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爱你说不清道不明龙彦霆荣梓希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9-01-09 12:30

《爱你,说不清道不明》是由“佳嘉”所著,故事的主角是龙彦霆、荣梓希,小说又名为《爱你是我说不出的痛》,讲述的是女主暗恋了他三年,在一个深夜偷摸着上了他的床吗,后来有了他的孩子,再后来...

爱你说不清道不明在线阅读

免费阅读:

我示意顾天楠停车,指指身后的凌菲菲,用手语比划道:“去哄哄她!”

顾天楠没动,只一动不动的盯着我,黑眸里盛满我看不懂的复杂情愫。

“既然她将成为你的妻子,那么,不管你爱不爱她,请善待她!”

比划完,我不再看顾天楠那阴沉难懂的脸色,推开车门,往远处的公交车站走去。

不知道顾天楠怎么跟凌菲菲说的,反正那之后,凌菲菲没再找我的麻烦。

时间一天天过去,每次下班回家,开门的第一时间,我都会下意识的扫一眼龙彦霆那间紧锁的房门。

转眼,龙彦霆出差后的第十四天。

明天他就要回来了!

我的心底抑制不住的雀跃,下班后去小区精品超市买了一大堆龙彦霆喜欢的东西。

两大袋,很沉。

我一手提一袋,走起来笨重得像企鹅。

忽然,眼前一晃,手上一轻,抬头,正好对上顾天楠那双温柔的眉眼。

“我送你!”他说。

我犹豫了一下。

龙彦霆出差的这半个月,不论上班还是下班,我总能跟他不期而遇。

因为是发小,从前我没有觉得不妥。可是经历凌菲菲的那件事情之后,哪怕再迟钝,我也知道,应该跟他保持必要的距离。

“不用了!”

我还没能表达出来,顾天楠已经拎着两大袋东西大步往前走了,我只能够默默地跟上。

经过林荫道的时候,风把柳絮刮起来,迷了我的眼睛。

“唔……”

我难受的眯起眼睛,伸手去揉。

“别揉!”

顾天楠丢下东西,一把抓住我的手。

“柳絮太轻,一揉就会沾到瞳眸上,你更难受!来,我给你吹!”

我只好抬起头,任由顾天楠捧起我的脸颊,有温热的气息凑近……“你们在干什么?”

阴沉的声音挟着雷霆的怒火。

紧接着是“砰”的一声!

我顾不得眼底的刺痛,使劲儿揉了两下,睁开,只见龙彦霆捏着拳头,像是来自地狱的修罗。

第一章:我竟然偷亲了他

午夜时分。

我悄悄推开龙彦霆的房间门,一股浓烈的酒味扑面而来。

又喝醉了!

我蹑手蹑脚的走进去。

果然,龙彦霆姿势极为不雅的躺在床上,只在腰间胡乱的搭了一条薄毯。

结婚三年,龙彦霆从来不让我进他的房间。

只有在他午夜酩酊大醉的时候,我才会偷偷的进来照顾他。

偷偷的,凝望他俊美的容颜。

我把被龙彦霆踢到地毯上的被子抱起,摊开来,轻柔的给他盖到身上去。

我的目光左右闪躲着,尽量的不去瞄他那身未着寸缕的精瘦身材,但是在将被子拉到他的胸口的时候,手却不小心触碰到了他结实而富有弹性的胸膛。

嘶——

我像是被烫到一般的缩回手,只觉得脸上也火烧火燎的烫起来。

他又会嫌恶的一脚把我踢开吧?

我一边想着,一边胆战心惊的去看龙彦霆。

大概是今晚醉得太厉害的缘故,他依旧熟睡着,鼻息间不断喷出浓烈的酒气。

像是……要把我也熏醉了一样。

我本来想要给他盖好被子就离开的,但是这一眼,却让我再也挪不动半点儿的脚步。

熟睡的龙彦霆双眸微闭,一排浓密的长睫毛,在那张轮廓分明的脸上,投下两片扇影。笔直高挺的鼻梁,削薄性感的唇,就连那头凌乱的短碎发,都张扬着不羁的野性。

走!

快走!

我在心底拼命的命令自己,但是手却不由自主的伸了过去。

在我的指尖快要触碰到龙彦霆的俊脸时,我本能的瑟缩了一下,指尖微微颤抖起来。

不要玩火!

我再一次告诫自己。

然而,我的手似乎早就跳脱了理智的控制,指尖微微停顿一下之后,还是轻轻的落到了龙彦霆的脸颊上。

滚烫的温度从指尖传来,像是一道强电流,沿着手臂,直击心脏!

我的心砰砰狂跳起来。

这样的温度和触感,让我心跳如鼓,惊慌失措,更让我失魂落魄,痴迷留恋。

龙彦霆还是没有醒。

这让我在慌乱窃喜之余,那颗惴惴不安的心,又开始蠢蠢欲动起来。

我的指尖慢慢地摩挲过龙彦霆的脸颊,一路描绘着他深邃的眉眼,当我的目光落在他性感的薄唇上时,不知道是哪儿来的勇气,我忽然伸手捧住他的脸颊,俯身低头下去……我的长长的头发披散下来,像是一道幕帘,将我们越来越贴近的两张脸笼罩。

一缕发梢落到了龙彦霆的鼻尖,轻轻的扫来扫去,但是我却没有注意到。

此时的我颤抖得厉害。

望着离我近在咫尺的薄唇,我不知道该继续还是该退开。

就在我狠狠心想要闭上眼睛亲下去的时候,龙彦霆的眼睛忽然睁开。

虽然睡眼惺忪的他只把眼睛睁开了一条缝儿,但是,那狭长眼眸里迸射出的清明而冷冽的寒光,却是让我吓得肝胆俱裂。

我一抖,反而一下子就亲到了他的薄唇上。

触感滚烫而柔软!

如果说此前碰到他的胸膛是被击中了一道强电流的话,那么这会儿,我便遭遇了十万伏的高电压!

整个大脑都是懵的!

呼吸停止,心都要跳出胸膛!

龙彦霆的眼眸眯了一下又半睁开,薄唇里吐出一个字:“滚!”

犹如晴天霹雳!

当头棒喝!

我的脑袋一下子清醒,飞快的退开来,扑的一声跌坐在地毯上。

龙彦霆翻了个身,又沉沉的睡去。

我在地毯上呆楞的坐着,发了好一会儿呆,最后才懵懵懂懂的爬起来,落荒而逃。

今天晚上,我竟然胆大包天的……偷亲了他!

第二章:我偷了姐姐的幸福

回到房间,望着镜子中那个双颊透红,眼波流转的女人,我根本就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这样迷离而风情的女人,是我吗?

指尖轻轻触碰唇珠,仿佛上面还残留着他滚烫的温度。

我竟然被龙彦霆亲了!

不,确切的说,是我亲了他!

一想到那电光火石的瞬间,我又心跳如鼓。

一个大胆狂妄的念头在心底滋长:如果我能够彻底拥有一次这个男人……“滚!”

龙彦霆那凉薄的字眼像是一道惊雷响在耳边,犹如数九寒天一桶冰水兜头泼下。

我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寒颤。

抬头,镜子里仿佛映射出龙彦霆寒冽的眼刀。

他要是知道了我这个疯狂的念头,说不定会宰了我!

然而,大概是他残留在我唇上的温度作祟,今晚的我像是着了魔一样,哪怕飞蛾扑火,也要一试!

我从抽屉里拿出剪刀。

“咔嚓、咔嚓……”

一头被我珍爱了二十几年的长发,乌黑柔亮的发丝一缕缕的落下来,散落一地。

心底泛起一层层的苦涩。

我流着泪,却没有后悔。

很快,一头及腰长发变成了干练的短碎发。

我丢了剪刀,转身去寻找姐姐曾经穿过的衣裳。

半小时后,一个精明干练的女人在镜子里呈现出来。

我,变成了我姐姐的模样!

拿起梳妆台上的豆沙色眉笔,我在眼角轻轻的点了一颗痣。

我和姐姐是双胞胎,这颗痣,是我们脸上唯一的区别。

但是,熟悉我们的人都能分辨出来。

因为,姐姐曾经是龙彦霆的特助,短发,职业套装,精明干练是她的标签。

而我,长发飘飘,喜欢穿公主裙,用他们的话说,是个适合让人捧在手心里疼的小仙女!

直到……我嫁给龙彦霆的那一天。

结婚三年,尽管龙彦霆丝毫都不待见,但是我一直坚持着做我自己。

我希望有一天他能回过头来看我一眼,不是因为我长得像姐姐,而只是因为,我,就是我,荣梓希!

直到今天,我亲手剪掉了自己的长发!

我心底的那份坚持,苦苦守了三年,在这一刻,被我亲手毁灭殆尽!

想要得到那个男人,我终究还是变成了姐姐的样子。

再次望了一眼镜子里短发套裙的女人,我扯唇,牵出一丝苦涩的笑,转身,踩着一地的落发出门。

龙彦霆还在熟睡着,就连睡觉的姿势都像是他的人一样,张扬而肆虐。

我轻轻的走进去,一直走到他的床前,凝望他深邃得令人痴迷的眉眼。

下定决心之后,我反而不慌了。

我伸手,捧住了他的脸,任由他脸上的滚烫温度,炙烤我的掌心。

目光再次落到他的唇上。

龙彦霆的唇形真的很好看,削薄的弧度,唇线分明,平常总是习惯性的抿成一条直线,薄情得恰到好处。

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再次俯身下去……

龙彦霆的眼眸又倏地睁开!

不过这一次,只一瞬,他的清冽的眸光就化为无边的柔情。

我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一股巨大的力量拉进他的胸膛。

一阵天旋地转。

等我眩晕着睁开眼睛的时候,龙彦霆那张俊脸已经在我的视线上方。

他的精壮结实的胸膛,紧贴在我的身上。

滚烫的温度透过薄薄的衣料传过来,像是要将我融化一般。

“梓漪……”

龙彦霆黯哑而含混不清的呓语在头顶上响起。

姐姐叫荣梓漪,我叫荣梓希,所以好多次,听到龙彦霆这样呓语的时候,我都有一种他是在唤我的恍惚。

我眨了眨眼睛,努力忽略掉眼角不断浸润的湿意。

“梓漪你醒了?知不知道,我很想你!”

龙彦霆俯身,浓烈的酒香带着他身上纯粹的荷尔蒙气息,瞬间将我笼罩。

薄唇带着火热的温度,细密的吻落下来……

我轻轻的闭上眼睛,承受他的火山喷发般的热烈。

在这一刻,我宁愿在这熔岩一般的滚烫里,熔化掉!

今晚,我,偷走了姐姐的幸福!

第三章:姐姐,对不起

夜,被无限的拉长。

每一次,脑海里一片炫目的白光,我要幸福得晕过去的时候,龙彦霆又会将我最后一丝残存的意识拉回来。

“梓漪、梓漪……”

他在我耳边这样一次次的呓语着。

这两个字,像是一道魔咒,让我再幸福都不敢眩晕,再疲累都不敢睡去。

我一边狠掐着自己保持一丝清醒,一边又不断的自我催眠:他叫的就是你,梓希,梓希,多好听!

不知道过了多久,龙彦霆终于折腾够了,一翻身满足的睡去,像是一头餍足的豹子。

我的上下眼皮早就已经黏在了一块,但是却丝毫都不敢闭上。

要是早上醒来,龙彦霆发现我在他的床上,一定会马上把我拎了,从窗口直接丢出去!

我拖着酸痛疲累的身躯,强撑着爬起来,胡乱的穿了衣物,将薄毯拉过来给龙彦霆盖好。

双脚一落地,我便两腿一软,直接摔到了地毯上。

嘶——

这个坏蛋!

我几乎是从地毯上半滚半爬的离开龙彦霆房间的,样子,狼狈至极。

很羞、很窘、很没出息!

回到房间,我双腿一软,扑到地毯上便沉沉的睡去。

醒来的时候,窗帘的缝隙里透进来刺目的太阳光。

我竟然在地毯上趴了一整晚!

一想到昨晚的情形,我的脸颊又火烧火燎的烫起来。

羞涩、甜蜜、幸福,伴随着难言的苦涩、酸楚,全都一股脑的涌上心头,五味杂陈。

我是一个见不得光的小偷!

我,偷走了姐姐的幸福!

浓烈的愧疚,像是血液一般瞬间流淌遍五脏六腑。

我的脑袋瞬间清醒过来,从地毯上爬起来,拖着面条一般酸软的身躯,爬到自己的床上,找了套睡裙换上,将昨晚穿过的那套姐姐的衣服塞到大衣柜的底下。

做完这一切,我还是不得安宁。

小偷就是小偷!

我决定要去跟姐姐道个歉,尽管,从姐姐出事的那一天起,龙彦霆就从来都不肯让我靠近姐姐的房间。

姐姐的房间在转角最幽静的地方。

她是个植物人,已经躺了三年。

我是做为她的替代品嫁给龙彦霆的。

三年来,龙彦霆从来不碰我,我也坚持着做我自己,直到昨晚。

推开门,有温暖的阳光斜斜的洒进来。

姐姐躺在床上,安安静静的睡着,一头短碎发,安宁而柔和。

我望着她恬静的睡颜,眼底划过一抹愧色,深深的弯下腰去。

姐姐,对不起!

直起身的瞬间,身后忽然一阵劲风刮进来。

“呼——”

接着,一只强健有力的手臂,将我拉得一下子跌入身后的怀抱。

“梓漪,你醒了?梓漪,原来我不是在做梦!梓漪……”

灼热的气息喷薄在耳朵背后,龙彦霆的两只铁臂禁锢着我的腰身,勒得很紧,像是要把我勒进他的身体里去。

好疼!

我张了张嘴,却发不出任何的声音。

从四岁那年目睹父母车祸双亡的时候开始,我便不会说话了。

不等我做出任何的反应,龙彦霆便拉着我的身子旋了一圈,迎面扑进他温暖宽厚的胸膛里。

第四章:你代替不了她,永远!

不等我做出任何的反应,龙彦霆便拉着我的身子旋了一圈,迎面扑进他温暖宽厚的胸膛里。

--------------------------------------

龙彦霆穿着一件深灰色的睡袍,睡袍衣襟敞开着,麦色的肌肤下肌肉鼓突,透着一种性感的张力。

我忍不住的深吸了一口气,鼻息间全是跟昨晚一样的,熟悉的气息和温度。

心脏咚咚咚的狂跳起来,像是要蹦出嗓子眼儿!

“梓漪,你醒了,真好!”

龙彦霆温热的掌心捧住我的脸,不等我完全仰起头,他的俊脸已经侧过来,火热的唇舌席卷而过,瞬间夺走了我所有的呼吸。

清醒的龙彦霆和昨晚迷醉的龙彦霆是完全不同的,时而如炎炎夏日般热烈霸道,时而又如和风细雨般温柔缠绵。

我对任何时候的龙彦霆,都是没有任何抗拒力的。

他像是一道璀璨的焰火在我的脑海里炸开,将我二十几年的人生一下子照亮、点燃!

一个绵长的热吻结束,我已经完全找不到北,睁开的眼眸里,透出迷离的水光。

再看龙彦霆,一双寒潭一般深邃的眼眸里,燃烧着一团烈焰,涌动着一种不知名的危险的情愫。

我有些心虚的垂眸,伸舌舔了舔干涩的唇。

可惜,只这一个小动作,瞬间便把自己出卖了。

“怎么会是你?”

“荣、梓、希!”

“你胆敢把头发剪了?”

“谁让你到这儿来的?”

“谁让你扮成梓漪的样子?”

“你永远代替不了你的姐姐!永远!”

龙彦霆像是一头暴怒的雄狮,怒吼着,眼眸赤红。

他每吼一句,我便往后退一步,像只待宰的羔羊一般瑟缩。

结婚三年,龙彦霆对我的冷漠态度,我早已经习惯,习惯到免疫。

但是这样子的盛怒,我还是第一次见。

看来,我想要做姐姐的影子,彻底的激怒了他!

是啊,就如他说的,我代替不了我的姐姐,永远!

龙彦霆的话语像是一把把锋利的匕首刺入我的心脏,心底一道道看不见的伤口裂开来,咕咕的流血。

他把我逼退到了门边,居高临下的望着我,轻哧:“怎么?捅了你姐姐一刀不够,还想来第二次么?”

我愕然的望着他,拼命的摇头。

不,不是这样的!

我没有捅她刀子!

没有!!

然而,我什么都说不出来。

“滚!”

龙彦霆冷冽出声,忽然将我往外推搡了一把。

我向后一仰,退出门外,趔趄着倒退了好几步,差点儿撞到身后的栏杆。

等我好不容易稳住身形,一抬头——

“磅!”

龙彦霆已经将房门狠狠地摔上。

我僵直的站在走廊上,望着紧闭的房门,想象着他陪在姐姐身边,细致的帮她理发,擦手,柔情蜜意的陪她低语的场景,泪水便止不住的顺着脸颊流下来。

小时候,龙彦霆喜欢姐姐不喜欢我。

长大了,龙彦霆因为姐姐的出事,恨我!

姐姐那一刀,真不是我捅的。

她是自杀的!

但是,我却从来没有解释过。

我开不了口。

而且,就算我解释了,龙彦霆也未必肯信!

更何况,这件事情,我确实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因为,在姐姐自杀前,我曾经问过她一句话:“你可不可以把龙彦霆让给我?”

第五章:可不可以把他让给我

荣家出事后,我和姐姐是在龙家长大的。

我不会说话,一直都活得有点自卑。

姐姐却精明而干练,毕业后便进了龙盛集团,跟在龙彦霆的身边,做他的特助。

龙家选中姐姐做他们的儿媳妇,顺理成章。

婚礼前夕,姐姐在房间里试婚纱,我走进去,看着洋溢幸福笑脸的姐姐,心底说不出的艳羡、嫉妒与酸楚。

如果我没有失语,我是不是也可以变得像姐姐那么能干?我是不是也可以得到龙彦霆的喜欢?

鬼使神差的,我比划着问出来:“姐姐,你可不可以看在那件事情上,把龙彦霆让给我?”

姐姐手中的眉刷“啪”一声掉落,脸色惨白一片。

四岁那年的事情,是我们心底永远的伤,也是我们之间共同的秘密。

父母车祸的时候,生死攸关的瞬间,母亲奋力撞开了车门,将我和姐姐推出来。

跌落草丛的瞬间,我本来可以躲到一块大石头后面的,但是姐姐却眼疾手快的钻了进去,将我挤了出来。

最终,我们俩都没有事,但是我却目睹了父母车毁人亡的瞬间,从此再也不能开口说话。

为这事儿,姐姐一直心存愧疚,她一直说要补偿我,让我不要告诉任何人。

我顺从的保守了秘密。

其实,一个四岁的孩子而已,当时挤我出来,可能只是面对危难时的一种自保的本能反应,又何必去苛责?

但是现在,我卑鄙的拿它要挟了姐姐。

其实我没想要挟姐姐的,就是那么一瞬间,我冒出了那样的想法,然后表达出来了。

姐姐显然被我吓得不轻。

龙家向来注重品性,如果知道那件事情,恐怕姐姐在他们心目中的印象会大打折扣。

姐姐咬着唇,手都颤抖了。

“梓希,这些年,确实是我对不起你……”

看着姐姐难过的样子,我立刻就自责了。

我想告诉她,这只是我一时的想法而已,我不会跟她争,只要她跟龙彦霆幸福就好。

但是,我说不出来,我也不知道用手语怎么表达。

我手忙脚乱的比划着,姐姐往门口看了一眼,忽然拿起了旁边的水果刀。

“梓希,我欠了你,所以,你要龙彦霆,我让给你,但是,没有了他,我也活不下去……”

姐姐,不要!

我扑上去,可是已经晚了。

姐姐手腕一翻,将水果刀直直的往自己的心口处捅去。

姐!

我呐喊着,依旧发不出任何的声音,只来得及抓住刀柄。

“梓希你在干什么?”

随着一声怒吼,龙彦霆像是一阵厉风将我扫到一边,一把抱住了姐姐。

“梓漪、梓漪你怎么样了?”

龙彦霆的声音跟他的手一样颤抖得厉害。

姐姐努力的睁眼,缓缓看向我:“彦霆,你……娶……她……吧!”

“你别说话!”

龙彦霆抱着姐姐,风一般的飞奔而去。

经过抢救,姐姐活过来了,但是却只有身体,没有灵魂,成了一个静静的睡美人。

婚礼在即,龙家只好让我代替了姐姐,成为龙彦霆的新娘。

龙彦霆按照姐姐的意思娶了我,却也从此把我恨上了。

powered by 带字头像 © 2017 WwW.daizitouxi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