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舒心顾砚泽舒心小说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9-01-09 13:36

一本很好看的青春年少爱情小说《舒心》推荐给小可爱们阅读,小说由“馨馨儿耶”最新著作,为大家带来的是清冷系美男顾砚泽和不良少女舒心之间的一段很精彩的爱情故事哦,大家快来一起看看吧!

舒心顾砚泽舒心小说在线阅读

免费试读

下午,舒心破天荒的主动去找顾研泽,她高坐在走廊的栏杆上,就这么明目张胆的看着教室里的人。

老师还在讲台上拖堂,舒心无聊的撕着自己发梢的分叉,夕阳的余晖打在她身上,整个人都被包裹着一层温暖的光泽。

人陆陆续续走出来,她一眼就看到了顾研泽,高兴的冲他挥手,顾研泽见她坐这么高也不知道危险,皱着眉头上去在众目睽睽之下就把她抱了下来。

“万一摔了怎么办”他不理会周围人诧异的目光,他眼里只看得见她。

“没事没事,小时候爬的比现在还高呢”

他低头笑笑,想着也是,小时候比现在不知道皮多少。

两人并肩走在回家路上,树荫影影绰绰的打在地上,说不出的朦胧美好,顾研泽终是忍不住了开口问她,“又和别人打架了?”

他指的是她肿的老高的右脸。

“我和徐瑞掰了。”她直言不讳道。

“他以后应该不会在理我了,”舒心站定,认真的看着他指了指右脸,“徐瑞知道的,这一巴掌会打散太多,将来我们只会是年少岁月里脑海里的影子,从此就是陌生人了。”

她说到尾声时还带着鼻音,顾研泽心疼的揉了揉她的脑袋,安慰道“你还有我。”

舒心摇摇头,“应该是我只有你了”说着一头扎进他怀里,让他措手不及。

他感受到了她的反常和柔弱,胸前的衬衫似乎被打湿了,他扶着背帮她顺气,这个小丫头原是个重感情的人呢,和徐瑞的这场闹剧,再舍不得这下也该是收场了。

树荫下的男女就这么抱着,年少时光的美好总是夹杂着残忍的分别和泪水。

他想,也许曾经的舒心,也是发自内心的想要依靠徐瑞的吧,可是是那人让她失望了。但是又有些庆幸,这样才没被别人捷足先登。

世间万物自有妙法转折,兜兜转转了一圈,她终究还是属于自己的。

想到这里他紧了紧手臂,就像要把她刻入骨血一样。

“好啦,别哭了小花猫”他耐心的用手替她揩去眼角的泪,“晚上带你吃芒果沙冰,好不好?”

自从跟了顾研泽,他老干部的姿态总是让舒心抓狂,比如不让她穿露脐装,说以后会腰疼,不让她吃冰的,说对女生不好。

难得顾大神主动拿沙冰来哄,她顿时破涕为笑,点点头,被他牵着手慢慢走。

晚上吃完饭,顾研泽想留舒心住,舒心推拒没成功,被顾研泽强行留下。她真是被这个男人弄得哭笑不得,明明平时一副稳重的大人模样,怎么私底下还有这么小孩子气性的一面。

“想和你一起洗澡”他搂着她正在沙发上看电视,他舔着她耳朵说着让人害羞的话。

“猪才想和你洗”她打掉胸前不安分的爪子。

“那我给猪洗”

说完一个公主抱抱起她,她惊的赶紧搂住他的脖子。

“给我的猪猪公主洗香香”他说着在她嘴上偷偷香了一口

舒心在他怀里红着脸,任由他去,今天是她第一次在他面前撒娇,也是第一次展现脆弱的一面,但是这个男人有种特殊的能力能让自己心情变好。

她觉得自己好像在这段感情里,更加沉迷了。

第1章 序章(相遇)

那天刚下完雨,风是难得的温柔,午后的阳光晒得人舒服的懒洋洋,空中还是弥漫着好闻的青草气息,一切都完美的不像话。

除了舒家隔壁破坏风情的搬家声,舒心在床上打完第三个滚之后,烦躁的起身穿上拖鞋,向楼下喊着,“妈!!!隔壁什么时候才能搬完,我真的快被吵死了!!”

说话的女孩穿着纯白色的连衣睡裙,裙长刚好露出纤细洁白的脚踝,往上是笔直的小腿,小腿肚上肌肤紧实白嫩,一晃一晃的勾人眼。吊带的睡裙在双肩处打成蝴蝶结,露出诱人的锁骨,和美丽的天鹅颈,唯一不搭调的是少女挺起的双胸,虽不是丰满至极,但是对于高中发育中女孩来说已经是圆润挺翘,正随着少女说话时的呼吸起起伏伏,有种纯洁的性感。

恩,画面很美好。当然在不看脸的情况下。

“舒心,我说了多少次,把妆卸干净再睡觉”每次早上都要经历女儿这样惊吓的舒心妈妈已经很头痛了。

舒心无所谓的耸了耸肩,“隔壁的房子空置了这么久了,怎么突然这么大动静?”说着好奇的走到客厅的窗前拉开窗帘向外张望。

正在瑜伽垫上做着拉伸的妇人看了眼女儿好奇的背影,缓缓开口“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就你以前还小的时候,我不让你吃炸鸡翅,你经常去隔壁阿姨那里讨着吃。”

讨?舒心一个白眼,“看来我的不要脸还是从小保留到现在嘛”,说着继续看着楼下,搬家的工人进进出出,就是没有正主的身影。

“你还带着隔壁阿姨的儿子拿钥匙在小区里的车上画猪头,你就被我抓起来胖揍了一顿”舒心妈妈边做边说。

“恩,这像是我会做的事情。”舒心完全不在意,继续目不转睛的盯着。

一道清瘦的背影出现在视线中,修长笔直的双腿,被制服西裤完美的包裹着,两腿间微微股起,校服衬衫规规矩矩的塞在西裤里,衬衫洁白的一丝不苟,没有时下流行的发型,没有累赘的刘海,没有油腻的背头。清隽的脸庞带着微微的棱角,鼻子高挺,嘴角微抿,眼神中是难以亲近的清冷气息,浑身散发着生人勿进的禁欲。

啊真是可远观不可亵玩,怎么办,好想毁掉

舒心看到顾砚泽的第一想法就是,优秀的让人牙痒,特别是后来在从母亲口中听到的各种荣誉,三好学生,全校第一,钢琴王子。烦躁,就讨厌这种样样都完美的人。

她不转头的告诉母亲,“我好像看到那个跟着我的小屁孩了”舒心看着顾砚泽,他正不紧不慢的走进自家院子,背后还端正的背着看着不起眼但是知道很昂贵的皮质双肩包。

妇人起身完成了一个拜月式,“他叫顾砚泽,哦对了,你以前还和他一起过家家扯着他给你当儿子。”

噗嗤,“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他同意吗?我怎么没让他给我当孙子,我怕是那时候失了智吧!”舒心简直对自己小时候恶寒不已,怎么可以这么尴尬,果然还是长大了。

楼下的顾砚泽感觉到了一道炙热的视线一直在自己身上打量,忍了许久,终于正过身站定,双手插哲袋,好看的桃花眼向上一看,就瞟到了正半倚在窗口的舒心,只一眼,就回到了刚才的状态,好像她是透明人一样,眼神直接穿过了她,继续原路走。

舒心还是第一次,感觉自己被明晃晃的无视了,怎么说自己也不像会吃人的样子。烦躁,无比烦躁。她大力的拉上窗帘,转身进了客厅,心里鄙视这男的装什么清高。

这边走着的顾砚泽,听到了那边拉窗帘发出的刺耳声,想起刚刚映入眼帘有点诡异的脸。像是卸妆没有卸干净,顶着两个眼妆晕开的熊猫眼,一头染的已经快褪成粉色的红色长发,随意的披在肩上,白色的荷叶边连衣裙,有种诡异的美感。

第2章   徐瑞的心思

第二天,舒心踩着点,踏进学校,每天都要为了美丽的红头发和值岗老师打游击,真的是心累。

刚坐下,同桌温笑笑就奉上了新的每日资讯“心姐,高三A班转来了个超帅的男的,叫顾砚泽,听说小学的时候家里做生意去了国外,最近生意重心转来了国内,就又跟着回来了。没有女朋友,没有不良嗜好,学习体育样样优,会弹钢琴,不知道还是不是处男。”说完冲舒心花痴的眨了眨眼睛。

见舒心没有反应,还是自顾自的把玩着手上的镜子,温笑笑又凑近了些,压低了声音说“我早上观望了一下,虽然没见到正脸,但是那背影,还有拿着牛奶盒的手,指节分明特别白嫩,不愧是弹钢琴的手。咳咳,就是不知道,要是摸在我身上,有多销魂。。。。。”话音间还带着温笑笑陶醉痴迷的笑。

实在是受不了这样花痴的同桌,有点丢人,舒心抿了抿红润的唇,双手毫不犹豫的抓上同桌的胸,“我看啊,不用他的手,我照样可以让你销魂呀!”说着还不断的收紧手指,胸上的触感让温笑笑情不自禁的叫出了声音“嗯啊啊,心姐,你太厉害了”。两个女孩还在兀自的打打闹闹,嘻嘻哈哈间完全没注意班主任已经在讲台上看了很久了。

在班主任的黑脸下,舒心和温笑笑成功的被罚站走廊。

罚站可能已经是常态了,舒心靠着墙,脚尖有一下没一下的点着地,放空的看着前面,红色的头发不似在外那么耀眼的披散,而是被乖巧的束在脑后,露出了圆润如水珠般的小耳垂,“看,咱瑞哥来了”温<a href="https://www.shubaol.com/book/3/3423/" title="旱码头全文阅读">旱码头全文阅读</a>

笑笑推了一把舒心,舒心抬头。

徐瑞,舒心的同班同学,特长好像是打架挺厉害的,优点应该是嘴炮也很厉害,长处大概是花心在外,和舒心交好的原因也许是两个人都是这个学校的败类,在全市排名第一的高中,同样的差劲被看不起,也都是那么的狂妄。

“心姐,这大早的就给我列队欢迎啊!”徐瑞换了一头金发,右耳带着一个金属小圆环,明明应该是很娘炮的打扮,在他身上,总有种霸道的气息,笔直的西装裤上还沾着豆浆的乳白色污渍,看了让人想入非非,衬衫的第一颗扣子总是打开着,袖子喜欢挽起,露出小臂精壮的线条。舒心给他总结起来就是徐瑞还不错,就是鼻子和颧骨坏事了,两个都太高,克妻,这样不行不行。

舒心看他微微一笑,“怕你受不起,折寿”说完,转身朝走廊另一边走去。

看着舒心走远的背影,阳光下的红头发,不停晃动的马尾,就像一只狗尾巴草,在徐瑞的心上挠着挠着,制服裙下修长白嫩的双腿,一前一后的交替,裙摆被改到了大腿根处,好像风轻轻一吹动,就能看到裙下风光一般。

他想,总有一天,要把她压在教室的讲台上好好操一遍,得操乖了才好,还要好好操乖这张小嘴,让她知道不能再顶嘴。

第3章要脱掉他的衬衫

五中的校服女生是及膝盖百褶裙加衬衫,男生则是衬衫加西装长裤。像舒心这样的特殊学生总会把裙子改短,可以露出漂亮的双腿,只是别人的是超短裙,舒心就是齐逼短裙了,当然别人也许是看着,舒心是真的。

外表,讲话。

走着走着,舒心走到了高三A班的门口,作为一个即将高考的重点班,安静的有些过分,她站在后门口,看到正在讲台上的顾砚泽,他一手拿书,一手拿着粉笔,还是那副寡淡的表情。扣紧的袖口,洁白的衬衫,不知道衣服下面,会是什么样的风景。修长的手指,指节分明,夹着一只白色的粉笔,在黑板上写着板书,一笔一划带着笔锋,却是端正好看,人如其字,也是淡雅的让人不好接近。

舒心满不在乎的靠着门,双手交叉抱在胸前,大喇喇的看着讲台上的人,丝毫不在意班上一些同学回过头投来的好奇目光。她只是在想,这么好看的手,夹着粉笔多无趣,要是夹着香烟,或是我的奶头。那感觉,多酷。

讲台上的人完全不知道她的想法,只是顾自的书写着,给同学讲题,依旧缓缓的给下面的同学讲着课,没有故作字正腔圆,声音是淳淳的,听起来让人很安心。回荡在安静的教室。

班里一个女生站了起来,朝着舒心走去,“不要好的能不能去自己班丢脸,别打扰别人学习啊”说话的是越薇。

人美声甜易推倒的类型,不过不是胸大无脑,是胸大成绩好,总之很讨人喜欢。是和舒心完全不一样的类型,不过呢比舒心,可能还差点。

在学校比舒心名气小了那么一点。只能算万年老二,再加上学校爱传徐瑞和舒心是天生一对,每每成双结对的经过就能吸引不少视线

越薇这种爱出风头的人,自然不由自主的就恨死了舒心,明明是个什么都不如自己的臭丫头。

“呵”舒心冷冷的发出了不屑,正眼都没给一个,还是死死盯着讲台上的人。

顾砚泽缓缓放下手上的书,目光毫不回避的对上舒心。一个平静无波,一个热情汹涌。

越薇哪里受过这样的对待,瞬间血涌大脑。破口而出“我到是看你发都发来了学校,平时和徐瑞在校外的那些勾当还不够恶心吗,现在不要脸的在学校都正大光明了。”平时的淑女状态全然没有,像个泼妇。

“哦是吗。你也喜欢徐瑞啊,那我赏给你了”依旧没看她一眼,越薇的脸上青一阵白一阵。

本来是应该喜欢徐瑞的,瑞大少爷有钱有颜。只是,新来了顾砚泽,虽然还没打听个所以然来,但是看气质和小道消息,应该是个深藏不露的,可能比拿下徐瑞要来的方便,所以越薇马上就转移了对象。

这会听到舒心在顾砚泽面前直白的说起自己喜欢徐瑞,瞬间想掐死她的心都有了。

顾砚泽走下讲台,走近舒心,看着她,“你跟我来”说完走出了教室。

没想到他竟然没帮自己说话,越薇有些不服气,别开了头,舒心看她一脸不爽的表情说“看吧,还是明得人心,现在已经不流行你这种表里不一的人了。”说完用手拢了拢垂在耳边的碎发,留给越薇一个好看的背影。

越薇有时候真的很讨厌舒心,讨厌她可以一眼看穿自己,讨厌她可以毫不掩饰的做自己想做的,明明应该是和她一样的人,却要带着面具痛苦的活着。

第4章小花园的撩拨

等舒心走进学校小花园的时候,就看到了眼前这幅景象,顾砚泽背靠着花园石桌,双臂斜撑着桌沿,双腿交叠的坐在那里。一双桃花眼正看着她,鼻梁高挺,皮肤在阳光的照射下泛着淡淡的光泽,像极了欧洲故事里完美的雕塑。

他正在看着自己啊,有种熟悉的感觉呢,想冲过去抱住他,舒心望着他,忍下冲动,走到他跟前。

顾砚泽缓缓开口"你不该到那里去的",因为班里人的目光太炙热了,我不喜欢那么多人看着你。

还是不可一世的表情,真烦。"路过而已,管得着吗?"舒心向来最讨厌别人对她说教,他也不例外。

"嗯,没想管那么多"面上还是没有表情,真让人怀疑这怕是个面瘫,舒心能看懂很多,唯独看不透他。

"别以为是我邻居就在学校和我很熟,我呢没什么空陪你玩"舒心看着他的下巴,好像是刚剃完的胡子,干净的不像话,让人想伸手摸一摸。

她突然走上前,一手穿过他的腋下来到背后,奈何身高差距好大,只得微微踮起脚尖,另一只手才能肆无忌惮的摸着他光洁的下巴。

手慢慢像上移动,来到他好看的薄唇,舒心把手指挤进唇缝中来回抚摸着他的牙关,"张开嘴好不好?嗯?"像是在哄小孩一样,顾砚泽乖巧的打开牙齿,里面是粉嫩的舌头,舒心双指一夹,扣住了想逃的舌头。

舒心可能不知道,男人的乖巧全是因为自己现在的表情,让他很喜欢。舒心好看的眼睛微眯,小脸抬着,盯着拨动舌头的双指,嘴唇微开,让人看得见小巧的牙齿和同样精致水润的舌头,双颊到耳垂都泛着红晕。

她手指上的舌头好像反客为主了,不停的舔弄指腹,带来一丝痒痒的触感,口腔里是她手指上好闻的花香。指腹的这种感觉好像传递到了身下,裙子下的腿有些难耐的挤压了一下私密处,向他更靠近了些,金属皮带的凉感贴在了大腿皮肤的娇嫩处,她用大腿有一下没一下的蹭着男人双腿间的股起。

"我想摸摸其他地方"舒心没等他回答,顺着喉结处一路下滑,来到胸前,隔着衬衫慢慢在他胸前画着圈,就是不碰那已经硬起的小乳粒。

指尖的口水弄湿了衬衫,隐约可见里面粉粉的奶头,突兀的凸在外面,有点小可怜。

"想你也摸摸我的",舒心说着身下的蹭动更为明显,底裤上有一阵黏腻的感觉,花处有点难耐的痒意,"我有点难受"

对着谈不上认识的男人发浪,舒心是第一次,毕竟以前闹的再疯,也只是摸一下就点到为止。这样波及自身的感觉,还真是从来没有。

顾砚泽听了仍然不为所动,只有舒心知道,他刚刚的气息变得急躁了。舒心并不在意,手向下移动着,腹部下竟是紧实的腹肌,完美的隐藏在校服下。

完了,这样的男人真勾人。

手来到胯下,舒心打着圈,描绘着一个部位,舒心凑近了他俊俏的脸说"我猜这里是*头,怎么头这么大",闻言,指尖下的部位又胀大了一圈。她说着还用指甲轻轻抠着*头上的细沟。

"嗯啊…"惹得顾砚泽发出低低的喘息。

等到顾砚泽想转身把她压在石桌上时,她已经收回手转身退后了"抱歉,唐突你了,顾学长"说完,迈着步子飞快的走远了

留给他一个红色的背影。他看看身上的痕迹,自己胀大的欲望和大腿的西裤上沾着淡淡的水迹,看来小嫩逼明明已经湿的不行了,低头失笑,本来还想慢慢来的,既然你忍不住了,那我也就不客气了。

第5章  黑暗的车库1

放学时分,舒心和徐瑞在校门外的台阶上坐着抽烟,水蜜桃双爆珠的香甜和香烟的苦涩在空中弥漫。

扎起的红发也早早放下,徐瑞站在她的身后,双手自上而下的环抱着舒心,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什么。

看着舒心脖颈处光洁的皮肤,好像都能看见血管,徐瑞心里难受极了,低头重重的咬在了上面。

“操你妈,发什么疯“舒心痛的挣扎着想推开他,奈何他收紧的手臂力量大的惊人“你快放开我啊!滚开!你是属狗的啊!“良久,徐瑞才放开了她,看着雪白肌肤上一个深刻的牙印,满意的笑了“我看呀,再美的纹身,都不如我这个印子,别担心,你配得上它。“她忍不住翻了个白眼,翻手冲脸上就招呼了一个巴掌,清脆响亮,留下了五个分明的掌印。“这个配你,也挺搭调“。

“操“徐瑞碎了一句,抓住她瘦小的手腕,把她圈进怀中,找着她的唇堵了上去舒心别开脸,任由这个吻贴在了脸颊

正好碰上了迎面走来的顾砚泽,想起上午花园里的情景,真是说不出的尴尬。

感觉到怀中的人身体僵了下,徐瑞顺着她的目光看去。

他一挑眉,心想,来了个劲敌。

顾砚泽还是那副淡漠的感觉,衣冠楚楚,没有看他们俩人,也不知道是不是装的。

徐瑞跳下台阶,抬腿拦住了路“同学,借个火呗“语气不太好舒心坐在台阶上,看下面的好戏,狭路相逢到底谁是勇者。

她手指卷着长发,赤裸裸的看着顾砚泽,似乎想等他的回答,“没有“清冷的声音说着便绕过徐瑞,长腿迈出走开。

徐瑞转头看舒心。这边舒心已经已经跳下台阶,顺手拍了拍屁股,拎起书包去追着那个身影。

透明的塑料书包跟着人影奔跑着晃动,里面没有一本书,一堆化妆品和小镜子,还有一条……内裤。

徐瑞暗下了眼光,直到看不到少女的人影才作罢踢了一脚路边的石墩子,离开。

追了一会还是没有找到那道身影,跑的还真够快的,舒心不开心的嘟起好看的嘴,没有涂口红,却像樱桃一样等人一品芳泽。

她低着头踢着小石子,往家的方向走去,在路过小区车库时,一双有力的双手,<a href="https://www.shubaol.com/book/2/2915/" title="穿越豪门之娱乐后宫1-379笔趣阁">穿越豪门之娱乐后宫1-379笔趣阁</a>

把她拖进了黑暗。

她下意识的想呼叫,奈何一只大掌捂着她的嘴,那手大的快要遮住她整张脸了。

回过神看到是跟了很久的人,舒心抬头看着他,一双美目带着一丝惊魂未定的水汽,她拉下他的手说,“溜的真快,干嘛当没看到我。““我没有“顾砚泽解释道

“别骗我你是真没看到我,不过我不想计较这个。“说着作势靠到了他的怀里,胸膛里是有力的心跳声,稳定没有波澜。

对比自己的心跳声,舒心暗骂,死男人,居然没有心跳加快。

舒心看着他因为地下车库的灯光,显得有点幽暗的脸,“这么积极的找我,怎么?有话和我说吗?“说着双手抚上了胸膛,解开了他的第一颗扣子,“你别总是这样不说话,还是你有什么想对我做的,嗯?“最后的尾音上浮,听的人糯糯的。

顾砚泽看着她略带婴儿肥的脸,一个转身把她按在了一旁的车上,带起一阵警报声。

耳边的警报声都抵不住他在耳边说的任何一个字“你乖一点,我会忍不住的“他说着便抬起手触摸着她脖子上明显的牙印,有点像在弹钢琴,陌生的抚摸让舒心敏感的颤了颤身子。“别这样,会有人来“。

顾砚泽低笑,“不会的“

这是她第一次看他笑,他低头笑的那瞬间,微弯的嘴角和领口的锁骨,感觉世界都明亮了,有什么在舒心脑子里爆炸了,真妈的帅,想睡。

“你和他什么关系?“顾砚泽指的自然是徐瑞,如果她有男朋友了他也不介意从别人手上抢过来,但是他想听她自己说。

听到问题,少女捂嘴一笑,“啊,徐瑞啊,我不想告诉你,这很重要吗?“顾砚泽好看的眉头微微一皱,眼中的一丝温情也褪去了。手指顺着她的领口来到胸前,“说谎是要接受惩罚的。“

powered by 带字头像 © 2017 WwW.daizitouxi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