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嫡妻在上苏越李长歌》小说完整版免费阅读

发布时间:2019-01-09 12:07

《嫡妻在上》苏越李长歌小说完整版免费阅读这里有!《嫡妻在上》讲述了苏越李长歌跌宕起伏的故事,嫡妻在上苏越李长歌小说精选:可昨日我同嬷嬷去查看铺子的情况,才发现,这些个铺子全都在亏损,尚有一间铺子有盈余,也只是一点点。

嫡妻在上
推荐指数:★★★★★
>>《嫡妻在上》在线阅读>>

《嫡妻在上》精选章节

一进大厅,便听依裴嚷嚷道,“苏越,告诉你一件有趣的事。”

苏越重新坐回楠木花梨椅上,漫不经心地问道,“什么事?”

依裴走过去挨着他坐下,一脸神秘地说道,“你知道我下午去东市遇到了谁?”

“谁?”

“当然是你那未来媳妇儿。”依裴好笑地看着他,继续说道,“下午去东市买些东西,却刚好碰到你媳妇儿在教训一个她铺子里的掌柜,据说是那掌柜的拿假玉卖给一个书生两千两银子,被你媳妇儿撞见,随即当着掌柜的面直接指出那玉是假的,然后又拿了铺子的账簿,不到半柱香的时间就看出账簿中的问题。我看你媳妇儿这方面还有些能耐,看来苏越你以后不会没钱花了,你那些生意也有人管了。”

望着眼前笑个不停的人,苏越却淡然道,“依裴,你是不是太闲了?整天盯着她。”

“确实是有些闲。”依裴斟了杯茶,一饮而尽,随后说道,“这几日大理寺也没什么重要的事。”忽地,他似乎忆起了什么,忙到,“诶诶,我就算闲也没有故意整天盯着你媳妇儿,今日下午只是碰巧遇见而已。”

苏越但笑不语,“你要是太闲,就去多盯着些左相那边。”

依裴似是听出了些门道,点头如捣蒜,应道:“好好,明日我便去盯着,绝对不去偶遇你媳妇儿。”说完还挑了挑眉,斜眼看着他。

“嗯。”苏越淡定的应了句,可嘴边却勾起一抹似笑非笑的弧度来。

翌日

李长歌特意起了个大早,收拾完之后带着翠云以及整理好的账簿便去前厅请安。

因着时辰比较早,也只有江氏与李静姝到了前厅。

“长歌妹妹,你这带着是什么?”李静姝甚是好奇地望着翠云抱在怀里的一堆东西。

李长歌淡淡一笑,回道,“账簿,母亲嫁妆铺子的所有账簿。”说话间,李长歌有意无意地瞥向江氏。

一听是账簿,江氏手上一滞,正欲说什么,却瞥见厅外的衣角,随即迎了上去,“老爷。”

原是李鸿云到了前厅,等他入了座,紧接着李安歌也到了。

见人到齐了,李长歌率先开口道,“父亲,昨日说的我母亲的嫁妆铺子给我陪嫁的事,怕是不行了,恐怕还得劳烦大姐了。”

“什么?!”一听到她要动用李静姝的嫁妆,江氏立马叫道,“李长歌,你昨日明明答应的好好的,怎么才一日你便后悔了!”

“夫人!”李鸿云最是见不得江氏这种模样,甚是厌烦的喝道。

见李鸿云有些不耐烦,江氏也只有咬牙不再说话。

见江氏安静下来,李鸿云才沉下脸来问道:“长歌,昨日确实说的是拿你母亲的嫁妆铺子给你陪嫁,这也是你自己答应的,怎么又后悔了?”

闻此言,李长歌先是长叹一口气,随即垂眸,模样甚是委屈,“父亲有所不知,我昨日之所以答应,是因为母亲的那些嫁妆铺子生意一直都很不错,一年下来也有不少盈余,母亲还在世时也没见有什么亏损,可昨日我同嬷嬷去查看铺子的情况,才发现,这些个铺子全都在亏损,尚有一间铺子有盈余,也只是一点点。父亲您说,要是就这样作为陪嫁,就先不说丞相府那边会不会有什么,就咱们李府自己的脸面怕也是……”

李鸿云最怕的就丢了他的脸面,一听李长歌这番话,李鸿云立马看向江氏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江氏哪晓得李长歌会提前去看铺子,眼下根本未想到对策,只得糊弄过去,“老爷别听她胡说八道,这丫头怎懂的做生意。”

李静姝也跟着附和道,“是啊,长歌妹妹以往不是一直都不懂这些么?而且这些个铺子娘也一直在精心打理,怎可能一直亏损,长歌妹妹怕不是在说笑。”

她这一句话便道明李长歌以往是个傻子,根本什么都不懂,方才说的话都是在胡言乱语。

可她李长歌眼下已经不傻,而且对账簿这方面还很是精通,她早在昨日便想到了江氏会说什么,所以今早才将账目一并带过来,防的就是江氏这种。

随即,李长歌淡抿唇瓣,微绽梨窝轻轻颔首道,“如若父亲不信,长歌便将这些铺子的账簿拿给父亲,上面不明就里的账目长歌都标注出来了,父亲一看便知。”说着,便示意翠云将账簿拿给他。

李鸿云接过账簿翻看,看完一本后便一阵心惊,这些账簿上的标注处的确全都是有问题的,如若全都是她一人整理的,她……她何时学的这样本领?!李鸿云甚是惊愕。

李长歌又说道,“父亲也知道玲珑阁是城里数一数二的玉器铺子,这一个月的盈余不说太多,也有好几千两吧。而且,我昨日去铺子的时候,正好撞见那掌柜拿价值只有几十两的假玉诓骗客人说是前晋的和田玉,找客人要两千两,这掌柜肯定不是第一次做这种事,可这账目上的盈余却是不足一千两,那剩下的钱是去了何处?”

江氏急了,忙喊道,“李长歌你胡说什么呢,玲珑阁的盈余本就没多少,你现在居然怪在我头上!”

李长歌不怒反笑道,“是不是我胡说,夫……母亲看了账目不就知道了。”

“你……”江氏一愣,咬牙不敢说话。

李鸿云伸手拿过玲珑阁的账册,翻了几页后脸色便黑了下来,转身盯着江氏,将手中的账本摔在茶几上。沉声问道,“到底怎么回事?”就算他一向不管府里中馈的事,但他也知道,这些铺子的收入都要归入府中使用,以往余氏还在世时也知道玲珑阁每月的盈余的确有好几千两,也算是最赚钱的铺子,如今却……这账册上的剩下的银两到底去了何处?

江氏盯着账册上被圈出来的地方,心下惊愕不已,咬牙低声道,“这……或许是近几年生意不好……”若是让人知道她将这些银两装进了私库,怕是要……

“生意不好?”李长歌假装不明白,说道:“可我昨日去铺子看,玲珑阁的生意还挺不错的呀,况且,玲珑阁的掌柜还坑了好多顾客的钱,母亲你说,这钱是进了谁的口袋?难道是那掌柜私吞了?难怪母亲您说府里没多少钱置办我和妹妹的嫁妆,原来咱们都被那些下人给坑了呀。”

这下不仅李鸿云,就连一直不吭声的许姨娘和李安歌都变了脸色,不说这凭空不见了的上万银两,况且这些银两中还有自己女儿的嫁妆,许姨娘哪儿还坐得住,立即起身道,“老爷,那些个下人既然敢贪府上的银子,而这些银子还有给几位小姐的嫁妆,老爷可定不能绕过那些人啊。”

江氏捧着账薄越往后翻手就越发抖得厉害,暗自咬牙,明明是个傻子,这一回来痴傻症好了不说还学会了打理铺子,这些账簿上面的问题居然半点没有瞒过她,果然,以前就应该将她一起弄死!

目录下一章
powered by 带字头像 © 2017 WwW.daizitouxi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