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偷心王妃王爷请放手凌轻衣楚慕寒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9-01-09 12:01

《偷心王妃:王爷,请放手》是由“冬雪”所著,故事的主角是凌轻衣、楚慕寒,小说又名为《卿本思华年》,小说讲述的是她是神偷门的弟子,在一次工作的时候被抓住了,而对方就是三王爷。

偷心王妃王爷请放手凌轻衣楚慕寒在线阅读

免费阅读:

凌轻衣一脸正色地反驳他。

“王爷,臣妾第一次拜见父皇母后,自然要戴上自己最好的首饰,才能显示出对父皇母后的尊重。”

伸手去夺珠链,楚慕寒把手一抬,凌轻衣扑了个空。

“这就是你把项链戴在胸前的原因?”

他扯着凌轻衣的外裳用力晃了晃,更多的宝贝被抖落了出来。

玛瑙指环、金累丝红宝石步摇、赤金宝钗花细……

连楚慕寒都瞠目结舌。

“王妃,你怕不是把皇后宫都搬空了吧?”

“没有没有。”凌轻衣赶忙否认,意犹未尽道,“还差的远呢,皇后宫里的好宝贝可真多,那个插屏、那个鱼缸……”

唉,她都想去当皇后了。

反正,西辰国的皇后似乎也没什么准入门槛。

光看王氏,没有美貌,脑子也不好使。她凌轻衣再怎么样,才貌还是无可挑剔的……不知不觉,她不小心把这句话说了出来。

“呵。”

便宜相公楚慕寒如同被戴了绿帽子一样,脸色无比难看。

“王妃要是真有这心思,本王亲自写信为你引、荐,如何?”

凌轻衣:“……”

恨不得给自己两耳光。

这破嘴,怎么就没个门把呢?怎么能想什么就说什么呢?

凌轻衣到底没舍得打自己。

她一个没爹、没娘、师父是混账的小可爱,再不多怜惜怜惜自己,那也就太可怜了,是吧?

找到了合适的借口,凌轻衣心安理得地放了自己一马。

“王爷,您听错了。臣妾只是羡慕皇后的宝贝,并不羡慕皇后的夫君。她夫君哪有我夫君英俊潇洒、玉树临风,是吧?”

狗腿地拍楚慕寒的马屁。

楚慕寒高深莫测,并不买她的账。

“你这是对皇上不敬。”

一顶大帽子扣在凌轻衣头上。

凌轻衣内心各种问候楚慕寒祖宗长辈的话,然而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怂的一批。

“王爷,臣妾知错。”水盈盈的眼睛泛着柔光,“妾身在娘家被宠坏了,不识礼数,还望夫君怜、惜~”

最后的“怜惜”二字,用的是戏里的唱腔,那叫一个婉转曲折、百转千回。

楚慕寒被她叫出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正经点!”

心却像是被鹅毛挠了挠,痒痒的。

凌轻衣端坐正色,“臣妾听夫君的。”

“听?”楚慕寒嘲弄,“我看你分明是阳奉阴违。”

表里不一。

别以为她压低声音,他就听不出她是在骂他。

楚慕寒扫过那群宝贝。

“就这些了?”

凌轻衣点头,“就这么多了……”

然而她话音刚落,一个透明的水晶小瓶子从她的身上掉下来,咕噜咕噜地滚到了楚慕寒的跟前。

凌轻衣:“……呵呵。”

打脸来得真快。

连楚慕寒都绷不住脸皮,有了一丝笑意。

第一章:盗宝被抓

西辰都城,三王府中。

月色微暗,夜风清凉,空气中透着几分庄严和肃穆。

而三王府后园的大树之上,一个清丽的身影躲在树叶后面,看着不远处的库房,狡黠的眸子里面是掩饰不住的兴奋。

今日是三王爷楚慕寒和南国公主安月斜联姻大婚的日子,南国送来了许多陪嫁的宝贝,此刻,就放在这库房之中。

猫着腰躲在树上,一想到近在咫尺的南国至宝七彩琉璃盏,凌轻衣就忍不住激动,趁着巡逻侍卫走过的间隙,迅速飞身靠近了库房,动作行云流水,悄无声息。

看着门上的锁,凌轻衣只用袖中的银针轻轻捣鼓了两下,便立刻打开了。进入库房,又从怀中拿出了一颗夜明珠用来照亮,当她看清楚架子上堆放着的东西时,一双眼睛不由得开始放光。

“南国这么有钱吗,这陪嫁的宝贝也太多了吧!”看着还来不及整理,只是随意摆放在架子上的那些宝贝,以及还有数十个金丝楠木的大箱子,凌轻衣快速的咽了咽口水。

看着那些宝贝,再想一想自己好歹也是神偷门的第二大弟子,行走江湖这么多年,攒下的宝贝竟然还不比上人家的一次陪嫁,凌轻衣俏丽的小脸迅速地垮了下来。

“看来投胎真的是门技术活!”凌轻衣抹了抹眼角并不存在的泪水,快速的开始寻找七彩琉璃盏。

她直奔面前的箱子,打开之后,房间里面瞬间亮堂了不少,里面竟然是一箱大小各异的夜明珠。

看了看自己手中的夜明珠,又对比了一下箱子里面的,凌轻衣深吸一口气,嫌弃的将手中的扔了出去,然后又从箱子里面拿出了一颗最大的。

夜明珠落地,发出咕噜咕噜滚动的声响,凌轻衣心头一紧,暗呼自己太过大意了。可是为时已晚,门外已经传来了侍卫的声音。

“什么人在里面?”

脸色一僵,麻溜的将夜明珠塞入怀中,可是还没来得及躲藏,库房的门就猛然被人推开,灯笼的光瞬间照亮了整个房间。

这……这么快……

凌轻衣动作瞬间僵住,没有想到这王府侍卫的动作竟然如此迅速。

“你是何人,竟然如此大胆,敢闯入三王府的库房!”一个侍卫冷声斥责。

“我,只是……呵呵,只是路过……”凌轻衣扯出一点尴尬的笑,因为对自己的身手太过自信,她连夜行衣都没穿,更没蒙面,这要是被抓到了,传出去,她的面子岂不是丢光了……不过还好来的只有两个人,正当凌轻衣思索着要不要动手之时,却又听到后面传来询问之声:“怎么回事?”

“李管家,这女子突然出现在库房里面,不知道是谁!”看清来人,侍卫连忙开口。

李管家头发花白,身后还跟着几个面色凝重的侍卫,疑惑的看了看凌轻衣。

完了!凌轻衣在心中轻呼一声。

可是没想到片刻之后,李管家却突然露出恍然大悟的神色,“敢问可是王妃娘娘?”

“王,王妃?”凌轻衣咽了口口水,有些摸不着头脑。愣了一下,条件反射般的点了点头。

“真的是王妃啊,太好了。”李管家露出兴奋之色,“王妃娘娘,您怎么来了这儿,大家都在找您啊!”

侍卫一听,赶紧跪了下去,“属下见过王妃娘娘,误会之处,还望娘娘见谅。”

他就说吗,怎么可能有人这么大的胆子敢来三王府偷东西,不是活腻味了么!

“不,不必客气!”凌轻衣咳嗽了一声,清了清嗓子,“本妃只不过是出来走一走。”

虽然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不过现在她还是抓紧机会,赶快脱身为妙。

又看了看李管家,凌轻衣继续开口:“你们几个先下去吧,本王妃一会儿就回去。”

“王妃,王爷已经过来了,现在正在晴月楼等着您呢,您还是快随老奴过去吧!”李管家连忙开口。

凌轻衣脸色一僵,“这个,你们先去,本王妃马上到。”

“启禀王妃,王爷在等您,您还是不要耽搁的好。”看着犹豫的凌轻衣,李管家心头突然紧张了起来,王妃娘娘这样子,不会真的是要跑吧……“本王妃准备给王爷一个惊喜,所以你们先去,本王妃马上就过去。”凌轻衣乌黑的眼珠转的飞快,她又不是什么王妃,要是跟他们走了,还不是只能穿帮啊,当务之急,还是要赶紧把这些人给哄走。

“不知道王妃给本王准备了什么惊喜?”

清冷孤傲的声音传来,如同寒月中响起的铮铮古琴,让人不由得心头一颤。

凌轻衣有些怔愣的寻声看了过去,她一直觉得她的师兄风落笛虽然人品差了点,但皮相已然是极好的了,可是在看到眼前之人时,她还是忍不住看的有些痴了。

明明是一张极冷俊的脸,可是浑身却又透着一股似神又似妖的邪魅,墨袍宽袖,踏步而来,每一个姿态,每一个动作,配上那张脸,竟都带上了十足的魅惑……“参见王爷!”李管家和侍卫赶紧跪下行礼。

“起来吧。”楚慕寒淡淡的扫了他们一眼,目光再次移向凌轻衣,嘴角勾起一个意味不明的弧度,“本王的王妃,南国公主,安月斜?”

心头,猛然一颤,凌轻衣从惊艳中回过神来,迅速意识到自己现在的境地。

他就是三王爷楚慕寒?听他的语气,倒像是还没有见过安月斜。想到这儿,凌轻衣大着胆子应到:“我,不……本妃,不……臣妾见过王爷!”

结结巴巴的开口,凌轻衣懊恼的差点没把自己的舌头给咬掉。

幽深的眸子里面似是染上几分笑意,可又似乎是冷意。楚慕寒打量着眼前之人,一脸娇俏的脸的确算的上是个美人,可却难称绝色,只不过一双眼睛倒是流光溢彩,令人驻目。

走过之处,一众侍卫恭敬的让出路来,“你真的是月斜公主?”

“当,当然了!”凌轻衣僵硬的笑着,不管了,先冒充一下脱身再说。

“哦,这样啊……”楚慕寒挑眉,目光里面带着几分兴味,“来人,既然王妃找到了,还不快宣她的贴身婢女前来随行服侍。”

第二章:惊不惊喜?

贴身婢女……凌轻衣好不容易镇定下来的心嗖的一下,又被提到了嗓子眼。果然,王妃不是这么好冒充的。

而一旁的楚慕寒则是噙着淡淡笑意,将凌轻衣脸上的一切神情尽收眼底。“怎么,王妃觉得有问题?”

“没,没有。”凌轻衣连忙扯出笑意,“王爷,臣妾突然觉得好累啊,不如我们先回去吧。”当务之急是赶快离开这库房,才有找到机会逃跑的可能。

“王妃还是先等等吧,入府前你不是派人传话说这婢女和你素来亲厚,而且,坚持你身边也只要她一个人服侍吗。听说今夜,更是以此为由,将本王府中的奴婢都遣了出去。”楚慕寒慢条斯理的开口,声音里面却透着一种与生俱来的压迫。

悄悄咽了口口水,凌轻衣立刻明白了,恐怕这公主是早就打定了主意,想要逃婚的。

顶着楚慕寒带来的压迫感,凌轻衣往前走了几步,笑着开口:“王爷说的哪里话,那都是臣妾之前不懂事,臣妾现在觉得,这王府之中的奴婢们都甚好,甚合臣妾的心意,而臣妾的贴身奴婢,从来了之后就一直特别思念家乡,不如就让她……”

“启禀王爷,侍女碧儿带到。”侍卫的禀报之声打断了凌轻衣的话,也彻底打破了她心底最后一丝侥幸。

“嗯!带进来吧。”楚慕寒看着彻底僵住的凌轻衣,应了一声。

“奴婢见过王爷。”一个绿衫子的丫头哆哆嗦嗦的跪在地上,对着楚慕寒行礼。

都说西辰国里面,三王爷是最惹不得的,现在公主逃婚了,她是不是只有死路一条了……“看看这位,可是你家公主。”

不怒自威的声调听的碧儿又是一颤,抬起头顺着众人的目光看向凌轻衣。

这……这个姑娘她从来没有见过啊!

“碧儿,王爷问话呢,快回话!”李管家看着有些怔愣的碧儿,连忙开口催促道。同时脸色也有些难看,难道说这位真的不是王妃?

完了完了,风落笛都怪你个混蛋!凌轻衣虽然面色尽量维持的平静,可是心里面早已经高呼后悔。她怎么就这么大意,哪怕夜明珠再小,那好歹也是宝贝,她怎么能够随便乱扔呢,这是不珍惜宝贝的报应啊!

“是,是!”碧儿像是突然回魂了一般,连忙点头开口,“她就是公主。”

什么?凌轻衣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碧儿,是她失忆了还是这丫头疯了,她可从来不认识她啊!

“哦?你确定?”楚慕寒挑眉,再看向凌轻衣的目光之中多了几分深色。

“回禀王爷,奴婢确定。”碧儿低着头,身子还有几分颤抖,不过比起刚才已经镇定了许多。

公主说过,她离开之后会想办法保全自己的,这姑娘应该是公主找来冒充的吧。还好,公主并没有丢下她。

看着碧儿,凌轻衣突然反应了过来,恐怕是真公主早已经跑了,而这丫头怕担责任被处罚,一时紧张才认下的吧。

想到这儿,凌轻衣胆子也大了几分,“王爷,臣妾的贴身婢女也来了,臣妾好累啊,想回去休息。”

看着凌轻衣,楚慕寒慢条斯理的走上前,“王妃,你刚才可说过,你给指本王准备了惊喜,那惊喜呢?”

“额……”凌轻衣一愣,她刚才只不过是胡扯,哪里有什么惊喜。

“怎么,没有?”楚慕寒提高了声调。

“有,有!”不舍的从怀中掏出那颗夜明珠,忍痛递到楚慕寒面前,“王爷,这可是这一箱子夜明珠里面最大的一颗,送给王爷,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一旁的侍卫和李管家看到这情况都有些傻眼,夜明珠也算惊喜,别说这般大的夜明珠了,只要王爷想要,什么奇珍异宝没有,一颗夜明珠又算什么。

楚慕寒看着那夜明珠,嘴角的笑意浅了几分,可是在看到凌轻衣脸上不舍的神情时,却又觉得有几分好笑。

修长的手指接过夜明珠,清傲华贵的声调响起,“惊喜,意外。”

李管家和众侍卫“……”

“来人,好好将王妃送回晴月楼。”

“是。”身后的侍卫赶紧领命。

凌轻衣有些不舍的看了看楚慕寒手中的夜明珠,骨节分明的手指,称的盈润的夜明珠显得越发吸引人。

强迫自己转过头,凌轻衣心里默默流泪,现在,她好想把自己丢掉的那一颗再捡回来!

……

夜风浓,虽才刚入八月,却已经带上了几分寒意。

三王府的书房之中,楚慕寒站在窗边,长身玉立,仅一个背影,就让人不自觉的想要臣服。

“王爷,那个女子和碧儿都已经回到了晴月楼。”听风站在楚慕寒身后,恭敬的禀报到。

“知道了。”把玩着手中的夜明珠,楚慕寒嘴角勾起一点儿笑意。刚才那目光,看起来像是很是不舍,是舍不得这颗夜明珠?

看了一眼楚慕寒手中的夜明珠,听风接着开口说到:“王爷,安月斜已经逃离了,而且暗中有力量相帮,只不过现在还未查清,相帮的到底是何人。”

“在这西辰,想看本王笑话的可不少,不过,本王的王兄,西辰的太子殿下,恐怕是首当其冲的吧!”嘴角勾起一抹轻蔑的笑,不过是一个逃亲公主,就算能将这事闹大,在他看来也不过是小孩子的把戏。

听风赞同的点头,“王爷是怀疑太子?需不需要属下去查一下?”

“不必了。”黑眸看着手中的夜明珠,“倒是这个突然冒出来的王妃,查一下,她到底是谁的人。”

“王爷,这女子来路不明,需不需要处理了?”如果是有人想要用逃婚一事来看王爷的笑话,那这女子又是怎么回事?只怕,是有人刻意安插在三王府的。

“暂时不用了,先查清楚。”不知为何,楚慕寒突然又想起刚才那双眼睛,流光溢彩,狡黠机敏,不过却似乎并无阴霾,干干净净的,似乎能一眼看到底。

第三章:逃跑失败

“暂时不用了,先查清楚。”不知为何,楚慕寒突然又想起刚才那双眼睛,流光溢彩,狡黠机敏,不过却似乎并无阴霾,干干净净的,似乎能一眼看到底。

--------------------------------------------

晴月楼的寝殿之中,凌轻衣来回踱着步子,显得甚是急躁。

原来,这个碧儿是将她当成了安月斜找来的冒牌货,只不过,且不说她根本不认识安月斜,而且冒充一国公主,这要是被发现了,她脑袋还不得搬家。

不行!凌轻衣重重的一拍大腿,她还没有将这天下的宝贝都收入囊中,还没有成为神偷门的掌门,绝对不能就这么栽了。

猫着身子,悄悄走到门口仔细看了看,外面除了婢女,零星的还有七八个守卫,而且一个个的步伐沉稳,看起来武功都不弱。

“现在王府侍卫武功都如此高强了吗?”有些丧气的嘀咕了一句,凌轻衣终于开始后悔,当初为啥要偷懒只练轻功。

“砰!”

“啊!”

惨叫声响起,凌轻衣正想的出神,没想到碧儿会突然推门进来,厚重的木门就这样撞上了她的额头。

“啊,你没事吧?”碧儿赶紧扶起凌轻衣,看到叫声引的门外人侧目,碧儿又连忙改口,“王妃,你没事吧!”

凌轻衣捂着额头嚎叫了的几声,“没事没事。”又连忙示意碧儿关好门。

“你怎么进来了!”捂着额头,凌轻衣疼的龇牙咧嘴的,从小到大,她什么都不怕,唯独怕疼。

“我不放心,公主真的都交代好了吗?”碧儿有些紧张的看着凌轻衣,刚才一时害怕她昏了头,现在越想越觉得紧张。

“放心吧,或者你还有别的办法吗?”虽然开口劝说,可是凌轻衣也有些心虚,“不过,你家公主都跑了,你怎么还留在这儿。”

“公主让我在这儿拖住那些人。”碧儿低着头开口。

“啧啧,你家公主对你还‘真好’。”看着碧儿,虽然凌轻衣有些同情她,不过她也素来不是什么善心泛滥的人。

“公主说过,她会回来接我的。”碧儿嘟囔了一句,声音里面带着明显的不自信。

“别怪我没劝你,找到机会的话,还是尽快离开吧。”凌轻衣又瞄了一眼外面的情况,“你可知道,外面有多少侍卫?”

“这个……大概七八个吧。”碧儿想了想,“不过马上就后半夜了,刚才我听到这王府的奴婢说,到后半夜会换班,到时候应该有十几个人。”

因为将凌轻衣当做安月斜找来的人,碧儿说话也就随意了几分。

“换班?”凌轻衣眼神一亮……

已经过了子时,王府里面静悄悄的,趁着侍卫换班的间隙,凌轻衣快速的从窗口翻身而出,攀着房檐,三两下就越过了院墙。

而此刻走入院中的侍卫却毫无察觉,只是继续聚精会神的把守着。

“还好逃出来了。”凌轻衣长舒了一口气,刚想趁着巡逻的间隙,离开三王府,可是却又犹豫了。

如果自己就这么跑了,那以后想要再进来可就难了,那七彩琉璃盏怎么办?

看着森严的守卫,凌轻衣心里面快速的冒出来了两个小人。

一个让她逃命要紧,而另一个则是趾高气扬的质问她,难道要放弃这么好的机会。

想到自己两手空空,还搭进去一颗夜明珠,最终前面一个小人被丢到了九霄云外。

夜风渐止,凌轻衣身形快如鬼魅,在房顶之上快速的移动着。看着不远处巡逻而来的一队侍卫,她赶紧飞下房顶,躲在墙后。

“王爷,太子他们那边最近似乎起了疑心。”

身后的屋中,有声音传来,凌轻衣一惊,赶紧屏住了呼吸。

“起疑了又能如何,就算告诉他,本王养了私兵,凭他的本事,也查不到什么!”

私兵!这是……三王爷的书房?

凌轻衣一怔,迅速的垮下了一张脸,她这是什么运气啊!而且三王爷养了私兵?这消息现在被她听到了,要是被发现,还不得杀人灭口啊!

书房之中,听风有些不解,“王爷,您的意思是?”

楚慕寒轻笑一声,目光却慢慢移向窗外,“让他查,宫中的日子这么无聊,太子又毕竟是本王的王兄,本王怎么能不给他找点乐子呢,只不过能查的到什么,就不是他能够决定的了。”

“是,王爷,属下明白了。”听风也露出一点笑意,要是太子查到最后,却是竹篮打水,恐怕会比不让他查而更加恼火吧。

“嗯。”楚慕寒应了一声,目光却继续看着那窗口,“还不准备出来么?”

虽然极浅淡,可是他还是感觉到了,窗外还有一个人的气息。

书房之中,听风心头一愣。

书房之外,凌轻衣心头一颤。

她已经隐藏了呼吸了,竟然还能够被察觉到?

听着越来越近的巡逻声,凌轻衣知道,现在跑必定会被发现。

“本王的耐心有限,若是还想留下遗言的话,现在就出来。”楚慕寒袖袍之中右手翻转,紧闭的窗户一下子被击打的粉碎。

木屑落满一头,凌轻衣吓得豁然站起身,“王,王爷。”

“是你!”楚慕寒微露出诧异之色,眸子瞬间冷了下去。

听风看着凌轻衣也有些惊讶,看来,这女子真的是别有用心,竟然今夜就在这儿偷听。

“王爷……”凌轻衣脸上堆着笑容,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娇滴滴的,“臣妾是来找你的。”

“找本王?”楚慕寒薄唇轻启,“找本王来说你的遗言么?”

脸上的笑容瞬间僵硬,凌轻衣紧张的咽了一口口水,“王爷真会开玩笑,臣妾只是,只是……”

“只是什么?”楚慕寒嘴角勾起一点儿弧度,目光里面笑意越发明显,不过听风却明白,这是主子耐心快要耗尽的征兆。

“只是太想王爷了,所以来看看王爷。”凌轻衣明显也意识到了这一点,余光瞥向窗户的碎屑,直觉告诉她,如果他现在跑的话,下场会和这窗户一样惨。

好看的剑眉挑起,右手再次渐渐集聚内力,“王妃觉得,本王会相信吗?”

“我……”凌轻衣又咬紧了嘴唇,狠了狠心,摆出一副大无畏的样子开口说到,“好吧,实话实说,王爷,其实我来,还有另外一个目的。”

听风一愣,看着凌轻衣的目光里面多了几分诧异,这是要招供了吗?

“说。”楚慕寒看着凌轻衣,不过他倒是觉得,凌轻衣这样子不像是要承认一切。

“王爷,实话告诉你,我这次来,是想要……想要要回之前送给你的夜明珠!”

第四章:要回夜明珠

咚的一声,听风脚下一滑,腰间的配剑撞到桌角,发出一声闷响。

他没听错吧,不是招供,是要夜明珠?

楚慕寒淡淡的扫了听风一眼,再转过头时,目光里面似乎带上了几分兴趣。“要夜明珠,王妃深夜偷偷摸摸前来,就是为了要回夜明珠?”

楚慕寒刻意将偷偷摸摸四个字咬的极重,听的凌轻衣心虚不已。

轻咳了一声,凌轻衣仰起一张脸看着楚慕寒,想要努力挤出了几滴泪水,“王爷,实不相瞒,臣妾实在是太喜欢那颗夜明珠了,虽然才和它分别不久,可是一想到它不在臣妾身边,我就夜不能寐,坐立不安,这心头,更是难受的紧。臣妾也是没办法了,所以才想着前来,找王爷要回夜明珠。”

“咳,咳……”听风看着一脸不舍和心痛的凌轻衣,瞬间被自己的口水呛到,忍不住咳嗽起来。这副深情的样子,竟然是为了一颗……夜明珠?

看着声情并茂的凌轻衣,楚慕寒竟觉得有些想笑,“既然是想要要回,王妃又何必偷偷摸摸呢?”

“这……”凌轻衣低下头,有些羞涩的开口,“哎呦,王爷毕竟这是臣妾送给您的,直接要回来人家也是会不好意思的。”

说完,凌轻衣十分认真的投给了楚慕寒一个她觉得很是羞涩的眼神。

听风嘴角快速的抽了抽,这女子真的是别人安插进来的吗?难道王爷的对手已经如此不济了,竟然安插了一个脑子有毛病的人过来。

“哦,原来如此。”看着凌轻衣那张小脸,楚慕寒想杀她的念头竟然奇迹般的淡了不少。“那么王妃刚才可曾听到什么?”

“听到什么?”凌轻衣茫然的看着楚慕寒,“臣妾刚才还在想着要怎么劝说王爷,才能让王爷将夜明珠还给臣妾,结果窗户好不好的就碎了,王爷说的听到,是问窗户碎了的声音吗?”

“原来如此啊……本王还以为是刺客呢……”楚慕寒走到一旁,拿起之前放在桌上的夜明珠,慢慢把玩,似乎是在思索着该怎么处置凌轻衣。

“刺客,怎么会呢!”凌轻衣头摇的像拨浪鼓一样,一张还带着几分圆润的小脸满是真诚,“王爷误会了!”

“嗯,可能真的是本王误会了吧。”楚慕寒再次看向凌轻衣,“只不过……”

刚刚松了片刻的心因为楚慕寒一句只不过再次提了上去,“王爷,怎,怎么了?”

“只不过,王妃,你要明白,送出去了的东西,想要再要回去这是很不礼貌的。”楚慕寒看着手中的夜明珠,“而本王,素来不喜欢不礼貌的人……”

凌轻衣有些不舍的看着那夜明珠,不过她自然也明白,比起它,还是命比较重要,连忙开口:“王爷,我不要了,就送给王爷了。”

将凌轻衣的神色尽收眼底,楚慕寒嘴角的笑意更深,“怎么,王妃不是夜不能寐,坐立不安么?”

“呵呵,臣妾……”凌轻衣尴尬的笑了笑,“王爷是臣妾的夫君,王爷收着,那就等于是臣妾收着。”

“嗯,王妃果然知礼。”楚慕寒似乎心情不错的开口,“还有……”

凌轻衣脸色僵了僵,“还有什么?”

“虽然是误会,不过这窗户可是着实碎了,不如,修补的钱就从就用王妃的嫁妆里面出吧。”楚慕寒慢条斯理的说到。

看着那已经碎成了木屑的窗户,凌轻衣嘴角有些颤抖,“呵呵,王爷自便。”

虽然她很想将那些可爱的宝贝都带回家,可是现在这情况,明显是命比较重要啊。还好还好,她不是真的安月斜。不,不对要是她是真的安月斜,那不就不用偷了,都是她的……想到那些宝贝,哪怕还没有完全脱险,凌轻衣还是忍不住走神,再一次在心里面轻叹一声,投胎真是一门技术活!

看着面前那张兀自出神的俏丽小脸,先是露出克制的庆幸,然后又转为心痛之色,楚慕寒心底的杀意倒是彻底消失了。“既然这样,本王就谢过王妃慷慨了,王妃先回去吧。”

听风一愣,有些惊讶的开口:“王爷……”

楚慕寒看了听风一眼,后者立刻息声。

凌轻衣也有些惊讶的看着楚慕寒,她这就可以走了?这么简单?“王爷,我真的可以走了?”

楚慕寒眼底又露出几分笑意,“怎么,王妃是想要本王亲自送你吗?”

“不,不用不用。”凌轻衣赶紧摆手,刚才她不过是胡扯八道,怎么也没有想到,竟然真的能蒙混过关,心底一阵狂喜,“王爷,那臣妾就先告退了。”

“等等。”楚慕寒突然开口。

刚准备转身的凌轻衣僵在了原地,她感觉到自己的心脏今夜跳动的实在是太快了,难道是楚慕寒后悔了?

脸上的笑意快速的有些垮了下去,“呵,王爷还有什么事吗?”

“无事,只是想要提醒一句,明日王妃要随本王入宫,而本王今夜还有些事要处理,王妃回去后,记得,早些休息。”看着那张有些惨兮兮,还沾着不少木屑的小脸,华贵的声调里面染上了几分笑意。

“好,王爷你也早点休息。”凌轻衣赶紧点头,然后又看了一眼楚慕寒手中的夜明珠,便飞快的离开了,像是害怕稍微慢一点,便会再次被叫住一般。

“王爷,您真的相信她的话?”听风皱着眉头,不解的问到。

“本王看起来有那么蠢么?”楚慕寒淡淡的看了听风一眼,刚才那些鬼话,他自然是不信的,只不过,在看着这夜明珠时,那双眼睛里面的不舍倒是真的。

听风越发不解,“那王爷为何不杀了她,万一她要是走漏了消息……”

楚慕寒目光深沉,“若真是走漏了消息也未必不好,倒是刚好看看,她到底是谁的人!”

听风思索了片刻,立刻低下头,“属下明白了,属下会去安排。”

“嗯,还有,晴月楼外的守卫,你去安排吧。”他这王府的侍卫都是精心挑选的,并非泛泛之辈,可是她从晴月楼到书房,竟无人察觉。

脸色一紧,听风连忙应下,“是,属下定会安排人好好把守。”

“不早了,退下吧。”楚慕寒淡淡开口。握着手中的夜明珠,幽深的黑眸中再次浮现刚才的场景。

看起来喜欢宝贝倒不像是装的,嗯,这个冒牌的安月斜,倒还算……有趣!

第五章:黑白无常

看起来喜欢宝贝倒不像是装的,嗯,这个冒牌的安月斜,倒还算……有趣!

---------------------------------------

一夜无眠,凌轻衣惴惴不安的出了晴月楼。

看着身上的宫装,脑子里面还不断回想这碧儿一早上的各种叮嘱。凌轻衣既紧张又有些……兴奋。

她此行可是皇宫啊,那可是天下珍宝的汇集地……

“拜见王爷。”一旁的行礼声打断了凌轻衣的思绪,她转过身,在看到楚慕寒的那一刻,又不由得有些呆愣。

虽然她昨日已经被楚慕寒的容貌惊艳过了,可是今日的他,一身黑色长袍,上面绣着隐隐约约的祥纹,配上眉宇之间的傲气和周身的气质,更多了几分威严和孤傲,一双眼睛,染着三分玩味,七分笑意,又仿佛带上了魔力,能够引人坠入其中,难以脱身。

一众下人看着凌轻衣怔愣的样子,却明显已经见怪不怪了。若是有女子见了他们王爷不是这样子,反而才让他们觉得奇怪。

“王妃是打算这么一直看着本王吗?”楚慕寒有些玩味的开口,打量着换了一身浅紫色宫装的凌轻衣,没想到细细打扮起来,他这位“王妃”倒还真算是个美人,尤其一双眼睛,格外引人注目。

“王爷,你长的真好看。”凌轻衣几乎是没过脑子的痴痴开口,说完,听到身后奴才们的笑声,才回过神来,脸色不由得有些发红。

“走吧。”楚慕寒淡淡开口,率先走上了马车。

不过嘴角却明显勾起一个弧度,不知道为何,听到这夸奖,他倒是觉得,十分受用。

车轮咿呀,一路上凌轻衣格外沉默,一张脸上,紧张和兴奋你方唱罢我登场,最后小脸仿佛揉成一团,差点没皱成个包子。而楚慕寒虽然一言不发,可却将一切尽收眼底。

“王爷,王妃,到了。”

车夫的声音打断了凌轻衣的思绪,“这么快就到了?”

掀开车帘,凌轻衣跳下马车,在落地的那一刻,才察觉到自己的行为不妥,有些紧张的转过头,却对上了一双含笑的眸子。

“王妃,您怎么能在王爷之前下车呢!”车夫惊讶的看着凌轻衣。

“呵呵,一时紧张,一时紧张。”凌轻衣尴尬的笑了笑,在车夫的注视下,又麻溜的爬回了马车。“王爷,您先请。”

看着凌轻衣,车夫惊讶的张大了嘴巴,王妃这是……又爬了回去?而且,真的是用爬的……看着凌轻衣这举动,楚慕寒也不免觉得有些好笑,“王妃不必客气。”

迈步下了马车,身姿修长挺拔,看的凌轻衣暗自赞叹,果然,人长的好看,连下个马车都是好看的。

连忙跟着下了马车,凌轻衣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裙摆,看到楚慕寒看着自己,又仰着头,讨好的笑了笑,看起来还有一点儿心虚。

看着这神情,楚慕寒心跳突然漏了一拍,这样看起来,倒很是……可爱。

“三弟。”一个突兀的声音响起,楚慕辰看着宫门口的楚慕寒,迈步向他走去。

“见过三王爷。”太子妃林青若一身白衣,对着楚慕寒行了一个极标准的宫礼。

看到楚慕辰,楚慕寒眼底的笑意淡了几分,“怎么,太子这是要出宫?”

“本宫带着太子妃来拜见母后,现在正准备回去,三弟和弟妹昨日大婚,想必今日也是来拜见母后的吧。”楚慕辰一边开口,一边将打量的目光投向站在楚慕寒身边的凌轻衣,“这位就是南国公主?”

突然被点名的凌轻衣一愣,立刻轻轻点了点头,“是。”

反正她已经是骑虎难下了,索性就装下去吧。

“虽然是南国公主,不过既然已经嫁给了本宫的三弟,弟妹见到本宫,难道不应该行礼吗?”楚慕辰脸上虽然带着几分笑意,可是声音里面却透着几分轻慢。

安月斜,她怎么可能会是安月斜!

凌轻衣脸色一僵,想起昨晚自己偷听到的,立刻明白了,这太子和楚慕寒恐怕是对头。

轻扬起笑脸,凌轻衣对着楚慕辰开口,“见过太子殿下,是月斜一时疏忽,还望太子见谅。”

“呵,见到本宫疏忽,若是见到父皇母后也这般疏忽,恐怕就不好了,届时恐怕会以为是刻意怠慢呢!”楚慕辰冷声开口,目光里面的疑惑之色却越发浓重。

凌轻衣脸上的笑意一僵,看了一眼身旁的楚慕寒,发现对方只是浅笑,似乎并无开口的打算。只好又笑着开口:“多谢太子提点,刚才是月斜一时疏忽,行礼慢了一些,见到父皇和母后,自然是不会的。”

凌轻衣的话成功的让楚慕辰脸色一变,看着她的目光也沉下去了几分,见到父皇母后自然不会,听这话的意思,是瞧不上自己了?

可是凌轻衣看起来一脸真诚,加上又在宫门口,楚慕辰也不好发作。只是冷笑一声,接着说到:“虽然身在西辰,可是本宫对安公主的容貌和情况也有些耳闻,今日看起来,怎么……有些不像。”

凌轻衣心底一颤,这太子是真的耳闻,还是他知道些什么?

楚慕寒一直沉默的看着凌轻衣和楚慕辰,之前他曾猜测,他这位假王妃是不是太子的手笔,不过现在看起来,到有些不像。

轻笑一声,似乎还带着几分不耐烦,“传言不尽不实,太子还是少听些传言的好。”

“呵,三弟说的也是。”楚慕辰笑意不达眼底,又看了一眼凌轻衣,“本宫还有事情处理,就先告辞了。”

“嗯。”楚慕寒只是冷冷的应了一声,丝毫没有半分客气。

袖袍之中,拳头紧握,楚慕辰忍着怒火转身离开,楚慕寒,早晚有一天,你会为自己与本宫作对付出代价!

楚慕辰和林青若已经离开了,而楚慕寒却一直站在原地打量着凌轻衣,那目光让凌轻衣越发觉得心底发毛。

难道是刚才太子的话让楚慕寒生疑了?千万不要啊!

“呵呵,王爷,今天天气真好。”凌轻衣努力转移话题,说完,才发觉今天是阴天,而他们的头顶十分恰巧地顶着几朵大乌云。

“嗯。”楚慕寒轻应了一声,看着凌轻衣尴尬的神色,倒觉得有趣,“本王的确喜欢阴天。”

“呵呵,臣妾也喜欢。”凌轻衣笑着开口,她才不喜欢什么阴天呢,她喜欢的,只有夜晚,那才是她和宝贝们亲近的最佳时机。

见楚慕寒依旧不迈步,凌轻衣只好又硬着头皮缓和气氛开口:“王爷,你衣服颜色真很好看。”

不管怎么样,夸人总是没错的吧!

“嗯?”楚慕寒挑眉,“太子今天穿的也是黑色。”

凌轻衣看向楚慕辰离开的方向,果然,楚慕辰今日也穿了一身绣着蟒纹的黑袍。

目光又注意到楚慕辰身旁的林青若,凌轻衣嘴角突然抽了抽,“王爷,你觉不觉得,幸好今日我没有穿白衣。”

楚慕寒顺着凌轻衣的目光看去,有些不解,“为何?”

“这天阴沉沉的,黑白配,看起来好像像黑白无常啊……”

powered by 带字头像 © 2017 WwW.daizitouxi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