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结局)牛小宝刘翠花吴荷花-桃花沟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9-01-09 13:39

《桃花沟》的主人公是牛小宝刘翠花吴荷花,是作者“疯神”所著,讲述了我叫牛小宝,桃花沟人,我们这山好水好,村里的女人一个比一个白净。然而这里的男人都不中用了......

桃花沟牛小宝by疯神在线阅读

免费试读

就在关键的时候,刘婶“啪”的把王老根的手爪子打开了。

“你说谁找人了,就算老娘找人,那也得有啊,整个桃花沟就没个中用的男人,你让我找谁去啊!”

“那你叫啥?”

“这不刚从菜园子里摘了根嫩黄瓜解解馋嘛。”刘婶子不咸不淡的说道。

我诧异的看了看桌子上的半根黄瓜,尼玛,刚才看得果然不假,桌子上只有一半黄瓜,另一半不会断在嫂子身体里了吧?

我不由得低头看了看嫂子,嫂子这时候才想起身体里还有东西呢,越来越难受,撑得慌,胯部不自觉的扭动了两下。

我下半身刚刚平静下来,被这么一摩擦,顿时有了反应。

我赶忙说道:“嫂子,你安静点,别乱动啊,再被发现喽。”

嫂子有苦难言,下边难受着呢,可这时候有我在,也不好自己伸进去掏黄瓜。

被我这么一说,她果然不动了。

“媳妇儿,你还真会玩啊,黄瓜都被你玩断了,哎,这几年也苦了你了,不过你放心,看我给你带啥好东西了?”

王老根说完话,从兜里掏出来一个白酒瓶子,里边还剩小半瓶白酒,只不过白酒瓶子里,有一条混蹦乱跳的泥鳅。

“这不就泥鳅吗,你当我没见过?”刘婶子不满的说道。

王老根猥琐的一笑,又掏出来一个黄色的小气球。

“媳妇儿,你想啊,要是把这只灌醉的泥鳅放到小气球里,然后塞进你的……嘿嘿,那不比硬了吧唧的黄瓜管用啊。”

刘婶子眼前一亮,恍然大悟,这玩意是活的,滋溜乱动,这要是放在私密地带,那感觉,说不定比真家伙还刺激呢。

她的脸色刷的就红了,呼吸也开始急促了起来,“你……你这家伙,咋这么会鼓捣呢。”

我在衣柜里,眼珠子差点没瞪出来。

“嫂子,还是王叔会玩啊,这玩意活蹦乱跳的,塞进女人的……那不得爽死啊。”

我话还没说完,立马就把嘴巴闭上了,跟嫂子说这种话,好像不太合适啊。

果不其然,嫂子小声的啐了一口,说道:“你们男人就知道霍霍我们女人,这玩意放进那……那里边,还能有个好?”

只是她说这话的时候,明显言不由衷。

我从她那一对眼睛就能看到,她也好奇着呢,紧紧的盯着那条粗泥鳅。

我嘿嘿一笑,说道:“嫂子,谁让咱桃花沟的男人不行呢,男人们也不容易啊,想出这个办法给你们解渴,回头我就跟大哥说一声去。”

嫂子一听,立马揪了我一把,“小宝,你要敢跟你哥说,看我不撕烂你的嘴。”

“嘶,哦……”我忍不住小声的哼唧了一声。

尼玛,嫂子揪的太不是地方了,竟然伸手在我那货。

虽然我穿着大裤衩,可由于姿势问题,那货从大腿根的裤口钻了出来,我也一直没注意。

嫂子也发觉了异样,什么东西啊,怎么热乎乎的,跟烙铁一样。

她低头一看,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手指一下子缩了回来。

“小宝,你……你那玩意,到底咋回事啊?”

我刚要回答,只见这时,刘婶子已经被王老根拽到了床上。

“呀,死鬼,你轻点……”刘婶娇呼了一声。

王老根喘着粗气,迫不及待的把泥鳅塞进了小气球里。

一只手揉着刘婶子的胸口,另一只手拉住刘婶子的内裤,狠狠的往下那么一拽……

第1章 老黄瓜

我叫牛小宝,桃花沟人,我们这山好水好,村里的女人一个比一个白净。

这天傍晚,我干完活回来,路过村口刘婶子家,想借口水喝。

没想到我刚一进院子,就听到了两个女人在屋里说着肉麻的话。

我趴到门缝往里一看,顿时看到了让我喷鼻血的一幕。

“我靠,两女人这是搞啥呢,还要脱衣服?”

更让我震惊的是,另一女人竟然是我嫂子吴荷花!

此时,嫂子的小褂被刘婶子撩了起来,露出里边雪白的肚皮,上头的红胸罩时隐时现。

“婶子,你猴急啥啊,慢点的!”嫂子声音颤抖,脸红过耳。

“能不猴急吗,你弄完了好给我弄啊,我都好长时间没弄了……”

刘婶子说着话,麻利的把嫂子的小褂脱了下来。

我眼睛都直了,虽然我和嫂子住在一个屋檐下,可我俩一直相敬如宾,哪看过这个啊。

嫂子的皮肤白里透红,胸前鼓鼓囊囊的两团,胸罩包裹着,我恨不得解开她身后的扣子,解放两只被困的大白兔。

我舔了舔嘴唇,现在才知道,不仅男女能搞破鞋,两个女人也能搞啊。

我好像发现了新大陆一样,一眼不眨的继续看下去。

“婶子,你说咱们桃花沟上辈子造了什么孽,整个村的男人都不行了,现在倒好,咱们俩女人搞上了,传出去还不得笑话死啊。”

嫂子咬着嘴唇,有些羞耻的说道。

嫂子的话一点没错,桃花沟的男人不行了,一个也硬不起来了。

我哥和嫂子刚结婚就丧失了男人的能力,嫂子那块处女地,根本没开垦过几次。

刚结婚的女人,正是该满足那方面需求的时候,怪不得嫂子找刘婶子快活呢,男人不行,只能靠女人了。

“谁说不是呢,咱们桃花沟的女人命苦啊。”

这话说到了刘婶子的心坎上,她也叹息道。

“至少你和王叔结婚早,还生了孩子,可是我……”

“生了个女娃有啥用啊,还不是赔钱的货。”

刘婶子刚说完,就迫不及待的在她的胸脯上摸了一把,惹得嫂子一个激灵,然后玩味的一笑,解开了她的罩子。

顿时,两团雪白跳了出来,颤颤巍巍的。

山峰上的两个红樱桃,一点也不像是结了婚的女人该有的,更像是一个十八岁的少女。

刘婶子在她的胸脯上抚摸着,好像抚摸上好的绸缎。

“荷花,想开点吧,但凡有一个男人能行,婶子也不祸害你个小媳妇不是,来吧,让婶子家的黄瓜满足你。”

说完,她一下扒掉了嫂子的裙子,露出了里边红色的小裤衩,嫂子害羞的捂住了敏感部位。

刘婶子直乐,“又不是没搞过,害羞个啥啊,看婶子等会不弄的你嗷嗷叫。”

这时,刘婶子已经迫不及待的把手伸了进去,直捣黄龙。

嫂子呻吟了一声,赶忙说道:

“慢点,慢点,有点疼。”

刘婶子三十多岁了,是个老黄瓜,可皮肤保养的很好,白的跟藕断一样,虽然长得没有嫂子五官标致,可身材看上去比嫂子还要丰满。

她经验丰富,一听嫂子的话,手法一变,轻柔了起来,只见那红色的小裤头里,好像有一条蛇在翻滚,动来动去的。

不一会,嫂子软倒在了床上,化成了一滩水儿。

“婶子,你……你太会弄了,我可赶不上你。”

“你身子嫩,弄弄就来感觉了,婶子可吃劲,等会你用点力啊。”婶子一边给她鼓捣,一边还不忘指导嫂子。

我看的心头火起,恨不得一脚踹开门,跟这两女人大战三百回合。

可我低头一看自己软踏踏的家伙,一阵灰心丧气。

“娘的,老子才十八岁,还不知道女人啥滋味呢,咋就不中用了?”

就在这时,我没注意的是,一条诡异的小蛇从外边爬了进来,滋遛几下来到我的胯骨里,也不知道咋想的,咔嚓咬了我一口。

“我草,什么东西啊!”我疼的一蹦多老高。

我这一叫不要紧,可吓坏了屋里的两个女人了,嫂子对我声音太熟悉了,一听就知道外边是我。

“咋办啊,是小宝!”嫂子惊恐的看着刘婶。

刘婶的黄瓜刚插进去,鼓捣了没两下,被嫂子吓得手一抖,只听咔嚓一声脆响。

那根黄瓜竟然断了……

第2章 婶子帮忙

“啊哦!”

嫂子痛叫了一声,双腿一紧,不敢置信的看着她:“婶子,你……你……”

“这可不怪我,都怪你瞎咋呼,这下好了,断里边了吧。”

这时情况紧急,吴荷花也顾不上和她争论了,要是被我看到她在刘婶子家玩黄瓜,还不得丢死个人。

“婶子,你赶紧出去看看,别让小宝进来。”

“那你咋办啊,俺家没后门。”刘婶子也着急起来。

嫂子四外圈看了一眼,说道:“我先去衣柜里躲一下,赶紧把他支开!”

我大腿根被咬了一口,咋咋呼呼的还不忘看门缝里边,只见嫂子身影一晃,就不见了。

正当我要细看的时候,刘翠芬从屋里走了出来,一看我捂着大腿,顿时叫道:“小宝,你这是咋了?”

这时,我才感觉到下半身麻酥酥的,也慌了手脚,滋溜着凉气说道:“婶子,不得了,我让你家蛇给咬了!”

“这孩子,我家没养蛇啊,哎呀,该不会院里进蛇了吧,我看看。”

刘婶子吓了一大跳,我们这山多蛇也多,还都是毒蛇,让毒蛇咬一口可不得了,那是要死人的。

她把我的手爪打开,看到大腿根那里一片黑紫,她也顾不上细问,赶紧说道:“快跟我进屋,你是中了蛇毒,得赶紧解毒。”

我吓得一机灵,暗叫真特么倒霉,不就偷看两女人搞破鞋吗,咋还遭报应了。

我一瘸一拐的跟她进了屋,坐到床上梭巡了一眼,却没发现嫂子,心里犯嘀咕:

“嫂子躲哪去了,怎么人影一闪就不见了呢?”

我也没管那么多,只觉得大腿根发痒,这时候刘婶子把自家治蛇毒的药拿了出来,给我抹上后,发现毛用没有。

黑紫的皮肤反而扩大了一圈,照这样下去,我小命难保啊。

“咋办啊,婶子,我还没娶媳妇呢?”

“看来蛇毒不一般呐,算了,婶子帮你吸出来吧,现在只有这一个办法了。”

刘翠芬对蛇毒很有经验,常年住在山根地下,啥蛇没见过。

我都麻爪了,只能听她的意见,“好吧,婶子,那你用啥吸啊?”

刘婶子想都没想,说道:“你躺在床上,婶子用嘴巴帮你吸。”

“啊?用嘴吸?”

我眼珠子一瞪,不由得看了看那尴尬的部位,说道:“婶子,这不太好吧。”

刘婶子白了我一眼,“小孩家家的,毛都没长齐呢,赶紧脱裤子。”

我纠结无比,小时候毛没长齐,现在我毛早就长齐了。

“婶子,要不……要不叫别人吧。”

“叫个屁,这蛇毒厉害得紧,再耽误下去,你小命就没了。”

刘婶子也是救人心切,根本没啥特殊想法,再说了,整个桃花沟的男人都是软蛋,她还怕个鸟啊。

见我不好意思,刘婶甩掉拖鞋上了床,一下子把我大裤头拽了下来。

“我靠,我的内裤……”

刘婶子没注意,连同我内裤一起脱到了脚踝,我那货一凉,顿时羞臊起来。

毕竟我也是个大小伙子了,就算那货硬不起来,可还有羞耻心呢。

我下意识的就把自己捂住了,可谁成想,刘婶子却嘀咕了一句:

“都是软脚虾,老娘才不惜的看呢。”

这一句话,更让我无地自容。

她把我的腿掰开,看了看受伤部位,然后歪着脑袋钻进了我裤裆里。

大腿根突然感觉到一阵柔软,紧接着,我便体会到了什么叫小泥鳅的湿滑。

刘婶子滑溜溜的舌头舔舐了一圈,然后用力的往出一吸。

“嘶……哦。”

我不由得大叫了一声,那种感觉,只能用一个字形容——爽!

第3章 起来了

刘婶子的嘴唇好像有魔力,一下一下的给我吸,而且受伤的部位相当尴尬,刚好是那货的旁边。

她一上一下的吸着,额头就会时不时的碰到我的那里,搞得我心里直痒痒。

可我现在满脑子想的都是嫂子,我大哥自从失去了男人能力后,就破罐子破摔了,老牛家没后,他也没有奋斗目标,整天出去吃喝嫖赌。

嫖是不能嫖了,欠了一屁股赌债,对嫂子非打即骂。

别看嫂子和刘婶子玩黄瓜,可我不怪嫂子,反而更疼惜嫂子。

不知道咋回事,我一想到嫂子的倩影,再加上下边刘婶子给我滋溜滋溜的吸蛇毒,下半身就开始发热。

好像有一股热流逐渐靠近那货,下意识的弹动了一下。

我震惊的朝下方看去,尼玛,这是怎么回事,咋还有反应了呢。

嫂子这时候一直躲在衣柜里,看着外边的情况,她看到我那块的时候,不禁失望的叹了口气。

她最后的希望也破灭了,老牛家没有一个男人是行的。

只是,就在这时,她突然发现我的那货好像跳了一下,等她再仔细一看,差点叫出了声音。

“那里,竟然,竟然变大了?”

嫂子做梦都没想到,短短一会,软哒哒的东西,开始上扬,怒目而起。

她不敢相信,还以为自己在做梦,趴着衣柜的缝隙死命的往外看。

只见我那里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膨胀着,膨胀着。

嫂子瞠目结舌,甚至还吞咽了一下口水。

“这,这怎么可能?”

她俏脸血红一片,她和我大哥结婚三年,我一直跟他们住在一起,平时去厕所都要叫一下里边有没有人。

别看我俩在一个屋檐下,可还没碰到这种尴尬事呢。

此时,我也傻眼了,那货肿胀不已,好像要爆了一样,脑袋冷汗都下来了。

“我擦,这是咋回事,老子不是硬不起来吗,怎么突然就这样了,而且……而且这规模,也太惊人了吧?”

我适当的提醒道:“刘婶,你别嘬了,我……我那啥了。”

“咋了?是不是不疼了?”

刘婶子一直低头勤勤恳恳的给我吸蛇毒,这时听我一说,忍不住抬起头来。

可不抬头还不要紧,这么一抬头,顿时那脸蛋扫过我的裤裆,一个热乎乎的东西敲到了她的脸蛋上。

吓得她不禁大叫了一声,“什么玩意?”

下意识的身手就去抓,我根本躲避不及。

第4章 大胆的婶子

刘婶儿下手没轻没重的,疼得我一机灵:“我靠,疼,疼,快松手!”

我也顾不得别的了,光着屁股窜到了地上,双手死死的护住了要害。

刘婶这才反应过来,惊讶的说道:

“小宝,你……你……”

刘翠芬也是过来人了,如今伸手一摸那手感,她就猜到了刚才握住的是什么,那是一种热乎乎的,久违的感觉,她心跳都加速跳动了。

她低头,紧紧的盯着我的裤裆,那里高高的顶起了帐篷,就算我用双手捂住,也根本无济于事。

“小宝,你真的硬了?”

被一个女人这么明目张胆的问,我还真有点不好意思,我臊着脸,点了点头,说:“好像,好像是的。”

同时我心里也打鼓,咋就突然硬了呢,难道是刚才小蛇咬了一口,以毒攻毒,把我的毛病治好了?

“小宝,快给婶子看看,刚才你跑得太快了,我没看清楚。”

刘婶子迫不及待的跟我说,眼睛里都开始冒绿光了。

都说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五十坐地能吸土。

刘婶子好几年没碰那玩意了,一见到我鼓鼓囊囊的下半身,就跟狼见到肉一样。

我赶紧捂住那块,说:“婶子,这可是我的宝贝,你咋能随便看呢?”

刘婶子气呼呼的说道:“好啊,你个忘恩负义的小东西,是老娘给你吸蛇毒,把你嘬硬的,现在婶子看一眼都不中?”

“这个……”

“快点过来,婶子还得帮你上药呢。”

说着话,她就上前来拉我,一下子就把我抱在了怀里,那两团丰满跟我撞了个满怀,她两只手把我锁得死死的,根本不让我逃跑。

“哦……”她长长的呻吟了一声,感觉到了下边那真实的坚硬的感觉。

“婶子,你别,你要干啥啊?”我都无语了,我还是处男呢,难道今天要在这给破了?

刘婶子呼吸急促了起来,对着我一阵媚笑,“小宝,你也老大不小了,还不知道女人啥滋味吧,今天婶子就让你尝尝,好不?”

我身体一机灵,小腹处的三尺邪火蹭蹭的冒了出来,刘婶子身材不赖,前凸后翘的,尤其一对双峰,比嫂子还要丰满一些,要说我对她没想法,那是假话。

可她是老黄瓜了,总觉得第一次给她有点吃亏。

但是不等我反应过来,她把我朝前一推,直接倒在了床上,她双腿跨坐在我的腰部。

低头看着我,“小宝,实话跟你说吧,你这病可是婶子给你治好的,要上也是我第一个上,可不能让别的女人捡了便宜。”

说着话,她瞟了一眼大衣柜,好像意有所指。

就在这时,院里传来了声音。

“媳妇儿,你看我给你带啥回来了?”

我靠,是刘婶的男人王老根回来了!

刘婶子和我都吓了一跳,王老根可是出了名的醋坛子,要是知道了刘婶子跟我搞破鞋,还不得拿菜刀把我砍喽。

“婶子,你看这闹的,这该咋收场啊。”

“别废话了,赶紧躲一下。”刘婶慌张的说道。

我从床上跳下来,提着裤子看了一圈,顿时懵逼了,她家屋里就一张床和一个大衣柜,啥都没有。

“我……我藏哪里去啊?”

“大衣柜!”刘婶子情急之下,张嘴就说了出来。

她刚一说出口,就意识到不对了,大衣柜里还藏着个人呢,可现在这个节骨眼上,哪还考虑那么多了。

我二话不说,直奔大衣柜而去,可我一拽柜门,不对劲啊,怎么这么紧,好像里边有人拽着一样。

我还以为衣柜门有毛病呢,试了好几下,突然用力一拽,衣柜门终于被我拽开了。

刚要钻进去,却发现里边还有个人。

第5章 衣柜有人

嫂子“啊”的叫了一声,身体缩成了一个团。

我差点跳起来,“嫂子,你……你咋在里边啊。”

“小……小宝。”嫂子的脸腾的就红了,刚才在柜里边她死命的拽,可愣是没拽过我。

我说嫂子咋不见人了呢,敢情是躲在大衣柜里了,此时嫂子春光乍泄,浑身上下光溜溜,只随手从衣柜里找了个衣裳披上了。

可跟我较劲的过程当中,衣裳又掉一半,顿时,两团雪白露出了大半,双膝顶在那两团雪白上,看起来更让人喷火。

我不由得添了一下嘴唇,刚才在门缝里没看清,这下全都看清了,还这么近距离的观看,我耳根子都红透了。

“还墨迹啥呢,快点进去啊。”刘婶子催促道。

王老根说话就要进来了,看我还磨磨叽叽的,刘婶子干脆走过来,压着我的后脑勺往柜子里推,我一个趔趄就撞进柜子里了。

农村的衣柜都很小,进去一个人都已经不容易了,愣是把我也塞进去了。

顿时我和嫂子成了叠罗汉,整个人几乎趴在了嫂子的身上,混乱之间,我一顿乱抓,没注意把嫂子的最后的衣裳也拽掉了。

瞬间,嫂子那两团浑圆映入眼帘,上面的红色樱桃坚挺不已,看得我目瞪口呆的。

“哎呀,刘婶,你……”

还没等我俩缓过神来,刘婶子一下子被柜门给关上了,只留下一道缝,我透过缝隙的光,隐约看到嫂子的娇躯,上面布满酒红色的粉韵。

“什么东西啊,这么软?”

我感觉自己的手压在了一团软绵绵的东西上,很有弹性,顺便抓了两把。

“嗯,不要,小宝,你……你快松手。”

这时,嫂子压抑着声音叫了起来。

我低头一看,顿时尴尬不已,原来我握住了嫂子丰满,再抬头一看,嫂子咬着嘴唇,幽怨的看着我,好像个小怨妇一般。

“嫂子,对不起啊,我不是故意的。”我浑身出了一层油汗,闪电般的把手给缩了回来。

我俩距离非常近,呼吸可闻,我这么一说话,气都吹到了嫂子的颈项上。

嫂子感受着我炽热的温度,心里七上八下的,她啥时候和小叔子这么亲密过啊,现在倒好,两个人都快靠上了。

“小宝,你……你离我远点,我难受。”嫂子不好意思的说道。

我俩这么互相挤压着对方,那姿势相当暧昧。

这姿势好像老汉推车,嫂子也是结了婚的女人,怎么能不知道这种姿势代表着什么呢。

“嫂子,我也想动啊,可我动不了啊,你就忍忍吧。”我为难的解释着。

嫂子白了我一眼,当下看都不敢看我,把脑袋转向一边去了。

我心里好笑,嫂子还不好意思了,刚才用黄瓜搞事的时候,咋没不好意思啊。

我顺着嫂子的目光,看到门缝外边,这时,王老根已经回来了。

他一进屋,就四处看了一眼,疑惑的说道:“媳妇儿,我刚才咋听到有女人叫唤呐?”

“是的叫的。”刘婶子说道。

“真的假的,我咋不信呐,你不会是背着我偷偷找人了吧,我看大衣柜就有问题!”

王老根性子多疑,三步并作两步,朝大衣柜走了进来。

我跟嫂子吓的大气都不敢喘,嫂子更是把整个身子都缩在了我怀里。

就在这时,王老根伸手了。

powered by 带字头像 © 2017 WwW.daizitouxi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