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章节)良人未晚不负情深苏南夕席北琰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9-01-09 12:30

《良人未晚,不负情深》是由“陌上瑾”所著,故事的主角是苏南夕、席北琰,小说又名为《你是我的天南地北》,小说讲述的是她要结婚了,原以为他们不会再有任何交集,谁知新婚那天,新郎却是他。

良人未晚不负情深在线阅读

免费阅读:

苏南夕气得想尖叫,想骂人。

但多年的教养,让她最终只是咬住唇,将没说出口的话咽了回去。

她知道这个男人今天是铁了心不会再搭理她,只能披上外套,捡起自己的衣服下楼。

第二天。

席北琰的车刚从公寓门口驶出来,就看到苏南夕站在公寓门口。

趁着司机紧急停车的片刻,她眼疾手快冲上去,拉开后座的车门坐了上去,对着身旁的男人露出天然无公害的笑容。

“席少,早上好啊!”

车厢里的气氛骤然就冷了下来。

他放下平板电脑,栗色的眸子移到她不施粉黛的小脸上,目光冰冷如刃,“苏南夕,你脸皮还真是够厚。”

苏南夕冻得打了个哆嗦,扭头对司机说道,“那个,能麻烦把空调温度开高一点吗?”

“怕冷就滚下去。”

苏南夕用力裹了裹自己的衣服,转头对席北琰微笑,露出两个浅浅的酒窝,“跟席少在一起,再冷都不怕。”

席北琰冷笑,片刻后忽然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嗯,是我,我有个消息要送给你们,南城第一千金苏南夕婚前劈……”

“席北琰!”

她吓得尖叫一声,不由分手扑过去抢他的手机。

车厢里的气温骤然又降了几度。

“手机给我。”

“不给!”

“苏南夕,你长本事了?”

“席少过奖了,我一直就这么点本……唔……”

苏南夕的话还没说完,嘴巴已经被两瓣温热的薄唇堵住。

男人的吻凶狠又暴戾,瞬间将车厢的空气点燃。

第一章:席少,我等的人是你呀

凌点之后的夜莊,正是纸醉金迷的时候。

席北琰刚推开9号包间的房门,喧闹的声音扑面而来。

夜莊是南城有名的高级会所,来这里的往往是谈生意居多,像今天这样热闹的场面并不常见。

就连跟在他身后的女伴也察觉出了异样,压低声音问他,“席少,今天气氛怎么这么嗨?”

女人话音刚落,屋内又响起一阵唏嘘叫好声。

“百加得兑上伏特加都敢喝,苏小姐真是好胆量!”

“苏小姐不但人长得美,酒量还这么好,不愧是南城第一千金!”

苏小姐?南城第一千金?

席北琰目光在屋内扫了一圈,果然在人群中找到了那个熟悉的身影。

她穿着白色深V礼服,五官精致秀雅,因为喝了酒的缘故,多了几分平常少有的妩媚动人。

这样的尤物,随便往人群中一站就能吸引无数男人的眼球,更何况她还有着千杯不醉的本事,分分钟撩得男人目瞪口呆。

席北琰的脸色瞬间沉了下来,径直拨开人群走到她面前,一把夺走她手中的酒杯。

女人这才抬起头,弯眸如月,似醉非醉望着他,“席少?好巧,你在这里谈生意?”

席北琰不答反问,“你怎么会在这里?”

“唔,”她偏着脑袋,认真想了想,“我在等人呀。”

等人?

能让她等的人,从来只有一个,他不用猜都知道是谁。

席北琰将酒杯扔到一边,语气强硬,不容置疑,“时间太晚了,我让司机送你回去。”

说完不等她回应,便拽着她的手将她拉出包间,留下一群看热闹的人在包间里面面相觑。

经过包间门口时,她的目光在席北琰带来那个女孩身上停顿了一秒。出了包间后,才轻笑着问他,“刚才那个是你的新女友?”

他抿着唇没说话。

“小姑娘看着那么嫩,该不会还没成年吧?啧啧,真没想到席少的口味竟然这么重!”

他额头上蹦出一根青筋。

“虽然看着还算文静乖巧,但是那下巴整得也太明显了吧?”

“苏,南,夕!”

席北琰咬牙切齿叫她的名字,脸色阴沉地似要滴出墨来。

苏南夕知道他是真的生气了,立刻见好就收,“哎呀,别生气嘛,我也就是随口说说。”

顿了顿又补充道,“毕竟不是每个人都有乔墨那样的福气。”

乔墨是她男朋友,她说席北琰不如乔墨有福气,其实还是变相在说那个女生不如她。

席北琰听后,脸色果然更加阴郁。

看在她喝多了的份上,他强迫自己不跟她一般见识,“他人呢?”

“乔墨吗?他不在这里呀。”

“他不在?”席北琰狐疑地挑了下眉,“那你在这里等谁?”

她晃了晃脑袋,弯月般的眸子映着他高大冷硬的身影,很认真地朝他卖萌,“席少,我等的人就是你呀。”

第二章:苏南夕,你不觉得自己脏么

席北琰的神情明显怔了下,随即忽然牵出一丝冷笑。

“苏南夕,你这个样子,我会以为你是在勾引我。”

苏南夕眨了眨眼,星眸里泛起诱人的光泽,“如果我说是,席少会上勾吗?”

“我记得你后天就要跟他举办婚礼了。”

苏南夕不但没有丝毫愧疚的神色,反而心情不错地笑出声,“席少记得这么清楚,该不会是喜欢我吧?”

席北琰定定看着她,栗眸里闪着阴晴难辨的光泽。

再开口时,语气已经恢复了一贯的清冷淡漠,“我对马上要结婚的女人不感兴趣。”

看出他不想再与自己纠缠,苏南夕眼里闪过一丝急色,情急之下拽住了他的手腕,“如果我悔婚呢?”

男人的身子僵了下。

苏南夕深吸一口气,像是做了什么重大的决定,没有看男人的反应,自顾自说下去。

“席北琰,我不想嫁给他了。你带我走好不好?去北城,去江城,去哪里都好,只要不嫁给乔墨。”

她的语气有些迷茫,像个迷路的孩子。

席北琰十指蜷起又松开,最终却只说了句,“你喝多了,我让他来接你。”

说完,不动声色甩开她的手。

苏南夕愣了两秒才想到追上去,不料才脚步还没迈出去,却被一个酒保模样的人拦住。

“小姐,您还没结账呢!”

苏南夕一怔,低头去摸自己的包,却发现包里的银行卡竟然不见了,脸色蓦地一变,“对不起,请稍等一下。”

说完便朝席北琰的方向追上去,拽住他的手臂,“席北琰,我……”

“苏南夕,你这样只会让我瞧不起你。”他冷声打断她的话,目光冰冷如刃,“南城第一千金,竟然沦落到对男人死缠烂打?”

苏南夕像是被人猝不及防插了一刀。

她从未想过他会说出这样绝情的话来伤她,就像刚才,她根本没料到他会拒绝。

“我的卡被人偷了,如果你不帮我,那明天报纸头条,恐怕就是苏家大小姐在夜莊赊账买醉的消息。”

她一口气说完这席话,语气平静而淡漠,仿佛那位苏家大小姐并不是她自己。

席北琰气极反笑,“苏南夕,这就是你求人的态度?”

“我没有求你,只是在陈述一个事实。”她淡淡一哂,“席少在苏家待了那么多年,也算是苏家半个养子。我丢了苏家的脸,不也相当于丢了席少的脸?”

“原来你还记得我是苏家的养子?”

他的眉眼忽然间添上一抹凌厉,唇角勾起讥诮的冷笑,“那苏小姐费尽心思勾引自己哥哥,不觉得自己很肮脏么?”

肮脏。

这两个字如锥子般狠狠刺痛了她的心。

曾几何时,她也曾对他说过同样的话,所以他今日这么说,多半是含着报复的意味。

苏南夕闭上眼深吸了口气,重新挂起漫不经心的笑,“看来席少是不准备帮忙了。”

“乔墨已经在路上了。”席北琰面无表情收回自己的手,“我想他应该很乐意为自己的女朋友买单。”

转身的瞬间,耳畔却传来她低到几不可闻的声音,“北琰哥哥,对不起。”

第三章:记好了,他是我的男人

高大的身躯瞬间定在原地。

苏南夕的声音还在继续,“我那时候还小,不大能接受那种事情,所以才会说出那些伤害你的话……”

他猛地打断她的话,“苏南夕,你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她当然知道,否则她今晚就不会出现在这里了。

趁他回头的刹那,苏南夕忽然踮起脚尖,温热的唇贴在他的耳畔低笑。

“我记得我十二岁的时候,席少就对我有了那种心思。难道席少真的舍得我嫁给别人,嗯?”

席北琰的呼吸瞬间变得急促,蓦地伸手捏住她的下颚。

栗色的眸子里,翻覆令人心惊的暗流。

“苏南夕,你最好不要后悔。”

苏南夕眯起眼,姣好的小脸上露出小猫儿般慵懒随意的笑容,“像席少这样多金又专情的男人,打着灯笼都找不着,我为什么要后悔?”

席北琰沉默地凝视了她一秒,忽然从兜里掏出张黑金色的卡片扔给她。

苏南夕怔了下,没反应过来。

席北琰冷嗤,“不是卡丢了吗?”

苏南夕瞬间明白过来,弯着眉眼朝他抛了个飞吻,拿着卡去前台结了帐,才重新返回他身边,挽着他的手笑眯眯道,“席少,我们现在去哪里?”

“回我家。”

苏南夕脸上的笑容僵了下。

席北琰侧头,眯着眼似笑非笑看着她:“现在后悔还来得及。”

“我……”

苏南夕刚要说话,身后突然传来一个娇滴滴的声音,“席少……”

苏南夕回头,见是席北琰刚才那个女伴,她心中的斗志立刻又被激了起来。

她抢在男人开口之前走上去,从包里拿出一张名片递给那女孩。

女孩一愣,“这是什么?”

“我的名片呀。”

女孩低头,果然看到那张卡片上印着苏南夕那张美到令所有女人嫉妒的脸,旁边还配了两行小字:

“苏南夕,南城第一千金,兼影视编剧。”

也只有苏南夕,才会把第一千金这种称号印在名片上。

苏南夕眉眼温和同她解释,“从现在开始,这个男人就算归我所有,以后打他主意之前,都要先征求我的意见,明白了吗?”

女孩脸色白得跟纸似的,不可置信地扭头看向席北琰,“席少,这是真的吗?”

席北琰抿着唇一言不发。

女孩收回视线,带着几分倔犟看向苏南夕,“苏小姐,席少好像并不怎么领你的情。”

不领情?

苏南夕看了身旁的男人一眼,突然伸手勾住他的脖子,不等他反应过来,便已经踮起脚尖快速地亲了下他的下巴!

席北琰浑身一僵。

下一秒,忽然反手箍住她的腰。

“唔……”

苏南夕被他狂妄的索取弄得有些措手不及。

她不过是想给他盖个章,怎么反而把自己给搭了进去呢?

就在她觉得自己快被吻断气的时候,身后却突然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带着惊怒交加的语气,“苏南夕?!”

第四章:闹够了,所以分手吧

就在她觉得自己快被吻断气的时候,身后却突然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带着惊怒交加的语气,“苏南夕?!”

----------------------------------

苏南夕只觉得浑身的血液瞬间冻住。

就连这个火爆的吻,也无法再让她感觉到一丝暖意。

席北琰察觉出她的异样,松开她后,低头望着她冷笑,“怎么,后悔了?”

苏南夕十指紧握成拳,强挤出一丝傲慢的轻笑,“席少对自己的吻技就这么没信心?”

席北琰低头冷冷看着她,“苏南夕,我只是对你没信心。”

还真是瞧不起人呢。

苏南夕扔给他一个白眼,目光移到迎面走来那个男人身上,漫不经心开口,“怎么,乔先生也喜欢来这种地方玩?”

那人高大的身躯从夜色中缓缓显现出来,俊美英挺的五官,配上她替他挑的那件衬衣和手工西裤,显得越发帅气逼人。

他刚才分明看到她和席北琰接吻,此刻却什么都没问,只是命令般开口,“夕夕,跟我回去。”

“回去?”

苏南夕眯起眼轻笑,仿佛听到了什么极好笑的笑话,“西山别墅是我们苏家的房产,我想回去的时候自然会回去,用不着乔先生操心。”

听到一口一个乔先生,乔墨的脸上终于有些挂不住了,“苏南夕,你还没闹够吗?”

苏南夕抱拳环胸,站在原地冷睨着他,“我闹够了。”

“闹够了就……”

“分手吧。”

她抢在他前面开口,那样轻描淡写的语气。不像是斩断一段刻骨铭心的感情,倒像是随手扔掉一个不需要的东西。

乔墨脑子里嗡地一声炸开,高大挺拔的身躯,竟因为她脱口而出这三个字而微微晃了下,“你说什么?”

“我说,分手吧。”

苏南夕低头错开他沉痛滚烫的视线,用轻淡的语气快速说下去。

“乔墨,我不想嫁给你了。其实你也早就看出来了,我们俩根本就不合适,这么多年都是我在硬撑……”

“硬撑?”

乔墨突然打断她的话,声音冷到几乎结冰。

“苏南夕,你说你这些年跟我在一起,一直都是在硬撑?”

苏南夕清楚地知道他误会了她的意思,但却不打算再解释。

她仰起头,用力将眼角的酸涩逼回去,调整了下情绪才重新开口,“是,我一直在硬撑。”

乔墨拳头捏得骨节发白。

“苏南夕,如果你对我有什么不满,可以直接告诉我,我会尽力去改。我们还有两天就要结婚了,你不要再任性了好不好?”

“改?”

苏南夕眉眼轻挑,声音尖到近乎刻薄,“乔墨,我才发现你竟然这么天真,你以为你想改,就能改成我想要的样子?”

“我从小被苏家捧在手心里长大,过惯了挥金如土的生活,你一个二三线的小演员能给我吗?”

“我天性刁蛮善妒,你能为了我不接床戏吻戏,不跟其他女演员搂搂抱抱吗?”

“苏,南,夕!”

他终于被她激怒,一把拽住她的肩膀。

“你和我认识第一天,就该知道我们之间存在这些问题,那你为什么还要跟我在一起?”

苏南夕的肩膀被他抓痛,脸上的笑容却仍旧精致,“当然是因为好玩。”

好玩?

他漆黑的眸子死死盯着她,十指一寸寸收紧,“所以你跟我在一起,从来都只是玩玩而已?”

第五章:带我走,我不想看见他

苏南夕疼得脸色都有些变了。

看出她的痛苦隐忍,一直沉默站在她身后看戏的席北琰,突然走到她身前,强硬地掰开乔墨的手,“你弄疼她了。”

看到席北琰,乔墨最后的理智终于被击溃。

想起两人刚才旁若无人接吻那幕,他瞬间红了眼,不受控制地挥拳朝着席北琰脸上砸去。

“不要!”

苏南夕惊得低呼一声,眼睁睁看着乔墨那拳落下去,神经瞬间就绷紧了。

好在席北琰反应极快,侧头躲开了这一拳。

乔墨眼看着一拳没中,还想再来,苏南夕已经扑上去将席北琰挡在了身后,发颤的声音里含着浓浓的嘲讽。

“乔墨,甩你的人是我,有本事你打我啊!”

乔墨眼神阴鸷地像要杀人,“苏南夕,跟自己的哥哥接吻,你就不觉得恶心吗?”

恶心?

苏南夕心脏猛地收缩了下。

下一秒,唇角挽起更加冷凝而嘲讽的笑,“那乔先生跟我这么恶心的人恋爱,不觉得自己犯贱吗?”

乔墨将拳头捏得嘎嘣响,暴怒而绝望地看着她,“苏南夕!”

看着这样的乔墨,苏南夕只觉得心痛到无法呼吸,只能紧紧拽着席北琰的衣袖,“带我走,我不想再看见他。”

席北琰没再多说,伸手揽住她的肩,带着她朝自己车子的方向走去。

才走出两步,身后突然传来咚地一声巨响。

苏南夕的身子不受控制地轻颤了下,然后终究没有回头,只是更加用力地攥紧席北琰的衣袖。

席北琰低头看了她一眼,栗色的眸子晦涩难明。

苏南夕原本就喝了不少酒,再加上刚才站在门口吹了那么久的风,一上车就开始头疼,想把车窗摇下来,席北琰死活不同意。

她气得不说话,坐到旁边自顾自生闷气。

席北琰这才腾出功夫来审她,“你跟乔墨到底是怎么回事?”

“还能是怎么回事,你不都看到了吗?”

看到她明显不配合的态度,席北琰冷笑,“苏南夕,你信不信我现在就把你从车上扔下去?”

苏南夕咬咬牙,知道这个男人真的干得出这种事,不得不打起精神应付他,“我受够他和别的女人那种暧昧了。”

席北琰不以为意地冷嗤,“是吗?你以前不是挺善解人意的吗?”

苏南夕紧咬着牙关没说话。

好在席北琰没再逼她,冷着脸扔给她一条手帕,“把脸上收拾干净!”

苏南夕怔了怔,这才发现自己刚才竟然哭了。

还真是没出息呢。

明明是自己选择的路,为什么她还没上路,就已经开始后悔了呢?

苏南夕接过他的手帕,用力将脸上的泪痕擦掉,想把帕子还给他,才想起这个男人有洁癖,从不留别人用过的东西。

“我改天买一张新的还你。”

席北琰转过头,清冷地目光扫过她的脸,不置可否,“记住,这是最后一次。”

苏南夕愕然看向他,“什么?”

“最后一次,允许你为他哭。”

他直视着她的眼,眉眼冷厉而霸道,“以后别再让我看到你为了那个男人流泪,否则……”

苏南夕心头一震,抢在他后面的话出来之前打断,“不会了,我保证这是最后一次!”

powered by 带字头像 © 2017 WwW.daizitouxi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