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白齐盛落花-落花花落处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9-01-09 13:02

《落花花落处》的主人公是白齐盛落花,是作者“魔玫瑰”所著,讲述了爷爷的遗言,一块坠子,一张牛皮纸,却在她不知道的时候,将她卷入了一场没有硝烟战争的漩涡之中.....

落花花落处盛落花by魔玫瑰在线阅读

章节试读:

落花在天还未亮之际便出了家门,她这几年的读书生活一直遵循着这样的作息,在他人还未起身之前先走,在夜入幕之后而归。

背起书包,她骑着单车走在路上,她很享受现在不用担心人群拥挤问题的时光。

一路上悠闲的行走着,天渐渐亮起,落花便也到了S市大名鼎鼎的S大,S大的校门口是一个弓形的设计,正对门中心有着一块巨石,这块石头很富有艺术感,上面“S大”两个字是用着深红色的毛笔字体勾勒出来的 。

“果然不愧是贵族学校。”落花忍不住赞叹道。

站在门口就能看到校园里面巍峨屹立的栋栋别具一格的教学楼,办公楼等,听说S大的校园设计都是邀请国外著名的建筑设计师来设计,校园里面的一草一木都是十分有讲究的。

她环顾了一下四周,看到电子大门敞开了一个可容一人通行的通道,她比对了一下那通道与自己和单车所占用的宽度,确定没有问题便推着单车走了进去。

就在她的车头刚推进校门,她的单车就被人从后面拉住。

落花转身一看,便看到身穿保安服,帽子戴着歪七扭八,衣服大敞开,露出白色衬衫,衬衫上还带着些许的油渍,在看对方眼角还没来的及擦的眼屎,落花不着痕迹的微微向后退了一小步。

没想到顶顶有名的S大的保安居然是这幅样子,落花在心中忍不住吐槽道。

“大叔,有事?”落花双眸看着衣冠不整的保安问道。

“大叔!你有见过这么年轻的大叔吗?”听到被对方喊大叔,保安的脸一下子黑了下来,他今年才三十好吗?怎么就是大叔了!这不是主要的,“你小子鬼鬼祟祟的想干嘛?这里是你能进的吗?”

“鬼鬼祟祟?我吗?”落花抬起手指了指自己的鼻尖,她明明是光明正大的进来的好吗?

“不是你,难道是我吗?”保安抓住单车的后座就要向后拉,“你给我出去,再不出去,我可就报警了!”

“大叔,你可能误会了,我是这个学校的新生!”落花双手紧紧的按住自己的“宝马”,保安拽了半天,累的他一头虚汗,那单车都纹丝不动。

“你.....你还这个学校的学生?哪有人上学围的像你这么严实的?戴着一顶帽子,还戴着口罩,这又不是大冬天,你居然还戴着手套,你自己说说,你这看起来哪里像是学生了?一看就是什么恐怖份子!”保安将自己的帽子拿了下来,双手放开了单车,擦了擦自己的汗水。

“我怕冷可以吗?而且,我很有洁癖!”说完,落花迅速的从自己的包中掏出来一片消毒纸巾,这个纸巾还是李叔叔特地为她研制的,没办法,她总不能天天背着一大罐消毒液吧,那瓶她特质的消毒液在上次救了那个小女孩之后,背包就找不到了,消毒液也就跟着消失了,最近她还没来及的配置新的。

落花拿着纸巾在保安刚刚抓过单车的地方死劲的擦了擦。

保安看到落花动作,很是气愤,正要开口训斥,便被一声刺耳的车鸣声打断。

“他妈的谁啊,没见老子......”本来一脸怒气的保安转头看到校外的车时,话直接吞了回去,立刻将自己的衣衫整理好,帽子戴端正,脸上立刻换上了一副谄媚的笑容,“你小子,给我再这里乖乖呆着。”狠狠地瞪了落花一眼,便立刻一秒钟笑意盈盈的向门外的那辆豪车走去。

落花撇撇嘴,果然,贵族学校里面的人最不缺的就是狗仗人势的人。

不知道在何时,大门外早已经停下了好几辆豪华轿车,那些轿车看着十分华丽,但是落花一辆都不认识,这也不能怪她,像她这种小资家庭,再加上不出门,不交友,怎么会关注这些。

落花匆匆的一瞥,便趁保安不在关注她溜了进去。

像今天这个场面,她已经经历了不下十次了,第一次面对时她还会伤心难过,感到委屈,但是渐渐的她已经麻木,她不知道是自己已经不在在乎,还是已将自己划分出了这个社会。

落花推着单车找了半天的停车位,除了能看到标志很清楚的机动车停车位就没有见到一个带蓬蓬的......

正想着,落花远远的就看到在前面的三点钟方向有一排搭着华丽帐篷的停车处。

“没想到,S大停车位居然都这么豪华?”想着,落花便很利索的骑了过去,这个棚子很大,地上用着四种颜色划分着四个隔子,分别是黑、白、灰、然后就是......粉?

看到艳粉色,落花的嘴角抽搐了一下,这不会也是那个著名的国外设计师设计的吧,这个品味,她还是真的难以接受。

落花打了一个冷战,便在黑色框框找了一个角落的位置将车停下。

等一切准备就绪之后,落花抬眸看着晴朗的天空,心中暗道:“爷爷,落花一定会将这一切查清楚。”

她一路小跑,在校园转了半天才找到校长办公室,顺利将李叔叔给的证明交到校长手里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了,她没想到S大占地面积居然是这么的大,她整整跑了一上午才找到。

今天的天气很好,阳光明媚,照在身上暖洋洋的。

阳光虽好,但是落花的心情就不是那么的美好。

落花走到自己停车的位置的时候,便看到自己的单车被人如同扔垃圾一般的扔在路中间,前后车轮已经变形,一堆人拿着木棒正虎视眈眈的看着。

落花冷然的目光看向了站在最前面,身穿着一身粉色短裙,一头棕色卷发的女生,她身边左右两侧分别站着两个穿着学校校服的短发女生,她们身后是十几个男生。

“晓梵,你看!那车子是不是他的?”洛晓梵顺着对方的视线看了过去,便看到一个身高一米七以上,穿着黑色大衣,戴着黑色帽子,最让她感到奇葩的是对方居然还戴着口罩和手套。

洛晓梵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打量着对方,这个人她完全没有见过,一个装扮这么古怪的人,她应该会记忆尤新,难到是今年新来的新生?

第一章 勇救小女孩(一)

“落花,路上小心!”

“嗯。”

落花带上手套,将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对站在收银台的一个老者招了招手,就走出了图书馆。

站在图书馆门前的台阶上,看着街上熙熙攘攘的人群,落花的眉头紧皱,她拢了拢大衣,秋风顺着衣领灌进了她的衣内,带来阵阵凉意。

踌躇了许久,她才咬紧牙根,从大衣口袋中掏出一个白色小瓶在鼻子下喷了两下,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缓缓的抬起脚下了台阶。

走在嘈杂的人群中,她一直与他人保持着一米以上的距离。

一路上小心翼翼,终于再走进悄无声息,没有人烟的小巷中时,落花才深深的吐出一口气。

在看到小巷中那堆满垃圾和满是淤泥小路,落花头痛的抚了抚太阳穴,对于一个有着严重洁癖的她来说,这让她很是难以忍受,但是于与众人挤在熙熙攘攘的大街上,这个充满淤泥的小巷比起,这还能让她接受,毕竟,极度过敏是会致命的。

她不是怕死,而是有人还需要她照顾。

这条路她已经走了几年了,每次都必须经过一番的心里斗争。

为了她身上这奇怪得病,她爷爷也费尽了心思,尝试了很多办法,都没有任何的效果。

就在她提着裤子点着脚尖,小心翼翼的向小巷深处走去的时候,她听到在小巷一个拐角的一个废旧的小屋里传出来一声声小孩的呜咽声。她脚步微微的停顿了一下,便又继续向前走去。

“这小丫头片子不会是周家捡来的吧,这么久都没有一点消息,要不然直接撕票算了!”一个粗矿的声音响起。

“呸,真是倒霉!这么一个小娃又不能卖,真是赔钱货!”一个尖细的男声响起。

“上面说了,直接解决,不等了。”沉重的脚步声响起,紧接着就是一阵阴冷的说话声。

“好嘞,这就交给我吧!”粗矿的男人声音有着掩饰不住的兴奋感。

随着那个粗矿男人的脚步的不断接近,女孩的呜咽声越来越大。

听到女孩的声音,落花的脑海中闪现过一个画面,那是她每晚的噩梦。

梦中,一个看不清面容的小女孩被绑在一个铁架子上,身上的绳索紧紧将她绑住,她的额头上不断有鲜血冒出,鲜血遮住了她的视线,她的眼前一片的鲜红。

她不断的哭泣着,呼喊着,挣扎着......

她害怕,无助.....

当她从自己的世界走出来的时候,她已经不知不觉站到了那个破旧小屋的门口。

破旧的小屋传来一股木头发霉,食物腐烂的味道,刺激着落花的嗅觉。昏暗的小屋内,只有从破旧的窗户口投射到地上斑驳的光点。

落花从大衣口袋里拿出一块白色手帕,紧紧的捂住自己的口鼻,犀利的目光扫视着屋内的情形。

一个扎着两个麻花辫,看起来七八岁的小女孩被绑在一个柱子上,小女孩穿着一身的名牌装,她的脚边散落着一些书本和文具,书包被随意丢弃在一旁。

小女孩惊恐的盯着站在她面前,手中拿着一把匕首的壮硕的大汉,这个大汉身高有一米八以上,身形健壮,脸上还有着一道很深的刀疤。

他身后站着两个人,一个身形瘦小,穿着一件黑色的大衣,戴着一顶黑色帽子,帽檐很宽,在阴暗的破屋内很难看清真正的面容。

在他身边站着的那位是一个矮胖子,这个胖子正用着犀利的眼神看着突然出现,穿着一身黑色大衣,戴着口罩,将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落花。

落花捂着口鼻,紧皱眉头,她扫视了整个破屋一眼,在那三个男人身上只是匆匆的一瞥,然后一脸嫌弃的从大衣的口袋里将那瓶白色的喷雾拿了出来,在鼻尖喷了喷,然后从书包中拿出一瓶她自制的消毒喷雾剂,在空气中连续喷了二十多下,直到这个破旧的小屋内那发霉腐臭的味道被浓厚的消毒水味掩盖住才停下。

闻着熟悉的消毒水味,落花闭上眼,嗅了嗅,那发霉的腐烂味终于基本闻不到了。

浓厚的消毒水味刺激着破屋内的其他人,小女孩渐渐的停止了抽泣,落花怪异的举动,已经使她忘记了她现在的处境,只是静静的看着站着门口,举止怪异的落花。

“咳咳,你他妈的是有病吧!”

那个手中拿着刀脸上有着疤的壮汉咳嗽了几声,捂着鼻子,大骂了起来,“你他妈的是不是想进太平间?”

“老子成全你!”说着,那个刀疤男拿着匕首大步一跨就要向落花走去。

戴着高帽檐的黑衣男人拦住了刀疤男,“等等!”

“大哥,等什么?这小子就是来找事的,我先把他办了在解决这个小丫头。”刀疤男一脸凶狠的看着站在门口的落花。

刀疤男身边的小丫头听到刀疤男的说话声,脖子缩了缩,惊恐的眸底闪现出一丝的希望。小女孩心中默默念道:小哥哥,你是来救我的吗??

黑衣男子低垂的双眸微微的抬起,将落花上下打量了一番,低声说道:“这小子什么来历我们根本不清楚,小心为好,上面已经说了,让尽快解决离开这里,这里已经不安全了。”

说完,黑衣男子便向前迈了一步。

“小兄弟,这件事和你没有什么关系,你现在转身出去,我就当你没有来过,怎么样?”

落花嗤笑了一声,压低嗓音,说道:“呵呵,这位大哥提的意见很是不错,看你们这个阵仗,确实让我有些胆战心惊......”

听到落花的话,三个绑匪嘴角都勾起了一抹嘲讽的笑意,果然是个贪生怕死之人。

“小兄弟,识时务者为俊杰,你还算是聪明。”

听到这句话,落花头微低,嘴角勾起一抹冷笑。

“不过......”

“让我走也可以,条件就是,我要带走那个丫头!”说着,落花便指向了被绑在柱子上的女孩。

刀疤男听到落花的话,额头上的青筋暴起,他有一种被人戏耍了的感觉。

“你他妈的找死!”

第二章 勇救小女孩(二)

黑衣男子一把将刀疤男拉住,“别冲动!”

“小兄弟,我想你的家人也很希望你平安回去不是吗?如果你缺胳膊少个腿什么的,你家里人该怎么办?如果在不小心连累到家里,就不太好了吧!”

黑衣男子的话音中充满了威胁。

听到这充满威胁的话语,落花低声笑了起来,“谢谢这位大哥的关心,只是,我从小都很认真的学习社会主义的价值观,听着雷叔叔的故事长大,所以这见义勇为,拔刀相助这八个字可是深入我心啊。”

“小兄弟,看来你这是敬酒不吃吃罚酒了!”黑衣男子双眸微微眯起。

他与刀疤男对视了一眼,刀疤男点点头,右手熟练的旋转着匕首,一步一步的向落花走去。

看着逐渐接近的刀疤男,落花的眉头紧皱,就在刀疤男离她还有一米的距离之时,她便用白手绢丝丝的捂住自己的口鼻,大大的后退了一步,这个刀疤男人的身上怎么这么的难闻。

他身上的那股屎臭味将落花喷了半天的消毒水味全部掩盖掉了。

“你洗澡难道是用屎洗的吗?”落花利索的将包中的消毒喷雾剂拿了出来,在刀疤男的方向不断的按压着,一边也不忘记嘲讽刀疤男。

刺鼻的消毒水的味道本来已经让刀疤男很是愤怒,又听到落花的话语,刀疤男的脸越来越青,手臂的青筋暴起,“臭小子,今天老子不把你大卸八块,老子就不叫狠老三!”

说着刀疤男就伸手去抓落花,但是他没想到,居然被落花闪躲开。

落花的闪躲让刀疤男感觉到一种羞耻,他加快了速度向落花抓去,但是总是在他快要接近的时候,都被落花很巧妙的躲避开了。

黑衣男子双目暗沉的站在一边静静的看着刀疤男和落花上演老鼠戏猫的把戏。

他低声对站在他身边的矮胖子说道:“去,解决了。”说着他就看了绑在柱子上的小女孩一眼。

矮胖子抬眸看了黑衣男子一眼,点点头,微微看了一眼还在与刀疤男纠缠不清的落花,从后腰处掏出来一把匕首,便向小女孩走去。

阳光通过破旧的窗口照射到屋内,照射到矮胖子手中的匕首上。

落花虽然一直和刀疤男纠缠着,但她一直暗暗的观察着小女孩的方向,当她看到矮胖子向想小女孩靠近,尤其是矮胖子手上闪过的那一瞬间刺眼的冷光,她的双眸闪现过一丝的寒意。

看来她必须尽快的摆脱眼前这个刀疤男。

落花咬了咬牙,算了,大不了回去将鞋放在消毒液里多泡几遍。

想着,落花就一个利索的转身,就到了刀疤男的身后,在刀疤男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抬起右脚就在刀疤男的屁股上狠狠地踹了一脚,一个泥前脚掌印就印在了刀疤男的屁股上。

壮硕的刀疤男“哎呦”一声,脸向下,直直的趴在了地上,“我的鼻子!”刀疤男一只手撑起身子,一只手摸了摸自己的鼻子,看着自己手上温热的血液,很没出息的直接晕了。

落花惊讶的看着晕过去的刀疤男,心里不由的吐槽道:靠,这货居然晕血,还是晕自己的血!

落花心中嘟囔一句就将自己的背包扔起,抬脚一踢。

“砰!”

“哇,正中把心!”

看着书包没有丝毫偏差的将矮胖男人手中得匕首打掉,落花做了一个胜利的胜利的手势。

“小子,你还真是有点能耐啊。”矮胖子揉了揉被书包那一下打的有些犯麻的手。

“嘘~”落花打了一个口哨,“谢谢夸奖啊!”

她从小就跟在爷爷身边习武,她爷爷的武术也是数一数二的,当时也有很多人想找爷爷拜师,但是都被爷爷拒之门外。

就在这时,落花感觉身后的衣领处传来一股劲风,她心里一颤,她的右面是一堆被丢弃的木材,现在她也来不及多想,便身体一侧,背部紧贴着木材划过。

当落花镇定心神,她嘴角便勾起了一抹嘲讽的笑意,“不愧是干这行的,就是喜欢背后出阴招啊!”

见落花没有丝毫损伤的站在一边,着实让黑衣男子一惊,他出手,他自己最清楚不过,而且是在对方毫无防备的情况下,没想到眼前这小子年纪不大,倒是对自己挺狠。

“小兄弟,有两手啊,为了一个不值的人值得这么玩命吗?”黑衣男子嘴角挂着笑意,瞅了一眼落花的背部。

“值不值得应该是我说了算吧。”看到黑衣男子的眼神,落花身体侧了侧。

“呵呵,你......”

就在这时,屋外响起了一声声的警笛声,警笛声离他们越来越近。

“你......居然报警!”

不知道何时醒过来的刀疤男走了过来。

矮胖子露出了惊恐的表情,黑衣男子的脸色一沉,“我们走!”

“那....那个小丫头怎么办?”矮胖子犹豫的看了被绑在柱子上的小丫头一眼。

“算了,再不跑就走不掉了。”

说完,黑衣男人的看了落花一眼,“小兄弟,我们后悔有期!”

黑衣男人挥挥手,招呼其他人转身从另一个小门离开了。

看着他们熟练的逃跑方式,落花就知道他们一定这种事情没少干过,那条后路是他们早就准备好的,而且这个小屋内,一定不止有这么一个出口。

落花并没有追上去,而是嘴角微微一笑,拍了拍身上的灰尘,便走到被绑在柱子上的小女孩面前,蹲下身子。

“没事了。”

说完,她隔着手套摸了摸小女孩的头顶,便解开了束缚着小女孩的绳子,小女孩一被放开,就扯下了紧紧捂着她嘴巴的一块布子,哇的一声就大哭了起来。

“哥哥!”

说着她就一把抱住的了落花,小女孩的双手正好落在了落花的背后。

被小女孩这么一拍,落花发出了一声闷哼声。

小女孩听到落花的闷哼声,急忙放开了落花,当她看到自己小小的双手满是鲜血的时候,她啊的一声惊叫了起来。

“哥哥,你受伤了!”

“没事!”

看到小女孩手中的血迹,落花拿出了自己大衣兜子中的白色手帕,将小女孩手中的血迹擦拭干净。

她站起身来,将地上散落的书本都装好递给小女孩,顺便将自己的书包捡起,便拉着小女孩的手向门外走去。

第三章 爷爷去世(一)

这个时候,警车都已经到了门外,门外响起了在电视剧中常会出现的对白。

“里面的人听着,你们已经被包围了......”

听到这段,落花扑哧一声的笑了出来,真没想到她还有机会亲身体验一次。

落花隔着手套拉着小女孩的手,缓慢的走出了破旧的小屋。

她紧握小女孩的手控制不住的有些颤抖,小女孩感觉到落花的不对劲,担忧的看着他。

“哥哥,你没事吧。”

落花微微一笑,“没事。”

说完,她便狠狠地咬了咬自己的下唇,她知道是自己的过敏症又犯了,但是她不能现在掉链子,她必须将小女孩安全的送出去,她不能保证,那几个人会不会在冒险返回来,毕竟对于他们那种亡命之徒来说,什么都是有可能的。

落花和小女孩一步一步的走了出去,外面的警察见他们走了出来,带队的警察小心翼翼的就向他们走了过来,在她们的身后看了一眼,发现没有其他人,那名警察才对周围的人招了招手,数十名警察便冲进了破屋内。

在警察们路过她身边的时候,落花轻轻的闪躲了一下。

随后便有一个穿着整齐,华丽,打扮妖艳的女人走了过来,她眼角挂着泪水,双眸担忧的着看着小女孩。

看着眼前这个看起来没有丝毫紧张的女人,落花心头闪现出一丝怪异的感觉,不知道是不是她多心,她怎么感觉这个穿着华丽的女人脸上那担忧的表情是那么的假。

“妹妹,到妈妈这里来!”

妹妹?真是一个特别的名字。

妖艳的女人张开双臂,等着小女孩的到来,但小女孩却用着一双惊恐的双眸紧紧的盯着眼前的女人,然后紧紧的抱住了落花的腿。

小女孩的举动使落花的双拳不由的紧握。

“妹妹,到爸爸这里好吗?”一个富有磁性的男性声音响起。

落花来不及打量眼前这个男人,细想小女孩为什么惧怕那个女人,她的手机铃声突然响了起来,落花看了一眼那个妖艳的女人和他身后的那个男人,便将手机从大衣口袋里面拿了出来,还好她有将手机随身放在身上的习惯,不然,她手机就要一同与她那书包一般。

当她看到电话是医院照看爷爷的护工打来的时候,她心中闪现过一丝不好的感觉。

当接起电话后,她整个人僵住,脸色顿时苍白一片,她将小女孩交到了自称是小女孩爸爸的男人手中,便转身慌忙的跑出了小巷,包掉到地上,她都没有时间去管。

小女孩看着落花慌忙离开的背影,她上前将落花掉落的包捡了起来,紧紧的抱在自己的怀中,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小女孩的爸爸双手搭在小女孩的肩膀,神色复杂的看着落花离开的背影。

“是不是被吓到了?没事了,妹妹。”男人蹲下身,将紧紧抱着落花书包的妹妹抱了起来。

......

落花神色慌张,她心中,脑海里都是电话中的话音,电话中,护工说她的爷爷已经快不行了,让她尽快赶到医院见爷爷的最后一面。

迎着风奔跑着的落花,眼角渐渐的湿润了下来,她从小是一个孤儿,在孤儿院长大,是爷爷将她带了回去,给了她一个家,让她知道家的温暖,爷爷是她唯一的亲人,如果爷爷都不在了,她真的不知道自己该何去何从。

她一路撞撞的跑到医院,当她站到病房门口,看着一群医生护士围着爷爷的病床的时候,她便停下了脚步,呆呆的看着,医生焦急的呼喊声,护士忙碌的脚步声,还有仪器发出的不规律的滴答声。

“落先生,你终于来了!”

听到有人在身后呼喊她,落花便转头看去,便看到照顾爷爷的那个护工正双手端着托盘,一脸焦急的看着她。

病房中的医护人员也听到了护工的呼喊声,都停下了手中的动作,转身看向了她。

“落花,陪陪你爷爷吧。”

李医生轻声说道。

落花看向李医生,看着李医生脸上的疲惫和眸色中的心痛,嘴角勾起了一抹凄惨的笑容。

李医生名叫李连生,是爷爷的好友和主治医生,从爷爷住院开始,就一直是李连生在诊治照看。

“谢谢你,李叔叔。”落花的声音沙哑,有着掩饰不住的哽咽。

落花脚步踉跄的走进病房,看着走进来的落花,医护人员自觉地为她让开了一条路,看着躺在病床上骨瘦如柴的爷爷,她的眼眶中徘徊已久的泪水终于控制不住的掉了下来。

她颤抖的轻声喊道:“爷爷......”

病房中的医护人员相互看了一眼,便悄悄的离开了病床。

李医生看了落花一眼,叹了一口气,便侧身从落花的身边走过,将空间留给他们,作为医生,遇到这样的事情,他们也是很无奈,也很心痛,每一次看到自己的病人与自己的亲人做最后的告白,这个时候,也是他们最心痛的,这个时候,也是他们最怨恨自己的无能。

空无一人的病房,让落花的心更加的痛,她的话音更加的颤抖。

“爷爷......”

她缓缓的走近病床,小心翼翼的抓住爷爷干瘦的手,就是这双手,给了她最大的力量。

听到落花的呼喊声,躺在病床上的老人缓缓的睁开了眼睛,“孩子,你来了。”

老人嘴角依然带着慈祥的微笑,“爷爷,有话和你说。”

听着爷爷虚弱的说话声,落花的眼泪更加的凶猛,声音更加哽咽。

“嗯。”

老人缓缓的抬起手,放到了落花的脸颊上,“孩子,不要哭,爷爷能坚持到现在,都是你的功劳,你应该为爷爷感到高兴,爷爷,谢谢你。”

“不、不、爷爷,是落花该谢谢您,是您收养了落花,爷爷不要离开落花,不要丢下落花一个人好吗?”

听到落花那痛苦,毫无安全感的话语,老人的双眸满是心疼。

“孩子,爷爷不可能陪伴你走过一生,爷爷将自己的毕生所学都已将教给你了,现在爷爷给你上最后一课。咳咳......”

说着,老人就剧烈的咳嗽了起来。

看着老人痛苦的咳嗽声,落花紧张的大叫医生,就要去按呼叫按钮,就在她抬起手的时候,她的手被一双暗黄的手握住。

第四章 爷爷去世(二)

“爷爷......”

落花的带着泪花的双眸看着爷爷。

“孩子,让我们爷俩安静的呆一会好吗?”

看着爷爷双眸中的坚持,落花的双手渐渐的放了下来。

“好。”

“落花,你是一个聪明的孩子,生老病死乃是每个人都无法逃脱的一个自然定律,不管是爷爷还是谁,都会经历,你明白吗?”

老人看着落花的眼神中充满了担忧,落花从小在孤儿院长大,性格很是孤僻,在加上有着那奇怪的病,造成她一直没有一个朋友,一直将自己紧紧的包裹着。

他知道落花心中最大的病根就是“被抛弃”。

他害怕自己这么一走,落花会受不了,就此做一些不理智的事情。

见落花不说话,老人更加的担心,“孩子,爷爷最放不下的就是你。”

落花紧闭着双目,她听出了爷爷话语中的担忧,爷爷为她付出了半辈子,她知道,在这个时候,她最不应该让爷爷担心。

她强忍着即将夺出眼眶的泪水,“好。”

听到落花的回答,老人一直悬在心头的忧虑终于放了下来。

这么多年,只要落花出口答应他的事,每一次落花都完成的很好,他相信这次,落花一定也会做的很好。

老人缓缓的将自己的手从落花的手里抽了出来,他虽然人老眼昏花,将近死期,但是他还是能看到落花包裹着严严实实的脖颈处有着稀稀落落的红点。

“咳咳~”

“孩子,爷爷的时间不多了,有话要和你说,你不要在多问,只要记得。”

“在家中右侧的红木柜子右腿脚上,有一个金色的按钮,那是一个暗格的控制开关,里面有着我要交给你的东西....咳咳....当你看到.....里面的东西,你.....就知道....”说到这里,老人已经面色越来越难看,咳嗽的整句话已经说不出来。

老人急促的喘息着,急切的想要将后面的话说完。

看到这个情况,落花的双眸充满了无助,焦急,紧张,她慌张的呼喊道:“爷爷!爷爷!”

“对......对不起......”

老人的浑浊的双目渐渐的闭上,没有了任何的生机。

“不!爷爷,醒醒醒醒!爷爷!我不接受你的对不起!医生,医生!”落花高声呼喊着,她匆忙的按下床头的求救按钮。

医护人员听到警报,急冲冲的跑到病房,看着已经闭上双眼的老者,他们迅速进行抢救。

许久,李连生站在离落花一米以外的地方看着失魂落魄的落花,说道:“抱歉。”

听到这两个字,落花整个人身体一虚,脑海中一片空白,晕了过去。

见落花晕了过去,李连生急忙将其他的护士招呼了过来,开始为落花进诊治,当李连生看到落花满身的红点时,李医生不由的惊呼道:“这孩子是不要命了吗?”

李医生通知一声,便紧急准备落花的手术。

在落花救小女孩的时候,她身上就已经开始过敏,尤其是在她慌慌张张的在大街上奔跑的时候,她根本没有想到躲避任何人的接触,能坚持到现在,已经是落花为了见到爷爷最后一面的意志力在强支撑着。

当落花再次醒来的时候,她第一眼就看到了围的严严实实的隔离帐,她静静的躺着,眼泪随着眼角滑下,浸湿了枕头、被单......

这样的情况对她来说已经很是平常,她被送到医院已经多的数不过来,每一次都是从鬼门关中走回来,但,她没有哪一次比这一次更加的不想醒来,为什么上天不让她随着爷爷一起离开!为什么要留着这样的她独自生活在这个世界上!

病房的门被轻轻的推开,身穿隔离服的李连生走了进来,他站在门前,静静的看着落花。

“李叔叔,你是有什么事要和我说吗?”在李医生站在病房门外徘徊的时候,落花就已经知道,只是她现在不想多说话而已。

落花的说话声没有了之前的低沉,恢复了女孩子该有的清脆的声音。

李连生不仅是她爷爷的主治医生,并且还是她的主治医生,她的一切李连生都一清二楚,不需要再他的而面前伪装。

“你的病症已经更加严重了,你现在真的需要找一位心理医生接受治疗。”

李叔严肃的看着落花,“每次过敏后的急救都是徒劳,这样在往返几次,李叔也帮不了你了。”

“李叔,让你担心了,我不需要心理医生。现在爷爷也不再了,这一切对我来说都无所谓。”

听着落花毫无波动的声音,李连生心中一痛,握着病例本的手紧了紧,“孩子,你就打算这么放弃?”

“李叔,看心理医生真的有用吗?有用的话就不会拖这么多年了。在这个世上,我就爷爷这么一个亲人,爷爷是让我唯一一个能感受我到我还是这个世界一份子的人,爷爷走了,这个世界还会容下我吗?”

见落花毫无生机的面容,李连生心里很不是滋味,落花是他一直看着长大,见落花这个样子,他也很是心疼。

“你不想知道当年你爷爷为什么要将你从孤儿带回来吗?”

听到李叔这句话,落花毫无波动的双眸立刻闪现出一丝光芒,她艰难的抬起身子,看着李叔。

李连生上前将病床的高度调整好,示意落花自己躺好,“你爷爷当时去孤儿院就是为了将你带回来,他找了你好久。”看着落花双目重新绽放出光芒,李医生心中暗暗的向好友说了一句对不起,这件事是好友千叮咛万嘱咐不要告诉落花。

但现在的落花,她需要一个精神支柱,支撑她活下去。并且她已经长大成人,她有权利知道一切的真相。

“李叔,你能说清楚吗?”

落花双眸隐晦的看着李连生。

李连生抿了抿嘴,“落花,这件事我是在你爷爷醉酒之后才知道的,当他酒醒之后我问他,他又什么都不跟我说,只是让我千万不要告诉你。”

听到这里,落花低下了头沉思了许久,“李叔,我现在要出院。”她想到了爷爷在去世前和她说的话。

“现在,不行,你可知道你这次有多么的严重,你......”李连生听到落花说她要出院,脸色一沉。

看到李连生坚决的样子,落花就知道看来是得不到李叔的同意了。于是便自己将手上的针头拔了下来。

“李叔,我都习惯了,我没事。”说完,落花就下床,将大衣穿山,拿上帽子口罩等就推门走出了病房。

看着这么肆意妄为的落花,李连生只能干着急,看着落花离开,无可奈何。

第五章 暗格

包裹着严严实实的落花回到了她和爷爷小屋,她和爷爷住着的是简单的两居室房子,里面很多的柜子什么的都是很老旧的,当初她还一直建议爷爷换一套,但是爷爷一直坚持的用着,她当时就不是很明白,直到昨天落花才明白,原来这些柜子都是有着很大的用处。

落花轻轻的推开房门,缓缓的走了进去,她将口罩和手套摘下,放到了一旁的衣架上。

环视着熟悉的屋内,落花的嘴角勾起一抹凄凉的笑容。

她依照爷爷说的话找到了爷爷所说的柜子,这是一张平白无奇的红木柜子,因为年代久远,在底座的柜角处已经掉皮,平时她们就用来装一些杂物。

她蹲下身,轻轻的旋转了腿角的按钮。

只听见轻微的“噔”的一声,紧挨着金色按钮边便弹出来一个暗格。

暗格中放置着一张信封,信封的上面有着一块翡翠玉坠。

落花将翡翠玉坠拿了起来,左右翻看了一番,这块玉坠中间是环装的镂空花纹,根据花纹的样式,她判断不出来这是什么花。

她将视线落到了暗格中的信封上。

信封里面除了有一封信之外还有着这一张有着奇怪符号的牛皮纸,落花只能认出在牛皮纸的落款处有着和她名字一样的两个繁体字“落花”。

她疑惑的将牛皮纸放到一边,将信纸展开。

当她看到信中的内容的时,手一松,信飘落到地上,而落花整个人处于失神的状态。

等她回过神来的时候屋内已经漆黑一片,双腿已经麻木,她缓慢的走到沙发上坐下,将灯打开,手中紧紧的握着从暗格中拿出来的玉坠等物品,低着头沉思着。

这封信并不是她爷爷留给她的,是一个自称是她的亲人写给她的收养人的。

想到这个,落花嘴角就勾起了一抹嘲讽的笑容。

信上只是交代让收养她的人在她成年之后将牛皮纸和玉坠交给她,还有一些感谢收养人的话语,其他的就再也没有了。

真是可笑,这些东西,她还真的是不稀罕。

她没有八岁之前的记忆,只记得在自己醒来的时候人已经在孤儿院,当时的她什么也不记得,只是满身伤的躺在床上,身上还有着莫名其妙的红点。

渐渐的她才知道,自己居然对人过敏,真是一个可笑的病症。

在孤儿院的那段时光,她基本每天都会进医院,最后实在没有办法,孤儿院的院长将她直接关进了一个小屋内,每天只有固定清洁的阿姨会来,没有其他人会来看望她,渐渐的,众人都将她遗忘,只有一些小孩子会拿着石子,从窗户口丢进来,嘲笑着她。

她每天在小屋内登着凳子,通过屋内小小的窗口看着外面的风景,看着其他小朋友在玩耍,在阳光下奔跑着。

她永远记得当她第一眼看到爷爷的时候,那也是她那么久第一次感受阳光照在身上的温暖。

想到这些,落花的眼眶已经满是泪水。

落花将信放到了茶几上,双手抱头,低声的哭泣着。

屋外一道闪电闪过,随即便是一阵的轰鸣声,大雨悄无声息的袭击了这座“不夜城。”

落花在雷鸣响起,抬起头的瞬间,她看到放在茶几上信纸的右下角有着一个熟悉的标志,那个标志是S大的大学校徽标志,那么这封信就是从S大传出来的。

她拿起信纸,抚摸着校徽,想到李叔叔在病房和她说的话,她的双眸闪现过一丝的复杂的神色。

S大是国内有名的学校,排行也是在前十,能去S大上学的学生不是家中有势,就是有钱。

如果她想将这一切全部弄明白的话,看来只能从这个学校入手了。

但进入这个学校就成了一个很大的问题。

想到这里,她就将自己的头深深的埋在了抱枕下面。

可能是因为她太过的劳累,在不知不觉中睡了过去......

......

清晨的阳光洒进屋内,照射到落花的身上,温暖的阳光让落花忍不住舒展了一下身子。

她缓慢的睁开双眼,闻到了屋内浓浓的饭香味,她的嘴角勾起了一笑意,看来那只是一场梦。

落花来不及穿鞋就跑去了厨房,当她看到厨房忙碌的背影的时候,落花上扬的嘴角渐渐的落了下来。

“李叔叔。”

听到身后的呼喊声,李连生转过身来,看着站在门外的落花,李连生嘴角勾起了一抹笑容,“你醒了,收拾一下,饭快好了。”说完,李连生便转过身,继续忙碌自己的。

落花紧紧的盯着李连生的背影,“我爷爷呢?”

听到落花的问话,李身体明显一怔,但是很快便恢复了正常,他没有回头,只是停下了自己手中的动作,“落花,以后李叔叔会照顾好你的。”

听到这句话,落花低下了头,离开了厨房。

在落花转身离开厨房后,李连生便转过身来看着落花失落的背影,嘴里满是苦涩,他现在能做的只有祈祷着,希望落花快点从爷爷去世了的事件中走出来。

当李连生端着饭菜走出来的时候,落花早已经收拾好坐在了饭桌旁,只是低着头,看不到她的表情。

李连生以为落花低着头,只是不想让他看到落花眼中的泪。

但,当落花抬起头,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接过他手中的饭菜,招呼他吃饭的时候,李连杰很是诧异。

“落花,要不要搬到李叔叔那里去住。”

听到李连杰的话,落花吃饭的动作停顿了一下,随即便恢复了常态。

“谢谢李叔叔,不用了,我自己生活是可以的,只是可能得麻烦您帮我处理一下我爷爷的后事。”看似很是平静镇定的落花,在说到最后的一句话的时候还是出现了颤抖。

“好,这件事交给李叔叔。”

“嗯。”落花对着李连生勾起了一抹笑容。

这么多年,她早已经熟练的学会将自己最真实的情绪隐藏,因为只有这样,她才可以更好的保护自己,不在给爷爷填任何的麻烦。

只是现在爷爷已经不在了......

powered by 带字头像 © 2017 WwW.daizitouxi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