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解梦奇谈莫小川小妖小说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9-01-09 13:00

悬疑灵异小说《解梦奇谈》推荐给大家阅读,“卤蛋蛋”所著作,小说为讲述了莫小川和小妖两位主人公之间的一些比较灵异的事情,喜欢看鬼神类小说的亲,就不要错过这么好看的小说啦!

解梦奇谈莫小川小妖小说在线阅读

免费试读

快速的跑到了小巷子那里,此刻只见在那墙角有着一具女尸,模样凄惨,四肢断裂,整个人都是被镶嵌进了墙里,墙上和地上也都是鲜血。

赤|裸着身体,而且在那裸|露的身体上有着一道明显的痕迹,这道痕迹像是被什么东西硬生生的给撕裂开了一样,看的人都是心里直犯呕,地上还有着一堆的内脏。

一看那女尸我就认了出来,正是小妖。

我叹了口气,看来还是来迟了一步,不过这小妖也算是罪有应得了,若是不害人也不会有这样的下场。

事后我也调查了一下那位老板,原来这家伙是南方一带一位搞装修材料的老板,身价几千万,却突然就失踪了,家里人也报过警,不过却没有什么线索,在小妖死后的第二天警察就发现了那位老板的尸体。

随后,那两位大哥也是被抓了起来,将这前前后后的事情都交代了出来,原来小妖将这位老板带到了她家,然后那两位大哥就将这老板绑了起来,从他身上搞了一百来万,还把人家给杀了,这老板死后怨念不散,这才找上了小妖。

事后,我又来到了小妖被杀死的地方,在这里我念了一夜的往生咒,不管怎么样,小妖已经死了,正所谓死者为大,即便她身前有着什么样的过错,人已死所有的过往都烟消云散。

我来这里还有一个目的,就是超度那位老板,我知道自从小妖死后,这家伙就变成了游魂,在这一带徘徊,正好借此机会将其超度让他安心离去。

从这件事之后,我就知道老祖宗的训诫是对的,善恶终有报,人还是不要为恶的好,这件事之后,我就只帮助好人,坏人就任其自生自灭去了,不管出多少钱我都不会出手。

小妖的事情在这西街也是流传开来,成为了人们茶余饭后的戏说,至于小妖的死因至今也没有人能够查清楚,所以被公安局判定为悬案迷案。

这件事情也成为了西街的一个迷,吸引了不少的人前来这里探秘,这也算是小妖死后为大家做的一件好事吧,西街因此变得越来越神秘,来旅游的人也是络绎不绝,这里的经济也发展的越来越快,住在四周的人也都是受益匪浅,当然也包括我。

刘老哥的事情我没有忘,第二天早早起身收拾一番就对着刘老哥家里来了,站到刘老哥家的门口,我就听到了屋子里的吵闹声。

这门上也是有着很多的抓痕,还破着一个洞,明显就是被人用脚踢烂的,看来这些天刘老哥的日子也不好过啊。

我抬手敲门,并且大声的朝着里面喊道:“刘老哥,我是小川。”

刚喊完,我就听到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刘老哥跑来给我开了门,脸上却是一脸的慌张和着急,我看着刘老哥的脸色对着他神色凝重的问道:“怎么了?”

“小川,你赶紧来看看吧,你嫂子越来越疯了。”

刘老哥语气低沉的对我说道,然后拉着我的手就往院子里走,我进来一看,这院子里也到处都是被砸坏的东西,残破不堪。

进到屋里我就看到张莉被刘老哥用绳子绑着拴在了椅子上,不过张莉依然在胡乱的晃动,表情扭曲,口中也是有着口水不断的流出来。

张莉全身赤裸着,我是没想到啊,这张莉的身材会这么好,胸部相当饱满,不过现在疯疯癫癫的倒是让人没有了欣赏的欲望。

我一进来,张莉就对着我呲起牙吼了起来,眼神也是相当不善,这样子看着整个就是一个疯子。

在张莉旁边,有着一个小女孩,这女孩是刘老哥和张莉的孩子,名字叫刘晓玲,刘晓玲平日里见着我就躲,像是非常害怕我,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

此刻我看到刘晓玲也是面色呆滞,坐在床边,抬头看着天花板,像是痴呆了一样,手上拿着一张纸一点一点的撕着。

而且,刘晓玲也是赤裸着身体,一只手还放在她粉嫩的阴不慢慢的摸着,这他妈的是在自慰啊,一个十来岁的孩子在自慰?

张莉这样就算了,为啥刘晓玲也这样呢?

第一章 ,站街女小妖

人有好坏,事有对错,因果报应自然也有着它的定数,人心的险恶有时候比鬼神更可怕、更阴暗。

听爷爷说,我们祖上出过一位道士,潜心修道练就了一身本事,经常给人捉鬼驱邪,虽然后代没有继续当道士,但是这位老祖宗的手艺却传了下来。

最终也是传到了我的身上,从小我就和爷爷学习用来驱邪镇鬼的符咒,也经常和爷爷帮人驱鬼,对于平常人来说那些神秘莫测的鬼神之事我也是司空见惯了。

至于为啥爷爷会将这一身的本事传给我,还要说说我那不争气的老爹,自打我十岁之后就再也没有见过他。

老爹自打我记事起给我的印象就是每天烂醉如泥,嗜赌成性,还抽大烟,黄、赌、毒都让他占全了,经常有债主仇家找上门来,搞得我和爷爷都没有办法安宁的生活了。

爷爷一狠心就将老爹扫地出门,断了父子关系,自此老爹就消失了,十几年过去了也没回来过一次,到现在老爹的样子我都记不清了。

爷爷去世之后我便开了一家逼格很高的‘梦境乾坤铺’,干起了催眠师的营生,其实就是打着利用催眠的手段来帮人解梦的旗子给人驱驱邪,镇镇鬼,在西北这一代也混出了些名气。

这也是顺应时代的发展,现在的人更相信科学,鬼神之说都被称之为迷信,所以我也就挂起了羊头卖狗肉,催眠师的心理治疗对于大家来说更加熟悉些,也能够让他们接受,而且人人都会做梦,所以解梦也比较能够吸引人们的好奇心。

爷爷生前说过,“善恶有报,因果循环”干我们这一行要施善心,救好人,但是万万不能助纣为虐,帮人干坏事,不然会得到报应。

原本我还有些不信,不过前几天的一件事情让我不得不相信这老祖宗的训诫是真的,这件事情还要从西街口的站街女小妖说起。

当天下午,我正常开门做生意,我这梦境乾坤铺的装修也是比较有特色,复古的风格之中又有些小清新,店里有着各式各样的符箓、鬼神画像,还有电影里抓鬼道士所用的一些法宝,让我当成了摆件。

还有着很多富有现代艺术气息的东西,二者相结合也是比较独特,由于店铺临街,经常会吸引游客进来参观,我也顺便做一些解梦的生意,不过大多都是平常的梦,我就一番忽悠,总之就是说些好话。

就在太阳快要落山的时候,小妖有气无力的拖着疲惫的身体来到了店里,进来之后就靠着我一屁股坐了下来,然后侧躺在了我的怀里。

这小妖和我也是比较熟络了,正值年少力壮的我火力相当旺盛,但是又没有女朋友,正常的生理需求也需要解决,这小妖就成了我解决生理的工具。

况且小妖年纪也不大才二十二岁,身材也是非常的好,小蛮腰大长腿,呼之欲出的大胸配上漂亮的小脸蛋,让她在西街这一带也是比较出名,客人非常多,每天晚上都能够接下七八位客人。

小妖躺在我的怀里,我顺势就朝着她的屁股摸了上去,然后低头对着小妖看着,不过这一看我的眉头就皱了起来。

小妖的脸色很苍白,眼窝深陷,没有一点的精神气。

这时候小妖对我有气无力的娇声说道:“小川,赶紧给我看看,我是怎么了,这几天总感觉很累,没有精神,去医院看了也没有看出什么毛病来,而且每天晚上都会做奇怪的梦,我会不会是染上什么脏东西了。”

小川就是我的名字,我的全名叫做莫小川。

“给你看看啊,那不得先脱光了啊,不然咱看。”我有心调一下这小妞

小妖娇哼了一声,“我真的很难受,没心思开玩笑。”

“好吧。”我也不在打趣,对着小妖看了过来。

还别说,这小妖的声音是真好听,我已经有了反应,下面的兄弟顺势就顶在了小妖的翘|臀上。

小妖现在没有力气,我也变得肆无忌惮了起来,用我坚挺的兄弟使劲的顶了顶小妖的屁股。

小妖一下子就娇哼了一声,有气无力地说道:“你太坏了,赶紧给我看,治好了随便你怎么都行。”

我一听有这好事,“真的?”

“嗯。”

正好几天没有做了,这送到嘴边的肉不能不吃啊。

第二章 ,可以肉偿

“你这几天都干啥了”我一边摸着小妖的屁股一边问道。

小妖有气无力地说道:“也没干啥,就几天前,我接了一位客人,因为天太黑,没有看清长相,这男的跟着我往家里走,刚到小巷子里,就把我按在墙上,说自己忍不住了,然后就粗鲁的和我野战了起来,完事之后,那男的就莫名其妙不见了。”

“可是从那之后,这男的每天晚上都来找我,然后和我在同样的地方打野战,而且每次做完我就感觉身体被掏空了,第二天特别没精神,更奇怪的是,每次和那男的做完之后我睡觉就会做奇怪的梦,总感觉梦里有着一张男人的脸盯着我看,但又看不清那男人的样子。”

很明显,小妖这是被鬼上身了。

我将小妖扶了起来,“我给你看看吧,你闭起眼睛专心听我的话。”

让小妖坐好之后,我在纸上画了一道引魂符放在了小妖的腿上,然后念起了引魂咒,随后又在桌子上的小盆里抓了一把糯米。

既然是鬼上身,有了阴魂符和糯米的配合再加上引魂咒,应该能够让这鬼现身。

引魂咒念完之后,我睁开眼对着小妖看去,只见小妖此时正睁着眼睛看着我诡异的笑着。

我看到‘小妖’睁着眼睛,一脸诡异的笑容,还有些挑衅的对我看着,我也泪眼对这家伙看去,着应该就是缠上小妖的鬼了。

毕竟见多了这种场面,我没有什么大的反应,更不会慌张害怕。

不过这家伙出了看着我没有进一步的动作,让我也没有了头绪,看来想要查清楚这家伙的来历,还必须在小妖身上下手。

我对着‘小妖’哼了一声,然后画了一道镇魂符折成了小三角,穿了一根红绳然后带在了小妖手上。

然后对着小妖的脸碰了一口符水。

瞬间,小妖就醒了过来,而且有了些精神,之前有气无力的感觉也是消失了,小妖回过神来,感觉自己轻松了许多,立马对着我抚媚的笑了起来。

轻声说道:“不错嘛,小川,还真有效果,你做啥了,怎么我像是睡了一觉就感觉好了许多呢。”

见到小妖立马就好了大半我也轻轻笑了笑,然后对她说道:“你别高兴太早,你是被鬼上身了,不过现在那鬼被我给镇住了,想要彻底解决还需要一些时间。”

小妖一听自己被鬼上了身,脸色一下子紧张了起来,身体一哆嗦,差点将我桌子上的水杯碰了下来,我立马伸手抓住了小妖的肩膀,说道:“别慌,没啥大问题。”

“鬼上身,啥鬼啊,我会不会死啊。”

小妖对着我紧张地问道,都是吓得快要哭出来了。

看到小妖这个样子我笑了起来,说:“瞧把你给吓得,没关系的,没啥危险,只要查清楚了这家伙的来历,到时候把他恭敬地送走就行了,不让他在缠着你就没啥问题了。”

听我这样说着,小妖还是紧张,害怕的对我看着,就连呼吸都是变得有些急促了,导致那圆润饱满的大胸都是上下起伏了起来,在我眼前不断地晃着,我看着那饱满的大胸,小腹有着一股邪火窜了上来。

小妖也是注意到了我的表情,朝我肩膀拍了一巴掌,说:“小川,先干正事,要是能帮我解决了这缠着我的脏东西,妹妹我给你肉偿几次,绝对不收钱,还伺候好你。”

“啊!你说真的?”

我没有想到小妖会这样说,有些意外的问道。

小妖对我认真的点了点头,看来她是真的害怕了,被吓到了,不然不会这样的,小妖的生意好,价格也高,一次最起码要五六千,一晚上几万收入是轻轻松松的。

“放心,哥哥我出马,必然不会有事,那鬼已经被我镇住了,暂时不会出来了,等十一点的时候我去找你,将那家伙放出来具体看看什么来历,然后帮你解决了。”

我对着小妖说道,让她放心,小妖再三向我确定不会有危险,这才放下心来,然后小妖就对着扭动着小蛮腰不断地用屁股在我小兄弟上摩擦,将我的火彻底撩了起来,又是亲又是抚摸的,小弟弟都一柱擎天了,就差临门一脚了小妖却一拍屁股走了。

说想和她上床旧的先帮她解决身上的在那个东西。

留下欲火焚身难受的我咬牙切齿了起来,愤愤的骂道:“你|妹的,敢玩我,好,今晚我就看看你怎么办,看老子不干|死你,让你爽翻天。”

第三章 ,鬼影

小妖扔下我走了,害的我不得不去厕所看着少儿不宜的小短片自己解决,撸了一发感觉轻松了很多,不过自己动手毕竟差了些感觉,只能是凑合着来。

“这个小骚婊,敢这么耍弄我。”

我用卫生纸擦拭了一番,心里还是很不爽,自言自语的叫骂着,不过还别说,小妖这个骚浪货床上功夫还是非常了得的。

之前与她做过几次,每次都是嗨翻天、爽歪歪,事后还能够回味一番,而且这家伙勾引人的技术也是堪称一绝。

眼下,这天也是黑了下来,街上的人少了许多,西街这一块以前是刑场和坟地,就算现在发展了起来,经济搞了上来,那刑场还是被保留了,并且被开发成了旅游景区,白天倒是车水马龙,但是一到晚上,街上的人就稀少了。

因为这里之前死的人实在是太多了,地下还埋着不少,阴气很重,尤其晚上,阴森森的,搞得很多外来旅游的人都不敢出来。

而且这几天发生了一件怪事,住在我隔壁不远处的刘老哥他家每天晚上都不太平,我也没去关注,只是听说刘老哥的媳妇突然疯了,每天到了晚上就发神经。

大晚上跑出来,在大街上脱光了就用男性的假生殖器自慰,要是有人从街上经过就倒霉了,不管男人还是女人,刘老哥的媳妇都是扑上去,撕人的衣服。

这女的还好,只是把衣服给撕烂了,男的就倒霉了,这女人发起疯来失神的挡不住,强行和男的在大街上做爱。

刘老哥为人还是不错的,和我关系也还行,听说这件事后我也打算抽个时间过去看看他媳妇到底是咋了,好好的人怎么突然就会疯了呢。

冷清的街上来来回回也不见几个人,我便开始收拾东西,想要彻底查清楚那男鬼的来历,还是需要一些手段的。

我准备了一些能够镇魂引魂的符,这玩意提前准备了到时候也不用着急现场画了,虽然画符对我来说小菜一碟,但是为了不出现意外,我还是提早准备好了。

然后有装了一小瓶鸡血,鸡是通灵的,能够在阳间和阴间来回穿梭,用鸡血可以彻底把这鬼给勾出来。

将店里收拾了一番,看看时间还早,不过我决定先到小妖说的小巷子去看看,提前布置一些东西,便锁了门朝那小巷子去了。

时间还早,我就先来这里准备一下,小妖揽客的地方我知道,轻车熟路救过来了,现将我事先准备好的阴魂符合镇魂符塞到了一些墙角里,然后又用鸡血在地上写了一些字。

完事我就过去找小妖了,因为是夏天,小妖穿的很清凉,一件小短裙配着一件小吊带,而且我敢打赌,小妖这骚浪婊绝对没有穿内裤。

小妖画着淡妆,但是看上去却非常抚媚,见到我来了,小妖对着我笑了起来,然后扭动着圆润的翘|臀迎着我走过来,一只手将我勾住,柔声媚气的说道:“老板,玩玩吗?”

“好啊。”

我顺势将小妖的小蛮腰给搂了起来,捏了一把,然后抬手对着小妖的屁股就拍了一巴掌,果然,小妖确实没有穿内裤,我在那屁股上使劲的捏了一把。

“去。”

小妖将我推开,说道:“赶紧干正事,完了妹妹我在慰劳你。”

我有些不情愿的点了点头,“好吧,走,去那巷子。”

这时候也没有什么人了,小妖今天晚上也没揽上什么客,最近是旅游淡季,几分钟我俩就来到了小巷子,站在巷子口,我对着小妖说道:“待会不管怎么样,你都要配合,之前怎么做的今天依旧如此。”

小妖闻言对我看了一眼,然后说道:“要是那家伙和我做|爱我也依旧与他做?”

第四章 ,仙人跳

我对着小妖点了点头,小妖有些不情愿,但是看我认真的样子便答应了,我将小妖手上的镇魂符解了下来,接着我也藏到了一个墙拐角。

小妖依旧站在原地等着那男鬼的出现,不过现在知道原因的小妖也是一脸的害怕之色,紧张的对着四周来来回回看着,吓得她大气都不敢出一个。

一阵阴风刮过,一道黑影出现在了小妖的身后,小妖也是感觉到了,一下子不敢动弹了,身体绷得笔直。

我看到这黑影抬起手对着小妖拍了拍,然后拉着小妖就走到了巷子里面,我也是紧随其后,在巷子深处,那男鬼将小妖按在了墙上,还没等小妖反应过来,这家伙就脱下小妖的小短裙从后面插入做了起来,小妖随即扭头朝着后面看了一眼,就这一眼小妖的脸色大变,一脸的惊慌害怕,都吓得忘记了喊叫。

小妖已经吓得脸色苍白了,像是失心疯了一样嘴里念念有词的轻声喊着:“别找我,不是我做的,别找我,不是我做的。”

我闻言感觉有些不对劲,疑惑的朝着小妖看去,此时小妖闭着眼睛,吓得浑身颤抖,这时候那男鬼突然转过脸来看向了我,这是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的脸,尤其那双眼睛充满了憎恨。

我立马念起镇魂咒,然后将手里的一小瓶鸡血对着这家伙扔了过去,那男鬼一下子就消失了,小妖依旧保持着被强|奸的姿势,口中念念有词,像是受到了刺激一般不断地说着,害怕到了极点,浑身也是剧烈地颤抖着。

我看着小妖觉得这件事情没有表面看着这么简单,不仅仅是鬼上身,肯定另有隐情,因为刚才那男鬼将小妖按在墙上的时候,小妖回头看了一眼,像是见了什么让她极为害怕的东西一样,吓破了胆。

小妖已经被吓破了胆,我看着小妖颤抖的身体,无奈摇了摇头,然后走到小妖跟前,刚要伸手去安慰她,小妖惊慌了,伸出手来不断地朝我打了过来。

口中不断喊道:“走开、走开、不是我...”

我连忙闪躲开,看着小妖这个样子就像是精神失常了,看来她刚才看到了让她极为害怕的东西,可以说是从内心深处感到了恐惧的东西。

我想不出来别的,恐怕这一切都和那张男人的脸有关系,这男鬼也和小妖有着密切的关系,这件事情现在看来很不简单,想要知道结果还要从小妖身上下手。

我坐了下来,看了小妖一眼,幸好出来的时候带了纸和笔,我画了一道静心符轻轻放在了小妖的后背上,然后闭起眼来口中念念有词。

我念的是一段静心咒,不但能够让小妖沉睡过去,还能够让她从这疯魔的状态中恢复过来,走出恐惧和害怕。

静心咒念完,小妖失去了意识,被我完全的催眠了,接下来我就要进行深层次的催眠了,只有这样才能够让小妖完全受我掌控,我才能够问出这一切事情的始末。

我站起身来,用笔在小妖周围画了一道真言符将她紧紧包围了起来,然后我站在小妖跟前,对着她念起了真言咒。

这真言咒可以让她完全的说出藏在心底深处的秘密,这也是我所需要知道的,不过被施过真言咒的人,会留下一些后遗症,比如说从此话可能会变得多起来,而且一般不会说假话。

我不断地念起了真言咒,小妖也是有了反应,身体慢慢的坐了起来,坐得笔直,虽然闭着眼睛但是头却扬了起来。

真言咒念完,我对着小妖看了一眼,然后问道:“刚才看到的男人脸你为什么会害怕。”

小妖闭着眼睛,面无表情如同死人一样,但是在我问完之后小妖就说话了,小妖说道:“那男人是我在网上认识的。”

我一听,证实了自己的猜测,果然是有问题,看来还是大问题,然后接着对小妖问道:“说说吧,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问完小妖回答道:“与这个男人认识之后,就聊了起来,之后这男人便说要来找我,还说自己是大老板,我一想这老板肯定有钱啊,既然来找我就不能放过这次机会,一定要狠狠捞一笔,就找了两位大哥来帮忙。”

“与那男人约好时间之后,那男人就如期赴约了,不过见面之后那两位大哥就将这男的绑走了,两天后这两位大哥说搞了一百多万,那男的也被他们给处理掉了。”

我听完之后脸色也是大变,这他|妈|的那里是网恋啊,活脱脱的仙人跳啊,明摆着那男的就是小妖三人给害死的啊,难怪人家找上她呢,这始作俑者就是小妖啊,现在事情算是明白了,不过接下来我就犯了难。

第五章,刘老哥

小妖是因为把人家害死了这仇家才会找上门,按理说小妖的罪行是不能饶恕的,即便不是她直接动手杀的人,但也是参与者、预谋者,这件事和她脱不了干系。

要是帮助小妖的话,老祖宗的训诫还摆在那里不能不考虑,我想了一会儿,有了决定,先给小妖一道镇魂符,考虑一夜再想想到底要不要救她。

然后我喝了一口符水对着小妖的身体喷了上去把真言咒解了,小妖的眼睛恢复了一丝清明,对于之前的事情因为真言咒的关系让她暂时忘了,眼中带着疑惑对我看着。

我对着小妖笑了笑,然后将她扶了起来,把她送回了家,镇魂符就留在了她身上,我在小妖的屋子里也留了一道,随后就回去了。

我回来之后,心里就很不平静,一晚上没有睡,第二天刚开门,刘老哥就过来了,进到店里看着我,唯唯诺诺的像是有话说不出来。

刘老哥这个人非常老实,年轻的时候结过一次婚,不过结婚没几年,妻子就生病去世了,给他留下了一个儿子。

虽然刘老哥为人非常老实,但是在这一带却不会有人欺负他,所谓的以德服人就是这么来的吧,刘老哥平日里对待街里街坊也是非常的好,谁家有什么事情他就会忙前忙后的给张罗,与四邻街坊的感情也非常好。

我看到刘老哥进到店里,脸上扭扭捏捏的,站在门口不断的搓着双手,我对着刘老哥笑了笑然后疑惑的问道:“刘老哥,你怎么不进来,站在门口干啥。”

刘老哥抬头看向了我,不过那眼神在看到我的时候明显有些闪躲,像是有什么话要说,但是刚想说又被憋了回去。

我走到刘老哥跟前,疑惑的对着刘老哥问道:“老哥,是有什么事情吗?你说吧,需要我帮什么忙。”

这几天我已经听邻居们说了刘老哥家的事情,对于他的媳妇会神志不清尤其在大街上自慰和胡乱和人做爱我也很纳闷。

说起刘老哥这媳妇还真是有些故事可讲呢,这是刘老哥的第二任妻子了,比较年轻,比刘老哥小了十七岁,人长得也比较漂亮,名字叫张莉。

不过,据说这张莉以前在广东一带待过一段时间,做的是皮肉生意,和小妖一样,都是用自己的身体换钱的。

当了几年小姐赞了些钱,把家里置办的也不错,然后就想着从良了,机缘巧合与刘老哥认识了,觉得刘老哥为人也不错,便嫁给了他,倒是刘老哥也不在乎这些,平日里也压根不会理会这些流言蜚语。

不过,就在刘老哥和张莉结婚八年后,刘老哥的儿子突然淹死了,最后也是不了了之,至于为何会淹死也没有查清原因。

刘老哥又对着我看着,半天没有说话,然后叹了口气,摇了摇头,我把刘老哥拉着进到了屋里然后坐了下来。

我对着刘老哥的肩膀拍了拍说道:“有事你就说吧,只要我能帮忙的一定会帮。”

刘老哥看着我又叹了口气,然后说道:“哎,原本不想麻烦你,不过我是真的没有办法了,张莉她不知道怎么了,这医院也看了,医生也没看出啥名堂,包括片子都拍了,脑子也好着呢,可就是每天疯疯癫癫,胡言乱语。”

“最丢人的是她每日天光着身子在街上做那事,拦都拦不住,你看看我的胳膊都被咬成啥样了。”

我听着张老哥的话,眉头轻轻一皱,这张莉估计不是病了,在精神不正常也不会那样的,应该是有着别的什么事情,不过现在需要先将小妖的事情解决。

我对着张老哥说道:“老哥,你先回去,我明天就去你家给你看看,今天还要给别人帮忙,我明天一定去。”

张老哥闻言点了点头,然后拉着我的手拍了起来说道:“小川,你要帮帮我。”

“嗯。”我点了点头,张老哥也没有多坐,便起身离开了。

送走张老哥,我又头疼起来,想了一夜也没有决定小妖这事到底怎么办,是她们合起伙来害人啊,人家这是来给自己报仇来了。

“算了,还是晚上先去看看情况再说吧。”始终我都下不了决定,到底是帮还是不帮,这一天店里也没有什么人,倒是比较清闲。

我一直等到了晚上十一点多的时候,便准备去找小妖,刚走上街,便听到远处有着警笛声,我一下子就意识到了不妙。

powered by 带字头像 © 2017 WwW.daizitouxi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