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方晴萧雷小说-生如夏花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9-01-09 12:33

方晴、萧雷是《生如夏花》小说主角,又名《孤独的爱》《爱如鲜花灿烂》。主要讲述了一身正气的公公竟然有这种怪癖?居然偷走她的内衣?公公的开放,让她在这个家十分不自在...

生如夏花方晴萧雷小说在线阅读

免费试读

男人的手很粗糙,和女人很不一样,方晴被这温热的手掌一摸,也顾不上腰疼了,整个人紧张地缩在沙发上。

“这腰疼不是小事,爸给你搓一下,把上衣掀起来,涂一些药酒。”黑暗当中,萧雷摸来了一个小玻璃瓶,他把药酒倒在了手上,方晴虽然什么都看不见,但果然闻到了一大股药味。

可萧雷虽然是公公,但是毕竟孤男寡女的,方晴咬着娇嫩的嘴,不敢答应。

一听没了声音,萧雷自然明白了什么事儿:“小晴,我是你爸。再说了,这扭伤的病,不能拖延,否则拖着拖着就会成大病了。现在又没灯,爸什么都看不见,我就给你腰上好药就没事了。”

方晴腰部的疼痛的确越来越强,她听着萧雷的话,觉得人家也是一番好意,于是小声地应了一声:“那好,麻烦爸了。”

躺在沙发上的她掀起衣服,一阵清凉袭来,原来外面有风吹进来。她一颤:“爸,开始吧。”

因为一点光都没有,萧雷的手先摸索着她的腰在哪里,他的手一开始碰到了她的大腿,方晴羞涩地道:“那是腿,你再往上一点。”

“好的。”萧雷的声音听起来很冷静, 但是已经有一团活从身体中央燃烧了起来。

他的手在黑暗当中往上游走着,年轻女人的皮肤柔软又温润,滋润着他干枯粗厚的手掌。摸着摸着,终于到了方晴柔软的腰身,萧雷把药酒洒在手掌,开始**她疼痛的部位。

两个手掌,好像游龙一样,在她细滑的皮肤上飘来荡去。药酒通过掌心的温热,渗透进了方晴的皮肤。

“嘶……”

男人的抚摸,让酥麻不已的方晴倒吸了一口凉气,在**的作用下,汗越出越多了。

“怎么了?”萧雷明知故问,他的手摸的范围,越来越大,大到很快就要推到她的胸部了。

“爸,我的腰没那么痛了。只是很热,憋得我很难受,反正……你也看不见,你不介意我脱掉上衣吧。”

“脱吧,没事,我也看不见。”

方晴把上衣掀起来,解开了胸罩,把衣服都扔到了一边。哪怕是药酒的味道很浓,她内衣上熟悉的香气还是让萧雷感到兴奋。

然而, 这时一个闪电突然亮了起来。上身什么都没有的方晴,被照亮了。两个亮白的大胸被萧雷看得一清二楚,这么近看,竟然这么圆,这么大,这么白。

一个炸雷紧随着闪电而来,方晴“啊”地一声,捂住了耳朵:“这雷电太恐怖了。”

女人怕闪电正常,但像她这么怕的女人倒是少见。不过,萧雷很快就知道了原因,方晴哽咽道:“我被父母丢掉的时候,就是一个暴雨天。爸,萧家也会不要我了吧……”

“你进了萧家,就是萧家的人,不会赶你走的。”

“谢谢爸……”方晴委屈地道,但她疑惑地道,“我两腿中间那里,有什么东西碰到到我了。”

说话的时候,她动了动,那东西就更咯人了。

环境太黑暗,她哪里知道蹭到了萧雷的身上。

黑暗当中,她翘臀忍不住动了动,虽然那东西很热,不知道为什么,让她很是舒服。隔着裤子,能让她下面的酥麻,好受一点。

“嗯……”冷不防地,她哼唧了一声,翘臀更撅了。这一撅,她下面就被那硬物隐隐地翻开了。

“啊……”

仿佛打开新世界的大门,方晴眼睛一大,好像挺舒服?自己的机器棒什么时候跑到沙发上来了?

萧雷被她的蜜臀摩得滚烫, 越加坚挺,甚至有些蠢蠢欲动。可,这是儿媳啊。

“小晴,你要是下面也热,也脱掉吧。”

“这样不好吧。”方晴有点难受地道。

“谁也看不见谁,没关系的。”萧雷喉咙焦躁极了。

还没等她反应,焦热的萧雷手脚麻利地把裤子扒拉掉了,萧雷昂然的身体就要一发冲天,蓄势待发:“小晴,你下面这么热, 要不要熄熄火……”

第1章:孤独的爱

方晴是一个孤儿,舅舅收了十万块钱,就把不知情的她嫁给了萧云,萧云其他倒正常,但就是个瞎子。

老公瞎也就算了,真正要命的是,萧云性生活上对她很冷淡。半年的时间里,每次方晴想靠近他的时候,他都不耐烦地把她推开,让她自尊心很受伤,自己这么温柔漂亮,被老公嫌弃,竟然有种守活寡的感觉……

即使这样, 方晴把萧云一家人照顾得很好,一天三餐,顿顿不重复。

大夏天的厨房很热,方晴经常忙得汗流浃背,轻薄的白衬衣贴在高高隆起的胸部,显得十分突兀。

本来她内衣有很多,可最近总是不见,家里住十四楼,也没有哪个贼有这个能耐偷走,她怀疑是家贼——公公萧雷。

但无凭无据的,她也只是猜测,也不敢跟老公说。只是每次路过公公婆婆的房间,她都偷偷瞄几眼,却始终没什么收获。

今天,她穿着仅剩的一件内衣在厨房里忙活着。花生油在“滋滋”地响着,她一只手擦着额头亮晶晶的汗,另外一只手不停地翻炒着锅里的土豆丝。

年轻青春的方晴长腿笔直,两个大胸挤出来的深沟,胀得快要逼破衣服。一起做饭的公公萧雷,是这个城市有点名气的金牌健身教练,身体好得很,看到她隆起的胸部,身体的有一团火像是要把裤子的裆部烧坏了。

这时,方晴弯下腰去碗柜里拿菜碟,臀部很自然地撅了起来。

萧雷的视线不由地被圆润而挺翘的臀部而吸引,它像极了一个紧致水润的蜜桃,双手用力一掐,似乎都能流出满手的汁液,如果手还能在果里面翻一翻,肯定爽极了。

“奇怪,菜碟怎么不见了?”方晴翻找着,急得香汗更大了,长腿不由地叉开来,好让身体散散热。

这嫩白的双腿一开、热一散,萧雷不小心看见了儿媳的秘密之地。

她薄薄的小裤子湿了后,和没穿没什么区别,隐隐约约还能看见茂盛繁密的黑森林,两腿之间鼓起来的轮廓更是清晰可见。

就在这时,找到菜碟的方晴后退了一步,把紧紧跟在身后的萧雷撞到了,她整个人一麻,为什么有个硬物顶着自己的股沟?这滚烫的东西硬而有力,快要挤进两腿之间的缝隙里面。

她虽然不经人事,也知道那是男人那玩意儿。她赶紧闪开,又惭愧又害羞道:“爸,对不起,我不知道你在后面。”

“没事儿,”萧雷微微一笑,倒也不介意:“这做饭做得一身汗,我先去换身衣服在吃饭。”

“好。” 方晴一边应着,一边把土豆丝端了出去,以免太尴尬。

萧雷进房间翻找衣服,并没有关上门。眼尖的方晴发现他的枕头底下露出了一件内衣带子!像是她前天不见的那件!

一看它的位置,就像是为了方便天天闻上面的味道。方晴一惊,这是她的内衣!

平时热爱健身、一身正气的公公竟然有这种怪癖?

第2章:被威胁了

忙了一天的方晴,一整天都在胡思乱想,公·公一直对她虽然挺温和,话都没几句,为什么要偷走她的内衣?

思来想去,方晴还是跟萧云说了:“老公,我们能不能单独出去住?和爸妈一起住,实在是不太方便。”

说实话,方晴一直过得很憋屈,别说公公说偷内衣了,平时萧雷还爱穿个裤衩就在屋子里晃。方晴曾经跟萧云提过,让他跟公公说,好歹穿条裤子,但老公说男人都是大大咧咧的,让她能呆房间里就别出去。

这时,萧云不太耐烦地道:“那是我爸妈,有什么不方便?”

一见他有点生气了,方晴只好闭上了嘴。她正要窝在他的怀里撒撒娇,却又被他更不耐烦地推开:“早点睡吧。以后,再也不要提搬出去住的事情。”

不到五分钟,萧云就沉沉地睡过去了。活像守活寡的方晴眼圈一红,老公的不理解和疏远、公公的开放,让她在这个家十分不自在。

一团火闷在她的心里,让她口感舌燥。琢磨着现在是半夜,大家都睡了,方晴里面什么都没穿,套起一条睡裙就去厨房了。

她以为就她一个人,可没想到萧雷依然只穿着裤衩歪在沙发上,见她突然起了来,眼睛微微打开,不声不响地偷看看方晴。

她凸起的两个小樱桃,和下面蓬松的森林,在灯光的投射下, 让萧雷看得一清二楚。原来她什么都没穿的时候,胸部是沉甸甸的梨形。

因为萧家的人都有洁癖,每天的杯子洗干净后,都会放在最高层的储物箱里。

方晴搬来一张小凳子,踮起脚尖,还差那么一点点才能拿到。正当她发愁的时候,身后贴上来一个身体,一只手越过她拿到杯子,放在了桌子上。

“谢谢老公。” 她话一出口,却反应过来,根本不可能是萧云。

这个人身体健壮、体格高大。是公公?

但身后的人一直不说话,那躯体的温热透过薄薄的睡裙,让她皮肤发麻。公公那地方的凸起,正准确无误地对准她的神秘之地,她只要一动,它壮硕滚烫的头就能猛地刺入她的身体。

“还踩着凳子,小心摔着了。”萧雷的身影沉稳低沉,气息离她耳朵很近很近。

方晴不敢动,点了点头,嗫嚅道:“谢谢……爸的关心。”

“刚才我听见你对我儿子说,要搬出去。”萧雷的气息,忽然从耳朵转到脖子上,方晴麻得微微一仰头,公公竟然偷听?

方晴不敢应,她道:“爸,你听错了。”

萧雷倒也不管她说什么,他的双手放肆地搂着她的腰肢,顺着她婉转动人的曲线,一点点顺上了她的胸:“知道为什么拿你内衣吗?”

方晴是害怕的,却又莫名感到一丝不安和酥麻。她颤抖着:“爸,别这样,我怕。”

“因为萧云和我说,你不像个女人,让他提不起兴趣。”萧云的手到达了她的胸部,道:“但我看了你的内衣,觉得你还不错,女人味道十足,赶紧给我生个孙子吧。”

方晴此时身体一软,站在凳子上的她,高度能让萧雷一手撩起她的裙子,似乎要让那个硬物立马翻开她的翘臀,进入她的秘密花园。

“我会帮你和我儿子做那事儿,”此时,萧雷的声音忽然冷下来,“别搬出去,否则肥水不流外人田,你会是我……”

方晴的身体绷紧着,仿佛全身过电,公公的触碰为什么让她的身体起这么大的反应?是因为自己对男人不熟悉才会这么**?

就在此时,萧雷已经掀开她的裙子,一只手伸向了触手可及的茂密之地。

第3章:神奇的接触

方晴的脸红得就好像一个熟透的番茄,她一手按着萧雷的手,哀求道:“爸!妈和萧云还在,你别这样!我不搬出去了,我就住家里!”

“行,”萧雷微微一笑,问道:“下面湿了吗?”

何止湿了,都流下来了。方晴局促地点点头,萧雷松开手,扶着她从小凳子下来:“看来你是一个正常女人。”

这句话让方晴倍感屈辱,明明是萧云性冷淡,竟然恶人先告状。

“后天开始,他要上盲校学盲文了,你们相处的时间会更少。没有孩子,夫妻感情不稳定。”

去盲校?方晴有点慌了,萧云没说过离开家里啊。她委屈得泪珠在眼眶里打转:“爸,他不理我,他……他是不是不行啊?”

“胡说!”萧雷斩钉截铁地道,虎父无犬子,他看着方晴道:“还有,以后在家里一定要穿内衣。”

“对、对不起!我实在没内衣可以穿了!爸,你把我内衣还给我吧。”她羞得捂住胸部凸起的两个小点,低着头请求道。

“行,明天给你。”萧雷又是一笑,看着方晴水也不喝,飞也似地逃回卧室。

第二天,为了筹备入学的事宜,萧云早早就拄着盲杖出去了。说也奇怪,小夫妻结婚半年了,每一次萧云出去的时候,都不带上方晴。

方晴也只好把他送到小区门口,再怏怏地回来。小区很老了,因为租金便宜,小区里鱼龙混杂,什么人都有,环境也比较复杂。

在12栋楼的一楼,方晴看到了一家昏暗而又狭小的成年用品店。

她眼睛一亮,娇俏的身影一闪,进去了二十分钟后,又鬼鬼祟祟地抱着什么东西就出来了。

萧雷只觉得儿媳今天怪怪的,送走儿子后,她就一直躲在房间里不出来,为了怕她出事,他敲了敲门:“小晴,怎么午饭都不吃,是不是生病了?”

“爸……我没事……”

萧雷只好作罢,但耳朵却贴在了门上。

房间内,方晴的玉体地躺在了床上, 双腿弯了起来,那黑色秘密的地方,有一个红色的机器棒正在她的秘密花园处。

“嗡嗡”的震动声,还伴随着她的娇吟:“嗯……舒服……”

“老公……”卧室里,方晴的娇喘越来越急,听得出来,她其实挺喜欢萧云的,她喊着老公,又最后舒爽地叫了一声, 卧室里终于慢慢地平静了。

擦完身体的痕迹后,她穿好衣服就出来做饭了。见公公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她松了一口气,看来公公对她刚才做的事情没起疑心,为了缓解一下此时太过安静的氛围,她问道:“爸,萧云去盲校,是学习什么的?”

萧雷一见她出来,眼睛都情不自禁地挂在她身上。

两个坚挺的胸部位置,还有两片水迹。因为实在没内衣了,昨天刚洗的内衣就算没干,方晴也只能往身上套。

萧雷盯着两个点,心里不由地一荡,干咳一声:“盲人能学什么,当然是学给女人**。”

“是那种可以祛除疾病的**?”单纯的方晴眨巴着水汪汪的大眼睛。

“**是为了帮女人保持身材,像你腰身这里的,捏捏就能去掉。”

“这么神奇?还能去掉?”

萧雷一见机会来了,突然伸出手右手在她体温炙热的腰间一揉。

躲闪不及的方晴身体酥了酥,哼唧道:“爸,不要捏,我怕痒……”

萧雷手上的力度大了大,揉得方晴面色潮红,他低头看着她越来越凸起的黑色小樱桃:“哪里痒?”

第4章 初见手指的魔力

“我……”方晴害羞地夹紧双腿,低着头,不敢看公公的眼睛。

萧雷微微一笑,手随即松开:“萧云就是学这个,来钱来得快。我还有事,等一下有老师家访,你接待一下。”

说完,萧雷顶着鼓鼓的裆部,手里还提着个红色的东西,急匆匆地离开了。

本来悸动的方晴,目送公·公离开,美丽的脸上露出了一丝丝惆怅,但很快她就警醒,这是疯了吗,这可是自己的公公,刚才下面竟然会有反应?

此时,门铃响起。方晴去开门的时候,万万没想到,公·公口中的老师,竟然是一个长得帅气的高大男人。

男人看到面前的方晴也是一愣,因为一般盲人的家里都是老弱病残,很少有年轻的女人出现。

“老师,您坐。您贵姓啊?”方晴很有礼貌地端上水果和茶点,花裙子飘来荡去,还散发出淡淡的香味。

“姓方。”方圆微微一笑,目不转睛地看着她,这裙子的领口太低,她的胸部又太大,都露出半个球来。

“方老师,以后我们萧云就拜托你了。”方晴捋了捋黑色的秀发,语气十分真诚。

“没问题。只是我们这里学费很贵,到时候如果萧云不及格,恐怕还要花一笔钱。你要提前跟萧云提个醒,让他好好学。”

“哎,好,我会告诉我老公的。”

方圆的眼神玩味地看了一眼**的方晴,这种**的身材**起来,手感会非常好。

“以后可以来我店里试试,免费体验。”方圆微微一笑,递给她一张名片。

方晴礼貌地接了过来,方圆眨了眨眼睛:“不骗你,我能让你的身材更迷人。”

说完方圆趁机伸出手来,握住了她柔软嫩滑的手,还捏了捏她的关节。

他身为**师,当然知道什么点能让女人兴奋。方晴被捏住之后,浑身发颤,她脸红道:“方老师的手法真不错。”

方圆对她的反应很满意,于是打算静等这个女人送上门:“我还有事先走了,回见。”

“好,老师慢走。”仿若拨开云雾见月明,方晴对老公上盲校的时候也不排斥了,反而充满了期待,如果萧云能有方圆这样的手法和技术,以后夫妻生活一定很和谐吧。

送走了方圆,在小区的门口往回走着,路过小区的一个小树林,瞥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好像是公·公。

他正贴在一个女人**后面,有节奏地抽动着。

等等,那女人身上穿红色内衣,不就是自己那一件?左胸上,还有一个小洞口,是方晴不小心之前不小心弄烂的。

方晴一惊,女人敏锐的直觉很少出错,难道……公公偷了她的内衣给别的女人穿,这样,上了别的女人,就相当于像是在和她做?

好奇的她这么想着,竟不由自主地靠近,看萧雷和那个女人在花丛里是怎么做的……

第5章 内衣

花丛里,萧雷只脱掉了裤子,在那个女人的娇躯上,上下翻腾。

原来,萧雷听儿媳**了半天,他实在受不了,于是找个人来泻火来了。

两个人在小树林的花丛中,就只褪去了贴身底裤。这个角落十分偏僻,又有花丛挡着,不留心的人根本没发现这里有人。

萧雷两只手握着那个女人丰满的翘臀,小兄弟在湿漉漉的花园进进出出,那个人被抽得躯体扭动,像一朵惊颤的花。

女人的上衣被掀开,那个红得晃眼的内衣包裹着**坚挺的胸,尺寸竟然十分贴合。这么近看,内衣十有八九就是方晴的。

方晴呆呆地偷看着,不小心竟看见了公·公巨大健壮的硬物,在女人的那个地方进进出出,看得她脸红耳赤。

再这么一近看,那哪是个什么女人,是一个胸大腿长的充气娃娃罢了!难道公公也是欲求不满那种人?

惊讶又紧张的方晴一羞,赶紧扭过头,蹑手蹑脚地退出去,然后夺路而逃。

萧雷转过头的时候,只看见方晴跑远的背影,他皱了皱眉头,刚才有人偷看?他抽起裤子,赶紧往家里赶。

一进家门,方晴还像平时在厨房忙碌。他走到厨房里,直接问道:“小晴,刚才你出去了吗?”

方晴紧张得炒菜的手一滞,赶紧道:“爸,我一直在家呢。”

“噢,你妈今天回老家去了,以后这家里你得更操劳了。”

那萧云上学后,家里岂不是只剩下她和公·公了?方晴为了掩饰撒谎的紧张,赶紧点头:“爸,没事的,我可以照料好这个家。”

萧雷满意地点点头,端起一杯果汁:“那明天送萧云去学校吧。家里的车你开走,会开车吗?”

“会,我大学考了驾照。”方晴心不在焉地回答道,脑海里都是自己的内衣,以及公公和女人做的画面,想着想着,下身不由地有了些反应。

为了避开公公,方晴做完家务,早早洗漱就进了房间。等第二天起来的时候,萧雷已经把车钥匙放在饭桌上,人应该去晨跑去了。

方晴松了一口气,紧张的心也稍微宽了宽。萧云的学校有点远,在五十公里外,她开了一个多小时,才到达学校门口。

一路上,萧云都没说什么舍不得的话,方晴只好主动道:“老公,学校到了,你什么时候能回来?”

“学校规定,一周会回来一次,走了。”

方晴正要叮嘱他注意身体,但是萧云面无表情地就随着学校的接应人,进了校门。

这个接应人是一个身穿旗袍的女人,**,胸圆极了。听说,她就是萧云的助教老师。也就是说,萧云学习**,会在这个女人的身上实践。在来学校的时候,方晴就听说了,助教是萧云自己挑选的。

妒忌的火苗,在方晴的心里缓缓地燃烧起来。

萧云不喜欢她,估计嫌她没有经验,不够骚吧。男人都勾引不了,还做什么女人。

在公公那里,自己可有魅力了啊。这么一想,方晴的内心平衡一些,于是,她油门一踩,直接开始回家了。

而屋里,萧雷正趁着方晴外出,清点儿媳的内衣,准备还回去。

powered by 带字头像 © 2017 WwW.daizitouxi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