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章节)《偷凰换凤将军蛮妻宠不够》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9-01-09 13:03

《偷凰换凤将军蛮妻宠不够》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这里有!小说《偷凰换凤将军蛮妻宠不够》主角是穆苏赫连攸泽,偷凰换凤将军蛮妻宠不够主要讲述:怎么办?哀家给了你机会你没有把握住,还敢问哀家怎么办?兄长怎么会生了你这么个废物?!

偷凰换凤将军蛮妻宠不够
推荐指数:★★★★★
>>《偷凰换凤将军蛮妻宠不够》在线阅读>>

《偷凰换凤将军蛮妻宠不够》精选章节

“最起码,哀家还是大宛的太后!”凤择梧的胸口剧烈起伏,她被重彦气得不轻,“赫连攸泽,你当真厌恶哀家至此吗?”

重彦一笑,对这个泼妇一样的女人,他真的是无时无刻不想杀了她,可是现在,时机未到。

“你自己心里清楚,这个偷来的位置,我真的不知道你是怎么有脸继续坐下去的。”

重彦看着面前的凤择梧,眼底的嫌弃不是一星半点。

如果不是因为当初的事,如今这个位置上坐着的,就会是他的苏苏,也不会发生那么多不该发生的事。

凤择梧被他弄得当众下不来台,但好歹她是大宛的太后,这里还有这么多大家闺秀和宫女太监,就算当着她的面不敢造次,可在背地里,不一定会怎么嘲笑她。

她以为再怎么样重彦也会给她留一两分面子,但她想的终归是太好。

“就算哀家选的皇后你不喜欢,你也不该找一个农家女来丢人现眼。”

凤择梧平复下心绪,她静下心想着如何让重彦改变这个决定,避免让事情发展到不可挽回的地步。

她说归说,重彦压根就懒得听她废话。短短的间隙,他就已经让人去拟好了圣旨,大太监端着玉玺呈给小皇帝,将玉玺盖在上面。

如此潦草的封后,让凤择梧熟悉的不能再熟悉,她看的明白,重彦在恶心她,只是将那个主角,从她换成了一个农家女。

意思再清楚不过,她在他眼里,一文不值。

重彦带着小皇帝和新皇后走了,她自己一个人站在殿下。所有人都低着头不敢说话,生怕被迁怒。

大太监极有眼色的让周围的人退下,等到其他人散尽,方才那个差点被凤择梧封后的小姑娘小心翼翼的走到她身边。

“姑姑,现在……现在要怎么办啊?”

凤择梧转过头,一脸的狰狞把小姑娘吓得后退一步,怯生生的看着她。

“怎么办?哀家给了你机会你没有把握住,还敢问哀家怎么办?兄长怎么会生了你这么个废物?!”

她厉声说着,一下子将小姑娘推开,然后甩开想要上前搀扶的大太监,雷厉风行的回了凤榻里。

“回宫!”

长宁镇,医馆。

上次去找了知县以后,穆苏就一直在大夫的医馆照顾柠木,因为知县一些事情上京,将穆苏的事往后推了推,穆苏也默认了没去找他,正好留出时间来照顾柠木。

不得不说,这小子的恢复能力真的厉害,断了一只手臂又被毒打一顿,居然只过了一夜就醒过来,短短七天就下了床。

躺在床上的七天里,穆苏奔来跑去,一是为了寻找治疗柠木的药,二是为了赵家。

赵老爷不知道在哪里得知,穆苏和乞丐柠木一直藏在大夫的医馆里,于是当时就派了人来找麻烦。

结果还是一样,一堆大汉被穆苏摁在地上打的哭爹喊娘,连赵老爷本人都挨了几脚。

这次以后,他就换了方式,开始威逼利诱穆苏去知县那里给赵承之洗白,说赵承之打伤柠木只是一点小小的摩擦,就是出手重了一些而已,还派来管家给穆苏带了些银两。

穆苏当着那管家的面将银子全部敲碎,装进箩筐里兜到外面,一下子撒在大街上,不一会就被哄抢的干干净净。

自那以后,赵家就一直没了动静,安安静静的等到知县回来这天。

一大清早,穆苏就带着柠木到了衙门,虽然那小乞丐蹦跶的厉害,但还是掩不住脸上毫无血色。

两人在衙门门口等了没多大一会,衙役就将朱红的大门打开,走了出来。

“穆姑娘,大人到了。”

“多谢两位兄弟了。”穆苏赶忙起身抱拳行礼,随后扶着柠木走进公堂。

时间临近正午,街上的人也越来越多。柠木跪在地上低着头,他偷偷拉了拉穆苏的衣角,紧张的不行。

知县就坐在桌案后,手中惊堂木一震,指向穆苏,“公堂之上,你为何不跪?”

穆苏不卑不亢,不但没跪下,反而一只手直接将柠木提起来,一双琥珀眸子煞是凌厉,“大人,我与义弟乃告状之人,为何要跪?反倒是大人您,为何还不传赵承之前来?”

此话一出,围在外面看热闹的人顿时炸开锅来,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着。知县看了穆苏一眼,顿时觉得眼前的女人并不是赵家所说那么好打发走的。

再一拍惊堂木,肃静以后,他直接忽视掉刚刚要穆苏跪下的事,将事情转到赵承之的身上,“传赵家公子赵承之!”

一直躲在人群里的赵家人不得不露面了,赵老爷推着赵承之走上公堂,向知县福了福身子,“大人。”

赵承之一脸不在乎的跟知县点了点头,然后跟木头桩子一样杵在原地。尽管知县对这态度欲要发作,可奈何赵老爷还在,他做不了什么。

就在此时,站在站在赵承之身边的穆苏一脚踹在他的腿弯上,赵承之“噗通”一声重重跪在地上,扯到身上还没长好的伤,疼的快要哭出来。

“你!”赵老爷怒视着穆苏,后者却淡淡一笑,补一脚踹在赵承之背上。

这下可好,原本不愿跪的赵承之,跟拜祖宗一样朝知县行了个大礼,身上被穆苏扎的伤口也渗出了血。

“赵老爷不用谢,知道赵少爷有腿疾,我帮一把是应该的。”

周围看热闹的人哈哈大笑,气的赵老爷吹胡子瞪眼儿,干脆就不管不问的坐到一旁休息去了。

瞧那只老狗不断顺气的样子,穆苏不禁一笑,然后看向知县,微微弯了些身子,“大人,今日民女要状告赵家少爷赵承之断我义弟右臂之事。”

她转过身,指了指跪在地上的赵承之,“那日我来了长宁镇采买东西,他去我家寻我不得,便把气撒到住在我家附近的义弟身上,断其右臂,险些毒打致死。大人,还请您为民女讨回公道!”

知县目光一移,看向赵承之,“可有此事?”

“绝无此事!”赵承之直起身子,疼的龇牙咧嘴,指着柠木,一脸委屈的说道:“那日我打他,事出有因!他在我家偷了东西,被我追到穆苏家附近才抓住!”

“我没有偷你家东西!那几日,我压根就没来过镇子!”柠木立刻反驳赵承之,他虽是个乞丐,可以任打任骂,但是容忍不了别人诬陷他。

知县眯了眯眼睛,看看柠木又看看赵承之。余光一瞥,目光正好和赵老爷对上。想起那日离开后赵家送去府上的东西,他长叹一口气,重重落下惊堂木。

他没有办法,尽管是个知县,可比起有靠山在京城的赵家,他实在不好得罪太多。

“赵承之,你有什么可说的?”

赵承之忍疼踉踉跄跄的站起来,大声说道:“大人,他这是狡辩!您若不信,我可是有证人的!”

说完,他转头看着外面围观的人,指着其中一个低着头,努力降低存在感的男人叫嚷道:“你!还不赶紧进来!快跟大人说说,那几日你是不是看到乞丐柠木来我赵府附近转悠?”

男人怯懦懦的走进来,穆苏仔细打量着他,突然想起来这人是谁。

救他们的大夫虽然无后,但是有一个小徒弟,穆苏之前去医馆的时候见过他几次,所以还有点印象。但是,就在柠木受伤被她带去医馆的晚上,这个小徒弟就一声不吭的离开了。

今日看来,或许与赵家脱不了干系。

那男人走上前扑通跪在知县面前,低着头不敢看,连声音都哆哆嗦嗦的,“我……我看到那日柠木翻墙进了赵府,偷偷摸摸的,不知道……在干什么。”

说着,他偷偷瞟了一眼旁边的穆苏,却发现她并未发怒,反倒是一脸平静地看着他,于是连忙转移视线,掩藏自己的心虚。

“看来这官,我告不告都一样了啊知县大人。”穆苏抱臂笑看着知县,眼底的冷意却像寒刃一样一刀一刀的将他凌迟。

知县坐在椅子上,如坐针毡。就算如此,他也不能为了一个乞丐而得罪赵家,至于穆苏,不过是一个女人而已,野蛮归野蛮,成不了什么气候的。

这样想着,他心里又有了些底气,又恢复之前严肃的样子,指着柠木道:“柠木,他说的你可认?”

柠木没想到会半路杀出来一个程咬金,有些慌张的看向穆苏,穆苏伸手将他护在身后,上前走到知县的桌案前,微微弯了些腰。

“一个人的话就能作为呈堂证供?知县大人,您的公正清廉让我穆苏刮目相看。”

这话说的知县不自觉的开始心虚,再加上外面看热闹的人吵吵嚷嚷的声音,他竟出了一身一身冷汗。

他被眼前的穆苏压得喘不过气来,一身红衣,美丽而傲艳,仿佛是与生俱来的骄傲和居高临下,让他有些不敢去接她的话。

“此……此人非赵家亲戚,他的话可……可信!”

穆苏突然笑出来,下一刻,琥珀眸子突然一厉,抬起一只手轻轻松松掀了知县的桌案,吓得知县朝后一躲,一下子仰倒在地。

旁边的衙役反应过来一窝蜂的冲过去,却被穆苏夺了刀架在知县的脖子上,一个个面面相觑,再也不敢上前。

刀在知县脸上划来划去,吓得他动也不敢动。这一辈子,他还没有像今天这样窝囊过。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powered by 带字头像 © 2017 WwW.daizitouxi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