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结局)风流小和尚林云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9-01-09 13:39

《风流小和尚》是由作者“东三雪碧”所写的一部都市小说,主要讲述了前往都市红尘而去,只为取得心中真正的圣经,然而美女蜂拥而上,另他其烦恼...

风流小和尚

免费试读

他们来到了林云所在的位置,而林云也看到了他们。

“大哥,就是他!就是他!”朱德水手捂着胸口,另外一个手指着林云,他看到了林云,脸上浮现害怕的神色。

尤其是他看到林云看着他,顿时吓得往后倒退了好几步,躲在了男的后面。

男的看到林云三人,原来手里还夹着的烟立刻掉落在地面上,那原本嚣张狂妄至极的表情,也转为了比朱德水跟害怕的神色。

林云三人饶有余味的走到了男的面前。

“好久不见了,施主。”

而男的一见到林云立刻双腿发抖,立刻跪着求饶道:“佛爷,我马克错了。”

朱德水找的正是上次被林云打的落花流水的马克。

做的水已尽,他的老大跪下来了,顿时整个人懵了,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呀?难道说,眼前这个光着头的家伙,是自己老大的老大。

那岂不是这次踢到了铁板了。

朱德水越想越害怕。

“佛爷,都是这个家伙有眼不识泰山,还打扰到了你,小弟这就替你报仇。”马克立刻地面上站了起来。

还没有等朱德水反应过来,就一把抓住朱德水的衣领。

他在一群小弟那呆滞的目光之中,一巴掌打在了朱德水的脸上。

朱德水眼睛都冒出了星星。

紧接着马克一脚踹在了朱德水身上,朱德水也疼叫的倒在了地面上。

马克左一脚右一脚的踢在了朱德水身上,朱德水不停的发出猪叫一般的声音。

林云看的都抽动抽动的眼皮,这马克下手太狠了,每一脚都用尽了全身的力气。

现在的马克浑身都是血,也在痛苦的惨叫着,给人的感觉非常的凄惨,让人不尽心生恻隐之心。

“阿弥陀佛,施主还是住手吧。”林云实在是看不过去了,的确打得太惨,他可不希望这个马克死在他的眼皮底下。

“既然佛爷说不打了,那咱就不打了。”说完,立刻带着手底下的人跑了。

而朱德水的手下,也拖着朱德水,离开了这里。

阿弥陀佛。

“你怎么就这么轻易的让他走了呢!”吕小蝶看着马克他们离去的身影。

吕小蝶非常的生气。

上次马克还强行的喂了他们春药。差点害她们的贞洁未保。

吕小蝶的内心可是有想把马克杀掉的想法。

林云无奈的耸耸肩,不言语什么?

罗雨桐虽然看到了马克也非常的生气,但是人已经走了,什么也没有话说了。

“好啦好啦,咱们也离开这里吧,换个地方吃饭吧。”

她拉着林云以及生气的吕小蝶。

她们来到了一家中餐厅。

“师傅,你有什么想吃的就点什么?”罗雨瞳拿来了一旁的菜单,递给了林云。

因为看着带有花样图案的菜式,眼都快要花了。

“我要酱爆肘子,我要爆炒牛肚,我要这个这个这个这个价格…”他不是什么最贵要什么那是什么?看着好吃,要什么,而且全是荤菜。

罗雨瞳惊讶道:“你也不是吃素的,怎么点的全是肉菜。”

“吃素,我们和尚也是能够吃肉的,正所谓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留。”林云说了一句佛号,然后脸色十分庄严的说道。

给人的感觉,他说的就是真话一样。

“还酒肉穿肠过,我看你就是个假和尚。”吕小蝶说着,这个家伙又好色,又吃肉,喝酒的,给她感觉怎么也不是一个和尚呀。

林云手持佛号说:“世间多有不懂我,唯有不言不语不说。”

因为这句话一说出口,顿时把两个女的气的都快冒烟了。

“你个大神棍。”

不多会儿,各种冒着热气与香气的荤菜与素菜都端了上来。

菜刚上桌,林云赶紧抓了吃了,连筷子都没有用。

边吃还边说着好吃好吃,还要了一瓶红酒,咕噜咕噜的喝进肚子中。

这宛若是八辈子没有吃过饭的样子,又把两个女的给看呆了。

这又喝酒又吃肉,怎么都感觉不是一个和尚。

“你说你是和尚,那么你在哪里出家?”吕小蝶问道。

林云抱着一个大肘子,抬头看着她们说:“我出家…对于出家人来说,四海皆成家。”

林云不想告诉她们。

怕她们俩把他送到那个地方,好不容易才从那里逃出来的。

吕小蝶切了一声,认为林云还在跟她们耍嘴皮子。

然而罗雨瞳却听出了别的意思。

“你现在是不是没有家住?”

林云看了她一下,点了点。

“那你今晚跟我家住得了。”罗雨瞳突然感觉到林云比较可怜,居然连家都没有。

一旁的吕小蝶听到罗雨瞳要把林云接过去住,立刻发毛了。

“姐姐,你不能引狼入室啊!”在吕小蝶的眼睛里,这林云就是一个假和尚,一个流氓。

“妹妹,师傅怎么都是救过我们的。你怎么能这么猜测他。”

罗雨瞳责怪着吕小蝶。

吕小蝶也不知道还说什么是好,就气的拿起一只鸡腿,一双眼睛盯着林云,恶狠狠的吃了起来,不知道的还以为她在吃林云。

而被讨论的林云现在正跟手里的肘子做斗争呢。

用餐后,罗雨瞳开车带着带着林云跟她的闺蜜吕小蝶来到了别墅区,来到了罗雨瞳的家。

林云下车看着三层小别墅:“有点矮,还没有藏经阁高。”林云摇了摇头。

吕小蝶立刻讽刺道:“假和尚,你就别装了,这还嫌弃小!”

“的确有点小,太平了。”林云说着。

吕小蝶感觉不对劲,这家伙似乎看着她的胸再说了,这吕小蝶胸虽然不是平胸,可要是跟罗雨瞳一比,她的就不咋了。

“哪里小!”吕小蝶立刻挺起来胸膛,那双胸都快碰到了林云的胸口。

林云立刻手持佛号说:“魔女,休要扰我佛心。”

这句话气的吕小蝶气的火大,立刻挥手就打向林云,可林云身手矫捷,这吕小蝶怎么都是打不到的。

“别闹了,天都快黑了,赶紧进去吧。”罗雨瞳说着。

徐鸣发现现在夜色弥漫,天空出现了一轮月牙儿。

第一章 下山

燕都市的边境,一个穿着破烂棉袄大衣的年轻人,从石崖上的树林中,一下跳到了延山公路上,远远看去,像一个二代犀利哥。

“老秃驴!老子终于走出来了!”林云兴奋的在高速公路上仰天长啸。

一辆货车从正面冲来,显然没有想到这转角的山路上,竟然还站了个……乞丐,正疯狂的对着林云按着喇叭。

林云充满新奇的看着远处的货车,心想,这东西跑的可真够快啊,想必就是传说中的汽车了吧!

货车瞬间贴脸,林云眼中一惊,以一种匪夷所思的速度向后倒去,整个人平躺在地上,整辆货车的底盘从他的脸上一瞬而过,如此惊险的一刻,林云这个人,居然还睁大了眼睛好奇的研究车底的结构,浑然不觉得死亡刚刚和他擦肩而过。

最后货车的排气筒还冲了林云一脸的黑烟,于是林云的外形就更加贴合乞丐的主题了。

林云朝前走去,转过山路弯角,一片繁华的都市遥远的展现在他的面前,他惊讶的长大了嘴巴,嘴里哆嗦的念道:“这这这这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西方极乐世界了吗?!”

兴奋的林云,朝着‘西方极乐’一顿狂奔,如果有人在旁边看见,绝对会惊的合不拢嘴巴,因为这个乞丐奔跑的速度,几乎和一只猎豹不相上下!

而此时山下,正有一红一黑两辆相互较劲的跑车,风驰电掣的朝着山上开来,两辆跑车正在比赛,相互间你追我赶,不相上下,在延山公路上极速狂飙,很快就与冲来的林云碰了个正面。

领先一点的黑色跑车,根本不顾林云的性命,直冲而来,速度比刚才的货车不知快了多少,林云终于感觉到了危险,迅速抬起右脚侧过身形,那黑色跑车的前车灯便几乎是贴着林云的腰间冲过!

林云保持着单脚站立的诡异姿势,刚刚松了一口气:“我的乖乖呢,阿弥陀佛,差点儿一下山就一命呜呼了。”

“嘟……”一阵喇叭声的狂响,林云偏头看去,妈呀,又有一辆红色跑车朝着自己正面冲来,透过前面的挡风玻璃,林云隐约看见,车子里面居然还坐了一个蓝色短发的美女!

这一看完了,林云直接傻楞在原处,连生命危险都置之于不顾。

幸好这红色跑车各方面性能都不错,拉着一长串的刹车,轮胎摩擦地面,发出尖锐的噪音,终于在刚刚碰到林云的时候停了下来。

林云这单脚站立的姿势,急刹的车头轻轻一碰,就噗通一声倒在了地上。

红色跑车上的美女司机焦急的跑下了车,弯腰皱眉的看着林云:“你没事吧?”

声音动听的,宛如天籁之音。

林云回过头来,这蓝色短发的美女正担忧的望着自己,那张绝美精致的脸蛋已经让林云不能呼吸,再往下看去,这美女竟然就穿了一件有点奇怪的贴身肚兜,由于弯腰的动作,胸前两只大白兔波涛汹涌欲脱而出,看的林云瞬间涨红了脸。

蓝发美女焦急的问道:“被撞傻了吗?你怎么不说话啊?”

其实林云只是不好意思说话,更不敢再继续看下去,林云只有将视线往下移,这下完了,这美女还只穿了一条稍微长一点点的黑皮内裤,两条光洁诱人的大长腿……终于,林玉忍不住的鼻血狂流。

美女更加着急,捂着额头,沮丧的自言自语道:“完了完了,都撞的流鼻血了,人还撞傻了,早知道就不和那个姓王的比赛了。”

非礼勿视!非礼勿视!

林云镇住神识,勉强捂住鼻血,羞涩的抬起头来,对着美女说道:“女施主你放心,小僧最近就是血气旺盛,放点血反而是好事。”

美女诧异的问道:“你是和尚?”

林云足有一米八的清瘦个头,长相也颇为清秀帅气,但偏偏这一身狼狈的打扮,特别是大夏天的,还穿着厚厚的乡下棉袄,着实让人觉得奇怪,并且,林云还留着半长杂乱的短发,怎么会是和尚?分明就是个乞丐。

看到此情此景,美女又站起身来摇了摇头:“算了算了,你一定是脑袋被撞坏了,都撞出妄想症了。喂,小乞丐,能站起来吗?能站起来就赶紧上车,我送你去医院。”

林云问道:“小僧与女施主非亲非故,为什么要上女施主的车?去医院又是要干嘛?”

美女打开车门:“没时间解释了,赶紧上车!”

正当林云像个害羞的小姑娘一样,别扭的站起身来时,开头那辆黑色跑车又折转狂飙而来,急刹到两人的面前。

一个穿着全身黑皮装束的男人从车上走了下来,一脸邪笑的看着蓝发美女,忽而又看向林云,冷笑说道:“哟,这臭乞丐运气这么好?还没被你撞死啊?”

蓝发美女冷脸说道:“你以为人人都像你一样,为了赢得比赛,什么事都干得出来?”

黑皮男大笑了两声:“你他妈就别逗我笑了,罗雨瞳,一条乞丐的命而已,你给老子装什么高尚!你别以为老子不知道,你家里面的人,私底下都干了些什么勾当!”

被称为‘罗雨瞳’的蓝发美女,一时表情有些怪异,被黑皮男堵的说不出话来。

“不过……老子可不在乎那些。”黑皮男更加嚣张,朝着罗雨瞳一步一步的走去,邪笑着说:

“我已经跑到燕都市的边界了,只要我再跑回起点,这场比赛,就是我赢了,到时候,我们就不用开两辆车比赛了,老子最喜欢的,就是一边和别人赛车,一边让人给我吹箫……罗雨瞳,反正你迟早都是老子的人了,这深山老林也没什么人,不如,现在就给老子吹吹箫!”

黑皮男一脸淫笑的走到罗雨瞳面前,正当罗雨瞳不知所措的时候,一只脏不拉稀的笛子伸到了黑皮男的面前,林云一脸单纯模样,笑嘻嘻的说道:“这位施主,你很喜欢吹箫吗?我这里正好有只萧……”

黑皮男和罗雨瞳都一脸古怪的看着林云,林云还不知所然,晃了晃手中的长笛:“别客气,吹吧。我以前也经常吹给山里的猴子听。”

“草!”黑皮男反应过来,以为林云是在羞辱他,一脚朝着林云蹬去。

林云侧身轻松躲过,黑皮男一脚蹬空,“刺啦”一声,竟然就地来了个最标准的劈叉,中间的蛋蛋都打到了地上,黑皮男痛的在地上抱起了下档,嚎叫了起来。

林云非常抱歉的说道:“你这么讨厌吹箫啊,早说啊,那我收起来了哈。”

黑皮男挣扎的从地上爬起来,五官都痛的扭曲,突然从怀抱里摸出一把弹簧刀,凶狠的看着林云说道:“臭乞丐!你他妈敢耍我!找死!”

说着,黑皮男就朝着林云一刀刺去,林云伸出食指和拇指精准的夹住刀尖,就像刀子定在了墙上,一时纹丝不动,黑皮男直接双手握住刀把,用出吃奶的劲往后拉,但林云一点反应也没有,连脸上的表情都很轻松。

黑皮男大吼:“你给老子!松手!”

林云“哦。”了一声,很随意的便松开了刀子。

往后的动力,顿时让黑皮男整个人后仰下去,后脑袋猛的一下砸到了青石路面上,只见黑皮男晕乎晕乎的说道:“你他妈还真松手啊……”说罢,便晕了过去。

罗雨瞳在旁边看的咯咯直笑,这一笑,搞的林云也跟着傻笑了起来。

罗雨瞳挥手说道:“走吧,我先带你去医院检查,看看你这脑袋,还有没有的救。”

上了车之后,罗雨瞳正想掉头望着市区开去,林云忽而说道:“那个……女施主,我说,先别掉头了,继续往前开吧。”

“为什么?你刚刚被车撞了,而且你的鼻血还在流!”说着,还给他递了一包卫生纸。

林云羞涩的说道:“虽然小僧不知道具体缘由,不过,小僧刚才也听出,你们两人应该在比赛什么,而且应该对女施主你来说,很重要。那个男施主,一时半会儿也醒不过来,既然比赛没有结束,那么女施主你,应该还有获胜的机会。”

罗雨瞳恍然大悟,用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林云:“所以,你刚才,是故意把他弄昏的?”

林云笑笑,没有说话。

第二章 赛车 

看着林云并没有事的样子,罗雨瞳也放心了不少,发动引擎朝着赛程的终点开去。

红色的跑车在盘山公路上急速飞驰,两人在车里聊天,林云才知道了事情的经过。

林云眼前这个穿着奔放,染着炫蓝发色的大胸女孩,其实是燕都市一位有名的商豪之女,本身也是个大学生,罗雨瞳的家族在燕都市也都算的上是社会名流。

而最近一个叫李克用的黑社会混混,也就是刚才那个黑皮男,缠上了罗雨瞳,非要罗雨瞳做他的女人,而由于罗雨瞳不想让自己的家族与黑社会有太多的牵连,引起社会上的负面新闻,于是就想通过自己的手段来和李克用私下解决这个问题。

这才有了两人赛车的比试,两人定下规则,如果罗雨瞳赢了,李克用则再也不能来骚扰她,但罗雨瞳如果输了,就必须要心甘情愿的做李克用的女人。

所以正如刚才林云所说,这场比赛对于罗雨瞳而言,真的至关重要。

林云若有所以的问道:“女施主,你有没有想过,就算你真的赢得了比赛,对方就一定会信守承诺吗?他可是流氓啊。”

罗雨瞳皱眉说道:“我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小和尚你不明白,我们家族的生意最近正在紧张的上升期,很多企业都在虎视眈眈的看着我们,不能出一点差池,我不想因为李克用这颗老鼠屎,而让我坏了我们家族的声誉!”

红色跑车开到燕都市的边界,又折转回来,在路过黑色跑车路段时,李克用也从昏迷中醒了过来,赶紧驾驶着黑色跑车追了上来,那副恶狠狠的样子,就好像要将罗雨瞳整个吃掉一般。

罗雨瞳也显得有些紧张,加踩了油门。

通过后视镜,林云看着李克用那张嚣张的模样,无奈的笑了一下,说真的,林云虽然在和尚庙生活了二十二年,不太了解繁华都市的人情世故,但也绝不相信这样的流氓会遵守承诺,恐怕最后吃亏的,还是眼前这位女施主。

很快,两辆跑车都开到了山脚下,赛程的终点已经聚集了不少黑社会的成员,其实全都是李克用的手下,来给李克用壮声势的。

不过在围观的人群中,林云还发现了一个穿着校服的可爱女孩,这女孩在这种氛围里显得格外的独特,当罗雨童架着红色跑车先行冲过终点线的时候,这个女孩更是显得欢喜雀跃,蹦蹦跳跳的欢呼着。

红色跑车停了下来,可爱女孩便跑了过来,挥手喊道:“耶!雨瞳姐姐,我们赢了!我们赢了!咦,雨瞳姐姐,你车上怎么还有一个乞丐?”

这女孩是罗雨瞳的校友,也是她最好的闺蜜,名叫吕小蝶。

“他……”一时间罗雨瞳也不知道该怎么给吕小蝶解释林云的存在。

林云笑道:“女施主您好,小僧不是乞丐,小僧是远道而来的一位小和尚,法号悟色,俗名林云,你们叫我林云就可以了。”

“和尚?哈哈哈,这年头还真有和尚?喂小和尚,你真的像电视里说的那样,不近女色,不吃猪肉吗?咦,我看你的眼神,明明就是色狼的眼神嘛!你还上了我雨瞳姐姐的车,肯定心怀不轨!”

吕小蝶在一旁嬉皮笑脸的猜测这,搞得林云很是有些尴尬。

罗雨瞳从车中下来,打了个圆场:“小蝶,不要乱说话,还得多亏了林云,我才能赢下那个流氓,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吕小蝶疑狐的看着林云:“他有这个本事?算了算了,赢了就好!雨瞳姐姐终于可以摆脱那个流氓了,今天晚上我们一定要好好庆祝一番!大吃一顿!”

“吃吃吃,你个小馋猫就知道吃。对了小蝶,这里荒山野林的,都没什么人,我不在的时候,李克用的这些手下,没对你做什么吧?”

吕小蝶双手叉腰,装出一副大姐大的模样,凶凶的说道:“他们敢!本姑奶奶也不是吃素的!”

林云还有些不解,这么一个可爱的小姑娘,何意震慑这二十多个黑社会混混。

这时罗雨瞳才对林云解释,这吕小蝶的身份其实也不简单,她哥就是混黑社会的,而且还是大哥级的人物,地位比李克用还要高,所以这些低级混混,也一般不敢对吕小蝶不敬。

“好了好了小蝶,别装了,看把你牛逼的,我们还是赶紧走吧,今天晚上我请你吃大餐,那个……林云,今天还要多谢你,你也跟我们一起去吧。”

这时,林云的肚子也非常应景的‘咕噜咕噜’叫了起来,林云尴尬的笑道:“那就谢谢女施主的好意了。”

“耶!吃大餐咯!”

罗雨瞳这边是欢呼胜利的场面,而另外一边,刚从车中下来的李克用却将林云恨的咬牙切齿,正是因为林云的存在,才导致他输了这场比赛,眼看到手的美妞就这么飞了,他怎么能忍下这口气!

“老大,我们还都盼着您能当上金龟婿,我们跟着你吃香的喝辣的,真没想到,你居然输了,美梦破碎了,我们就只能这么眼睁睁的看着这两个美妞走了,哎……”一个小弟在李克用的身边抱怨道。

“啪!”的一声响,李克用一巴掌打在那多嘴小弟的脸上,吼道:“谁说老子输了?要不是那个乞丐,老子会输?”

那小弟委屈的捂住自己的脸,却生生的说道:“那老大,我们现在怎么办?”

“哼,比赛可以输,但人我不能丢!还有那个吕小蝶,竟然她们两个今天都主动送上门来,这里荒山野林的,老子今天就要把这两个小妞给就地正法!到时候生米煮成熟饭,老子倒要看看,他罗家还要不要我当这个女婿!”

旁边的小弟惊恐的说道:“老大,你要用强?但那可是罗家的大小姐啊,而且那个吕小蝶,可是吕老大唯一的妹妹,这两大势力,我们可都惹不起啊!”

李克用的脸上泛起了邪笑:“对,我是不敢直接用强?但是她们主动倒贴,可就怪不得我了吧?嘿嘿嘿……”

“老大,难道你是想……”

“别废话了,快去,把她们给我拦住,那个臭乞丐给我往死里打,女的给我抢过来,我要给这两个美妞,吃点儿好东西。”

说着,李克用从包里摸出了两粒白色的药丸,这本是他打算赢下比赛后,怕罗雨瞳不来劲,而特别准备的发情春药,现在正好可以派上用场!到时候强迫这两个美妞吃下,药效发作,都不用李克用主动,这两个美妞还不乖乖的自己贴过来?

当然,这些阴谋并没有被对面的罗雨瞳听见。

两女还很欢喜,罗雨瞳正准备驾车带林云和吕小蝶去庆祝,忽而,二十多个混混淫笑的冲了过来,将她的红色跑车团团围住。

罗雨瞳深知不妙,还没得及关紧车门,那些混混已经打开了车门,强行将三人从车里拖了出来。

一时间三人的手都被强行背在身后,用黄色的胶带缠了起来,显然这些绑票的工具,混混都是早有准备。

而远处李克用拿着两颗药丸,淫笑的走来,说道:“罗小姐,别着急走啊,这比赛虽然结束了,但是我们两个的话,可还没有说完你!”

罗雨瞳吼道:“流氓!我和你有什么好说的?快放了我,你答应过我,只要我赢了,你就再也不会纠缠我!”

吕小蝶也有些慌张的吼道:“李克用你要干什么?快让他们放了我们,你要敢对我和雨瞳姐姐动手动脚,难道你就不怕我哥收拾你吗?!”

李克用装出害怕的样子,怕了拍胸口,悻悻的说道:“我好怕哟,不过,等你变成我的人,恐怕你哥,也不会对我怎么样了吧?”

第三章 给我一颗 

“救命啊!来人啊!救命啊!”

这李克用是要动真格的了,吕小蝶恐慌的向四周求救,但这城市的边境公路上,几乎廖无人烟。

李克用冷笑说道:“叫啊,你就是叫破喉咙,也不会有人来救你!”

说着,李克用还走到了两女的身前,拿着药丸嚣张的在两女面前晃了晃,引诱的说道:“这可是米国海运过来的宝贝,几百块钱才一颗,今天就便宜你们两个小妞了,来,张嘴,给我把药吃下去!”

两女顿时倔强的闭上了嘴,拼命的摇头,不肯吃药。很显然,就算李克用没有明说,罗雨瞳和吕小蝶也很清楚这根本就不是什么好东西。

而此时,被晾在一边的林云,竟是看着那白色药丸,砸砸嘴巴,露出一副很想吃的样子,说道:

“施主原来你是一位炼药师啊,这是你炼制的丹药吧?两位女施主不肯吃,能不能给小僧一颗,小僧这会儿肚子正饿,不知你这颗丹药,是不是和我师傅炼制的一样,有解饥的功效?”

一时间,所有人都傻眼的看着林云。

林云还浑然不知,道:“怎么了施主?你是不愿意给小僧吗?放心,正巧我也会炼丹,若是今日施主你肯赠予小僧一颗丹药果腹,那日后小僧必定还你十颗。而且,虽然你是个流氓混蛋,说话犹如放屁,但小僧我不是,我们出家人最守信用了。”

李克用脸色古怪,被林云堵的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干脆,“嘭!”的一声,直接猛的一拳打在了林云的腹部。

但这结结实实的一拳,林云却没有任何作痛的反应,依旧一副人畜无害的模样,好奇说道:“施主,你这是何意?不同意也不必动手啊?你也太小气了吧。”

李克用怒不可解的吼道:“你个臭乞丐难道是猴子派来的逗比吗!傻帽!”

林云微怒,道:“傻帽骂谁?!”

李克冷笑:“傻帽骂你!”

……空气凝固了片刻。

一个小弟听出其中蹊跷,有些尴尬的对着李克用小声说道:“老大,你着了这小子的道了,你在说自己是傻帽。”

“哈哈哈……李克用,你这个大傻帽!笑死姑奶奶我了!哈哈哈……”旁听的两女,都忍不住笑了起来,吕小蝶更是笑的花枝乱颤的说了出来,一副全然不把李克用这个黑社会老大放在眼里的样子。

就连李克用的一票子小弟,都硬憋着,想笑不敢笑。

李克用气的脸红,干脆硬生生的把两颗药丸强行塞到了两女的嘴中,对着手下吼道:“把这两女的塞进车里关起来,老子要在药效发作之前,亲自收拾这个臭小子,今天不把你个臭乞丐打的求饶,老子就不是男人!”

很快,两个女的就被强行的带走,罗雨瞳觉得很是愧疚,眼中闪烁着泪水,远远的对着林云喊道:“对不起小和尚,都是我害了你!你放心,只要你今天能够活下来,就算李克用把你打成植物人,我罗雨瞳,也一定会对你的后半生负责!”

这话刚一喊完,两女就被强行的塞到停靠在路边的一辆黑色面包车中。

而此时的林云,双手依旧被胶带缠着,听了罗雨童的话,也稍稍觉得有些感动,自言自语的感叹道:

“小僧乃是一个出家人,罗施主你这样对小僧表白,小僧很难为情啊!本来无一物,何处染尘埃啊!罪过,罪过!”

李克用冷笑说道:“臭乞丐,装的还挺清高,给我打!”

“等等!”

“怎么?现在就要求饶了?呵呵,晚了!明白的告诉你吧,臭乞丐,你得罪了老子,就别想见到明天的太阳!”

突然,林云平静的笑道:“非也非也,诸位施主,小僧持戒,不得主动与人动手,但若是诸位要对小僧动手,那小僧可就有权利还手了,到时候小僧的拳脚无眼,诸位可要想清楚,珍惜生命啊!”

“你双手都被胶带缠着,咋还这么能装B呢?”

李克用话刚一说完,‘蹦噹’一声,林云双手轻轻一排,那缠的好几圈绷带就直接断了……

这需要多大的手腕力量啊?真是个练家子?

李克用咽了咽喉咙,掩盖住自己片刻的胆怯,壮着胆子吼道:“就算你能崩开绑带又怎么样?你他妈就一个人,老子有二十多个手下!给我上!都给我上,把他打趴下!”

顿时,二十多人叫嚣着,朝着林云一拥而上,而林云也不逃跑,甚至脸上都始终带着一种浅浅的神秘笑容。

人们常说,打架的时候双拳难敌四手,成千上万的蚂蚁,甚至能咬死一头大象。其实林云的实力对于这些普通的混混来说,就相当于一头大象,所以林云会被这众多的蝼蚁咬死吗?

答案是否定的。

毕竟,只有二十多只蝼蚁,大象一抬腿,就能够,轻而易举的,全部踩死。

林云吞吐运气,刹那间,他浑身便散发出微弱的铜光,就像少林寺的十八铜人那样,而这,正是少林外家功夫的绝学之一,金钟罩!

只见林云双手朝着两边排开,两股巨大的力量将围堵上来的二十多个混混分拨两边,力道之大,直接将二十多个人都推到在了地上。

又是一瞬,林云便消失在了原地,他动如脱兔,趁着那些混混还来不及起身的时候,伸出食指在每个混混的胸前点了一指,而他这一手只出现在武侠电影里的点穴功夫,也让那些混混像一座座石雕一般,静止的倒在地上,浑身都动弹不得。

整个过程行云流水又快到极致,普通人的眼睛都很难跟上他的速度!

林云再次止足时,都已经出现在了李克用的身前,他脸上依旧是一副和善的微笑,甚至双手合十,一副虔诚佛家弟子的模样。

但偏偏是这种和善可亲的模样,却让李克用打心里的感觉到了恐惧。

看着自己二十多个手下瞬间僵化不动,李克用额头都冒出了冷汗,偷偷咽了一口唾沫,结巴的说道:“你、你是怎么办到的?”

林云笑道:“施主,你现在不应该关心小僧是怎么办到的,而是该关心你自己的安危。这二十多个施主,想揍小僧,所以小僧就只需要封住他们手脚,不让他们动弹便可。但是李施主你刚才的口气,是想要了结小僧的性命,所以小僧也只能对你……”

“噗通”一声,林云话还没有说完,李克用都直接双膝跪在了地上,他满脸写着恐惧,被吓的眼泪止不住的流,凄惨无比的说道:“大师!小人知错了,你大人有大量,就饶了我这一次吧!你就当我是个屁,把小的我给放了吧!”

说着,李克用还在拼命对着林云的脚尖磕头!

也是这时,李克用才明白自己到底得罪了一个多么恐怕的人物:二十多个人,在他手里硬是没有撑过三秒钟!这种人物,想杀自己,根本连逃跑的机会都没有!刚才这人说的那些装B的话,现在想想,根本全部都是实打实的大实话啊!

自己刚才怎么就不听呢?还非要找死!

此刻的李克用真是后悔莫及,只能一把眼泪一把鼻涕的哀求林云放了自己。

“大师,小的真的知错了,刚才都是小的说错了话,小的自己掌嘴!”

“啪!啪!啪!”

李克用一片痛哭,一边狠狠的打自己嘴巴子,那打的也真够狠,脸上都扇起了好几个鲜红的巴掌印,看的林云都有点儿于心不忍了。

李克用突然悔悟的这么彻底,林云却尴尬的很。

因为他根本也没想把这李克用怎么样,毕竟和尚是不能随便杀人的,而刚才林云要对李克用说的后半句话,不过是想和这个李克用心平气和的好好谈谈,让他不要有这么重的戾气……

“哎,也罢也罢,既然施主能够放下屠刀,小僧也感觉很欣慰,今日小僧就小施惩戒,还望李施主以后,且行且珍惜。”

最后,林云右手在李克用身前一点,李克用便跪在原地动弹不得,甚至连眨动眼皮都不能办到,只有眼珠子在哪儿惊恐的干瞪着。

林云笑道:“阿弥陀佛,放心吧李施主,诸位的穴位一个时辰后会自行解开,不过在那之前,诸位就先感受一下这烈日的暴晒吧。”

刚刚说罢,远处路边的黑色面包车,车窗“咚咚咚”的响了起来,林云这才想起,那里面还关了两位绝美的女施主呢,而且刚才这两位女施主还吃了两颗丹药,也不知现在怎么样了。

想到这里,林云便抬脚向着面包车走去。

第四章 不许哦 

打开车门,只见罗雨童和陆小蝶都虚弱的躺在面包车的后座。

此时这两个小美女,浑身发热脸蛋红晕,光洁细嫩的肌肤上,都冒着一层香汗,微微张开的红唇,正在迷离的喘息着,整个车厢都迷漫着两女散发出来的诱人体香……

看到这一幕,林云这个二十年的老处男,下身立马就起了反应,他赶紧双手合十,闭眼默念:

“罪过,罪过,师傅赐我法号悟色,正是取自谐音‘勿色’,就是要提醒我远离红尘!林云你千万要忍住啊!不然破了童子功,金钟罩的功力都要下降一大半!”

又默念了三遍‘阿弥陀佛’,定了定心神,林云便赶紧给两女松绑,同时搀扶着两女朝着罗雨童的那辆红色跑车走去。

不过林云这幅左拥右抱的模样,不像是救人,倒像是正从酒吧带出了两个喝醉酒的失足少女!

罗雨童的藕臂像蛇一样的紧紧抱住了林云的腰间,迷离的双眼看着地上躺着的二十多个混混,有些神志不清的问道:“这些流氓都是怎么了?怎么都一动不动的?还有,林云我好热啊,你能不能帮我把衣服脱掉……”

吕小蝶也喘息的说道:“我也好热啊小和尚,而且我不仅热,还全身无力,你把我抱紧一点,再紧一点……”

说着,两女的手还不停的在林云的身上乱摸,隔着衣服,抚摸出林云块状结实的肌肉线条,两女的脸色也显得更加的红晕了。

可以说现在的林云,想要得到这两个极品小美女的垂青,只需要勾一勾手指头。

林云忍受着千般诱惑,终于将两女送上了那辆红色跑车,又同时握住了两女的手腕,替两女把脉。

在和尚庙里待了二十年的林云,在中医上的造诣也是非同凡响。

只是片刻,林云就通过两女混乱的脉搏诊断出,刚才那个流氓罗少秋给两女吃的,哪里是什么充饥的丹药,分明就是凶猛的催情毒物!而且看这药效,如果不让两女及时的发泄出来,恐怕还有生命危险!

现在两女的神志都有些不清醒了,看林云的眼神,就像恨不得立马就将林云给生吞了一样,甚至吕小蝶都已经开始主动的脱自己的上衣,露出一对儿略显丰满的,跳脱的小埔子。

罗雨瞳虽然没脱自己的衣服,但情况也好不了哪儿去,她媚眼如水,正在帮林云脱衣服。

偶尔间林云与她们肌肤接触,还能引发两女发出令人魂颤的轻吟……

红色跑车拥挤狭窄的空间里,充满了诱人的春光。

林云在心中咏唱佛经,强行定住浑身几乎要喷张的血脉。

“不行!必须要先给这两女解毒!不然她们还没有毒法身亡,佛爷我自己就憋死了!”

只见林云先是强行将两女规整的按在座位上,用安全带将她们稍稍固定。林云咬了咬嘴唇,突然猛的从自己的衣服上扯下一根布条,用布条绑住自己双眼,挡住视线。

道:“两位女施主,小僧得罪了!”

吐纳运气,调动真元,林云的两只手掌都散发出微弱的金光,一挥一动,都能留下一串手掌的残影。

正是佛家绝学,千手如来!

根据之前的记忆,林云像一个盲人一样,摸索着将两女身上的衣物脱下,只让两女穿着三点式的内衣,紧接着,林云的手掌在两女光洁的身子上迅速的抚摸,并且手掌中的真气,也打入两女的各个穴道之中。

“啊……”两女同时发出了诱人的娇喘。

这个抚摸的过程持续了五分钟,两女娇喘的声音也维系了五分钟,叫的林云心猿意马,不过林云的心智也非常人所能比,硬是没有摘下布条偷看一眼!

渐渐的,两女的娇喘也微弱了下来,她们体内发情的药效也挥发的差不多了,神志也清醒了不少。

此时的两女都异常疲惫,但她们并没有失忆,刚才的事情她们都记得一清二楚,各自想起自己刚才发浪的举动,都羞愧难当,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当然,两女恢复神智之后,也都第一时间把衣服重新穿了起来。

车厢里安静了下来,显得特别的尴尬,这时的林云才笑眯眯的问道:“两位女施主,不知道小僧能将脸上的布条取下了吗?”

罗雨瞳极为别扭的说道:“大师,取下来吧。刚才真是谢谢你了,要不是你,我们两个都……都……”

“嗨,都是小事。”林云取下布条,再看两女,却发现她们都低着头,老老实实的坐在位子上,两张小脸甚至比刚才还红,像两颗熟透的苹果。

林云不解的说道:“你们的脸怎么还这么红?难道毒还没有解干净?不行,我得再摸摸你们。”

“不用了大师,真的不用了。”吕小蝶赶紧苦涩又羞愧的说道:“我们没事,真的,不用再摸了……”

“大师,这里也不是说话的地,我们还是先找个休整一下吧。”

……

罗雨瞳驾驶着红色跑车,三人来到了城边的一家小旅馆。

“老板,给我们三个开一间钟点房。”罗雨瞳红着脸,对着旅馆老板说道。

“三个人?一间?”

“对。一间,还有,必须要能洗澡才行。”

“我懂,我懂……”

老板看了看这两个极品美女和一个小乞丐的搭配,震惊不已,愣愣的给三人开了房间,在三人上楼的时候,老板还无比崇拜的叫住了林云,缓缓的对林云伸出了大拇指,说道:

“兄弟,我开了三十年的旅馆,就属你最厉害!”

林云还不懂这话中的玄机,出于礼貌,傻笑的回应道:“过奖过奖。”

三人进了客房,两女就迫不及待的一起进浴室去洗澡了,末了,吕小蝶还特地警告林云一句:“大师,不许偷看喔!”

第五章 姐姐的好白 

“阿弥陀佛!”林云双手持佛号,双眼紧紧闭着,耳边传来的都是两女的洗澡嬉闹的声音。

比如“你的好大...姐姐你的比较白.....”

听得林云身体一股子燥热,小弟弟都不老实了,但作为出家人怎么可以起色欲呢,这还对的起来,他的法号吗?

耳边听着诱惑的声音,嘴里念着佛号,在快乐与痛苦的时间中煎熬着。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两个女的终于是洗澡完毕,裹着两个白色的浴巾走了出来。

那两对大白腿顿时吸引住了林云的目光,他从下往上看去,看到了罗雨瞳的那一对露出的沟壑,顿时感觉鼻子一热。

天真的罗雨瞳以为是林云生病了,来到了林云的身边,弯着腰问:“你怎么了?”

那一对白色看的更加清晰了,林云鼻子也是流出的更多了。

“臭流氓,姐姐你被吃豆腐了。”吕小蝶拉开了罗雨瞳,一脸微怒的看着林云。

罗雨瞳听到了吕小蝶这么一说,似乎意识到了什么,脸色微红了下就没有说什么,不过胳膊却护住了双胸。

“阿弥陀佛,女施主,小僧乃是出家人是不会有色欲的,不然刚才时,我早就乘人之危了。”林云擦了鼻子里冒出的血,面色十分的正经。

吕小蝶想起来之前发生的事情,这和尚的确是没有说话,不过一向是傲娇的她是不会亲口说对不起的,于是就冷哼一声,摆给了林云一个冷侧脸。

林云见状,又念了佛号。

罗雨瞳听到了林云说得,心里也觉得惭愧,居然把救命恩人想的这么龌龊了。

“我们洗完了,你赶紧进去吧。一会我们给你买件衣服,一起吃饭。”罗雨瞳想用衣服来弥补刚才自己的过错。

而林云还奇怪的问:“为什么要给我买衣服?我穿这一身不是挺好的。”

“在城市里不会这么穿的,而你也救过我们,给你买衣服是应该的。”罗雨瞳不敢说出自己的心里话。

林云手持佛号,从椅子上站起来:“谢谢女施主了。”

“不用....不用.....”

林云走到了浴室门口,忽然转过身对着两个女的说道:“你们不需偷看哦,小僧还是童子身呢。”说着还一脸害羞的走了进去。

原来旁观的吕小蝶听到了林云这句话后,立刻啐了一口。

“流氓。”

林云走进去浴室,脱光了衣服,很熟悉的用了水龙头,虽然之前没用过,但是他可是听到了师傅说起来的。

正洗澡呢,林云的眼睛瞄到了两件一黑一白的三角衣服。

这两个三角衣物挂在了不远处的衣架上,林云觉得好奇,就拿来了黑色的看看。

三角的,黑布一样,还镂空的,他闻了闻,有点香。

他是山里的和尚哪里见过女人这个。

“奇怪的东西。”说着就想拿着白色三角。

可就在这时候,外面传来了吕小蝶的声音。

“我的小内内。”

随即,没有关好的大门被吕小蝶打开,林云茫然的拿着两件三角转了过去。

迎来的是吕小蝶快要刺破耳膜的尖叫。

“啊!流氓!”吕小蝶看到了林云的赤裸的身体,还是处子的她立刻捂住了眼睛,不过心里还在暗自嘀咕着,身体还是挺好的。

罗雨瞳听到了动静走了过来:“怎么了?”

当她看向屋子里的时候,也真好看到了林云赤裸的身体,以及那像香蕉一样的物体。

“啊!”她也是第一次看到男人赤裸,本能的害怕的叫了起来。

林云这时候,被两女的尖叫回过来神,急忙捂住了下身。

“小僧不是叫你们不要进来的,看,被吓了吧。”林云十分委屈的说道。

事后,吕小蝶拿着衣物,气呼呼看着浴室,林云还在洗澡,说第一次,要多洗洗。

罗雨瞳走到了吕小蝶的面前,笑着说道:“你就不要生气了,咱们穿好衣服给他买件衣服吧。”

虽然她也有点尴尬,但是她知道这不是林云的错,一切都是误会。

“为什么要买啊.....”

“人家才是咱们的救命恩人啊。”

她们穿好衣服后,来到了商业城给林云挑选夏天的衣服,而她们不知道,她们被人给盯上了。

“吕梁啊,吕梁,你不是很牛逼吗!我看你怎么救你的妹妹。”朱德水打着电话叫着他的小弟一遍跟踪着罗雨瞳。

这吕梁是燕都市起来的狠人,在这黑道上可谓是狂霸吊炸天,抢了不少人的地盘,也就得罪了很多人,就比如说这个朱德水。

“就这个吧。”吕小蝶给林云挑选了一套满是红红绿绿的衣服,看起来十分的非主流。

罗雨瞳捏着吕小蝶手里的衣服,皱眉的说:“这个不太合适吧。”

“哪有什么不合适,我觉的这就是跟她量身打造了。”

罗雨瞳拗不过吕小蝶,就拿了这件衣服回去了,也带回去了危险。

powered by 带字头像 © 2017 WwW.daizitouxiang.com