸为难道。

他们得到消息那一刻,也彻底慌了神,没想到好端端的女儿竟然遇到了人贩子,而且还是楚小小的男朋友。

“怎么和她没关系,她就是嫉妒我们姣姣,不然人贩子不拐卖她,拐卖我们的女儿!要我说,这个女人就是同党!警察怎么不抓她!”

莫夫人完全失去了理智,大怒之下,直接扑向楚小小,扬起了手……

楚小小下意识闭上了眼睛,可是预料之中的巴掌没有落下,一道冰冷随即在她的头顶响起:“这件事,和她没关系。”

齐怀深不知何时出现在楚小小的身后,一把扼住了莫夫人的胳膊,面无表情的说道。

莫夫人被齐怀深的气场震住,下意识缩回了手臂,心一横,索性坐在地上不管不顾的嚎啕大哭道:“我一个好端端的姑娘交友不慎被害了,我苦命的女儿还在手术室生死未卜啊……”

这么一嚎,楚小小越发的羞愧,正欲开口道歉,齐怀深却率先出了声。

“她也是受害人,如果不是警察及时,她现在也躺在里面。”

“那她怎么好端端的在这里,为什么我女儿躺在里面!”莫夫人恶狠狠的瞪着楚小小,恨不得她替姣姣躺在手术室!

“老婆……”莫先生听到自家老婆的无理取闹,心痛的同时也不禁多看了楚小小几眼,心里面竟然涌起了和老婆一样的心思。

毕竟人性都是自私的。

而就在此时,手术室的灯终于灭了。

随即莫姣姣被推了出来,莫夫人当即爬起来迎了上去:“医生,我女儿怎么样?”

医生揭开口罩,看了一脸焦急的莫家夫妇,严肃道:“病人的情况已经稳定了,不过伤口过多,可能感染,需要留院观察。”

说完,护士便推着莫姣姣的担架进了病房,莫家夫妇虽然恨楚小小,可是也顾不上骂她,忙不迭跟了上去。

楚小小看着渐行渐远的一群人,想要抬起脚,一颗心却踌躇了。

“和你没关系。”

powered by 带字头像 © 2017 WwW.daizitouxi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