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乡村神农周小辰余小燕小说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9-01-09 13:36

这本由“小妖孽”所著作的乡村爱情小说《乡村神农》非常的不错哦,全文主要为小伙伴们讲述的是主人公周小辰以及余小燕之间的一段奇妙缘分故事,让人念念不忘,想看这本小说的亲,就行动起来吧!

乡村神农周小辰余小燕小说在线阅读

免费试读

忽听这话,周小辰这内心可是相当的鸡冻,忙是问了句:“你……没事么?”

“我没事呀。”马晴雯回道,“这都晚上了,我还能有什么事呀?”

“哦。”周小辰应了一声,然后问了句,“那我们就去夏河街吧?”

“好呀!”马晴雯禁不住欢心道,“夏河街可是有着我们的很多记忆哦!记得那时候,读高中的时候,我们最爱去的就是夏河街啦,呵!我最喜欢那里的麻辣烫了,呵!”

说着,马晴雯又是忍不住兴致的说道:“对啦,我记得……有一次在夏河街的时候,你为了你同桌刘雨婷,还揍过王青宝呢,呵!你知道吗,后来刘雨婷跟我说,说你在揍王青宝的时候老帅了,哈!”

忽听这个,周小辰这货暗自愣了愣,然后忍不住心想,我擦,这话……当年刘雨婷那个小婆娘咋不跟我说呢?

随即,马晴雯又是谢意的说道:“对啦,谢谢你刚刚为了我也揍那帮家伙,呵!其实我刚刚看着你在揍那帮家伙的时候,你也老帅了,呵!”

又是忽听这话,周小辰可是顿时有一种受宠若惊的感觉……

想想也是,马晴雯可是他曾经暗恋过三年的校花,如今竟是这样夸他,他能没有一种受宠若惊的感觉么?

说实话,就今日个与马晴雯的相遇,这已经是一个意外了。

随后,他们俩也就一边朝夏河街的方向漫步而去,一边聊着……

因为县城本身也不大,一个小县城而已,一般都习惯了步行,所以也忘了要打车什么的了。

再说,从清河路这儿到夏河街也不远,步行过去,大约也就那么十来分钟的样子吧?

令周小辰这货没有想到的是,这次与马晴雯的偶遇,竟是瞬间就令他俩变得有些亲密无间了似的。

事实上,对于马晴雯来说,毕业之后,她也没有继续读大学了,所以基本上也是与高中的那些同学都失联了,因此,她也是没有啥朋友似的,难免会觉得有些失落、有些孤单。

所以这次与周小辰的相遇,想着彼此曾经可是同学,也就来了个自然熟似的。

毕竟曾经是同学嘛,所以她也没有那么的防备心理。

她甚至都将周小辰当成了自己的亲人似的。

只是,他们俩正一边走着、一边亲密无间的聊着时,莫名的,竟是被马路斜对面的几个小混混模样的家伙给关注了……

“呃?那不是耗子哥的马子吗?”其中一长毛小子惊诧道。

“我靠!耗子哥的马子怎么跟另外一男的在一起呀?”又一个卷毛小子很是疑惑。

“玛德!这事……咱们要不要跟耗子哥说呀?”又一红毛小子说道。

“卧槽!当然要跟耗子哥说了!否则的话,耗子哥自己戴了绿帽子都还不知道咋回事呢?”又一平头小子说道。

“妈儿个屁的,没想到耗子哥的马子还挺尼玛騒的呵?怪不得都说尼玛女人是红颜祸水?”

“会不会是耗子哥女人搞多了,肾虚了,满足不了她了呀?所以她也就外面找凯子了呀?”

“卧槽!你他玛瞎说啥呢?这话要是被耗子哥听见了,还不得削死你呀?”

“成了,别他妈说了,赶紧去找耗子哥吧!”

“……”

其实,困扰着马晴雯的,就是他们正在说的那个啥耗子哥。

可以说,她的青春都毁在了那个耗子哥手里。

关于这个事情,她一直都只能是打掉牙往自己肚子里吞。

怎么说呢……对于她这样一个女孩子来说,毕竟还涉世未深,所以遇到了什么事,也是没有什么自己的主意,唯一能做的就是替自己保密,不让外人知道她的一切。

因为她已经意识到了自己迈向了一条不归路,也丧失了很多东西,而看到不是未来,而是未知的迷途。

其实,关于她的这个故事,说起来有点儿话长。

那咱们还是简明一些吧。

具体咋说呢……马晴雯着实是天生丽质,长得漂亮、好看,但美丽对于一个女孩子来说,有时候往往是一种灾难。

作为曾经身为校花的她,其实并不是大家所想象的那样家庭有多么的富有,事实上她也是出身贫寒。

就她的家庭条件来说,可能还不如周小辰的家庭条件?

因为她在家里排行老大,下面还有两个弟弟呢。

作为农村人来说,她父母也是有些重男轻女的观念,所以又由于家庭条件有限,因此呢……她高中毕业后,她父母也就觉得女孩子读这么多书可以了,现在她这么大了,也是应该外出打工来一起供两个弟弟上学。

对于这些,虽然她心里明白,但是她却是主宰不了什么。

甚至都主宰不了自己的命运。

只能听从父母的安排。

就这样,两年前高中毕业后,她也就来到了县城打工……

就两年前马晴雯到了县城打工之后,便在一家餐厅当服务员,由于她实在是太漂亮了,所以然后也就被那个啥耗子哥给盯上了。

倒是当时耗子哥也没有采取啥强占的手段,而是采取的追求方式。

作为那个耗子哥,在芜溪县也算是一个小有名气的混子,钱财啥自然也是来的容易。

所以他舍得为马晴雯花钱,每天又送花啥的,她想要BP机,他就立马赶去安溪市里给她BP机什么的。

而且,耗子哥也大方,她说家里缺钱啥的,他立马就给。

这么一来,马晴雯也自然慢慢的被感动了。

女孩子嘛,都差不多,都是容易被感动的动物,甚至丝毫不会去思考对方的真正目的是什么。

就这样,在耗子哥强烈的攻势之下,最终被耗子哥摘取了她的芳心。

只是,当马晴雯跟了耗子哥之后,这才慢慢的发现他原来是一个江湖混混。

当她想要摆脱耗子哥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因为作为一个农村女孩子来说,那传统观念更为浓烈,那就是自己既然已经将什么都交给了这个男人,那么也只能一辈子跟着他了。

俗话不是说嘛,嫁鸡随鸡嫁狗随狗。

尽管她跟耗子哥也没有正式的登机结婚什么的,但是在她看来自己毕竟已经与他啥都发生了,所以也只能那样了。

但就耗子哥来说,他本身就是一混子,所以狗能改吃屎么?

这当他觉得玩马晴雯也玩腻了,自然的也就另寻新欢了。

这不近段时间,耗子哥又跟歌厅的一女的混得可激烈了么?

因此,这对于马晴雯来说,可是一种苦恼。

尽管她在心里无数次问自己该咋办?

第1章 瞧病

“裤子脱了,躺好!”

“啊?脱……脱裤子?”

“你一个大老爷们,墨迹什么呢!十分钟就完事了,还不快脱!”

“啊,那个……”周小辰觉得很难为情,磨磨蹭蹭的问道,“一定要脱吗?”

看他脸红害羞的样子,余小燕翻了个白眼:“你不脱,我怎么帮你?”

“可……”周小辰捏着自己的手,低着头左看右看就是不看余小燕的眼睛,不经意间,他看到了自己的那里,早已有了反应。

余小燕等的不耐烦了:“你到底还要不要看病啊?”

“看啊……可是……”周小辰吞吞吐吐的,双颊再一次涨得通红,“我,我就被水蛭吸了一下,用不着脱裤子检查吧?要不……你给我点药,我自己回去擦擦……”

话没说完就被余小燕打断:“你不怕死的话,就随便吧!反正水蛭如果进入你的身体,不弄出来,以后出了事你自己负责!”

“啥?”

周小辰傻了,听她这么一说,怎么感觉那么严重呢?

特娘的,这可怎么办是好?

毕竟他伤口的位置,在那个尴尬的地方。

真是让人无语,他本来想进池塘里凉快凉快,谁知道,刚游了一会儿,正在浅水区休息呢,还没嘚瑟完,就被水蛭附身了。

想到那玩意儿出事,周小辰就一阵头皮发麻。

要是因为水蛭,让他一辈子做不了男人,这……这特娘的,必须配合检查啊!

没办法,脱就脱吧!

周小辰不在迟疑,开始脱起了自己的衣服。

“裤子脱了就好,去,那儿躺着!”余小燕见他配合,指着不远处的检查台说道。

说完了,她就转身去拿药,为周小辰看病做准备了。

周小辰脱了裤子,里面的大裤衩,说什么都不敢直接脱掉,红着脸躺在台子上,跟那待宰的纯洁小羊羔似的。

余小燕找到药,回身看到他还穿着裤衩,皱着眉补充道;“继续脱,脱光!”

听到余小燕的吩咐。

周小辰心头顿时一万头草泥马跑过,还是光着的!

他双手捏着自己的裤衩两侧,尴尬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你一个大男人,能不能利索点?”余小燕皱眉。

在余小燕看来,周小辰是病人,她是医生,治病救人是她身为医生的职责,没什么男女之分。

听出余小燕话语里的鄙视,周小辰内心愤恨:擦,她一个女的都不怕,老子还怕个球!

不就是脱光吗!跟谁没果过似的!

安慰完自己,周小辰立刻迅速脱完,然后躺下:“好了,你动手吧!”

他一脸的视死如归,看的余小燕窃笑不已。

这家伙不会还没有过女人吧!

她带着疑惑,看向周小辰的那里。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好家伙,周小辰那东西实在太大了,从医至今,这么大的她还是第一次见到。

这让她不由得好奇起来,一时之间,只顾着愣在那观察了。

多亏了周小辰害羞,提前闭上了眼,不然看到余小燕这个样子,他肯定会想入非非……过了好久,余小燕才回过神来,想到自己身为医生,她很细心的检查了周小辰受伤的地方。

这才发现,水蛭吸的伤口的竟刚好在那个最上方,为了能尽快救助伤患,确认是否有水蛭尸体残留在伤口内,余小燕当下也顾不得太多,动手认真翻看起来。

余小燕心无杂念,翻来覆去寻找伤口,可苦了原就害羞的周小辰。

闭上眼后,那感觉更是酸爽,被余小燕这么一碰,那东西瞬间立了起来。

余小燕被它的行为吓到,而后心低深处却腾起了莫名的滋味……经过这一番折腾,余小燕确认伤口内什么都没有,长舒了一口气。

当听到余小燕舒气的声音后,周小辰立马问道:“好了吗?”

余小燕翻了个白眼;“急啥?还没消毒上药呢!继续躺着!”

闻言,周小辰脸又红了,但事情都进行到这一步了,只能让余小燕继续了。

只是他心底又忍不住自言自语:特娘的,老子还是个雏呢!今儿竟然被人看光光了……亏大发了,这要是传出去,老子以后在村里还怎么见人呀?

正想着,那里被一双柔弱无骨的小手握住了。

周小辰顿时像过电一般,受不了了。

余小燕先用酒精消毒,而后又涂上药膏,为防止药膏能涂进伤口里,余小燕上了手,她动作轻柔,来回涂了好几遍。

周小辰忍的脸颊爆红,咬紧牙关,最后更是掐住了自己的大腿……

第2章 狼狈逃走

此时此刻,周小辰痛并快乐着。

终于,他一个没忍住,那啥了……

余小燕也没见过这种场面,脸上立刻升起两朵红云。

她快速收回手,羞恼的找来一卷纸巾,扔给周小辰;“自己擦,完事了穿好衣服出来。”

说完,就快速朝外面走去。

那落荒而逃的样子,好像后面有什么吃人的怪物一样。

其实,余小燕确实是用逃的出来的,因为她感觉到了,自己身体的某处,有了反应……听到关门的声音,周小辰才敢睁眼,看着自己那儿,他觉得丢脸。

怎么会没忍住呢?

特娘的,刚才那娘们一定是故意的!

墨迹了很长时间,周小辰才出来。

办公室桌前,余小燕看到周小辰还红着脸,不由得笑了:“你放心,伤口已经没事了。这是药膏,拿回去自己涂涂,过几年就好了。”

她递过来一管药膏。

周小辰不太放心:“涂了这个真能好?”

“那当然了。”余小燕回答,她似乎想到了什么,又加了一句;“你要是不放心,来我这儿,我帮你上药也行。”

余小燕也只是嘴上这么一说,事实上一下道周小辰那竟那么大,要是……想到这里,余小燕有些口干舌燥,她强压下心底蠢蠢欲动的想法,矜持的低头整理起了医药器具。

周小辰则一脸懵逼,原以为余小燕是个正经人,没想到她竟然那么坏,竟然还想看他出糗。

他盯着她的胸看了一会儿,很想抓一把,作为她看自己的报复,但最终,他还是不敢下手。

他怕惹恼了余小燕,她把今天的事说出去,到时候同龄的村花李香香知道了,肯定会瞧不起他。

见周小辰就那么走了,余小燕忽然觉得有些失落……不多久,周小辰便从乡村诊所出来,来到了村里的大路上。

恰好跟村里的莫莉嫂子走了个碰头。

当莫莉瞧见周小辰走过来时,她心底不由自主一动。

她脑海里总是会回想起,那天打猪草时,无意间看到游泳的周小辰露出的那玩意儿。

情不自禁的,她偷偷朝周小辰那里瞄了几眼。

两人快要照面时,周小辰如往常一样打招呼;“莫莉嫂子,你这是干啥去呀?”

莫莉听到周小辰的话,红着脸笑道:“小辰呀,这不嫂子屋里的电视坏了,不知道咋回事,就是修不好,你能帮嫂子看看吗?”

都是乡里乡村的,周小辰义不容辞的答应了:“行啊!那嫂子我们现在就去吧!”

莫莉没想到周小辰会那么爽快,她高兴极了,脸上却更红了,扭扭捏捏的道:“晚上吧!”

周小辰不明所以:“为啥要晚上啊?”

“哎,你真是!”莫莉一脸娇羞,“这会儿……大家伙都在午睡,让人瞧见你不睡觉跑进了嫂子家里,多不好!再说了,你也知道你蛮子哥不在家,有些事白天不方便的……”

“不就修个电视吗?这能有啥不好?”周小辰想不通。

莫莉瞪了他一眼,“哎,让你晚上来就晚上来啦!”

见莫莉坚持,周小辰无奈,点头道:“好吧……那嫂子,晚上我再去。”

“嗯嗯,到时候你晚点来,别让人瞧见,我把里屋后门给你留着,你从后来进来!”莫莉叮嘱道。

周小辰听到这个,眉头一皱,发觉事情并不简单。

修电视,为啥要偷偷摸摸的,还不让人瞧见还非得晚上?

第3章 修电视

想到这,周小辰忍不住偷偷瞅了莫莉一眼。

这莫莉嫂子,虽说算不上什么大美人,但胜在成熟,该有的地方全都又,配上那股子女人味,别说,还真有些醉人……敲定时间后,莫莉临走前,还不忘趴在周小辰耳边,轻轻说了一句:“小辰,我等你哦!”

嫂子声音娇媚不已,说完了,还对周小辰抛了个媚眼。

这使得周小辰浑身一哆嗦,擦,莫莉嫂子竟然是这种人!

我擦咧,平常见莫莉嫂子也不是那种放肆的女人,咋忽然这个样子了?

回到家,周小辰一边捯饬饭,一边回想着上午的事,想到余小燕,周小辰就来气。

不行,第一次交代在余小燕手里了,他一定要睡回来,才不算吃亏。

周小辰正琢磨着,想起了莫莉嫂子说的晚上修电视的事来。

话说,按照莫莉嫂子的反应,今天晚上会不会发生点什么呢?

要是能学点经验也是不错的……

很快,时间就到了晚上,天慢慢黑透了。

周小辰吃过晚饭,墨迹了一会儿,才寻个由头出了门。

怕被村里人瞧见说闲话,他故意绕了好一会儿,等外卖没人了,才从后门闪进了莫莉的家。

毕竟,莫莉嫂子不算村里最美的,但她三十多岁,正是成熟的时候,自家男人又不在,被人看见男人进她家,不太好。

周小辰摸摸索索的进了莫莉家,没注意,还踢到了一个水盆。

好家伙,那盆子竟滚了起来,发出嘭嘭的声音,在这寂静的晚上,动静贼大。

周小辰吓一跳,忙不迭的弯腰去追,好半天才按住盆,一抬头,他傻眼了。

昏黄的灯光下,莫莉嫂子穿了件v领吊带睡裙,v字开的极深,隐隐约约露出条深深的事业线来。

周小辰不由自主吞了口口水,脑海里浮现出曾经吃过的包子来。

“小辰,过来呀!”莫莉等周小辰半天了,此刻见他终于来了,早忍不住了,上前拉过他的手,连拖带拽的弄进了屋。

“电视在里屋呢!快来帮嫂子看看,它怎么就没影了。”莫莉娇小着,领着周小辰去了睡觉的里屋。

刚进门,周小辰正找电视呢,莫莉嫂子忽然哎呦一声,靠在了周小辰身上。

“哎呦,好疼,小辰,嫂子脚崴了,快扶嫂子坐下。”莫莉道。

她边说,边往周小辰怀里倒,那架势恨不得整个人都挂在周小辰身上。

“哎,没事吧?要不我去叫医生?”周小辰半真半假道。

“哎呀,大晚上的,还要麻烦人余医生,不合适。”莫莉倚着周小辰,劝着他挪到了大床前,“你帮我按下就行了。”

周小辰没办法,只得蹲下去,扶起莫莉嫂子的脚,认真看了起来。

白生生的脚丫上,一点红肿啥的都没有,一看就知道没啥事。

周小辰心中有了决断,当下,更加坚定了心中的某个猜想。

莫莉嫂子,该不会真想跟他……

还没想完,莫莉嫂子又哎呦了一声。

“小辰呐,我胸口忽然好疼,你也顺便给嫂子看看……”

伴随着话语声,还有刺啦一声衣服撕碎的声音。

周小辰抬起头,只看到白花花一片,晃的他睁不开眼。

不过,莫莉嫂子这也太生猛了吧?这不明晃晃的暗示他想那啥吗?

完犊子了,他该怎么办?

见周小辰呆着不动,莫莉急了,这傻小子,该不会傻了吧?天杀的货,她都这么敞亮了,这死小子还不表示表示?

“我这好疼,小辰你帮我看看吧!”

一不做二不休,莫莉直接拿起周小辰的手,往自己身上伸去。

周小辰脸一红,心一横,当下就主动了起来。

特娘的,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吗?

送上门的再不要,就是浪费,浪费等于犯罪。

“好嫂子,哪里疼?我给你按按……”

第4章 找茬

一夜好春光,周小辰初次经历,自然好奇的不行,各种都试了一遍才算完。

快凌晨时,他才从莫莉家出来。

折腾了一宿,周小辰又紧张又刺激还有些疲惫,一觉睡到大晌午,还做了个美梦。

梦里,余小燕上了他的床,结果,正到紧要关头,外面就传来了一声大吼,把他惊醒了。

我擦,周小辰暗骂了一句,揉着眼坐了起来。

就听到外面吵吵嚷嚷的,一个汉子的喊叫声。

“周小辰!臭小子!特么你爸欠老子的钱,啥时候还?”

周小辰愣了愣,想起自己那个赌鬼老爹来。

说起来,他那个混账爹,本来娶了个漂亮媳妇儿,生活也美满幸福,本以为一家人会乐乐呵呵的,结果他却染上了赌博,还把老婆打跑了,自己也欠了笔债后,人就不见了。

周小辰甚至怀疑他早就被追债的人打死了。

“小秃子,赌桌上的债,赌桌上还,你不知道江湖规矩,回去问问就行了,跑我家闹事,是想找茬么?”周老爷子的声音响了起来。

“他妈的,老不死的,你想赖账是吧?别给脸不要脸,要不是看你半只脚都进棺材了,我早大嘴巴子呼你了!”来人毫不客气,张口就骂。

周小辰听见自己爷爷被骂,瞬间清醒了,二话不说,从床上蹦了下来。

一脚踹开房门,周小辰立即破口大骂;“草拟麻的,死秃子,有本事冲你大爷来,别他妈跟我爷爷吼!当年我爸欠你的钱,你丫就去找我爸要,管老子卵事!”

光头男被周小辰劈头盖脸一阵骂,头懵了。

周老爷子一脸欣慰的看着周小辰,心道,这他娘的才是我周大川的孙子!有种,不是个孬蛋,哪天我要是去见阎王了,也能安心了。

“妈的,你俩这是敬酒不吃吃罚酒是吧?”光头反应过来,气的要死,一挥手,“给老子弄他们!”

一声令下,一个大胖子从人群里走了出来。

见他长得人高马大,吨位几乎是三个周小辰了,还从后腰摸出一把亮闪闪的大砍刀。

周老爷子一瞪眼,这他娘的是有备而来啊,还带着刀,这不是要账是要命啊!

“小辰,关门放狗。”

叮嘱了一句,周老爷子就坐了回去。

“强子,上,好好教训教训这爷俩!”光头命令道。

叫强子的胖子,答应了一声,一脸的凶相,抄着把砍刀就冲了过来。

周小辰一脸淡定的站在原地,等强子冲到他面前,他才侧身往旁边一闪,双手一错,顺势夺了强子的砍刀,一脚踹在强子的胸口。

“砰!”的一声,胖子飞了出去,滚了几滚,在光头跟前停下,龇牙咧嘴的半天都没爬起来。

看的光头和其余的人,一愣一愣的。

踹走胖子后,周小辰又回到了周老爷子的身边,手里把玩着那把砍刀,看也不看光头他们。

光头神色难堪,看看周小辰,看看周老爷子,半天没说话。

传言周老爷子是援朝老兵,年轻的时候很厉害,现在都还能随手搬起一个石磙子,孙子周小辰深得他真传,他还不信,现在看来,果然名不虚传。

刚开始他还觉得,周老爷子毕竟老了,周小辰也太小,自己带来了五六个兄弟,还有家伙,能打不赢他们?

结果却被人家一照撂倒,实在是窝囊。

光头男越想越窝火,可他也没什么办法,刚才周小辰虽然只使了一招,可他看得出来,周小辰是个高手,更何况,周老爷子还没动手,正优哉游哉的坐那儿看戏呢!

要是他们爷俩全上,自己这批人,指不定还不够人家练手的呢!

“咋?还打不打了?”周老爷子不怕事大,忽然笑道。

光头咬牙捏拳,脸色阴晴不定,却不好在说什么,毕竟刚才的情况他也看到了。

可接着,周老爷子就又道;“不打就赶紧滚,不然我就让我孙子开打了!”

一句话,吓的光头立马白了脸,也不想在想说什么话找回场子了,扭头就走。

强子揉着自己的胸,见光头就这么走了,还问了句;“老大,钱,还没要到呢!”

这话听的光头一阵头大,“要个几把,给老子滚!”

一群人来得快,去的更快,灰溜溜的逃出了周家。

等人跑没了,周老爷子扭头看向周小辰;“小子不错啊!只不过,今天来的那个李光头,可是镇上出了名的大混子,黑老大,你以后再出去玩,可要注意了,别惹事。”

周小辰没在意,答应了一声,又回了屋,想再去睡会儿。

看他这样,周老爷子抽了口旱烟,发起了愁。

这混小子,都十八九了,成天这样下去,可不是办法啊!

另一边,李光头离开村子后,心中越想越不忿。

“妈的,这事不能就这么算了,钱我们也得要回来!下个月,达子就出狱了,到时候我们再好好收拾收拾周小辰!”

他眯起眼,恶狠狠的回头看了一眼,继续道;“会功夫又如何,达子也练过武,老子就不信了,他能打过达子!”

“那他要是打过达子了,怎么办?”强子不开眼的问了一句。

光头气的脸上的肉都在抖,半晌憋出一句;“他妈的,要是达子打不过,我他妈就不姓李!”

……

周小辰躺回床上,翻来覆去却睡不着了。

昨晚上干了一夜,今天又起的晚,这肚里早唱起了空城计,刚才要打架还没觉得,现在倒饿的不行了。

算了,既然睡不着,就找点吃的去。

他收拾着自己的家伙,打算去逮点野味补补身子。

“又乱倒腾啥呢?整天游手好闲的,你说你年纪也不小了,咋就不找个正经事干呢?”周老爷子躺在摇椅上抽旱烟,见周小辰出来,摇了摇头。

周小辰撇撇嘴,小声嘀咕着;“我想把江尾村的漂亮女人要一遍,问题是人家得让我要呀!”

“啥?你要干啥?”周老爷子年纪大了,没听清,大着嗓门问了一句。

“不干啥,饿了,找点东西吃去。”周小辰说着,去灶屋找了个馍,边吃边出了门。

吃完了最后一口,周小辰也恰好来到了村口。

走过拐角处的那片高粱地,他一眼就瞧见村里的妇女主任冯淑丽,弯腰钻进了旁边的小树林。

这立马引起了周小辰的注意,他眼珠子转了转,脑子里冒出一个想法。

这冯主任,该不会去小树林小解吧?

毕竟,自己可是经常干这事,他要不要去瞧瞧?

第5章 机会

说起来,在王美丽没嫁到江尾村之前,冯淑丽都称得上是村里的第一大美人!

而王美丽来了之后,因为年纪轻,正是花骨朵一般的年纪,比起冯淑丽来,略胜一筹。

不过冯淑丽也毫不逊色,虽然三十岁了,但她天生丽质,身材又极好,曲线玲珑、加上她浑身上下的幽香,那成熟的风情让很多男人都对她留恋不已。

村里的男人们,闲的没事干的时候,经常会说起冯淑丽,大多数人都觉得,这辈子能跟冯淑丽睡一觉,死了都值。

还真是应了那句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周小辰一边感慨着,一边往树林里瞄。

如果冯淑丽真的在里面小解,这可是个千载难逢的偷窥机会,既然路过了,周小辰不想错过。

事实上还真是如此,冯淑丽刚从镇上回来,一泡尿憋了一路实在憋不住了,这才钻进小树林解决。

另一边,周小辰怀着强烈的好奇心,悄悄摸摸的溜进了小树林……树林深处,冯淑丽红着脸左右看了看,确定四下没有人后,她立马放下心,大胆的脱掉裤子,蹲了下去……远远望到冯淑丽的背影,周小辰将铁楸和篓子往旁边一丢,摸索着靠了过去。

刚好将冯淑丽蹲下的过程瞧了个清楚,周小辰心跳加速,一股热血不知道从哪里刷的腾起,让他双颊都热得慌。

不过,冯淑丽蹲下后,身子被柴草给挡住了,后面的周小辰就看不到了。

寂静的树林里,只听到一阵阵水流冲刷地面的声音。

周小辰看不到,但结合刚才看到的一幕,却更他热血沸腾了,他脑袋里却不由得浮想联翩起来……周小辰越想心里越不是滋味,好不容易看到冯淑丽钻小树林,却不能看清楚,太难受了。

他想了想,决定再偷偷往前挪两步。

刚一动,却发现这会子冯淑丽也解决完了,正在提裤子。

那晃让人眼晕的白,在周小辰的面前一闪而过,连两秒都没有,就啥也瞧不见了。

周小辰顿时一怔,无比失落。

特娘的,这就完事了?老子还啥都没看到呢?就不能再多会儿?

冯淑丽整理好衣裳后,扭身就走。

可就在她转身的时候,却瞥见不远处的草丛里有一双亮闪闪的大眼睛,正直勾勾的盯着自己!

这让她呼吸一滞,羞恼的脸都红了……

害羞过后,心底就生出一股火来,冯淑丽气愤极了,到底是哪个臭不要脸的,竟然偷看老娘?

此时此刻,她恨不得赶紧冲过去打死那个色狼!

想到就做,冯淑丽弯腰捡起一块石头,砸了过去……周小辰还正抱怨呢,一块石头就朝着自己飞来,眼瞧着要被砸中了,千钧一发之际,他一个闪身,躲开了。

要命!这要是被砸中,可不得头破血流吗?周小辰暗自庆幸。

发现自己没砸中人,冯淑丽不忿了,仔细瞪眼一瞅,见对方是周小辰,她更来气:“哼!”

刚才躲石头的时候,周小辰不小心从草丛里跳了出来,现在全暴露在冯淑丽面前,有种偷窥被抓住的尴尬,这让周小辰恨不得赶紧找个地缝钻进去。

瞅周小辰那猥琐样儿,冯淑丽再一次被气的不行,火气也蹭蹭蹭往上冒,连带着她呼吸也加重了几分,胸脯起伏的更加厉害了。

冷哼一声,冯淑丽直接冲了过去,一把扯住周小辰的手臂,怒道;“走!跟我去见村长!”

“见,见村长?”周小辰被冯淑丽的暴脾气吓道,结结巴巴的问道:“见,村长,干啥呀?”

“干啥?你说呢?”冯淑丽怒视着他。

周小辰当然不敢说,只得装傻充愣,含糊道;“我,我哪知道,你为啥要见村长呀!”

“你不知道?呵呵!”冯淑丽冷笑着;“那我问你,你刚才在这草丛后面干嘛呢?”

“我啊?我没干啥。”周小辰挠着脑袋,继续装迷糊。

“你没干啥?你还真敢说啊!”冯淑丽被气笑了。

“真的……我其实,就是没事瞎溜达,刚逛到这个草丛后面,就看到一块石头飞了过来,我就躲开了……”周小辰半真半假的说道。

见周小辰说谎,冯淑丽恨不得撕烂他的嘴巴;“你!你敢做不敢认是吧?”

“认什么?我,我什么都没做呀!”周小辰小声道。

那可不,他只看到屁股,本来就没做啥。

冯淑丽没想到他脸皮那么厚,她恼的涨红了脸,“你敢说,你刚才没偷看我小解?”

“这怎么可能呀!我刚过来,就被你砸了,都不知道怎么回事?”周小辰自然不会承认,死活不松嘴,看着冯淑丽,他还脸红了;“原来,你刚才在,在那啥呀!你,你放心,我是绝对不会把你在树林里……那啥,我不会说出去的。”

他这样无赖,冯淑丽也拿他没辙,可她又不想这样被人白占便宜,于是,她拽住周小辰的胳膊,羞怒不已:“不行,你得跟我去村长那走一趟!”

powered by 带字头像 © 2017 WwW.daizitouxi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